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仙侠武侠小说 > 逍遥房东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第363章 小心向老

逍遥房东 | 作者:永恒火 | 更新时间:2018-01-04 17:24:18
推荐阅读:
    “不一样?”方天风问。

    庞敬州却回到原来的话题,说:“方大师,以前我太过于自信而轻视您,现在我已经没有实力、勇气和精力跟您敌对,希望您能原谅我。以玉江大酒店作为赔礼,是我唯一能吸引您的东西,除此之外,我手头已经没有多少可以入您法眼的。”

    方天风见庞敬州不想谈那个话题,同样话锋一转,说:“玉江大酒店的确是好东西,不过对我来说却可有可无。对现在的我来说,真正的敌人是向家。你失去元州地产,对我已经没有威胁,但我不相信向家会彻底放下这段仇恨!”

    “你……”庞敬州看着方天风,没有继续说下去,他身为元州地产董事长,阅历之丰富远超常人,方天风的话只说到一半,他就猜到方天风的意图。

    方天风微笑点头,说:“你猜的没错。你我之前虽然争斗,但你用你的法,我用我的道,相互之间都留有底线。在我看来,你庞敬州的价值远远超过玉江大酒店。我不需要你调转枪头对付向家,只要你愿意帮我做事,那么你我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庞敬州苦笑道:“我知道我可能会输,甚至输的倾家荡产,但我真从没想过,会把自己都输给你。这对我来说,至少对现在的我来说,无法接受。”

    庞敬州曾经是云海首富,在人才济济、背景深厚的华国地产界里都能排得上名号,同时也是华国五大俱乐部之一的天京俱乐部的理事。

    京城俱乐部,长安俱乐部。华国企业家俱乐部。华国会和最后的天京俱乐部。这五个俱乐部几乎把华国商界大佬一网打尽。

    如果庞敬州想投奔谁,无论是地产王还是业界最顶尖的企业家,都会倒履相迎。

    论影响力、财力或实力各方面,方天风都远不如那些顶尖大亨,哪怕方天风潜力无限,身为云海商界第一人的庞敬州,都难以在这个时候投身方天风麾下。

    方天风却不准备就此罢手,说:“既然你无法接受。那我们就联手合作。我也不用你做太多,你只要把向家的资产留住,这点不难吧?据我所知,有些资产并不在向家人的名下。”

    庞敬州再度苦笑,说:“刚才你提过那个被判刑的家电首富,知道我什么没有回答吗?”

    “为什么?”

    “因为那个家电首富和我的情况差不多。他不过是某位大人物的代理人,但那位大人物倒了,他想吞下名义上属于他、但实质上不属于他的东西。但他忘了,他在挑衅整个阶级,所以最终面临牢狱之灾。到了向家那个层次。哪怕倒了,也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反咬一口的。”

    方天风恍然大悟。因为福布斯华国首富榜的历代首富多有倒霉,被人称为杀猪榜,他也以为家电首富是被人垂涎才倒霉,没想到真实情况竟然是这样。

    “除非,你离开向家这条船,踏上另一条比向家更庞大的船,对吗?”方天风问。

    庞敬州叹息道:“或许吧,但我累了。你们或许以为我昨天一夜没睡好,其实我昨晚从白河商业区回去,倒头就睡,睡的特别安稳。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

    “因为我突然明白,从一开始,我就没有胜算。你之所以现在才动手,只是想付出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收获。连向家都被你搞的焦头烂额,我输给你,很正常。我已经想明白,你的出现就如同一个时代的标志,告诉我,我老了,应该让出这片天地。我现在只想歇歇。”

    庞敬州越说越沉重,但说完最后一句,却好像放下所有重担。同时,他的外貌也和他的年龄统一起来,方天风这才想起来,庞敬州已经是一位五十多岁的人。

    “既然你认为我是一个时代的标志,为什么不选择跟随?”方天风问。

    庞敬州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恐惧。

    “我怕向老。”

    方天风没有说话,静静听庞敬州说下去。

    “华国有十三亿人,但这十三亿人中,比向老权力还大的人,不超过五十个。你可能不知道,他的侄女婿,向家第二代核心人物,就是东江省第五实权家族的卫宏图。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坐在我旁边的那位项副市长吗?”

    “记得。”方天风说。

    “那位的排名,在全市能排在前十,是向家第三代核心人物。”

    “他姓项。”

    “对!就是因为第二代和第三代人物都不姓向,向家的权力交接才会更加平稳,不会面临上面的压力!向老这次提前养老的条件之一,就是保证卫宏图前进的脚步不会受阻。我因为得罪你,把元州地产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看在这些年的情分上,向家不会对我怎么样,但我若稍有异动,等待我的是灭顶之灾。”

    “向老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不直接对付我?”方天风问。

    庞敬州无奈地说:“之前连我都不怕你,向老可能关注你吗?直到十楼连倒,向家才重视你,但碍于你跟何家的关系,向老又有其他的忌惮,没有动手,但这次,向家不可能再忍下去。”

    方天风心中一动,说:“向家让何长雄传话,说要找我和解。”

    庞敬州愣住了,眼中带着复杂的犹豫之色。

    “小心向老,别的我不会再说什么。”庞敬州低下头。

    方天风却好似自言自语说:“据我所知,向老之所以提前养老,肯定是被人敲打过,向家的势力有所损伤,一直蛰伏不动。但是,十楼连倒绝对会彻底触怒向家,否则向知礼不会在一个小小的水展上为难我。说白了。就是泄愤。为什么泄愤?是拿我没办法。或者,暂时拿我没办法,对吧?”

    庞敬州没有说话。

    “所有人都知道元州地产是向家的,我让元州地产破产,等于一巴掌抽在向家的脸上。按向家一贯的做法,不可能还忍的下去,可偏偏要跟我和解。说向知礼假装选择跟我和解还可以,但偏偏是向老做出这个决定。向老是这么和蔼可亲的人?不可能。否则他走不到这一步。那么,向家到底图谋什么?什么目标值得向家忍让,或者说什么目标有可能让向家认为能弥补商业上的损失?”

    庞敬州愕然看着方天风。

    “权力。谢谢你,告诉了我一部分答案。”

    无论是何长雄还是方天风,在之前,都没有意识到向家的目的,只因为信息不对等。

    但是,庞敬州的话却让方天风想到了另一层。

    庞敬州的脸色终于出现清晰的变化,压低声音说:“你不要诬陷我,我什么都没说!”

    “哦。我还以为我猜错了,看到你的反应。我恐怕又得说谢谢。”方天风微笑道。

    庞敬州轻叹一声,有种老狐狸被小狐狸盯上的感觉,不再说话。

    方天风心中基本确定,向老之所以一直没有集向家之力反扑,一开始是不重视,但现在还这样,一定是跟家族权力有关。而庞敬州刚才说过,向老为了那位卫宏图的卫家才妥协,那么,向家现在做的一切,很可能是力保卫家平稳上升。

    不过,方天风总觉得这里面还有一个关键的地方,只不过因为知道的信息不多,所以还没有头绪。

    方天风沉思许久,突然想起五个字。

    快刀斩乱麻。

    “任你向家有千般诡计万般手段,只要瓦解向家的所有力量,一切自然水到渠成!”方天风在心里想。

    方天风恢复平日的从容,看着庞敬州,脸色渐冷,说:“我让你帮我你不做,让你对付向家你也不肯,这种程度的赔礼道歉,不可能让我放过你。”

    庞敬州脸上满是悔恨。

    “我就是太傲,太自大了。如果当时我没有被财富和权势冲昏头脑,回到我三十岁的时候,不,哪怕在我四十岁的时候,我都会选择提前跟你和解,而不至于弄到现在这般地步。不怪你,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一开始就应该承认,您不是我能比的,在您面前,一个首富什么都不是。”

    “你说的再可怜也没用。”方天风淡然说。

    庞敬州自嘲地一笑,说:“说的没错,自己种下的苦果,就要自己咽下。您开条件吧,我能做到,就做。做不到,我庞敬州把这条命搭上!我只求您,不要伤害我的老婆孩子。”

    方天风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庞敬州彻底认输,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念头,紧张地盯着方天风,希望得到一个更好的结果。

    这一刻的庞敬州,和那些祈求方天风原谅的人毫无区别。

    足足过了五分钟,方天风才扭头看向庞敬州。

    在这五分钟里,方天风其实什么都没想,然后,方天风说出早就准备好的要求。

    “玉江酒店我要了。另外,我听说你家里有个陈列古玩的收藏室,我想去看看,顺便带几件回家玩玩。”方天风的语气非常轻松。

    庞敬州愣了一下,激动地说:“方大师,我今天才真正认识您!您真的和别人说的一样,是一位不慕虚名、不贪钱财、不迷权势的真君子、真高人!”

    “老庞你过誉了。”方天风微笑说。

    “不不不,我已经最好必死的准备,没想到您竟然这么宽宏大量,您的胸怀比天空更加广博。我,我真的错了!”庞敬州说着,眼圈红了,差一点就要哭出来。

    “唉,老庞你不要这样。”方天风拍拍庞敬州的肩膀,心想老庞你真想多了。(未完待续。。)
逍遥房东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xiaoyaofangdo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