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仙侠武侠小说 > 逍遥房东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第316章 菲菲离家

逍遥房东 | 作者:永恒火 | 更新时间:2018-01-04 17:20:38
推荐阅读:
    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姜母心里的怒火越烧越烈,一想到自己养育多年的女儿就这样被方天风夺走,心如刀绞。

    “不行,一定要阻止方天风!菲菲从小就单纯,一旦给了他,这辈子都不会背叛!”姜母再次冲击房门,最后累的气喘吁吁,倚着门慢慢坐下,再也没有力气。

    接着,姜菲菲突然高呼“要飞了”,姜母的身体一颤,双目充满助和绝望,两行眼泪缓缓流了下来。

    “呜呜……”姜母放声大哭,疯狂揪着自己的头发,胡乱蹬着腿。

    “完了,彻底完了!方天风,你不得好死!姜菲菲,你会遭天打雷劈的!我不活了,我要死给你们看!”

    姜母说着站起来冲向阳台,正要打开户,看到楼下有几个熟人,想到自己被他们议论纷纷的场面,吓得急忙后退,生怕被看到。

    姜母失魂落魄地回到沙发上,突然意识到,当姜菲菲领着方天风进屋的时候,她就已经彻底失败了。

    她很了解姜菲菲的性格,上一次已经伤了姜菲菲一次,这一次论方天风怎么样,姜菲菲都不会改变。如果方天风死,那姜菲菲要么殉情自杀,要么会去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孤独终老,再也不可能回家。

    姜母眼前浮现姜菲菲从小到大的样子,那个哇哇哭的婴儿,那个蹒跚学步的幼童,那个扎着小辫子的女孩,那个亭亭玉立的少女……

    姜母终于知道,是自己把女儿推到方天风的怀里。

    “不行,我不能失去菲菲!要是没了菲菲,别人怎么看我?我不能让别人看我笑话,不能!”

    房间里传来姜菲菲的哀求,但随后被带着水声的撞击声取代,然后是姜菲菲持续不断的尖叫,和刚才的娇声不同,这一次的尖叫带着一丝丝慵懒,还有一种淡然的舒适。

    刚才的声音是少女第一次的激情,而这一次则像是妻子跟丈夫进行正常的交流。

    和沈欣那豪放疯狂的嘶吼不同,姜菲菲的字典里仿佛不存在嘶吼两个字,哪怕在最巅峰,她的声音也仿佛是一支悠扬的曲子,起伏有致,让人沉迷其中。

    姜菲菲已经彻底抛下一切,心中只剩方天风,对自己有了最清晰的定位,做方天风的女人。

    姜菲菲远比沈欣敏感,短短一个小时就达到多次巅峰,身体已经承受不住方天风的冲撞,以至于方天风不再用元气控制,和姜菲菲一起达到最后的巅峰。

    都说只有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地,但牛魔王也是牛。

    天运诀是远古时期最强的修炼法门之一,方天风眼看就要修炼到三层,身体非比寻常,已经不能用常识来衡量。

    何况,别墅里有好多地。

    两个人躺在床上,别说床单,连床垫都已经被水打湿,姜菲菲身上是湿漉漉一片,下面好像刚被水泼过,而上身满是大汗。

    姜菲菲的皮肤白皙水嫩,简直如同水里捞出来的玉人,而且带着女人特有的体香,闻起来香喷喷的。

    汗水让姜菲菲很不舒服,可她全身跟散了架似的,虚弱力,懒洋洋的连手指都不想抬。

    “老公,你、你简直就是怪物!”姜菲菲咬着下唇,抬头看着方天风,眼中有嗔怪,但多是未退去的春意和羞涩。

    方天风轻抚姜菲菲的头发,说:“抱歉,现在让你为难。”

    姜菲菲脸上的桃红化为艳红,眼中的羞意浓,任谁第一次在自己卧室和男朋友做、而外面是自己的母亲,都会有一种被捉奸的感觉。

    “我、我不怪你,你不要自责,是我主动的。”姜菲菲笨嘴笨舌地劝说方天风。

    方天风轻吻她的额头,说:“第一件礼物送完了,现在一起走,我送你第二件礼物。”

    姜菲菲却像做了坏事的小女孩一样,有点焦急地问:“妈就在外面,我们怎么洗澡?一身汗没办法出去啊。”

    “你忘了我是气功大师?站起来。”方天风把姜菲菲扶起来,姜菲菲试着下地,可好像好像棉花上似的,两条腿仿佛不是自己的,然后伸手捂着那里,害羞地看着方天风。

    “好羞人的。”姜菲菲娇滴滴说。

    姜菲菲雪白的yu体暴露在眼前,方天风两眼放光,不过现在不是时候,于是伸手扶在姜菲菲身上,元气如同水流一样沿着姜菲菲从头到脚流下,带走姜菲菲身上的汗水和污垢。

    姜菲菲难以置信地走到镜子前打量自己,竟然一尘不染,和洗澡后一样干净。

    方天风也用元气迅速洗净身体,从身后抱住姜菲菲,看着镜子里两个赤身**的人。

    姜菲菲仍然用手护住下面,清纯的脸上荡漾着浅浅的春意,身体泛着淡淡的粉色,低声哀求:“老公你别这样,你一抱我,我、我就特别热,我也不知道怎么的。”

    “还想要?”方天风带着坏笑问。

    姜菲菲顿时低下头,不敢应声。姜菲菲还不至于敏感到这种程度,只是因为一颗芳心完全放在方天风身上,一旦被方天风抱紧就会动情,难以控制住自己。

    “那好,你穿衣服,把要带的东西都整理好,从今往后,你跟我一起住!”方天风说。

    “嗯!”姜菲菲简简单单的一声如同鸟儿一样欢,迅速穿衣服,不经意间看到湿的一塌糊涂的床,羞得满面绯红,急忙收拾东西。

    房间里只有一个行李箱,装不了太多,方天风干脆找出大被单,像搬家那样当包袱用。

    最后姜菲菲要把一个纸箱放进去,方天风抓起来说:“这个箱子有点大,里面挺轻的,拆开吧。”

    姜菲菲却有点害羞和不情愿,说:“别打开了,就一起带走吧。”

    “有贵重物品?”方天风问。

    “嗯,特别特别贵重,是跟着我一辈子的东西。”姜菲菲仰头看着方天风,双眼亮闪闪的,眼神充满自豪。

    “那要小心,别在搬运的时候打碎了。”方天风急忙打开箱子,姜菲菲身手阻止却已经晚了。

    方天风看着箱子里的东西,目光越来越温柔。

    发卡,蝴蝶结,情侣杯,手链,相册,手机链,小熊玩具……

    全都是方天风送给姜菲菲的,手机链是三年前的,已经磨得不像样子,还有的东西则崭如故。

    姜菲菲伸出手轻轻挠着头,不好意思说:“有些东西我怕磨损,就放起来一直没用。”

    对方天风来说,箱子装的满满的感动和幸福。看到这些东西,方天风想起和姜菲菲四年多的点点滴滴,记忆那么清晰,而这些记忆仿佛串联成通往婚姻殿堂的道路。

    方天风喜欢沈欣,也曾暗恋乔婷,可在这个时候,他不能不被姜菲菲感动。

    方天风放下箱子,用力抱住姜菲菲,在她耳边轻声说:“菲菲,我们结婚吧。”

    “有你这句话,我死而憾!”姜菲菲用力抱着方天风,眯着眼,长长松了一口气,心脏几乎要被幸福撑爆。

    “你放心,我会让你妈交出户口本!”方天风坚定地说。

    姜菲菲却用力挣脱开,捧着方天风的脸,踮起脚尖轻吻方天风一下,然后说:“老公,对不起,我永远不可能嫁给你!上一次你没钱,妈妈看不起你,逼我离开你!这一次你得罪庞首富,妈妈又这样对你,逼我离开你。如果我们结婚,你再出一点小事,她一定还会这么做!我已经想通了,不嫁给你,不给我妈任何翻脸的机会!反正你不是我老公,反正你不是她女婿,她永远不能拿你怎么样!你生,我生;你死,我跟你一起死!谁也不能分开你我!老公,没有结婚证,你会抛弃我吗?”

    “不会!”方天风的语气坚定又奈。

    “那就好!老公,咱们离开这里,回家吧!”姜菲菲说。

    “好,咱们回家!”方天风把那个箱子放进包袱并打结,姜菲菲则去卫生间拿走自己的洗浴用品,跟方天风一起向外走。

    姜母一直呆坐在沙发上,眼看两个人走到门口换鞋,她才猛地站起来,走到两个人面前。

    方天风急忙把姜菲菲挡在身后,没想到姜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对着方天风和姜菲菲猛地磕头三下,痛苦呻吟几声,然后仰着脸懊悔地说:“小方,菲菲,我错了!我错了!我太不是东西,我鬼迷心窍,从现在开始,我重做人,你们能给我一次机会吗?菲菲,你还记得妈给你编小辫的时候吗?你还记得妈给你买衣服的时候吗?你还记得妈送你上学的时候吗?菲菲,妈真的错了。”

    姜菲菲低着头,紧紧抓着衣角,沉默不语。

    方天风轻叹一声,说:“你不用装了,我现在已经彻底看穿你。之前我一直没有说,是因为我想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确定一下认你当伯母还是岳母,可惜你不珍惜,失去最后一次机会。你既然去了长安园林,一定会看到两行横幅上的字,还元州地产一个清白,方天风才是罪魁祸首,对不对?”

    姜母茫然点点头。

    “那我就告诉你,元州地产这次出事,完全是我一手制造!至于你说什么得罪什么省里大员,是可笑。你还记得我送给伯父的那箱特供茅台吗?那是别人送的,送酒的人叫何长雄,他有个爷爷叫何万山,我现在给何万山治病。我不想炫耀什么,只是想对你说一句,以后不要狗眼看人低!”

    姜母愣在原地,竭力思考方天风的话。

    方天风转头看着姜菲菲,说:“我绝不给你选择的机会!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人,必须跟我走!以后想家了,我会带你回来看看伯父。你如果愿意,我也会邀请伯父去我那里。”

    姜菲菲抬头凝视方天风,突然觉得这时候的方天风充满魅力,霸道的不容置疑,可越是这样她越喜欢。

    方天风说着推开门,一手同时抓住大包袱和行李箱,然后弯下腰,另一条强壮的手臂放在姜菲菲臀后,用力托她。

    姜菲菲急忙伸出手勾住方天风的脖子,她又惊又喜,没想到方天风的力量这么大,她完全像个小孩子一样坐在方天风的左臂上。

    “小心点,你力气好大!我喜欢你这样!老公你好棒!”姜菲菲银铃般的声音在楼道里回荡。

    姜母走几步,看着姜菲菲的笑容,看着姜菲菲弯弯的眉眼,听着她愉的声音,突然发觉,自从那一天她赶走方天风,姜菲菲就再也没在她面前这么笑过。

    姜母终于意识到,自己彻底失去菲菲了。

    那个眉眼弯弯带着清纯笑容的女孩,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真诚叫她妈妈了。

    楼上突然传来脚步声,姜母急忙回到屋里,呆了片刻,打电话给丈夫。

    “老姜,我问你个事,你认不认识叫何万山的,反正是个大人物,我肯定听说过这个名,可惜记不起来了。”姜母问。

    “何万山?不就是大名鼎鼎的何老将军、何老书记吗?东江的定海神针,当年主席都夸过他是虎将,你问这个干什么?喂?喂?”

    啪!

    手机掉在地上。

    姜母犹如五雷轰顶,跌跌撞撞走到沙发,最后倚着沙发,用手捂着胸口,嘴唇紫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而手机里传来姜父的叫声。

    姜母想起丈夫的酒友在家里聊天的时候说过,这种酒要么来自东江军区,要么是花高价买的,因为有争论,所以姜母也没在意。

    姜母这才明白,原来那箱酒竟然来自大名鼎鼎的何家!

    在姜母这些东江平民眼里,何老就是东江的支柱,京城里除了第一第二家族,任何家族都比不上何家,许多东江人就是这么盲目相信何家!

    姜母也一样,在活着的四十多年里,受老一辈和同龄人的影响,何家最大的理念一直扎根在她脑子里。

    姜母万万没有想到,方天风竟然和何家关系这么深。

    “是啊,除了何家,谁能一次拿出一箱特供酒给一个老头子:谁能让一个穷小子在短短几个月变成富豪!”

    两行悔恨的眼泪从姜母的脸上滑下。

    电话里传来姜父的喊叫声,姜母缓缓弯腰捡起电话,哭着说:“老姜,我再也见不到菲菲了。”

    “怎么回事?你说清楚!”姜父急忙说。

    姜母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跟你说过多少遍,天风那孩子将来肯定有出息!肯定有出息!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吧?你也配当妈?我以前就跟你说过,要是赶走菲菲,咱俩就离婚!走,现在就离婚!我当年简直瞎了眼!”

    姜母摔掉手机,放声大哭。

    姜菲菲回过头,透过后车看向自家的阳台,淡然一笑,眼中是前所未有的果断。

    “现在,我是天风的妻子。”姜菲菲微笑着枕在方天风的肩头。
逍遥房东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xiaoyaofangdo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