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仙侠武侠小说 > 逍遥房东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第210章 冷家

逍遥房东 | 作者:永恒火 | 更新时间:2018-01-04 17:12:23
推荐阅读:
    “迟、迟哥说,窦少从朋友那里接到一个电话,说可能有一男一女两个云海口音的人,从北林市来这里,跟原矿主有关系,要对付迟哥。迟哥一直准备,今天看到您老的车,就叫上我们一起出来。”

    “窦少?是窦皓?”方天风问。

    “对。”那人继续呻吟。

    “迟刚有没有说谁告诉窦皓的?”

    “没有,窦少也说不知道,只是让迟哥准备。”

    “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晚上说的。”

    “告诉迟刚和窦皓,我方天风要从矿主手里买这个煤矿。从今天开始,运出去多少煤,以后就要给我吐出多少!”

    方天风说完,走上悍马,让司机离开黑汕县。有人透风报信,窦皓很可能早有准备,在人生地不熟的黑汕县越久,越可能出问题,尤其沈欣在身边,更不能轻举妄动。

    方天风拿出手机打给丁石涛。

    “丁总,是我。”方天风说。

    “方大师您好,您有什么事?”丁石涛问。

    “昨天晚上,有人给黑汕县的窦皓和迟刚通风报信,今天我们刚到煤矿,就被对方包围。”

    “啊?您和沈欣没有受伤吧?”丁石涛非常紧张。

    “没有,受伤的是他们。”

    “方大师真乃高人。”丁石涛很清楚那写煤场的是什么人。

    “这次通风报信的,桑助理和商总嫌疑最大。我请你帮忙调查一下他们两个人的近况,尤其是昨晚。”方天风说。

    丁石涛连忙说:“您说请就太客气了。您是我丁石涛的大恩人,我要是连这点事都办不好,不如一头撞死。您放心,我现在就动用所有力量调查商总。”

    “桑助理呢?”方天风问。

    “他不敢!”丁石涛斩钉截铁说。

    “嗯,我等你的消息。”方天风说完,看了一眼沈欣和悍马司机,两个人头上都新生出霉气。

    “如果只有一个人有新生霉气,只是巧合,但如果两个人都有霉气。就说明接下来的路不会轻松。”

    方天风想了想,让司机别去南山车站,用最快的速度去北林市,窦皓在黑汕县再强,到了丁石涛的地面,也得趴着。

    沈欣问:“情况是不是很严重?我在南山市有个朋友,在市国资委当二把手。”

    “国资委是不是管本地国有企业的?”

    “对,权力不小,不过他是二把手。权力比一把手差太多。”

    “你和他关系怎么样?”

    沈欣迟疑片刻,说:“家里的人认识他。只要不是特别大的事情,都能请动他。”

    “嗯,那你打个电话试试。”方天风说。

    方天风有点好奇,沈欣身上是有合运,但很少,只有牙签粗细,可以说没什么作用,但却得那位冷老夫人欢心,这很奇怪。

    方天风问过何长雄冷老夫人的身份。

    如果说庞敬州是云海市首富。那冷家是当之无愧的东江第一首富家族。

    方天风静静等沈欣通话完,说:“给我讲讲冷家吧。”

    “冷家啊?”沈欣毫不意外地看了方天风一眼说,“何家在军政两方都有巨大的影响力,冷家不同,一心发展商业,但冷家的影响力,丝毫不比何家差。尤其在海外影响力,远强于何家。”

    “听说冷家当年很会站队?”方天风问。

    沈欣点点头,说:“何止会站队,太姥爷的手段。连当年许多开国功臣都佩服,甚至有开国功臣说太姥爷的功劳,丝毫不下于开国上将!”

    “这么厉害?”方天风很惊讶。

    “冷家在建国前,捐献大量财产资助现执政党,建国后,更是把绝大多数财产捐献给国家,太姥爷甚至当过全国政协副主.席,论级别,那就是副国级,和副总理一样,只是没有实权。”沈欣说。

    方天风点点头,这个级别很高了,可以说是商人能达到的最高地位。

    沈欣继续说:“在改革开放后,冷家凭借庞大的人脉再度崛起,在加上二代领袖看重,冷家开始急速崛起。冷家很有钱,但冷家的人不在任何富豪排行榜上,也几乎没有任何媒体报道冷家的人,这点足以说明冷家的影响力。”

    “说冷家很多人不知道,但说起雾山钢铁集团如雷贯耳,那是一个资产过千亿的钢铁巨头。人人都知道冷家将来肯定比何家走得远,因为同样对国有功,上面忌惮何家,而绝对不会忌惮冷家。”

    方天风说:“长雄说过,十几年前,东江省三号难再上升,想给后代挣一份家业,就瞄上冷家,那时候别说冷家太爷,连冷老爷子都过世,然后三号栽了?”

    沈欣嘴角浮起一抹浅笑,说:“当年我可是亲眼看着外婆跑到省委大院指名道姓大骂,省一号二号亲自出门道歉,把外婆和我们请进去详谈。外婆当时说,省里要是不给个说道,她就去闯中南海。那两位知道外婆闯中南海的后果是他俩一起倒霉,于是联手解决掉三号。”

    “冷老夫人够霸气。”方天风笑着说。

    开车的那位偶尔擦一下额头冷汗,心想车上到底做的什么大人物,要是这两位出事,这辈子就完了。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然后沈欣缠着和她一起玩游戏,很快方天风看出来,玩游戏是假,腻在他怀里才是真。

    车出了黑汕县,没有去南山市区,而是直奔更远的北林市。

    眼看离北林市越来越近,一辆白色的警用吉普车突然从后面斜插过来,并打开警笛警灯。

    “呜呜呜呜……”警笛长鸣。

    “前面的悍马请马上停下!请马上停下接受检查!如果胆敢违抗。我们将就地击毙!再说一遍,前面的悍马请马上停车!”一个警察在副驾驶位上用车载扩音器喊话。

    开悍马的一听慌了,急忙问:“方、方大师,怎、怎么办?他们叫警察来了。”

    没等方天风说话,沈欣说:“不用怕,这里是南山市,那辆车明显是黑汕县的警车,来黑汕县外执法本身就有问题。要是没问题,他们会第一时间联系交巡警堵截我们。所以,你只要开出南山市地界。到了北林市,事情自然解决。”

    “可他们要是追上来开枪怎么办?”司机问。

    “你放心,最多十分钟,他们就会离开。”方天风说着,一道金黄色的光芒从头顶冲出。

    官气之郁啸着飞到警车里,砰砰两下,分别击碎两个警察的官气,然后卷走警察四散的官气,安然返回。干净利落,一气呵成。

    随后。霉气之剑飞出,加重两个警察的霉气。

    沈欣问:“用不用我联系国资委的副主任?”

    “不用,再等等就可以。来,继续玩游戏。”方天风微笑说。

    “现在哪有心情玩游戏。”沈欣回头看了一眼警车,心事重重。

    警车上的喇叭再度响起,语气有点急:“跟政.府对抗,是没有好结果的!你们马上停车,政.府会给还你们一个公道,请你们相信政.府。”

    沈欣忍不住说:“就是这种王八蛋。整天打着政.府的口号做这做那,这种情况说这邪,当咱们都是傻子吗?没事,警察开枪要写报告交代清楚每一颗子弹去向,这里又不是黑汕县,他们绝对不敢开枪。”

    “再不停车,我们就要开枪了。”警察说完。一把手枪从窗口里探出。

    沈欣吓得立刻趴在方天风大腿上。

    方天风心中一动,深蓝色的正气之盾飞出,慢慢变大,覆盖整个车后窗。

    方天风轻轻抚摸沈欣的头发。说:“别怕,有我在。”

    悍马司机却在心中狂骂,刚说完不会开枪,警察就拿出枪,还敢说别怕?

    “再不停车,我就要开枪了!”喇叭里再次传来响亮的声音。

    警察瞄了瞄悍马,终究没敢开枪,而是把枪口对准天空,扣动扳机。

    “啪!”

    沈欣吓得身体一颤,方天风急忙轻轻抚摸她的后背。

    悍马司机的手猛地一抖,车立刻偏离,但很快恢复正常,悍马司机在心里怒吼,开枪了!开枪了!你们还会说什么!

    “小风,我不要煤矿了!我不要钱了,我只希望每天能看到你,我就心满意足了。小风,咱们快走吧。”沈欣面对矿场成群结队的人不怕,面对警车警察不怕,但听到枪声,真的怕了。

    方天风俯下身,轻吻沈欣的头发,一种柔和的香味进入鼻子。

    “欣姐,别怕,别怕。”方天风慢慢安慰沈欣。

    “嗯。”沈欣感受到方天风的气息和温暖,平静下来。

    “你放心,那些警察会倒霉的。我说过,得罪我方天风的人,全都会倒霉!”

    方天风的话音刚落,副驾驶座上的警察拿起手机,接通电话。

    “窦明德同志,请马上回派出所,交代清楚,你为什么在值班期间私自盗用分局警车外出,我和刘局长会一直等你!”

    “刘局长到所里了?所、所长,我跟你说过啊,我是去帮我表哥窦皓抓罪犯,您知道的啊。”窦明德意识到要出大问题,所长的语气太正式了。

    “你说什么?所里没有你的出警记录,请你马上会来交代问题!否则后果自负!”

    趴地一声,电话挂断。

    窦明德在心里把窦皓骂的狗血喷头:“都他么怨你!要不是你非要私下抓人,我何至于会碰到这种事?妈的,刘局长的靠山一向跟大伯不合,现在大伯又退了,他们不好动你,拿我杀鸡儆猴再正常不过!”

    窦明德呆了一会儿,咬牙切齿说:“调头,回所里!快!”

    悍马司机突然大喊:“警车调头了!警车跑了!”

    沈欣立刻起身,回头从后车窗望去,松了一口气,然后用掺杂好奇、羡慕、崇拜和激动的眼神,问:“小风,是你做的?”

    “我说过,他们会倒霉的。”方天风微笑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
逍遥房东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xiaoyaofangdo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