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仙侠武侠小说 > 逍遥房东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第188章 马蜂窝

逍遥房东 | 作者:永恒火 | 更新时间:2018-01-04 16:57:54
推荐阅读:
    晚上九点,哄完孩子们睡觉,方天风和沈欣拿着躺椅来到院子里,并排坐着,看着夏夜漫天繁星。

    沈欣叹了一口气,说:“小风,你的手段太激烈。有些事,不应该明着来,应该在暗中用各种手段,慢慢解决。”

    方天风说:“沿江镇除了镇中心,还有十五个村,要是每一个村支书或村长的儿子都来找麻烦,我每次都暗着来,那我以后什么都不用干,天天和这些华国最低官.二代们玩。有时候,嚣张、激烈或最出格的手段,是最有效的手段。”

    “你可以暗里做完,在成功后,拿到名面上,震慑他们啊。”沈欣说。

    “你不觉得,从头到尾让他们看在眼里,更有效果吗?”方天风说。

    沈欣担忧地说:“现在亡命徒那么多,很多人为了一件小事杀人。听说一些老山林里藏着许多杀人犯通缉犯,只要几万块钱就能把他们请出来杀人。万一惹恼了他们,请人用抢杀你,那怎么办?”

    方天风点头说:“你说的也有道理,那从此以后,我就尽可能杜绝这种事,尽量断绝他们找人的可能!”

    “我不是这个意思。”沈欣无奈侧过头,枕着方天风的肩膀。

    “我明白。你说的没错,有时候的确应该讲究策略,比如我对付庞敬州就这样;我说的也没错,对付人贩这类,就应该快刀斩乱麻,直接进行人道毁灭。”

    “人贩背后的人怎么办?”沈欣问。

    “我正在等他们跳出来,不然我一个人去找,不知道要多久。”方天风说完,看了一眼沈欣的气运。

    方天风继续说:“你放心,我是方大师,有我在,你或许不会事事顺利,但绝对不会出大事。”

    “嗯,我相信你。从你给我治病的那天起,我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你。对了,你第一次给我治病的时候,我刚好洗完澡,穿着宽松的浴衣,我睡着的时候,你到底偷没偷看我?”沈欣转过头,看着方天风,两颗眼睛比天空最亮的星辰还要明亮。

    “我真没看。”方天风老实说。

    沈欣垂头丧气,说:“我的身体对你一点吸引力都没有?”说完,枕着方天风的肩膀,用食指在方天风的胸膛画着圈。

    方天风往福利院的楼上看了一眼,微微一笑,说:“我说没看,你这么说;那我要是说看了,你肯定回骂我流氓,对不对?”

    沈欣却稍稍抬起头,伏在方天风耳边,用充满诱惑的声音说:“我不会骂你流氓,我会让你对我耍流氓。”说着,沈欣低下头,轻吻方天风的侧脸。

    方天风心里的火一下子窜了出来,稍稍远离沈欣,苦笑道:“欣姐,你别这样,我现在对你的抵抗力越来越低。要是哪天我忍不住犯了错,你可不要怪我。”方天风已经记不清自己说过多少次这类的话。

    “我只怪你不犯错。”沈欣幽怨的声音响起,说着,抓起方天风的手,放在她的胸上。

    在接触的一刹那,方天风还以为自己的手陷入棉花中,又软又舒服,心里的火再度高涨,但想起自己所在的地方,不得不抽回手,站起来。

    “我去养殖场那里,你留在这里,今晚好好睡,不用怕。”方天风说着向外走。

    “一定会有那一天。要是我实在忍不住,就摸进你被窝,直接吃掉你,看你怎么躲!”沈欣盯着方天风的背影,吃吃笑着。

    方天风加速离开福利院,总觉得自己的坚持在沈欣面前,越来越脆弱。

    福利院里养殖场只隔着两条街,方天风刚走了一条街,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靠近,嘴上叼着烟一闪一闪的,在夜里格外醒目。

    “钢脖。”方天风说。

    钢脖立刻拿下烟,低声说:“方哥,我正要找您,有重要的事多。”

    “一起去江边走走,边走边说。”方天风说。

    “嗯。”

    两个人走到没人的地方,方天风说:“是不是跟人贩子的事有关?”

    “对。疤子离开是迟早的事,我把他当兄弟,无所谓。不过今天他明知道福利院是你的,却上门找你,连话也不给我传一下,我心寒了。”钢脖狠狠抽了一口烟,然后用尽全力吐出来烟雾。

    “继续说。”

    “下午他们去找你的时候,去的急,疤子故意盯着,所以他手下的兄弟没能及时给我传话。就在刚才,他手下的兄弟偷偷告诉我一件大事。妈的,这么重要的事情,疤子竟然不说,从今天开始,我钢脖没有他这个兄弟!”

    “说说什么事。”

    “前进村申支书的儿子

    申宝,明天会联系沿江镇一些关系好的二代,带人来砸咱们的养殖场!其中有好几个村子支书或村长的子侄,还有镇里几个大人物的孩子。您别笑,在您看来,这些人算不了什么的,但在我看来,一个副镇长绝对是个大人物。”

    “嗯,我明白。管理几万人的镇长,自然是个大人物。不过,申宝为什么会保护人贩子?”

    “他不是保护人贩子,是保自己的脸面。他跟五全县的人拍胸脯保证,说这些人贩子不会有事。结果现在全死了,他不在乎这些人死活,但在乎自己的面子,在乎以后去五全县别人怎么看他。”

    “一个人贩子背后能有什么大人物?”方天风问。

    “五全县以前是仁义礼智信五全,现在是传.销、赌业、黄业、斜教和毒业五全。人贩子看似简单,但贩卖妇女保证黄业发达,再用毒物控制女人,哪个背后没有大靠山?”

    “原来如此。”方天风说。

    “跑到前进村的人贩子,其实是得罪了人,被靠山保下来,但不能再在五全县混,所以留在前进村,现在继续向五全县输送女人。”

    “做黄业的女人多的是,何必要贩卖?”

    “只成本低这个理由,您觉得够不够?”钢脖说。

    “够。”方天风叹气。

    “所以,您这次可是捅了马蜂窝。别说申宝,就算他爹来了,我也不惧,为什么?他们是家大业大势力大,可我钢脖是混黑的,真要惹急了我,我自己不动手,也能找人杀他们!可是遇到五全县的人,我什么都不是。真玩狠的,连五爷都不够看。”

    “五爷不是东江省老大么?”

    “他是攀上首富才能当老大。五爷还算是个人,五全县那帮,已经不能叫人了,他们做的事,连我这个混黑的都受不了。不是有句话说么,雾山的偷、松林的抢、五全县没执政党。”

    方天风忍不住轻笑,说:“这话我也听说过。”

    “所以,早有人说过,就算省一号要动五全县,也要做好同归于尽的准备,几千上万人的[***],省一号也得退休!”

    “不过五全县的人似乎挺给何家面子?”方天风问。

    “那当然,半个东江省都是何老带兵打下来的,谁敢不给何家面子?何家如果只动五全县某个山头,五全县其他人绝不会出手,为什么?因为何家的面子够大。何家只要不针对整个五全县,五全县的人都得给面子。”

    钢脖扔下烟头,说:“我知道您跟何家有关系,不过万一五全县玩狠的,何家未必能护得住您,而且何家也未必为了您跟五全县翻脸。再说了,您不能总找何家的人,人情总有用光的时候。”

    “你放心,我自有分寸。明天上午我要在福利院接待宁区长,要是养殖场出了什么事,你帮我挡一挡,等接待完宁区长,我空出手来就对付他们。”方天风说。

    钢脖立刻说:“您放心,他申宝是厉害,可我钢脖也算半个地头蛇!我已经打电话,明天早上找五六十个兄弟,肯定能坚持到您回来。”

    “你办事,我放心。至于那个疤子,明天一过,你解决一下。如果他老实,就留他一条命让他离开东江,毕竟也算跟过你;如果他有报复的可能,干脆点,你要是舍不得动手,我自己来。”方天风说。

    钢脖却说:“我是没告诉疤子您的关系背景,可他竟然以为靠着申宝就敢找您麻烦,不是我瞧不起他,就他这眼光,永远掀不起大风浪。他不是不想报复,他根本没能力报复!他有个风吹草动,我第一时间知道,他认识的那几个人物,哪个敢为了他得罪我?要是他真敢报复,我保证在他动手前解决他!”

    “这样就好。你的事处理干净了吗?”方天风问。

    “还差点,不过最多一个月就能处理妥当。这几天在沿江镇闲着,很多事也想清楚了,打打杀杀真没什么意思,我现在挣的钱随便干点小买卖,也够一辈子吃喝。要不是一大帮兄弟要养,我铁定跑外省找个小县城窝一辈子。”

    方天风看了一眼钢脖的气运,果然不会出什么事,有贵气的人就是不一样。

    两个人一边聊一边往回走,方天风则在养殖场内搭了一张床睡下。

    第二天醒来,方天风给何长雄打了个电话,说晚上给何老治病,然后去福利院,在院子里和孩子们玩耍。

    九点十分,方天风接到钢脖的电话,说那些人开始行动,很快就能到养殖场,足足有一百人,没带凶器,但全是各种长杆农具,什么锄头铁锹之类的,可比普通砍刀狠。

    (未完待续)q
逍遥房东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xiaoyaofangdo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