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仙侠武侠小说 > 逍遥房东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赴婚宴

逍遥房东 | 作者:永恒火 | 更新时间:2018-01-04 16:48:45
推荐阅读:
    “我先回屋换一身衣服。”岳承宇把头顶的报纸帽子递给方天风,进屋换了衣服出来,然后带着方天风和施工的人打了个招呼,交代了一些事就离开。

    方天风仔细了屋子,地板全被掀开,连水管之类的也都要换,屋里一片狼藉。

    方天风就站在门口,玩着手机,偶尔进去一眼,也会帮忙搬一些东西。

    时间过的很快,一晃快到下午一点。

    手机响起,岳承宇打来的,说再过几分钟就回去,到时候请他和装修工人一起吃顿饭。

    刚结束通话,又一个电话打来,一是二姨。

    “二姨。”

    “小风,你堂哥结婚你没来?我现在都要走了,也没到你。他爸妈的确不是东西,但天德这孩子挺厚道,以前还帮过我,你不来不太好。有重要的事离不开?”

    方天风有点发蒙,问:“天德哥今天结婚?我不知道啊。”

    “没人给你打电话?他爸妈真不靠谱!”二姨有点不高兴。

    “没人说。”方天风也有点郁闷。

    “那也不对啊。我前一阵接到的电话,跟诗诗说和你一起去,诗诗说她周日中午有时间,要和你一起去,我就没问你。诗诗没跟你说?”

    “没有。”

    “这死丫头!”二姨叹了口气。

    方天风想起昨天接苏诗诗的时候她心情不好,睡觉前说过做错事什么的,恐怕就是指这件事。当年母亲去世,二叔二婶都没来,苏诗诗就恨上了他们家。

    方天风也叹了口气,说:“我现在不忙,马上就去。二叔二婶虽然过分,但天德哥小时候救过我,他结婚,我不能不去。”

    “那你快点来,宴席都快散了,我现在已经出了酒店,家里还有事,就不等你了。”

    “好。我马上就去,在什么地方?”

    “天悦酒店,黄河路上那家,宴席上听说新娘的舅舅跟这家酒店有点关系,经理还来敬了一杯酒。”

    方天风心中一笑,二姨还是老样子,听到什么都会说出来。

    “哦,那我知道了,谢谢二姨。”方天风想起第一次见石伟城的时候就在天悦酒店,天悦的老板张博闻还请他去推算过基坑的事。

    “这孩子,谢什么,我挂了。”

    “嗯,二姨再见。”

    方天风联系苏诗诗。

    “苏诗诗!你知不知道你做错什么事!”

    “什么事?诗诗不知道啊,哥哥要打诗诗屁股吗?”

    方天风摇摇头,说:“下次别这样了,天德哥和他爸妈不一样。”

    “那又怎么样?妈去世的时候他们连句话都不说,我就是不去!再说了,你既然不知道,说明他们连电话都没给你打,这是什么意思?他们不打,你那个哥哥也不知道通知你?我就是不惯他们一家!”

    “结婚的事太杂,联系亲戚这事恐怕是二婶在做,天德哥不知道。你以为我愿意参加婚礼啊,别人结婚我躲都来不及,最多扔两百走人。但天德哥从小跟我关系挺好,长大不联系了才生分,不能不去。”

    “好吧,哥,我错了,可你说过原谅我的!”

    “你啊。我同学回来了,不跟你说了,下次再这样,我打你屁股!”

    “你敢!”随后,苏诗诗发来一个做鬼脸的自拍。

    方天风放下手机,对正上楼的岳承宇说:“我有急事,马上就得走,给你省了一顿饭。”说完,把报纸帽子扔给岳承宇。

    “活雷锋再见!”岳承宇笑着说。

    方天风下了半层,听见岳承宇大喊:“同学聚会你到底去不去啊?大美女乔婷可等着你重续前缘呢!”

    “再说吧。”

    “我你是有贼心没贼胆,鄙视你!”

    “滚!”方天风笑骂。

    方天风听到乔婷二字,心里没来由烦躁,到楼下打车说了一句天悦酒店,就坐在后座上发呆。

    等脱离发呆,就开始回忆小时候的事情,父亲生长在云海市不远的农村,以前到了过年或暑假,都会带方天风回老家见爷爷奶奶。

    他记忆最深的一件事,就是贪玩不小心掉鱼塘里,最后被堂哥方天德救了出来,自那以后,方天风对堂哥格外感激。

    到了天悦酒店门口,车停下,方天风立刻下车,正要进去,突然想起随礼,翻钱包,只剩下两百元和几十元零钱。给别人随礼两百足够,但给救命恩人随,方天风拿不出手。他问了一下旁边的人,向最近的银行走去。

    走了几步,他拿出手机给天悦酒店的老板张博闻打电话。

    “张总,方便说话吧?”

    “方便,您说。”

    “我堂哥今天结婚,正好在你们天悦酒店办酒席,我心想,咱俩关系那么好,你怎么的也得帮我堂哥打个几折。”方天风笑着说。

    “你这个堂哥跟你关系很好?”

    “当年救过我的命。”

    “啊?是你的恩人,那就是我张博闻的恩人啊。没的说,你说打几折就打几折。您现在在酒店?我去敬杯酒。”

    “没,我还没进酒店,正去银行取钱,来的太匆忙,没准备好份子钱。”

    “方大师,您进我酒店还带份子钱,这就是骂我张博闻了!干脆这样,您也别随份子了,他们不是还没结账吗?不用给了,订金也送回去!他在天悦的一切花销,就是您随的份子,但您一分钱不用出。”

    方天风吃了一惊,说:“张总,你这就太客气了,这一场婚宴,起码两三万吧。”

    “天悦不接四万以下的婚宴。方大师,您提前发现那个基坑有问题,让好的施工队早一步施工,帮我们挽回那么大的损失,我要是还收您救命恩人的钱,我张博闻还是人吗?别的事我能答应您,但这事,绝对没商量。”

    方天风说:“毕竟是我随份子,不是你。要是算你的,我怎么报恩?要不这样,这酒席的钱算我的,等你下次有什么找我帮忙,从里面扣钱。”

    张博闻沉默了一会儿,无奈说:“好吧,您也太客气了。我现在就回去,既然是您的恩人,我也得随个份子意思意思。”

    “那好,红包不够厚,我可不让你进门!”

    “哈哈,您放心。”

    方天风收起手机,转身往回走,既然酒席的钱就是随份子,没必要取钱。

    四万对方天风来说不是小钱,但报答救命之恩,四万并不多。

    回到酒店,方天风径直进去,一旁收随礼的人诧异地了方天风一眼,没说话,然后一直盯着。他着方天风走到一张桌前坐下,跟男方的亲友认识,才收回目光。

    因为已经是下午一点,许多桌子空出来,但农村老家来的人要一起回去,都没走。

    村里的老人和中年人都喝了不少酒,不少人大声喊叫说话,争的面赤耳红。

    方天风选的地方,大都是方家的年轻人,有三叔、大姑和二姑家的孩子,也有村里人的孩子。

    因为母亲和二叔二婶关系恶劣,而且爷爷奶奶已经去世,方天风好几年没有回村,和亲戚有点陌生,但毕竟小时候见过多次,相互还都认得。

    大姑家的大姐正抱着自己的孩子,热情地说:“小风,好几年不见了,还好吧?”

    “嗯,都好。大姑姑父也都好吧。”

    “好着呢,你,他们正在那里喝酒。”

    “姐夫呢?”

    “刚走,他还有事。”

    方天风着大姑的女儿,笑着说:“叫什么名字,真漂亮。”

    大姐立刻抖动腿,让孩子上下摇晃,然后说:“莉莉,快叫舅舅,乖,叫舅舅。”

    两岁多的孩子怕生,羞怯地了方天风一眼,低声叫了一句舅舅,然后转过脸不去方天风,逗得在座的人笑起来。

    方天风心中感慨,没想到竟然都有外甥女了。他故意走过去逗弄她,然后趁机把一点元气送入她身体,算是不称职的舅舅的补偿。

    小孩子虽然不懂事,但也感觉到被这个舅舅碰到后,特别舒服,于是冲方天风笑了笑。

    大姐立刻笑起来,说:“莉莉笑了!莉莉笑了!”

    小女孩马上跟着妈妈傻笑起来。

    这桌有小孩,没人喝酒,方天风回到座位后,倒了一杯果汁。

    三叔家的堂弟笑着问:“哥,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方天风本来想说在软件公司,但想起早就辞职,正要说别墅,可当着亲戚的面,有点不好意思开口,只好尴尬一笑,说:“刚辞职,正在找工作。”

    堂弟又方天风了一下方天风的衣着,露出一种知道什么的样子,笑了笑。

    方天风随口问:“你现在做什么?”

    堂弟立刻说:“我跟着天德哥,在金鑫水产公司送货,最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拿一万,就是累点。”

    方天风觉察堂弟有掩饰不住的得意,笑着说:“挺好的。”

    堂弟继续说:“等酒席完了,你找天德哥,说不定能把你安排到金鑫水产公司。公司的老板就是新娘子的舅舅,很器重天德哥,将来很可能让天德哥管养殖部门。咱们方家人去了,绝对不会受委屈。你,那位是公司的金总。”

    堂弟转头用下巴示意,说:“就是那个跟天德哥说话的,见了吗?”

    方天风了一眼,说:“到了。”一个很普通的中年人。

    堂弟得意地说:“别金总普普通通,实际是千万富翁。酒席上的人都给他面子,刚才有人喝多了想调戏新嫂子,金总一句话,那人就乖乖闭嘴,然后灰溜溜跑了。这家天悦酒店很有名吧?就是我们公司供货!金总跟天悦的老板关系特别好,要不是天悦的老板很忙,今天肯定来喝杯酒。”

    方天风却有点诧异,张博闻不忙啊。不过,方天风觉得堂弟虽然喜欢炫耀,但为人却不坏,还主动帮他介绍工作,便没有揭穿那位金总,毕竟是表弟的老板。
逍遥房东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xiaoyaofangdo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