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仙侠武侠小说 > 逍遥房东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病气之剑的威能

逍遥房东 | 作者:永恒火 | 更新时间:2018-01-04 16:48:17
推荐阅读:
    钢脖笑了笑,说:“这你就不用管了。你先说说你跟庞敬州怎么见到的?”

    小陶却偷偷瞄了一眼六号别墅,犹豫好一会儿,才说:“这我真不敢说。你可以去市局打听一下,两个刑警为什么被撸了,其中一个被打得半死。嘿嘿,武警的枪你见过吧?其实也不怎么结实,打几下人就断了,还累的我手疼。”

    “小陶,你当我钢脖是傻逼吗!”钢脖恼羞成怒。

    “操!爱信不信!你可以去市局打听一下!甚至可以去武警队问问!就这两天的事!妈逼的,今天老子没空,吃不起你钢脖的饭!”

    小陶怒气冲冲收起手机,心想你钢脖算个屁,要是见到方哥的神功,你能尿裤子!可惜,你一辈子都见不到!

    小陶心情又好起来,哼着歌回到保安岗亭,再次向那三个保安吹嘘他在警车上如何镇定从容、如何配合方天风智擒刑警的丰功伟绩。

    等小陶走了,方天风拿出手机,给何长雄打电话。

    “长雄,帮个小忙。”

    “你这话就太客气了,咱俩的关系谁跟谁啊。刚才爷爷说话了,说你不错。”何长雄的语气非常欢快。

    方天风说:“何老高兴就好。庞敬州手下的那个五爷,出了车祸,但暂时死不了。你帮个小忙,等他做完手术,不让他进单间病房,让他和那个警司的病床相邻。”

    “你玩什么把戏?方大师,我最近可听了你不少的事迹,得罪你的人,下到小混混,上到庞敬州,没一个不倒霉的。”

    “天机不可泄露,你只要知道跟我做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就够了。”

    “好,这里的副院长是走我们家的关系,一句话的事。”

    “那就谢了。”

    “谢什么,自家兄弟。”何长雄笑着说。

    方天风放下电话,心想何长雄这人还算不错。

    方天风静等下一个电话。

    白色的劳斯莱斯停在省医院的停车场,庞敬州黑着脸走出来。

    一旁的助理跟上,轻声说:“庞总,其实您没必要亲自来。”

    庞敬州沉声说:“老五跟了我十多年,给我立下汗马功劳,我如果不亲自来,手下的人怎么我?更何况,我想知道是谁干!我庞敬州现在是有难,可也不是谁都能踩到头上!”

    助理犹犹豫豫说:“其实,方天风去过公司。”

    “什么时候?”庞敬州突然停下来。

    “就在老五刚离开的时候,两个人见了一面,有人到方天风用手指了老五一下,转身就走。老五身边的人说,那时候感觉很奇怪,就好像方天风专程来杀老五似的。两车相撞,除了老五全都没事,现在回头一想,越想越诡异。”说着,助理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荒唐!方天风真那么邪乎,那整个地球不都是他的了?我相信他有点算命的本事,但这种事我不会相信!”庞敬州加快脚步。

    庞敬州走到重症监护室所在的楼层的时候,立刻被人认出来。

    “庞敬州!”

    “云海首富啊!”

    “他怎么来了?和我在新闻里的一样,真有气势。”

    庞敬州习以为常,进入重症监护室,来到五爷的床前。

    重症监护室的医生、护士、陪护和家属全都站起来,好奇地着庞敬州,而一些病人也扭过头来。

    位于五爷病床右侧的一张病床上,一个面无血色的病人吃力地扭过头,着庞敬州,又五爷,脸部突然扭曲,双目冒火,但随后露出痛苦之色,泪水止不住往下流。

    “你、们、害,了,我……”他说着连自己都听不清的话。

    这位刚被撤职的警司,已经被截掉四肢,着比五爷更惨。

    五爷已经清醒,但双目无神,双腿和两臂都打着厚厚的石膏,脖子上戴着颈托,全身包裹着纱布,呼吸极弱,上去随时都可能死掉。

    庞敬州低声问助理:“医生怎么说?”

    “我来之前问过了,说老五伤的很重,但身体机能很强,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

    庞敬州走过去,站在五爷的床边,轻叹一声,说:“是我害了你,早知道,我今天不该赶你走,让你留在我那里,说说话,或许就能避开这场意外。。”

    五爷的脸上突然好像到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张开嘴,用尽全力说话。

    “不、是、意外,是……”

    在五爷说出“是”字的一刹那,他的双眼突然被大量鲜血浸透,随后体内响起沉闷的咕噜噜声。

    “噗噗噗……”

    一连串的轻微破裂声从五爷身上传出,只见两个眼球崩飞出来,口鼻一起喷血,喷了庞敬州满脸,原本被缝合的伤口全部裂开,浑身的纱布被鲜血染红。

    五爷的身体剧烈抽动,几秒之后,停下来,眼球的位置剩下两个冒血的洞。

    云海市黑道一哥、庞敬州手下的头号拆迁干将、长云区政协委员,五爷死亡。

    庞敬州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甚至顾不得去擦脸上的血,鲜血顺着眼皮流下来,让他眼前一片血红。

    “呕……”

    庞敬州再也忍不住,捂着嘴干呕向外跑去,离开这个他永远也不可能忘记的恐怖病房。

    五爷的一颗眼珠落在地上,另一颗落在临床的前警司嘴边。他明明已经叫了一整天,没力气再叫,但嗅到眼球上的血腥味的时候,再度发出沙哑且刺耳的尖叫。

    一整天的痛苦让他变得格外脆弱,又亲眼到五爷死亡的过程,他已经到了极限,而这颗染血的眼珠,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吓疯了。

    重症监护室里所有人都被吓到,哪怕是经常见血的医生护士们,也吃不消,甚至有家属被活活吓晕过去,许多病人干脆扭过头不去。

    经过短暂的混乱,医生护士连忙出动,一部分去救前警司,一部分去查五爷的身体。

    不多时,何长雄收到消息,根本不相信,然后跑过去一,强忍呕吐转身就走,他失神了好一阵,才拿出手机打给方天风。

    “方、方大师,这件事是您做的?”

    “什么事?”

    “五爷的身体爆炸,旁边那个警司被吓疯,庞敬州吓跑。”

    “你能详细说一下吗?”

    “我怕我吐出来。”

    “那我就不问。我还是那句话,谁想害我方天风,必然会遭报应,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那个五爷死就死了,但能把庞敬州吓跑,可真是太稀奇了。你着吧,不出三天,这事就会传的沸沸扬扬,庞敬州的脸就算没有丢尽,也能丢一半。”

    “不说这个。早上你说你的人在警察系统的位置不高,你要是想发力,解决市局的一把手,我大忙帮不上,能帮点小忙。”

    “方大师,你说你能治病能杀人我信,可说到掀翻市局一把手,你还真插不上手。”

    “你要是不信,等你动手的时候,可别怪我不帮忙。”

    “别啊,你要是真想帮,等老爷子病情稳定了再说。其实以前也不是不想插手,是没必要,可这次欺负到自家兄弟身上,要是再不露牙,还真以为我们何家不行了!”

    “就这么说定了。”

    方天风放下电话,想了一会儿。

    “似乎需要锤炼一把媚气之剑。诗诗还是中学生,身上媚气就那么重,不太好,等明天来了就吸收她一点媚气。”

    下午五点多,沈欣和往常一样来到别墅,方天风她手里除了菜还有一大袋樱桃,伸手去接,说:“姐,现在樱桃这么贵,你怎么买这么多?冰箱里的水果太多了,我一天得吃好几斤。”

    沈欣把袋子递给他,说:“多买你就多吃,对身体好,更有力气给我治病。”

    方天风无奈,但心里暖洋洋的,有这么一个心疼自己的姐姐真好。

    沈欣说着换衣服,去厨房里准备晚饭。

    方天风正要去帮忙,却接到安甜甜的维信。

    “高手,小雨的工作被你毁了!”

    “什么?她不当护士了?”

    “我是说她在咖啡店的兼职。老板把她辞了,她正跟我诉苦呢。”

    方天风无奈地说:“这个夏小雨啊,之前答应的好好的,出了事,却不找我。你忙吧,这件事我帮她解决。”

    “高手万岁!对了,明早别忘了给我留半杯水!”

    “晚上我把你的杯子放我床头柜,早上我给你拿出来,下次可别乱进我房间啊。”

    “呸!鬼才愿意进你房间!你杯子里的水和我杯子里的一样吗?”

    “一样。”

    “那好,我下班就去买个特大号的水杯!”

    “你干脆买个水缸放我屋里算了。”

    “要是能搬动,我肯定买!”

    结束通话,方天风联系夏小雨,鉴于她害羞的个性,选择用文字聊天。

    “小雨,你被炒鱿鱼了?”

    “啊?甜甜跟你说了?”

    “你这么做让我很伤心,我昨天怎么跟你说的?”

    “对不起,天风哥,我错了。”

    “好吧,我原谅你。既然你不兼职了,休息的时候来我家,咱俩商量一下。”

    “一定要去你家吗?”

    方天风仿佛到文字背后那个害羞胆小的夏小雨

    “不来也行。那你说你想找什么工作,等你确定了,我再帮你,总不能乱找。”

    “我也不知道找什么兼职。”

    …………

    …………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凡收藏本书者,贵气增加一丝!

    每投一张推荐票,财气增加一丝!

    每投一百张推荐票,额外得福气一丝!

    每投一千张推荐票,额外得贵气一丝,额外得寿气一线,且男读者魅气增加一线,女读者媚气增加一线!
逍遥房东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xiaoyaofangdo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