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仙侠武侠小说 > 逍遥房东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幕后之争

逍遥房东 | 作者:永恒火 | 更新时间:2018-01-04 16:48:06
推荐阅读:
    五爷躺在床上,着坐在床边的庞敬州,说:“庞哥,您那么忙,不用来我。我这是小伤,养几天就好了。当年争地盘的时候,伤的比现在重。”

    庞敬州点点头,说:“没事就好。那天我话说急了,你不要记恨,在我眼里,你还是我庞敬州的兄弟。”

    五爷心里一热,连忙说:“庞哥,您别这样说,我老五能有今天,全靠您一手栽培。那天是我办事办差了,不该带小温去。不过,他方天风打我,我可以忍,但他不给庞哥您面子,我忍不了!”

    庞敬州说:“关于他的事先放一放,等迈过这个坎,新账旧账一起算!”

    五爷小心翼翼地说:“我已经找了人,让警察抓他。”

    庞敬州毫不在意,微笑说:“他太狂妄,吃点苦头也好,省的以后目中无人,以为我庞敬州真的怕了他。”

    五爷还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

    就在这时,庞敬州的助理拿着手机走过来,低声说:“庞总,是冷老夫人的电话。”

    庞敬州接过电话,面带微笑:“您好,冷夫人。”

    “小风是个孩子,不过说了你几句,你就这么栽赃陷害他,过了吧。”冷老夫人的口气很不好。

    庞敬州啊了一声,说:“冷夫人,您又冤枉我了。我最近忙的脚不沾地,哪有心思为难他啊。我庞敬州再怎么样,也不会为难一个孩子,更何况他还认识您。”

    “哼!你是说我老眼昏花,连谁抓了小风都不知道?”

    庞敬州苦笑着说:“冷夫人,我真没心思动他。不过您这么一说倒提醒我了,他打伤我的手下,或许是我的手下私下找他麻烦。冷夫人,您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参与这件事。我一天的时间,让我查清是谁,行不行?”

    “一天?最多三个小时!”

    “好,我尽量。您放心,我要是查到,一定给您一个交代。”

    “哼!”

    庞敬州把电话给助理。

    五爷紧张地问:“庞哥,现在交人?”

    庞敬州笑着说:“既然我说过让他吃苦,自然就不会交这么早。明天再说吧。”

    “可冷夫人那里?”

    “冷夫人就是因为拿不准,才会给我打电话。她如果不计一切力保方天风,会直接给那位打电话,到时候我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这就好。”五爷松了口气。

    庞敬州站起来,说:“你先休息,等过几天我再来你。”

    “庞哥您太客气了,您不用麻烦,我很快就能下床。”

    庞敬州点点头,走出门,乘坐电梯下楼。

    走了没几步,他的手机再度响起,助理连忙给庞敬州。

    “是何家的何长雄。”

    庞敬州有些疑惑,接过手机。

    “长雄,找我有什么事?何老还好?”

    “爷爷很好。我找你也没什么,只是一个朋友被你的人诬陷然后抓走了,想问问庞大老板什么意思。”

    庞敬州的眼皮猛地一跳,暗想方天风那天不是走了么,怎么又跟何长雄搭上关系。何长雄虽然只有二十七岁,但终究是何家的人,而且很得何老喜欢,哪怕年轻气盛,说话很不客气,庞敬州也不敢发作。

    庞敬州只好暂时装糊涂,问:“到底怎么回事?我不明白。”

    “你不明白?如果没有你发话,谁敢让市局一号下令抓人?谁敢直接调动武警去抓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你不会也是为了方天风来的吧?冷夫人也打给我了,我现在正在查,等有了消息,先给你回话。”

    “庞总,是不是我爷爷病重,你就以为可以不把我们何家放在眼里?”

    庞敬州顿时满头大汗,就算是他的靠山,都不敢动何家的人,更别说他。

    庞敬州急忙辩解:“长雄,我真没这个意思,就是给我庞敬州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我是不喜欢方天风,可我真没想动他,一定是我手下人做的,我现在就去查,三个小时内一定给你答复。”

    “三个小时?”何长雄的声音更冷。

    庞敬州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说:“长雄,你我认识也算很久了,我庞敬州是什么人你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么维护?难道在你眼里,我庞敬州还比不上他?”

    “十分钟!十分钟解决不了,我让武警总队去找人!到时候,咱们再查查是谁故意杀人!”何长雄结束通话。

    庞敬州愣了好一会儿,重新回到电梯,向五爷的住处走去,一路上,心里的火气越来越大。

    “何老的病连京城专家都无可奈何,方天风就算再神奇,也不可能治好。何长雄的态度太反常,难道何家想趁何老还在、那位陷入危机的时候,吞掉元州地产?甚至,准备从我开刀,直指那位?该死的老五,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庞敬州再次来到五爷的家里。

    五爷连忙坐起来,笑着说:“庞哥,您怎么回来了?快坐。”

    庞敬州面沉似水,盯着五爷问:“你刚才跟我说,你只是找人去抓方天风?”

    “是啊。”五爷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让谁去抓的!以什么罪名!派了什么人!说!”庞敬州最后一个字几乎是吼出来的。

    五爷一,什么也不顾了,直接从床上滚下来,闷哼一声,趴在地上,仰着头,痛苦地说:“庞哥,我没做错啊!他那么不给你面子,又把我打伤,要是让人传出去,我老五最多是丢脸,可您的名声就全毁了啊。”

    庞敬州不为所动,说:“告诉我事情经过!一个字也不准漏,说!”

    五爷忍着剧烈的疼痛,说:“我身边的小温被方天风打伤,没治好,死了。我就想这是报仇的好时候,就联系了吴局长,又给几个朋友打了电话,准备把事情办成铁案。”

    “就算办成铁案,也值得你动武警?说!那个小温是怎么死的,你让武警去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我庞敬州很好骗?这些年,你做过什么,有哪一件事我不知道?说!”

    五爷低下头,一句话也不说。

    庞敬州气的猛踢五爷的头,大骂道:“混蛋!废物!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你现在是我的手下,不是流氓!有些人你可以随便玩,可有些人,能玩死我,你去惹他们,不是找死是什么?你脑子是不是被打散了?我庞敬州请不动的人,你竟然想杀他?你在嘲笑我是蠢货吗?”

    五爷委屈地说:“我就是想逼他袭警,然后让武警打死他,一了百了。就算他认识人,死了就死了,没人会为了一个死人得罪您啊!”

    庞敬州反问:“那他死了吗?我可以容忍你愚蠢,但无法容忍你无能!”

    “我是为了您啊。”五爷异常恐慌,他知道庞敬州一旦下了决心,没什么能改变他。

    庞敬州着五爷,轻叹一声。

    “你知不知道,我刚才甚至怀疑,冷家和何家也参与对付那位。哪怕他们不是针对那位,今天的事传出去,你知道对我、对那位会形成多大的压力吗?你知不知道,你想杀他,可这一刀,结结实实捅在我庞敬州的身上!”庞敬州指着自己的心口说。

    “怎么会这样?”五爷茫然不知所措,“那两家为什么要力保他?我干脆打电话放了他就算了,怎么会让您受损?”

    庞敬州怜悯的着五爷,说:“或许我当初用你,就是一个错误。这件事你不用管了,好好修养吧!”说完,转身离去。

    五爷只觉心里空荡荡的,拼命向前爬,要去抱庞敬州的腿。

    “庞哥!庞哥!庞哥你听我说啊!我这都是为了您啊!我真的没有私心啊!您给我一个机会,最后一个机会,我一定会杀了他!一定不让您丢脸!庞哥!”

    五爷怒急攻心,大声咳嗽,鲜血顺着嘴角流出。

    庞敬州头也不回,离开这里。

    下了楼,在空旷的小区花园边,庞敬州从助理手里拿过手机,说:“那个小温怎么死的,你查一下,谁动的手,让人去认罪,安家费照旧。另外,让老五休息吧。”

    “是。”

    庞敬州走远几步,拿出手机打给市警察局吴局长。

    “庞总,你怎么有空打电话,老五说的那事,我已经在办了。”

    “老吴啊,我对不起你。老五借用我的名义联系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我向你请罪了。”

    “庞总,怎么回事?”

    “唉,这事不好细说,是老五做差了。今晚在海天厅,我跟你细说,你能不能先让你的人把被抓的人送回去?”

    “什么?到底怎么回事,你可不能坑我啊!咱俩几十年的交情了,我老常对你不薄啊!你今天必须把话说清楚。”吴局长意识到可能出大事,也急了。

    庞敬州知道躲不过,只好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老庞啊,你可害死我了!何家冷家别说联手,随便一个,就能捏死我!”吴局长气的差点摔手机。

    吴局长匆匆结束通话,愣了一会儿,急忙打电话。

    警车一路风驰电掣,离市区越来越远。

    小陶被踩断小腿,一直忍着,但没过多久便忍不住,豆大的汗水不断从额头上冒出,脸色越来越白,不断呻吟。

    方天风两手都被铐在右侧,帮不了小陶。
逍遥房东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xiaoyaofangdo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