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仙侠武侠小说 > 逍遥房东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极度危机

逍遥房东 | 作者:永恒火 | 更新时间:2018-01-04 16:48:05
推荐阅读:
    方天风立刻想起五爷等三人,温光禹很可能就是那个被他一脚踢中胸口的。当时虽然出腿很重,但绝对不可能致死,如果他真的杀人,自身会出现杀气,他不到,但绝对能感觉到。

    方天风辩解:“五天前我的确对人动过手,但伤不致死,我怀疑,有人杀了他,然后栽赃嫁祸到我头上!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是我是谋杀!”

    白脸警司不客气地说:“在华国,这叫故意杀人!如果有证据,我们会实行抓捕,而不是请你协助调查!举报人说你有较强的攻击性,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请你配合我们戴上手铐。”

    方天风皱眉说:“警察同志,既然协助调查,而且我没有任何攻击行为,没必要带手铐吧?另外,法院既然没有判决,那我就不是罪犯,我有权你们的警官证。”

    两个警司拿出警官证,递给方天风。方天风了一眼,又使用望气术向两个警司,从他们的身上到了官气,来不假。

    白脸警司拿出手铐,严肃地说:“请配合我们工作!”黄脸警司则全神戒备。

    方天风问:“我可以打个电话吗?”

    白脸警司说:“抱歉,从现在开始,你不能联系任何人,交出手机。”

    方天风不悦,说:“警察同志,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知道你们来的目的,也知道是谁派你们来的,但我可以告诉你们,庞敬州的人还做不到一手遮天!”

    白脸警司冷笑一声,说:“你还敢威胁我们?快,交出手机!”说着,右手放在枪套上。

    方天风只得拿出手机,说:“请吧,希望你们不要后悔!”

    白脸警司露出不屑的笑容,拿过手机,给方天风戴上手铐。

    小陶站在一旁,心急如焚。

    方天风说:“小陶,你去告诉崔师傅,说警察带我走了,今天没办法帮他。”

    小陶正要走,白脸警司立刻说:“不行!为了顺利破案,请四位保安一起配合我们!”

    方天风怒道:“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白脸警司猛地一推方天风,呵斥道:“老实点!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余地!走!”

    小陶连忙走过来,拿出一支烟递过来,陪笑说:“警察同志,您能不能通融一下?现在还没有定论,不能证明人是方哥杀的。您放心,我们懂规矩,好处一点都不会少。”

    白脸警司马上变成正义的化身,呵斥道:“你敢贿赂警察?”

    小陶继续笑嘻嘻地递烟,说:“别这么严肃,警察也要吃饭不是?”

    白脸警司一把打掉香烟,上前使用擒拿术,把小陶的两臂锁住,只听咔嚓咔嚓两声清脆的声音,卸下小陶的关节。

    小陶惨叫一声,黄脸警司上前用手铐把小陶的双臂锁在背后。

    白脸警司对着小陶的小腿就是一脚,小陶小腿弯曲,身体倾斜,膝盖重重磕在地上,又叫了一声。

    方天风出白脸警司穿着极为坚硬的皮鞋,动作老辣,这一脚很可能已经伤到小陶的骨头,要是救助不及时,都有可能瘸腿。

    方天风猛地挡住小陶,怒视白脸警司,说:“你干什么?你这是暴力执法!”

    白脸警司二话不说,掏出手枪指着方天风,大喊:“双手抱头!否则我现在可以开枪!”

    一旁的黄脸警司着直皱眉头,但并不阻止。

    “这件事,没完!”方天风咬着牙,双手抱头。

    “你还敢威胁警察?”白脸警司用枪口顶着方天风的脑袋,用力压迫,骂道,“你叫啊!你再叫啊!操!你有本事杀人,怎么没本事反抗?动手啊!”

    方天风气炸了肺,但是,就在他冒出动手念头的一刹那,小陶突然说:“方哥别上当,外面有武警!”

    方天风使用望气术一,白脸警司头顶竟然多了血红色的杀气,代表他起了杀心。

    方天风只觉热血冲脑。

    “他们这是要逼死我!”

    与此同时,方天风体内的元气骤然紊乱,而他体内的死气之剑,突然轻轻一震。

    这意味着,一旦动手,必有杀身之祸!

    方天风很清楚武警代表什么。他们一旦出动,拿的绝对不是手枪手铐,至少都是冲锋枪或自动步枪,甚至还有狙击枪。武警在几十年前,就是军队!

    武警的主要作用,是反恐,是镇压暴乱!

    可以说,武警是介于军队和警察之间的机构,现在省武警一号的职位都改为司令员,而武警中队之下,还设置排、班等机构,和军队极为相似。

    为了一桩普通的故意杀人案,带了武警不说,还藏在外面,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方天风自知可以硬抗一个拿着手枪的警察,但是如果面对一群手持冲锋枪的武警,必死无疑。

    白脸警司恼馐成怒,猛地一脚,踩在小陶刚被踢伤的左腿上,而且是同一个位置。

    方天风清晰地听到骨裂的声音,随后是小陶痛苦的叫声。

    方天风死死地咬着牙,一句话不说,束手无策的感觉让他格外痛苦。

    黄脸警司脸色一变,说:“算了,等到了地方,还是我们说了算,没必要在这里节外生枝。”

    白脸警司发觉黄脸警司不满,不甘心地瞪了方天风一眼,然后说:“多谢提醒,嫌疑人太猖狂了,我差点没控制住。”

    黄脸警司沉默不语,上前扶着小陶向外走。

    白脸警司押着方天风跟在后面,一直到走到门口。

    方天风到,门外竟然停着四辆车,一辆普通警车,两辆面包车,最后一辆绿色的大卡车,车厢上面是绿色帆布撑起来的车棚,写着武警字样。

    方天风感激地着小陶一眼,而小陶点点头,疼得满脸是汗。

    “这个仇,一定要报!”方天风在心里发誓。

    白脸警司把另外三个保安赶到面包车上,然后把方天风和小陶推到警车后座,把两个人的手分别拷在两侧的握把上。两个警察一起坐到前座,驾车离开。

    小陶因为过于疼痛,面色惨白,低声说:“方、方哥,怎么办?”

    方天风压低声音说:“你放心,今天之仇,必定百倍偿还!”

    “谢谢方哥!”小陶虽然疼得差点昏厥,但心中还有希望,只要度过这一关,他就算是方天风的真正手下,但是,他眼神马上黯淡下来,对方竟然出动武警,这一关未必能过去。

    开车的是黄脸警司,白脸警司回头,露出轻蔑的笑容,说:“你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物,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报仇!我劝你们死了心,老老实实承认故意杀人,或许还有可能判个无期,坐十年牢就能出来。要是负隅顽抗,哼,你们心里清楚!”

    白脸警司的威胁太明显,方天风和小陶都联想到传说中的“被自杀”“躲猫猫死”。

    小陶恨得牙痒痒,方天风则越来越冷静,体内元气涌动,思考各种自救方式。

    车队向市区外行驶,小陶低声说:“方哥,他们要把我们带到偏僻的地方审讯。”

    方天风点点头。

    车行了半个小时,方天风的手机响了,方天风眼睛一亮,这或许是个机会。

    白脸警司了一眼,直接挂断。

    很快,手机又响,白脸警司又挂断。

    手机连续响了三次,白脸警司不耐烦了,直接关机。

    方天风的心深深沉下去,白脸警司彻底断绝他求助的希望。

    与此同时,省医院,何长雄恼怒地收起手机。

    “这个方大师怎么回事!明知道是我的电话,挂断也就罢了,竟然关机!要不是爷爷自从治疗后,感觉很舒服,甚至想吃东西,我才不受这份气!”

    说着,何长雄给赵总打电话。

    “老赵,让你的司机找一下方大师,问清楚怎么回事,怎么不接我电话?”

    赵总马上联系司机。

    司机崔师傅接到电话,连忙下车,走了一段距离,到保安亭竟然空无一人,就向方天风的别墅走去,发现门竟然开着,然后大声叫,最后搜遍屋里,却找不到人。

    崔师傅连忙把见到的告诉赵总,赵总则让他去周围问问别人,到什么没有。

    于是崔师傅到长安园林对面的一家小超市询问,才知道刚才来了几辆警车,抓了好几个人。

    崔师傅暗骂自己不该一直待在停车场,然后把这个消息告诉赵总,赵总立即转告何长雄。

    何长雄一听,心中的怒火消散,面露疑惑之色。

    “动用武警抓人,方大师做了什么事?”

    何长雄一个电话打到东江省武警总队司令员桌前。

    “王叔,我有个事想问您。”

    “说。”

    “您还是这么惜字如金。是这样的,我一个叫方天风的朋友,在长安园林被人抓走了,有人到还有武警的车。我跟省厅市局的关系不深,怕他们拖延,所以就麻烦您问一下是怎么回事。”

    “等十分钟。”王司令员说完挂断电话。

    不到十分钟,王司令员打来电话,把查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何长雄听完,谢过王司令员,眼神变冷,低声自语:“难道有人想借庞敬州之手阻止方大师给爷爷治病?爷爷能不能活到明年,决定何家的兴衰!大哥的省长之路,谁也不能阻挡!敢挡何家的路,就要有粉身碎骨的觉悟!”

    何长雄思索片刻,给沈欣打电话。

    离省医院不远,有一栋高层住宅,是元州地产六年前开发的项目。

    身为庞敬州的得力手下,五爷在八层买了一套房子,出院后,一直在家休养。
逍遥房东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xiaoyaofangdo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