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我和冰山女神最新章节

第1075章 执着是苦_我和冰山女神

我和冰山女神 | 作者:妖子 | 更新时间:2018-01-09 23:23:25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腹黑总裁娇宠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是,云少!”两女对云默似乎格外的畏惧,立刻恭敬的道。然后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叶寒穿了白色衬衫,与云默一黑一白。这两人,永远都像是宿命一般站在彼此的对立面。
  叶寒穿了鞋子,面对云默,目光蕴静。云默走了进来,却是一笑,道:“叶寒,我就知道,你果然不是那迂腐之人。素来都说你是个婆婆妈妈,慈悲心肠的人。可刚才为何她们说要死,你都不肯怜悯呢?”
  叶寒道:“若是有人用婆婆妈妈这四个字来形容我,我倒是很高兴。”
  云默道:“哈哈,能够在日本大阪诛杀平民与警察上千的人,能够出手杀了毫无还手之力的出云大师。又能在东江杀人全家的叶寒,这样的人若是婆婆妈妈,那这世间上还有心狠手辣的人吗?下意识认定你婆婆妈妈,这个敌人便已注定了要输。”
  叶寒看向云默,果然,最了解你的,往往是你的敌人。
  “有没有兴趣跟我去个地方。”随后,云默说道。
  叶寒左右也无事,也想多了解一些云默,毕竟在大气运降临之后,再无首领的压制,两人将是生死大敌。所以,多接触一些,不是坏事。
  当下,叶寒点点头,道:“没问题。”
  云默带叶寒去的却是……下山。乘坐着云默的劳斯莱斯幻影。这一次,是云默亲自开车。
  这一幕真是诡异,居然会有这样的一幕。云默给叶寒开车。若是在以前,叶寒能看到此刻一幕,一定会跌破眼镜。
  这一瞬,在车中,叶寒脑海中如浮光掠影一般。他想到了很多,想到了那一年在广州,自己带着唐佳怡逃走。自己给云默下跪,自己那时候是那么的弱,那样的想要求眼前人给一条活路。可是最终,他还是只能看着唐佳怡和肚子里的孩子死在眼前。
  这一份仇恨,是永远不可能消弭的。
  云默开车带叶寒来到了山下。山下是一个小镇,小镇上居然有一间酒吧。
  酒吧的生意不算好,门庭冷落。两人停好车后,进入酒吧。
  在一边角落的沙发上坐下。叶寒看见这酒吧装潢的还似模似样,有些大城市酒吧的味道。
  马上有老板娘来点单,叶寒要了一杯威士忌。云默则要了一瓶喜力啤酒。
  云默道:“这儿过年的时候生意很不错。铺子是老板自己的屋子,不需要租金。人手也是他们自己,所以生意虽然不好,但也可以维持生活。”
  叶寒微微奇怪,道:“云少这样的人也会了解这些小人物的生活细节?”
  云默淡淡一笑,道:“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天生的灭绝人性,冰冷无情?”
  叶寒道:“那倒也不是。你有你的做事准备,我没什么好指责的。只不过觉得像你这样的人,不是视众生为蝼蚁吗?你会关注蝼蚁的生活状况吗?”
  云默哈哈一笑,道:“蝼蚁?没错,这些都是蝼蚁。无聊的时候,我也会观看蚂蚁搬家,看他们的忙碌辛苦,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叶寒淡淡道:“我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个故事。”
  云默顿时来了兴趣,道:“愿闻其详!”
  叶寒道:“有一本武侠小说,你肯定没看过。”
  “你说说,也许我看过。”云默道。
  “小李飞刀!”叶寒说。
  云默道:“我还真看过。”
  叶寒顿时错愕的看向他,觉得太过不可思议。云默道:“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很多呢。”
  叶寒道:“小李飞刀里有一段关于梅花的说法。院子里的梅花开了,李寻欢问阿飞,你知道这梅花开了多少朵?阿飞答道:17朵。”
  “梅花开了是来欣赏的。若有人知道他有多少朵,那也说明,他是多么的……寂寞。”云默说道:“你是想说我就如那阿飞一般吗?”
  叶寒点头,道:“是的。”
  云默道:“倒也没错。在我们自己的路上,陪伴我最多的就是这种深入骨髓的寂寞。”
  “你的寂寞,也从来不会与人分享。因为没有人能分享你的寂寞。”叶寒说道。
  云默微微一笑。便也是在这时候,两杯酒都已上来。云默举杯道:“来,我敬你。我们现在还能坐在这里和平的喝酒,只怕以后很难再有这个机会,所以我觉得今晚应该找你出来喝酒,应该珍惜这难得的时光。将来,不管如何,今日我们只管喝酒。”
  “好,好!”叶寒只说了两个好字。然后两人便碰杯,各自喝了一口。
  云默随后又道:“当初的事情,现在算起来,确实是我的不该。不过既然做了,也没有什么好后悔。只怪你当初是一只蝼蚁,而我不会去考虑蝼蚁的感情。就像现在,你同样不会去考虑我给你找的那两个小姑娘的生死。”
  叶寒默默的喝了一口酒,道:“那孩子如果还在,现在也该有一岁多了。”
  云默也喝了一口酒,道:“我有时候想过一个可笑的想法,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情。也许你我还可以做朋友,至少,我很少看得起人。而你叶寒算一个。”
  当叶寒听到云默说看得起他时,他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如果是以前,也许还因为能被云默正视而会感到有一份满足。但现在,听起来却有些飘渺。对于云默,叶寒也早已经没有了当初那种不可抵挡,不可抗衡的畏惧。
  之所以会有此种思想,一是因为实力在靠近。二是因为彼此之间,也多了一份了解。
  所以这个时候,叶寒便也道:“虽然我们立场不同,但是云默你,绝对是一个值得让人佩服的人。”
  云默淡淡一笑,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是我很早发出的心愿。”顿了顿,道:“因为种种原因,我生来就是孤儿。二十二岁,我方才回到云天宗。二十二岁之前,我唯一的亲人是我的师父无为大师。”
  “无为大师也是我的师父,但他被你杀了。”叶寒缓缓说道。这时候说起这些仇恨来。叶寒同样很是平静,似乎再没有什么东西让他内心起波澜。
  但这并不代表叶寒已经忘了仇恨,相反,仇恨在心中已经是根深蒂固。这就像钝天首领的拳力一样,看似平平无奇,实际上里面包含的力量不可想象。
  要想成大事,得先学会内敛。
  当然,这个内敛并不包含全部。如果是碾压之势,便以滚滚威压绝对碾压。如果是旗鼓相当之势,不打就云淡风轻,一打就石破天惊。
  云默道:“对,是我杀的。从他推我下万鬼窟那一刻起,他和我的师徒情分就已经没有了。而你,是他培养起来,来对付我的。事实上,就算没有张美那件事情,以你的军方身份。最终,我们还是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顿了顿,他继续道:“我自幼就是在孤儿院长大。孤儿院里,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和平。为了争宠,争食物,一群小孩几岁的年龄就得满腹心计。我在七岁那年,被几个小孩陷害我偷东西,最后被赶出了孤儿院。离开孤儿院的时候,是那年的冬天,那年我记得特别特别的冷。我只穿了一件很薄的外套。我蜷缩在街头的时候,看着人来人往,看着雪花飘落,我突然就想起了那篇童话,卖火柴的小女孩。那小女孩还可以点燃火柴,死在幻想里。而我只能这么孤零零的冻死。我死后,在这天地之间,不会有一丝痕迹,没人会记得我。”
  云默一直在述说,可以想象,这些东西,向来他云默是不屑跟任何人说的。只因今天是叶寒,在这样特殊的环境与特殊的人,所以云默方才敞开了心扉。其他的人,也没什么资格来听他云默说这些。
  “那种冷,是深入骨髓的。你永远没有试过,冷到感觉脚和身体不是自己的。如果再有一丝温暖过来,便要将这皮肉绽破。我试着向过往的路人寻求帮助。我只想要一碗热饭,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只想要活下去,只想要不那么的……冷。”云默缓缓述说。
  “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理我。从那时候起,我终于明白一个道理。这世界上,他人的生死,与我何干。草木枯荣,都是它的道理,而我,要强大。倒不谈什么报复社会,我只是想要那种孤独,无助的感觉再不会有。任何人也不能让我再去体验那种感觉。”
  “后来,我碰到了师父无为大师。无为大师待我很好,传授我洗髓经,令我强大自身。我曾经对我自己说过,这世间,我可以负天下人,但惟独不会负我师父。我想过,将来纵使我冠绝天下,我也会像对待父亲一样来服侍师父。当然,我对我父亲没有感情。无为大师才是我真正的父亲。那时候,我对任何人都没有感情,那家孤儿院被我找去,我将那些小孩,院长,所有的人给杀了。那孤儿院也被我一把火烧了。”云默道:“叶寒,你可明白,被你唯一尊重信任的人重新推进那孤独无助深渊的感觉?”
  叶寒知道他是指他被无为大师推下万鬼窟的事情。
  叶寒道:“你若不是去杀了那孤儿院全部的人,师父又如何会起了灭你之心。”
  云默道:“是非对错,总该有个论断。有什么是天生注定的?我云默也不是天生注定就是无情残暴。若是无为肯将孤儿院的事情明说,并加以教导,我未必就不会听他的。就算他告诉我,担心我以后会如何,所以要这般待我,只要他说出来,那万鬼窟,不用他推,我自己会下去。”
  叶寒微微一叹,道:“但你是天魔星,你的格局已定。师父知道没有办法遏制你,你是他一手培养,于是便将你推下了万鬼窟。”
  云默苍凉一笑,道:“什么狗屁天魔星,天煞皇者。这些命理格局,信则有,不信便是狗屁。只是因为他懂一些易数,便因此定了我的命格,岂不是可笑。”
  “他推我入万鬼窟,便别怪我不再认他做师父。我上来之后,不杀他,是了断师徒情分。但后来,他千方百计培养你,又与我作对。那便是我的敌人,对于敌人,我云默从来没有手软的道理。”云默说道。
  曾经,有人对云默说过,他这一生要流三次泪。第一次是进万鬼窟,第二次是无为大师死的时候。第三次,云默这时候想起来不禁好奇,将来还有何事能让自己流泪呢?
  “我们将来,一定会是生死大敌。”叶寒开口。
    

我和冰山女神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wohebingshannvshe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腹黑总裁娇宠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