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我和冰山女神最新章节

第776章 痛苦_我和冰山女神

我和冰山女神 | 作者:妖子 | 更新时间:2018-01-09 22:55:20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腹黑总裁娇宠妻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不是,到了晚上你就知道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叶寒一笑。
  安昕便也不再追问,她实在想不透叶寒晚上会给她带来什么惊喜。
  观光了一圈,两人先去附近的酒店入住。在酒店里吃了丰盛的中餐后,叶寒带安昕乘坐游艇出海。
  海水湛蓝,海上还有不少冲浪的。
  游艇在水中乘风破浪,安昕的发丝随风飘扬,凄迷而美丽。她现在身上又恢复了那层恬静,就像已经是看破生死一般。
  坐完游艇回到沙滩上,叶寒与安昕在沙滩椅上躺下,喝起了这边摊主准备的冰镇新鲜椰子汁。
  这儿的太阳看起来很强烈,但又没那么毒辣。用很矫情的话,就是这里的没有什么紫外线,是纯正的日光浴。不过谁信呢?
  叶寒躺下没多久,便接到了李红泪的电话。叶寒立刻站起,避开了安昕接李红泪的电话。“门主,弗兰格和他的同伴已经赶过来了。安昕只有十天命的消息我们也散步给了血影,这两天他们是必须动手了。”
  “好,我知道了。”叶寒道:“你和青璇她们在暗中准备好,等候我的命令,不可擅自靠近,知道吗?”
  “是,门主!”李红泪恭敬的回道。
  叶寒又道:“黑拳营的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
  “一切都已妥当,入场券已经给您准备到了酒店。”李红泪道。
  “好!”叶寒说完挂了电话。
  随后叶寒回到了安昕身边,在沙滩椅上坐下。安昕也没问叶寒去接什么电话。虽然之前安昕表现出过失控,但无理取闹后也会愧疚认错。至于查电话这种事情,她是怎么也做不出来的。她认定叶寒,就相信叶寒避开是有理由的。
  太阳伞将阳光遮住,这儿的海风和空气闻起来,令人每一寸皮肤都感到舒爽惬意。
  入夜之后,榕城这个海边城市一扫白天的炎热,居然有了寒意。海边城市的天气总是这样有些两极分化,初来乍到的人一不小心就会感冒。
  此刻,榕城的空中黑拳营紧锣密鼓的开始。
  空中黑拳营当然不是因为在空中,而是拳赛的擂台略高,并是透明封闭式,看起来就像在空中一般。
  这个黑拳营是国内顶级,氛围跟一般的黑拳营不同,其建筑的豪华也不是别的黑拳营能够比拟。
  整个场地可容纳三千人以上。高高的穹顶,中央空调散发出强大的功能,令整个场地每一寸地方都是清凉的。三十八个顶级音响镶嵌在墙内不露痕迹,但是豪迈雄壮的声音却恰到好处的让人热血沸腾。
  会场座位呈圆形包围了空中擂台,另外在最上面环绕了二十个高级包厢。这些都是为有身份的人准备的,比如你是国际大明星,但你喜欢黑拳,想来观看。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来看,被认出来后公布到网上。那么可能会被冠以冷血暴力的标签,而又如果你是政府高官,那来这儿就更不合适了。一旦材料被查出,是自毁前程。但是无论是政要人物,还是明星,他们中也有喜欢黑拳喜欢刺激。包房便是为他们这些人专门打造的。
  会场里已经是座无虚席,灯光亮如白昼,人们喁喁私语的交谈。叶寒暗自打量了一下这些人群,发现里面外国人占了三分二,华夏人也有不少,或白领,或是公司老板等等。这年头,白领和小公司老板也属于高压力人群,需要来释放压力一点也不奇怪。
  叶寒和安昕坐在了中间的座位上,与擂台有一定的距离,但是也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豪迈雄浑的音乐通过顶级音响震荡着人的血液。安昕的血液也开始有些沸腾,她的脸蛋有种高潮般的潮红。她现在也已经明白,叶寒是带她来看黑拳的。
  九点整,拳赛正式开始!这时候音乐停止,所有灯光熄灭,只剩下擂台上亮如白昼。没有司仪介绍,两名黑拳选手从走廊处朝擂台处走进,带着一丝冰冷肃杀的意味。
  两名拳手钻入擂台之中,随后擂台门关上。封闭式的擂台,而两名拳手则像是供人取乐的笼中困兽。
  安昕的手握住叶寒的手,指甲死死的掐了进去。叶寒任由她掐着,知道她虽然喜欢刺激,但是终究是女人,心里多少还是会紧张。紧张,刺激,不正是人们现在想要追求的吗?
  叶寒抬眼看见这两名选手,一名是镇场子的华夏拳手,长的短小精悍。看他起手式,叶寒就知道他练的形意拳。而对方则是一名俄罗斯黑拳手,长地犹如暴龙铁塔,肌肉黝黑爆炸,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种冰冷无情的杀意。
  这个俄罗斯拳手就像是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一般。
  华夏拳手的矮小与俄罗斯拳手的强大对比起来,根本不像是一个重量级别的。但是观看的人们并不会小看华夏拳手。来的大多都是外国人,他们也知道华夏的武术博大精深。很多的事迹都告诉他们,华夏功夫并不是比块头大小的。
  安昕知道叶寒是功夫大师,现在看见是华夏人和外国人对战,内心里当然希望华夏人赢,她眼睛目不转睛的看擂台上,同时问叶寒,道:“谁会赢?”
  叶寒微微一叹,道:“华夏拳手不是对手。”
  叶寒话一说完,旁边一名儒雅的中年人微微意外的看向叶寒。他一身中山装,整个人透着股书生气,但眉宇间又有种不怒自威。
  “这位兄弟,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们的拳手不是对手?”中年人很客气的问道:“难道是因为俄罗斯拳手的身材强壮高大吗?”
  叶寒看了中年男子一眼,淡淡道:“当然不是,这名华夏拳手练的形意拳,功夫已经入化,等闲十个大汉都别想靠近他。但是这名俄罗斯拳手更不简单,我看他这个架势,气势,似乎是来自西伯利亚黑拳营。西伯利亚黑拳营专门训练杀人机器,虽然他没有窥得内家拳的奥妙。但是浑身的筋骨已经练的如铜皮筋骨,即使是暗劲打击在他身上,也无法有效伤害。”
  中年人眼睛微微一亮,没想到叶寒不是信口开河,居然说的头头是道。当下道:“兄弟,我也是个爱好内家拳的人。对内家拳懂一些门道,你说的化劲我知道。但是为什么杀人机器能够练到暗劲无法破的地步?如果按你这么一说,那岂不是我们的老祖宗传承的功夫,还不如外国人的横练?”
  此时台上的选手还在热身酝酿,这也是把气氛推到最高潮的一个手段。
  叶寒向中年人道:“当然不是,横练毕竟是横练。如果功夫上了层次,一样可以击破这个杀人机器的铜皮铁骨。只不过这名华夏拳手还没这个能力。而且他与俄罗斯拳手的身材差距太大了,所谓身大力不亏,人家退一步,你要窜两步,人家随便一出手,拳头就伸到了你的脸上,而你的手根本接近不了对方的身体,这怎么打。”
  中年人道:“兄弟你这么说未免不对啊,我们华夏人的身材始终不如外国人,但是如果说功夫,华夏还是首屈一指,无人能及。”
  叶寒一笑,道:“当然,身材不是绝对的。拳法若是练到绝顶,距离根本没有什么,郭云深打虎形,一去三丈九米。”
  中年人这才脸色稍缓,又道:“看来兄弟你是拳法高手了?”叶寒道:“高手这两个字,我还是当得起。”中年人微微意外,眼神里闪过一丝不以为然。觉得这家伙太不谦逊了,我们华夏的功夫讲究韬光养晦,哪里有自己承认自己是高手的道理。
  中年人本来不想再与叶寒说话,但突然想起什么,又问道:“那兄弟你可知道,这杀人机器的横练是怎么练出来的?”
  叶寒道:“我举个例子,当年清朝的时候,满洲人练布库。也就是摔跤,全身涂满药油,在锻炼的时候,毛孔张开,油脂的药力渗透进皮肤筋骨里面,外面十分的抗打击,久而久之,便练出一副钢筋铁骨!满洲亲王奕寰练摔跤,也是不通内家拳。但是郭云深与他交手了十几招。才用崩拳把他打飞,而且都没有伤到筋骨。俄罗斯,西伯利亚这些地方寒冷的地方,大多也都用全身涂油的方法来抵御寒。”
  说到这儿,中年人恍然大悟。同时,擂台赛也在一声响锣后正式开始了。
  安昕呼吸屏住,满脸的紧张与兴奋。这在平时是很难想象她会有这样一面的。叶寒看了过去,只见华夏拳手往前一窜,一个漂亮的虎形,一扑一剪快如闪电。而且这一扑,劲风凛冽,带着猛虎下山的气势。众人眼中,都有种虎王出山的感觉。这也足见黑拳营里的镇场子高手都是有料的。这华夏拳手这一招就已看出他的形意已经得其精髓了。
  轰!
  俄罗斯拳手面对华夏拳手这一记虎形,眼中森寒,也不躲避。就是一拳直刺刺的轰击向华夏拳手的脑门。
  快如雷霆闪电,一拳轰击而出,空气爆响一声。就如一柄千斤钢锤砸击而下,带着无与伦比的爆炸碾压力量。
  这就是一寸长一寸强了,任你千变万化。我就是一拳先到,谁让我手比你长,人比你高。
  华夏拳手骇然失色,他抬眼时拳头已到。侧头闪开,干脆从俄罗斯拳手的腋下穿了过去。
  华夏拳手堪堪避开,还不及变化。这杀人机器反应也是迅速,头也不回,如挽鞭花一样啪嗒一声,一记猛烈的鞭手抽击向华夏拳手的背心。
  劲风凛冽,华夏拳手危机中身子一曲,施展出滚地斫,瞬间滚了出去。杀人机器鞭手落空,回身大踏步轰轰碾压而上,每一步都有种地洞山摇的威压。
  华夏拳手迅速滚地回防,他身子低伏,觑准时机如蟒蛇出洞一样双手分两边戳向杀人机器的腰子。
  杀人机器面对华夏拳手这一记形意刁手,眼也不砸,又是当头一锤砸击而下。
  轰隆,沉闷的劲风鼓荡,碾压扫爆一切。华夏拳手几乎已经无奈,他的攻击未到,对方直拳直接砸击到了他的脸门。
  华夏拳手头一偏,堪堪避过这一记凶猛直拳,只觉劲风在耳边鼓荡,耳朵都产生了轰鸣。
  砰,同时杀人机器直接提膝快如闪电顶在了华夏拳手的心窝之处。这一顶的变化,杀人机器至少苦练了千百万次,速度何等的快。他的劲全是明劲,直接将华夏拳手顶飞出去,砸在封闭的钢化玻璃上。那玻璃巨响一声,轰鸣不已,让人直以为玻璃要破碎了。而华夏拳手扑在地上,当场死亡。他的身下很快形成了血泊。
  绝对血腥暴力的场面。
  安昕看着一条生命消失在眼前,心中的感觉复杂难言。生命往往就是这么的脆弱,但不可否认的是,安昕也觉得心内有种刺激的因子在狂跳。
  很快,华夏拳手的尸体被人搬走。
  那名俄罗斯杀人机器眼神变的狂傲起来,耀武扬威的伸展双臂。
  而场内一些外国观众欢呼着喊道:“黑金刚威武!”
  这样子倒有些像俄国大力士在华夏的嚣张行经了。
  中年人蹙眉,道:“俄国大力士有霍元甲打败,不知道今天有没有人来收拾这个俄国佬。”顿了顿,他的目光转向叶寒,道:“兄弟,你不是说你是高手吗?上去会会他,也给我们华夏人出口气嘛。免得他们以为我们的华夏功夫都只是花架子。”
  叶寒淡淡道:“这个俄罗斯杀人机器的本事有限。拳营里有镇场高手能制住。”
  “哦,是吗?”中年人半信半疑,不过叶寒之前就说了华夏拳手不是对手。这时候他对叶寒也有些信服,当下道:“鄙人周正,不知道兄弟怎么称呼?”
  本书来自//.html  

我和冰山女神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wohebingshannvshe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腹黑总裁娇宠妻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