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我和冰山女神最新章节

第748章 没有机会的_我和冰山女神

我和冰山女神 | 作者:妖子 | 更新时间:2018-01-09 22:48:53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腹黑总裁娇宠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第749章 大楚‘门’
  陈灵道:“你就是大楚‘门’的‘门’主,叶寒对吗?”叶寒这下惊讶了,他着实没想到陈灵居然听说过大楚‘门’。
  “你怎么会知道大楚‘门’?”叶寒道。
  陈灵道:“你在香港开过记者发布会,婉清集团,大楚‘门’,超级英雄,我都知道。”说到这儿顿了顿,微微苦涩的一笑,道:“我一直觉得像你这样的人物是很不真实,是在传说之中,没想到会亲眼看见你。”
  叶寒没有否认,道:“陈灵,什么都不要说出去,明白吗?”
  陈灵眼中闪过欣喜之‘色’,道:“这么说你真的是那位叶寒?”
  叶寒点头,道:“是我。”
  陈灵道:“那你绝不是为了追安昕,你……”
  叶寒肃然道:“我来是因为一件生死存亡的大事,我不隐瞒你,也是免得你自己去猜疑。”
  “好,我绝不说。”陈灵说道。叶寒的信任让她很感‘激’,感动。
  “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半晌后,叶寒道。
  陈灵住在朝阳的一个小区里,是83平的温馨小居室房。这也是陈灵在燕京凭自己本事买下的房子,她一个‘女’人能在寸土寸金的燕京买下房子,不知要付出多少的辛酸。
  在陈灵的家‘门’口,陈灵请叶寒进屋。叶寒微微一笑,道:“不了,我也要回去了。”
  陈灵也不勉强,只是突然道:“叶寒,你会看不起我吗?”
  叶寒怔了一下,道:“不会。”顿了顿,道:“以后江晟铭没胆子再缠你了,好好过你的生活吧。”
  “嗯,我会的。”陈灵面上‘露’出一丝微笑。至此,她也长长松了口气,觉得身上沉重的枷锁已经消失,而空气的味道是那么的甜美。
  叶寒在回租屋的路上行走,他并不想坐车。脑海里突然有许多感悟。圣人,凡人!
  封神演义中的‘混’元圣人也未超脱生死界限,一样要为‘门’下‘门’人担忧。若不是如此,通天教主也不会遭劫,而元始天尊则是一味的护短。不过元始天尊占据了气运,应运而行,顺天而行,自然赢得盆满钵满。
  叶寒继续去想如今的首领,云默。首领,云默做事自可肆无忌惮,如果他们要杀江晟铭,自然不会去考虑后果。不过以云默他们的‘性’格,自也不会去管陈灵的生死。
  别看首领几次相救自己,却绝不是因为心软,或是念情。而是因为自己还有价值,还需要利用。
  那么,如首领,和云默一样去行事,却又是自己想要的吗?
  那不是自己要追求的道,绝不是!半晌后,叶寒想的非常透彻。所以他觉得自己没必要去模仿他们,遵循自己的本心才是最重要。
  时间一晃便过了半个月,半个月内,叶寒和安昕并无进展。不过叶寒和安昕相处倒融洽了许多,至少不让安昕讨厌。叶寒会似有若无帮安昕倒一杯咖啡,却又点到为止,绝不让她讨厌。
  叶寒也越来越‘摸’透安昕的脾气,她的戒心很强,一旦谁想追她,她会立刻拒之千里,甚至厌恶。但是如果只是朋友相处,她会清淡如茶,让人很舒适。
  而今年的天气着实奇怪,已经进入了十一月份,燕京居然还是高温不下。
  这天下午,安昕加班到很晚,一直到晚上九点半。她乘坐地铁回家,从北城区到租屋还有一段距离。安昕朝里面走去,路过一条巷子,巷子幽深。这时候,她惊恐的看见了后面尾随了四个黄‘毛’青年,这种青年的犯罪特征太明显了。
  安昕第一时间想到了叶寒,她倒是冷静,不疾不徐的朝里面走去。她步子一加快,那四名青年也加快。
  安昕吓地不轻,手机拿出来快速拨通叶寒的电话。毕竟这儿只有他这么一个男丁啊,加上叶寒平时‘挺’沉稳的。
  电话一通,叶寒沉稳的声音传来。安昕便急道:“快到巷子口来。”说完便放步疾奔。
  那四个‘混’‘混’青年便也放开脚步追了过来,安昕那里跑的过他们,不一会后便被越追越近。更是在这个时候,安昕的脚扭了一下,摔在地上。四名青年哈哈大笑的围了上来,嘴里‘淫’秽言语,动手动脚,并抢了安昕的包包。
  安昕吓地魂飞魄散,双手挣扎‘乱’打一通。但她双手很快被一‘混’‘混’固定,另外几名‘混’‘混’目‘露’邪光,便要对安昕上下其手。眼看悲惨命运就要招致,安昕脸‘色’煞白,浑身颤抖,这一刻,她几近绝望。
  “住手!”这时候,一声暴喝传来。叶寒快步跑了来,这一刻,安昕觉得叶寒是那么的亲切。
  “狗日的,你别过来啊!”一名‘混’‘混’亮出了卡簧,刀光在隐隐月‘色’下,绽放着丝丝寒气。
  两名‘混’‘混’分别拉着卡簧指着叶寒,‘色’厉内荏。
  “立刻滚蛋,不然‘弄’死你。”为首的‘混’‘混’厉声道。叶寒二话不说的上前,那两名‘混’‘混’便真发狠刺向叶寒。叶寒斜身闪开,撞飞一个‘混’‘混’。另外一个被他一脚蹬去。
  出手倒也迅猛,一下将两个解决。只不过一脚蹬出,叶寒的大‘腿’被划了一刀,‘裤’子破裂,鲜血直彪。另外两名‘混’‘混’立刻冲了上来,叶寒刚一伸手,却没躲过左边一名‘混’‘混’。他的腹部被‘混’‘混’的卡簧捅中。
  叶寒痛苦的蹲了下去,那‘混’‘混’一下捅中也是吓呆了。几名‘混’‘混’见要出人命,立刻转身就开跑,瞬间跑地无影无踪。
  安昕醒悟过来,看见叶寒的样子,也是吓的不轻。
  “你怎么样,你怎么样?”安昕泪水涌了出来。
  她看见叶寒捂住腹部的手全是殷红的鲜血,‘腿’上也是鲜血。却是在这个时候,叶寒咬牙对安昕浅浅一笑,道:“不要紧,我没事……”说完狠狠的‘抽’了口冷气。又对安昕道:“你去喊海青璇,让她开车出来,快!”
  安昕慌忙火急,道:“好,我这就去,你坚持住。”
  叶寒浅浅的笑,带给她很大的安定。但这一路跑去找海青璇,她几乎忘记了‘腿’刚才扭了一下,每跑一步都很痛。她只知道叶寒是因为救他,而如果叶寒出事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
  叶寒被及时松到了医院,一路上,几乎把车子整个座椅都染红了。安昕紧张的帮他按着腹部,却发现他的‘腿’也被深深的划了一刀,也在流血。
  安昕手上全是血,她又那里能想到这是一处戏。这么多的血,谁会拿生命来演这一处戏?
  一直到凌晨,医生才让安昕和海青璇去见叶寒。医生说道那一刀幸好刺偏了,不然叶寒这会已经见了阎王。
  叶寒住院,不能再去上班。而海青璇每天‘挺’忙,那么照顾叶寒的责任自然在安昕身上。安昕穿梭于公司和医院之间,叶寒的医‘药’费被她全包了。她再节约,但这时也是非常大方。每天亲自去市场买了老母‘鸡’给叶寒煲汤。
  安昕照顾叶寒,没什么多的话。只有第一天送汤时向叶寒郑重道谢。叶寒躺在病‘床’上微微一笑,道:“那种情况,任何男人看见了都会上前的,没什么好谢的。”
  叶寒的谦逊说法让安昕好感倍增,她知道,那种情况,即使有些勇敢的男人也会犹豫害怕的,可叶寒却毫不犹豫的上前了。
  而让安昕更加有好感的一件事情是叶寒要上厕所,因为‘腿’受伤了走路不便。但他执意不要安昕扶,说自己可以搞定。安昕还是坚持扶着他到了厕所,由安昕给他举起点滴瓶。当安昕听着他如厕的声音时,别提脸有多红了。
  虽然叶寒和安昕话不多,但是相处却很融洽。很多时候,安昕会安静的给叶寒削一个梨或苹果。
  病房里时常是静谧的,安昕披着长发,温柔,娴静,简单的白‘色’恤,牛仔‘裤’,却是那样的美好,让人着‘迷’。偶尔,安昕会看到叶寒的眼神带了一丝痴‘迷’。但是自己一看向他,他会离开避开目光。
  这个时候,聪明的安昕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他喜欢自己?但如果他真喜欢自己,自己改怎么办?安昕唯一想到的是,该如何去拒绝,如何的与叶寒拉开距离。
  她这辈子,认定的老公只有一个,那就是余航。
  目前,安昕势必不能不管叶寒。最后,安昕在洁白的灯光下,筹措一番言语后对叶寒道:“叶寒……”
  这时候是晚上八点,他刚刚喝了‘鸡’汤。他抬头微微意外的看向安昕。
  安昕道:“我希望我们是永远的好朋友。”这句话的寓意很深厚,她相信叶寒能懂。
  叶寒微微一怔,随即嘴角泛起苦涩,最后还是点头,微微一笑,道:“会的。”
  “谢谢!”安昕长松一口气。
  第二天,安昕收到了海青璇的电话。她要去外地一段时间,要她放心在那儿住。房租她已经该‘交’的都‘交’了。
  安昕问海青璇去做什么,海青璇没有细说,安昕便也不再追问。
  而让安昕意外的是,另外一位房客秋桐也没有回来。那三室一厅倒成了她一个人在住。
  美国,‘波’士顿!
  清晨,六点。
  一家旅馆房间里,大‘床’上睡着赤‘裸’的一男一‘女’。
  余航从‘床’上惊坐起来,他脑袋还有些晕,‘揉’了‘揉’头。这时便看见了‘床’上还睡着一个金发美‘女’。空调被盖着,但‘露’出了雪白的藕臂,以及隐隐看到‘迷’人的‘乳’沟。这个金发美‘女’是美国‘女’郎,看起来才二十来岁。
  长的不算很好看,却也动人。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种妖魅可爱的气质。余航惊出了一身冷汗,记忆开始渐渐复苏。
  他记得是昨晚八点,他骑着单车,从打零工的食品店回学校。结果这个‘女’孩突然冲了出来,自己似乎撞倒了她。当时自己吓坏了,连忙丢车去查看。谁知道这‘女’孩是没事,却吐了他一身,却是喝醉酒了。‘女’孩醉的不省人事,余航也做不到弃之不顾。带回宿舍也不行,最后便找了一家小旅馆,将‘女’孩安置在‘床’上。他自己在浴室里脱了上身脏了的衬衫来洗。
  谁知这个时候,‘女’孩从后面缠了上来,‘摸’索他的下面。他是童男子,这一‘摸’,当场就有了感觉。他立刻推开了这‘女’孩。‘女’孩被一推,便又倒在一边睡着了。余航不禁觉得这‘女’孩醉的还真诡异。再度将‘女’孩放到‘床’上时,‘女’孩勾住他的脖子,又送上了热‘吻’。余航连忙推开,那件衬衫还没洗好,他去浴室关‘门’洗好后,便想就此离开。
  谁知道这时候刚一出来,便见到这‘女’孩醉醺醺的要爬窗跳下去自尽。
  余航吓的不轻,连忙奔上前拉住‘女’孩。‘女’孩穿着包‘臀’裙,酥‘胸’格外的富有弹‘性’。余航一拉,她便顺势软在了余航坏里。
  余航将她再度抱到了‘床’上,又去锁好窗户。做完这一切,他便准备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谁知道‘女’孩这时居然醒了过来。“你要走了,我就立刻跳下去。”‘女’孩用英文说。
  余航不禁无语,回头严肃的道:“你跳下去关我什么事情?”
  谁知‘女’孩又嘤嘤哭了起来,一见到这梨‘花’带雨的阵仗,余航就有些招架不住。
  “我要你陪我喝酒,不陪我喝,我就去死。”‘女’孩毫无逻辑的威胁余航。余航骂了声神经,就要离开。‘女’孩跳了起来,前去一把拦住余航,并抱住余航,又可怜巴巴的哭泣道:“哥哥,我失恋了,你陪陪我好不好,求求你。”
  她抱着余航,酥‘胸’使劲蹭,余航受不了,只想快点拜托,便道:“好,我不走,你松开我。”
  ‘女’孩松开了余航,又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没多久,果真有人送来了一方便袋的啤酒。
  余航被‘女’孩缠地没办法,只能陪着喝了几听。余航平时酒量还不错的,这种啤酒是无法让他醉的。却不知道是为什么,这酒一下肚,便脑袋晕乎乎,而且觉得身子好热。
  本书来自 l/33/33174/l

我和冰山女神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wohebingshannvshe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腹黑总裁娇宠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