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我和冰山女神最新章节

第532章 杀_我和冰山女神

我和冰山女神 | 作者:妖子 | 更新时间:2018-01-09 22:18:20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腹黑总裁娇宠妻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在得知梅雪已死的这一刹,楚向南觉得心如刀割。在决定要她死之前,他的心里挣扎了很久。也有过要带她远走高飞,从此不理俗世的活着的想法。
但最终,理智战胜了冲动。计划已经开始,他就是那个希望醒掌天下权的枭雄。儿女情长不过是一杯酒,一杯生活的添加剂。
楚向南不再继续忧郁下去,打通电话,让楼上的两位玄洋社长老下楼。
玄洋社的两位长老就是楚向南的底牌,在田野农失败后。楚向南便将宝继续押在了玄洋社的身上。玄洋社那边,闻知李红袖死了,部下全军覆没,不由勃然震怒。当场派出两位最厉害的长老过来,继续完成任务。雪耻以及报仇。
这两位长老分别叫做石井宏,石井英。他们都已年方六十,是亲兄弟。
石井宏是丹劲巅峰高手,也是李红袖的师父。他的剑术更加厉害,并且擅长隐藏,忍术,暗杀起来,有鬼神莫测的能力。
石井英更是了不得,通灵中期高手。是玄洋社中的排行第三的大高手。他修习北辰一刀流,并将北辰一刀流融合柔术,柔中带刚,至刚至柔,已是一代大宗师。
玄洋社派出他们这两位王牌杀手,也足见对叶寒的重视了。
楚向南见识了这两人的能力后,也大为佩服。这就是他底气十足的原因。但他是个谨慎的人,另外会再布置上好的枪手,在他们杀叶寒时,让枪手趁机进来围杀叶寒。
枪手不能隐藏气息,自然不能先围。要等这两位先拖延住叶寒,这样便可万无一失。
石井宏与石井英因为练功,都显得十分的年轻
两人的打扮,与华夏人并无两样。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他们是日本人来。
“两位,请坐!”楚向南站在沙发前,先冲两人说了,方才坐下。石井宏与石井英气度如渊岳,古井不波。他们坐下后,楚向南道:“对手可能马上就要回来,我们的计划要开始了。”
石井宏眼中绽放出骇人寒光,道:“这支支那猪胆敢杀我徒弟,今天便是他的死期。”
楚向南微微皱眉,道:“石井先生,支那这个词语早应该被摈弃了。尊重对手才是尊重自己,而且,坐在你面前的我也是华夏人。”
石井宏怪眼一翻,嚣张乖戾的道:“你同样也是支那猪,要我尊重,你有让我尊重的本事吗?”
“宏,请你注意你的修辞!”石井英冷淡的道。石井英修为通玄,又是大哥。石井宏还是不敢不听他的话。当下石井宏朝楚向南嘲讽一笑,不再多说。
楚向南心里怒气翻涌,但无奈眼下需要仰仗这两人,却是发作不得。他深吸一口气,忍下这口恶气,道:“两位石井君,我必须再次提醒你们。叶寒这个人不简单,他能在重重埋伏下,击杀你们的门人,就已证明他的实力。”他没有说田野农,说出来就穿帮了。
如果让玄洋社的人知道他是故意害死李红袖,楚向南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石井宏对楚向南的话嗤之以鼻。石井英淡淡道:“楚先生,这件事你大可放心。我们的修为都已经到了陆地真仙的地步,自不会有掉以轻心的情况出现。这个叶寒,今天是他的死期。我之所以这么说,不是因为我们的自大,而是我们的信心,气势所在。”
石井英话说到了这份上,楚向南便也不再多说。待两人随着手下离开别墅准备刺杀事宜后,楚向南眼神复杂,他的手指敲击着沙发靠。
这时,楚向南的心腹,也是他的手下第一大将杨雄进了来。
“楚少!”杨雄长的忠厚老实,这么热的天,依然穿着黑色西服。他的修为乃是化劲。
“都准备好了?”楚向南看向杨雄,淡淡问。
杨雄点头,道:“是的,楚少。三十名顶尖枪手,只要得到您的信号,会在三十秒内冲进去。”
“嗯,很好,由你带队我很放心。”楚向南顿了顿,道:“杨雄,来,坐!”杨雄顿时有些受宠若惊,因为高高在上的楚少,是从来不屑跟人谈心的。今天绝对是头一遭。
杨雄坐下后,楚向南起身去拿了红酒和红酒杯,亲自倒上两杯,并主动碰了一下,道:“来,干,预祝我们今天举事成功!”
杨雄持起酒杯,和楚向南一起一饮而尽。杨雄道:“楚少,您放心吧,如此周密安排。叶寒就算有通天本领,也是死无葬身之地。”
楚向南淡淡道:“就算杀了他,我也是终生遗憾。”顿了顿,他似是自语,似是倾诉,道:“叶寒这个人,亦正亦邪。做事的手段,比我还狠。那四个官二代死的凄惨,唐华的全家同样被以牙还牙的杀害。这个叶寒,是个绝对的人物啊!”
他说话的时候,杨雄作出用心聆听的姿态。楚向南说到这,话锋一转,道:“世间有因果,正邪,还有气运存在。杨雄,你看电视吗?”
杨雄愣了一下,不明白楚少的问话肿么这么深奥。反应过来后,道:“很少看,有时候会看一些美国电影。”
楚向南喃喃道:“气运会偏向正义一方,正邪,气运,因果。”说到这,看向杨雄,道:“你看那些电影里,每次是不是都是主角赢得了胜利?”
杨雄怔了一下,如实回答道:“楚少,电影是编剧编的,自然会是主角胜利。”
楚向南道:“那么,今天,我们这场现实的电影里,你觉得谁是正,谁是邪,谁是主角,谁是反角?”
杨雄觉得今天的楚少怪异到了极点,但他是大老板,大老板相问,杨雄自然要回答。当下道:“叶寒是反角,他是邪!”
楚向南道:“哦,为什么这么说?”
杨雄道:“很简单,梁氏本来就是属于楚少您的。叶寒居心叵测,前来香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之心昭然若揭。”
楚向南微微激动起来,道:“没错,一切都是他的错。若然不是他想要来鸠占鹊巢,我如何会杀雪姐姐,如何会被他逼到这个地步,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下午一点时分,深圳临江边的时尚中餐厅的包房里。
单东阳点了六菜一汤,陪着叶寒喝一瓶飞天茅台。
也确实是到了午饭的点,所以单东阳提议一起进午餐。
对于叶寒和厉若兰的暧昧关系,单东阳见怪不怪,他的心理觉得理所当然。叶寒这种风流人物,上哪儿都不得沾花惹草啊!
厉若兰有些吃不下去,叶寒给她叫了一碗小米粥。随后叶寒跟单东阳碰了一杯,叶寒道:“吃过饭后,我们回香港。”
单东阳与叶寒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后,单东阳面有忧色,道:“很明显,楚向南故意激怒你,做出这么多花样,其中必定有许多的阴谋在等着你去钻。我建议你先待在深圳,等我们的人查清楚了,你再回去。”
叶寒摆手,冷冷一笑,道:“区区一个楚向南,他还真把他自己当上人物了。我之前诸多顾忌,与他虚与委蛇,无非是碍于干爹的一个情分。但现在,这种毒瘤存在,我若一直容忍。就真是害了我干爹,不管干爹他怎么想我。大不了,杀了楚向南之后,我与梁氏再无干系,也免得说我对梁氏有所图谋。”
单东阳眼睛一亮,道:“这倒是个一力破十巧的办法。任他招式再多,再眼花缭乱,一拳轰死。叶寒兄弟,我是没办法像你这么洒脱行事,不过我真心佩服你。”说着又举杯敬了叶寒一杯。
一旁的厉若兰却是脸色泛白,不过碍于单东阳在场,她什么也没说出来。她是怕叶寒脱离梁氏,就会与她再无干系。
对于单东阳的夸赞,叶寒苦涩一笑,他的无奈并不比单东阳少。
单东阳随即又提醒道:“不过叶寒兄弟,楚向南既然有恃无恐,怕是也坐了准备,你不可大意。”
叶寒点头,道:“我倒是没有低估他,只怕是他有恃无恐,没把我放在眼里。”说到这,眼中闪过痛楚之色。楚向南,你就真以为我叶寒是那么好杀的,所以你才敢对冉灵素下手。我纵使杀了你,但却也弥补不了对冉灵素的伤害。你该千刀万剐!
顿了顿,叶寒和单东阳就细节商量。叶寒要单东阳利用中央的身份与香港这边取得联系,带着飞虎队,特种部队随时候命。
至于楚向南的罪名,很好弄。意图谋杀共和国中将,等同叛国!可当场杀无赦!
叶寒可不就是共和国中将!有时候这个中将看起来没撒用,但是实际上,还是有很大的便利。
这顿饭,叶寒坚持请单东阳。这是叶寒的心意,俗话说的好,不打不相识。单东阳这只狐狸,在和叶寒的摩擦中,却也渐渐的开始了解叶寒,欣赏叶寒起来。叶寒也慢慢感受到了他的诚意。
当然,叶寒和单东阳也都明白。他们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朋友,一旦某一天,因为政治上的冲突而展开分裂,那必将是你死我活。而现在,还处于合作的蜜月期。
单东阳越了解叶寒,便也越知道叶寒的厉害恐怖之处。他是害怕与叶寒为敌的。与叶寒合作时,他很轻松。一旦有种要破裂时,他就会有种被压的喘不过气的压迫感。
叶寒与单东阳分头行事,叶寒和厉若兰先回香港。
单东阳却是坐船过去。
兵分两路。
时间临近下午三点,日头变的弱了一些。今年的炎夏似乎来的特别的早。
厉若兰开车的时候,很想问叶寒的具体打算,他要去杀楚向南,去跟梁氏脱离。那她呢?她到底算什么?但最终,她还是忍住了,什么都没说。谁还没点要命的自尊心呢。
叶寒却也没注意到厉若兰的情绪,他现在只想杀了楚向南,给冉灵素报仇。
在过了罗湖桥,回到香港的时候。叶寒忽然接到了梁峰的电话。叶寒微微意外,接通。梁峰的语气不太好,道:“你在那儿?”
“刚从深圳回来。”叶寒回答,又奇怪道:“怎么了,干爹?”
“你跟若兰在一起对不对?”梁峰道。
叶寒道:“对,我打电话麻烦她来接我一趟。怎么,您觉得有问题?”
梁峰的声音更冷,道:“你们立刻到我的别墅来一趟。”
梁峰说完便挂了电话,叶寒隐隐的察觉出了一丝微妙的东西。
这时候,他转头忽然注意到厉若兰一边开车,一边悄悄的摸了下泪水。眼眶红红的,跟个小女孩似的。
叶寒的心思灵敏,马上猜出一二。不由暗怪自己粗心大意,忽略了她的感受。
当下伸出手,在她脸蛋上捏了一下,柔柔一笑,道:“这么大人了,还哭鼻子。”
“没有!”厉若兰嘴硬的道。却并不看叶寒。
车子依然在车流中前行,转过一个弯后。叶寒道:“若兰,找家酒店先住下来。”
“怎么了?你不是要去见三叔公么?”厉若兰红着眼眶,转头看了叶寒一眼。叶寒道:“你别去了,看样子干爹知道了你和我的事情。”厉若兰顿时脸色煞白,踩着刹车,将车靠边停下。她脸上难掩慌乱,道:“那我们怎么办?”
叶寒镇定自若,淡淡道:“怕什么,你是我的女人,天塌下来了还有我给你顶着。”他的镇定真的让厉若兰镇定了一些。
随即,叶寒道:“找个停车位,我们下车去住酒店。”
厉若兰道:“干什么?”问的同时还是依言开向那边的停车位。
叶寒回答道:“你先住下来,我把所有事情解决好了,再来接你。”
再大的风暴,自有他巍然挡在前方。厉若兰心中柔软一片,他是这么说的,却也是从来都这么做的。
偏偏在这时,叶寒的手机再度响起。这次是单东阳打来的。叶寒连忙接通,厉若兰便也羞的拉过被子缩了进去。
单东阳道:“准备好了,随时候命!”
叶寒道:“好,听我指令,先不要靠近,不要让他们警觉。”
“嗯,这一点我知道。”单东阳道。
已是下午五点!
梁峰所住的别墅前,一身雪白衬衫的叶寒终于出现。在别墅的大堂里,架势展开。两排都坐满了梁氏地下世界的管理人员,以及元老。而梁峰端坐上首,楚向南穿黑色的衬衫,淡淡的坐在梁峰的下首。
在两排元老以及楚向南的背后,各站了一排黑衣保镖。这些黑衣保镖全部肃穆庄严。
这架势,颇有三堂会审的味道。
梁峰的脸色铁青一片,叶寒缓缓踏进大堂。他的背部挺直如标杆!
面对这般严肃,森严的会堂架势。叶寒始终保持淡漠从容的姿态。
梁氏有两名元老,是梁峰和楚向南都必须尊重的。都是一起打江山的老兄弟,在梁氏地下世界里,说话极其的有分量。这两位老兄弟,分别是吴连虎,邢占天!
两位元老也是坐在梁峰的身下,他们俱都已六十多岁,均是暗劲巅峰的修为。六十多岁,没有进入化劲,便会退化。如今他们的身体硬朗,但身手就不值一提了。
所以同样,吴连虎,邢占天这两个老家伙看不出叶寒的修为。自然也对叶寒没什么畏惧之心。
叶寒坦然面对梁峰,眸光平静,喊道:“干爹!”
梁峰脸色阴沉得要滴出水来,道:“为什么现在才过来?”
“我有私事。”叶寒淡淡道。
“什么私事?”梁峰问。
叶寒多看了梁峰一眼,今天的干爹有些咄咄逼人。叶寒也能感觉的出他在压抑怒火。
“私事就是不方便说的事。”叶寒如是回答。今天他来,就不是打算善了,又何必来假惺惺。
楚向南端坐在椅子上,玩弄着手中的玉扳指。闻听叶寒说话后,冷冷一笑,道:“你的私事确实不方便说,那我替你说好了。也难为你有如此好的雅兴,在我师父召你回来之前,你还在酒店跟我们厉董颠鸾倒凤。我不得不说,叶先生,你的魅力着实无人可比。竟然能将我们厉董骗得团团转,甘心为你付出一切。”
叶寒微微一笑,看向楚向南,道:“你还记不记得,前天我给你打过电话。”楚向南被叶寒这跳跃式的问话搞愣住了,他反应也快,随即淡淡一笑,道:“我记得,怎么了?”
叶寒哈哈一笑,道:“我谅你此时此刻也不会承认,你是想让我百口莫辩对不对?”
楚向南冷淡的道:“没有什么是百口莫辩的,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眼下,我觉得你必须为你自己的行为解释解释一番。”
叶寒道:“哦?”
楚向南挥了挥手,立刻有一名黑衣保镖上前,呈出一沓照片。照片倒不是叶寒和厉若兰的艳照。因为一旦有摄像头这种东西离他距离够近,叶寒的敏感一定能察觉到。
照片是叶寒和厉若兰前后进维多利亚咖啡厅,然后是一起出来。出来时,厉若兰的衣服都变了。这两人在里面干了什么,导致衣服都换了,相信就算是九岁的小孩子也能猜出来。
上首的梁峰痛心疾首,道:“叶寒,我一直拿你当做亲生儿子对待,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不想冤枉你任何一丝,你现在亲口告诉我,你和若兰是不是有那层关系?”
“是!”叶寒迎上梁峰的目光,道:“事情很清楚,无需我多说。”
梁峰眼中绽放出寒光,道:“很好,那你告诉我,你来香港到底是为了什么?”
叶寒道:“那干爹你觉得我来是为什么?”
梁峰沉痛道:“我一直都相信你,直到此刻,我还是想相信你。但是你的作为,你的所作所为我怎么相信你?”
叶寒道:“我倒是有些奇怪,我到底做什么了,让您不能相信我。我与若兰之间,男欢女爱,您可以说我不像话。但与我来此的目的又有什么关系?莫非您认为我是图谋梁氏?”
“难道不是!”梁峰冷声道:“你怎么解释这个……”他手上有一个小小的录音器,按下。
里面立刻传出叶寒的声音,是叶寒第一次给国安打电话,让国安的小妹妹查厉若兰和楚向南。
叶寒微微变色,好一个楚向南,从开始就已经在着手对付自己了。那天要车子时,是别墅的管家。看来这位管家是被收买,在给自己钥匙时,将录音器藏在钥匙扣上。
梁峰厉光瞪视叶寒,道:“你说,你要查他们,又故意接近若兰。你说着要组建情报网,我本来一直觉得不可靠,但是也相信你的话,便让向南帮你。可你这十多天,你何曾有一点要组建情报网的意思?”
叶寒陷入默然。楚向南则是老神在在。
面对满屋子元老,以及高管的愤怒情绪。叶寒突然笑了,他不再理会梁峰,却是面向楚向南,伸出大拇指,道:“高,实在是高。论及智谋算计,楚向南,你说第二,谁人敢称第一。”
梁峰脸色微变,不明白叶寒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对叶寒的感情很深,自然希望其中有误会。在吴连虎和邢占天想开口时,他挥手制止。
楚向南看了叶寒一眼,淡淡道:“莫非你要说这一切都是我陷害你,所以才说我高?”
叶寒冷淡道:“那倒不会,现在我说什么也不会有人相信。”顿了顿,道:“我只是突然想明白了所有的一切,其实你早可以用这些所谓的证据向干爹揭发……”
“这可不是所谓的证据。”楚向南冷笑。
叶寒也一笑,道:“怎么都无所谓了,我是佩服你。你觉得就算把我赶走,也不能安心。而是下了死心要杀我。贸然杀我,干爹定会怀疑于你。会影响你正常继承梁家地下世界,侵吞梁氏集团也会造成不便。所以你故意去找人伤害冉灵素,借此激怒我。激怒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先出手杀你,然后你再名正言顺的将我杀了,这样干爹也无话可说,觉得我是咎由自取。”
楚向南拍掌,站了起来,道:“叶先生,你说我的计谋高,我实在不懂。不过你的诡辩能力才真叫我佩服。如果一切都是我的设计,现在既然你识破了,那你大可以离开。这样我的诡计自然进行不下去。”
“你竟然敢如此对待我的朋友……”叶寒顿了一顿,本来清秀平静的他忽然杀气绽放,他的凌云大势散发出来。瞬间有种镇压天地,巍峨无双的感觉。
“吾今日又怎可能让你活着出去!”叶寒双眼陷入血红。陡然张嘴暴喝一声,声震云霄,如炸雷一般恐怖。“死!”
在场众人均是耳膜狂轰猛炸,耳膜出血。
在叶寒张嘴这一瞬,楚向南眼中闪过一抹恨意,他与叶寒,仇恨同样是不共戴天。
 /html/book/33/33174/l

我和冰山女神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wohebingshannvshe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腹黑总裁娇宠妻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