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九章 认真你就输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43:26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为什么我要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你啊!”
 
    沈寒越明明记得自己是搂着顾念睡着的,结果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韩碧娜站在床头。
 
    对方伸出手,想要对自己不利的样子。
 
    “啧,你怎么那么快就醒了!”
 
    明显是自己要做什么坏事,没有做成而懊恼,而且还说出来的。
 
    气的沈寒越咬牙切齿,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反驳。
 
    “你还是不是女人啊?就这样盯着自己的闺蜜老公看,你不觉得羞愧吗?”
 
    沈寒越本来不想说这么敏感的话题的,但是实在是咽不下去这口气。
 
    自从遇到卜妮娜之后,他知道原来他戒备的不仅仅是男人,还有女人。
 
    谁让,他老婆这么的受欢迎呢?
 
    不过这也说明他的眼光好,不是吗?
 
    “就你?送给我我都不要,身材还没有老大的好!”
 
    上下打量了一遍沈寒越,然后韩妮娜就丢出这么一句话,之后就甩门走了。
 
    直接被对方给噎得说不出话来,沈寒越用力的深呼吸了了一口气。
 
    这才把他,想要冲上前去把韩妮娜给揍一拳的冲动给压下去。
 
    “等等,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老大?顾瑾寒?!”
 
    之前还没有特别注意韩妮娜的话,现在,沈寒越却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
 
    完全忘记了,韩碧娜也没有真正见过他的身体,所以说,认真的人就输了。
 
    “我让人把中餐放到客厅了,一起出来吃,还是在床上吃?”
 
    睡了一觉之后,沈寒越的身体也恢复了,没有之前的那种僵硬感了。
 
    顾念探进来一个头,看着正在自己换衣服的沈寒越,见他很艰难的样子。
 
    不由分说的上前来帮忙,一边还不忘跟沈寒越说她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低下头看着温柔的为自己扣着扣子的顾念,沈寒越满脸的幸福之色。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干嘛这样看着我?”
 
    一抬头就看到沈寒越正在用非常专注的眼神看着自己,顾念总觉得让人非常的害羞。
 
    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然,她又低下了头继续为沈寒越扣着扣子。
 
    但是衬衣的扣子也就那么几个,早就已经扣好了。
 
    “我觉得我越来越爱你了!”
 
    看着顾念这故意掩饰,动作却非常笨拙的样子,沈寒越开心的把顾念给搂在了怀里。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总是能够这样随便的就说出,这么让人面红耳赤的话来啊!”
 
    用力的推了推沈寒越,不过推的时候还是很注意的,尽量不碰到沈瀚宇饿的左手。
 
    小心翼翼的样子,让沈寒越更加的心动了。
 
    可是现在他根本什么都不能做不说,还要注意自己行为,他可不想这手臂再做第二次的手术了。
 
    “因为我说的都是我的心里话,自然而然的就脱口而出了呀。”
 
    亲吻了一下顾念的额头,沈寒越发现,相比较法式深吻什么的。
 
    顾念似乎更喜欢他亲吻额头。
 
    “所以说啊,为什么你可以那么自然的就说出来啊!”
 
    顾念满脸通红,每次被沈寒越这样对待的时候。
 
    她就能够感受到,自己好像被放在了手心上珍视。
 
    这种感觉,就连顾念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我说,你们两个再磨磨蹭蹭的话,我就把菜都吃完,只给你们两个笨蛋夫妻留下白米饭哦!”
 
    在外面等的有些不耐烦的韩碧娜,还没进来就听到了这两人的对话。
 
    像是漫画里看到的笨蛋情侣会说的话一样,让韩碧娜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实在是忍不住了,才进来冲着两人咆哮道。
 
    扫了一样韩碧娜,被人给打扰了自己跟顾念之间的美好相处时光。
 
    沈寒越此刻的心情非常的不满,整张脸都写满了欲求不满。
 
    “沈少,你这是要让人喂的意思吗?需要我帮忙叫个保姆来吗?”
 
    扫了一眼从坐在那里开始到现在,就一直用愤怒的眼神瞄自己的沈寒越。
 
    韩碧娜毫不在意的一大口吃了一块牛肉后,对着还没有动筷子的沈寒越说道。
 
    沈寒越伤的是左手,右手是完好无缺的。
 
    所以吃饭什么的,可能会有点碍事,但是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沈寒越之所以不懂筷子,不过是等着在厨房给三人倒果汁的顾念来。
 
    然后让顾念喂他吃罢了。
 
    “是吗?我可不想被女色狼说教!”
 
    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蔬菜,然后放在嘴里嚼着,这之前还不忘朝着韩碧娜嘟囔了一句。
 
    “你刚刚说什么?”
 
    声音太小,再加上后面的时候沈寒越嘴里塞了东西,所以更加的模糊了。
 
    韩碧娜完全都没有怎么听清楚。
 
    抬眼看了一眼韩碧娜,沈寒越冷淡的回了一句。
 
    “没听到就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顾念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沈寒越跟韩碧娜两人有一句没一句一边吃一边说着话。
 
    “看来是我多心了,你们两个相处的还是蛮好的嘛。”
 
    把果汁递给两人,顾念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两人都是自己在意的人。
 
    虽然各种意义上不是一样的性质,但是那份在意的心情是一样的。
 
    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是希望他们能够好好的相处的。
 
    “你想多了。”
 
    “你想多了。”
 
    两道异口同声的话,同时响起,顾念听了眼角笑的弯弯的。
 
    但是沈寒越跟韩碧娜就不爽了,两人互相瞪视着对方。
 
    “别学我说话!”
 
    “别学我说话!”
 
    再一次的同步,让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焰更加的旺盛了。
 
    而之前还微笑的顾念,脸上的微笑显得有些勉强。
 
    看了看沈寒越还有韩碧娜,然后食不知味的吃着面前的食物。
 
    顾念忽然的沉默,让沈寒越很担心。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对于顾念的状况,沈寒越总是能够在第一时间就发现。
 
    意识到这一点的顾念,也觉得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了,刚刚看着沈寒越跟韩碧娜。
 
    那么有默契的样子,让她有一瞬间的慌神,觉得这两人很般配。
 
    心里也因为这个想法而有些微的烦闷,所以才会吃的心不在焉的。
 
    摇了摇头,不管怎么样心里有事都吃不下去了。
 
    “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吧。”
 
    明明刚刚才开始吃没多久,顾念就站起来说吃饱了,然后收拾了自己的碗筷放在一边。
 
    “怎么了?要不要让大夫过来看看?”
 
    住在医院里就这点好,不仅能够像在家里一样的自在,连生病了都可以随时叫医生。
 
    顾念瞄了一眼沈寒越,看到沈寒越满脸的关切,又觉得自己这个样子实在是太丢脸了。
 
    “我没事,只是觉得有点闷,我出去散散步。”
 
    顾念站起来,朝着沈寒越笑笑,但是那笑容看上去有些勉强。
 
    然后也不等沈寒越继续说,直接站起来朝门口走去。
 
    正要打开门的时候,房门却从外面被打开了。
 
    “看来我们来的正是时候呢,我们也还没有吃午饭呢,咦,顾念你这是知道我们要来所以迎接我们吗?”
 
    俞北从外面走进来,身后还跟着沈君美。
 
    看到沈君美的那一瞬间,顾念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显然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不过看样子已经能够接受了,所以顾念跟俞北打着招呼。
 
    “既然没有吃饭,那就进来一起吃吧,送饭过来的人正好饭菜送多了,估计是把你们的份也一起送过来了。”
 
    几个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少爷大小姐,除了韩碧娜知道下厨做一些简单的料理外。
 
    这些人没有人会做,不过俞北会,只是没有机会显露一手。
 
    “哦?那你刚刚这是要去干嘛?不是要吃饭吗?该不会是真的要来迎接我们吧?”
 
    俞北脸上带着挪揄的笑容,被俞北这样一说,顾念的心情也算是好了一些。
 
    “想的倒是挺美的,你觉得可能吗?!”
 
    丢了一个白眼给俞北,然后让出了道路出来。
 
    “你们先去坐着,我给你们拿碗筷。”
 
    虽然说是病房,但是里面设施设备还是非常的健全。
 
    若不是因为走上来需要经过医院大厅的话,都要让人误以为只是简单地单身公寓了。
 
    听到顾念说你们的时候,沈君美的额脸上显现出惊讶来。
 
    她原本以为没有她的份的,既然顾念这样说,也就是说她也算在邀请的行列中?
 
    “还愣着做什么,坐下呀?”
 
    沈君美站在餐桌前,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是很不受欢迎。
 
    因为她刚过来,韩碧娜就放下了筷子。
 
    “我吃饱了,你们慢吃!”
 
    放下筷子后,韩碧娜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打算离开。
 
    这个时候顾念正好帮沈君美还有俞北把碗筷拿了过来。
 
    “怎么了?你怎么吃这么一点?饭菜不合口味?”
 
    韩碧娜每次都吃的特别多,这次只吃了这么一小碗,让顾念很惊讶。
 
    “你还不是只吃了一点。”
 
    低着头嘟嚷了这么一句,顾念尴尬的笑了笑了,然后就看到韩碧娜大刺刺的坐在沙发上。
 
    然后认真的看着电话,丝毫没有要与在座的人交谈的意思。
 
    “老婆。你别理她,看她那个样子,十有**是精神病复发了,你肯定没有吃饱吧,再坐下吃点东西吧。”
 
    拉着顾念的手,沈寒越的表情非常的温柔。
 
    沈君美看着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不怎么搭理自己的哥哥嫂子,心中低落。
 
    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这个牛肉还挺不错的,多汁又嫩,你尝尝。”
 
    顾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碗里也多了一块牛肉。
 
    沈君美抬头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就看到顾念朝着自己微笑的样子。
 
    眼泪一瞬间就溢满了眼眶,沈君美在这一刻是真正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这么久以来,身边的人对自己都是娇惯的,所以在她的潜意识里。
 
    不管她做了什么都是对的,都是正确的。
 
    可是现在却不是的,不管怎么样她都已经了解到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伤人。
 
    “对不起,对不起……”
 
    嘴里只知道说这一句话,顾念有些不知所措,她对哭泣的人,一点辙都没有。
 
    朝着沈寒越看去,希望能够得到他的帮助,结果,却看到沈寒越把头给扭开了。
 
    “俞北啊,你怎么跟我妹妹一起进来的,我之前睡着了,你们都去哪里了?该不会我妹妹跟你住在一个房间吧?”
 
    也不知道是没话找话说,还是这就是沈寒越的心声,居然开始调侃起俞北了。
 
    俞北不说话,专注的吃着面前的东西。
 
    吃饭的时候他不喜欢说话,总觉得会把口水给喷到菜上面去。
 
    扫了一眼说的兴致勃勃的沈寒越,俞北拿起之前顾念给他倒的红酒。
 
    轻抿了一口,那表情格外的刺眼。
 
    这边两人是靠不住了,顾念只好把目光扫向了韩碧娜了。
 
    结果韩碧娜直接用背对着自己。
 
    在几番求援都无果的情况下,顾念也就只好自己想办法了,这期间,沈君美居然还在哭。
 
    “没事了,这种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也不用再放在心上了。”
 
    以前沈君美嚣张跋扈,她至少可以用无视对方来处理。
 
    现在沈君美像是换了一个人,动不动就哭的稀里哗啦,就连精神都不是很好的样子。
 
    这让顾念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去跟他相处。
 
    “好了,你也别哭了,赶紧吃饭吧!”
 
    有些看不下去了,虽然觉得顾念为难的样子也非常的可爱。
 
    但是现在还有一个俞北在,刚刚,他可是非常清楚的看到俞北朝着顾念那里扫了两眼。
 
    其他人怎么样的都好,就是别来掺和他的事情了。
 
    擦了擦嘴巴,沈寒越也吃完了,就连俞北也吃完了,就只剩下沈君美了。
 
    被所有人放在筷子盯着看的感觉,很不舒服,沈君美终于停止了哭泣。
 
    开始慢慢的吃着面前的食物。
 
    **
 
    “我说你们,饭也吃过了,该走了吧?”
 
    沈寒越毫不客气的下着逐客令,他还想跟顾念过二人世界呢。
 
    现在有那么多的电灯泡,虽然他不介意在这些人面前秀恩爱。
 
    但是依顾念害羞的性子,自己到时候肯定是讨不到好处的。
 
    与其这样,不如直接把这些人都给请出去。
 
    这样一来,房间里就只有自己跟顾念了,到时候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你看看你那张脸,你是有多欲求不满啊!”
 
    韩碧娜讽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沈寒越也终于从刚才的美好遐想中回过神来。
 
    “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快点离开!”
 
    这话是对着韩碧娜说的,只可惜韩碧娜根本就没有在听,直接把他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卡着这两人争吵的样子,俞北微笑的看着,看来沈寒越并没有自己想象中过的那么舒坦。
 
    “沈寒越,我们这都刚吃饱,反正也都没什么事情,大家一起坐着聊聊天嘛。”
 
    俞北一副哥两好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他平时的作风。
 
    看的顾念目瞪口呆,这是不是表明,俞北已经认可了沈寒越?
 
    不得不说顾念想的太简单了,情敌之间哪里有那么容易就冰释前嫌的。
 
    “我不觉得我跟你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
 
    傲娇的像是一只高傲的孔雀,这样的沈寒越也很让人想笑,不过有这种新想法的。
 
    大概也就只有顾念一个人吧。
 
    “不要这样说嘛,我可是觉得我们有很多事情需要聊聊呢,比如说,关于你妹妹沈君美今天晚上住哪里。”
 
    俞北坐到沈寒越的身边,然后悠哉的说道。
 
    沈寒越回过头看着沈君美,他根本就不清楚沈君美的情况,虽然知道顾瑾寒把她带走了。
 
    但是具体做了些什么他都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那里吃了很多苦。
 
    看着来回审视自己的哥哥,沈君美从心底感到一种恐惧。
 
    她现在才意识到,其实她跟沈寒越之间有种一条很清晰的间隔。
 
    明明以前没有的,这天间隔都是自己作的。
 
    不得不说现在的沈君美变了很多,已经开始知道在自己的身上找缺点了。
 
    “你没有地方住吗?顾瑾寒那边怎么说?”
 
    终于正视自己的妹妹了,之前要是没人说的话,不知情的人肯定要以为这两人有仇了。
 
    不过严格来说,那确实是实话,杀子之仇!
 
    “他什么都没说,就把我丢在这里了。”
 
    虽然心中很痛,自己的哥哥跟自己说话,居然像是跟陌生人说话一样。
 
    但是沈君美却不敢发脾气。
 
    看着如此老实的沈君美,顾念还有点不相信,倒是沈寒越丝毫没觉得奇怪。
 
    “这样啊,那她刚刚为止之前是呆在哪里?”
 
    沈寒越想到自己的房间变得狼狈,然后就来了顾念的房间。
 
    一直都没有看到俞北他们,那也就是说他们两个醒来之前,这两人很有可能在一起。
 
    再加上刚刚一起进来,这个可能性也变得非常的大。
 
    “呆在我的房间里。”
 
    虽然很不想说,但是俞北还是说了,因为要是有所隐瞒的话,看沈寒越这个样子。
 
    他不敢保证,到时候沈寒越会不会为了要让自己不妨碍他跟顾念,而把自己跟沈君美凑对。
 
    这种可能又不是没有,他才不想被沈寒越以此为要挟呢。
 
    “哦?孤男寡女,同处一室?”
 
    带着玩味的笑容,眼中满满的还都是算计,一点都不愧是商人。
 
    一张嘴能够把死的说成活的。
 
    “俞北他……”
 
    “现在什么时代了,还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沈寒越这话亏你说的出口啊,俞北哥哥只是收留了一下你妹妹,你不感激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这样污蔑人!”
 
    沈君美想要帮俞北辩解几句的,可是却在刚开口几句话的时候,被顾念开口说了。
 
    顾念一口气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喘息了一下,然后狠狠的瞪向沈寒越。
 
    她怎么会不清楚,沈寒越这就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了。
 
    从来没见过这么腹黑的人,总是把别人耍的团团转。
 
    那明明就是他自己的妹妹,却好像不关他事一样,这点让顾念非常的不爽。
 
    “我错了,别生气了,我这不是问问而已嘛。”
 
    看到顾念真的不高兴了,沈寒越赶紧伏低做小,那姿态之间的调换毫无违和感。
 
    变脸比变书还要快。
 
    “既然是这样的话,到时候让人收拾下我之前住的那个房间,你就住到我的房间好了。”
 
    一挥手,沈大少就把事情给安排好了,心中还暗暗的窃喜着,自己这样的话。
 
    就能够光明正大的跟顾念住在同一个房间了,话说他们本来就是夫妻。
 
    为什么要安排他们分房睡?
 
    对于这一点沈寒越很不满,可是这件事是顾瑾寒安排的。
 
    他连人影都没有露过,就算是现在他满腹的牢骚想要对着对方发,都没有机会。
 
    “不用这么麻烦,直接重新安排一间就行了,虽然是医院,但是这家医院还有很多空房间的,只要不介意睡的是普通病房就好。”
 
    一直在一边都貌似非常专心的看着电视的韩碧娜,突然开口了。
 
    一开口说的事情,就是让沈寒越非常不爽的事,没有办法,谁让他每次都与自己作对。
 
    狠狠的朝着韩碧娜瞪去,如果眼睛能够杀人的话,韩碧娜估计已经被沈寒越杀死无数次了。
 
    “不用这样看着我,也不用谢我,这是应该的,还有这里是我跟顾念在住,沈大少若是想要住的话,还是请回到隔壁去!”
 
    像是女王一样冲着沈寒越说道,完全把沈寒越的怒气值给补满了,就差喷火了。
 
    “好了,你也别这么生气,我觉得碧娜的安排很好,虽然语气不怎么好就是了。”
 
    顾念赶紧拦住了沈寒越,沈寒越的手还有伤,虽然打了石膏,不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但是保不齐在两人推搡之间不小心再受伤就不好了。
 
    “可是……”
 
    沈寒越看着顾念,满眼的舍不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两人要生离死别呢!
 
    “额,如果你需要什么忙,我到时候就过去看你就是了,离得又不远,就在隔壁啊!”
 
    顾念朝着沈寒越白了一眼,她还不知道沈寒越心里的那点小九九。
 
    示人眼中高帅富,冷酷拽的沈家大少,其实不过就是个披着狗皮的狼。
 
    还是一只超级大色狼。
 
    还不等顾念发表完自己心中对沈寒越的想法呢,沈寒越就开口了。
 
    “那你帮我洗澡吗?”
 
    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红了脸,就连俞北都红了。
 
    看着沈寒越那无耻的样子,俞北觉得,差点没戳瞎自己的双眼。
 
    完全无法直视啊!
 
    “沈寒越!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我在跟你说很严肃的事情。”
 
    顾念的脸大概是所有人里面最红的了,但是却还是故作镇定的朝着沈寒越咆哮。
 
    而沈君美则是被自己大哥的话,直接雷的里焦外嫩的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大哥,跟她记忆中的完全不一样,但是这样的大哥却更有人气一些。
 
    大概所有人里面最淡定的就是韩碧娜了,虽然脸红了一点点。
 
    不过那红无法确定是因为沈寒越的话,还是因为之前喝的那一点点红酒导致的。
 
    姑且当做是因为沈寒越的话吧。
 
    “没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你们要是想要出医院的话,最好是跟外面老大报备一声,我还有事先走了。”
 
    看了一下表,韩碧娜也不等其他人说话,就径自的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顾念收拾餐具,沈寒越跟沈君美,俞北坐在沙发上,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真的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你都办不好,真不知道你有什么用!”
 
    秦慕在知道卡洛被下台之后,已经慌得六神无主了,他现在可是靠着卡洛吃饭的啊。
 
    现在没有了卡洛,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之前让乔雅去跟背后有重大势力的卜妮娜搞好关系,结果闹到最后人家居然跟顾念好上了。
 
    一想到这段时间卡洛被那么快速的打压,秦慕就心有余悸。
 
    他觉得很有可能是卜妮娜背后的势力帮忙沈寒越他们才会这样的。
 
    一想到这个可能,秦慕就有些茶饭不思了。
 
    要知道这件事如果被卡洛知道了,到时候自己的日子会好过吗?
 
    就算现在卡洛变成了落水狗,但是依着卡洛的手段,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今天他才会找上乔雅,然后把脾气都发泄在了乔雅的身上。
 
    “这件事我怎么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当初她看顾念的时候,明明就很不爽!况且你怎么能确定就是他们出手帮助的呢?你别忘了顾念可是顾家的大小姐,顾瑾寒这人也是出了名的阴险。”
 
    捂着自己被扇了一巴掌有点红肿的脸,趴伏在地上的乔雅,不满的朝着秦慕吼道。
 
    “难道说,你觉得就凭顾瑾寒那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子有可能扳倒那么大的一个组织吗?”
 
    虽然说,相比较那些数一数二的黑道大亨来说,卡洛大概不算什么。
 
    但是对于一般的黑道,卡洛的组织还是很有实力的。
 
    简单一句话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那,那现在怎么办?如果顾念知道我们有对她出手的话,不知道我们会怎么样,怎么办?早知道我就什么都不做的了。”
 
    这几日,虽然顾瑾寒跟沈寒越封锁了消息,媒体并不知道这件事。
 
    可是这对一直都在暗地里关注着沈寒越还有顾瑾寒的秦慕来说,并不算什么。
 
    心理医生许慧,沈家大小姐,被带到顾家的岛上,这件事他都清清楚楚。
 
    乔雅也是经过秦慕才知道这点。
 
    “你现在都已经这样了,难道你觉得如果你后悔的话,对方就能够原谅你以前做的事吗?别傻了,沈寒越是个多么冷血冷情的男人,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坐下来吸了一根烟,其实秦慕现在根本就不怎么担心沈寒越跟顾瑾寒。
 
    这两个人这段时间光是忙着对方卡洛就已经晕头转向了。
 
    更何况他还听说沈寒越受了重伤,有可能会成为废人的消息。
 
    他就更加的无所畏惧了,他现在的是卡洛找上他。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不去招惹他不就好了吗?我现在离的远远的,只要他找不到我就好了。”
 
    像是被梦靥了一样,乔雅脸上的表情非常的扭曲,然后忽然站起来朝着外面冲去。
 
    看着这一幕,秦慕也没有要上前去阻拦的意思。
 
    反正现在他没有卡洛的帮助,想要去整沈寒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乔雅不是个适合的棋子,胆小怕事不说,还一心想着沈寒越。
 
    这样的人,他哪里敢委以重任。
 
    当初说让她去接近卜妮娜而不是去重新接近顾念,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这么蠢,白长了一张脸蛋了。
 
    “嘭!嘭!”
 
    就在秦慕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中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枪声。
 
    惊得秦慕立马就站了起来。
 
    然后正准备找后路逃跑的时候,却听到了开门声。
 
    然后,就看到门口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爹地,别来无恙啊!”
 
    这声爹地都不知道多久没有听过了,即使是这样。
 
    秦慕也丝毫没有跟自己的养子许久不见的寒暄感。
 
    见秦慕对自己一副防备的样子,卡洛的脸上笑得更加的灿烂了。
 
    举着手中的枪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一副很烦恼的样子。
 
    “难道说爹地你不欢迎我过来看你吗?”
 
    好像是很随意的话,随意的没有任何的含义的话,却让秦慕惊出了一身冷汗。
 
    生怕卡洛一个不小心就把那枪对准了自己。
 
    “刚刚,刚刚外面那个人……”
 
    这个地方只有他跟乔雅知道,为的就是能够好好的两人协商一些事情。
 
    而且这个地方地处隐蔽,一般人很少到这个地方来,但是为什么卡洛会出现在这里。
 
    太多的事情了,让秦慕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啊,你说外面那个女人啊?我让她别叫的,可是她看着我的样子好像很害怕,很想叫人来的样子,我就只好让她永远闭嘴了。”
 
    说的很轻巧的样子,让秦慕不寒而栗,从到了那个所谓的组织里之后。
 
    秦慕就发现了卡洛嗜血的一面,这一面让他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的同时。
 
    心中也惧怕着卡洛,所以才会要求自己单独出来帮他管理几家效益不是很好的公司。
 
    当然,那些公司都只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
 
    不过一路上来,这些公司都还算安稳,就算是卡洛下台了,那几家公司也没有被查出来。
 
    究其原因,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几家公司所赚到的钱并不是打入卡洛的账户。
 
    而是真的打给这几家公司法人的账号。
 
    只不过这位法人从秦慕上班开始他就从来没有见过对方。
 
    “不要这么冷淡嘛。好不容易见过了,不来一个拥抱跟亲吻吗?”
 
    张开双手,卡洛好像是真的只是在高兴两人的久别重逢。
 
    然而秦慕根本就笑不出来,他不知道卡洛到这里来的目的。
 
    他同时也在害怕,看卡洛现在被沈寒越跟顾瑾寒害的这么惨的份上。
 
    估计他是不会放过这两个人的,只是现在他们只有两个人。
 
    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
 
    只是这话他而也不敢跟卡洛说罢了。
 
    “坐呀,别那么拘谨嘛,我又不会吃了你,只不过是想问你几个问题罢了。”
 
    卡洛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秦慕哪里敢坐上去。
 
    “不,不了,我坐这里也是一样的。”
 
    选了一个跟卡洛距离离的有点远的地方坐下,可是却被卡洛狠狠的盯着,身体变得僵硬起来。
 
    “我说,坐到这里来!”
 
    很不耐烦的声音,让秦慕浑身一震,这是卡洛生气的征兆。
 
    要是不听他说的额做的话,还不知道会被怎么对待,姑且只好顺从的坐到了卡洛的身边。
 
    “这就对嘛,来跟我说说,你之前跟那个女人在聊些什么!”
 
    轻轻靠在秦慕的肩膀上,这是卡洛从来没有做过的亲昵举动。
 
    然而这不但没有让秦慕开心,然而对他的防备更深了,身体的每一个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生怕一个不留神就哪里得罪了这个杀神然后被对方给干掉。
 
    “我,我们没有聊什么,我只是找她来解决一下生理需要罢了,对,生理需要。”
 
    要是被卡洛知道了这件事,很有肯能卡洛变成这个样子,是自己一时失误造成的。
 
    这样一想想,秦慕就害怕的不行。
 
    “哦?是吗?你发泄之后会是这个样子吗?”
 
    被卡洛逼近,自己的命根子也被对方给握在了手里。
 
    吓得秦慕差点就哭出来了,不过好在卡洛有点良心,也知道戏弄秦慕没有什么好处。
 
    于是松开了手,嫌恶的用湿纸巾狠狠的搽试了一下自己的手。
 
    对自己居然会去主动握对方的老二,卡洛觉得很不可思议,觉得自己是不是这几天脑子坏掉了。
 
    其实不仅是卡洛有这样的想法,就连秦慕也是一样这样认为。
 
    就算是为了要确认一下自己说的话是不是实话,那也用不着这个样子的方法啊?
 
    完全无视秦慕,卡洛搽试完了之后就随手把纸巾给丢在了地上。
 
    然后看向秦慕,秦慕知道自己刚刚说的话是谎言被卡洛一眼就看出来了。
 
    刚才不过是卡洛脑抽或者说吓唬他故意做的。
 
    “我当初只是想着如果能够帮你拉到一个更大的靠山的话,在s国,或许你的立场会轻松很多。”
 
    把事情的经过都向卡洛说了,他可不敢小看卡洛,现在这个地方,卡洛都这个样子了。
 
    居然还能被他找到,足可见卡洛不容小视。
 
    想必沈寒越跟顾瑾寒他们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就算现在卡洛外逃中。
 
    他们也还是加派人手寻找,大概就是跟他一样的额想法吧。
 
    “你说的那个人,背后究竟是什么样的靠山?”
 
    卡洛对秦慕说的这个人开始有点感兴趣,本来还在想沈寒越他们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量。
 
    搞了半天原来是借助了别人的力量啊。
 
    “据说是意大利那边的,具体的话,还不是特别的清楚,对方藏的很好,只是还是被人看到了他们出入之前顾念住的那家医院。”
 
    然后秦慕就把之前拍到的照片递给了卡洛,他没傻到还要卡洛说再拿出来。
 
    不然待会惹他不高兴了,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这还是秦慕第一次有这么憋屈的感觉,要知道以前的时候都是别人看他的脸色的。
 
    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秦慕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面对卡洛。
 
    接过秦慕的照片,看着上面的人。
 
    上面赫然是卜妮娜跟拉里在一起的照片,是从医院出来的时候还没有马上上车的时候被拍到的。
 
    不过看距离,好像离的很远,看来是根本不敢靠的太上前。
 
    继续翻看着上面的照片,前面的那一张原图,根本就不太看的清两人的脸。
 
    后面倒是有好几张被放大了的照片,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对方的长相。
 
    当看到那张拉里的特写的时候,卡洛皱紧了眉头,然后从他身上拿出随身携带的电脑。
 
    快速的打开之后,在上面不停的翻找着什么然后就看到一张简介。
 
    上面的人长得跟卡洛手上拿着的那张特写。
 
    “靠!沈寒越他们的运气也太好了吧!意大利黑手党教父!这样的人是怎么给他攀上的!”
 
    虽然秦慕说了之前他让乔雅唆使卜妮娜去找顾念的麻烦,但是谁能想到。
 
    最后成了为他们搭线了。
 
    不过卡洛却并不觉得事情会这么的简单,仅仅是因为这样对方就随随便便的出手帮忙。
 
    这也太扯了吧!
 
    “据我看,这个教父好女色!”
 
    如果是一般的男人,好女色什么的也就不算是个弱点,但是问题是。
 
    这个教父,她本身就是个女人,当秦慕知道的时候,其实他也很惊讶。
 
    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的。
 
    然而事实就是这样,容不得他质疑。
 
    照片上的人,不管从哪里看都是一个女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更重要的是,那段时间他派人远远跟踪着,得到的结论就是这样。
 
    最开始还只是对那个卜妮娜背后的人是个女人感到惊讶。
 
    后来也没看到两人有什么互动,但是最后的那一次,两人居然接吻了。
 
    当时就连看着这一幕的跟踪的人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更不要说后来知道这件事的秦慕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