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八章 悲伤过度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42:59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啧,居然还想要追踪到我,真的是被小看了呢,不过这里……,看来也不能再住了。”
 
    环顾了一下四周,房间里的窗帘全都是拉上的,只有角落的一盏壁灯开着。
 
    整个房间都晦暗无比,卡洛似乎从一开始就特别喜欢这样的光线。
 
    电脑还闪着绿光,房间里除了偶尔卡洛的自言自语之外,有的就只有键盘被敲击的声音。
 
    电脑上面显示着看不懂的符号,但是在卡洛眼中却清晰无比。
 
    有人,在追踪他的ID,不过虽然对方的手法很高超,但是还是被卡洛知道了。
 
    只是这样的你追我赶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这个地方迟早是会暴露的。
 
    “已经两天了,这个地方也差不多要被发现了。”
 
    吃完最后一口面包,按下了键盘上面的某个按键。
 
    然后就看到电脑上面被杂序的乱码覆盖了。
 
    稍微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卡洛看了一眼这个房间,然后把煤气给打开了。
 
    在离开房间的那一瞬间,卡洛朝着房间里丢了点什么东西。
 
    在晦暗的房间里,被卡洛丢下的那样东西,忽明忽暗,厨房里的煤气还在不停的外泄着。
 
    然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前还忽明忽暗的火花,在即将熄灭的时候,发出了巨大的火光。
 
    “嘭!”
 
    整个房间的窗户都爆裂开了,火势离开就开始蔓延了。
 
    本来就是老房子,再加上是深夜,大火都已经把隔壁的房子烧着了的时候,才被人察觉。
 
    “哎呀,似乎玩的有点大了呢!”
 
    站在离火势有点远的地方,看着那火光照耀的样子,卡洛嘴里说着后悔的话。
 
    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比谁都愉悦。
 
    “接下来,该做什么呢?”
 
    朝着漆黑的夜空眺望,城市的夜晚,就算是再黑的夜也看不到星光。
 
    就像现在站在这夜色下眺望的人一样,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
 
    “居然连你都没有办法追踪到,看来对方是个高手啊。”
 
    顾瑾寒朝着外面的夜色看去,一片漆黑,除了岛上外面建筑的一些灯光之外。
 
    星空一点也看不见,今天连月亮都没有出来。
 
    “确实是个高手,只是比起我来还是差了点,只是被对方用了点小聪明,居然知道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我追踪到,居然直接把那边的信息给损毁了不说,还植入了木马,可真是个卑鄙的人啊。”
 
    话虽这样说,但是带着黑框眼镜,梳着两根麻花辫的朴素美女的脸上。
 
    并没有话里说的那么的轻松,简直就是咬牙切齿的,要知道这种逃跑死的行为。
 
    她是最不屑的了。
 
    “苍劲,你看起来终于有干劲了嘛。”
 
    对于对方这土的掉渣的打扮,顾瑾寒不发表任何的言论,显然是已经习惯了。
 
    不过能够看到对方有除了面无表情之外的样子,还是很开心的。
 
    虽然这个代价有点大,好几百万的说。
 
    “老大,你就放心吧,这个家伙我一定会给你找出来的,然后,嘿嘿,我一定会让这个家伙生不如死!”
 
    被称作苍劲的女孩子,脸上带着残酷的笑容。
 
    不过顾瑾寒听到这话的时候只是嘴角抽了抽,他记得第一次听到她说这话的时候。
 
    他的小心脏还狂跳了一下,一种有好戏看的感觉。
 
    结果,对方说的生不如死,不过是把对方在用的所有号都给黑了而已。
 
    包括各种游戏号,交友号。
 
    这对有些人来说,可能是是真的生不如死,但是对顾瑾寒来说,他完全无法理解就是了。
 
    所以现在再一次听到这话的时候,他完全没有任何的期待。
 
    “那你就好好的加油吧,有什么消息立刻通知我,我有一种预感,这个人肯定有点来头。”
 
    虽然这样说,但是顾瑾寒的态度却非常的冷淡,已经处在一种完全无所谓的状态下了。
 
    因为如果对方是个人才的话,他或许还可以让对方卖身还债。
 
    可是听了苍劲的话之后,顾瑾寒觉得,没有必要了。
 
    “嗯,嗯,我知道了,老大你就放心的去吧!”
 
    朝着顾瑾寒挥了挥手,眼睛却始终都看着电脑屏幕,那话语中的随意。
 
    让顾瑾寒皱紧了眉,尤其是在听到后面那句话的时候,顾瑾寒眉毛抽了抽。
 
    “别说的好像我要死一样,你给我尽快把人找出来,我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你做呢!”
 
    每次面对苍劲的时候,顾瑾寒都有种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明明其他的手下都很怕他。
 
    但是只有苍劲,有时候都要让他怀疑,对方到底有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不过想想,宅男宅女这种二次元的生物,他们是没有办法了解的。
 
    所以顾瑾寒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让对方继续这样悠哉下去了。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半夜了,叹了口气,今天一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
 
    又累又饿不说,还很困。
 
    “明天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沈寒越应该已经动完手术了吧,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嘴里虽然这样嘟囔着,但是心里却没有任何打算去探望一下病人的意思。
 
    到了地下车库,开车直接回家。
 
    **
 
    “他怎么还没有醒?”
 
    顾念坐在沈寒越的床前,她今天醒来的时候,沈寒越已经被送进了手术室。
 
    因为比当初的时候多了很多步骤,要拆钢板。
 
    还有重新拼凑,那些碎掉又稍微长了一点的骨头。
 
    所以时间上面也要花比第一次做手术时更长的时间。
 
    “死不了啦,医生不是说了吗,是麻药打的太多了,明天自然就醒了。”
 
    韩碧娜扫了一眼还在沉睡的沈寒越,满脸的不耐烦。
 
    顾念本来身体就不好,居然都到了这个时间点了还不睡觉,还要担心沈寒越。
 
    想想,韩碧娜就很不高兴。
 
    当然她不会说是她故意让医生多打点麻醉药的。
 
    因为据说麻醉打多了,人会变得比较蠢。
 
    “碧娜,你说的对,那我们就先去睡觉吧,明天在过来看看。”
 
    顾念本来还想说什么的,但是看到韩碧娜很不高兴的样子。
 
    知道她是在位自己的身体担心,顾念也有些自责,自己居然没有意识到。
 
    自己这样不负责任的行为,会让多少人为自己担心。
 
    所以才会赶紧顺着韩碧娜的话往下说。
 
    俞北从今天送她到了医院之后,就没有再出现,也不知道再忙些什么。
 
    顾念当然不知道,俞北在她睡着了之后,已经回来了一趟,只不过被沈寒越给凶走了。
 
    韩碧娜点了点头,两人这才离开了病房。
 
    房门外都有守卫的人守着,就连医院的外面也是重重的人守着。
 
    **
 
    “哥?”
 
    沈君美到医院的时候吓得不行,她以为自己要被顾瑾寒这个恶魔不知不觉中给解剖掉。
 
    或者是要把她拿来做什么人体试验呢,不过在看到沈寒越的时候。
 
    沈君美显然有种已经过了很长时间的错觉。
 
    在确定真的是沈寒越之后,沈君美抱着沈寒越使劲的哭。
 
    昨天动手术,手臂整个都像是被卸了下来,现在麻药退去了,刺痛感更加明显了。
 
    而另外一只完好无损的手臂,既然被人给死死的抱住。
 
    在听到那鬼哭狼嚎的一声后,沈寒越就算是不想起来,也不得不起来面对了。
 
    张开眼看着面前的沈君美。
 
    “我还没死呢,别哭了,丑死了。”
 
    虽然说一直以来,沈寒越对沈君美都是放任的态度,可是这次沈君美实在是太过分了。
 
    正是因为这样,沈寒越在明知道顾瑾寒不会轻易放过沈君美的情况下。
 
    还任由沈君美被顾瑾寒带走处置。
 
    “哥,对不起,哥,我只是想要吓吓顾念,没有想到会这样,真的,我不是故意的。”
 
    从被顾瑾寒抓进了那个地牢到现在被放出来,沈君美就算是在里面被韩碧娜多么的虐待。
 
    她都没有这样开口承认过是自己的错,她始终认为是顾念的错。
 
    都是因为顾念,所以她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然而现在,当她看到因为这场事情而躺在床上的沈寒越的时候。
 
    她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顾念在沈寒越的心中占有什么样的分量。
 
    她应该从一开始就知道的,那个时候就算是祖母在,都没有办法打消沈寒越对顾念的爱。
 
    更不要说她了,况且自己不管怎么样都是沈家的人,她顾念只是作为哥哥的妻子罢了。
 
    “好了,我没事了,你也别哭了,知道错了就好了,还有啊,你这声对不起,应该对顾念说,不是对我说。”
 
    沈寒越摸了摸沈君美的脑袋,也不知道是被顾瑾寒怎么给折腾了下。
 
    现在瘦弱的,似乎一阵风就能够把她给吹走,而且看她的样子神经,还非常的衰弱。
 
    沈寒越不过是想要摸摸她的头罢了,没有想到沈君美居然抖了一下。
 
    那是一种本能的害怕人接触的动作,沈寒越眼神眯了眯。
 
    不过最后还是释然了,毕竟按照顾瑾寒的性子,沈君美给顾念带来那么大的伤害。
 
    能够留着她的性命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
 
    “呦,我说呢,怎么这么早就醒来,原来是来个贵客……啊。”
 
    韩碧娜依靠在门上,朝着里面伸了伸头,对于贵客二字,叫的意味深长。
 
    而里面的沈君美,在看到韩碧娜的时候,显然震惊的无法接受。
 
    呆愣的样子,明显是没有回过神来。
 
    韩碧娜觉得好笑,走近了一些,伸出手想要捏一捏沈君美的脸庞。
 
    “不要,不要,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沈君美缩着身子,在韩碧娜快要靠近的时候,嗖的一下就躲到了墙角。
 
    然后抱着脑袋,不停的说着抱歉。
 
    “饶过她吧!”
 
    沈寒越在韩碧娜经过他的床边,想要逼近沈君美的时候,伸出手拉住了韩碧娜的手。
 
    “呵,果然是兄妹情深啊!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要不是这个愚蠢的女人,顾念不会连这难得的奇迹都失去,她连那个孩子的存在都还不知道,就这样被这个女人害没了!”
 
    韩碧娜一边说,脸上一边带着讥讽的语气,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显得有些狰狞。
 
    “你什么意思?什么孩子?”
 
    沈君美惊愕的看着韩碧娜,这震惊对她来说,比刚才韩碧娜要对付她还让她吃惊。
 
    “什么孩子?你哥跟顾念的孩子啊,说不定会是你哥唯一的孩子,说不定是你们沈家唯一的血脉也不一定哦。”
 
    韩碧娜脸上带着恶意,她是故意要这样说的,伤害了她一直珍惜的朋友。
 
    不是简单的几句对不起就有用的,那样的话,要警察做什么?
 
    韩碧娜的没有错,因为依着沈寒越爱顾念的程度来说,就算顾念以后永远都无法生育。
 
    沈寒越也不会去找其他的女人!
 
    “这没有什么好惊讶的,现在就算是没有血缘关系,领养一个孩子也没有关系,我依旧会把他培养的很好。”
 
    沈寒越看沈君美一副被打击的重的样子,想要否定韩碧娜的话,可是却无法否定。
 
    因为韩碧娜说的话是实话,他只好把他之前一直想过的话说出来。
 
    沈寒越的话,不仅没有打消沈君美的想法,甚至还让沈君美陷入了更深的自责之中。
 
    看着自己的双手,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手上好像沾满了鲜血。
 
    上面全是自己哥哥孩子的血。
 
    看着这样的沈君美,韩碧娜的心里说不出的开心,她,就是要让沈君美痛不欲生。
 
    “那孩子,要是出生了的话,可是还要喊你一声姑姑呢。”
 
    韩碧娜边说边同时还不停的逼近蹲在角落的沈君美。
 
    此时的韩碧娜,在沈君美的眼中,就好像已经幻化成了,那没有出生的幼胎一样。
 
    全身都滴着鲜血,不停的朝着自己步履瞒姗的走过来。
 
    “不要,不要,对不起,对不起……”
 
    沈君美的视线都要开始涣散了,看着这样的沈君美,韩碧娜并没有觉得开心。
 
    只是不停的靠近着沈君美,在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甚至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呼吸时。
 
    门外响起了一声巨响。
 
    “啪嗒!”
 
    东西掉落在地的声音,在场的所有人视线都看向门外。
 
    就连眼神涣散的沈君美都朝着门外看去,然后瞳孔紧缩,好像看到了什么很吃惊的东西一样。
 
    顾念大刺刺的站在门口,脚下散落一地的是用瓷盅装着的粥,还散发着热气。
 
    可是现在却全都洒落了。
 
    “怎么了?顾念,你不是说要早点送过来吗?怎么还在这里?”
 
    身后传来俞北温柔的关切的声音,没有得到顾念的回答,俞北探出身子朝着里面看去。
 
    看着屋里的几个人,再看了一眼顾念的脚下,最主要的是顾念的表情。
 
    像是一个易碎的瓷器娃娃一样站在那里,让俞北根本就不敢上前去打扰她。
 
    “你们,你们刚才说的孩子……,孩子,是怎么一回事?”
 
    声音里面带着颤抖,但是却依旧挺胸抬头的看着房间里的三个人。
 
    眼眶中的泪水在来回的徘徊着,可是顾念就是不让它掉落下去。
 
    “顾念,别这样。”
 
    看着顾念这样故作坚强的样子,俞北很心疼,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的话。
 
    “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
 
    俞北抓着顾念的手,想要把顾念给拉回自己的怀抱,然而却没顾念给挣脱了。
 
    她固执的看着韩碧娜,然后又看着沈寒越。
 
    她想起来前几日要来这里之前,她听到的事情,虽然是迷迷糊糊的。
 
    但是她也听到了关于孩子的事情,那个时候她还觉得是不是韩碧娜怀孕了。
 
    苦笑了一下,闹了半天,是她自己怀孕了,不知道,然后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掉了。
 
    摸着自己的肚子,低着头,她想起那天她摔落的时候,明明都被沈寒越给接住了。
 
    明明没有受伤,却出了大量的血。
 
    原来那个时候孩子就已经离开她了……
 
    “你们全都知道了?只是瞒着我?”
 
    顾念眼中的伤痛让沈寒越很难受,想要去拥她在怀,可是自己现在却动不了。
 
    手上还打着点滴,看了一眼手臂上的点滴,沈寒越一把把点滴给扯了下来。
 
    因为针管的倒吸,虽然速度很快,还是倒吸了很多的血出来,被点滴晕染。
 
    一下子床褥上面就全是血迹,看上去触目惊心,就像是那天顾念身下的血一样。
 
    “老婆,过来。”
 
    伸出怀抱,沈寒越深情的看着顾念,他知道那种丧子之痛。
 
    因为不仅仅是顾念失去了一个孩子,同时也是他失去了孩子。
 
    沈寒越如此疯狂的举动,在场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老婆,过来。”
 
    沈寒越继续说着,只是顾念却摇着头,眼眶中的眼泪也随着她的这个动作全都洒落了下来。
 
    在阳光的照射下,像是美人鱼掉落的珍珠眼泪一样。
 
    那么的哀伤又美丽。
 
    沈寒越看着眼前好像要变成泡沫消失的顾念,心口一紧。
 
    也管不上手臂不手臂的了,艰难的用还在流着血的手,按着床沿。
 
    然后艰难的起身,麻药的药效还没有全部消去。
 
    他现在身体都没有知觉,也根本就不停他的使唤,但是看着顾念。
 
    沈寒越总有一种念头,若是不在此刻抓紧顾念的话。
 
    说不定以后都无法抓紧她了。
 
    顾念还沉浸在这个晴天霹雳中,丧失孩子的痛苦,被所有人隐瞒的痛苦。
 
    都在吞噬着她的心,听刚才俞北的话,这件事就连远在巴黎的俞北都知道了。
 
    而自己作为当事人却被瞒得严严实实的。
 
    “没事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们以后还会有孩子的,我们还年轻,一定还会有的。”
 
    终于走到了顾念的面前,沈寒越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搂着顾念,感受着那眼泪湿透了自己的病服,轻拍着她的背,安抚着。
 
    韩碧娜跟俞北完全被沈寒越的举动给惊吓到了,不过看到两人相拥在一起。
 
    顾念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的样子,他们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在沈寒越爱顾念这件事上,两人又有了新的发现。
 
    “你的手还好吗?怎么能够这么乱来呢?”
 
    沈寒越站的脚都要麻了,好在顾念已经平息了情绪。
 
    等他们两人分开拥抱的时候,之前站在这里的人全都消失不见了。
 
    看着病床上狼狈的画面,顾念心口一疼。
 
    自己就算是再怎么伤心难过,最后好像总是被沈寒越给救赎。
 
    明明知道他的伤心并不比自己的少,因为她知道,就算是没有去与小孩子多么的亲近。
 
    但是沈寒越是喜欢小孩子的,从他愿意免费出钱为双胞胎姐妹除手术费来看。
 
    孩子的失去,沈寒越并不比她好受多少。
 
    “我没事,这床估计是不能睡了,要不去你的房间吧。”
 
    反正都是病房,看着房间这个样子,医生应该知道要去那里找他吧。
 
    现在他已经没有那个余力去思考这些了,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安抚好顾念。
 
    看着明明是受伤的人,却小心翼翼的对待自己这个没有受伤的。
 
    “对不起,我的情绪太激动,我不应该这样的。”
 
    看了一眼沈寒越的手臂,那只手是因为自己而废了的。
 
    虽然说骨头可以接起来,但是她已经知道了。
 
    就算是接起来了,那只手能够恢复如昔是不可能的了。
 
    就算是恢复到不影响正常生活,也都需要很多的时间去做复健。
 
    之所以今天会比韩碧娜要晚那么多去沈寒越的病房,就是因为她跟俞北去问了医生。
 
    关于沈寒越手臂的情况,之前还只是有些怀疑,现在却已经证实了她的想法。
 
    “没事,只要你好,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沈寒越还是第一次看到顾念这样温驯的对待自己,还是第一次主动的被拥抱。
 
    他其实有点受宠若惊。
 
    不过想到现在的顾念情绪应该还非常的衰弱,本来想借此给顾念的吻的念头也打消了。
 
    只是轻轻的在顾念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在躺在床上的时候,顾念站在床边,把沈寒越盖好被子。
 
    “我去叫护士重新帮你把点滴给打上。”
 
    说着,正准备离开,却被沈寒越给拉回了怀抱。
 
    “不用了,我已经好多了,只要你陪着我,比什么疗效都要好。”
 
    紧紧的抱着顾念,不松手,像是个孩子一样还不停的朝着顾念撒娇。
 
    要是以前的话,顾念说不定会挣脱开。
 
    但是今天,她所受到的冲击力真的也很大,打击也不是一般的大。
 
    所以现在沈寒越的怀抱,是真的让她很安心,她也舍不得离开。
 
    两个人就这样抱着躺在了床上,大概是之前情绪波动太大。
 
    顾念就那样被沈寒越抱着睡着了。
 
    “我永远都不会放开你的,所以,不要离开我。”
 
    顾念之前的那种悲伤太过强烈了,让沈寒越都吓到了。
 
    看着顾念的睡颜,沈寒越喃喃的说道。
 
    两人在洁白的病床上相拥而眠,外面的阳光洒落在洁白的被子上。
 
    光线的反射,让床上的两人像是一对呆在天堂休眠的天使一样。
 
    **
 
    “他们两个没事吧?”
 
    俞北还是有些担心,要不是韩碧娜硬要把他给拉出来,他根本就不想离开顾念的身边。
 
    扫了一眼俞北,韩碧娜的眼神带着几抹调笑。
 
    “人家夫妻两个谈论家庭会议,你跟着凑什么热闹啊!”
 
    韩碧娜的话没错,那是顾念跟沈寒越他们一家人的事情,他只是一个外人。
 
    但是被人直接这样说,还是有些不好受的。
 
    “我只是担心顾念,你看她刚才的样子,这件事对她的打击真的很大。”
 
    听了俞北的话,韩碧娜的眼中也闪过一丝心疼。
 
    “你就放心吧,人家有老公安慰,用不着我们!”
 
    虽然说,朋友就是在你难过的时候陪着你,伤心的时候伴着你,可是真正能够走进内心的。
 
    还是只有最爱的那个人,这点韩碧娜还是知道的。
 
    她也相信,照着沈寒越这个样子。
 
    应该能够把顾念安抚好的,毕竟这份伤痛他们两个人的感受才是最接近的。
 
    “对不起,对不起……”
 
    之前出来的时候顺便就把沈君美也一起带了出来,只是后来直接忘记了。
 
    这会稍微的冷静了之后,总算是又想起了这号人物了。
 
    也不知道沈君美是傻了还是怎么了,居然一直不停的道歉,还一直跟着韩碧娜。
 
    “我看,我还是先走吧,我在这里,怕待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韩碧娜倒退了两步,一副不想跟沈君美扯上关系的样子。
 
    “就交给你了啊。”
 
    也不等俞北同意,拍了一下俞北的肩膀,韩碧娜就离开了。
 
    只留下了俞北跟沈君美两个人。
 
    看着有地精神不太正常的沈君美,俞北扶额,怎么什么倒霉事情都推在他的头上。
 
    但是现在又不能放着沈君美一个人不管。
 
    就算是知道沈君美做了很多对顾念不好的事情,但是俞北始终无法丢下沈君美不管。
 
    因为不管怎么说她其实也算是受害者之一。
 
    虽然这是她自作自受。
 
    “君美,你的房间在哪里?我送你到房间里休息一下吧,你今天也累了。”
 
    也不敢大声的说话,生怕会让沈君美产生激烈的反应。
 
    俞北已经完全的把沈君美当成是精神病人来看待了。
 
    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心惊胆战的,心一直都像是悬在半空中。
 
    就算表现的再怎么强势,但是在沈寒越一直都没有来救自己的情况下。
 
    沈君美都快要绝望了,然后莫名其妙的被送到了自己哥哥的病房。
 
    看着一脸苍白的哥哥打着点滴的样子,沈君美后悔的情绪从来没有这一刻那么的明显。
 
    然后就是韩碧娜,一直都像是恶魔一样折磨着自己的人。
 
    还有韩碧娜的话,都让沈君美整个人都处在一个兵临奔溃的境地。
 
    “呜哇……”
 
    像这样被俞北温柔的对待,让沈君美紧绷的那根弦松了下来。
 
    抱着俞北放声大哭起来,也不管这是在哪里。
 
    俞北被沈君美死死的抱着,本来想挣脱开的,但是却听到了沈君美鬼哭狼嚎的声音。
 
    最后只好作罢,但是看着周围的病人护士都朝着他们行注目礼的时候。
 
    俞北实在是忍不住了,一把拉起还在抽抽噎噎的沈君美朝着自己的房间而去。
 
    没有办法,他不知道沈君美的房间,又不想继续在那里被人注视看热闹。
 
    只好把沈君美拉到了自己住的那个病房。
 
    哭了一会,又被俞北拉着跑了一段路,沈君美的眼泪总算是停了下来。
 
    “舒服一点了吗?”
 
    俞北给沈君美倒了一杯水,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女人哭成这个样子的。
 
    那眼泪鼻涕横流的样子,简直不忍直视。
 
    他现在只要一想到他胸口那黏黏的东西,很有可能是沈君美的鼻涕眼泪混合物。
 
    他就有点受不了的想要去洗澡换衣服,但是沈君美又在这里,只好强忍着不适。
 
    “谢谢,我好多了。”
 
    接过俞北手中的茶,沈君美总算是冷静了下来,也表现的像是一个正常的大家小姐了。
 
    一抬头,正好看到俞北胸前湿了的那一大片痕迹,那上面全是自己留下的眼泪鼻涕。
 
    一想到这个,沈君美就羞红了脸颊。
 
    俞北一直都是她喜欢的人,她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天做出这个失礼的事情来。
 
    尤其是刚才她抱着俞北大哭的样子,想想真的很想钻进地洞里面。
 
    “你要是好点了的话,我就送你到你的房间里去吧,你也累了,也该好好的休息一下。”
 
    虽然俞北住的是病房,但是也是VIP级别的,所以也是一室一厅的构造。
 
    只是里面没有沈寒越他们的房间那么的豪华罢了。
 
    “我,我能不能在你的房间里多呆一会,那个,那个你不要误会,我,我只是,只是还没有自己的房间,我,我在这里,绝对,绝对不会打扰到你的,我发誓!”
 
    听出了俞北的逐客令,让沈君美惊慌失措,她知道她这个样子很不好。
 
    可是从饭店里洗了澡就被丢到了沈寒越的病房里,其他的什么东西也没有。
 
    想要自己去开个房间都不行,哥哥那里现在暂时肯定是不能去打扰的。
 
    所以知道先打扰俞北了。
 
    俞北满头黑线,听到沈君美这样说的时候,他深深的觉得之前在韩碧娜离开的时候。
 
    他也应该跟着离开的,没有想到现在倒好,直接成了烫手山芋了。
 
    “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俞北没有直接答应自己,这让沈君美稍微有点难过,不过也没有立刻拒绝。
 
    也让沈君美看到了希望,满脸笑容的朝着俞北点头。
 
    转身拿着手机进了卧室,俞北拨通了顾瑾寒的电话。
 
    他是知道的,沈君美从那件事之后,就一直被顾瑾寒关押着,现在丢出来究竟是要干什么?
 
    他若是不好好问问的话,总觉得有些不安。
 
    结果电话那头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听。
 
    “Fuck!”
 
    把手机一丢,俞北嘴里忍不住的爆出了一句粗口。
 
    看了一眼门的方向,想到沈君美还呆在外面,俞北就觉得头疼。
 
    然后感觉到胸口处的粘稠感,俞北的心情就更加的不好了。
 
    叹了口气,现在的样子看来,只能待会吃午饭的时候,把沈君美带到沈寒越那里。
 
    交给沈寒越来处理了,在这个顾家的岛屿上,他是一个人,身边也没有能够帮他处理这件事的人。
 
    就这样决定后,俞北的心情稍微的好了一点。
 
    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洗个澡,把他这身让他很不舒服的衣服给换下来。
 
    打开房间的门,俞北伸出头。
 
    “君美,你先随便看看电视什么的吧,等会我再带你去见你哥,我先洗个澡换身衣服。”
 
    听到俞北说洗澡的时候,沈君美的脸颊红的都快要冒烟了。
 
    然后又听到后面那句换衣服,沈君美想起自己之前对俞北的衣服所做的事情。
 
    除了脸红之外,眼中还带上了不好意思。
 
    看着沈君美红着脸低着头,不好意思的样子,俞北忽然觉得还蛮可爱的。
 
    “额,我在想什么?”
 
    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俞北对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真的是无语到了极点。
 
    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发烧了呢,不过看样子不是的。
 
    应该只是自己一时的幻觉罢了,对于像沈君美这样有点蠢蠢的性格。
 
    根本就不适合呆在大宅子里,他们俞家虽然比不上顾家跟沈家。
 
    但是也算是有点背景的家庭。
 
    像沈君美这样的嫁进来的话,估计得比顾念混的还要惨。
 
    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察觉到自己越想越远了。
 
    俞北赶紧回神,然后朝着浴室走去。
 
    **
 
    “老大,你终于接电话了,攻击我们的人的地址查到了,但是奇怪的是,那个地方只是很普通的住宅区,一个很小的县城。”
 
    顾瑾寒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大亮了,朝着床上的闹钟扫了一眼,已经十一点了。
 
    都已经到了中午了。
 
    “小县城?查出来可能是什么人做的了吗?”
 
    顾瑾寒听到苍劲报的那个地区的名字,并不记得那里有什么大人物。
 
    或者是自己得罪的人住在那个地方。
 
    不过既然对方是在那里出现的,也不能排除人家是随便乱晃选择的地区。
 
    “还没有头绪。”
 
    “找两个脑袋聪明点的人去那里查查看。”
 
    听到那个地名的时候,顾瑾寒其实脑海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但是等他想要抓住的时候,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刚刚睡醒的大脑,显然是还没有从这晃神中回过神来。
 
    挂了电话之后,顾瑾寒倒在了床上,床非常的柔软,躺下去的时候甚至还弹了弹。
 
    尤其是被这个阳光照射着的感觉,就更加的舒服了。
 
    让顾瑾寒根本就不想离开这舒适的床。
 
    另外在城市的另外一边,一个穿着黑色大衣,带着鸭舌帽的男子出现在了街头的一角。
 
    街角里,有一个长相流里流气的男人偷偷的塞了一点什么东西给他。
 
    他也塞了给了对方一个用纸包着的一叠像是钱一样的东西。
 
    两人互相交易完了之后,都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之后,才离开。
 
    带着鸭舌帽的男子,无意间露出来了脸来。
 
    赫然就是顾瑾寒他们正在寻找的卡洛。
 
    街头巷尾都贴着他的照片,卡洛这几日其实并不好过。
 
    之前在那母子两的房里找到的现金并不多,然后用自己的技术,把对方的卡给破解了。
 
    里面也不过只有几万块钱而已。
 
    在那个小县城把所有的东西都给准备好,假的身份证,汽车票,用来变装的衣服。
 
    还有那些化妆的东西,零零散散的办置妥当之后,那点钱,很快的就所剩无几了。
 
    再加上之前的时候,卡洛就是过着比较富裕的生活,就算当初被秦慕收养。
 
    秦慕也从来没有少过他的衣食住行。
 
    现在一时间还很难习惯这大手大脚用钱。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唯一的那把枪子弹不够了。
 
    而弹药枪支在s国本来就是管制非常严苛的,更不要说现在这里还只是个二线城市。
 
    相比较那些一线城市来说,这里更难弄到枪支弹药,黑市上面的价格也比一般的地方贵。
 
    而卡洛手里的钱也并不多了。
 
    摇晃了一下手中的枪,钱这种东西根本就难不住卡洛,但是却容易暴露他的位置。
 
    故意坐车到另外一个临近的城市,然后用电脑破译了好几个人的网上账号。
 
    然后把这些账号里的钱,全部都转入到之前搜刮来的那个女人的卡上面。
 
    然后再一一的全都取了出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卡洛就会把电脑销毁,然后重新变装。
 
    重新到一个新的城市,重新把身上的证件都换一遍。
 
    就算是这样,卡洛也不能做飞机或者是火车,去到更远的地方。
 
    因为坐这些需要真的证件,假的证件,很快就会被查出来。
 
    尽管卡洛一再的小心,但是沿途还是有很多的警察在盘查,好在卡洛心里素质很好。
 
    或者说,很有做坏人的潜质。
 
    反正就这样又过了两天,卡洛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妥当了。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要跟顾瑾寒还有沈寒越好好的算一算那笔帐了。
 
    一路上,卡洛还不忘在各个地方制造了一些障眼法,让追查他下落的顾瑾寒的人,四处奔波。
 
    结果都只是找到一个名为卡洛,实际并不是的冒牌货罢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