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七章 披着狗皮的狼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41:19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你们收拾好了,我们就早点启程吧。”
 
    顾瑾寒也已经都准备好了,准备来看下情况,但是一进屋就觉得气氛好奇怪,说不出的奇怪。
 
    “都收拾好了,你吃饭了吗?”
 
    顾念见顾瑾寒过来,总算是呼出了一口气,自己在也不用单独面对沈寒越了。
 
    但是沈寒越却不一样了,对顾瑾寒翻着白眼,嘴唇无声的蠕动:“你个白痴!”
 
    “我吃过了,你们呢?”
 
    顾瑾寒一看这架势,高兴了,难得可以惹到沈寒越的不满意,顾瑾寒选择无视了沈寒越的无声抗议。
 
    “也吃过了。”
 
    “那走吧,反正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了。”
 
    “你去开车吧。”
 
    顾瑾寒准备过去拿顾念的行李,但是却被沈寒越抢了先。
 
    顾瑾寒轻笑,就去开车了。
 
    三人坐进车里,顾念只找顾瑾寒说话,看都不看沈寒越。
 
    这个时候沈寒越的脸色都有些可怜巴巴的感觉。
 
    顾瑾寒心里得意的很。
 
    但是总得说点什么来缓解一下这样尴尬的气氛吧。
 
    “对了,和你们说一下啊,此次我们进盗不单单是为了治疗,还有就是可以缩小防范的范围。”
 
    “因为我们无法判断卡洛什么时候会回来,什么时候对我们进行报复,我们只能暂时先去小岛。”
 
    “这样我们的防护就能更加严密和有针对性。”
 
    “而且如果你的伤势如果在岛上养好了,这样也对我们更有利。”
 
    顾瑾寒一边开车,一边说着,这话其实主要还是说给顾念听的,毕竟这其中的厉害沈寒越已经很清楚不过了。
 
    “真的需要这样吗,既然这么危险,我们只要呆在岛上就没有问题吗?”
 
    顾念一听这话,紧张了起来,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她不希望她身边的任何人在受伤了。
 
    “应该是的,你也得对我们有信息啊,一个是你哥哥,一个是你丈夫,不管怎么样都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不管不顾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明白的。”
 
    顾念对这样的话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知道,就是心里非常关心,但是嘴上却死不承认,即使被戳穿了,也不承认!”
 
    “哥哥!”
 
    顾念真的脸庞滚烫了。
 
    “叫哥哥没用,哥哥是干嘛的,哥哥就是让你认清楚你自己的。”
 
    顾瑾寒嬉笑着。
 
    “就是,你就承认你关心我们了吧,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沈寒越终于找到插嘴的机会,赶紧抓住。
 
    **
 
    “俞北哥哥,你的伤好了吗?”
 
    一下飞机,就看到了站在飞机场的俞北,也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俞北了。
 
    顾念很开心的冲了上去。
 
    看到自己的老婆在看到旧情人时,那么的热情,沈寒越满眼的不悦。
 
    想到自己并没有跟透露自己今天到达的消息出去,俞北是怎么知道的?
 
    看他的样子,不像是临时知道的,那就是有人告诉的了。
 
    “你这是做什么!”
 
    在场最有嫌疑的人,除了顾瑾寒,沈寒越已经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没什么呀,到时候你要养伤,我又要忙着搜索卡洛的下落,我妹一个人不是会很无聊吗?正好俞北跟我说他要出院,我就想着让他来接机,顺便陪陪我妹啊。”
 
    带着狡黠的笑容,就算是两人这段时间经常的互相帮助。
 
    顾瑾寒对沈寒越的排斥还是存在的,果然,妹控什么的,就是一种危险的存在。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用第一天就把他给弄来吧!”
 
    沈寒越想到自己还要在这里呆好几天,而对方丝毫没有要好好招待自己的意思。
 
    一股从心底深处而来的悲伤油然而生。
 
    “好了!别一副老婆跟人跑了的样子,接下来还是去看看你的病房吧!”
 
    拍了拍沈寒越的肩膀,在听到顾瑾寒这样说的时候,沈寒越满脸的黑线。
 
    “话说,第一天你就让我住病房!”
 
    他本来还以为至少等会他跟顾念一起住一个房间的时候,可以好好的挫败一下俞北呢。
 
    可是照现在这个节奏来看,他的大舅子已经完全的站在了敌人的那一方了。
 
    一想到到时候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俞北跟顾念两人开开心心的有说有笑的。
 
    他就胃疼,手疼,全身疼。
 
    扫了一眼满脸阴郁的沈寒越,哪里还有之前一路上的轻松表情。
 
    看着这样的沈寒越,顾瑾寒就觉得内心舒畅无比,对于这种把他的妹妹给抢走的家伙。
 
    一定要给予严厉的打压,不然的话,以后怎么会对自己的妹妹百依百顺呢!
 
    不得不说,在顾瑾寒的心中,沈寒越要把顾念当成祖奶奶供着才是对的。
 
    家人或许就是这样的,自己家的总是最好的,也是最不能被欺负的。
 
    尤其是像顾瑾寒这样护短的人。
 
    “俞北,怎么样,伤口恢复的如何了?”
 
    根本就不搭理沈寒越,把沈寒越一个人丢在了身后。
 
    顾瑾寒快走两步,然后追上顾念跟俞北。
 
    打断了俞北跟顾念之间的谈天。
 
    “嗯,好多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很大的伤!”
 
    虽然知道顾瑾寒是利用自己在打压沈寒越,但是能够让他在最快的时间里见到了顾念。
 
    俞北还是很高兴的。
 
    “什么不是打伤啊!要不是俞北哥哥你的心脏跟一般人不一样,你就死了!”
 
    顾念皱眉,听到俞北这样说,一脸的不赞成,不管怎样,之前那中枪的样子。
 
    怎么看都不像是不严重的样子。
 
    “是你太大惊小怪了。”
 
    俞北微微的笑了笑,一脸的爽朗。
 
    不远处的沈寒越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聊什么,但是看到俞北这个样子就一脸的不爽。
 
    接他们的车子来了,顾念跟俞北很自然的就坐上了同一辆车。
 
    后面赶到了的沈寒越,来的时候就只看到顾瑾寒一个人站在那里等着他。
 
    “他们两个人呢?”
 
    之前能够看到,虽然心中不爽,但是沈寒越还是忍住了,可是现在,居然连人影都不见了。
 
    明明是陪他这个病人来养伤的,现在是怎样,居然丢下病人,自己跟别人跑了。
 
    一想到这里,沈寒越的脸色就更不好了。
 
    “别一脸好像吃了大便一样的,他们先去饭店了,至于我是来送你去医院的。”
 
    明明不管是饭店还是医院,包括这座岛在内,全都是他们顾家的。
 
    医院里多的是贵宾房,都住在那里都没有关系,但是偏偏顾瑾寒就是要分开。
 
    不用多想,沈寒越就知道,顾瑾寒绝对是故意的。
 
    然而,他现在是在顾家的地盘上,正所谓寄人篱下,大概就是这个感觉。
 
    看着沈寒越一脸的不悦之色,顾瑾寒想要开心的大笑。
 
    只是等他们到了医院的病房的时候,顾瑾寒就笑不出来了。
 
    “哥,你们两个在干嘛,怎么那么慢?”
 
    看着自己给沈寒越特意准备的病房里,顾念大刺刺的坐在那里。
 
    顾瑾寒有一瞬间,以为自己是眼花了。
 
    “你怎么在这里?我不是给你安排的其他的地方吗?”
 
    自己想要看着沈寒越一脸不爽的样子落空了,顾瑾寒有些不悦的对着顾念说。
 
    想要从顾念的嘴里得到一个更好的解释。
 
    “因为俞北哥哥担心我的身体,硬是要我来这里住院检查一下。”
 
    说到这里,顾念瘪了瘪嘴,她本来还以为可以好好的在岛上潇洒一下呢。
 
    搞了半天,她还是要住院啊!
 
    俞北不知道顾念的身体情况,之前知道她住院受伤的时候,就想要去看她。
 
    又因为自己的身体没有去成,这次虽然看到顾念来了。
 
    但是那消瘦的样貌,还有有些苍白的脸,俞北怎么看,怎么不放心。
 
    有担心,沈寒越跟顾瑾寒不让他这么做,所以俞北才擅作主张的把顾念一同带来了医院。
 
    他就不信他都这样做了,顾瑾寒还能够把顾念给赶走的。
 
    “嗯,确实是需要检查一下,尤其是查一查上次的原因。”
 
    顾瑾寒不相信奇迹,他始终觉得上次会怀孕,应该是有什么契机的。
 
    “这样挺好的,检查一下也比较容易安心。”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俞北这次的决定,沈寒越也很赞成。
 
    “那这些东西是你的,我去医院给我安排的病房喽。”
 
    因为之前装行李的时候,顾念的东西太多,所以稍微的占用了点沈寒越的行李箱。
 
    现在沈寒越在,她正好把她的东西给拿出来,顺便把沈寒越的东西递给他。
 
    “哪里需要那么麻烦啊,老婆,我们可以住一个房间啊,本来就是来打扰大舅子了,怎么能更加的麻烦他呢!”
 
    沈寒越一边说,一边朝着顾念靠近,还不忘对着顾瑾寒挑衅。
 
    明明刚才离自己还有点距离,只一眨眼的功夫,沈寒越就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那只没有受伤的手,紧紧的搂着自己的腰,像是宣誓主权一样。
 
    “你受伤了动作还这么快,看来这伤还不是很严重啊。”
 
    面对沈寒越在自己面前还敢对自己妹妹如此肆无忌惮的家伙,顾瑾寒表示非常的讨厌。
 
    “我伤的是手,又不是腿,当然是不会影响我的行动了!”
 
    沈寒越搂着顾念,有老婆在怀,他也就懒得跟顾瑾寒计较。
 
    “对呀,为了你的手着想,我看你们还是分开住会比较好,你忘记了你自己的手臂是为什么长歪了?”
 
    顾瑾寒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沈寒越,沈寒越倒是没有什么反应,顾念却满脸通红。
 
    显然是想到了什么,看着顾念这个样子,顾瑾寒想说的话,也都咽了下去。
 
    “随便你们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碧娜就在这附近,有事叫她!”
 
    顾瑾寒说完之后,就离开了,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因为他还要处理卡洛的事情。
 
    还有沈寒越丢下的烂摊子,之前的时候交给警方的那些材料,虽然说都是真的。
 
    可是警察这边也会想要进行调查。
 
    最主要的是,卡洛本来就被警察的人给盯上了,一直以来警方只是没有一个合理的借口。
 
    对卡洛的组织进行调查罢了!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痛打落水狗,同时还要用最低的价格。
 
    把卡洛旗下的那些公司全都收入自己的囊中,谁让他是奸商呢。
 
    “好了,我哥已经走了,你也该放手了吧!”
 
    显然是早上的事情还没有让顾念完全的消气,只剩下两个人的房间里。
 
    顾念一把把沈寒越的手给拍开,在别人的面前,她会给他面子。
 
    但是在没人的地方,那就别怪她了,绝对是会本色出演就是了。
 
    松了手,看了一眼自己被拍的有些红的手,沈寒越眼含怨念的瘪了瘪嘴。
 
    “你这是在做什么啊?”
 
    松开手之后,沈寒越就后悔了,顾念居然开始整理起东西来。
 
    那样子虽然很贤良淑德,很养眼,可是,她为什么只收着她自己的东西?
 
    “刚刚我哥说的挺对的啊,为了你的伤势着想,我们最好还是分开比较好。”
 
    一边说,一边还扫向了沈寒越的手,这家伙,只要自己在。
 
    就绝对不会安静的做个美男子,而是没事就不停的老是捉弄自己。
 
    这样不仅妨碍沈寒越的手臂生长,也让她很不自在。
 
    因为病房里时不时就会有人来。
 
    “我伤的可是手啊!没有老婆你的话,谁喂我饭,谁帮我洗澡啊!”
 
    听着沈寒越,很随便的就说出让人面红耳赤的话,顾念满脸通红的捂住了他的嘴。
 
    “不用再说了,我又不是你家的保姆,也不是护工,这些事情,你让别人做啦!”
 
    丢开沈寒越之后,顾念就拿着自己的东西去了隔壁。
 
    楼上的三间贵宾室,沈寒越占了最左边的一间,顾念随手也就住了中间的那一间。
 
    也就跟沈寒越成了邻居。
 
    “咚咚,咚咚。”
 
    沈寒越手握成拳头,然后开始敲击着客厅沙发正中间的那一块墙壁。
 
    房间的格式是一室一厅的,沈寒越的厅正对着的就是顾念的室。
 
    所以当顾念在卧室里准备着东西,把自己的东西都放进柜子里的时候。
 
    就听到了来自沈寒越那边的敲击声。
 
    翻了个白眼,对于沈寒越如此幼稚的行为,顾念不加以搭理。
 
    “怎么都不回应我呢。”
 
    沈寒越像个没有得到大人注意的孩子一样,屁颠颠的又跑来了顾念的房间。
 
    因为手上拿着东西,所以忘记了锁门,正好让沈寒越趁虚而入了。
 
    “我在忙你没有看到吗?”
 
    边收拾,边无视沈寒越。
 
    “这些东西,放着,待会让护工来收拾就好了,你过来,我发现了一件好玩的事情。”
 
    这段时间都没有好好的跟顾念相处,沈寒越现在怎么会让顾念跑掉呢。
 
    怎么说都要好好的呆一会,尤其是待会不知道会有谁来的情况下。
 
    这两人独处的时间是多么的宝贵啊。
 
    尤其是他到时候要做手术,会有一两天要躺在床上。
 
    伤筋动骨一百天,看顾瑾寒那个样子,估计是不会让自己那么容易就舒心的。
 
    然后现在就是要看顾念的了,沈寒越可怜巴巴的望着顾念,这招是他屡试不爽的一招。
 
    果然,看着沈寒越像是一只大型忠犬的样子,在自己的面前摇头晃脑的。
 
    顾念心一软就点头了,只是点完之后就后悔了。
 
    不过都已经答应了,又反悔的话,似乎不太好。
 
    “那就一小会啊,等会我还是要继续收拾东西的。”
 
    “好!”
 
    沈寒越高兴的点了点头,对那种眨巴着大眼睛,露出可怜兮兮表情的人。
 
    女人总是会母性泛滥,沈寒越就是抓住了顾念的这点软肋。
 
    沈寒越拉着顾念上了顾念的床,顾念一看这架势,挣扎着想要离开。
 
    “别急啊,我都这样了,你还担心我会对你做什么吗?”
 
    沈寒越满脸黑线,顾念这一上床就挣扎的习惯,难道是条件反射吗?
 
    虽然说他很喜欢,但是这经常被拒绝,还是有点伤人的。
 
    “我,我只是担心你的手臂又会复发!”
 
    看着沈寒越满脸受伤的表情,顾念也觉得,或许自己真的伤害了他。
 
    所以支支吾吾的解释了一句,没有想到沈寒越却蹬鼻子上脸,一把把顾念给扑倒了。
 
    “喂!,你不是说不是来做这种事情的吗!”
 
    顾念满脸的怒火,果然不应该相信色狼的。
 
    “呵呵,放心好了,我只是抱抱你啦,你好香,跟我一样的沐浴液的味道,真好。”
 
    沈寒越还真的像是犬科动物一样,不时的在顾念的身上嗅嗅,害的顾念不停的要躲避他的袭击。
 
    “你要是再这样,就给我出去,我要继续整理行李了!”
 
    恼羞成的顾念,只好直接拿出杀手锏了。
 
    果然下一秒沈寒越就乖乖的松开了手,只是并没有要从床上起来的意思。
 
    “咚咚咚,咚咚。”
 
    顾念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就看到沈寒越手握成拳,然后朝着墙壁敲击。
 
    “这是我爱你,顾念。”
 
    沈寒越含情脉脉的看着顾念,不等顾念说什么的时候,沈寒越继续敲击着墙壁。
 
    “咚咚咚。”
 
    “这是我想你。”
 
    “咚咚咚咚咚。”
 
    “这是你在做什么。”
 
    顾念在沈寒越慢慢的敲击声中,还有沈寒越好听的男低音下慢慢的睡着了。
 
    这一路上也是有点折腾了。
 
    “怎么样?以后我想你了,我就从那边敲,你就过来好不好?”
 
    沈寒越为自己居然想出了这么好的办法而高兴,完全忘记了手机比这个要方便的多。
 
    只是等了一会都没有等到顾念的回答的时候,沈寒越朝着顾念看去。
 
    就看到顾念已经沉沉的睡着了,而且还枕着他的大腿。
 
    轻轻的把顾念的身体给放平,帮顾念调整了一个舒服一点的睡姿,然后自己也搂着顾念。
 
    有顾念在怀里,闻着让自己舒心的味道,很快的沈寒越也睡着了。
 
    俞北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幅画面。
 
    他去外面问了一下韩碧娜关于顾念的身体,然后再回到沈寒越的那个病房的时候。
 
    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只是听到隔壁有咚咚的声音,这一层楼就只有这三个房间。
 
    而且听韩碧娜说,这三个房间是不外放的。
 
    既然是这样的话,隔壁除了他们还会有谁?
 
    “估计他们两个又吵架了,这会估计是沈寒越是在哄顾念。”
 
    韩碧娜想到前两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虽然顾念嘴里口口声声的说,她跟沈寒越迟早要离婚什么的。
 
    但是自己不过是跟沈寒越在她生病的时候,多说了几句话。
 
    顾念居然就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自己,虽然说沈寒越确实是个好男人。
 
    多金,又帅,还年轻。
 
    不管是哪一点都很吸引女人的目光,更不要说集所有为一身了。
 
    但是对沈寒越这种腹黑的性格,韩碧娜表示自己没有那个胃口。
 
    所以说误会有时候就是这样产生,虽然顾念是怀疑韩碧娜跟沈寒越有什么。
 
    但是显然韩碧娜还没有顾念的想象力丰富,她这里还以为顾念只是吃醋。
 
    顾念这里都已经直接升级为背叛了。
 
    不过好在这件事,在沈寒越的三言两语里给解决了。
 
    “顾念的身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问顾念的时候,她也说她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流了很多的血,但是身上又没有伤口。”
 
    其实俞北的脑海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但是却有点害怕说出来。
 
    顾念之所以想要跟沈寒越离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孩子。
 
    在顾念的潜意识里,其实是爱着沈寒越的。
 
    虽然关于这点俞北并不像肯定,可是这却是一件不争的事实。
 
    “这件事你还是别知道的好,不然你要是知道了的话,顾念那里你能够瞒得住吗?”
 
    韩碧娜抬眼看了一眼俞北,这话其实已经算是肯定了俞北的猜测。
 
    朝着身后倒退了两步,就算是心里有这样的假设,可是变成事实之后。
 
    还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看着顾念在沈寒越的怀中睡的甜甜的样子,俞北心中一痛,不明白为什么总是顾念受伤。
 
    想要伸手去摸一摸顾念沉睡中的睡颜,手还没有碰到顾念呢。
 
    全身就动弹不得,像是被蛇给缠绕住了一般一股阴冷的气息传来。
 
    然后就对上了一双布满的黑气的眼睛,
 
    沈寒越从他们开门的时候就醒了,本来也没有睡的有多熟。
 
    听了一会两人的对话,因为说话声音还算不大,没有吵醒顾念的可能性。
 
    只是沈寒越没有想到,俞北居然敢在自己还在的情况下触碰顾念。
 
    虽然说,还没有碰到。
 
    “你醒了。”
 
    看着沈寒越像狼一样的眼睛瞪着自己,俞北相信,自己要是敢多动一下。
 
    沈寒越一定会扑上来把自己给咬死!
 
    所以说,沈寒越大概真的是犬科类的,但是却绝对不是狗狗那样可爱无害的生物就是了。
 
    “出去!”
 
    沈寒越这话是对着俞北还有韩碧娜说的,简短的两个字,却带着杀气。
 
    俞北耸了耸肩,他刚刚确实是太冲动了,怎么能在有人的情况下,对花子做出这么轻浮的举动,
 
    要是被人给看到,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来,那就不好了。
 
    站起了身,俞北离开了房间。
 
    只剩下韩碧娜,韩碧娜不像俞北,她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
 
    “你还是早点回自己的病房好,医生都已经准备好麻药了,结果却找不到你人。”
 
    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顺便把自己包包里的用具都给拿了出来。
 
    沈寒越每次面对韩碧娜的时候,都有一种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轻轻的在顾念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之后,下了床。
 
    “你这是在做什么?”
 
    看到韩碧娜把她自己的东西全都跟顾念的放在一起,那成双成对的样子。
 
    看的沈寒越眉角直抽抽。
 
    她希望不是他想的那样。
 
    “这还用问?看不是就知道了吗?我在整理我的用品啊。”
 
    “你整理你的用品为什么不去你自己的房间,干嘛要在这里整理,还要跟顾念的放在一起。”
 
    沈寒越不悦的把韩碧娜的洗漱用品给拿了出来,放在一边,觉得这样看才舒服很多。
 
    “这话还用问吗?我跟她住一个房间,当然是要放在一起的啊!”
 
    给了沈寒越一个白眼,韩碧娜继续不管不顾的继续整理着自己的东西。
 
    “我说,你能不能别那么幼稚啊!”
 
    韩碧娜一边放,沈寒越一边收,弄了半天,韩碧娜都没有整理完所有的东西。
 
    转过身来瞪向沈寒越,身后的沈寒越却装作一副什么都没有做的样子。
 
    “沈少,原来你在这里啊,麻醉剂都已经准备好了,顾少说,动作要越快越好,所以……”
 
    护士小姐好不容易通过俞北知道了沈寒越所在的地方。
 
    跑上来急急忙忙的对着他说道。
 
    只是她说的越多,沈寒越的脸色就越黑。
 
    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的护士小姐,只好傻傻的站在那里局促不安的看着沈寒越。
 
    “还是赶紧走吧,真是的,都不知道你想干嘛!”
 
    韩碧娜继续着自己的动作,给了沈寒越一个你很无聊的眼神。
 
    碰了一鼻子灰的沈寒越,脸色非常的不好。
 
    虽然他知道韩碧娜是女的,知道顾瑾寒这样安排是为了顾念的生命安全。
 
    可是经过了卜妮娜的事件之后,在沈寒越的心中。
 
    就算是女人,也一样是跟他争抢顾念的对手。
 
    可以说,现在在沈寒越的心中,顾念就是个香馍馍,男女老少都想要上来尝两口。
 
    为了保护自己的所有权,沈寒越自然是要更加努力的坚守着骑士这个职位了。
 
    “沈少……”
 
    见沈寒越还没有要走的意思,站在门口的护士小姐都要哭了。
 
    主刀大夫那么凶,现在顾少也那么的无视自己,想想就想要泪奔。
 
    “好了,走吧。”
 
    沈寒越也意识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是很难看。
 
    但是能有什么办法?
 
    **
 
    “咳咳,咳咳。”
 
    众叛亲离,卡洛现在的处境就是这样,完全不敢相信任何人。
 
    身上还有从山谷下来的时候滚落时遭遇的内伤。
 
    好不容易跑到了城里,可是身无分文的他,第一次感觉到了绝望。
 
    全身脏兮兮的不说,就连身上都没有几块好的皮肤。
 
    之前下过一场大雨,把他身上的伤口都给泡发了。
 
    而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胸口断了肋骨,居然无法动弹。
 
    躺在这个没有什么人经过的巷子里,已经是第三天了。
 
    今天若是还是吃不到东西的话,他有可能就要被饿死了。
 
    “汪汪,汪汪。”
 
    “呜呜呜……,妈妈,好可怕……”
 
    不远处有一个小孩,大概是跟母亲一起出来逛街,手上拿着一个汉堡包。
 
    但是因为被狗给吠了两声,居然害怕的把汉堡包给掉在了地上。
 
    然后那个汉堡包,卡洛就看着他咕噜噜的滚到了自己的面前。
 
    咽了咽口水,卡洛伸出手,想要去拿,但是却有一双小手,比他更快的拿了起来。
 
    仰起头,卡洛就看到一张满是泪痕的小脸。
 
    “小宝,掉在地上都脏了,别要了!”
 
    大概是小孩的母亲,看到小孩居然跑去捡那个汉堡包,连忙出声斥责。
 
    但是等了一会,却看到小孩居然拿着汉堡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那是另外一条,比他们所在的这条巷子还要小的巷子,而且还很黑。
 
    一般人根本就不敢呆在个地方,
 
    “小宝,怎么了?”
 
    女人走过来拉住孩子的手,从孩子的手中拿过汉堡,想要丢掉,但是正好与卡洛的眼神对上了。
 
    “啊!”
 
    因为饥饿,还有担心被人给发现的恐惧,卡洛的恶狠狠的瞪着这母女俩。
 
    卡洛脸色有些苍白,可是却让人看的很清晰。
 
    尤其是卡洛的通缉令已经全国各地都有了,就连这样子的小巷子里,都看得到。
 
    在女人的右手边,就正好有关于卡洛的通缉令,还有照片。
 
    女人惊吓过度,手中的汉堡,也随之掉落了,卡洛这次却看也没有看一眼。
 
    “嘭!嘭!”
 
    缓慢的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唯一的一把枪来,对着两人一人一枪爆头。
 
    “呜哇……”
 
    之前还凶狠的够,在卡洛拖着疲惫的身子经过的时候,居然都趴伏在地上不感动。
 
    捡起地上这母子两的食物,卡洛慢慢的朝着巷子的深处而去。
 
    **
 
    “啪嗒!”
 
    本来还有些担心那母女两个会不会不止是两个人住的,在这附近晃悠了一下之后。
 
    天色渐暗,吃了一些食物之后,卡洛的身上也明显的有了一些力气。
 
    转悠了好一会,也没有看到那个房间的灯亮。
 
    想着大概那母子两是单独住的,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好好的休息。
 
    卡洛有些难受,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其他的人。
 
    上了楼之后,拿出之前从那个女人的身上找出来的钥匙。
 
    卡洛很轻松的就进了房间。
 
    房间里面的陈设很简单,一室一厅的房子,不足一百平,摆上了家具之后,就显得更加的小了。
 
    不过现在却不是讲究这个的时候,卡洛他现在需要的是能够好好休息的时间。
 
    那两个人身上的所有东西都被自己收走了,包括身份证。
 
    况且在那样的巷子里,除了狗吠,也没有看到一个人影出来。
 
    不过就算是这样,估计警察会查到这里来也是迟早的。
 
    翻箱倒柜的找出了一件比较宽大的T恤,大概是那个女人睡觉穿的睡衣。
 
    不过卡洛穿着大好刚刚好。
 
    洗了澡之后,整个人都舒爽了不少。
 
    想要喝点酒来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可是打开冰箱却发现里面只有牛奶。
 
    “呿!”
 
    卡洛不满的嘟囔了一句,但是还是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现在的情况可不容他计较这么多。
 
    好在这里有电脑,有网络。
 
    卡洛打开电脑,查看了一下。
 
    “果然,直接被通缉了呢,难怪那个女人在看到我的时候会那么大声的尖叫。”
 
    卡洛之前在巷子里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张被贴在街上的宣传单。
 
    “现在,沈寒越让我看看你在什么地方吧!”
 
    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顾瑾寒的身边不太好靠近,而且他也没有找到顾瑾寒的软肋。
 
    沈寒越相对来说就比较好对付了。
 
    这是卡洛现在的感受。
 
    手在电脑的键盘上不停的敲击着,输出一排排看不大懂的符号。
 
    同时还不停的闪现出很多的框框,全都是需要密码,密令什么的。
 
    然后在听到了滴的一声之后,卡洛就破解了对方的密码。
 
    “哼,居然这么乖,都呆在同一个地方,这是等着被我一网打击的意思吗?”
 
    卡洛之所以能够在这么年轻就坐上了他老爹的位置,不仅仅是因为他是继承人。
 
    在组织里哪里有什么继承人之说,还不都是靠实力才能够坐稳的。
 
    而卡洛,不仅精通计算机,还是著名的黑客高手,破解医院的密码什么的。
 
    他根本就不在话。
 
    但是想要破解沈寒越还有顾瑾寒的系统却不会那么容易,这也是在知道了。
 
    谁为他们设计的之后,卡洛才想要从顾瑾寒的身边把人给抢过来的。
 
    一个比自己高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黑客高手,这是卡洛一直想要见到的。
 
    只可惜,顾瑾寒根本就不与自己合作!
 
    像是吧牛奶当成啤酒一样,狠狠的灌了一大口。
 
    仰起头的姿势牵动了一下他胸口的伤处,卡洛闷哼了一声。
 
    “沈寒越,顾瑾寒,我会把你们付诸在我身上的东西,全都加倍的还给你们的。”
 
    狠狠的捏着桌角,手背上的青筋都显现了出来。
 
    把杯子随意的放在一边,卡洛开始寻找着攻击的方法。
 
    就算是知道攻击沈寒越还有顾瑾寒他们的系统没有什么用,可是下面的子公司呢?
 
    造成一点小麻烦什么的,也是很不错的选择,不是吗?
 
    嘴角带着笑,哪里还看的出狼狈的样子,卡洛整个人都处在一种非常兴奋的状态。
 
    能够有一个对手,居然是件这么有趣的事情。
 
    卡洛脸上带着笑容,可是却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电脑上面的绿光打在他的脸上,让他显得更加的恐怖了。
 
    明明是一张俊秀的脸,却给人一种疯狂的感觉。
 
    **
 
    “这都是怎么一回事!这么简单的错误你也会犯!你知道不是只是一个小数点,也让我们损失了好几百万!”
 
    顾瑾寒才跟那边的刘局打了电话,结果还没有找到卡洛不说,就连他的下落也不明了。
 
    虽然已经开始全国范围的展开了通缉,但是一天没有抓到卡洛,他就一天心里无法平静。
 
    这才刚跟刘局这边讨论了一下卡洛可能会去的地方,天色就暗了下来。
 
    还没有吃中饭的顾瑾寒,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结果还没等他缓神,就接到了子公司那边的经理电话。
 
    财务那边给合作公司的汇款,居然多了一位数。
 
    几百万,就算对他来说也不是小数目,而且这还是跟人家合作的时候,出的问题。
 
    这对以后的信誉非常的不好不说,还会引起很不好的舆论。
 
    “老大我会尽快把这件事给查明。”
 
    电话那头传来经理的声音,从声音来判断,对方的年纪应该不大。
 
    “这件事交给苍劲,你先去合作公司把这件事说明一下,看能不能把多出来的那部分金额给要回来,就算是以产品的形式要回来也没有关系。”
 
    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明明应该是接近尾声了,卡洛的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
 
    还以为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结果还给他闹出这样的事情来。
 
    那家合作公司虽然产品质量都很好,可是却是出了名的小气吝啬。
 
    想到好几百万就这样打了水漂,顾瑾寒就心疼。
 
    但是现在却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顾瑾寒拿起刚刚挂掉的电话,重新拨打了一个号码。
 
    “好好的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破绽。”
 
    虽然刚才顾瑾寒这样说对方,但还是相信自己的手下是不会犯这么低的错误的。
 
    所以想了一下之后,他就觉得应该是有人在搞鬼。
 
    这种商业上的恶劣竞争手段,他又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所以顾瑾寒很冷静的打了一个电话。
 
    “我知道了,在查到了什么之后,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的老大。”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非常文静的女声,同时也是卡洛一直想要见一面的黑客高手。
 
    不过估计卡洛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会是个女人,当然,顾瑾寒也不会让卡洛有机会看到就是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