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六章 脑洞大开,伤不起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8:13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为什么!现在都已经从医院出来一个星期了,为什么我还不能出去!”

    顾念觉得自己每天只能够呆在房间里快要疯掉了,虽然有电脑电视可以看。

    可是本来就喜欢外出采风的顾念,现在每天都要面对着熟悉的家具。

    一个星期已经是她极限了。

    至少曾经在医院里的时候,她还能够好好的外出散散步的,可是现在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不仅不能外出采风,就连去街上都不行,而且沈寒越的态度还非常的坚定。

    就连一向站在自己这边的韩碧娜也不帮自己!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老大他们那边都还没有处理好,等老大把事情给处理好了,自然也就能够让你外出了。”

    韩碧娜这句话都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

    “你这句话都说了多少遍了,究竟是什么事情,从我住院到现在,都个把月了,居然还说没有处理好!”

    听到顾念这样说,韩碧娜满脸无奈。

    她也不想重复说这一句话啊,可问题是她只有这一句话能够说的。

    被顾念这样一枪白,韩碧娜直接不说话了,本来她就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

    也不知道能不能说,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沉默。

    “既然你不打算告诉我实情的话,那我就自己去问我哥。”

    问沈寒越还有韩碧娜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那么她就直接去问顾瑾寒好了。

    自己哥哥总不至于还要欺骗自己吧,不得不说,顾念想的太美好了。

    她也不想想,韩碧娜是谁的人,是谁不准她说的。

    “就算是这样,你打个电话不就好了,没有必要要亲自去问吧。”

    韩碧娜看着已经换好了衣服,已经走到了玄关处,准备换鞋子的顾念,连忙拦住。

    顾念明显是想借着去找顾瑾寒的借口,然后出去晃悠一下罢了。

    在知道自己的工作被沈寒越辞了的时候,顾念其实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的。

    对于沈寒越有时候的霸王主义,她始终接受不了。

    不过这也不能够怪顾念,任何人都不喜欢自己的事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对方给决定。

    这是人类的本能反应。

    想要上前劝说,可是顾念却根本就没有打消念头的想法。

    韩碧娜也只好随她去了,已经把鞋子给穿好的顾念。

    一抬头就看到站在一旁靠在墙上看着自己的韩碧娜。

    在自己不理她的情况下,居然没有再追问,这让顾念有点不真实。

    她还以为至少要被对方给念叨个不停,或者是更加明显的阻拦呢。

    “我走了啊。”

    转身看了一眼韩碧娜,顾念有些不确定的说了一句。

    结果韩碧娜就朝着她冷冷的点了点头,这让顾念皱紧了眉头。

    有些想不清楚为什么韩碧娜会是这样的反应,这未免也太平淡了一些。

    不过不管顾念怎么想,韩碧娜还是没有出手阻止她。

    “请小姐回房。”

    “请小姐回房。”

    之前总是跟着顾念的保镖二人组,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守在门外,她之前都没有感觉到。

    回头看向韩碧娜,看韩碧娜那个样子就知道了,她应该早就清楚外面其实还有人。

    而她根本就无法走出这个门。

    想通了这点的顾念,气的不行,现在是怎样,居然都联起手来对付自己了!

    顾念越想越气,之前的时候对保镖二人组,有些愧疚。

    觉得是自己当初不够谨慎,然后被对方给趁虚而入的,结果却害得保镖二人组因为她受罚。

    这虽然是顾念后面知道的,但是,因为这件事。

    她多多少少都还是有点内疚,结果,今天她心里的那股子内疚,完全的化为的气愤!

    “如果我说我不回呢?如果我说,我一定要出去呢?”

    顾念身上背着包包,然后态度强硬的对着门口的保镖二人组质问着。

    脚下也不停的开始朝着外面走,她知道保镖二人组根本就不能拿她怎么办。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自信,她才敢一直往外走。

    而房间里的韩碧娜却始终淡定,她坚信,顾念是走不出去的。

    “还望小姐能够不要为难我们,小姐如果再往前走一步的话,这把刀就会割下我身上的一块肉。”

    像是为了证实自己刚刚说的话,保镖二人组中的一人。

    居然拿着一把小刀,很随意的就朝着自己露出来的手臂上,割了两块肉。

    血水很快的就侵染了对方的衬衣,然后滴落在了地上。

    告诉着顾念,这一切是真实的,并不是在故弄玄虚。

    看着那一滴滴滴落在地上的血,顾念直接愣住了。

    完全无法相信,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而手臂被自己直接给割下了肉下来的男人,居然连哼一声都没有。

    只是脸色有些白,额头上还有明显的汗珠。

    看来直接这样割下来还是很痛的。

    “请小姐回房!”

    重复着同样的一句话,顾念想要说给对方包扎,可是看着他们两人眼中的坚定之色。

    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默默的转身回了房间。

    “你不用自责,上次他们保护你不周,没有受到任何的处罚,这一次如果还是让你离开了的话,可就不是割肉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韩碧娜见顾念脸色有些苍白,大概是被刚才的事情给吓到了。

    叹了一口气,然后给顾念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顾念傻愣愣的,根本就没有要去接的意思,显然是还没有从刚才的自残行为中。

    回过神来。

    韩碧娜也不逼她,把水杯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然后自己舒服的找了个地方坐下。

    “不过是不想让我出去而已,为什么要做这么激进的事情?”

    顾念完全无法理解,那样活生生的画面,让她胸口一震的反胃。

    尤其是看到那一块块肉被丢弃在地上的时候,顾念脑袋都发麻了。

    “不过是几块肉而已,要是你真的擅自离开了,他们到时候的下场可就不止这么简单了。”

    虽然说顾瑾寒很少的处罚属下,但是像这种接二连三出错的属下,还是会有一定的惩罚的。

    而这惩罚却是他们很多人都接受不了的,因为,到时候带你受罚的是,你最爱惜的人。

    虽然有很多都是些大老粗,但是都心中有珍惜的人。

    所以才更加的要谨慎小心才是。

    不过这些韩碧娜都不会告诉顾念,也让顾念因为她这句话直接的遐想连篇。

    在顾念的脑海中,顾瑾寒直接从一个普通的二世祖,变成了一个黑道老大。

    然后想到他们都叫他老大的话语中,顾念更加的坚信了这一点。

    然后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顾念对顾瑾寒稍微的因为这件事而有了些隔阂。

    不过这都是后来的事情了。

    “我明白了,那我就乖乖的呆着就是了对吧?”

    顾念的情绪有些低落,自己的哥哥跟她想象中的一点也不一样。

    这怎么能不让顾念在意?

    韩碧娜却没有注意到,只以为她是因为之前没有出去成功,有些情绪低落而已。

    “午饭不用叫我了,我想睡会,到时候我自己会起来的。”

    顾念觉得自己需要好好的休整一下,有气无力的跟韩碧娜说完之后。

    就自己进了房间,还把门给关上了。

    看着紧闭的房间,韩碧娜皱了皱眉,同时也叹了一口气,她其实也不想让顾念这个样子。

    可是却没有办法,如果放任顾念在外面的话,说不定还会发生以前那样的事情。

    把自己给丢在了床上,顾念的脑袋有些疼,好像一只都嗡嗡的叫着。

    让她根本就静不下来睡觉,想要大叫一声来发泄一下。

    可是又想到韩碧娜就在外面,不想她为自己担心,只好自己蒙着头在被窝中。

    狠狠的叫了一声。

    压抑的吼叫声里面,带着点哽咽的声音。

    也不知道是不是叫累了,顾念在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听到耳边有人说话的声音。

    “不过是让你照顾一个人,你居然都能照顾成这个样子!你是有多没用啊!”

    沈寒越才从顾瑾寒那里回来,还没来得及跟顾念说关于要去岛上的事情。

    然后一进门就看到顾念怏怏的躺在床上,听了韩碧娜的话之后。

    虽然有些心疼,可也没有放在心上。

    然后就是看着睡梦中的顾念,沈寒越又想偷偷的吃点小豆腐了。

    之前因为没有让顾念出去,顾念都不让他碰,现在趁着顾念睡着了。

    正好可以,这样那样一下了。

    一想到这个,沈寒越就开心的笑了。

    只是当他的唇瓣落在顾念的上面时,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

    有些怀疑的时候,用手去感觉了一下顾念的额头,居然发烧了!

    沈寒越那个气急败坏啊,当时,差点没把韩碧娜给吃了。

    让她在家看着个人,居然都能看发烧了,她是有多没用!

    想到韩碧娜每天就知道在他跟顾念之间挑拨离间,沈寒越就分外的讨厌韩碧娜。

    两个人每天见面都是带着火药味的。

    这次顾念生病了,就更加了。

    “她会这个样子,还不是因为你们不让她出去,给憋的!”

    对于顾念生病了,自己却一直都没有察觉到这一点,韩碧娜还是很自责的。

    但是她却不想被沈寒越这样说,因为顾念之所以会这样体虚,还不都是因为沈寒越!

    “我不想跟你争辩,如果你无法好好的照顾顾念,那么就请你离开这里!”

    沈寒越算是受够了,对于韩碧娜的很多行为。

    他之前都一直忍让着,现在更是不想跟她多说什么。

    “不用你说,我也会好好的照顾她的!”

    两人争吵了一下,最后还是叫了马天宇来。

    “没什么大事,就是瘦了点惊吓,她现在的体质比不上以前了,尽量不要让她做重活,不要受凉。”

    马天宇来给顾念看了一下,然后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就离开了。

    他可不想在这个房间里多呆,实在是这里面的两道视线让人根本就无法忽视。

    就像现在这样,他话都说完了,对面的两个人还在对视着。

    要不是看到两人脸上对各自的不满的样子,他都要以为这两人是在脉脉含情呢!

    要是马天宇的想法,让他们两人给知道了,保不齐就要被剥皮拆骨了。

    所以他才说,他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丢下了药物,马天宇就落荒而逃了。

    对于马天宇有些奇怪的行为,韩碧娜跟沈寒越完全没有心情去计较。

    他们现在比较关心的是躺在床上的顾念。

    给顾念喂了一些药之后,顾念就又沉沉的睡过去了。

    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这是怎么了,不过是在想哥哥顾瑾寒究竟是做什么的。

    有没有危险,自己这次的受伤,是不是让哥哥担心了之类的。

    然后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因为头有些痛,所以她其实一直都睡的迷迷糊糊的。

    沈寒越与韩碧娜之间的对话她也都一直断断续续的听着,包括刚刚马天宇的话也是一样。

    两人因为没有想要避开顾念的意思,所以都在她的房间里说话。

    要不就是打开房间的门,以便随时可以听到看到房间里面的动静。

    沈寒越在听到马天宇这样说之后,才稍微松懈了一点神经。

    把身上的外套给脱了,同时还有衬衣上的领带也一并放了下来。

    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慵懒疲惫了。

    “我去给顾念弄点粥,等会她醒了,应该吃不下其他的东西。”

    韩碧娜赶紧转移视线,如此没有防备的沈寒越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居然有些加快,韩碧娜不自在的转身朝着厨房走去。

    瘫坐在沙发上,从沈寒越的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韩碧娜忙碌的身影。

    那身影,与顾念的身影重合了,让他有一瞬间的慌神。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因为头脑还是清醒的,沈寒越很清楚,顾念现在躺在床上。

    “我有些累了,也去休息一下。”

    也不等韩碧娜的回答,沈寒越就朝着之前顾念住的那个房间进去了。

    虽然对生病的人下手,很可耻,但是现在却是一个能抱着自己心爱的人入睡的好机会。

    沈寒越双脚并用的快速的换好了衣服,然后钻进了顾念的被窝。

    大概是因为生病,体温太热的关系。

    顾念全身都热烘烘的,在感受到了沈寒越的凉意后。

    不自觉的朝着沈寒越靠近,美人自动送入怀抱,沈寒越乐得高兴。

    一把搂住了顾念。

    “你也就是在生病,还有感冒的时候,坦诚一些。”

    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也会被传染,沈寒越把顾念搂在怀里,然后轻抚着她的额头。

    额头上面传来的凉意,让顾念很舒服。

    甚至还发出了哼哼的声音。

    让沈寒越一度差点化身为狼。

    拥着顾念,有喜有忧。

    不过却很满足,本来就疲惫不堪的沈寒越,也慢慢的陷入了沉睡中。

    醒来的时候,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审视的视线,让沈寒越不得不从睡梦中醒来。

    “你终于醒了,难道你不知道顾念的身体吗?才流了产一个月,根本就还不能跟你上床吧,你就这么急不可耐!”

    一醒来就被对方给说成是只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就算是脾气再好的人,估计也会生气。

    沈寒越皱了皱眉头,正想要对着,不敲门随意进入房间的人咆哮的时候。

    感觉到顾念抱着自己的手臂紧了紧,同时还在自己的胸口蹭了蹭。

    让沈寒越立刻意识到顾念还在身边,她还在休息,自己要是大声的说话的话。

    肯定会把顾念给吵醒的,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

    沈寒越强压下去了自己的怒火,然后轻轻的把顾念环绕着自己腰间的手给松开。

    轻手轻脚的把顾念的脑袋也搬离开自己的胸口。

    做完这一切之后,沈寒越看了一眼顾念,见她还在熟睡中,沈寒越才起身。

    “你想做什么!在顾念的面前,你说这个话,你是不是没有脑子!”

    原来刚刚沈寒越脸色一下子变得如此的难看。

    不单单是因为被韩碧娜说成只要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韩碧娜也只是脱口而出的话,根本就没有在大脑里经过深思熟虑的。

    所以当沈寒越提出来这句话的时候,韩碧娜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但是事情都已经做了,又不能够把时间给倒带。

    “好在,顾念并没有醒不是吗?你别揪着这点不放,我还不是看你们两个都睡太久了,想要叫你们起来嘛!”

    韩碧娜不满的嘟嚷了一下,要不是因为看在沈寒越好像真的很幸苦的份上。

    她才不会连沈寒的份也给他做好呢!

    朝着紧闭的房间看了一眼,沈寒越眼中溢满了疼惜。

    “再让她睡会吧,身体不舒服的话,多睡会说不定就好多了。”

    见沈寒越如此为顾念着想,韩碧娜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而是走向了厨房,准备把吃的东西都给拿出来摆上。

    “好香啊,碧娜你煮了什么好吃的!”

    听到顾念的声音,沈寒越跟韩碧娜都对视了一眼。

    两个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讶,尤其是沈寒越,脸上挂满了审视。

    他很想知道顾念是什么时候醒的,都听到了些什么,要是之前的话被顾念听到了的话。

    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跟顾念解释。

    “沈寒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沈寒越的身上已经换上了简单的休闲装,顾念一脸狐疑的看着沈寒越。

    见顾念的脸上不像是说谎的样子,沈寒越与韩碧娜都松了一口气。

    “早就回来了,看你睡的跟只死猫一样,我就没有打扰你,顺便跟你一道睡了一觉!”

    放松了下来的沈寒越,又恢复了平时他对待顾念的那种模式。

    痞里痞气的环住顾念的小蛮腰,然后对着顾念的耳朵不停的吹气。

    说着暧昧不清的话。

    顾念原本有些苍白的脸上,一下子就挂满了红晕了。

    像是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样,顾念像平常一样跟沈寒越打闹,嫌弃沈寒越。

    只是在不经意间会偶尔的看一眼韩碧娜,而韩碧娜则像是没有看到一样。

    照旧做着自己的事情。

    “今天的事情我听韩碧娜说了,你想出去?去哪里?我陪你。”

    在餐桌上,沈寒越的话音刚落,顾念就直直的看着他,同时也看了一眼韩碧娜。

    虽然说,韩碧娜有责任要把这件事告诉沈寒越,但是,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说。

    这点,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

    见顾念不说话,只是看了一眼韩碧娜,沈寒越有些奇怪。

    等着顾念回答。

    “在吃饭呢,吃完饭再说吧。”

    明显的不想跟沈寒越多说什么,顾念的态度有些怪怪的,不过沈寒越没有多想。

    以为是不是感冒还没有好,凑到顾念的面前,摸了摸顾念的额头,温度已经降下去了。

    就像马天宇说的,其实并不是很严重。

    这也让之前一直提心吊胆的沈寒越松了一口气。

    “既然这样的话,那等你想说了,再跟我说吧。”

    完全没有了刚才看到自己时的,一股活泼劲。

    顾念现在低着头,慢慢的喝着粥,那样子就好像粥里面会喝出虫子来一样。

    小心翼翼的样子,让沈寒越都快要看不下去了。

    可是也不能说什么。

    晚餐就在这诡异的气氛中吃完了,然后沈寒越想起今天他之所以能够那么早回来的原因。

    “因为手臂还需要做一次手术,所以你哥希望我们能够去顾家的岛上,你看怎么样?”

    沈寒越还是很尊重顾念的,对顾家的岛屿,其实沈寒越并不怎么想去。

    那里对于沈寒越来说,进去了就会有种束手束脚的感觉。

    毕竟那里的人没有自己的人,很多地方都会觉得有些不方便的吧。

    至少沈寒越是这样想的。

    “要去多久?”

    顾念一边不停的跳着台一边头也不抬的问着。

    看着顾念这个样子,沈寒越皱了皱眉头。

    不知道是不是他多心了,他总觉得顾念是不是知道了点什么。

    不得不说,沈寒越的第六感,比女人还要灵,顾念确实是听到了点什么。

    她在等沈寒越什么时候跟她说真话,但是看沈寒越这个样子并没有这个打算。

    同时顾念也想知道,自己的哥哥,顾瑾寒跟沈寒越到底在搞什么鬼。

    他们在防备的人究竟是谁,这对她来说是她现在最想知道的。

    什么人能够让沈寒越还有顾瑾寒都如此的忌惮。

    “不清楚,应该要看手臂的恢复吧。”

    沈寒越这话并没有说慌,因为他这段时间都在忙碌。

    根本就没有好好的休养,碎掉的骨头,虽然被钢板固定住。

    但是因为他时不时的乱动,导致里面的骨头有点长歪了。

    顾瑾寒也是考虑到,让沈寒越好好的休息。

    至少在把骨头长整齐之前,不会让沈寒越插手。

    如果是以往的话,顾念肯定会很关心的问一句沈寒越的手臂怎么了。

    就算是以前两人关系还有些水火不容的时候,顾念也会对沈寒越关心。

    可是今天居然在听到沈寒越这样说之后,关心的不是沈寒越的手臂。

    而是要去多久,甚至在听到沈寒越说要看手臂的恢复时,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哦。

    如此冷淡的反应,别说是沈寒越了,就是韩碧娜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两人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狐疑的神色。

    顾念在他们两个人对视的时候,就抬起了头,然后就正好看到了两人“脉脉含情”的一幕。

    “我吃完了!你们慢用!”

    说完这一句话之后,顾念就站了起来,也不等他们两个人说话,就直接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同时还不忘把房间的门给上了小锁。

    听到里面落锁的声音,沈寒越更加的皱紧了眉头。

    “我这是怎么了?”

    捂着自己的胸口,顾念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看到沈寒越与韩碧娜对视的时候。

    自己居然会觉得有点心痛。

    因为之前的时候断断续续听到了韩碧娜说的话,什么流产什么的。

    究竟是谁流产?这样的问题,顾念想都不用想,就猜到了韩碧娜。

    她与韩碧娜从小一起长大,她喜欢的东西,韩碧娜也会喜欢。

    自己在沈家这些年,身体已经大不如前,怀孕这种事情对她来说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所以顾念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

    而能够让沈寒越只是因为提到就那么的恼羞成怒。

    那么很有可能那个孩子的父亲就是沈寒越。

    所以说,感冒的人,身体不舒服的人,在这个时候,是最容易胡思乱想的。

    仅凭模糊的两个字,顾念已经把沈寒越跟韩碧娜想成了狗男女了。

    同时自己也在这一刻,被丈夫还有闺蜜给狠狠的背叛了!

    靠着门板上,顾念难过的滑落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想要大声的痛哭又怕外面的人听到,只好压抑着自己的声音。

    然后本来就没有完全好的身体,再一次的感冒了。

    等顾念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床上了。

    “你说你怎么跟个孩子一样这么不让人省心啊!”

    床边只有韩碧娜一个人,沈寒越并不在。

    韩碧娜责备的话语,让顾念热泪盈眶,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够享受多久这样的友情。

    “不是,我是担心你,只是说说而已,没有要责备你的意思。”

    看到顾念在自己面前哭了,韩碧娜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了。

    尤其是顾念刚刚的样子,很明显是因为自己刚才的那句话而哭的。

    “别哭了,再哭就变成大花猫了。”

    沈寒越从门外走进来,手里端着一杯白开水,轻轻的把顾念扶起,喂她吃了药。

    顾念从看到沈寒越的那一刻起,就朝着韩碧娜扫了一眼。

    这一眼,让韩碧娜以为是自己在这里太碍事了,虽然不情愿,但还是离开了。

    而顾念看着韩碧娜的离开的背影,觉得韩碧娜的背影透着悲伤的感觉。

    “我没事了,你别在这里,去看看碧娜吧。”

    顾念推了推沈寒越,朝着外面韩碧娜的方向看了看。

    顾念的话让沈寒越摸不着头脑,话说他为什么要去看看韩碧娜啊。

    “我真的没事了。”

    见沈寒越沉着脸不说话,以为沈寒越在猜测自己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顾念只好重复了一遍自己很好不用担心,虽然此刻她很想哭。

    可是既然是自己最好的闺蜜,她愿意做出退步。

    “好说没事,你是不是脑袋发烧烧坏掉了?不然的话为什么会让我去看看韩碧娜,你不知道我最讨厌那个家伙吗?”

    你讨厌她为什么还要跟她在一起,还害她流产?

    顾念很想这样问,可是理智告诉自己,她不能这样问。

    既然沈寒越不离开,那自己就只好不搭理他就好了。

    于是顾念闭上了眼睛,一副不想跟沈寒越多说什么的样子。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沈寒越想到之前的时候,韩碧娜把流产的事情说了出来,虽然那个时候顾念是睡着了的。

    可是不能保证,那个时候,顾念不是清醒的。

    抓着顾念的手,沈寒越有点颤抖,他其实有点害怕。

    要是顾念知道了她自己奇迹般的怀孕了,结果却因为沈君美而把孩子给落掉了的话。

    沈寒越都不敢想象,顾念的表情。

    顾念僵硬了一下,尤其是在感觉到沈寒越的手颤抖的时候。

    既然你也会害怕我知道,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

    顾念心里好想这样质问一下沈寒越,可是她却不敢。

    “你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明天我就上顾家的岛上去,到了那里你或许会舒服一点。”

    本来沈寒越还想要推迟几天再去岛上的,但是顾念的状况也不容乐观。

    在这里,如果经常的叫马天宇来,保不齐会被人跟踪。

    他这里的防护并没有顾瑾寒的周到,当初为了不让太多的人妨碍他跟顾念的二人世界。

    他可是把很多守卫还有保姆都给赶走了。

    “我知道了,没事的话,你就先出去吧。”

    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不过情绪稍微的比之前好了一点,看来去岛上的事情。

    让顾念多多少少,有点高兴的。

    看了一眼顾念,沈寒越虽然还想说点什么,但是还是咽了回去。

    出了房间之后,沈寒越就给顾瑾寒打了电话,通知了他明天会出发的消息。

    顾瑾寒没有想到这么轻松就说服了沈寒越去岛上,这样一来估计顾念也能一起过去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沈寒越之所以会答应去岛上,那也是因为顾念同意了的。

    顾瑾寒心情大好,愉快的去安排大家一起去岛上的事情。

    沈寒越就没有那么好运了,顾念也不知道在生什么气,一直都不理他。

    韩碧娜知道了明天就要回岛上的消息,一甩门就离开了。

    直接把收拾东西的重任交给了自己。

    外面的两个大汉是负责守卫的,更何况还是顾瑾寒的人,他根本就叫不动对方。

    “你坐在这里干嘛?”

    顾念晚上口渴了起来喝水,就看到沈寒越大汗淋漓的坐在沙发上。

    看到顾念终于注意到自己了,沈寒越嘟着嘴巴,委屈的说。

    “我在收拾东西呀。”

    “额。”

    顾念这才想起,之前的时候沈寒越说的明天要去岛上的事情。

    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一个行李箱,还没有整理好的,地上到处散落着七七八八的东西。

    并没有看到韩碧娜。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顾念想到了什么,脸色又变得不怎么好了。

    “一直都只有我一个人,韩碧娜那种女人,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跟她是朋友,明知道我手受伤了,你还生病了,居然不帮忙一下,直接就摔门走了。”

    一说起韩碧娜,沈寒越就一肚子的火,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顾念会跟这样的人是朋友。

    见沈寒越在谈到韩碧娜的时候,眼中丝毫没有对自己时的温柔。

    睡了一觉手,清醒了一些的顾念,智商也终于恢复了一些。

    想到平时的时候,两人的相处,根本就不像有暗情的样子。

    如果不是两个人的演技太高,那就是自己误会了他们两个人。

    顾念觉得后者的可能性相对来要比较高一些。

    “你跟碧娜之间……”

    顾念不知道要怎么问,说话断断续续的。

    “什么我跟韩碧娜?”

    沈寒越完全没有想到顾念想要说什么,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往那方面去想。

    支支吾吾的,顾念总算是吧今天她做的那些猜想给说了出来。

    听了顾念的话之后,沈寒越的脸上可谓的五颜六色,实在是太惊人了。

    沈寒越的表现也让顾念松了一口气,而沈寒越则是对顾念哭笑不得。

    “你这小脑袋瓜子究竟都在想些什么啊!”

    两个人终于重归于好了,顾念也知道了自己误会了沈寒越还有韩碧娜。

    所以对流产这件事,也就没有再追根究底的问了。

    这让沈寒越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悬着了一颗心。

    “明天我们就要去岛上了,你还有什么没有准备好的?”

    顾念看着沈寒越那受伤的手臂,收拾东西的责任自然落在了自己的肩上。

    谁让他是为了自己受伤,又是自己弄的旧伤复发呢。

    “我看你那眼神,你是内疚了是吗?”

    沈寒越瞬间就捕捉到了顾念的眼神,然后心里有些小得意的甜蜜。

    “才没有,我只是看你行动不便所以才帮你的。”

    顾念赶紧转头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这样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举动反而让沈寒越心里暖洋洋的。

    “还狡辩,你这样我感到很幸福,真的,所以你不用觉得内疚什么的,如果我受伤能换来你这样对我的关心,我觉得值了。”

    沈寒越很诚恳的看着顾念,那眼神看着居然让顾念觉得萌哒哒的。

    顾念都被自己的想法吓到,平时一个大老爷们居然让人觉得萌哒哒,有病吧。

    “你想多了。”

    顾念的话语在怎么装作一本正经,都听起来都还是让人觉得有些别扭。

    “我知道,你这是在狡辩,我知道老婆疼我,这个我应该感到很荣幸,很感激,但是你为什么会有些害羞呢?”

    沈寒越故意小孩子一样抓着顾念死不放手。

    似乎这样逗顾念他的心情就会莫名好的很。

    “你要是在多说我就让你自己收拾,我懒得管你。”

    顾念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

    “啊,老婆,你别这样嘛,我是开玩笑的,只大人大量别和我计较啊。”

    沈寒越一只手居然开始拉扯顾念耍小孩子脾气。

    顾念扶额,这都是什么啊,今天的沈寒越也太反常了吧。

    “你今天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我很好啊,好的不得了。”

    顾念一时竟无言以对。

    “你知道吗,最开始你哥哥建议我去小岛治疗的时候我还有些不乐意,而现在我发现我错了,错的离谱啊。”

    “为什么?”

    顾念在心里翻白眼,手中的动作却不停下,一直在不停的收拾东西,一会儿从柜子拿衣服,一会去洗浴室拿洗漱用品。

    “因为我再次感受到了你对我的好。”

    而沈寒越也死乞白赖的跟在顾念的屁股后面一直转悠。

    顾念的鸡皮疙瘩又起了一层。

    “我知道了,你今天说了很多次了,看来我这样错还是宠坏你了,你自己来吧。”

    顾念突然一个转身,然后后面跟过来的沈寒越来不及刹车,硬生生的就对了顾念贴了过去……

    只见顾念的眼睛瞬间瞪大,然后一闭眼,直接将沈寒越推走,自己甩手真的走了。

    “老婆,我不是故意的啊,我也不知道你转身啊,你听我解释啊。”

    沈寒越自己都还没有来得及享受一下呢,结果顾念就气冲冲的走了,自己想想都委屈啊。

    “老婆,这真的是意外的,也行是老天故意安排的呢,你觉得呢?”

    沈寒越不死心,继续在后面大吼大叫。

    “砰!”的一声响,顾念还是把门关上了。

    顾念摸着自己滚痰的脸庞。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只是一个意外而已啊,而且这样的一个小小接触自己居然会这么大反应,醉了醉了。”

    顾念也不管外面那个人一会儿哀求,一会儿解释的疯癫,自顾自的去了洗手间洗脸去了。

    随后顾念虽然出来了,但是整个人还是有些不敢直视沈寒越,即便沈寒越一直低姿态。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