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五章 因为是她所以喜欢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8:08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终于可以出去了……”

    伸了伸懒腰,这段时间天天都呆在医院里,虽然没有怎么限制她的自由。

    可是,还是不能很随意,因为她老是会觉得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

    这让她很不自在。

    顾念看着自己身边的韩碧娜,看韩碧娜的样子,就算是自己要出院了。

    韩碧娜都是一副要继续跟着自己的样子。

    “那个,沈寒越不来吗?”

    虽然很不想问,可是,顾念还是朝着门口看了好几次,没有看到那个她期盼的身影。

    多多少少还是让她有些失望。

    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扫了一眼顾念,把顾念的表情全都收在眼底。

    “呵呵,怎么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吗?当初是谁说要离婚来着?”

    韩碧娜看着顾念这个样子,就忍不住的想要开她的玩笑。

    被韩碧娜用调侃的眼神看着,顾念的脸一红。

    不经大脑的吼出一句。

    “那只是时间问题!”

    刚说完,门口就出现了沈寒越,也不知道沈寒越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不过看沈寒越的脸上没有多大的表情,顾念松了一口气。

    倒是站在一旁的韩碧娜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笑了笑。

    “东西都收好了吗?我们走吧!”

    沈寒越像平常一样,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顾念却能够感觉到他不开心。

    想要开口问,可是看到韩碧娜就在身边,刚刚自己才跟韩碧娜说了那样的事情。

    现在就更加的不好意思继续说了。

    于是,也只好沉默。

    带着顾念还有韩碧娜上了车,车前车后,居然还有三辆车跟着。

    那架势简直保护的水泄不通,就算是这样,沈寒越还一脸的紧张。

    就连韩碧娜也是丝毫不松懈的样子,这让顾念更加的好奇。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够让沈寒越跟韩碧娜警惕到这样的程度。

    好不容易到了家,韩碧娜却没有离开,看着韩碧娜熟门熟路的自己找房间住的样子。

    顾念满脸的惊讶,但是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沈寒越。

    要是以往的话,沈寒越肯定早就发现了她的疑惑。

    然后跟她好好的说明一番了,但是今天沈寒越却好似没有看到一般。

    放下了东西之后,韩碧娜也不知道在房间里在干嘛。

    一直没有出来,沈寒越却要出门的样子。

    “这个时候了你还要去哪里?”

    夜色虽然还很早,但是过不了几个小时就可以吃晚饭了。

    顾念说完之后,就觉得失言了。

    这样说,总有种自己好像是他的老婆一样,管东管西的。

    沈寒越也好像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一时间顾念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

    “那,那个,我只是觉得,这个时候了,等会就可以一起吃饭了。”

    想要解释,可是却有种越说越乱的感觉。

    “公司还有事,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尽量跟韩碧娜呆在家里吧,有什么想买的东西可以告诉我,我到时候让人给你们买来就是了。”

    简直像是已经判了顾念软禁的旨意一样。

    说完之后,沈寒越就拿起挂在门口的外套出去了。

    看着对方的背影,顾念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沈寒越!我可从来没有听说我不能出门这件事!”

    顾念拉扯住快要出门的沈寒越,然后怒视着对方。

    以前都像是温驯的猫咪,现在在这一刻又开始对着自己张牙舞爪了。

    明明之前的时候自己还能够对顾念的这一面也非常的喜欢的。

    可是现在,沈寒越看着对自己怒目而视的顾念,只觉得内心疲惫不已。

    他这么做也是为了她好,现在卡洛的下落不明确。

    他要是,让顾念继续呆在医院里,又不放心。

    没有办法,只好把顾念带回家。

    以后就算是每晚工作到很晚,自己也还有时间可以看到顾念。

    总比之前的时候要好上许多,不必像之前那样,总是没有机会见面。

    不得不说,沈寒越想了很多。

    只是他唯独没有想到,在接顾念的时候会听到那样的说法。

    “只是,时间问题。”

    这是不是说明在顾念的心中,还是打着要跟自己离婚的打算呢?

    只要一这样想,沈寒越就觉得自己想要杀人!

    所以他才会对顾念如此的冷淡,甚至感到心累。

    “没有什么,你稍微的忍耐两天就好了。”

    话虽然是和声和气的,可是听在顾念的耳里,却又不一样。

    要是以往的话,沈寒越早就把自己给搂在怀里吃豆腐了,怎么会如此的无动于衷。

    想到刚刚自己想的事情,顾念的脸就羞红的。

    总有种好像自己希望对方吃自己豆腐似得。

    还没等顾念从自己的遐想中回过神来,沈寒越已经关门离开了。

    看着紧闭的房门,顾念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怔忡。

    “怎么了?沈寒越走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约好的,沈寒越一离开,韩碧娜就从房间里出来了。

    顾念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不想说话。

    她总觉得沈寒越对她的态度有些奇怪,是她,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惹他不高兴了?

    顾念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沈寒越越来越重视了。

    就连沈寒越那么细微的,变化,她都能够发现。

    “这是怎么了?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今天是你刚出院的日子,我们在家里自己弄大餐吃吧!”

    韩碧娜倒是一扫刚才沈寒越在的那种沉默,开心的拉着顾念的手。

    大概是被韩碧娜给的开朗给影响了,顾念的心情稍微的好了一些。

    尤其是听到韩碧娜说,要给自己弄大餐的时候。

    “你会弄吗?到时候别弄出来的东西吃了拉肚子什么的啊,到时候可就刚出院又得进医院了!”

    顾念把沈寒越给抛出脑海,然后对着韩碧娜开心的说着。

    见顾念都有精神打趣自己的,心中也就松了一口气。

    “怎么会呢,你可别小瞧我这几年在外面的磨砺,倒是你,这几年当少奶奶当多了,估计连锅铲都不会用了吧!”

    韩碧娜原本只是想要打趣一下顾念的,却没有想到,话说出来之后,顾念的脸色就变了。

    变得很不好看,想到之前顾念在沈家的际遇,韩碧娜恨不得扇自己两下。

    有个处处刁难自己的小姑子,还有一个怎么看自己都不顺眼的老太婆。

    韩碧娜想想也知道,顾念少奶奶的生活肯定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挂上了一脸的自责。

    “哎呀,我说,你怎么表现的比我还要难过的样子?就算再怎么难熬的日子,我不是都已经过去了吗?现在我的身边有你们就足够了。”

    把韩碧娜抱住,两个人抱在一起,顾念笑着对韩碧娜说。

    听到顾念的笑声,韩碧娜总是是相信了顾念已经把以前的事情都放开了。

    “不是说,要做大餐的吗?我记得沈寒越放红酒的地方,到时候我们开他两瓶好酒!”

    心情好了不少,顾念总算是打起了精神,韩碧娜在听到顾念这样说的时候。

    也开心的笑了,只要是能够让沈寒越郁闷的事情,她都非常的乐意去做。

    “要开最好最贵的那两瓶!”

    像是有了动力一样,韩碧娜恢复了刚才的那股子活泼好动的性子。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开始朝着厨房进发,翻箱倒柜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沈寒越早就做好了准备还是其他的什么。

    顾念记忆中原本没有多少食材的厨房,这会却是满满的都是食物。

    两个人挑选了一下,韩碧娜说要做西餐,于是两人开始把牛肉跟蔬菜都拿出来。

    可以做一个牛排,然后再做一个蔬菜沙拉。

    两个人配合的很默契,一个弄牛排,一个弄蔬菜沙拉。

    居然只一会的功夫就做好了,只是看着剩余的牛排还有沙拉,顾念欲言又止。

    “别想了,沈寒越今晚估计会很晚回来的,所以今天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要不醉不归。”

    韩碧娜一看顾念这个样子,就挑了挑眉,忍不住的想要欺负一下顾念。

    “额……”

    一看韩碧娜这副表情,顾念就知道韩碧娜心里在打着什么样的算盘。

    她才不会让她得逞呢!

    “你想多了,我只是在思考,沈寒越最好的酒藏在哪里!”

    像是要证明自己的话一样,顾念四处寻找着。

    然后就算是看到了不错的酒,也还是继续的找。

    势必要把那最好最贵的酒给找出来。

    看着顾念那个样子,韩碧娜就觉得好笑。

    她客不认为,沈寒越堂堂一个沈家大少,居然会把酒给藏起来。

    那些翻出来的酒,估计就是沈寒越摆放的最好的酒了,如果还有更好的。

    现在这里并没有发现,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可能是早就已经被喝掉了。

    韩碧娜想的没有错,那最好最贵的那一瓶,早就被顾念给喝下肚了。

    只是顾念现在完全忘记了就是了。

    “好了,我看着凭就不错,好几十年的拉菲呢,虽然不是最好的,但是也算是不错的了。”

    韩碧娜拉着顾念,从顾念的手中拿过一瓶酒,看了看,然后给出了这么一段评论。

    看了一眼韩碧娜手里的酒,既然韩碧娜说好,那她也就不说什么了。

    韩碧娜甚至还在餐桌上面点上了蜡烛。

    面前虽然简单的只摆放着两盘牛排,还有一旁沙拉。

    好像有些简单的样子,但是在灯光的照射下,还有蜡烛的烘托下。

    还是很有情调的。

    “来,为我们的顾大小姐能够平安的出院干杯!”

    举起手中的红酒,韩碧娜开心的说道。

    “你呀,什么顾大小姐,嘴里就不能有一句正形吗?”

    不满的对着韩碧娜嘟了嘟嘴,被韩碧娜这样称呼,她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的。

    “这有什么关系,我说的都是实话啊,先不要纠结这个了,我们现在来干杯吧!”

    被韩碧娜这样一说,顾念也觉得,自己纠结的地方很奇怪。

    笑着摇了摇头,也跟着韩碧娜举起了杯子,然后两人开心的吃着晚餐。

    而沈寒越这里可就没有那么的开心了。

    虽然说已经把卡洛拉了下来,但是狗急了跳墙,他还是有些担心对方会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

    顾瑾寒现在还没有打电话给他,也不知道他那里追查的怎么样了。

    想要打电话过去询问,又怕打扰了顾瑾寒。

    想到刚才顾念说的话,沈寒越就更加的焦躁了。

    “事情怎么样了?”

    听到电话响的时候,沈寒越很不想接。

    因为他知道不是顾瑾寒打来的,他与顾瑾寒约定过,只打对方的手机号码的。

    公司电话,他有时候又不一定在,顾瑾寒还是清楚这点的。

    尤其是顾瑾寒还知道今天他要求u把顾念给接出来。

    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要确保顾念的安全。

    不过最后,沈寒越还是接了电话,没有办法,因为电话一直响着,没有要挂断的意思。

    只是接了之后,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时,沈寒越后悔的想要把自己的手给剁了!

    “喂,怎么了?我是卜妮娜啊,难道是没有听出来我的声音?”

    电话这头,卜妮娜也是听了拉里说之后,才知道原来顾念的身上发生那么多的事情。

    而且顾念还都坚持了下来,一想到这里,卜妮娜就更加坚定与拉里的感情了。

    今天是他们才回到意大利的第二天,她本来想一回来就打电话的。

    可是考虑到时间差,也考虑到对方的想法。

    才一直拖到今天才打的,但是沈寒越却如此的冷漠。

    让卜妮娜多少还是有些打击,要知道她怎么说也算的上是一个大美女了。

    有必要对她这么的冷漠吗?

    不满的嘟了嘟嘴,抱着卜妮娜的拉里揉了揉她的长发,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

    “别不开心了,这样正好,要是他敢跟你那么熟络的话,说不定我就不会这么的放心了!”

    听着对方这宠溺的话语,卜妮娜的脸上显出了几分羞涩,然后亲了亲拉里的脸颊。

    拉里从卜妮娜的手中接过电话。

    沈寒越从一开始就听到了这两人的对方话,这明显的是在自己面前秀恩爱啊。

    俗话说的话,秀恩爱死的快!

    不过这话他也不敢对着拉里说,他还想多活几年呢,况且人家秀恩爱,跟自己有毛的关系。

    “我听说,你们那边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但是最后还是被人给逃走了,需不需要我的帮助?”

    拉里的样子明明就是一直在陪着卜妮娜,可是他的消息却总是最快的。

    听到拉里这样说,沈寒越其实还是很感激的。

    这次的事情要是没有拉里的帮助,那是肯定没有那么顺利的。

    至少沈寒越就是这么想的。

    “不用了,你也是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处理的,尤其是卜妮娜,那么不安分的女人,也就你能够消瘦的起。”

    沈寒越想到在米其林的时候,被卜妮娜搭讪的事情。

    对方一看就是来者不善,没有想到居然能够那么快就见面了不说。

    还跟顾念成为了朋友,而他也算是跟拉里成为了朋友。

    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不得不说现在的情况真的是很戏剧化。

    “这样啊,那你们多注意安全,卡洛能够年纪轻轻的就把他父亲的座位给坐稳,也不是靠一天两天就能够做到的,他的手段还是有的,你们还是要多注意注意才好,如果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助的话,记得要联系我。”

    拉里的话,让沈寒越呆愣住了,完全没有想到拉里会说这样的话。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们如此的帮助呢?我并不记得我们有做过什么对你来说有利的事情。”

    这其实是沈寒越最像不通的地方,尤其是从之前开始,到现在。

    拉里从来没有说要自己帮助他什么,就算之前的时候有那样提过,可是最后也没有说出来。

    像拉里这样的人,应该不是那种会随便给予帮助的类型。

    他可不相信对方是看他们顺眼所以才会帮助他们呢。

    更加不会相信是因为卜妮娜跟顾念是朋友,就伸出援助之手。

    他之前还在担心卜妮娜跟顾念走的太近,到时候会不会被拉里记恨。

    毕竟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就像自己看到顾念跟俞北在一起的画面一样。

    他肯定是无法保持冷静的,更不要说去帮助那个人了。

    沈寒越完全忘记了他自己之前是怎么去照顾俞北的了。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对能够让妮娜刮目相看的顾念有什么好的,后来会找上你,是因为我从你的身上感觉到了跟我一样的气息。”

    拉里换了一只手拿着电话,然后凑过来要卜妮娜喂自己吃东西。

    卜妮娜无奈的扫了她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她总觉得从回来后,拉里就变得有些爱撒娇了。

    不过这撒娇是对着她的,让她很开心就是了。

    拉里吃完了口中的葡萄,然后继续接下来的话。

    “然后在接触中我从你们之间学到了一些东西,那是我跟妮娜在一起的时候所没有的,我觉得那样很好,能够让我跟妮娜之间的距离拉近。”

    “最后就是顾念最后说的话,让我觉得她是一名很有知识的女性,很值得结交,不过你放心,我的心中只有妮娜。”

    这一段很长的自我剖析,让电话那头的沈寒越哭笑不得。

    他可没有想过要听拉里说这些东西,知识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一愣神的功夫。

    对方居然说了那么多出来。

    “拉里,你是同性恋?”

    其实这句话他想说很久了,之前的时候他就想说了。

    拉里在看着顾念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那种男人看女人的感觉,就是很普通的看着。

    这跟沈寒越想的根本就不一样,他还以为同性恋在看同性的时候,都是带着审视的。

    “哼,不是,我对同性没有任何的好感,做朋友还行,要是做恋人还是会接受不了。”

    拉里想到之前卜妮娜离开之后,自己有段时间去同性酒吧的事情。

    看着那里面的那些人,她都觉得作呕,根本就呆不下去。

    “额,卜妮娜跟你就是同性啊。”

    沈寒越在听到拉里的话的时候,甚至以为,卜妮娜是人妖。

    不过想想那段时间的接触,这个可能性太小了。

    “她是特别的,因为是她,不管她是男人还是女人,我都喜欢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国外的人都特别的大胆,很简单的就说出了喜欢二字。

    而沈寒越在听到这样的宣言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好了,也就是这样了,你有这个功夫关心我的事情,不如多关心一下怎么解决眼下的问题吧!”

    看着卜妮娜一个人缩在沙发里,拉里心痒痒的。

    根本就,没有刚才的那股子耐心,继续跟沈寒越说话了。

    匆匆的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就把沈寒越的电话给挂了。

    看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沈寒越愣了一下,明明从刚才开始就说的很起劲的家伙。

    自己刚刚被吊起来的胃口,还没得及说话呢,就被挂掉了。

    果然,被人挂电话什么的,真的是很不爽!

    **

    透过巨大的风浪,沈寒越恨不得自己长了一双千里眼,可以一眼看穿山谷里的究竟。

    “那里是不具备起飞的条件,但是如果是一个人危在旦夕了,我想他还是愿意博一次的,毕竟活下去的诱惑力太大了。”

    周局长仔细端详了一下沈寒越一脸的难以置信,轻轻的摇头。

    “一个人在面临死亡时的求生**是最强大的,而卡洛还充满着仇恨,你觉得他会甘心就这样死去吗?”

    “可是前几天那里没有直升机啊,卡洛是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将直升机开进去的?”

    沈寒越已经按捺不住了,身体不由自主就开始完山谷走去,他一定要去弄个究竟。

    就算大风已经将他的衣服掀起飞舞,风入眼睛也似乎就要忍不住闭上,那也一直咬牙坚持。

    “我也想知道这个问题,难道是我们的人里面出了奸细吗?”

    周局长也赶紧跟了上去,同时还不忘将自己的疑惑几乎用吼的说出来。

    “不好说,不排除这种可能。”

    沈寒越一听也觉得周局长说的很在理,可是也没有时间在这个节骨眼细细的去分析。

    “我们警方已经经过一次细细的排查了,我想问题应该不出在我们的身上。”

    周局长很肯定,但是这话让刚才还急匆匆的人瞬间就站定了脚步。

    “你的意思就是我的人出了问题了?”

    这种不被信任的感觉,沈寒越无法忍受。

    他不觉得自己是办事如此不谨慎的人,特别是对待卡洛。

    沈寒越紧紧的盯着周局长的眼睛看着。

    里面充满了寒意,似乎下一个瞬间就能把人直接冰冻。

    周局长被盯的有些不自然,也觉得自己的话说的太过直接。

    这个时候解释估计更多像借口,所有还是转移话题吧。

    “当务之急我们还是叫增援先将直升机拦截下来,后面的问题在一一解决吧,奸细的问题我想我们能查出来的。”

    周局长面对沈寒越冰冷又质疑的脸庞,有些尴尬,但是面上却不露痕迹。

    “目前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沈寒越依然不放弃的凝视了几秒,才放弃追究。

    此时二人一时也都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就默默的赶来山谷前。

    轰鸣声在不断的继续并增大,偶尔伴随一些咔嗤咯吱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那快速盘旋的机翼在努力的工作,似乎在讨好它的主人。

    但是这些落在沈寒越的眼中。

    他恨不得自己化身为一枚大炮,瞬间将那飞机轰个支离破碎!

    “你的人还没有来吗?难道你要眼看着卡洛从我们的手掌心逃跑吗?”

    “就算是飞机也不能立刻就出现吧,多少总得花点时间吧。”

    周局长继续按捺性子和沈寒越好好说道。

    但是无奈沈寒越的火气犹如燃烧的稻草,越烧越旺,越烧越广。

    “那等多久?等到卡洛逃走了才赶到吗?”

    “你这会儿怎么这么不讲理啊!”

    周局长忍不了了,他不是沈寒越的属下,他是堂堂S市公安局局长!

    他何曾对人低三下四,他何须这样低头顺耳,还不是看着沈寒越帮了自己的份上。

    但是,这,并不代表,沈寒越就可以对他吆五喝六的。

    就在二人都有些气愤的时候,山谷的直升机已经直直飞上了天空。

    眼看着越飞越高就要消失在视线了。

    沈寒越心里的那个急啊。

    风将他的头发吹起来,让他整个人的形象就像是一头暴怒咆哮的狮子!

    沈寒越用最后一点理智拨通了顾瑾寒的手机。

    电话刚接通,沈寒越就快速说道。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花多少钱,用最少的时间将S市能用的死人直升机,全部弄过来,然后全力追捕卡洛。”

    “你在说什么?”

    顾瑾寒被沈寒越的电话弄的一头雾水,他手中的下午茶停在了半空之中。

    然后又听见电话那边又传来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沈董,你不能这样,你这样大张旗鼓,不仅会影响这次计划,更会对我们的声誉造成影响!”

    “我才不管那么多了,我只找到我要卡洛死,他不能在多活了,哪怕在多一秒!”

    沈寒越怒气冲冲,也行他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这样气急败坏过吧。

    “我没有时间跟你解释了,你按我说的做,卡洛的起飞时间就是刚才,下午4点零八分,地点是杉山林路的山谷!”

    如果能调换大脑,沈寒越现在最想做的事情。

    就是让自己的想法全部灌输给顾瑾寒,而不是在这里前言不搭后语。

    不过好在顾瑾寒的脑经转的快,很快就明白过来沈寒越说这话的意思。

    其实这倒不是顾瑾寒反应迟钝,而是顾念就坐在自己的对面。

    猛然听到沈寒越说这样的话,他一下也傻了。

    “我个人觉得警方说的有理,但是入股你非得需要,我马上就去办。”

    “顾念,现在你丈夫让我去办一件事,所有我不陪你了。”

    顾瑾寒故意没有将电话关闭,就是想让沈寒越有所顾忌,冷静一下。

    他去处理卡洛这件事顾念还不是很清楚。

    这样一来,或许他能更好的判断他是否需要做刚才吩咐的事。

    “你和顾念在一起?”

    顾念果然是一剂良药,即便这只是一个名字。

    顾瑾寒朝顾念调皮的眨巴了一下眼睛。

    “当然,顾念和我一起在喝下午茶,你打扰了我们宁静的下午茶时间。”

    本来沈寒越的电弧并没有怎么打扰到顾念,但是顾瑾寒这样说,沈寒越总莫名的觉得有些愧疚。

    “哎,也是,如果连警方都没有能力追捕卡洛,我现在在去找直升机围追堵截的确有些可笑了。”

    稍微冷静下来的沈寒越终于有了一些清明和理智。

    他有些惭愧,刚才自己用那样的态度对待周局长,不过圆滑是沈寒越或者说沈寒越这类生意人,是在熟悉不过的技能。

    沈寒越挂掉了电话,向周局长道歉。

    “周局长,刚才是我着急过头了,说的话你也别往心里去。”

    “没事,我理解你的心情。”

    两人寒暄一会儿,旁边就来了一个传达消息的人。

    “局长,屋子里面的人基本搞定了,6个轻伤,5个重伤,因为他们平日假扮出去最多就是3个人,所有我们不敢保证他是不是只有11个人,或者多或者少。”

    “先将抓到的人一一验身,如果是卡洛直接关到审讯室,如果不是,那么也将他们都带回去,留着有用。”

    一丝不漏的官腔打发了来人,情势还不容乐观,但是多少有些突破口了。

    顾念捡顾瑾寒又一屁股坐了回去,就问道。

    “我刚才听见了他说的话,他说的是什么,我居然不太明白。”

    “有没有多大的事,知道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

    “不对,你这个表情应该不是件容易事。”

    顾念对顾瑾寒的忽悠之词起了疑心。

    “他不过是让我调查一个人而已,你至于这么好奇嘛?”

    顾瑾寒让自己放松自己,这样才能让顾念彻底放弃追查。

    作为记者的顾念嗅觉异常敏锐

    她总觉得他的哥哥是在刻意的隐瞒什么。

    但是一看哥哥那奸细一样的脸庞就知道现在问是问不出什么了。

    顾瑾寒见顾念没有多问,赶紧就找了一个借口开溜了。

    沈寒越把电话挂断,但是还是来不及等顾瑾寒的到来。

    只是打了这个电话心里的那份焦急会得到一些缓解。

    “局长,房里的情况已经基本控制了,没有找到卡洛,看来这直升机里面逃走的人应该就是真的卡洛了。”

    “没想到我千算万算,部下天罗地网最终还是让他给逃了!”

    沈寒越一圈砸在了一旁的树干上,也不顾疼痛,自顾让那些粗糙的树皮扎进自己皮肤。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想卡洛应该也跑不了的,我们总能将他抓住。”

    “说的轻松,今天这个机会是千载难逢的,我们做的那么多的准备,结果还是让他给逃走了,以后就算是找到他都难,更别说抓住他了。”

    沈寒越一声冷笑,笑这官方的安慰,笑自己的自大。

    “他的根基又不光是在国内,等到他逃到国外,我看你们能怎么抓他。”

    沈寒越的话语火气很大,这样的语气已经让周局长都觉得有些无法忍受了。

    特别还是在自己的下属面前。

    “我看你已经急糊涂了吧,自己在说些什么都不知道,抓捕卡洛的事情,警方一定不会松懈,我们这边追捕的直升机已经在路上了,我要过去看看。”

    周局长说完就一个甩手走了,脸色也是阴暗沉沉的。

    沈寒越目光看着不远处蹲了一排的假卡洛,他恨不得冲过去一一将他们撕成碎片。

    即便是那样也难解他心头之恨,丧子之痛,还有伤害顾念的痛。

    他闭眼深深呼吸一口气,离开了这里。

    任凭耳边残留的风呼呼的吹着。

    **

    “什么?这样都让他给逃了?”

    “可不是嘛,真窝囊,他卡洛已经被我们弄的如丧家之犬,居然还让他从手心里逃走了,我想想都觉得气!”

    沈寒越起身走到小吧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就吞了下去。

    觉得还不够解恨,在倒了慢慢一杯,一口饮下。

    “你悠着点,这个时候喝醉反而误事,再说了你要是喝醉了谁来照顾你,难道还要我妹妹来吗?”

    顾瑾寒忍不住白了沈寒越一眼,沈寒越的举动简直小孩子气。

    “那现在酒都不让我喝了,卡洛跑了,我应该做什么呢?”

    沈寒越不服气,一手拿酒瓶,另外一只旧伤复发的手拿酒杯。

    故意走到顾瑾寒面前大摇大摆的喝。

    顾瑾寒看他喝了一杯还要继续,终于还是忍不住起身夺下了沈寒越手中的酒瓶。

    “现在卡洛走了,他肯定对我们怀恨在心,这个时候我们需要更加的小心。”

    顾瑾寒将酒瓶放进小吧台,顺手将吧台上的所有酒一把锁都锁了,让沈寒越死了这心。

    “小心什么?”

    沈寒越索性坐了下来,玩起了手中的酒杯,那样子活脱脱就是一个玩世不恭的富二代。

    “当然是小心卡洛对我们的报复!”

    顾瑾寒看见这样的沈寒越,眼色突然又回到了以前。

    各种对沈寒越的不待见,没有一点上位者应该有的样子。

    “那他尽管来好了,我恨不得他现在就来,我倒要看看他还能不能再次从我的手里飞走!”

    “那如果他找的不是我们,而是顾念呢,或者他暗中就一直盯着顾念,专门等我们不在的时候对顾念下手,你要怎么办?”

    顾瑾寒转身不在看沈寒越,不让他那欠揍的话语会让自己忍不住上去突一拳。

    “难道你要因为你的愚蠢让顾念再次受伤,甚至是冒生命危险吗?”

    顾瑾寒说着也有些来气了,难道这才过了多久。

    他沈寒越对自己的妹妹就已经不关心了吗?

    一提到顾念,沈寒越一下就端正的坐了起来,犹如被冷水浇遍了全身,清醒了过来。

    “对啊,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沈寒越一拍双腿,连连恨自己的粗心大意,差点又陷顾念于水深火热之中。

    后知后觉的沈寒越突然感觉到疼痛,原来刚才自己受伤的手也用劲儿了。

    这会突然疼起来,倒是要命了。

    沈寒越拼命忍住,还不容易才缓过劲来。

    “怎么样,白痴了吧。”

    顾瑾寒幸灾乐祸的看着,看来都不用自己动手,这家伙就能惩罚自己。

    顾瑾寒差点笑出声。

    “想笑就笑出来,如果我成了残废,你妹妹还不是注定要跟一个残废过完一生,你忍心吗?”

    沈寒越忘顾瑾寒的痛处戳下去,然后看也不看顾瑾寒那突然阴沉下来的脸色。

    “那看来我的确是要采取一些措施才能让你不变成残废了。”

    顾瑾寒嘴角的邪笑已经开始牵动,沈寒越心里大叫不好,自己碰钉子了。

    “你说我怎么就自找罪受呢!”

    沈寒越子啊心里哀嚎。

    “怎么是受罪了,顾念可是陪着你一起的,难打你觉得还是受罪吗?”

    顾瑾寒专心致志的等着沈寒越的回答,但是这样的问题怎么能回答。

    回答是,那就是对顾念的不重视,如果说不是那自己就任由顾瑾寒摆布了。

    “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沈寒越试探的问,即便知道回答没有的几率是99。99%他也还是要尝试一次。

    “当然。”

    顾瑾寒回答的一本正经,这倒反而让沈寒越一愣。

    “什么选择?”

    “和我妹妹一刀两断,从此不再纠缠我妹妹。”

    顾瑾寒一字一顿的说完,沈寒越的脸色已经白了,这是选择吗?

    “我听你的,我乖乖的去接受治疗还不行吗啊?”

    “这样就万事好商量了,你回去跟顾念说一下吧,你最好还是去我们的私人医院,而且尽快过去比较好。”

    “恩,我这就回去跟顾念说说,但是你能别以此要挟我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呢?”

    沈寒越突然就又变回了平日里干脆冷静的面庞。

    让人一下子都怀疑刚才那个人和这个人是不是同一个人。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