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三章 脱轨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8:00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卡洛想让自己安静的呆一天,就当是冷静,也是整理下这段时间发生的这些事情的思路和头绪。

    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可以突围的破绽。

    但是当他把家里储藏的近十支顶级葡萄酒喝的就剩最后一杯的时候。

    他依然只知道有沈寒越跟顾瑾寒的影子在里面,两人似乎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

    只是,他们究竟是怎么下手的,他却没有丝毫的头绪,也没有任何反手余地。

    至少在所有人只盯着他看的情况下,他没有反手的余地。

    这样的局促对于一个习惯了掌控大局甚至是习惯掌控别人生命的人来说,简直无法忍受。

    当最后一滴酒液流进卡洛的嘴唇时,电话骤然响起。

    “卡洛,我对你太失望了!你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隔着电话卡洛都能听出何康的愤怒!

    “你吃错药了吧,我做什么了,我在家里我能干什么。”

    卡洛莫名其妙,但是因为是何康,他没有直接挂电话。

    “你在家里,你还不是一样能做到,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会做的如此明目张胆,我对你本来还存了一丝侥幸,可是依然还是如我所料。”

    “那下一个会不会就是我了!”

    何康愤怒至极,也失望至极,所有的一切都毁了,都到了尽头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警告你,虽然我知道你一直对我没有二心,但是这并不代表你就可以无缘无故对我大吼大叫。”

    “无缘无故,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居然跟我说无缘无故,是不是也要等到你把我的头也砍下来才算是明明白白啊?”

    “什么,你说什么?”

    “你还在装什么蒜,装作听不懂吗?但是这样的伎俩你不觉得太鸡肋了吗?可笑!”

    “何康我在阐述最后一遍,你最好给我听好了。”

    “第一,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情,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这件大事指什么。”

    “第二,我为什么要把你的头砍下来,就算有那天,除非是你背叛我。”

    “第三,你不应该在没有调差清楚以前就将一切罪名都安在我卡洛身上。”

    “好了,我说完了,我希望你这会能冷静的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你这样失礼。”

    卡洛一席话就将何康的情绪拉回了正常轨道。

    卡洛听到对面几个深呼吸,就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起了作用。

    “是我情绪失控了,但是今天南岳和苏一那一伙人,已经死了。”

    “死了?谁干的?”

    卡洛也惊的站了起来。

    “开始我怀疑是你,毕竟昨天你的态度,我第一个就怀疑了你,既然你说不是你,那我目前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何康道出了事实。

    “我如果要杀他们,我没必要这么藏着掖着,昨天我大可以一并给一刀。”

    “我之所以没有那么做,是因为我知道我要东山再起我还有用得到他们的地方。”

    卡洛敏锐的的嗅觉似乎嗅到了一场阴谋,一场以自己为中心铺天盖地笼罩下来的阴谋。

    “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这件事来的太诡异,你昨天才起了杀心,当晚他们就接二连三的死去,就算我相信了你,剩下的人又怎么相信你?”

    虽然卡洛说的有些道理,但是何康想不到还有谁需要对南岳他们赶尽杀绝。

    何康在心里想:如果是沈寒越他们,他们根本无须对南岳他们赶尽杀绝,他们只需要在家中静静等待,就能等到这个集团土崩瓦解的那一天了。

    虽然卡洛有雄厚庞大的关系的网还有背景,但是这次依然走投无路,说明卡洛已经走到尽头了。

    何康一点也不认为卡洛还有什么手段能让他的事业起死回生。

    “说到底你们也还是不相信这件事情跟我无关,信不信由你,我卡洛还没有落魄到祈求别人信任的那天。”

    卡洛的自尊容不得他在一个下属面前丢落,而且还是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得到了何康等人的信任又怎么样,难道他们有能力然一切都重新来过吗?

    早在卡洛似离逃脱的那一刻,他对这群的耐心就已经消磨殆尽了。

    卡洛再不想多废话一句话,直接重重的将电话挂断!

    只留下何康一个人对着嘟嘟响的手机吹胡子瞪眼睛的。

    “卡洛!这是你逼我的!”

    收起手机,何康朝着某个方向看去,然后在心里默念了一句。

    而这边,卡洛虽然挂了何康的电话,可是心里的愤怒丝毫没有平息。

    看着桌子上,地上,散落着的资料,还有各种公司的现况。

    之前那有情调的房间早就消失不见,就连那张大床上,也都散落着卡洛随意丢着的衣物。

    “叮铃铃,叮铃铃。”

    电话再一次想起,这次,卡洛却没有立刻就接,而是看着电话看了好一会。

    心里想着这个时候会是谁打来的。

    但是想了一下,现在谁打来的都有可能,毕竟现在是个混乱的时候。

    接起电话,卡洛没有刚刚对何康时的那种暴躁。

    在不知道对方是谁的情况下,卡洛不想把事情给弄的更糟。

    不得不说,这次的事情,让卡洛成长了很多。

    以前他一直觉得只有血腥手段,才能让人臣服,虽然现在也依旧这样坚信着。

    只是有些东西却不一样了。

    “卡洛,我们股东会的人都有资格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是上次他们开会的时候,那个大胡子大汉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卡洛的额间止不住的青筋跳跃。

    要不是这些老不死的都在组织里面力量不小,他哪里需要这样受制与人?

    更重要的是,这次的事情,他们居然全都袖手旁观,甚至连组织的真正力量他都无法使用出来。

    这也是让他现在如此狼狈的原因之一。

    “我没有什么好说,你们股东会的人不是都觉得这件事跟你们没什么关系吗?现在却跳出来指责我?有什么意思吗?”

    虽然说,对方是针对他而来的行动,但是这些该死的家伙,居然一个都不站出来帮忙。

    现在出事了,就知道指着他的鼻子骂,NND当他卡洛是泥捏的不成!

    声音冷冷的从电话的这头传达了过去,对面的人听到卡洛这话的时候。

    整个人都好像被冰住了,就算是打电话,他都能够感觉到卡洛的煞气传了过来。

    不得不说,卡洛暴虐嗜血的性格已经在组织里面在众人的心中,都已经根深蒂固了。

    “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就挂了,以后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打过来了!”

    也不等电话那头说话,卡洛一把把电话给挂了,本来就不想多说什么,现在更是了。

    “卡洛!”

    看着被卡洛挂断的电话,大胡子并没有像之前的何康那样。

    但是眼中深深的寒意,却让身边的人都无法忽视。

    **

    第二天清晨,人群随着太阳苏醒,而绯闻随着人群苏醒。

    现在这个时代,最不缺少的就是每天无所事事坐等八卦别人的人,他们要的是噱头!

    当一部分爱读晨报的人从报纸的头条上看见某集团的数名高层在同一天被同样的手段杀人灭口的时候。

    这一新闻就注定了他的被关注度。

    虽然这篇新闻并没有明确的写明是哪个公司,但是从死者附带的证件照来看,一定有很多人认识。

    而城市里那些八卦者自然会把后面那些抽丝剥茧的工作做的一场生色。

    而这篇新闻的编辑就然是佚名,这更让人浮想联翩了。

    “这不是内幕啊,不小心被人家探知了,然后偷偷放出来消息。”

    张阿姨拿着还晕染着墨香的报纸,小声的嘟囔。

    “肯定是啊,不然编辑怎么不敢用自己的名字,这个集团可是个排行榜上的集团啊。”

    旁边突然冒出一个声音,把张阿姨吓了一大跳,原来是小区内的周阿姨。

    “你怎么知道?”

    张阿姨有些不以为然,周阿姨又没看报纸,怎么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你落后了吧,这张报纸我早就看过了,看完我才下来买菜的。”

    周阿姨摇摆着她那肥胖又臃肿的身体,显得很得意。

    “你看看这照片上的人,以前很多采访啊,发布会,招待会什么的可是代表某集团出现过的。”

    “你知道的挺多啊。”

    张阿姨撇撇嘴表示不可置否,特别是在周阿姨特意的炫耀下。

    “那是,我的阅历可是很丰富的。”

    “那你能告诉我你还知道些什么吗?”

    张阿姨想故意为难一下周阿姨。

    “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可不能乱说啊,更不能说是我说的。”

    周阿姨突然停止了摇摆的身体,脑袋左右自己查看一下,然后才拉过了张阿姨说道。

    “好,我一定不说。”

    “你看啊,从这个新闻的其中几点就能推断出,杀人的就是这个某集团的董事长!”

    周阿姨说的特别笃定。

    “天哪!他们的董事长为什么要杀他们呀,哪几点啊?”

    张阿姨的惊讶一半是认为周阿姨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另外一半就是觉得周阿姨的结论如果是真的,那该多么恐怖。

    周阿姨可不管这么多,这可是她炫耀的大好时机啊。

    “你看啊,这里,某集团因黑势力暴露,遭到警方的调查,集团内部一片混乱,某集团董事长数次召集高层开会,但都因没有有效的回旋手段,将高层一一数落责备。”

    “还有这里,据可靠消息爆料,某集团董事长曾经在高层遇害的当天下午召集了所有的高层开会。”

    “据目击者表示,这些高层离开的时候个个脸色惨白,沉郁,而且还有些愤怒。由此我们可以推断,某集团高层肯定施了巨大的压力。”

    “还有还有啊,这里,被遇害的高层曾经都在某集团遭遇变故的时候向某集团董事长提出过质疑的人。”

    周阿姨噼里啪啦一顿海说。

    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发现和分析之中,都没有留意到自己周围已经渐渐的驻足了好多人了。

    这里面不单单是无事的老人,也不乏很多青年。

    “由这些就足够证明这些人就是他们董事长杀死的啊。”

    “啊?这样下结论会不会太草率了啊?”

    “什么叫草率啊,这怎么能叫草率了,我这可是根据这篇新闻一一推论得出的结果好吧,只是这个编辑不敢把事实直接写出来好吧。”

    周阿姨很不满意张阿姨的质疑,周阿姨可不能让张阿姨这样诋毁了自己多年的八卦经验积累下来的地位。

    更主要的是,如果不是这样的,那岂不是说明了自己是愚蠢的,而且还将自己的愚蠢在人前卖弄,这样的耻辱怎么能出现在周阿姨的字典里,简直想想都不能够啊!

    特别是在周阿姨一票眼发现自己居然已经是众目睽睽的情况下。

    张阿姨也懒得在多说,她一向不爱跟周阿姨这类人费口舌的,她可还要去买菜,晚了就买不到新鲜的菜了,这可是家庭大事。

    而更让两位阿姨意想不到的是,人群之中就有卡洛的司机小吴!

    从小吴左手插在口袋的姿势可以看出,他的伤势应该已经好多了,但是还不足以自由活动。

    小吴听到这些,将自己头顶的鸭舌帽压了一压,然后迅速离开人群。

    小吴来到了一栋建筑物内,七转八拐的,来到一个比较开阔的房间。

    里面一个巨大的身影投射在窗户前。

    而影子的主人也是背对着门口,让人看不清楚表情。

    “老板。”

    小吴恭敬的双手搭在身前,停在门口一步没有踏入。

    “你来见我还带了武器?”

    卡洛没有转身,语气有些生硬,那代表着他已经开始有了怒意。

    “是的,但是这是经过了你的允许的。”

    小吴面不改色的回答着。

    “我什么时候允许过你了?而且你的笃定和自信从哪儿来的?”

    卡洛突然对小吴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他转过身,嘴角的玩味显而易见。

    但是细看似乎也有一些太过妖娆,或许是个陷阱?

    “因为你不仅吧我叫到了您的私密别墅,而且我进门一直可以畅通无阻的走到您的书房。”

    “我想这其中没有您亲自提前的叮嘱,我早就被拦在门口或者被射杀在了门口了吧。”

    小吴一席话说完,卡洛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果然够聪明,而且是我喜欢的那种,我很后悔以前看错了你,让你帮我开了那么久的车,真的是我的损失。”

    卡洛的表情流露出来很浓厚的欣赏,但是究竟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恐怕就只有他自己真的了。

    卡洛伸手示意对面的椅子,小吴看了一下就大大方方的就坐。

    “不过我还是提醒你一句,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

    “多谢老板提醒,我懂什么叫量力而行,而且我还知道老板您现在的处境容不得我出半点叉子。”

    “很好,那你以后替我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

    卡洛招了招手将小吴招至跟前,神秘的在他的耳边轻声细语的说了一番话,小吴听后只点点头正准备离开了。

    “对了,我有点小事要说给老板听,我刚过来之前路途上听说了一些谣言。”

    小吴故意正眼看着卡洛,希望卡洛能有所表示,但是卡洛一动不动。

    “难道老板您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小吴很难相信卡洛居然不知道今天报纸头条的事情,卡洛的耳目不是众多的吗,难道卡洛已经众叛亲离了?

    小吴不得不在心中如此猜想。

    “知道,我自己却并不那么认为,人言可畏,信不信由你自己决定。”

    卡洛说了一番话,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似乎也颇为在理,小吴细想一小会儿也就释然了。

    但是不一会儿,等小吴已经离开了别墅,卡洛却阴沉下脸。

    “进来!”

    “老板,有什么吩咐?”

    一黑衣人笔直的站立,眼眸淹没在墨镜之后。

    “刚才他说的谣言究竟是什么?”

    卡洛讨厌这种自己无法掌控局面带来的未知感。

    “是……”

    黑衣人一听便开始犹豫了起来。

    “说!”

    卡洛一声大吼立刻打断了黑衣人犹豫的思维,他下意思的就开口。

    “他说的谣言是今天报纸头条登的新闻是集团的高层,也就是南岳等人的死是老板您一手操作的。”

    “混蛋!”

    卡洛还没有听完黑衣人的表述,就已经怒不可揭,黑衣人剩下的话被突然打断,一下子噎在喉头,差点呛出声来。

    卡洛身边的黑衣人早就换了一波,这个人根本就不懂得卡洛的真实秉性,他并不知道卡洛的血腥。

    “这是哪家报纸,我要控告他们!”

    “老板,是S晨报,这个是本市报纸行业的龙头,而且以您现在的处境恐怕还不方便出去澄清这个误会吧。”

    黑衣人的话一下子就戳中了卡洛的痛处,要是换在平时,卡洛估计早就将这样的人杀之后快了。

    “在最短的时间内,你要把这张报纸交到我的手里。”

    黑衣人得令都来不及回应就匆匆离开。

    不一会儿报纸就被恭敬的交到了卡洛的手中。

    “好,很好,居然这样做我的文章,看来老虎不发威你们都拿我当病猫了。”

    卡洛快速看完,气的一下就把报纸放在手掌心狠狠的揉搓,好像这样就能澄清,似乎这样就能解气。

    黑衣人默默的低着头,就当什么都没有看见。

    卡洛揉搓完之后一下就将纸团砸在了黑衣人身上,然后拿起桌上的电话给何康等活着的高层一一打电话。

    但是对方似乎都商量好了一样,所有的人都不接或者挂断了卡洛的电话。

    直到此时卡洛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已经完全超乎了自己的想象,自己已经是孤家寡人一个了。

    那他的复仇计划还怎么实施,他的商业帝国还怎么卷土东来。

    卡洛想都不敢想这样的事实,那简直必要他的命更加的让他痛苦。

    “沈寒越,沈寒越,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干的,对,还有顾瑾寒,你们一个都逃不了,我卡洛不会就这样轻易的败了的。”

    “我一定会踩着你们的身体将我失去的一切都重新找回来的。”

    卡洛就像疯一样的自言自语,同时还将桌面上的所有文件都撒的一屋子的乱七八糟。

    黑衣人早就乘机偷偷溜了出来,只剩卡洛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一会儿呼喊,一会儿咆哮一会儿又威胁的。

    **

    卡洛这个时候还在忙着发泄自己的情绪,却不知道有多少人早就已经将矛头对准了他,就等着最后的一个致命一击。

    沈寒越好不容易准备今天早上好好待在公司处理一下快要堆积如山的事情,但是偏偏就有人让沈寒越不如意。

    “董事长,我知道您不想见他们,但是他们说有要是和您商量,我就进来传话了。”

    秘书有些委屈,她多少是知道沈寒越和对方的纠葛的,但是她看对方似乎很诚恳,就自己放下了戒备,结果这会遭到了沈寒越的一顿批评。

    “你知道就不会自己做这种糊涂事了,难道你是嫌你的饭碗端的太稳当了吗?”

    沈寒越不想见跟卡洛有关的任何人,这件事虽然不是人尽皆知,但是这个人可是自己的助理兼秘书,这样的错误简直愚蠢!

    “对不起董事长,我这就去回绝他们。”

    秘书有些悻悻,同情毕竟是同情,自己的饭碗还是比较重要一点。

    “对不起,各位,我们董事长公务繁忙真的没有时间见各位,各位请回吧。”

    一转进待客室,秘书的职业微笑就出现在了脸上,在没有了刚才的戚然。

    “姑娘,你在帮帮忙,就让我们见一见你们董事长吧,我们真的是有要事要和他商量。”

    而说话的这个人并不是别人,而是何康!

    “我真的已经通报过了,我真的无能为力了。”

    秘书真后悔刚才心软的答应了一次,现在何康一脸讨好的恳求,她都不好意思拒绝,但是最后还是饭碗让她狠下心再次回绝。

    “那这样,你跟你们董事长说,我们要帮他。”

    何康思虑一下,下了决心一样说道。

    “对,如果这样你们董事长还不肯见我们,我们立马离开,绝对不在纠缠!”

    跟何康一起来的人也附和着。

    秘书看着这些人那下了决心一般样子,好像笃定董事长对这个事情很感兴趣,她又开始了犹豫,不过最后还是抱着董事长一定会饶恕她的心理再次敲响了董事长的门。

    “进来。”

    沈寒越一见进来的人又是这个秘书就抢先开口。

    “我希望这次你找我不在是因为刚才的几个人又用了什么手段让你心软过来让我见他们一面。”

    “说吧,你给我带来的是什么别的消息。”

    秘书身前握着的手在沈寒越的一席话后,简直就是各种互相揉搓,那泛白的骨节和肉,都不忍直视。

    沈寒越见秘书咬着嘴唇低着头死死不说话,在看那小动作的手,就知道秘书并没有其他的事。

    他是又好气又好笑,干脆故意在吓唬吓唬她。

    “看来你真的是不珍惜你的饭碗,你去收拾东西吧。”

    “我没有,是他们说他们是来帮董事长您的,所有我才……”

    秘书一听沈寒越要炒他的鱿鱼,心下一急,赶紧就抢白,然而当看见沈寒越恶作剧的笑容挂在嘴角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被董事长开涮了!

    不过也算是安心了,自己的工作没有丢。

    “你说他们说要过来帮我?”

    “对啊,而且他们的样子我看上去很笃定,就像一个你一定会答应的筹码,所有我就又过来试试问。”

    沈寒越有些不相信,但是秘书狂点头,这让他陷入沉思。

    “你叫他们先等我一下,我马上就过去。”

    最后沈寒越还是决定亲自去会会自然就知道他们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了。

    秘书也欢呼雀跃的去回话了。

    而在你会客室焦急等待的何康等人终于等到秘书肯定的答复,心里也放下了石头,就安心的等着。

    沈寒越答应了见何康等人,心里可并不是单单只是为了一听何康等人为何来此,自然是有一些别的想法了。

    他故意装作很忙碌的样子,让何康等人在会客室又等待了近一个小时才过去。

    太阳已经接近中午的温度,虽然透过了防紫外线的玻璃,但是那些洒下来的阳光照射在何康等人身上就像是在煎熬。

    他们以为沈寒越已经被自己的条件吸引很快就过来,没想到这又坐了近一个小时任然迟迟没有见到沈寒越的身影。

    大家焦急的背影似乎都浸透下了汗水。

    来到门口的沈寒越故意让自己带上一点点焦急和不好意思走进了会客室。

    “各位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实在是事情太忙了,不知道我的秘书有没有怠慢各位。”

    沈寒越笔直的背影,一席话大大方方不卑不亢的说完,南岳等人的脾气一下也就都消了下去。

    “都坐下说吧,我听说你们找我有要事。”

    沈寒越绅士的伸手示意。

    “老狐狸。”何康在心里恶狠狠的骂了一句,面上却不改色。

    “我们的确是有要事和你商量,我想您一定会感兴趣!”

    何康不想做过多的虚伪,何况沈寒越以前还是自己的竞争对手,他做不到谄媚的讨好。

    “哦,各位难道对在下的心思如此了如指掌?看来我还是做得不够好啊。”

    沈寒越故作谦虚。

    “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您何必这样,我们大可把话摆在台面上来说。”

    何康不是虚伪的人,他觉得直截了当心里更加舒服。

    “行啊,那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说,你们究竟是带着什么目的过来的。”

    沈寒越也收起了那官方的笑容,那副上位者的姿态显露无疑。

    何康等人瞬间觉得气压有些低,看来还是小看了沈寒越。

    “为了关于卡洛的事情。”

    沈寒越冷笑了一下。

    “卡洛现在被我逼的如同丧家之犬一样,你们还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你们不配!”

    “我们不是来和你谈条件的。而且我们也不是来帮卡洛的。”

    “那你们为什么而来。”

    “别说你们是为了帮我而来,你觉得我还是小孩子会听你们这种鬼话吗?你们不过是想编一个能够吸引我的理由而已。”

    这是一种本能的自我商业推测。

    “恰恰相反,我们的确是带着诚意而来的,我们的诚意就是,我们希望联合你们的力量一起打击卡洛,还包括他的残余势力。”

    虽然何康的话说的已经够直白了,但是沈寒越还是不愿相信何康等人会这样,即便已经有新闻说卡洛亲手杀了自己的手下。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们说的,你们可是卡洛的左右手。”

    沈寒越觉得单凭现在的这些他还不足以能说服自己。

    “因为卡洛已经尽失人心了,他杀了那么多人,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就是我们。”

    “是啊,与其死在他手里,还不如来个鱼死网破,也行还能挣一条活路。”

    “我们一直为卡洛办事,一半是出于利益,一半确实因为害怕,卡洛一直都是心狠手辣的一个人,如今好不容易抓到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逃离他的魔掌,我又怎么能错失呢。”

    何康等人开始七嘴八舌的说起来。

    “这么说来,你们也是深受卡洛之苦咯?”

    沈寒越有些想笑,但是良好的素养让他忍着了。

    “可不是嘛!”

    众人也笑嘻嘻回应。

    “那你们能怎么实质性的帮我呢,我需要的可不是一群在旁边为我鼓掌加油的人,我最不缺这种人。”

    如果是场闹剧,就到此为止,如果不是,那么久直接奔目的而且吧。

    “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掌握了一些卡洛的罪证,也许有一部分你们已经掌握,但是我想总有一些是你们不能查到的,毕竟狡兔三窟,何况是卡洛这样狡猾的狐狸。”

    “我们把这些证据全都毫无保留的交给警方,然后和警方之力早日将卡洛逮捕归案,我们也就都放心了不是嘛。”

    “你们说的也有理,这样吧,我们全当是为了同一个目的,你们得完全服从我的差遣调度,而且现在说说我们应该怎么将已经藏匿的卡洛给弄出来。”

    沈寒越不停的摩挲手中的水杯,就像是这个惊喜来的太突然,他似乎都有些不相信,这群人真的是来帮助自己的。

    卡洛被自己身边最熟悉的人背叛,想来大期将至,沈寒越一想到能为顾念报仇,心里就特别的舒畅,脸色也慢慢的有了喜色。

    这些表情落在何康等人的视线中,就如同现成的签订的契约合同。

    “经过跟卡洛多年的公事,我们已经发现了卡洛的一些藏身之处,我们可以分散的将这些地方监控起来。”

    “当然,那些已经被你们排查过的地方也不能放过,卡洛一向都有些不按常理出牌,不能让他倒回去躲起来。”

    “对,这样不管在哪里发现了卡洛,我们不仅能同一时间知道他的动向好采取措施,也方便我们不间断的跟踪。”

    “等抓到卡洛,万一缺少人证物证之类的,我们就是最佳的选择。”

    一群人越说越兴奋,就连自己的安危都能拿出来做筹码,这是沈寒越万万没有想到的

    也正是这一席话,沈寒越吓了决心,尽早解决了卡洛这个心腹大患。

    “好,这些就交给你们去安排,得到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然后我一定不辜负你们期望,让卡洛永世都没有翻身的余地。”

    沈寒越的每一个字都落地铿锵有声,一下下的敲击这些人的心。

    一场密谋就这样轻松的达成了协议,果然是墙倒众人推。

    不过卡洛也是罪有应得,他能有今天的地步跟他自己的所作所为脱不了关系,没有当初自然没有今日。

    **

    “妮娜,你想好了吗?”

    顾念看了一眼站在门口似是等着卜妮娜的拉里,那金色的头发在太阳的照射下。

    显得格外的刺目,同时也非常的吸引人的目光还有拉里那满脸的幸福。

    以前还是张面无表情酷酷的脸,现在一笑起来,那两个酒窝,让人看的不要不要的。

    扫了一眼站在那里,脸上带着傻笑的家伙,卜妮娜脸上也悄然染上了一抹红晕。

    “嗯,我决定要去意大利发展,不管未来怎么样,我都不想她死在我看不到的地方。”

    明明该是一件听起来悲伤的事情,但是卜妮娜却是笑着的。

    顾念能够感受到她的笑是发自内心的。

    “你能这样想也不错,不过你自己在那边也要多注意。”

    顾念这话不是瞎担心的,要知道,那些想对拉里下手的人,如果找不到机会的话。

    最有可能会选择下手的人就会变成卜妮娜。

    “我知道的,你就放心吧,我相信她也不会让我受伤,会保护好我的。”

    只要能够在一起,卜妮娜并不觉得有什么关系。

    让她忧愁的是另外一件事。

    “我也不知道我父母是怎么知道我跟拉里的事情的,现在都不愿意见我了。”

    卜妮娜一想起这件事来就很沮丧,看着这样的卜妮娜,顾念也无能为力。

    毕竟女同在这个社会上还是没有受到世人的广泛认识的。

    拍了拍卜妮娜的肩膀。

    “放心吧,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肯定会理解你的,没有血缘是可以能够随意割舍掉的。”

    顾念安慰的话语虽然不是最好听的,却让卜妮娜安心不少。

    好似有一股魔力一般,让人莫名的就想要去依靠她。

    两人在这里依依不舍的,让站在满口的拉里,望眼欲穿了都。

    想要上前去把扑在顾念怀里的卜妮娜给拉出来,但是又怕这样会让她不高兴。

    “额……,你怎么还在?前两天不是就说要离开的了吗?”

    上次发生了枪击世界之后,拉里就说要离开的了,是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沈寒越好不容易抽空过来看看,还没进门就看到站在门口当门神的拉里。

    帅气的头发全部都往后面梳,一丝不苟的样子。

    要真说跟男人有什么不同,沈寒越想,估计就是少了男人那玩意儿。

    “我觉得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我不能单方面的就决定了这场爱情死刑,这样是不负责任的表现,同时也会让我们两个人都受到伤害。”

    这样的话,从拉里的口中说出来,沈寒越还真的是吃惊不小。

    要是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家伙可是一点人权都不给别人的。

    想起自己那几天动不动就被对方直接当成垃圾桶的日子,沈寒越由衷的抹了一把辛酸泪。

    看了一眼房间里面还在碎碎念的两人,估计这两人要说完话,也要好一会。

    拉里把沈寒越给招到角落里,有话要说的样子。

    “怎么了?”

    沈寒越奇怪的问道,一直以来他都无法把拉里当成正常的女人来看待。

    所以跟着拉里走到角落里,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关系。

    “我给你的那些资料有没有派上用场?”

    被拉里这样一说,沈寒越想起了,之前的时候,拉里说的话。

    自己要答应拉里一件事的要求,沈寒越现在才想起来。

    拍了怕自己的脑袋,这几天实在是忙得晕头转向的,所以都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看着拉里,沈寒越认真的说。

    “只要是我能够做到的,不触犯法律,不会让顾念伤心的事情,我都会尽我最大的力量去完成。”

    对于拉里能够提供自己帮助这件事,沈寒越还是十分的感激的。

    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卡洛如此逍遥。

    “哦?!我之前的时候还不知道原来你是个这么有原则的人,我还以为你到时候会赖账的说,都准备好了说词了。”

    拉里这段时间跟沈寒越的关系,也变得近了一些,两个人之间偶尔也能够小小的开开玩笑了。

    沈寒越听拉里这样一说,翻了个白眼。

    显然对自己在拉里的心目中是这样的人,毫不在意。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