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二章 争锋相对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7:56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为什么她在这里?!”

    好几天都没有到医院来了,忙着跟顾瑾寒收拾着卡洛下面的公司。

    沈寒越好不容易来一趟医院,还是因为他的石膏又到了该拆除的时候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出来,就火急火燎的来看顾念了。

    然而却看到顾念房间里坐满了人,一开门,就被人用机关枪给顶着了。

    嘴角抽了抽,这么熟悉的触感跟动作,他哪能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果然一抬眼就看到拉里坐在不远的地方,沉沉的看着面前交谈的很愉悦的两个女人。

    那除了顾念跟卜妮娜还有谁?

    “闲来无事,就来看看而已。”

    拉里摆了摆手,手下的人,都退下了,继续站在病房的角落里,充当着装饰品。

    看着从拉里一张明显外国人的口里,说出如此流利的S语,总觉得怪怪的。

    “没想到你的S语说的那么好,居然连成语都会用。”

    沈寒越这话是真心话,他记得前不久的时候,拉里虽然说话还是很流畅。

    可还是能够听出她的外国口音,现在都差不多听不出来了。

    “那是当然啊,那可是我的功劳,天天躺在病床上我都快发霉了,好在她们两个人经常来陪我,我才不会那么的无聊。”

    刚刚一直都在跟卜妮娜聊天,见到沈寒越来的时候顾念的心神都被他给吸引过去了。

    只是她自己并没有发现罢了,当沈寒越的话音刚落,顾念就接了一句的时候。

    沈寒越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惊讶的神色,要知道以前的时候,顾念基本上都会把自己当成是隐形人的。

    能够有现在的反应,他怎么能不开心呢。

    不过刚笑了一下,就看到房间里另外两个大的不行的电灯泡都看着自己。

    说碍眼那是假的,但是自己却也没有办法把对方给赶出去。

    “妮娜,你跟拉里帮我去看看碧娜怎么还没有回来,只是帮我去打点开水,都去了快半个小时了。”

    拉着顾念的手,跟顾念聊天,卜妮娜觉得很开心。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会在拉里的面前,故意跟顾念很亲热,利用顾念。

    但是现在她是真的有点喜欢这个温柔心思纤细的女孩子了。

    不过那喜欢是指朋友间的喜欢。

    “那好吧,那我们先出去了。”

    看着卜妮娜被顾念给驯服的如此乖顺,沈寒越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

    直到那两个大电灯泡离开之后,沈寒越才敢走近顾念,然后把她紧紧的搂在怀中。

    虽然说只有一个星期没有见面,可是沈寒越却觉得像是有一年没见一样。

    “怎么了?”

    顾念在沈寒越的怀中,难得的没有动作,房间里还站着几个拿着机关枪的装饰品。

    要是以往的话,顾念肯定会不停的挣扎了。

    沈寒越有些奇怪的看着她,不明白顾念是怎么了,几天不见,怎么会如此的反常?

    抬头看着忽然松开她的沈寒越,顾念奇怪的问道。

    以前的时候,这个家伙可是每次都是自己受不了了才会松开自己的。

    今天怎么会主动松开自己了?

    心中划过一丝的郁闷。

    “没什么,最近怎么样?身体恢复的好点了没?再过个几天,应该就能够出院了,有没有什么想要去的地方?”

    沈寒越暗自摇了摇头,肯定是他想多了,顾念一定也跟他一样想他了,所以才会不推开他的怀抱的。

    不得不说,沈寒越想多了,顾念不过是被某个人给扑多了,习惯了罢了。

    而那个人现在却正在外面跟拉里,在庭院里沉默着。

    “真的吗?我现在就想出院,不过碧娜说现在外面不太平,让我还是多等几天的好,你跟哥哥这么忙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

    虽然说沈寒越跟顾念什么事情都瞒着她,可是顾念还是能够猜出来一些的。

    从她住院之后,她哥就没有露过几次脸,倒是沈寒越总是陪在自己的身边。

    但是前段时间开始,就连沈寒越也开始很少露面了,倒是她哥哥稍微来这里勤快了一些。

    要是说这两个人没有什么瞒着自己的话,她才不相信呢。

    不然的话哪里能够那么凑巧,一个开始忙得时候,另一个就开始清闲。

    “你就好好的在医院养病,这些其他的事情都不用过于操心,我跟你保证我们两个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就好。”

    抚摸着顾念的发顶,把顾念搂在自己的怀中。

    感受到久违的气息,顾念这几日总是有些睡不安稳的心,也变得平静了。

    两人就这样相拥着,画面美好的让人不想要打扰。

    “额……”

    等沈寒越想要再好好的跟顾念说说话,问问卜妮娜的事情的时候,发现顾念在自己的怀中睡着了。

    如此不设防的一面,看的沈寒越心潮澎湃的,不过最后还是压抑住了自己的心。

    只是轻轻的低下头,给了自己的公主一个晚安吻。

    **

    “你不用一直跟着我,我一个人去找韩碧娜就好。”

    走了一段路,拉里一直都沉默的跟在自己的身后,卜妮娜转身朝着拉里说道。

    拉里抬头认真的看着卜妮娜的眼睛,那认真的样子,就好像只有对方一样。

    “我……”

    “啾!”

    身后的树离开就多了一个弹孔。

    卜妮娜跟拉里立刻就被之前一直跟他们保持着一段保镖给围住了。

    “怎么了?”

    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些面无表情的保镖脸上透着严肃的神情。

    卜妮娜有些紧张的拉着拉里的手,声音带着点颤音问道。

    “不用担心,是有人想要狙击我,只可惜用了消音器,狙击枪的威力也就消减了不少。”

    斜眼朝着之前被对方打中的那棵树的方向看去,刚才,要不是她想要跟卜妮娜说话。

    而朝前迈了一步的话,刚才那颗子弹,可能就洞穿了她的脑袋了。

    听到拉里用那么平静的语气说,好像对方要狙击的对象不是她一样。

    卜妮娜的脸上满满的全是惊恐的神色。

    “那你就快点离开这里啊,在这里,这么的宽敞的地方,你很危险,对不对,既然这样为什么要跟着我出来!”

    几乎是用吼的,卜妮娜有些歇斯底里,一想到刚才的那颗子弹有可能会夺走,拉里的性命。

    她就无法再冷静点跟拉里站在这里,她的心中完全没有想过要是自己中枪怎么办。

    想的全是如果拉里受伤了,或者是死了,该怎么办。

    本来想要伸出手把卜妮娜搂在怀中安慰的,可是却没有想到卜妮娜会爆发。

    看着还在颤抖的卜妮娜,拉里的眼中满满的都是伤痛。

    她知道,就她这样的身份,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她的命,就算是内部的成员。

    也有很多人想要把她从那个位置上赶下来,然后坐上那个位置。

    在她的身边,就是绝对的危险。

    她明明知道的,可是却还是任性的想要留住卜妮娜在她的身边。

    “对不起,我现在就离开。”

    垂下来了伸出的手,拉里低着头说,没有人能够看到她的表情。

    但是却让人很清楚的感受到,来自他的那种悲伤。

    在卜妮娜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拉里就带着人离开了,只是给卜妮娜留了四个人。

    她自己只带着两个人离开的,看着拉里离开的背影。

    卜妮娜还在慌神,刚才拉里离开的时候的表情。

    明明是笑着的,可是却那么的悲伤,看的她心口一直都在疼。

    捂着自己的胸口,想要弄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可是却没等她明白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

    “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了吗?不等她醒来后再走?”

    沈寒越站在拉里的身后,拉里站在窗户前,里面是正在昏睡的卜妮娜。

    医生检查了之后,并没有什么事,只是有些惊吓过度,晕过去而已。

    当沈寒越收到消息的时候,赶紧赶了过来。

    有拉里在的情况下,卜妮娜居然还受惊过度,这是什么情况?

    但是当他赶来的时候,就看到拉里满脸悲伤的站在那里,看着里面的卜妮娜。

    明明可以进去的,可是却愣是站在那里不说话,痴痴的看着。

    然后就听到拉里说她今天要离开S国。

    沈寒越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惊讶的不知道该怎么来表述了。

    他可是知道拉里对卜妮娜的重视的,之前还只是隔三差五的从意大利飞过来看看卜妮娜。

    现在都基本快要定居在S市了。

    一个每天恨不得跟自己的情人成为连体婴儿的家伙,现在忽然说要离开。

    还是要单独一个人离开,沈寒越怎么能不惊讶呢。

    “我在她的身边,只会给她带来伤害跟危险。”

    拉里虽然说着话,可是眼睛却是一直都看着房间里还在沉睡中的卜妮娜。

    看的出拉里对卜妮娜是真的很重视。

    沈寒越沉默了,因为他无言以对,如果是他的话,说不定他会选择一样的做法。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妮娜的真心想法呢?她是不是真的害怕跟你在一起呢?是不是介意这些呢?为什么要忽略掉她的想法?”

    顾念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们两人的身后,之前的那些保镖也没有出声提醒。

    看着卜妮娜非常喜欢的这个女孩子,拉里眼中有什么流转着。

    对于顾念的问话,丝毫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如果,卜妮娜知道你是为了这个而放弃她的,那么到时候,就算你解决了所有的事情,再回到她的身边,我相信她到时候也不会再接受你!”

    顾念的话,让拉里非常的惊讶,同时沈寒越心中也是惊诧了一下。

    他完全没有想到顾念会说这样的话,或者说,顾念其实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不得不说,沈寒越又想多,顾念这话只是说给拉里听的。

    现在的拉里跟卜妮娜正处在危机的时刻,不是说他们身处在危机的时刻,而是感情。

    从这几天的接触来看,卜妮娜其实并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的坚强,很多东西都只是伪装。

    只是这些都没有发现罢了,她对感情的那份不安,其实都是来自拉里。

    拉里为了让卜妮娜安心,所以对卜妮娜什么都不说。

    但是这样也更加的加剧了卜妮娜的不安,没有哪个人不想知道自己的情人在做什么的。

    就算是很小的事情也好,都想要知道。

    可是拉里,却隐瞒了所有。

    估计卜妮娜对拉里的了解,说不定还没有沈寒越知道的多。

    “你自己好好的想想我说的话,只有好好的彼此之间坦诚相见之后,才能让你们之间的感情更加的牢固。”

    顾念说完之后,就拉住傻在一旁的沈寒越离开了。

    接下来的事情,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如果说多了,只会适得其反。

    像拉里这种上位者,对其他人的意见不一定会采取。

    顾念想的并没有错,拉里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是没有在意顾念说的话。

    但是在看到病房里一脸痛苦的卜妮娜的时候,拉里冲进房门,然后听到了。

    让她惊愕的话。

    “拉里!快走!不要!”

    然后,卜妮娜睁开眼看到拉里的那一刻,就把拉里给搂在了怀里。

    身体还在颤抖着,可能是因为之前的事情给她冲击太大。

    已经很久没有在拉里面前流泪的卜妮娜,这次居然在拉里的怀中,哭的稀里哗啦的。

    “我梦见你被枪打中了,我怎么叫你,你都不说话,呜呜……”

    “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断断续续的,也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只是最后就只有那么一句话,不要离开我。

    原本还僵着身体的,在听到卜妮娜的话之后,拉里也紧紧的抱住了卜妮娜。

    同时也想起了顾念说的话,原来她想要告诉自己的是。

    卜妮娜害怕的并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她的。

    这让拉里心中为卜妮娜对自己爱感动的同时,也心疼着她。

    轻轻的抬起卜妮娜的脸,把她脸上的泪珠一一的吻去。

    安抚着卜妮娜的心。

    同时心中也坚定了再也不会离开卜妮娜的誓言。

    **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在那里的?”

    卜妮娜的事情发生的有些突然,他还在病房中看着顾念的睡脸发呆的时候。

    就被马天宇火急火燎的赶来了,没办法,拉里的那些保镖,实在是太吓人了。

    况且那样子很显眼,在医院里,要是继续下去的话,他们就算是想瞒估计都瞒不住。

    所以他也是听了马天宇说的,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

    倒是顾念会知道这点,让沈寒越很惊讶就是了。

    扫了一眼沈寒越,顾念不说话,径自的朝着前面走去。

    沈寒越眼神闪了闪,刚才,他好像看到顾念鼓着腮帮子……

    “这是……,生气了?”

    不确定的声音,在顾念的耳边响起,听到沈寒越那不确定的声音,让顾念恨不得给他两下。

    “为什么?”

    刚才顾念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他不会看错的,顾念是真的生气了。

    可是原因呢?

    “难道说,是因为我丢下熟睡的你自己离开?”

    沈寒越摸着下巴,思考着。

    “才不是呢!你少自恋了!”

    想到自己居然只是被沈寒越抱着,就那样睡着了,顾念越想越觉得丢脸。

    这会被沈寒越这么一提,顾念就更加的面红耳赤了。

    “逗你的,别生气了,我知道,我也瞒了你很多的事情,但是我跟你保证,等事情都解决完了以后,我一定会都跟你说的,但是现在希望你可以稍微的忍耐一下,我不希望你为了这些事情费神,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养好身体。”

    沈寒越一把把想要气急败坏想要离开的顾念给抱在了怀中。

    然后柔声在顾念的耳边说着。

    明明刚才还气的不行的顾念,在这一刻却又奇迹般的平复了心情。

    就连这几日来的猜忌都烟消云散了。

    两人都痴痴的看着对方,在对方的眼中都能够看到;倒影着另外一个自己。

    好似对方的眼中能够看到的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只属于自己一个人。

    **

    晦暗的房间里,就连气氛也都像是变得沉浸了下来。

    看着坐在他面前的几个人的时候,卡洛的眼中闪过嗜杀的光芒,只是很快的掩饰的很好。

    坐在卡洛左边的位置的那个满脸胡子的大汉,朝着卡洛冷冷地额扫了一眼。

    但是没有说话,就在卡洛奇怪的时候,坐在右边的向来很少参与这种会议的。

    看起来很斯文的,带着金丝边眼睛的一个中年男子推了推自己的眼睛。

    然后开口了。

    “卡洛,最近这段时间我们都听说了,大家对公司接三连四的发生被人警察给查封,表示很惶恐,这些可都是用组织里的钱操作的,这要是有个万一的话,到时候让组织里的大家怎么想?”

    听着对方这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自己身上的语气,卡洛脸上的肌肉抖动了一下。

    要是以前的话,这些人哪里敢跟他这样说话?

    不过是群他养着的狗,居然敢这样跟他说话!

    可是现在,在座的这些人没有一个站在自己这边的,如果撕破脸的话,到时候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方伯,你这话就说的严重了,那些警察不过是按照惯例进行检查罢了,况且,这几家公司虽然说是用组织的钱建立的,但这几年早就已经把那些给赚回来,现在就算是废了,应该也没有损失组织什么东西吧?”

    这几家公司,当初还都是卡洛刚接手组织的时候开的,本金自然是从组织里面拿出来。

    早就不知道好久之前就已经连本带利的给还回来了。

    这些个蛀虫,不过是尝到了甜头,就以为这些都是他们的了,真的是可笑。

    卡洛话里的意思,在座的谁听不出来?

    按卡洛的意思,那就是这几家公司都是他创立的,现在连本带利的把组织的钱给还清了。

    现在就算是这几家公司被警察查封了也无所谓。

    这对于已经尝到了甜头,每天坐在家中,不用再像以前那样,拼死拼活。

    就能够拿到一大笔钱的老元老来说,卡洛这样的说法,简直就是在割他们的肉!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坐在卡洛左手边的大胡子,用力的拍着桌子,桌子都颤了一颤。

    只可惜坐在首位的卡洛,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

    显然是没有把对方给放在眼里。

    卡洛如此目中无人的样子,更加的让在座的几人对他心生不满。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也多说无益了,只是希望作为老大的你,能够多多的想一想组织。

    说完后,被卡洛称为方伯的男子站了起来,先离开了。

    剩下的几人看着卡洛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要继续谈下去的意思。

    也一一的站起来离开了,只是他们离开之后去做什么了,这些就不是卡洛关心的了。

    他现在关心的是其他的东西,那些公司可是他的心血,他怎么可能像他刚才说的那样。

    拿过今天才送过来的资料,卡洛细细的看着,只是越开,他脸上的青筋也就越多。

    卡洛看着手里的资料,脸上的煞气越来越重,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四个了。

    如果再有其他的公司被警察给查封的话,那么他在组织里的地位也会受到影响。

    现在那些老头都不说话,不过是想要看看形势,如果继续恶化的话……

    ”啪!“

    把手里的资料,朝着地上狠狠的摔了出去,都这么久了。

    居然连对方是谁,是如何消息走漏的都查不到。

    让他如何不急!

    他沈寒越跟顾瑾寒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能耐,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

    就找出这么多家的公司出来,那些公司他可都是很隐蔽的。

    ”老,老大,这件事我们一直在查,可是每次查到沈寒越跟顾瑾寒最近的动作的时候总是会有一股不明的力量阻扰着。“

    ”就是,就是,我们的人好几个安插在沈寒越跟顾瑾寒的身边,还有医院的人,都被莫名其妙的解决掉了,却连人影也没看到一个。“

    面对卡洛的愤怒,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可是说到这几天的工作,他们是真的都在没日没夜的查当中,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被人阻扰,就算是他们,也开始感到了不对劲。

    卡洛看着在他的面前哭丧着一张的脸的众人,眉头抽了抽,如果是平时的话。

    现在面前的两人早就已经被他给一枪崩了,这些对他来说像是借口的话。

    他都不想听!

    深呼吸了一口气,现在的情势根本就不可能让他这么做,他需要人。

    更需要忠心为他做事的人,虽然能力不怎么样,可是也只能这样了。

    他的手边现在能够用的人并不多。

    ”我今天叫你们过来不是听你们发各种牢骚的,我是想问问最近的情况和风声。“

    ”还有你们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解决的。“

    ”现在警方盯我盯的很紧,很多事情我不方便做。“

    ”等我们扛过这个难过,我相信我会更你们丰富的报答。“

    威逼利诱是每一个像卡洛这样的人应该具备的本能之一。

    而卡洛本身也很喜欢利用这个手段。

    ”警方那边的人,我们一直在联系,但是曾经和我们走的进的负责人似乎都消失了一样,没法联系,所有我们目前也无法从警方那里得知事情到底处理到了哪一步。“

    何康汇报了他今日的工作。

    ”那他们就不怕我手里抓住的把柄咯?“

    卡洛还有一些依仗,还有后路。

    ”咳咳,我补充一条我得知的小道消息,据说和我们走的近的警察都已经被刑拘了,董事长您掌握的那些把柄也已经被递交了上去。“

    ”至于是谁,我想,跟与我们作对的人有密切关系吧。“

    南岳补充着。

    ”你怎么知道的?“

    ”都说了是小道消息,至于董事长您信不信就是您的事了。“

    ”那我可不可以理解为公司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了,在大家都无计可施的办法下,认识警方的人,但是你却袖手旁观?“

    卡洛眯缝起双眼,看似无意,周围的空气骤冷,大家突然都感觉窒息。

    直到这个时候南岳才知道自己放下了一个愚蠢的错误,马上就急着悔改。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也打算从哪些人口中探知消息,但是他们死活不肯了,说是现在风声那么紧,不想找死。“

    南岳几乎是跪了下来,声音都带着哭腔。

    卡洛的腮帮一鼓一鼓,不难看出他的极力的克制自己的耐心。

    苏一简直不忍直视南岳的愚蠢。

    ”既然你们都没有办法,看来还是要我亲自出马了。“

    卡洛也不想指望别人了。

    **

    一辆黑色的高级豪车从城区的地方缓缓的向着郊区驶去。

    但是在这样的大都市之中,这样的车似乎也不是那么的起眼,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车流之中。

    而在两个小时之后,在300公里之外的郊区,这辆黑色的轿车又出现了。

    ”公司那些人都是些饭桶,什么事情都做不了,还得让我亲自出马,现在风声又紧,冒的风险真大。“

    司机小心的从反光镜中看了一下卡洛的表情。

    ”说的是,他们以为自己在家中坐等就能解决所有的事情,真的是异想天开。“

    ”等我办妥这些破事,我一定要慢慢的收拾他们!“

    ”啊……“

    突然一声响彻云霄的尖叫突然从司机的位置传来,接着就是血花溅射,整个车厢就像被晕染了鲜红的花朵。

    卡洛本能的附身下去,将整个身体都隐没在车厢里。

    ”啊啊啊,司机那里不断传来痛哼声。

    “怎么回事?你怎么样了?”

    意外来的太突然。

    “我手臂中弹了,有人刺杀!”

    司机痛的磨牙说出了这几个字。

    “看来是冲我来的,他们是盯上我了,我安排了那么多障碍眼,那么多放哨的,结果还是被盯上了。”

    卡洛恨恨道。

    “现在怎么办,董事长?”

    司机的左手臂已经受伤,但是等到他反应了过来他努力的隐忍疼痛,用左手一只手让车保持行驶。

    “返回,选择生僻的路径,尽量甩开,否则我们今天都得死在路上。”

    “你还能坚持吗?”

    “董事长我没事,我能坚持,你坐好。”

    司机一看就是常年摸车爱车之人,就算一只手也依然让车平平稳稳的疾驰而出。

    不一会就拐弯上了山路小道。

    “董事长,这里都是大山,我不能保证我们已经甩开了他们,我们回城里可以吗?”

    “行,但是一定要尽量避开一切视线。”

    卡洛依然蹲在后座,目光透过窗户边缘往外侦探,那如鹰锐利的眼眸,似乎要将这山脉看透。

    “这个您交给我,我是专业的,开始是我大意了,这次我一定甩得他们连自己的爹妈都不认识。”

    司机虽然疼痛,但是嘴角却涌现了一鼓自信,还有保护董事长的成就感。

    “妈的,沈寒越,顾瑾寒,这所有的仇我都记下了,总一天我要你们十倍百倍的归还给你们,今天你们给我一个惊喜,那我也会给你一个惊喜,你们等着。”

    “今天你们能拦我一次,我就不信你们能拦我一辈子,只要我活着就绝对跟你们势不两立。”

    卡洛就此对自己发下誓言,这是他卡洛的誓言,不死不罢休。

    小吴中弹这件事引起了卡洛的警觉。

    “小吴把你的衣服,鞋子脱下来,我们对穿。

    ”好的。“小吴毫不犹豫就照办。

    车又平安的驶出了十分钟。

    ”砰……,吱~“随着一声沉闷的随机又尖锐的声音转换响起。

    车身随着开始剧烈的左右晃动,

    司机小吴因为左手受伤,一只手已经无力再驾驭这样的控制。

    在短暂又剧烈的晃动后,车身急速的往路边滑过去,眼看着就要连人带车一起摔下山坡。

    就在这个时候卡洛终于反应了过来,车轮已经中弹,而他飞快的看了一眼司机小吴。

    ”跳车!“

    话音落地的瞬间,卡洛就已经打开了后车车门,一个翻滚落在了马路上。

    但是卡洛没有做任何停留,连续在两个翻滚直接翻进了路边的山林里。

    等到他隐藏好了,才看向马路。

    小吴已经是在爬行了,但是也到了路边,一个打滚躲进了草蒿之中。

    之后在没了动静,卡洛一时半会也不敢就这样出去。

    车轮能被打中,说明出现在路上就会成为枪靶,而小吴就是因为手臂受伤动作迟缓导致了腿部在中了一枪。

    没有任何枪响,看来所有的枪支都已经安装了消声器。

    ”妈的,这些人都他妈的是饭桶。“

    卡洛摸遍全身却都没有发现手机,看来是落在那个角落了。

    ”真他妈窝囊。“

    卡洛很久很久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被逼到角落猥琐的躲起来。

    有这样的记忆都已经是很遥远的记忆甚至是小时候了。

    这是一种耻辱,绝对的羞辱。

    窸窸窣窣的一阵轻微响声响起,卡洛屏住了呼吸,难道是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

    ”董事长。“

    很轻声的声音响起。

    这个声音是小吴的,但是卡洛有些怀疑,他紧紧注视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但是等了一小会,小吴的头就已经探了出来。

    ”董事长,是我,您没事吧。“

    ”小吴,真的是你,你怎么上来的,我居然没有发现。“

    卡洛的这句话似乎落在小吴的耳朵里似乎就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夸奖,他憨笑了一下。

    ”我,慢慢的爬过来的,为了不发出响声我几乎是在蠕动。“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卡洛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暴露了。

    ”因为你进来的时候我特意留意了一下您的踪迹,就是那一迟钝所有我的小退中枪了。“

    ”不过没多大事,就是流了些血,子弹打的是小腿肚直接穿过去了,我都不用取子弹了。“

    此时的小吴脸上居然还有笑容。

    卡洛终于正眼仔细看这个一直帮自己开车默默无闻的小伙子了,没有想到到了这样的情况,他还如此乐观,还有维护自己。

    卡洛心中居然有些波动,他想记住他。

    但是局势却不容他们多想多说。

    不一会儿背后就传来了一阵骚动,一听就是很多人穿梭所产生的。

    小吴一下就警觉了起来。

    ”看来我们的位置的确是暴露了。

    “哗啦啦……”

    “董事长,快走!”

    突然冒出来几个黑衣人,连搀带扶的将卡洛扶起掩护。

    卡洛一看就知道是来救自己的人,总算没有让自己彻底失望。

    “董事长你快走。”

    小吴也附和,但是看意思他自己确实不打算走了。

    “放开我,你们把他给我带走。”

    卡洛瞬间就下了决定。

    马路上突然就多了好几辆车,戛然一声都停住在卡洛眼前的路边,随即车门就被打开。

    卡洛毫不犹豫就冲了过去,黑衣人也顺手就将小吴拖抬起来。

    他们前脚刚离开卡洛栖身的地方,就又有一批人追了过来。

    也许是追击和地形的关系,追来的人已经放弃了使用枪支。

    转眼间,卡洛的人就和追来的一伙人近身搏斗了起来,有几个已经脚底踩空滚下了小山坡。

    卡洛刚落座,小吴也马上被扔了进来,车瞬间就发动,呼啸着冲走。

    刚回到新住处,卡洛就大发雷霆。

    随手拿起家里的备用电话就开始给公司包括自己安排的打手负责人一一打电话,让他们火速过来。

    **

    同时,顾瑾寒那边的电话也同时响起。

    “喂。”

    一看是陌生的号码,顾瑾寒便明白正是自己翘首企盼的那个电话。

    “是我,失手了!”

    对面的声音有些冷,有些可惜,又有些惭愧。

    “哦?他居然逃了?”

    顾瑾寒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沙发,听到这话,手指良久一顿,然后又恢复。

    “是的,是我们办事不利,佣金我们会一并退还。”

    “这不应该啊,你们很少失手的。”

    顾瑾寒有些疑惑,他可是花的血本请的有名的雇佣者。

    “对方布置的防御太多,我们大批人手一开始行动就被牵制了,好不容易在有利的地段有机会打出两枪,但是似乎还是被他带伤逃走了。”

    “你的意思就是对方已经受伤了?看来你们也不全失败了。”

    顾瑾寒多少有一丝安慰。

    “本来那个地方是一个急转弯,车子的右侧又是一个下滑坡,我们打了一枪车胎,车子带着人已经侧翻向滑坡,但是还是被它们逃了出来。”

    “山坡下是湍急的溪流,本想让他带着自己的尸体流向大海,但是没想到计划失败了。”

    “看来他还有些本事,我倒是有些低估他了,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既然他也受伤了,我也不怪你们。”

    顾瑾寒也没有天真的认为这次行动能百分之百的干掉卡洛,但是也没有想到卡洛会逃脱的这么凶险。

    顾瑾寒挂掉电话陷入沉思,究竟如何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让卡洛达到他的死期。

    “那我安排另外一个任务给你们,就当是你们对我做的补偿,佣金一样,但是任务可简单多了。”

    顾瑾寒的脸庞写着得意。

    这一次他可是下了血本,既然对方不愿意出来,那么他只好逼着他出来。

    电话那头传来让自己满意的答复,挂上电话的时候,顾瑾寒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邪恶了。

    推门进来汇报事情的秘书,看着顾瑾寒脸上的笑容,只觉得一阵恶寒。

    心中默默的想着,以后不管是什么都不能得罪老大。

    一边小心翼翼的给顾瑾寒汇报着公司里的一些事情。

    虽然说顾瑾寒很多的时候做的事情都是一些,跟黑道扯上边的事情。

    但是顾家那么大的家业,他也并没有荒废,全都处理的井井有条。

    除了他本身的能力很强之外,更多的是他的身边有很多的能人。

    而这些人为什么会都跟随他,其实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

    好像回过神来的时候,对方就已经跟在自己的身边了。

    看着自己的秘书,这个男人,可也是个不错的人才,在处理公务上面。

    其能力虽然比不上沈寒越那个变态,但是也是屈指可数的人才。

    经他手处理过的项目,基本上都没有亏过钱,都能翻个几番。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