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一章 拽的不行的女人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7:52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宴会热闹的举行着,似乎整个世界都浸泡在那优雅的音乐和五光十色的灯光之中。

    透过手中的酒杯,眼前的一切都被染上了令人陶醉的色彩。

    诱人的深红,让卡洛微眯双眼,透过那股深红,一个摇曳,婀娜的身姿出现了。

    卡洛勾起一抹坏笑,似乎今晚的晚餐有了着落。

    卡洛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欣赏他亲自选择的美味,就被一个着急又无趣的声音打断。

    “老板不好了,公司出大事了。”

    “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没看见我在忙吗?”

    瞬间卡洛的兴致全无。

    “说吧,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你这样打扰我你知道后果会怎么样。”

    “今天下午,一群警察带着搜查证直接就进入总公司开始调查。”

    “稍后旗下所有的分公司也都一一遭到警察的调查,包括已经漂白的公司。”

    “因为警察都带着证件,我们没办法阻拦,警察已经将财务冻结,并且勒令停业配合调查,如果有不配合的一律按妨碍警察执行公务缉拿。”

    “现在公司上上下下的人心惶惶一团乱糟糟的,公司高层在场的基本都已经被警察喊去问话了。”

    男子一口气停都不敢停歇,捡着重点一口气就说了出来。

    卡洛一边听着描述一边脸色越来越暗沉。

    “难道那些人不知道这是谁的公司吗?他们是活腻歪了吗?”

    卡洛声音阴森森的,有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冷。

    “我跟他们说了,但是他们说,他们正因为知道这公司是属于您的,所以才来的。”

    这话虽然是转达,但是男子复述出来也已经让他战战兢兢了。

    “所以说他们是明摆着冲着我来的?”

    “好,很好,看来我平日来还是对他们太好了,都吧他们宠上天了,搞到现在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卡洛手指一紧,一用力,手中的酒杯就已经粉碎,那鲜红的液体顺着他那修长的手指滴落下来。

    都分不清到底是酒还是鲜血。

    男子静默在一旁被这一动静吓的浑身一个颤抖。

    “老板,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回去,看我怎么收拾这群混账!”

    卡洛愤怒的起身,手将西装一整理,整个人气势盎然。

    “不行啊,老板你这个时候可不能自投罗网!”

    “自投罗网?”

    “哦,对,那些来的警察里面有一个透露了消息说他们这次过来是带了确凿的证据的,过来搜查只不过是例行公事,如果你这个时候回去,他们会一并将你带走。”

    “到时候就怕老板你自己怎么栽的跟头都不知道啊,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您去调查出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

    “警察掌握的到底是什么确凿证据?”

    卡洛的双眼冒出寒光,里面全是凛冽和算计,还有被背叛似的愤怒火焰。

    “现在公司的情况怎么样?”

    “很混乱,不过乱中有序,那些高层似乎还是挺信任您,相信您能摆平这些事情,也相信警察也不过是走个过场,我想这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看来这是有人故意针对我了,去查查看是有哪些人,这段时间对我们公司过于关注的,还有让,秦慕过来见我。”

    吩咐完之后,刚刚来向卡洛汇报的人,立刻就打算出去查。

    只是在刚转身之后,就又被叫住了。

    “回来!”

    卡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吓得,赶紧转身。

    “主要给我查查看沈寒越与顾瑾寒这段时间在做什么。”

    说完后就对着手下摆了摆后,然后陷入了沉思之中。

    沈寒越和顾瑾寒,肯定已经知道了上次是自己派人去做的,那些废物!

    不仅没有把人给他带回来,还给他捅了那么大的篓子。

    现在别说是找顾瑾寒合作了,估计就是想要再一次抓住他的把柄,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不过这次的事情,虽然不能肯定完全是他们做的,不过卡洛心中却隐隐觉得跟他们两人脱不了干系。

    恨他的人,多的是,就算是在组织内部,那些人也不见得就有多尊敬他。

    “看来以前没有斩草除根,终究还是我太心软了。”

    卡洛有些悔不当初,但是事情都已经发生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没有翻手覆雨的速度,劣势明显是自己的了。

    “你们现在立刻回公司,等着高层从警局回来以后探问他们的态度。”

    卡洛让自己冷静下来,现在最重要的不是生气,而是着手处理,恼怒只会让自己更加被动。

    “老板,恐怕公司这会我是不回去的好,我还是偷偷溜出来的,不然连我也被带去问话了。”

    手下有些左右为难。

    “那你就电话联系他们,联系好了之后,告诉我,我会统一安排见一次面。”

    现在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公司能用的人肯定会骤减,的确是不能在自投罗网了。

    “行,我这就去安排。”

    卡洛手下得到了明确的指示,如同赦免令,转身就离开了。

    “等等。”

    卡洛不停摩挲着的手指显示着她的大脑在飞速的运转,也表示着他的焦急也暴露了。

    “老板,还有什么吩咐?”

    “你去安排几个人,最好看起来老实憨厚的人,去顾念所在的医院查看一下,看看顾瑾寒和沈寒越对顾念做的防范如何。”

    卡洛最终还是做了这个决定,他无法就这样咽下这口气,咽下了就表示自己已经认输,懦弱,而卡洛的生命不允许有这样的污点。

    “如果很严禁就先静观其变,如果比较松懈,你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破绽,哪怕只有一丝希望,都让人进去将顾念来个一不做二不休。”

    “一定要记得手法要干净利落。”

    卡洛越说神情就越放松,好像他真的等到了顾念死在他手里的那天,等到了沈寒越痛不欲生的那天,等到了他所有仇恨找到出口的那天。

    但是手下却不以为然,他试着开口劝阻。

    “老板,这个时候口风这么紧,警察的眼睛耳朵都盯着你的时候,你去冒这个险不合适吧。老板您还是以大局为重吧。”

    “大局我肯定是要顾的,但是我也不能让沈寒越双手插口袋的看着我一个人被算计,有些事情做了就是要付出代价的。”

    手下的话打破了卡洛的白日梦,他有些不爽。

    “只有顾念的性命才抵得上我遭遇到今天这样的结局。”

    “可是……”

    卡洛的手下还想规劝,毕竟旁观者清,他觉得这个时候自保肯定比继续惹事来的稳妥,但是奈何卡洛的怒火已经被点燃。

    而顾念就是那唯一能浇灭这腔怒火的水,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阻止。

    “你最好按我说的去办,不然我第一个做的就是你了,没有了你我相信以我卡洛的本事我还能找出第二个你第三个你来做这些事情。”

    卡洛几乎是点着手下的头将这些恶狠狠的话贴着他的耳朵吐进他的大脑。

    “是,我这就去办,一定让你满意。”

    手下整个寒毛都已经倒立,卡洛的气息犹如刀锋,在不停摩擦他的咽喉,让他窒息。

    卡洛满意的放开了他,然后离开。

    手下也会自己捏了一把汗,终于又活下来了,这感觉真好。

    **

    “我说,你说是从哪里弄来的证据呀?这速度也太快了一些吧!”

    顾瑾寒看着坐在办公桌前的沈寒越,沈寒越在医院的那几天。

    明明他就一直在拼死拼活的忙着,可是却一直都没有什么进展。

    结果,沈寒越举着个受伤的右手,还在两天的时间里面就把卡洛旗下的几家重要公司。

    给揪了出来,虽然现在还不能肯定这几家公司会怎么样。

    但是至少现在给卡洛下了一个下马威。

    “这只能说明你的手下都不行了!”

    被顾瑾寒硬逼着回来做事不说,还被顾瑾寒隔三差五的打扰他跟顾念的甜蜜时光。

    说他不生气那是骗人的,不管是谁,都会有脾气吧,再说了,顾瑾寒这样的做法真的很逊!

    同时也让沈寒越很不爽就是了,而现在,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

    就是沈寒越对顾瑾寒之前的所作所为做出的报复。

    “我说你啊,别蹬鼻子上脸啊,我的手下那可是打着灯楼都找不着的,你居然这样说他们!到时候要是被他们听到了,就别怪我没提醒你!”

    多多少少顾瑾寒也是知道沈寒越这样的态度的原因,不过低头道歉什么的可不是他的原则。

    “再说了,要是我到时候把妹妹给接回岛上住个半年一年休养生息的话,想必也没人敢说什么吧!”

    这已经是刺溜溜的威胁了,沈寒越的脸色黑了黑,可是却没有办法反驳,因为对方说的并没有错。

    谁让对方是顾念的亲哥哥呢!

    放下手中的文件,也不再装作一副不想搭理人的样子,抬起头认真的看着顾瑾寒。

    “意大利黑手党教父拉里你知道吗?”

    不知道沈寒越为什么会问到关于黑道上面的事情,这跟沈寒越又有什么关系?

    他不是一个正经的商人吗?一想到沈寒越有可能会设黑,顾瑾寒就紧张起来。

    “你是说那个前两年新任命的女教父?”

    “是的。”

    “这件事跟她有什么关系?话说你是怎么知道这个人的?”

    顾瑾寒皱眉。

    “证据都是她给我的!”

    “你怎么会认识这个人的!沈寒越你个混蛋,你别跟我说你跟黑道也有一脚!”

    虽然顾瑾寒自己是亦正亦邪的人,可是沈寒越是顾念的丈夫。

    他不希望沈寒越参与那些黑暗,这也是为什么扳倒卡洛,他只是让沈寒越去查那些公司的资料。

    就是为了不让沈寒越牵涉进来,一旦进来了就没有办法脱身了!

    叹了一口气,顾瑾寒的态度。

    他一开始就想到了,只是没有想想到会表现的那么激烈就是了。

    “这件事不是我能够左右的。”

    看沈寒越的样子,也很无奈,顾瑾寒想,里面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总算是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知道现在就算是责备沈寒越也没有办法。

    不如把事情给弄清楚再说。

    沈寒越抬头看了一眼顾瑾寒,顾瑾寒从进来开始就一直站在自己的面前。

    这让沈寒越说话的时候必须抬着头看他,这让沈寒越很不舒服。

    给了一个白眼,顾瑾寒转身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好了,可以说了吧!”

    面对着沈寒越,顾瑾寒选了一个正好在沈寒越对面的位置坐下。

    手指交叉的握在一起,放在前面的书桌前。

    沈寒越想了一下,然后斟酌的问了一句。

    “你知道卜妮娜吗?”

    “什么鬼?”

    不知道,沈寒越为什么忽然说这么一个女人的名字。

    一个在他看来跟他想要听的事情毫无关系的人的名字。

    “现在模特儿界最出名的新人模特儿,不仅长相清丽可人,身材也是无可挑剔……”

    听着沈寒越说的不找边际的话,顾瑾寒光是听着前面几句话就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你到底要说什么,这跟我们现在讨论的事情有什么……”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她是拉里的情人!”

    沈寒越最后的话,简直把顾瑾寒给惊呆了,张大了嘴巴愣在了那里。

    然后又觉得自己好像表现的太夸张了,尴尬的笑了一下。

    掩饰的朝着沈寒越笑着。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她们两个都是女的!”

    顾瑾寒几乎都快要用咆哮的语气来说这话了,这样私密的事情。

    为什么沈寒越该死的知道!

    这在国外或许不算什么,可是在国内,这可算的上是一件大丑闻!

    要是对方真的是那个什么娜的情人的话,这件事若是被人知道了捅了出来。

    对方第一个会想到,会怪的人就是沈寒越啊,这个笨蛋难道不知道吗!

    沈寒越抓了抓头发,话说他也很不想知道这种事情好吗。

    当初他被迫告知的时候,他也很惊讶啊。

    “我当然知道他们都是女的,可是这是事实。”

    看着沈寒越那个样子,顾瑾寒相信,就算沈寒越发神经去探听这些八卦。

    想必以对方的手段,肯定是查探不到丝毫的消息的。

    可是现在,沈寒越却如此的坚信,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对方自己来告诉他的了。

    “你究竟是做了什么,让对方连这样的事情都告诉你?”

    顾瑾寒叹了一口气,现在就算是要阻止沈寒越与对方的联系,看来也是不可能的了。

    就当是这一件事,就已经值得让对方把他们杀个好几回了。

    然后沈寒越就把那天发生的事情都跟顾瑾寒交代了一下。

    原来那次在韩碧娜来了之后,沈寒越就很少在医院,他开始着手调查。

    而之前知道的有秦慕的那家公司,则是他们调查的重点。

    沈家在S市本来就可以称得上是只手遮天的存在,想要调查一下那间小公司根本就不是问题。

    可是这样的调查根本就查不出什么来,毕竟对方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让人查出来。

    想要查出什么来就要对方露出马脚才行,于是沈寒越报警了。

    报警的理由是,怀疑他遭遇袭击的对象是曾经被沈家赶出S市的秦慕。

    沈寒越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把他跟顾念的事情说出去,当初选择马天宇所在的医院。

    医院里也是做了保密措施的,动手术接待的几个医生护士也都是口风紧的。

    现在沈寒越正好可以借由自己手臂受伤的事情来做文章了。

    果然,警察在接到这一报案之后,就上了秦慕所在的那家公司调查。

    不明所以的那些公司员工们,在每日警察的到来中有些惶惶不安。

    然后,就有人露出了马脚。

    本来就是一些只知道做事的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的工人。

    关于他们所在做的事情也多多少少有点知道是违法的,所以当看到警察的时候,自然就当心了。

    只是,秦慕表现的很淡定,显然是早就做好了会发生这种事情的措施。

    在警察封锁了公司之后,也只是查出了某一个职员利用公司职务,擅自做的这些。

    虽然公司也要付一部分责任,可是却没有查出更大的鱼。

    “同时这件事还打草惊蛇了,秦慕之后也不知去向,那家公司在之后没多久也恢复了正常,但是我们都知道那个公司职员只是被拉出的替死鬼罢了。”

    沈寒越说的这里的时候,脸上带着凝重的神情。

    可以看出当初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心里应该是非常的烦躁的。

    因为付出了很多的心力,不仅要因为自己受伤的事情被媒体追问。

    每天还要故意在电视媒体的面前露脸,让舆论变得更加的火热。

    这样的话,就算那些警察也不好敷衍了事,哪怕沈寒越只是说怀疑的对象。

    “然后就在我朝着下面的人发火的时候,那个人主动的找上了我。”

    想起拉里来的情形,沈寒越就青筋直跳。

    任谁被人带着一群拿着冲锋枪的人冲进来,而且还是从窗户的地方冲进来的。

    都要被吓得半死,好在沈寒越的心脏抗压能力比较好。

    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拉里,之前在医院虽然说只是一面之缘,但是对方这气场。

    估计没有人能够忘记,在看到是拉里的时候,沈寒越就松了一口气。

    至少是肯定了自己这条命是没有问题了。

    “我知道你正在找卡洛的麻烦,可是你们查了那么久却还是只查到他一家公司而已,而且还是一家作为烟雾弹的公司。”

    拉里的声音不像一般女孩子的清脆,很低沉。

    不注意看她的身材的话,很容易就会把她当成男人,就连脸都有点偏男性的感觉。

    明明是女人,却没有多少女人该有的柔弱,全是男人的坚硬。

    沈寒越完全不知道对方找上自己是为了什么,他那个时候连对方是谁都不是很清楚。

    除了知道也是道上的人之外,他想不到其他了。

    “我可以给你关于卡洛其他公司的资料,甚至可以把他那些公司做的一些事情的证据全都给你。”

    拉里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像是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

    看着对方一副刁炸天的姿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然后又甩出自己最想要的东西。

    沈寒越本能的想拒绝,可是看着面前那几把冲锋枪,沈寒越妥协了。

    “你想要什么?”

    “我喜欢跟聪明人说话,不过至于我想要的,现在还不能说,时机到了我自然会说就是了。”

    想到这里,沈寒越觉得头更疼的,不仅是头疼,手也开始抽疼,全身都疼。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拽的女人,后来对方离开后,他就特意的让人帮忙差了一下。

    然后查出来的东西吓了他一跳,他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是一个如此有身份背景的人呢。

    “然后对方丢下那么一句话丢下一叠的资料就离开了,我就算是想要还回去估计也是不可能的了。”

    沈寒越说的没错,就算是还回去,首先连对方的住址都不知道该如何还。

    其次,对方是什么人,要是还回去的话,说不定会让对方恼羞成怒也说不定。

    况且现在他们需要这份资料还有这些证据。

    听着沈寒越说的这些,顾瑾寒觉得特别的戏剧化。

    这就算是演电视剧,也没有这么夸张的啊。

    可是这却是事实,因为沈寒越没有理由要欺骗自己。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她跟那个叫什么娜的……”

    “卜妮娜!”

    对于顾瑾寒老是把人名给随意叫,沈寒越不耐烦的纠正道。

    “哎呀管她什么布还是丝的,这些都不重要,还是说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吧。”

    顾瑾寒不耐烦的打断沈寒越还想继续说的话,沈寒越却诡异的看了顾瑾寒一眼。

    “我当初只是在她面前说了一句,那个女人,就被对方差点给射中的耳朵……”

    想到那子弹从自己的耳边过去的感觉,现在甚至都能够感觉到耳朵好像在疼。

    沈寒越一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窝囊感觉,他就忍不住的想要杀人。

    还是第一次会这样的手足无措,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完全完败!

    “额……!”

    听到沈寒越这样说,完全惊呆了啊,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彪悍的女人。

    话说都这样了还是女人吗?而且情人还是女的,看来估计除了那身皮是个女的。

    那里面想来比男人还要男人!

    “然后她就直接说了她是她的情人,而且两人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只是现在正在冷战中。”

    顾瑾寒听到沈寒越说的时候,脸上一脸的茫然,话说,他们刚刚不是在说枪机事件么?

    怎么是一会的功夫就可以聊到关于感情的话题?

    “我开始听到她若无其事说出来的时候,惊吓程度不亚于你。”

    沈寒越叹了口气,那个时候他可是才被对方差点杀死呢。

    结果只一秒钟的时间,对方就若无其事的开始诉说自己的烦恼了。

    她现在都能够想象的到,自己的那个时候的表情有多么的蠢。

    “然后呢?”

    顾瑾寒觉得今天一天内已经被惊吓了数不清的次数了,已经能够很快的恢复了。

    他开始对后续的发展有些感兴趣了,不过最感兴趣的还是对方为什么会找上他。

    “话说,她为什么要找上你啊?”

    顾瑾寒想了下还是把想问的问题给问了出来。

    “欸,其实,最开始认识的是那个叫卜妮娜的女人,不过是在米其林吃饭的时候,见过一面,谁知道前几天她居然带着一大堆的白玫瑰去看顾念。”

    想到这一段初次见面的时候,沈寒越就一脸的头疼,早知道会跟那么麻烦的人。

    牵扯不清的话,他那天说什么都不该跟顾念去那里吃饭的。

    “为什么是去看顾念?!”

    顾瑾寒更关心的为什么会跟顾念扯上关系,明明他们两个人谁都不想顾念牵扯进来的。

    “我也想知道啊,后来我问了顾念,顾念说在洗手间的时候有跟那个卜妮娜聊了几句。”

    听了沈寒越的话,顾瑾寒睁大了眼睛,他为什么从这里面听出了醋意?

    想到卜妮娜的是拉里的情人,两人都是女人,也就是说他们是传说中的拉拉。

    都喜欢女人,而现在卜妮娜正在跟拉里闹矛盾,不,也有可能不是矛盾这么简单。

    对方说不定是已经想要重新换一个人,然后就遇到了顾念……

    “天啊,该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顾瑾寒想到这后面的种种,就觉得头疼,他终于知道从刚才开始为什么沈寒越一脸的痛苦了。

    “那个时候我正好也在,然后卜妮娜是背着拉里来的,所以拉里追到了医院,然后那是第一次看到拉里。”

    沈寒越看着顾瑾寒抱着头坐在沙发上懊恼的样子,他的心情也终于舒畅了一些。

    果然,难受的时候就看看别人难受的样子,自己也会舒服很多啊。

    “我想,大概那个时候,他大概有多顾念做过调查,然后查到我这里的,才要跟我做交易的。”

    沈寒越说完后,也很无奈,这些他都不想牵扯的人都牵扯了出来。

    虽然说对方帮了个大忙,可是就算不要对方帮忙。

    有他跟顾瑾寒联手的话,他们迟早也是有办法把卡洛的狐狸尾巴给揪出来的。

    虽然说不会这么快就是了。

    “既然事情都发生了那么也只能接受了,那她现在有没有说她想要的是什么?”

    顾瑾寒也终于从那危险的想象中回过神来了,然后抬头问向沈寒越。

    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然而,沈寒越却摇了摇头,让顾瑾寒的青筋直跳。

    “说了半天,你连对方的目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你TM是在逗我吗?”

    忍着上前去暴揍一段沈寒越的冲动,顾瑾寒深呼吸了好几口气之后,才平静下来。

    “我也没办法,这件事对方一直不愿意说,我也无法继续追问下去,况且他每次来的时候,都只是来送资料跟证据过来,你也知道卡洛的公司比我们所知道的要多的多,只是她有时候会来顺道说一下她跟卜妮娜的感情。”

    对拉里的态度,其实沈寒越也不是很清楚。

    不过现在既然只能这样了的话,那他也就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到时候再说了。

    诡异的看了一眼沈寒越,顾瑾寒把想说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见顾瑾寒没有什么问题要问自己了。

    沈寒越才终于把自己本来想要问的事情问出口,差点他都忘记了。

    “警方那边没有松手吧。”沈寒越多少对警方还是有些担忧。

    “没有,他们在穷追不舍,给了他们这么大一个立功的机会,谁会拒绝呢?”

    顾瑾寒一抹得意的笑。

    “也是,平时他们想立这样的功都没有机会,我们这样帮他们一把,他们没理由不卖命。”

    “是啊,反正将卡洛他们一网打尽之后,也没有会在威胁他们,一举两得的好事啊。”

    沈寒越和顾瑾寒两人说着默契的举起酒杯干了一口。

    “对了,有件事,我一直觉得有些异样。”

    沈寒越突然神情凝重的想起了一件事。

    “什么事情?”

    顾瑾寒不仅也重视了起来。

    “我最近老是在医院看见一些鬼鬼祟祟的人。”

    “我看是你最近太忙了,都没有时间休息,导致有些疑神疑鬼了吧,我也去医院就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我仔细看过好像也的确没什么事,好在还有两天顾念就可以出院了,也许真的是我太累了有些疑神疑鬼的吧。”

    沈寒越说着放松的伸了一下腰,脸上还真的有一些倦意,疲惫掩盖不住。

    “既然你担心,多个心眼也无妨,就多派点人手盯着。”

    “卡洛撑不了多久了,熬过这一阵子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完了我还可以带顾念出去度假放松放松她最近一直紧绷的神经。”

    “这一系列事情最遭罪的就是顾念,有时间你还真的要好好补偿她。”

    顾瑾寒看着这个房子里顾念心爱的那些物件,还有那本珍藏了她去往世界各地旅游的相册,心里突然有些泛酸。

    “我这个妹妹从小就在所有人的呵护下长大,谁都不愿意她去做记者,风吹日晒的,但是她偏偏要去。”

    “我们都以为有我们在,她一辈子都可以安心快乐无忧的一直过下去,却没想到如今她过的如此波折。”

    “然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还有卡洛。”

    “但是从这件事我又看出其实你非常在乎我妹妹,所以以前的我也就都不追究了,只有一个要求。”

    “你以后一定要将我妹妹失去的这些快乐给我弥补回来,不管你用什么方式。”

    “而至于卡洛,我只有让他痛不欲生才能弥补他对我妹妹所造成的一切伤害。”

    顾瑾寒缓缓的述说,沈寒越沉默的听着。

    顾瑾寒像是在说一个故事,沈寒越像是在听一阵心痛。

    顾念的各种脸庞在他的脑海中不断闪现,不管是哭还是笑亦或者是怒都想毒药一样,让沈寒越越来越沉迷。

    而沈寒越心里却觉得自己非常享受这样的着迷,这样的诱惑,或许顾念就是它这一生的劫。

    纵然他是千万婀娜多姿身影的梦寐,他也依然只愿意沉沦在顾念一个人的怀里。

    而这个就是那与众不同的顾念,之所以为的顾念。

    **

    然而事情的发展总是不尽如人意,特别是那些自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的人。

    卡洛公司遭遇变故这件事在以暴风一样的速度恶化着。

    财政的冻结,人力的束缚,高层的限制,所有的一切都在制约公司每天的日常进程。

    换句话就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卡洛的公司已经是到宰的羔羊,在静静的等待死亡。

    卡洛一天焦虑胜过一天,那种感觉就像是坐以待毙的等待自己的死亡,却毫无反抗之力。

    “董事长,我看今天的事情发展到了如此地步,你总的给大家一个说法吧。”

    南岳第一个表示出了自己的不满,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在座的这些人中已经有一部分对卡洛不满了,只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当这个出头鸟。

    而他终于也耗尽了自己的耐心,忍不住了。

    “是啊,我们这样每天就这么干耗着,时不时还接到警察的传讯,这对我们的生活也影响很大啊。”

    果然不出南岳的所料,他一开口,就人随之符合,这也正是希望看到的。

    听到苏一的符合,南岳的嘴角泛起一些得意的笑容。

    有些人终于也被这样的境况消耗殆尽了耐心,都开始逼问卡洛。

    这与其说是厄难还不如说是一次考验,总会让那些跳蚤自己跳出来。

    “应该是现在所有的公司无法运营,你们无利可获,你们就想拍拍屁股走人了吧。”

    “我告诉你们,我卡洛可是不怂包,好的时候让你们跟着我腰缠万贯,不好的时候就被你们过河拆桥。”

    在座的这些人什么心思,卡洛都知道,从小开始,他自己都没有相信过什么无私,忠诚。

    到了这里,他自然不会相信这些人会义无反顾的跟着自己,说到底都不过是为了一个利字。

    “你这话未免说的也太难听了吧,好歹未免也是为公司付出过的,难道这不是我们应该拿的吗?”

    “就是,我们也知道遇上这个事情烦,但是这事又不是我们挑起来的,你有脾气也不用冲着我们发吧。”

    这种本身携带羞辱性质的事情被当面戳穿,面子没地方搁,那么剩下的就是恼羞成怒了。

    “哎哎,大家都少说两句吧,这个时候我们是一致对外而不是内讧。”

    何康看不过眼,“大家都是一个瓢里喝水的,至于吗?”

    还是有人希望能一起度过这个难关的,都支持何康,他们也相信卡洛的实力,不管是谁都不会自己为难自己的。

    他们也有些看不惯那些遇到事就撂挑子的人。

    “谁内讧了,我们这不也是着急嘛,这话说的好像我们就希望公司倒闭一样。”

    “对啊,公司遇见这样的事情受害的还不是我们,你以为我们故意找董事长麻烦吗?”

    叽歪的两人还想再狡辩一番,这样大的屎盆子,他们才不会往自己脑门上扣。

    “我说你们俩就不能好好说话吗,既然你们没有想内讧,那你们的语气就自己注意下。”

    本来是抱着打圆场的心,结果还被喷,何康心中也多少有些不爽。

    “诺,大家都看见的,我可没有像他们发难,他们就想提前上岸,什么都不管了。”

    “公司有这些漏子被他沈寒越和顾瑾寒抓住,难道都是我一个人犯下的?你们就一点儿责任都没有嘛?”

    “要不是你们平时仗着我的缘故在外面胡作非为,就凭他沈寒越想抓到我的把柄?”

    “这个时候给我撇清界限了,你们找错人了,我卡洛就是死,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带上你们这种人一起。”

    卡洛站起来,踱步来到南岳和苏一面前,双手撑着桌面,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而来来回穿梭。

    直到盯到二人不寒而栗。

    卡洛的狠毒在座的人都知道,他说出这样的话,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怀疑他的执行度,刚才还叽叽歪歪的两个人也乖乖闭嘴了。

    但是这样却并没有让卡洛消气,朝着自己刚刚那个坐的椅子用力的推了两下。

    看着那椅子倒下的时候发出的巨响,而卡洛也是用了十分的力气,所有的怒火都朝着那椅子发泄去了。

    椅子立刻在众人面前报废了!

    卡洛见刚才还嚣张的几个人,这会也焉了,也没在得理不饶人。

    至少这个时候不能动摇军心是关键,如果这个时候处罚了南苏二人,恐怕剩下的蠢蠢欲动的人心就全碎了。

    如今卡洛的棘手,他没有让他们完全知道。

    如果他们知道卡洛在失去了这些财力还有一些关系人力的支持,他都快无计可施了。

    想必如今坐在这里开会的就不会有这么多人了。

    光是沈寒越和顾瑾寒的打压,卡洛还可以应付过来,但是警方也死死盯着他不放,他还真不好做什么。

    而安排对付顾念的那边也迟迟没有动静,这让他很不安。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