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章 要长成小胖子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7:48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话说,顾念在知道两人是女同之后,居然能够这么的淡定。

    就连沈寒越也没有什么过激的表现,这是卜妮娜没有想到的。

    看着身边的人,依旧是笔挺的身形,完美曲线的身体。

    如果不是因为她是那样的职位的话,卜妮娜相信她肯定是会让所有人着迷的。

    最佳的模特儿。

    “你跟那个顾念是什么关系?”

    一路上都保持着沉默,但是回到酒店之后,拉扯掉自己的领带,坐在沙发上。

    明明对自己的事情以前都是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现在却一脸的关心。

    “没什么,只是朋友而已,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你怎么想起来要来这里?”

    卜妮娜脸上的满是讥讽,接着说。

    “哦……,是需要我帮你解决生理需要吗?”

    说完后,就一脸妩媚的朝着坐在沙发上的人走去,那帅气的脸庞。

    就算是因为自己的话,皱眉的样子也是帅气无比,让自己欲罢不能。

    “妮娜别这样……”

    对方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声,然后伸出阻止了卜妮娜为她解开衬衣扣子的手。

    “哦?既然是这样,那你来是为了什么?拉里,总不至于小小的S市里也有你想要的东西才来的吧?”

    对方这么明显的拒绝,卜妮娜收回手,她刚刚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现在的她,也没有心情跟她做什么,不过她要是想跟自己做什么,她也是无所谓的。

    被卜妮娜唤为拉里的人,正是现任意大利黑手党的头领,也可以说教父。

    一般来说,能成为教父的都是男人,但是在这一任却出了拉里这个意外。

    拉里从小的时候就在阻止里面生活,她的父亲前教父见她对组织里的事情感兴趣。

    一直都是把她当成男人来养,直到前不久去世,拉里都以为自己是个男人。

    但是毕竟是女人,在前教父去世之后,也有人想要登上那个位置。

    拉里凭借着昔日的一些交情,还有那些完全忠实于他们家族的那些人的力量。

    以雷霆手段,处理了一大批想要把她拉下来的人,同时一连串的措施了下达。

    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让原本不看好她的人,对她全都信服不已。

    “在我的世界里,弱肉强食,我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想要的东西,就该由自己的手去争夺,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错,但是自从遇到你之后,慢慢的我发现这样是错误的,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去做才是对的了……”

    看着自己的手,拉里,还是第一次露出这样脆弱的神情。

    她跟卜妮娜是在一次错误的时候相遇的,那个时候卜妮娜来意大利玩,但是却在刚打意大利的时候被人给抢走了包包跟行李,里面有她所有的东西。

    身份证,护照,钱包,手机,没有这些东西,她一个,人生地不熟的人。

    很难在意大利存活下去。

    就在她拼命追着对方来到一个巷子里的时候,没有想到却迷了路。

    而那条巷子里的人,眼神都非常的让人不舒服。

    卜妮娜一度以为那个地方是地狱,因为那些人全都凶神恶煞的。

    想要问路,可是却提不起那个胆量。

    “喂,小妞!长得不错嘛,应该可以卖个好价钱,而且还是东方人,要知道东方人的价格一向都比较高,况且这个东方妞还长得这么的标致。”

    四五个流里流气的人靠近着卜妮娜,他们嘴里的话,她也只是听的半懂不懂的。

    但是却能够肯定对方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就是了,左右打量着能够逃跑的路线。

    可是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一个死巷子里面。

    “怎么办?唯一的出口就只有突破这几个人的对面。”

    越是到了这个时候越是要冷静,卜妮娜在心里不停的这样跟自己说。

    然后,在其中一个混混朝着自己伸出手来的时候。

    卜妮娜瞅准了时机,用力的把对方给推开脚下还不忘狠狠的踩了几下。

    被高跟鞋给碾压的感觉,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被碾压的对方,

    立刻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声音,卜妮娜也趁着这个时候飞奔了出去。

    就算是踩着高跟鞋,在求生**的面前,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然而,卜妮娜的速度却已经快要不行了,眼见着就要被对方给追上了。

    面前却出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然后就看到在旁边的大楼里,走出来一个人。

    在阳光下,帅气而优雅,一看就知道是非常有休养的人。

    至少当时卜妮娜是这样想的,眼见对方就要上车离开了。

    后面的人也快要追了上来,卜妮娜不管三七二十一,用最快的速度冲到了对方的怀里。

    怀中突然多了一个柔软的事物,有点让拉里搞不清状况。

    她不过是来巡视一下这个月的财政,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一个东方人。

    还是一个美丽的东方女人。

    对着想要拔枪的手下摇了摇头,然后看向了那些追在身后的流氓们。

    在看到对方胸前还有车前的家族徽章的时候,那些流氓眼里露出了惊恐之色。

    然后倒退了回去,狠狠的跑了,生怕身后的人追上来。

    “他们已经走了。”

    一口纯正的S语言,一下子让在这个国家有些寸步难行的卜妮娜,一下子就放松了警惕。

    仰着一张小脸,看着把她互在怀里的人。

    就算遇到这样的事情,连头发都没有一丝丝的凌乱。

    “你,你会说S话?”对于一个看上去完全像是意大利的人,居然会说S语。

    卜妮娜惊讶的程度一点都不低。

    “嗯,这只是小事情,我想你大概是S国的人,一直都知道S国盛产美人,没想到今日看到的比在电视上见的那些都要美丽许多。”

    拉里捞起卜妮娜披散在肩膀上的青丝,然后轻轻的放在了自己的鼻尖嗅了嗅。

    阳光洒在拉里金色的头发上,那光芒,直接印入卜妮娜的心中。

    “我们先上车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好地方。”

    拉里一抬头,就看到那些巷子的黑暗处,蠢蠢欲动着。

    她可不认为,有家族的庇佑,她就万事无忧了,有时候越是那些不起眼的小老鼠。

    才更加的让人防不胜防,因为你无法把他们彻底的铲除。

    所以要时刻担心着他们什么时候给你咬上一口,现在他刚刚的行为有些招人记恨。

    为了以防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先离开比较好。

    卜妮娜整个人都还晕乎乎的,刚刚被拉里触碰过的地方,像是火烧。

    “难道这就是一见钟情!”

    活了23年都从来没有任何交往经验,因为特别的相信感觉这种东西,

    所以在第一时间察觉到这种感情的时候,卜妮娜丝毫没有要抑制的意思。

    “美丽的东方小姐,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种地方呢?你应该是来观光的吧,酒店在哪里?我直接送你过去吧。”

    看卜妮娜有些愣愣的,拉里以为卜妮娜只是被吓到了。

    对她说话的时候,也是尽量的温和,生怕把这个小动物给吓到。

    “啊,我,我刚来的时候就被人抢走了所有的东西,那里面有护照还有钱,所以我才会追着那些家伙,只是不知不觉的跑到了这里,然后就迷路了,之后就遇上了那些人。”

    一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卜妮娜就一阵绝望,现在自己连酒店也不能去,因为没钱,虽然订了酒店,但是那只交了一小部分的押金而已。

    况且还有吃饭,护照,这些都是问题。

    “那么要不要到我的府里来?”

    拉里说出来之后,自己也感觉到很惊讶,从她知道自己是女人之后。

    她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相信,尤其是在认识到女人的柔弱之后。

    但是现在,看着卜妮娜那委屈的表情,她居然有种想要疼惜的感觉。

    这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感觉,当她不由自主的开口邀请了卜妮娜之后。

    拉里自己愣住了,无法相信这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话。

    “真的吗?真的可以吗?不会很打搅吗?”

    卜妮娜在听到拉里说的那一刻,就更加相信面前这个人是自己的真命天女了。

    完全没有意识到同为同性,把对方认命为自己的真命天女有什么不对。

    或者说,在卜妮娜的概念里,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对方,是同性还是异性都没有关系。

    这本来就是一个爱情关很开放的年代,只要是相爱了,对方是什么,都无所谓。

    本来有些后悔自己刚刚莽撞说出的话,但是却在看到卜妮娜两眼冒着星星。

    看着自己的时候,拉里到嘴的拒绝也都咽了下去。

    果然他已经被那个小妮子吃的死死的了。

    “没有关系,我家也就我一个人住而已。”

    话虽这样说,但是对方黑手党来说,尤其是还是教父。

    住的地方其实都是非常隐蔽的,安保措施也是做的非常的好。

    也不会随意的带人进入自己的领地之中,因为这样就是把自己的弱点暴露了出来。

    一直坐在驾驶座跟副驾驶座的两个黑衣人,一直都有仔细的听着车里的动静。

    当拉里说出要带着卜妮娜一起去别墅的时候,两人同时对视了一眼,想要开口说什么的。

    但是在从后视镜里感受到了,拉里警告的眼神之后。

    两人都缄默不语,然后继续看着前方,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

    “欸……?”

    有些不敢相信,拉里这么简单就愿意带着自己回去住,不得不说真的是帮了大忙了。

    至少对现在的没有任何路可以走的卜妮娜来说,是真的帮了大忙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就安心的住在我这里吧,到时候我会派人帮你寻找你被抢走的东西,到时候你再回国吧。”

    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卜妮娜的长发,第一次,拉里觉得这柔弱的需要人保护的生物。

    是那么的美丽,也是那么的让人动心。

    在车子行驶了好一会的路上,卜妮娜跟拉里,两个人聊的很开心。

    拉里知识渊博,知道很多的事情,还有意大利很多的一些名人事迹。

    这些都让卜妮娜深深的为拉里着迷,最重要的是,拉里身上透出来的那一股。

    优雅帅气的气势。

    这一切都让卜妮娜在短短的时间里对,拉里深深的着迷了。

    “哇……,这么大,都是你一个人住吗?”

    卜妮娜看着面前的别墅,很大的一栋,可是从铁门到别墅,却还有一大片的树林。

    看着这只有在电视里才看到过的像是城堡一样的别墅,卜妮娜怎么可能不惊讶。

    看着面前的卜妮娜,眼中满满的都是惊讶的神色,还有对着一片美景的欣赏。

    独独没有贪婪,让拉里,对卜妮娜的那份悸动,更加的鲜明了。

    “这个树林很大,很容易迷路,你如果想要出去的话,可以跟我说,我有时间的话,就会带着你走走,如果没有时间的话,我也会叫下面的人带着你去的。”

    见卜妮娜对那一片树林很感兴趣的样子,但是那树林也很危险,因为占地宽广。

    容易迷路不说,她父亲还在这里面放生了很多的野生动物。

    比如熊……

    她可不想她的宝物被那些东西给伤害到,所以一定要先叮嘱一下卜妮娜。

    “嗯,我知道了,真的是很谢谢你,不仅给我提供住的地方,还对我这么的细心。”

    带着卜妮娜到了给她安排的客房,看着卜妮娜一脸感激的在自己面前说着。

    拉里一把把卜妮娜给抱在了怀中。

    卜妮娜脸红的感谢之词,在拉里的眼里完全就是诱惑。

    “咦……,什么?”

    感受到唇瓣上的柔软之后,卜妮娜都还处在半幽魂状态,完全搞不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刚才的那一瞬间她觉得拉里吻了自己呢?

    再偷偷的朝着拉里看过去的时候,拉里已经放开了卜妮娜,然后脸色正常。

    “欢迎来到我的别墅,美丽的东方小姐。”

    其实刚刚的那一点点碰触,让拉里的心悸动不已,可是却要忍耐克制住。

    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把对方给吓跑了,她要一点点的把这小白兔给圈养!

    “我叫卜妮娜,你可以叫我妮娜或者是小娜都可以,不用一直称呼我为东方小姐。”

    再一次听到拉里对自己的称呼,卜妮娜只觉得羞赧不已,

    “那么妮娜,我叫拉里,你称呼我拉里就好了。”

    看着卜妮娜害羞的样子,拉里觉得很开心,也觉得这样的拉里无比的可爱。

    然后卜妮娜就这样住了下来,每天都能够看到拉里。

    因为卜妮娜的行李全都丢了,拉里不仅让下人给她准备了很多的衣服。

    甚至还陪着她到商场去逛,明明以前非常讨厌的行为,现在却都能够乐在其中。

    看着卜妮娜因为喜欢某一样东西而兴高采烈的脸,拉里有种满足的感觉。

    “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真的是太麻烦你了。”

    之前的时候,每次自己买了东西送与她,她都会说这样的话。

    但是几天的相处下来后,卜妮娜跟自己以前非常的亲昵了。

    走在路上,她甚至会挽着自己的手,那种亲昵,让拉里,非常的高兴。

    从回忆中回神的卜妮娜,她不知道明明从这里开始一切都是正常的。

    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后面她跟拉里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从那天她们逛街回来之后,卜妮娜就向拉里告白了。

    然后,情侣之间该发生的那些事情,也都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但是却在那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绷。

    “啊,大概是从我知道她是黑手党开始吧。”

    朝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卜妮娜已经完全看不出当初的那种青涩了。

    本来黑长直的长发,也被她卷成了棕色的大波浪。

    曾经会傻傻注视着自己的眼睛,也开始不再看着自己。

    拉里面对着面前的卜妮娜,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明天还有一个平面广告需要要拍,就先去睡了,其他的你随意!”

    抽了一根烟,捻息之后,就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拉里,每次来的时候都是住在这家酒店的总统套房,里面有一个房间永远是给卜妮娜准备的。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就开始分床睡了,

    没有共同的语言,没有亲吻,没有拥抱。

    即使是这样,拉里,还是不愿意放手。

    就算卜妮娜回国,做了模特,拉里个月还是会来几次。

    有时候什么都不做,只是来看看。

    “给我查一下今天病房里的人的全部资料。”

    以前的时候,只要是自己来,就算不会主动去迎接自己,卜妮娜都会在酒店里等自己。

    可是这一次却不一样,当自己来的时候看着空荡荡的房间。

    拉里,第一次感觉到了危机。

    一种卜妮娜就要离开自己的危机感,所以她才会没有经过卜妮娜的同意就径自的去了医院。

    当时看到的那一幕,让她差点失去理智。

    被疏远,被冷漠对待,这些她都可以接受,她唯独接受不了,卜妮娜不是她的这个事实。

    与电话那头交代完了事情之后,拉里看着刚才卜妮娜抽剩下的烟。

    以前的卜妮娜根本就不抽烟。

    心里这样想着,手不由自主的动了,伸手拿起了那根烟,然后把它放在了自己的嘴里。

    像是在感受着那烟蒂上面残留的属于,卜妮娜的味道。

    拉里,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嘴里叼着卜妮娜抽剩下的烟。

    拉开门,只是想要起来喝点水,正好就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

    卜妮娜没有出声,就那样看着,视线缓缓的扫过拉里的眼,眉,鼻,唇。

    像是温柔的情人,用最温柔的方式抚摸一样。

    两个人明明就只隔了一个沙发,可是却像是隔了几千万里一样。

    **

    沈寒越在韩碧娜来了之后,也知道顾瑾寒对自己这样子做甩手掌柜有了一定的不满。

    所以才会这样隔三差五的来让人破坏自己跟顾念之间的甜蜜温馨。

    “你不是还有事情吗?这里交给我就好,还有你的手,还是尽快养好才是正理,不然的话,到时候你要拿什么来保护她?”

    顾念还没有醒,因为身体虚弱的原因,顾念每日的睡眠时间都很长。

    医生也说了,她这样多睡,对身体也有好处。

    在睡眠的情况下,身体会自动分泌保护的作用。

    而现在,在顾念的床前。

    一向这个时候都在她床前的沈寒越早早的就站在这里等着她醒来。

    只是今天有些不同,除了沈寒越,还有另外一个人也站在这里。

    那就是韩碧娜,这让本来还想趁着顾念熟睡,做点什么的沈寒越。

    只好打消了念头。

    “我知道,我会的。”

    像是对昨天自己说的话抱歉一样,韩碧娜居然主动的跟自己搭话。

    这点倒是让沈寒越没有想到。

    两个人简单的对话之后,就是沉默,沈寒越也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

    想到昨天的那个人,沈寒越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担心。

    看昨天那两人之间的气氛,就能够看出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不简单。

    “那我先出去,但是你也别待太久了,要是顾念醒了就不好了,你还是早点配合老大把事情给解决了才是上策。”

    因为之前一直担心顾念的情绪,还有本来沈寒越的手受伤就有点眼中。

    所以这一个星期,顾瑾寒都睁只眼闭只眼的让沈寒越在医院里打混。

    但是现在都这么久了,如果不早点把卡洛这个潜在的危险给解决掉的话。

    他们根本就没办法那么的安稳。

    更不要说昨天还出现了新的情况,昨天的事情,早就有人在第一时间报告了顾瑾寒。

    今天韩碧娜就是遵从顾瑾寒的命令,开督促沈寒越的。

    沈寒越盯着顾念看,直到一眨眼眼睛泛酸差点流出了眼泪才罢休。

    他闭目了一小会儿,然后转身离开了病房,看着站在门口的韩碧娜,朝着她点了点头。

    然后,韩碧娜就进了房间。

    直到看着韩碧娜进去之后,沈寒越才拿起了手机。

    “喂,总裁,有什么吩咐?”

    电话那边传来职业的应答声音。

    “你安排下去,最近我们所有的项目都暂停注入资金,包括旗下的公司。”

    “那些流动资金你给我统计一下能有多少,汇报给我,这些资金你都先给我留着,我有用。”

    助理还没有反应过来,沈寒越就说了一堆,而且还是如此事关重大的。

    “总裁,这样不好吧,这会是有一笔相当庞大的资金,您需要这么多资金做什么?”

    助理有些担忧,不知道是不是总裁出了什么事情。

    “而且我们有几个项目可是刚刚投入运营,如果这个时候短缺资金,恐怕对公司的影响会不好吧。”

    沈寒越不想多说,他只恨不得现在立刻就能让卡洛的所有公司倒闭,让他沦落为一只丧家之犬。

    “这个我自有分寸,我会想办法解决,你就按我说的做就行了。”

    “但是…。”

    助理还是想多加提醒一下,有些犹豫的回答。

    “我是总裁,我说了算,我知道你的担忧,如果真出了什么意外,一切都有我担着,你怕什么。”

    “公司是我的,我自然不会乱来。”

    沈寒越快要没有耐心了,但是知道助理也是为了自己好,为了公司好,也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怒火。

    “如果财务有意见让他们直接打电话给我。”

    “是。”

    助理听见沈寒越这样说就知道沈寒越是铁了心要这样做了。

    那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助沈寒越在尽量不影响公司运行的情况下把他提出的要求办到。

    几乎是雷霆一般的手段,沈寒越个顾瑾寒两人分工合作。

    顾瑾寒负责在最短的时间里把卡洛旗下一些有关联的公司所有资料给沈寒越。

    而沈寒越则负责从这些资料中从这个公司的负责人那里找破绽,然后逐一侦破,然其破产。

    顾瑾寒那边也马上致电了国外自己家族的企业,将一切人脉和组织力量都用到了极致。

    发誓不将卡洛所有的公司资料翻个底朝天誓不罢休。

    顾瑾寒甚至还花重金请了当今世界上最具实力的黑客去黑卡洛公司所有的资料库。

    “我妹妹今天的情况好点了没?我忙到现在都还没有时间去看她。”

    顾瑾寒神色有些疲惫,近段时间他每天几乎都是马不停蹄的奔波着。

    就连顾念他都很少有时间去看,偶尔过去也是停留不久就又急匆匆的走了。

    搞得顾念都问了好多次,也向沈寒越旁敲侧击的打听了好几次。

    “好多了,但是他流产的事情我一直没敢和她说。”

    “每次她说肚子痛的时候,我只能用她坠楼震荡伤到了小腹为由搪塞了过去。”

    “但是总有一天她会知道了,第一天没说,现在反而越来越无法开口。”

    沈寒越一脸的愧疚,深深的无奈和叹息让这个高大挺拔的男人变得惆怅。

    “那就顺其自然吧。”

    顾瑾寒也不知道如何面对这样的事实,他痛心更多的时候是向着顾念。

    而沈寒越却是心疼顾念,也痛惜自己那个未曾谋面的孩子。

    沈寒越也不想过多提起这件事,不然心口总是堵得慌。

    沈寒越转移了话题。

    “你收集到卡洛的资料之后给我,我让他的公司统统归我姓,但是这似乎也无法让卡洛得到惩罚。”

    “谁说的,如果是我们自己私下底解决卡洛的话,就怕顾念好了以后知道了这件事,她会不依不饶。”

    两个大男人却都对顾念的固执和执着束手无策,还无法反驳,即便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好。

    “毕竟她是记者,她一直都是嫉恶如仇,也从来不希望别人超越底线,何况我们。”

    “那不让她知道。”

    沈寒越有些混乱,一想到顾念知道了这种情况对他磨刀霍霍的情形,就无言以对。

    “但是这件事情势必会闹的轰轰烈烈的,顾念只要稍微一想就会知道其中的关键,我们无法对他隐瞒。”

    “既然顾念不喜欢暗地里来,那我们就个光明正大的惩罚卡洛。”

    顾瑾寒看着沈寒越,心中腹诽,谁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是零?

    当一个男人关心自己的女人到了极致,估计智商也高不到哪里去了。

    “光明正大?怎么个光明正**?”

    “……”顾瑾寒一阵无语。

    顾瑾寒看着直直看着自己的沈寒越,头皮疼痛。

    “将我们搜集到的关于卡洛的所有违法事实证据全部移交到公安局,相比法律的惩戒会让顾念无话可说了吧。”

    “而且在公安局的面前,卡洛的任何行为都将受到约束,就算他有再多的钱也无济于事,到最后他只能落得一个丧家之犬的地步。”

    这次沈寒越没在急着出口,而是陷入了沉思。

    这个时候沈寒越的样子看起来才和他平日里干脆,果敢,利落的形象一样。

    顾瑾寒耐心的等着沈寒越的补充意见和答复。

    **

    “怎么这么早,你什么时候来的?”

    顾念睁开眼睛的时候,像往常一样朝着左边看去。

    平时的时候,沈寒越总是坐在那张椅子上。

    只是这一次,让顾念失望了,看清楚坐在那里的人,并不是沈寒越而是韩碧娜。

    明明该是高兴的,因为自己总是说让沈寒越不要老是粘着自己。

    更应该多去处理一下工作上面的事物,但是当现在没有看到的时候,她又觉得有些失落。

    “怎么了?要不要起来,我给你准备了红枣燕窝粥,现在先帮你盛出来,等你弄打理清楚后,正好凉了就可以喝了。”

    顾念眼里的失落之色,韩碧娜怎么会错过,但是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

    只要那些危机没有解除,顾念就哪里都不能去。

    明明是一个那么热爱自由的人,她不能想象从此以后,顾念都要被限制在一方小天地中。

    “嗯。”

    虽然情绪有些低落,但是在听到韩碧娜如此心细的为自己准备着。

    顾念就觉得自己还是要振作起来,不能这个样子。

    “沈寒越怎么没来?”

    都已经吃过了早餐,这个时候沈寒越早就在这里死皮赖脸的要自己喂他吃早餐了。

    但是今天都这个时候,她都吃完了,沈寒越却还没有来。

    顾念最后还是忍不住问正在帮她收拾东西的韩碧娜。

    “念念,你怎么这个样子……,难道你已经不喜欢我了吗……”

    韩碧娜转过头来一脸的委屈,看着顾念的时候,还不忘眨巴了一下眼睛。

    那样子,跟沈寒越每次撒娇甩赖的时候一模一样。

    顾念嘴角抽了抽,她算是明白了沈寒越为什么总是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了。

    感情搞了半天,是被这个小妞给影响的啊!

    “念念,你别想那个沈寒越了,现在你住院期间的所有事情都由我全权处理了,所以,别管那个沈寒越了。”

    拉着顾念的衣袖,完全没有已经身为一个大人的自觉性。

    更没有注意到顾念怪异的表情。

    就在顾念想着,该怎么处理现在有些不正常的韩碧娜。

    平时对付沈寒越的那招又不能用在韩碧娜的身上,就在顾念烦恼的时候。

    “姨……”

    发音还不是很标准,后面拖着厚厚的鼻音。

    然后就看到一个肉团子朝着自己飞扑了过来。

    韩碧娜一手给抱了个满怀。

    “哎呦,这小家伙,一段时间没见,怎么长了那么多肉了?”

    韩碧娜捏了捏乐乐的脸颊,抱起来的时候垫了垫,心里庆幸,刚才她眼疾手快给接住了。

    不然就以这个已经完全变成小胖子的家伙冲到顾念身上的话。

    都不知道会不会把顾念给压得吐血不可,这小胖子还是有点重量的。

    “还不是她爸爸,说什么小孩子就该胖点才好看,然后总是弄些她喜欢吃的,可不就长胖了吗!”

    连贝贝的脸上挂着笑容,虽然说嘴里抱怨着,但是那满眼的笑意。

    让谁都能够感觉到她的幸福。

    顾念一转头就看到连贝贝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水果跟鲜花。

    “你说你来就来嘛,还拿这么多东西,你说你是怎么拿着这么多东西还带着乐乐的啊。”

    现在的孩子正是多动的时候,连贝贝这两手不空的样子。

    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乐乐,也难怪乐乐会在进入病房的时候,就直接冲过来了。

    要是平时的话,连贝贝早就拦住她了。

    把乐乐放在地上,韩碧娜上前把连贝贝手里的花给接过来,然后装在花瓶里面。

    “没事的,她爸爸送我们来的。”

    把东西放好,坐在顾念的床前,然后伸手拉住了顾念的手。

    看着又消瘦了不少的顾念,连贝贝只觉得难过,这才多久不见啊,人家这都是胖了。

    就她一个人,每次见面的时候都会比上一次要瘦上许多。

    “既然他送你们来的,怎么不进来坐坐啊?”

    本来因为沈寒越不再而有些郁闷的顾念,现在好了不少,也有心情跟连贝贝聊天。

    “他呀,还要上班呢,我都跟他说了我可以自己来的,他不放心愣是要送我们来,不过这次估计他上班迟到了。”

    像是想到乐乐的爸爸那囧样,连贝贝开心的笑了。

    “倒是你,怎么每次看你的都瘦了,你有好好的吃饭吗?”

    像是变脸一样,刚刚还一连幸福的笑容,现在马上就变了个脸色。

    看着连贝贝满脸的担忧,顾念笑了笑,有这么多关心的自己朋友,自己其实也是很幸福的。

    只是……

    眼睛扫过,跟在韩碧娜屁股后面,想要去巴拉放在花瓶里的花的小胖子。

    顾念脸上的笑容就有些发虚。

    顺着顾念的眼睛看去,连贝贝的表情也有些伤感,她是知道顾念发生了什么的。

    但是因为来的时候,沈寒越有特意打电话让她注意不要说得。

    而且还是沈寒越打电话告诉她的,不然的话,她都不知道顾念发生了什么。

    “我说你啊,要好好的吃饭,你看你这瘦的皮包骨的,估计连我们家乐乐的力气都比你的大。”

    连贝贝的话刚落,像是听到了自己妈妈提到了自己,刚刚还在纠缠着韩碧娜的小胖子。

    立马就惦着两只脚朝着顾念这边跑了过来。

    一把把乐乐给搂在怀里,坐在自己的腿上,同时这样也能让她跟顾念好好的说话。

    “妈咪,你刚刚说什么?”

    仰着小脸,眨巴着两只大眼睛,愣愣的问着,她可是听到妈咪提到她的名字,她才飞奔过来的呢。

    拉起乐乐的手,然后跟顾念的手放在一起。

    “妈咪说姨不吃饭,还没有我们家乐乐的手大,你看看,是不是?”

    一大一小两只手摆在一起,都是同样的白皙,只是顾念的显得有些病态。

    而乐乐的手则是圆润润的,看上去很有光泽,让人想上去咬一口。

    而连贝贝就是这样做的,把自家闺女的手臂给塞在了嘴里,轻轻咬了一口。

    “看看,这肥嘟嘟的,多有口感啊,你姨那样的,都是骨头的,给我我都不想啃呢。”

    “呵呵,呵呵,呵呵。”

    因为手在连贝贝的嘴里,乐乐痒痒的不停的笑着。

    看着跟连贝贝抱成一团的乐乐,顾念也开心的笑了。

    终于好不容易从自家妈咪的狼爪下逃脱了,乐乐扒在病床上,看着顾念。

    “姨,你放心好了,以后我会让我爹地给你煮我吃的东西,然后,你就也能够,跟我一样,长得这么大了。”

    小丫头觉得别人说她胖是夸她,因为,大家都好像很喜欢她这个样子。

    看着乐乐一脸认真的对着自己说着,顾念心里暖暖的,孩子是最纯真的了。

    “你姨才不是你爸做的东西呢,有的是人给你姨做。”

    搂了搂自家的傻闺女,连贝贝朝着顾念抛了好几个眉眼。

    一看她那个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还不是在说沈寒越会为她做吃的嘛。

    “乐乐啊,你放心好了,以后你姨有我照顾,一定会让你姨长得跟你一样可爱的。”

    韩碧娜上前捏了捏乐乐的脸颊,顺便还亲了好几口。

    直到乐乐不停的挣扎,韩碧娜才松手,而且还是恋恋不舍的样子。

    乐乐不满的在脸上不停的擦拭着上面的口水,那嫌弃的样子让在场的三个大人都笑了出来。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