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九章 难道是M吗?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7:43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沈寒越,你手机是不是在响啊?”

    大概是沈寒越老是忍不住去看口袋里的手机,所以才会被顾念给发现了吧。

    “从刚才开始好像就一直在闪,没什么事的话,你还是接一下比较好吧。”

    猜想沈寒越是不是因为自己所以才会故意不接手机,顾念忍不住劝慰道。

    她客蚃沈寒越为了她而把重要的工作仍在一边,沈家的家业有多大。

    沈寒越肩上的责任由多重,她又不是不知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电话,别理它!”

    其实沈寒越在这个电话一直在响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有可能是谁大的了。

    如此坚定不移,不怕他事后找他算账的家伙,不是顾瑾寒就是俞北。

    而顾瑾寒他自认为他可没那个毅力,只为了要让他接电话。

    那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俞北。

    隐瞒着他关于顾念的事情,也就几天了,看来是到了极限,无法隐瞒下去了。

    “就算是这样,但是对方一直打的话,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顾念把手中的粥放下,一副你不接电话的话,就不再继续下去的意思。

    而这边手机还在不停的亮着,显然对方还没有放弃。

    “好吧,我知道了。”

    面对这样的状况,沈寒越只好妥协了,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沈寒越就朝着顾念看了一眼。

    “我出去接一下。”

    他可不想让顾念知道自己瞒着俞北的事情,所以赶紧找个借口出来。

    起身离开病房之后,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刚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俞北的声音。

    “沈寒越!你在搞什么飞机!为什么顾念会受伤!为什么我现在才知道!”

    不得不说,俞北的声音听起来中气十足,这让沈寒越松了口气。

    不然的话,到时候顾念知道俞北不舒服的话,指不定又要飞去巴黎了。

    “这件事,是我的疏忽,但是!不会再有下次了!到时候你,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就为了说这个吗?我可不记得我有义务要向你汇报关于顾念的一切吧!”

    面对情敌的时候,沈寒越向来毫不手软。

    这次也不例外,电话那头俞北听到沈寒越冰冷的声音,愣住了。

    沈寒越说的没有错,他不是顾念的什么人,沈寒越根本就没有义务。

    来一一向自己说明顾念的事情。

    听到电话那头沉默了,沈寒越反省自己是不是说的有点过分了。

    要知道到时候若是俞北在那边有什么问题的话,到时候吃苦可是自己。

    “顾念她很好,谢谢你的挂心,在这里我会好好的保护她,也不会再让她陷入危机之中,这次的事情是个例外,你只要好好的照顾好自己,别让她担心你就行了。”

    难得的,沈寒越对俞北用这样平静的像是嘱咐的声音说话。

    “我知道了,但是能让我跟她通一下电话吗?”

    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顾念了,想要听到她的声音,想要看到她,想要触摸她。

    爱一个人就是这样,只是分开几天的时间而已,他就要受不了没有她在的日子了。

    之前,就算是像个病人获得怜悯一样,只要能够每天看到顾念,哪怕只是一小会。

    他都会觉得心满意足。

    甚至那个时候他觉得,就算是受伤,就算是住院,只要顾念在他的身边。

    他都无所谓。

    “你觉得我会让你跟她通电话吗?俞北,希望你能够明白自己的立场!顾念她是我的老婆,不管你多么的执着,这件事都不会改变。”

    对于那些凑上来的苍蝇,沈寒越当然是要不惜一切的手段来进行打击报复。

    他可没有那个度量来看自己的老婆,跟别人在那里腻腻歪歪。

    是自己的,那么就该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心中。

    “我知道,我只是想问问她的情况,以朋友的立场,难道这样也不行吗?”

    那边俞北几乎是在用祈求的语气在跟沈寒越说话,他不过是想要确定一下她是不是真的平安。

    为什么只是这样都不行?

    “你先想要知道什么?问我也是一样的,我现在就在医院里,她的情况我比谁都要了解。”

    朝着病房里看去,病房门口是一个巨大的玻璃窗,从外面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里面。

    但是里面却看不到外面,站在走廊上的沈寒越,哪怕只是远远的注视着顾念。

    眼中的宠溺还有爱意都快要溢出来了。

    “我知道了……”

    沈寒越都这样说了,也就代表着,对方是不会让自己跟顾念通电话的。

    沈寒越的做法他倒是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毕竟如果是他的话。

    他也会跟沈寒越选择同样的做法,不过最后他还是从沈寒越那里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那对沈君美,要怎么处置呢?”

    俞北叹了一口气,之前的时候就不应该那么简单的就放她出来的。

    上次是他受伤,这次更严重是顾念跟沈寒越。

    有时候对沈君美在想什么,真的是没人知道。

    明明是亲兄妹,可是怎么就差那么多!

    沈寒越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提到沈君美,沈寒越的心里也不好受。

    他万万没有想到,沈君美会做这样的事情。

    简直愚蠢之极!

    跟俞北挂了电话之后,沈寒越就重新进了病房,同时也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

    因为刚刚提到沈君美的原因,沈寒越的表情现在有些僵硬。

    “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像是要逃一样,沈寒越丢下这么一句话,就冲进了洗手间。

    “哗啦,哗啦……”

    狠狠的在脸上呼了几把水,应该只有一只手可以用,所以水被弄的到处都是。

    沈寒越出来的时候,前襟的衣领变得非常的狼狈,水渍把衣服弄湿了一大片。

    “你怎么了?是谁的电话?”

    沈寒越这个样子看上去很反常,一点都不像他自己说的没事的样子。

    顾念有些担忧。

    看了眼一脸担忧的顾念,沈寒越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觉得自己这样真的是很不应该。

    居然让顾念为自己担心,真的是太该死了。

    “我没事,吃完饭我们要不要出去散散步?”

    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沈寒越决定还是要跟顾念好好的聊一下那天的事情。

    虽然他知道或许顾念不愿意说,但是他还是觉得有必要聊一下。

    “好!”

    **

    “韩碧娜!比别以为有顾家给你撑腰,你就了不起,快点把我放开!不然的话别怪我到时候对你不客气!”

    就算是现在被囚禁在简室里,沈君美也依旧活力四射。

    韩碧娜看也不看她,径直的从她的面前走过。

    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天了,在这里没有黑夜与白天,她只能靠每日三餐来判断时间。

    但是今天,她都已经感觉到了饥饿了,却还是没有看到有人来送饭。

    可以说,长这么大,沈君美都还没有像这个样子被饿过。

    对于沈君美,韩碧娜连话都不想跟她说,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

    来到另外一个房间,这里面可就没有之前沈君美所住的房间那么简单了。

    这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都是一些奇形怪状的。

    一般人看到一定都不知道它的用途。

    “你的嘴还挺严实的啊?我都问了你这么久了,怎么就是不愿意说呢?卡洛这是给了你什么好处啊?”

    身上的黑暗气息立马就跑了出来,此刻的韩碧娜跟平时的样子相差甚远。

    更多的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罗。

    身体都已经有些变得破破烂烂的人,在听到韩碧娜的声音后。

    缩在墙角的身体开始瑟瑟发抖。

    “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就算没有力气了,但还是努力的回答着对方的话。

    要知道之前的时候,她不过是没有回答,就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在这里,她已经十分清楚了自己的立场。

    “呦,这可一点都不想许大小姐的作风啊!你是想告诉我,面对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你就直接答应了?这么蠢的事情不像是你会做的啊,要是是沈君美的话,我倒是比较相信呢……”

    头发被揪住,然后狠狠的朝着外面拉扯,因为疼痛而尽量的让自己的头往后仰。

    只是这样不仅没有减轻痛苦,而让自己更加痛苦罢了。

    那已经看不出人形的人,是许慧,从被韩碧娜带到这个地方来之后。

    这里的刑具基本上都会被使用一遍,想要死,可是时刻都有医师在一旁。

    随时都会给她治疗,她根本就没有那个办法,能够让自己从这痛苦中逃离。

    在最开始的时候,她还会挣扎,会咆哮,会跟对方讲道理。

    但是在看到顾瑾寒之后,所有的一切算盘都打落了。

    在这个地方,顾瑾寒就是帝王,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反抗他!

    “许慧,没有想到,你长着一张伪善的脸,心思也是挺歹毒的嘛,死在你手上的人,可不少呢吧。”

    不查还不知道,一查,韩碧娜倒是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本来还以为这个女人不过是心思歹毒了一些,但是看了她做的事情。

    之后,那就不仅仅是歹毒能够解释的了,简直就是蛇蝎心肠啊。

    听到韩碧娜的话,许慧的眼睛睁大老大,心中被恐惧所笼罩着。

    但是同时又不停的安慰着自己,告诉自己这些事情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

    其他人是不会知道的,只是她也知道这不过是在自我安慰罢了。

    因为韩碧娜就算是骗她也没有任何的意义,看出了许慧的动摇。

    韩碧娜嘴角扬起一抹残忍的笑容。

    她还以为没有任何的办法继续折磨许慧呢,既然对方不是没有感觉。

    那她就要好好的利用利用了。

    “你说怎么那么奇怪,每次你都能够很好的逃脱掉,就连警察都从来没有怀疑过你,要不是我们这边有一个奇怪的家伙,说不定根本就没有办法知道呢。”

    虽然韩碧娜这样说,可是许慧却没有说话。

    她已经知道了,韩碧娜嘴上说着什么让她交代出跟卡洛的事情。

    其实不过是找一个折磨她的借口罢了。

    不管是谁都能够看出来她是真的不知道卡洛的下落。

    但是韩碧娜却根本就不理会,她现在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

    那还不如省点力气,等到别人发现自己,然后来救自己。

    折磨的对象一副妥协的样子,就算是这样折磨起来也是很没有意思的。

    只是韩碧娜怎么会让许慧得逞呢?她想要看的就是许慧一脸难过的表情。

    “怎么?你是在想谁来救你吗?你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你那个老妈还有谁会来救你呢?”

    许慧一震,在听到韩碧娜说到自己妈妈的时候,许慧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

    “怎么?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你求我的话,我会告诉你哦!”

    离开许慧,韩碧娜坐在整个房间除了床外,唯一的一张座椅上。

    好整以暇的看着许慧,等着许慧的动作。

    许慧慢慢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靠在墙上,看着韩碧娜,两个人就这样对峙着。

    “小娜什么时候变成了抖S了?”

    韩墨陪着顾瑾寒来这里看看情况,结果就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韩碧娜像是一个女王一样,对待这许慧,从韩碧娜的脸上甚至看出了愉悦的神情。

    韩墨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妹妹,这是被开启了什么奇怪的开关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顾瑾寒也是一脸的茫然,之前还好好的啊。

    “哥,你们来了!”

    听到了声音,韩碧娜一回头,就看到韩墨跟顾瑾寒从门外走进来。

    赶紧起身上前去迎。

    韩墨上下打量着韩碧娜,仔细打量着她,他可不想自己妹妹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变得奇怪。

    “我们出去说。”

    扫了一眼靠在墙角奄奄一息的许慧,韩墨看了一眼韩碧娜,然后示意出去。

    到了外面,看到阳光的时候,韩碧娜眼睛有些无法适应的伸出手来挡了挡。

    明明不是什么很热烈的阳光,可是韩碧娜却做出这样反应。

    韩墨跟顾瑾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深思。

    “哥,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还要继续呢。”

    有些不满的对着韩墨说,这还是韩碧娜第一次在顾瑾寒的面前这个样子。

    两个大男人看着这样的韩碧娜皱了皱眉,两人心中同时坚定了,不能让她继续待下去的念头。

    “以后,这里就不用你来了,许慧还有用,不能那么快就把她杀了,她好像不仅仅牵扯上一条人命,我发现很多地方都跟有她的影子,或许以前很多事情,我们都被误导了也说不定。”

    韩墨的话说完之后,顾瑾寒脸上的神色也很不好看了。

    之前因为觉得许慧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对她也就松懈了很多。

    现在看来,他们的确都太小看这个女人了。

    “真的吗?我就知道这个家伙没有说实话!”

    不得不说,刚刚韩碧娜也只是在炸许慧,只可惜许慧没有上当受骗罢了。

    “小娜,从今天开始你就去顾念的身边吧,沈寒越那个家伙我还是不放心,本来想让他们都来这里养病的,可是沈寒越说什么都不同意,真的是!要不是看在他对我妹妹一片真心的份上,真想把沈寒越给灭了。”

    从知道昨天俞北没有在沈寒越那里得到什么好处之后,想要破坏沈寒越的悠闲。

    就成了顾瑾寒现在最想做的事情。

    “我知道了。”

    能够去照顾顾念,这让韩碧娜很高兴,虽然说不能虐待许慧了,让她觉得有点可惜。

    不过跟顾念比起来就什么都不是了。

    **

    “我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沈寒越看着顾念的病房里面摆满了的鲜花,而且还全都是白玫瑰。

    本来就雪白的病房里,被衬托的更加的一层不染,一点都不像是凡间了。

    “我这是从给顾念的,我知道她受伤了,所以就火急火燎的跑来了啊!”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次在米其林见过一面的卜妮娜。

    沈寒越检查完每日一检之后,来到顾念的病房的时候,就看到对方强迫着顾念吃她喂得东西。

    “沈寒越……”

    求救般的看向沈寒越,这个卜妮娜真的好恐怖,看着她的眼神也是怪怪的。

    总觉得对方好像把自己当成是宠物一般逗弄着,这让顾念和不舒服。

    “怎了吗?念宝贝,这可是我一大早让人给你准备的啊!”

    一边说还一边从碗里舀出一勺黑不溜秋的东西来,不过闻着味道还是很清香。

    不像是不好的东西,只是看着那卖相却实在是没有胃口就是了。

    “喂!我说你就算是脸皮厚,也该有个限度吧!你到底是来干什么啊啊!”

    一把把对方手里的东西给抢走,然后把顾念给护在了怀里。

    看着卜妮娜的眼神很犀利,想要看出对方这样纠缠不休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我是来探病的啊,念宝贝,你都不知道,自从上次跟你见过一面之后,我这里就一直都想着你!”

    捂着自己的胸口,那里不管怎么看都跟顾念的构造是一样的,甚至比顾念的还要雄伟。

    可是此刻对方却做出一副,对顾念倾心的样子,看的沈寒越还有顾念一脸的震惊。

    “我知道要让你接受跟你同性的我,你肯定是不愿意的,但是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面对被一个长得比自己好看,身材比自己好的女人表白,顾念嘴角抽了抽。

    这还是她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当初被卜妮娜吻了耳朵的时候。

    她还一直以为是自己想多了,后来感冒了,也就忘记这件事了。

    结果没有想到对方现在找上门来了。

    “我记得我并没有告诉你我的事情,也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顾念推开沈寒越,这个人虽然看上去不怎么正经的样子,但是这里是医院。

    她相信对方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的。

    抬眼看了一眼冒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自己的卜妮娜,这个样子让顾念有点恍惚。

    朝着沈寒越看去,好像沈寒越也是经常这个样子看着自己。

    “这是最新的卖萌表情吗?”

    心里默默的想着,表情也有些呆呆愣愣。

    “真是可爱啊!果然念宝贝最好了!”

    说完,卜妮娜就想朝着顾念扑去。

    可是却在半路上的时候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无法再前进一分。

    抬头,就看到沈寒越用手掌撑着自己的脑门,顶着自己,根本不让自己跟顾念接近。

    像是看到两只大型犬为了自己的地盘争斗一样,那两个人相处叫着劲。

    沈寒越跟一个女人这个样子互动,还是顾念第一次看到,心口的地方有些,酸酸的。

    狠狠用力一推,沈寒越立刻就把顾念给搂在了自己的怀中。

    他可不想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让顾念误会,同时他也要保护着顾念被被奇怪的人给拐走。

    而这奇怪的人,自然指的就是卜妮娜了。

    三个人互相对峙着,这个时候外面开始变得喧哗起来,然后听到了某种声音。

    只是顾念听不懂对方说的是什么。

    “Notroubleenough?”

    门外不知道站着一个西装笔体的,女人!

    而且头发还是那种全部都往后面梳的那种,像是赌神里面的人那样的发型。

    而且还是一个女人梳这样的发型,不过却很帅气。

    看着这个人的到来,沈寒越搂着顾念的手紧了紧。

    仰着头看向沈寒越,顾念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这么的紧张。

    不过在看到拿着冲锋枪进来的保镖之后,她就明白了为什么沈寒越会这么紧张了。

    想到之前听说过的,名模卜妮娜背后的靠山,好像说是意大利黑手党。

    那么也就是现在她们面前的人是……

    “该死的!”

    沈寒越没有想到会招惹上这么大条的人物,在s国,就算是他们杀了人,都没人敢追究。

    “你来做什么!”

    明明对方说的英语,可是卜妮娜却用一种很不屑的语气跟对方说,说的还是中文。

    最无语的就是,顾念从卜妮娜的眼中看出了欣喜。

    明明就很高兴对方来,还故意做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傲娇吗?

    顾念眨巴了下眼睛,完全没有察觉到这里的危险性,顾念朝着卜妮娜说道

    “这些花我很喜欢谢谢你,但是,你看样子应该还有其他的事情,我就不留你了。”

    顾念忽然动了,这让那些拿着冲锋枪的保镖,全都把枪对准了顾念。

    沈寒越一个闪身就站在了顾念的面前,为顾念遮挡住了前面。

    只是顾念轻轻推开了沈寒越,然后真诚的看着卜妮娜。

    “果然是念宝贝,真是可爱呢,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被卜妮娜狠狠地抱了一下哦,顾念甚至能够感觉有一道审视的目光一直都围着自己。

    顾念知道那视线是属于谁的,正是那个站在正中央。

    只说了一句话之后就没有再说话的女人。

    那个帅气的女人!顾念还是第一次知道有女人可以这样的帅气!

    推开卜妮娜的怀抱,顾念苦笑了一下,看来她是一时半会逃不开卜妮娜了。

    一行人风风火火的来,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房间里就只剩下顾念跟沈寒越两个人,沈寒越的脸色不太好看。

    顾念知道肯定是刚才的那些人的到来让沈寒越有些担忧了。

    从她受伤后,沈寒越的神经就一直紧绷着,这样两个人在一起,她多多少少也能够察觉到一些。

    “那个人是什么人?感觉气场好大,而且很有绅士风度。”

    沈寒越听到顾念这样问,深深的看了顾念一眼。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虽然是个女人,但是真的很有绅士风度啊,很帅气!”

    见沈寒越看着自己,顾念一脸的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叹了一口气,知道顾念对黑手党这一块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说卡洛的恐怖组织是一个岛屿的话,那么意大利黑手党就是一个王国了。

    看着顾念一脸迷茫的样子,有些无奈,他们怎么老是摊上一些不得了的人物。

    不过想想,顾瑾寒,沈寒越也就松了一口气。

    谁让他的老婆如此的与众不同,就是这样容易吸引人呢。

    紧紧把顾念搂在怀中,顾念想要挣扎,但是听到沈寒越说的话,只好妥协。

    “你不是想要知道吗?就这样让我抱着你,我就告诉你。”

    如果顾念真的要挣扎开的话,以沈寒越现在一只手的状态,绝对是轻而易举的。

    但是顾念还是妥协了。

    “别看她只是一个女人,那个人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他们的头领了。”

    靠在顾念的肩膀上,嗅了嗅顾念身上的味道,沈寒越很满足。

    “头领?”

    从沈寒越的怀中稍微的出来一点,探出个脑袋仰着头问道。

    这样的顾念,让沈寒越没有抵抗力,不过他还是努力克制住了自己。

    只是轻轻的在顾念的唇上扫过,蜻蜓点水般。

    明明以前更激烈的都做过,但是这次温柔的像是珍惜宝物一样的触感,让顾念红了脸。

    “别看是个女人,听说是历代里面做的最好的一个,而且据说现在即将要把意大利所有的黑手党都给编入旗下了。”

    沈寒越尽量挑着顾念大概会听的懂的词语来说,不过最后顾念还是稍微的有点了解了。

    也就是说在意大利的黑社会里,刚才那个人是最大的boss。

    想到对方还是一个女人,顾念就心潮澎湃,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好像被对方给盯上了。

    不由的又有些沮丧,看来自己这段时间都不能安稳了。

    她甚至能够预料的到自己将来后面的人生了。

    沮丧的顾念靠在沈寒越的怀里,两个人都在想着不同的事情。

    沈寒越在想对方为什么会来这里,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而顾念则是在想,到时候该怎么办跟卜妮娜保持距离。

    卜妮娜可是那个人的情人,她可不想被对方给当成情敌然后秒杀掉!

    “怎么了?怎么这么安静?”

    韩妮娜到的时候,就看到病房里摆满了的白玫瑰,还有两个相拥在花海中的人。

    听到韩妮娜的声音,两个人才回过神来。

    顾念也终于注意到她跟沈寒越现在的姿势很微妙,赶紧把沈寒越给推开。

    看着顾念满脸通红欲盖名彰的样子,韩妮娜就想要捉弄她。

    “哎呀,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打扰到你们了啊?”

    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对着两个人。

    沈寒越皱眉,根本就不买韩妮娜这一套。

    “你来做什么?这里根本就不需要你!”

    想要把韩妮娜给赶走,不用想就知道这肯定顾瑾寒做的好事。

    想到对方不仅让俞北打电话过来,还让直接让韩妮娜来。

    难道不知道他跟韩妮娜不对付么?或者说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故意那样做的?

    不得不说沈寒越真相了,可是就算是知道了也没有办法。

    “妮娜,是我哥让你来的吗?”

    顾念一脸的高兴,看着顾念这个表情,沈寒越就算想要让韩妮娜离开都说不出口了。

    走到顾念的身边,用力把沈寒越给挤开,然后笑容不变的跟顾念闲谈着。

    “对呀,知道你受伤了,我难过死了,想要来看你的,可是却有任务在身。”

    拉着顾念的手,韩妮娜还跟以前一样很黏顾念。

    但是顾念却能够感受到韩妮娜似乎对沈寒越,比起以前更加的排斥了。

    扫了一眼被挤到一旁去的沈寒越,沈寒越居然都没有反驳,这也太不正常了。

    来来回回的打量着他们两个人,想要从他们两个人那里看出些什么。

    只是两人都掩藏的太好,根本就看不出来。

    倒是韩妮娜对她的心疼,她倒是看的很真切。

    “不用担心,我已经没事了,只是那个时候留了太多的血,所以才会身体虚弱。”

    以为韩妮娜还在担心自己的伤势,顾念便开口宽慰着她。

    但是却感觉到韩妮娜在听到自己说流血过多的时候,拉着自己的手僵硬了一下。

    然后韩妮娜眼中的黑色就变得非常的浓郁,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沉默了起来。

    “她没事,我有些话想跟她说一下,你先休息一下,我等会再来看你。”

    说完也不等顾念什么反应,就直接推着韩妮娜往外面走。

    也不管韩妮娜的挣扎,拉着她走到了一个角落,跟病房有很长一段距离之后。

    沈寒越才停住了脚步。

    “放手!”

    不满的揉着自己的手腕,韩妮娜显然对沈寒越非常没有好感。

    “有什么事就说吧,我可以来保护顾念的,不想离开她太久!”

    听着韩妮娜的话,沈寒越的嘴角抽了抽,照这个样子看来。

    从明天开始,自己这悠闲的日子是过到头了。

    “顾念的事情我还没有跟她说,所以你也不要说漏嘴了!”

    想到自己要交代的话,把那些七七八八的东西抛在脑后。

    听到沈寒越的话,韩妮娜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是要打算瞒她一辈子吗?这件事她有资格知道吧!”

    韩妮娜的神情有些过激,看着韩妮娜这个样子,沈寒越皱眉,总觉得韩妮娜哪里有些不一样了。

    但是又说不上来。

    “我没有打算瞒她一辈子,只是在她身体好之前,我不想让她知道,免得会影响她伤势的恢复。”

    扫了一眼沈寒越被包的像个粽子一样的右手,韩妮娜低下了头,陷入沉思。

    虽然说,大部分的力道都是沈寒越帮忙给承当了。

    但是毕竟是从那么高掉下来,沈寒越护住的也只是脑袋罢了。

    其他的地方还是受了不大不小的伤的。

    这些伤现在或许看不出什么,但是以后老了,肯定会对顾念有后遗症的。

    所以现在就是要让她好好地休养,这样才不会对以后有很大的影响。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不会说的,但是你也别想我会帮着你,顾念今天会这个样子,都是你们沈家的错!”

    韩妮娜说完之后就转头离开了,沈寒越站在原地呆立着。

    对韩妮娜说的话,他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

    顾念现在会这样全都是他们沈家的错,可是就算是那样又怎么样呢?

    他是不会放手的,就算顾念有一天会死在他的怀中,他也不会再放手的。

    那种失去重要的人之后,心中的空虚跟寂寞,他不想再体会了!

    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沈寒越的心情很低沉。

    虽然这样想,可是想到顾念那苍白的脸,还有满身鲜血在自己怀里时的样子。

    他,是否能够承受的住,或者说,放手才是最好的呢?

    这样想的沈寒越,整个人都好像沉浸在了黑暗之中一般。

    “还是第一次看到除了顾念之外,敢对你这么嚣张的女人啊,你居然都不反驳!”

    今天是他值班,只是出来抽根烟,没有想到会看到这一幕。

    最开始看着沈寒越拉着对方的手,他还以为会看到什么精彩的画面呢。

    最后搞半天是只是说了几句话,真的是白让他兴奋了。

    “别用你那龌蹉的大脑去想我!”

    沈寒越白了一眼马天宇,看他那一脸兴奋八卦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他可没有兴趣在这里跟他哥两好的八卦!

    “呿,真无聊,沈家大少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瞻前顾后的了?”

    把烟放在自己的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圈圈的烟雾。

    马天宇不耐烦的嘟嚷了一句。

    “你不会懂的!等你有了喜欢的人之后,你就会明白这种心情了!”

    沈寒越无奈的笑了笑,这种患得患失,也是喜欢一个人证据啊。

    被沈寒越这样一说,马天宇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又恢复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这么麻烦的事情,我才不要尝试呢,就这样一个人也挺好的啊,我可是正宗的单身主义者,才不会跟你一样呢!”

    也不知道是在掩饰什么,马天宇越说越激动。

    沈寒越却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那一眼好像是被看透了一样。

    马天宇抽出嘴里的烟,狠狠的丢在地上碾了碾。

    “你就一个人在这里怀秋伤悲吧,我才不要在这里陪你一个大男人在这里,拜拜!”

    说完,逃一般的离开了,他不知道自己再继续呆在那里。

    会不会因为沈寒越而改变他坚定的单身主义。

    “呵呵,果然,还是看着别人也痛苦才是最好的解决郁闷的方法啊。”

    见马天宇狼狈的身影,沈寒越无良的笑了笑,心情也稍稍的舒畅了一些。

    所以说腹黑神马的,最不能得罪了。

    在回值班室的路上,马天宇恨恨的想着,自己真的是蠢得要死。

    居然以为可以看到沈寒越失魂落魄的样子,那家伙就是个恶魔。

    就算是失魂落魄了,也会让在他身边的人跟着一起万念俱灰的。

    以后孩纸离那家伙远点比较好,这样想着的马天宇又掏出一根烟放在嘴里。

    刚才的烟才只抽到一半呢。

    只不过现在这里不能抽烟,所以他也只是把烟刁在嘴里,过过干瘾而已。

    “我说你刚才不是才去抽烟了吗?为什么现在又叼着烟?作为一名医师,你不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很不好吗?”

    才刚坐下,就听到了开门声,然后就看到一身白衣的院长,顶着一张娃娃脸。

    气鼓鼓的对着自己说教,不管看几次,马天宇都想要笑。

    “我跟你说话你听到了没!把烟给我拿下来!”

    狠狠的敲了一下马天宇的头,这个家伙,一天不管就能够上房揭瓦的性格,真的是很欠扁!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只是叼着而已,并没有点燃,你就放心好了。”

    虽然很听话的把烟给拿了下来,但是态度却还是那样的吊儿郎当。

    “说一遍我知道就可以了,不用说两遍!”

    话虽这样说,但是最后没有办法也就只好随他了。

    看着整理着文件的娇小身影,明明就是个长得可爱的像是洋娃娃一样的人。

    可是却总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但是自己为什么还是觉得很开心呢?

    “难道说我是M吗?”

    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马天宇一脸的震惊。

    “看你一脸的蠢样,你是又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了!”

    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文件,拿在手上,狠狠的朝着马天宇的脑袋敲击了一下。

    然后也不管马天宇的表情直接离开了。

    独留下马天宇一个人在那里发着呆。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