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八章 看着别人痛苦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7:39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哎呀呀,这不是许大小姐吗?这样匆匆忙忙的是要准备去哪里呢?”

    韩碧娜抱,胸居高临下的注视着,许慧的丑态。

    看着她,在看到自己时,眼中流露出来的,绝望之色。

    “你是谁?不好意思,你肯定是认错人了!”

    一时慌张之后,许慧的脸色马上就又恢复镇静。

    她认为自己现在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乘机人员。

    这里是公共产所,对方根本不敢对自己做什么。

    不得不说,许慧想的很天真,在韩碧娜他们的眼中哪里会在乎什么公共场所。

    “啊咧?是这样吗?是我搞错了吗?那么能不能请小姐把身份证明拿给我看看呢?不然的话,我们这里可是没有办法让你通过的哦……”

    对方既然要玩,韩碧娜可不打消对方的好心情呢。

    话音刚落,之前还一直没有什么人的候机大厅,立马出现了很多的警务人员。

    只一瞬间的功夫他们就被那些警务人员给包围了,只是看样子这些人好像都听韩碧娜的。

    看着许慧吃惊的表情,韩碧娜微笑的凑近了她。

    “我忘了告诉你了,这机场,安保工作是跟顾家合作的呢,从你定机票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在哪里了。”

    笑着把许慧的伪装一一的拆除,然后露出许慧那张清秀的脸。

    欣赏着对方因为自己的话,而感到恐惧的样子,只有这样,韩碧娜才觉得心里舒坦一些。

    这些人,只要是伤害过,顾念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你们顾家找我做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什么都没有,让开,我要离开!”

    既然是这样,那就只有自己死也不松口了,反正除了沈君美知道自己有参与以外。

    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只要自己咬死了不承认,他们也没有办法拿自己怎么样!

    像是看透了许慧的想法,韩碧娜的眼神开始变冷。

    然后,只是看着许慧一个人在那里发疯。

    周围有不少的人在那里指指点点,许慧想要求救,可是没有一个人上来询问。

    “真是伤脑筋,这精神病院出来的人,怎么就不能老实一点呢……”

    像是自言自语,可是声音却不大不小的正好传到这边看热闹的人群中的耳朵里。

    刚刚还在窃窃私语的人群,立马就离他们稍微远了一些。

    “你胡说,我才不是精神病院的,你胡说!韩碧娜,你这个样子是犯法的!”

    许慧大声的反驳着,而韩碧娜则像是在看一出好戏,根本就没有搭话,任由她一个人说。

    看着没有人相信自己的样子,想着自己如果真的被送入精神病院。

    许慧就有些接受不了,开始死命的挣扎,想要从警卫的包围圈中出来。

    “好了,闹够了的话,我们就走吧。”

    那些警卫都只是背靠背站着,却让许慧无法从那包围墙中出去分毫。

    韩碧娜一把抓住,不停的巴拉着那些警卫的身体,想要让他们让开的手。

    逼近许慧的脸,两人的脸凑得极近。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不去,我哪里不去。”

    “去哪里?当然是去你该去的地方。”

    说着韩碧娜就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后脸贴近许慧的耳朵,一个字一个字说着。

    “精,神,病,院!”

    明明是轻的不能再轻的声音,可是听在许慧的耳里,却像是千金般重。

    呆愣了片刻之后,就是更加剧烈的动作。但是她又哪里会是韩碧娜的对手。

    抓着许慧的双手,任凭她不停的发着疯一样的挣扎着。

    “欸啦,终于来了。”

    听到韩碧娜有些开心的声音,许慧停止了挣扎也朝着外围看去。

    正好就看到一群穿着白大褂的人从车上下来,那车上明晃晃的写着xx精神病院!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是精神病患者,韩碧娜你们顾家没有资格把我送到精神病院!”

    比刚才还要剧烈的挣扎,就连韩碧娜都一个不小心被许慧长长的指甲给划在了手背上。

    看着手背上划出的红痕,韩碧娜狠狠的给了许慧一个巴掌。

    刚才她可是一直都顾虑着这里是公共场所,可是现在,她客不想忍了!

    被警卫给包围,又被白衣大夫给包围,外面的人都看不真切里面发生了什么。

    只是,从韩碧娜刚才的话里。

    众人推测着是什么样的精神病人这么厉害,居然出动了这么多的人力。

    “哪里有精神病人,自己说自己是精神患者的!”

    被韩碧娜那一巴掌,给打懵了。

    然后,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那些白衣人穿上了束缚衣。

    被带上车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许慧不停的挣扎着。

    然后,就看到里面穿着白衣带着口罩的一个医生,朝着她打了一针之后,她就没了安静了下来。

    “这个疯女人!”

    韩碧娜看着自己被许慧给抓的手背,上面的痕迹非常的明显。

    看样子,估计,要好几天才能消失了。

    一行人风风火火的来,也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然后,留下的,不过是,精神病院的患者跑出来的饭后谈资罢了。

    **

    沈寒越的手臂上裹着石膏,站在顾念的病床前,虽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也已经清醒了过来,但是沈寒越却只有在顾念熟睡的时候刚过来看看。

    其他的时候,他都是呆一会就离开了。

    不为别的,只因为他还不知道该怎么去告诉顾念,顾念失去孩子的事情。

    “奇迹啊……”

    说的也是呢,本来应该是不会再有身孕的,但现在却奇迹般的有了。

    果然,这个孩子是不应该出现的吗?

    在它的爸爸妈妈还没有意识到它的时候,它就又离开了!

    眼眶有些湿润,沈寒越现在心里满满的都是后悔。

    后悔自己怎么就不多抽点时间陪着顾念,这样的话也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情了。

    察觉到自己的情绪波动有些大,完好无损的那只手放在顾念的肚子上收了回来。

    捂着自己的脸,慢慢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沈寒越,你怎么在这里?什么时候来的?来了怎么不叫醒我呢?”

    大概是因为流产的原因,顾念的脸色很苍白,这几天,不管沈寒越如何的让人给她补。

    气色都始终不见起色,急的顾瑾寒都要大骂那些大夫是庸医了。

    想要带着顾念去巴黎分院,可是又担心她现在身体受不住,只好作罢。

    “没,我也只是刚刚到,给你带了点红枣燕窝粥,要现在起来喝吗?”

    看着顾念苍白的脸,沈寒越脸上的表情就愈发的温柔。

    这些天也是,沈寒越每次都很少来看自己,每每都是自己醒来后,他就站在那里了。

    也不知道来了多久,扫了一眼沈寒越的手臂,眼里都是担忧。

    “没事了,你看,好多了!”

    察觉到顾念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手臂,知道她是在担心自己。

    沈寒越挥舞了几下已经被包成了粽子的右手,活跃的在顾念的面前挥舞了两下。

    “是没事了,不过你要是再继续这样幼稚下去,估计你这手用不了几天拆的时候,说不定又要重新做手术!”

    马天宇正好来查房,站在门口就看到一向眼睛长在头顶的沈寒越。

    居然,在做这样幼稚的动作,看着这样的他,他就忍不住想要出声作弄一下。

    “沈寒越,你听到没有,还不快点把手给放下来。”

    顾念知道,沈寒越的手里面的骨头都骨折了,还有几块甚至碎裂了。

    里面有钢板固定着,没有半年骨头没有长好的情况下是不能拆除的。

    就算是拆除了,如果里面的骨头没有长齐整,有可能还要重新把骨头给接一遍。

    光是想想,顾念就觉得疼的不行。

    完全无法理解,明明受的伤比自己的还要重,却还是老来自己的病房。

    时不时的还跑回去,让人做各种补气养血的东西来给自己吃。

    “真好,有老婆关心的感觉真好。”

    像是一个得到了糖果的小孩,沈寒越凑到顾念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看着顾念脸上因为自己用力的原因,留下了一个大大的牙印。

    让她略显苍白的脸上,稍微的有了点颜色。

    对于这个,沈寒越显然是非常的高兴的,脸上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本来对沈寒越的行为想要斥责的,可是在看到沈寒越的手臂的时候。

    顾念便把到嘴的话都咽了下去,想到自己以后肯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对沈寒越发脾气了。

    这个为了自己能够连手都不要的男人,她还有什么不能忍受的呢?

    只是……

    “我说你啊,就不能正常一点吗?都这个样子了,还是不能改掉你这好色的本性!”

    拍掉作乱的手,顾念的脸因为刚才沈寒越的动作而变得酡红,这是沈寒越最近的乐趣。

    根本就不理会,顾念,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脸上还一副正经的我为你好的样子,看的顾念咬牙切齿。

    动作太大,又怕不小心碰到他的手,害他到时候多开刀一次。

    但是作为伤者的本人却没有丝毫的自觉,不仅每天没有停止这种行为,甚至还变本加厉。

    顾念甚至要怀疑,要不是医生一再强调她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

    沈寒越很有可能就地就把她给办了,想到自己的处境,顾念忽然觉得有种狼入虎口的错觉。

    “沈寒越!你差不多够了啊!”

    顾念之前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最近,沈寒越的手真的是越来越大胆了。

    这跟之前说好的按摩根本就不一样,更不得了的是,她的身体居然有了反应!

    “真是可惜,我还没有摸够呢。”

    看着脸上还有眼里都真切的表现出很可惜的某人,顾念好不容易消下去的怒火。

    又重新燃烧了起来,而沈寒越则光荣的成为了她出气的对象。

    “你给我滚!你个大色狼,大变态!”

    随手丢了一个枕头在沈寒越的身上,沈寒越最近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

    像这样的行动他居然都不过分自己的感受。

    趴在病床上的顾念,郁闷的想着。

    还有就是,她总觉得沈寒越有事情瞒着她。

    不得不说,该是女人的直觉都很灵敏呢,还是顾念比较敏锐。

    “刚刚是不是不应该把他赶出去的?最近他都比较经常在我身边陪着了,也不知道他工作怎么样了。”

    而顾念,早就在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工作肯定是吹了。

    都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就算沈寒越不帮她把工作辞了,她哥也不会再让她在那里待下去吧。

    “唉,有个暴君哥哥,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话虽这样说,但是顾念在想到顾瑾寒的时候,脸上的柔情,还是骗不了人的。

    虽然有时候太过宠溺与保护,但是那份真实的疼爱,却让她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

    在这个世界上她被两个那么优秀的男人宠爱着,要说不幸福那是假的。

    就像是现在这样,虽然在病房里,但是却只有她一个人能够享受到。

    那两个人独有的温柔!

    顾瑾寒最近来的没有那么频繁了,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不过沈寒越倒是经常会过来陪她,不让她觉得无聊,同时还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收集了很多照片展,里面有很多她喜欢的摄影者的作品。

    每天虽然在病房,但是她估计是最不无聊的病人了。

    被顾念赶出了病房的沈寒越,脸上哪里还有刚才的宠溺嬉笑的表情。

    只一会就表现的非常的冷酷,让人深刻的意识到他是沈家传闻雷厉风行的沈大少。

    大概也只有在顾念的面前,他才会变的,如同忠犬一样,可爱吧。

    掏出手机,按了重播键,刚才手机就有来电,他只是故意装作不在意罢了。

    在与顾念在一起的短暂的时间里,他还是希望不被打扰的。

    “喂,是我,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一切进展顺利,许慧都已经把事情给招了,只是来电显示找不出对方所在地。”

    电话那头传来有些疲惫的,顾瑾寒的声音。

    这段时间,顾瑾寒几乎把身边所有的人都派出去了,为的就是能够把卡洛给揪出来。

    但是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况且他本就不是好人。

    想要杀他的人,数不胜数,要是他的地方那么好查到的话,不知道要死了多少回了。

    “既然这样,那就从其他方面入手,你不是说,之前的时候那家公司有了突破口吗?就让人专门朝这家公司着手,到时候就算卡洛不出现,公司有了危机,他们那个组织总是要派人来看看情况的吧。”

    话说到这里,沈寒越就停住了,后面的话,沈寒越想顾瑾寒肯定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这样,不用把什么都挑明。

    “我明白了。”

    顾瑾寒沉吟了一声,然后继续问道。

    “顾念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医生怎么说,能出院了吗?”

    要是问这话的是其他的男人,比如俞北,以沈寒越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多说什么的。

    但是对方是顾瑾寒,这几天也是,所有的事情都是顾瑾寒在处理。

    不然的话他哪里有那个时间来陪着顾念。

    “已经好多了,医生也说可以出院了,只是出院后需要静养很长一段时间,所有我想让她在医院多住一段时间,毕竟在这里,也可以得到很好的休养。”

    那边顾瑾寒也赞成他的话,在医院里的话,顾念也没那么寂寞。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大概是想到了顾念的身体,都没有说话。

    “谢谢你。”

    忽然沈寒越说了这么一句话,让电话那头的顾瑾寒以为自己听错了,拿起电话左右看了看。

    最后似乎是意识到不是电话的问题,想到,沈寒越跟自己道谢的原因。

    顾瑾寒就一脸的不高兴!

    “少开玩笑了!你以为我做这么多是为了你吗?你脸皮能不能别这么厚啊!”

    听着那边顾瑾寒暴跳如雷的声音,沈寒越笑了笑,脸上却带着非常郑重的表情。

    “我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我才要感谢你。”

    听着这不像是沈寒越会说的话,顾瑾寒起了一声鸡皮疙瘩。

    “我才不需要你的感谢,顾念不仅仅是你的妻子,她也是我们顾家的大小姐,我顾瑾寒的亲妹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她应得的,不需要你在这里替她道谢!”

    愤愤不平的把电话给挂了,只是电话那头,顾瑾寒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沈寒越能够这样想说明,顾念在他的心中很重要,他已经完全把顾念当成了是自己人。

    看着被挂了的电话,沈寒越无奈的摇了摇头,每次跟顾瑾寒打电话总是以这样的结局收尾。

    **

    顾念半倚在病床上,本来伤势就不是很重,大部分的冲击力都让沈寒越帮她承受了。

    所以顾念的身体,除了之前掉下来的时候受的擦伤之外,就只有流产后所带来的虚弱。

    在顾念的床旁边,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孩,身上也穿着相同的病服。

    趴伏在顾念的床前,要是忽略掉两个小丫头光溜溜的脑袋的话。

    两个小丫头也是两个小美人呢。

    “顾念姐姐,这个这样之后,还要再怎么做啊?”

    顾念的手中拿着一张红色的彩纸,在床头的柜子上还放着好些相同但不同色的彩纸。

    两个小丫头的手中也是拿着一样的彩纸,只是颜色不一样罢了。

    “再这个样子,对,再这样,像这样折过来。”

    阳光洒在顾念的身上,就像是圣母一样,而两个小丫头也笑的像是天使。

    沈寒越再一次打开病房的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温馨的画面。

    顾念似乎真的很喜欢孩子,这个医院里之前住在她隔壁的那个小女孩。

    没用一天的时间就跟她非常的熟络了,明明以前都不怎么擅长应付小孩子的。

    看着跟小孩子打成一片的顾念,沈寒越站在门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先生,怎么站在这里?是不是两个丫头太吵了?”

    一个脸上布满了疲惫之色,鬓角都已经有了零星白发的夫人,站在门口笑容满面的问道。

    看了一眼这个妇人,其实年纪跟他与顾念相差不了多少。

    但是,生活的重担却已经让她开始提前衰老。

    他当时不过是想要找个人帮忙做饭菜,医院的饭菜实在是太难吃了。

    而外面的,马天宇又不让他天天吃,没有办法只好请个人专门帮他做。

    当时马天宇把对方介绍过来的时候,他还以为这人是妈妈辈呢。

    后来听马天宇直接叫她的名字,才知道原来不过就比他大了两岁而已。

    是那对双胞胎女孩的母亲,刘美,因为双胞胎从生下来脑袋就是连着的。

    一直都呆在医院里,每天都要花很大一笔钱,还有做手术也要很多钱。

    孩子的爸爸因为承受不了,离开了这个家。

    而这个女人却一直都坚持到了现在,不过现在孩子已经做完了手术。

    马天宇来了之后,就帮他们申请了免费的帮助,然后还帮忙垫付了之前欠的一些钱。

    不得不说,虽然看上去是个不怎么靠谱的家伙,在这方面还是很不错的。

    “看着他们玩的很开心,我怕打扰到他们。”

    也多亏了他们,顾念这些日子在这里过的还算快乐。

    这也是他想让顾念在医院多呆几天的原因,不过总是要离开这里的。

    “怎么会,这两个孩子,当初我还担心他们总是在医院里性格会变得抑郁,没有想到,两个孩子还是很开朗的,作为母亲,我也很高兴。”

    母亲都是这样,一说到自己的孩子脸上总是会带着骄傲。

    看着刘美脸上母性光辉的笑容,沈寒越想到顾念,眼中带着点酸涩。

    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的话,顾念说不定也像她一样,满脸的幸福吧。

    哪怕生活过的再艰难,她也还是总是面带笑容,能够这样,更大一部分的原因是那两个孩子吧。

    像是想到了什么,沈寒越多看了一眼刘美。

    “你怎么又来了?”

    看到沈寒越的时候,顾念大概是想到了刚不久的时候沈寒越做的事情了。

    脸上一下子就变得红彤彤的,尤其是在孩子的面前,自己居然想那样的事情。

    这让顾念更加的不好意思,于是罪魁祸首,沈寒越自然就遭到了嫌弃。

    顾念的表情那么容易懂,沈寒越自然是了解到她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没有啊,我也是病人啊,而且也没有人来看我,哪里像你一样,每天都有那么多人来看的,真的是,我来串串门子还被嫌弃,这样的话,那我还是回去吧。”

    委屈的好像说的跟真的一样,不过沈寒越说的话也确实没有错就是了。

    不过那些来探视的人,都被他给拒绝罢了。

    “顾念姐姐,你就让沈叔叔呆在这里吧,你看他那么可怜。”

    沈寒越装可怜的样子,很成功的勾起了两个小不点的不忍。

    只是在听到两个小不点对他的称呼的时候,嘴角抽了抽。

    为什么他跟顾念明明是夫妻,却要被人差着辈分叫?

    扫了一眼站在那里可怜巴巴看着自己的沈寒越,顾念皱了皱眉。

    她跟顾念在一起那么久,这货现在在装同情,她哪里会不知道。

    但是……

    扫了一眼双胞胎姐妹,顾念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

    谁让,她没有办法向小孩子说出沈寒越的恶劣之处呢!

    刘美在一旁一直都是面带微笑的看着,对这一幕已经习以为常了。

    之前的第一次见沈寒越的时候,她还吓了一跳,觉得自己不一定能够做的好。

    毕竟有钱人的规矩不仅多,也很刁钻。

    不过后来相处后,她就知道了,这个沈先生虽然在外面会给人很严厉冷酷的印象。

    但是在顾小姐的面前,总是像这样温柔又容易亲近。

    “你们两个啊,现在有了顾姐姐,就不要妈妈了是吗?看到妈妈来了,都不迎接,妈妈好伤心,妈妈要被抛弃了吗?”

    每天刘美的兴趣就是逗弄自己的双胞胎女儿,不知道是不是生活环境的关系。

    两个孩子都飞到的懂事,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也从来不会提一些要求。

    “妈妈,你放心,我跟妹妹都最爱你了,一定不会不要你的。”

    双胞胎里的姐姐甜甜,像是个小大人一样拉着刘美的手,认真的说着。

    “真是的,太可爱了。”

    刘美一把把甜甜抱在怀里,然后狠狠的揉捏她的脸蛋,时不时的还用力的亲吻。

    在外面刘美总是表现的很坚强,很温柔。

    但是在孩子的面前却总是非常的随意,也很敞开心扉。

    看着母女之间的互动,顾念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沈寒越轻轻的走到她的面前,把她搂在怀中,然后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着。

    “我已经跟刘姐说过了,让她到我们家当保姆,那两个小家伙要不了多久也要出院了,到时候就一起带回去,跟我们一起住吧,反正房子很大。”

    因为知道顾念是有些舍不得那两个孩子,沈寒越才这样说的。

    他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打算好了。

    “你其实不用做到这样的。”

    沈寒越的温柔,她哪里会不知道,她喜欢小孩。

    连贝贝又不能经常的带着乐乐来看她,况且乐乐也已经要读书了。

    现在孩子的学业也是很重的说。

    亲吻着顾念的发顶,沈寒越紧紧的搂着她。

    情绪有一点低落的顾念,没有反抗,在这一刻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紧紧的拥抱沈寒越。

    只是那也只是一会的功夫,在想到这个病房里还有其他人,顾念就差点要钻到被子里。

    一把把沈寒越给推开,慌张的回头看向双胞胎跟刘美的所在地。

    只是房间里哪里还有其他的人,早就只剩下她跟沈寒越了。

    “怎么了?一脸失望的样子,有我陪着还不好吗?还要其他人,真看不出来,你还是跟花心大萝卜啊!”

    重新把顾念搂在自己的怀中,沈寒越丝毫没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错。

    气的顾念想要摧她,可是却被沈寒越那只没有受伤的手给抓住了。

    “我爱你!”

    低喃的诉语,把顾念的心神都差点夺取,忘了去躲避与挣扎。

    这就像是一场攻城略地的游戏,而顾念,在这场游戏中溃不成军。

    “真的是,越来越不想放开你了,真想找根锁链把你锁在只有我才能够看到的地方。”

    紧紧把顾念拥在怀中,沈寒越不满的说着,那别扭的样子,

    顾念后知后觉的才发现,沈寒越居然是在吃醋自己跟双胞胎姐妹关系太好!

    意识到这点的顾念,无语看着天空,她都不知道,沈大少居然是如此小心眼的人。

    不过是两个孩子,还是两个女孩子,他都能如此的夸张,真的是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

    不过现在她也没有那个力气说教就是了,被沈寒越这样一吻,她全身都没有力气了。

    “沈寒越,别这样!”

    明明刚才还像个孩子一样,跟两个孩子吃醋。

    那推拒的双手也好像欲拒还迎一样,看上去特别的煽情。

    沈寒越一把抓住顾念的手,让她按在自己的心口上面,然后自己的则附在顾念手上。

    从沈寒越的心口处,传来剧烈的心跳上,顾念脸都变得烧红了。

    “够,够了!沈寒越!”

    看着,衣服有些凌乱,因为他而发出好听的声音的顾念。

    沈寒越心中很有成就感,但是同时的也很郁闷就是了,谁让他现在只能看不能吃。

    最后依依不舍的在顾念的脸上再捏了两把,然后才离开病房。

    恨得顾念想要把这个无耻流氓给剁了!

    但是每次又顾虑着他的伤口,而无法真正的开口。

    **

    “我说你啊,一个病号,能不能别一天到晚的到处乱跑!”

    在医院的庭院中,马天宇看到了倚靠在樱花树下抽烟的沈寒越。

    看着对方的那一脸悠闲的样子,马天宇就气不打一处来。

    “怎么?找我有事?”

    深深的吐了一口烟,看也不看马天宇一眼,抬头透过树叶看着阳光。

    星星点点的,洒在人的身上,真的很舒服。

    下次带着顾念一起来晒晒太阳吧。

    “你还好意思问我什么事!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拆石膏的日子啊?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打着这个石膏啊!”

    大声的咆哮果然对人的心脏不好,马天宇觉得自己心口现在一抽一抽的疼。

    他真的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惹人讨厌的家伙!

    尤其是看到自己说完之后,还一脸没有听到在想其他事情的样子。

    “我说,你也适可而止点吧!就算再怎么样,你也多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啊!”

    每天就连晚上睡觉都要守在对方的身边,就算是劝也总是劝不听。

    对沈寒越的固执,他根本就没辙。

    知道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很大,他一定在心里责备着自己。

    但是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所以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想要劝劝他。

    “你可真啰嗦,你是我老婆吗?!”

    烟蒂一丢,还不忘碾了碾,然后朝着马天宇翻了一个白眼。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想管你呢!喂,先别走啊,医院里不能随便丢东西啊!”

    朝着已经远去的沈瀚宇大声的咆哮着,只可惜对方只是背对着他朝他挥了挥手。

    “马医生,我跟你说了很多遍了吧?医院里是不能大声喧哗的,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吗!”

    默默的低头把刚刚沈寒越丢下的烟蒂捡起来,然后就感觉到了来自身后的寒气。

    果不其然的,身后就响起了母老虎院长的声音。

    “院长,我真不是故意的……”

    远远的从身后,传来马天宇的哀嚎声。

    沈寒越却很不给面子的笑了笑。

    “看来在这里天宇也过的很开心嘛!”

    沈寒越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心情郁闷的时候。

    果然看着别人痛苦一下,才是最快的转变心情的方法啊。

    心情变好的沈寒越,开始朝着医院而去,他还要拆石膏呢。

    “沈寒越!你个人渣!”

    看着已经看不到的背影,马天宇愤愤的朝着对方低吼了一句。

    只可惜除了他自己谁也听不到。

    摸着自己头上多出来的两个装饰品(被的两个大包),马天宇深深的感觉到了什么叫损友。

    **

    巴黎分院。

    “你说什么?顾念受伤?从三楼摔了下去!”

    俞北简直不能相信,他不过是有一个星期没有见到顾念而已,怎么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而且他还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还是现在才知道!

    “俞北先生,你还是冷静一点,你现在本来就有伤在身,顾小姐肯定是也因为这样才瞒着不告诉你的!”

    代替沈寒越来照顾俞北的护工,小李,虽然人很年轻,但是很有力气。

    扶着俞北一个大男人也没有什么很大问题。

    “肯定不是顾念,顾念才不会这样呢,绝对是沈寒越那个家伙故意瞒着的!”

    不得不说,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敌人,这句话还真是一点都没错。

    瞒着俞北的确实是沈寒越,而故意让护工透露这个消息的人,当然是顾瑾寒了。

    他每天忙得焦头烂额的,而沈寒越却在那里悠哉悠哉,就算是要照顾自己的妹妹。

    顾瑾寒心里还是很不舒服,自己不舒服了,那怎么办呢?

    当然是也让别人难受难受才行啊,所以,俞北就是他找来让沈寒越难受的武器了。

    小李嘴角抽了抽,果然如老大说的一样,心里一阵恶寒。

    这个世上谁都可以得罪,就是老大不能得罪,他算是知道为什么强哥他们会这样说。

    “俞北先生,你想多了,沈先生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就算是他瞒着,也肯定是因为不想你的身体有什么问题,你现在需要的是静养!”

    虽然心里想着老大的恐怖,但是嘴里却还是老老实实的对着俞北煽风点火。

    没办法,他也不想的,但是老大的命令他不能不听啊。

    “给我把电话拿过来。”

    虽然已经养了半个月了,但是毕竟受了枪伤,俞北的身体还不能随意的走动。

    把电话给俞北拿了过来,表面上还装着有些犹豫,但是最后还是给了俞北。

    “嘟嘟嘟,嘟嘟嘟,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

    本来以为接通了,正要高兴的跟顾念聊聊,结果没想到,是无人接听。

    毫不气馁的继续拨打着同一个号码,结果却都是一样的。

    “可恶!肯定是沈寒越不让顾念接的。”

    虽然知道这是不太可能的,但是俞北就是忍不住这样想。

    一想到沈寒越没有保护好顾念,让她受伤了,他就心如刀绞,恨不得立刻飞奔到她面前。

    话筒狠狠的砸在电话上,俞北气愤的想要咆哮。

    就连小李也不敢出声,毕竟他想要的效果达到了。

    至于俞北有没有察觉到小李的故意,那就不得而知了。

    或者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会顺着对方的意思这样做的吧,

    反正他本来就看沈寒越不爽,也是真的很久没有跟顾念见面了。

    “对了,既然顾念的手机打不通,那就大沈寒越的,他总不能也不接电话吧!如果是那样……”

    想到了某种,两个人都没有时间接电话的可能性,俞北就忍不住的想要咆哮。

    摇了摇,冷静下来之后,才看向小李。

    “怎,怎么了?”

    一向对人都很温煦的俞北先生,居然会露出那样的表情,让小李吃惊的结巴了起来。

    没办法,谁让刚才俞北脑海中浮现了,沈寒越搂着顾念亲吻的画面。

    脸色能不难看吗?

    “把沈寒越的电话给我!”

    小李吓得都不知道掩饰了,直接就把沈寒越的电话递给了俞北。

    不过好在俞北也没有多问他为什么会有沈寒越的私人号码就是了。

    而这边,沈寒越以右手不方便为由,正在享受着顾念的喂食服务。

    衣服口袋里的电话又响了,只是扫了一眼,沈寒越并没有放在心上。

    要是自己人的话,在响一次之后自己没有接的情况下就不会再打过来。

    会耐心的灯自己的回电,但是这次却不同。

    看着电话暗了下去之后,居然又亮了起来,这样持续了差不多十分钟!

    这人得有多重要的事情啊!这毅力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吧!也太执着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