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上当受骗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7:31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顾念感冒这几日,沈寒越都一直小心翼翼的陪着。

    而顾念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冒的原因,反正对这段时间充分的表现出自己对沈寒越的依恋。

    只可惜好景不长,等顾念感冒好了之后,顾念接下来也就开始忙碌起来。

    每天不仅坚持去医院看望俞北,还要把在这边的工作都要完成,已经时间已经快到了。

    而那边沈君美也快要等不及了,但是之前的那一通电话,她打过之后就有些后悔了。

    自己哥哥跟顾念天天都黏在一起,这也是她后来才知道的。

    怎么可能会想要容让她来给顾念打电话呢?不管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奇怪。

    但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她也没有办法去改变。

    只是她还是打了电话跟许慧说了一下。

    “真是蠢得可以!”

    许慧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她都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说沈君美了。

    想要让顾念回来还不容易吗?以他们家里的势力,只需要稍微的向顾念所在的报社施压。

    哪里还有办不成的事情,除非顾念不想工作了。

    然而沈君美居然蠢到自己去打电话,她已经无力去说什么了。

    “这件事,就交我给我来处理吧,你不要去管了,等到时候她回来了你再好好的帮忙吧!”

    虽然很想朝着那愚蠢的女人咆哮,但是许慧还是忍住了。

    但声音里的不满还是泄露了出来。

    跟沈君美挂了电话之后,许慧从包里重新拿出一个手机拨通了手机上唯一的一个号码。

    “对,就这样,你不是要我帮你吗?只要你这样做了,到时候剩下的事情你只要交给我可以了,到时候请你看一出好戏。”

    许慧的表情满满的都是开心之色,只是那眼中的扭曲让人看了有些胆怯。

    “是吗?那我就尽情期待了。”

    电话那头传来的男声非常的耳熟,沙哑带着奸诈的音调。

    挂断电话的时候,许慧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上,秦慕两个大字赫赫在目。

    挂了电话之后,许慧起身看着外面的景色脸上的得意之色掩都掩不住。

    “顾念,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拿什么跟我来争!”

    **

    在接到公司的电话,要她火速赶回s市的时候,顾念还有些奇怪。

    毕竟当初知道她在巴黎,公司便把巴黎这边的事项交给她处理了,现在她都还没有做完。

    怎么又想着让她回去呢?而且还是让她就这两日必须回去。

    虽然说做这一行的,本来就是这样,可是这也太赶了一些。

    “既然这样的话,那今晚就收拾一下,我们明天就回去,正好你哥上次来的时候那架直升机还在,我们想要回去也就方便多了。”

    沈寒越听到顾念这样说的时候,其实还是很高兴的。

    虽然说在巴黎他也有公司,但是这边还只是刚开展,没有什么很大的事件。

    他每天的工作还是要与总部那边联系,然后处理一些重要的决策。

    如果能够回去的话,他是很高兴的。

    最主要是s市才是他的大本营,在这里总是束手束脚的。

    就算是有顾瑾寒偶尔的帮助也不例外。

    “那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已经有些喜欢上了巴黎的慢生活,顾念还真的有些不想离开了。

    “如果你喜欢的话,以后我们就在这边定居,慢慢的把那边的事业移到这里来也可以。”

    看出了顾念的不舍,沈寒越搂着顾念的腰,在她的耳边轻声细语的说。

    推了推离自己太近的沈寒越,但对方纹丝不动。

    顾念只好用双手推着沈寒越的脸。

    “我知道了,但是在走之前我还想去看看俞北哥哥怎么样了,前两日感冒都没有好好的去看看他,我们要走的事情我也想跟俞北哥哥说一下。”

    听到顾念时候俞北,沈寒越心里就冒酸水,可是知道就算他拒绝,顾念也还是会去看的。

    这样只会让顾念对他心生不满。

    “好,那明天我陪着你一起去!”

    虽然很想拒绝,可看到沈寒越那满脸的笑容,想拒绝的话也就没来得及说出来。

    **

    沈寒越和顾瑾寒火急火燎的往城东的废楼赶过去。

    心早已经飞到了废楼,只恨这车速度太慢。

    虽然他们已经算的上是飙车,在沈寒越和顾瑾寒的眼中还依然不够。

    沈寒越握着方向盘的手已经全部都被汗浸湿,眼睛里面都开始充血,

    似乎有血海深仇一样,心里的焦急一览无遗。

    顾瑾寒的脸色也不必沈寒越好多少。

    整个车内的气氛都被二人的神情所凝固,放佛一碰就会将人炸的粉碎。

    沈寒越很害怕,车窗外呼啸而过的一切就像是顾念的生命,在快速的流逝。

    好不容易眼前出现了沈寒越和顾瑾寒期庞的那栋建筑,沈寒越一个急刹车。

    车子还没有完全停下来,两个人几乎同时将车门打开就往废楼冲过去。

    但是他们还没跑出多远,就听见一声尖厉的叫声响起。

    “是顾念!。”这声音对于沈寒越和顾瑾寒是在熟悉不过了。

    沈寒越的心随着这叫声被揪的很痛,但是他此刻顾不了那么多了。

    本能让他几乎以极限的速度向着声音传出的方向飞奔过去。

    就连顾瑾寒这个做哥哥的都比沈寒越反应迟了一秒。

    “顾念!”沈寒越的声音从肺腑从嘶吼出来。

    顾念在掉下楼的那一瞬间,心就冷了,她几乎都做好了心里准备。

    但是紧接着就听见了心中希望的那声音。

    “是寒越吗?”顾念轻轻呢喃。

    “难道我就死了吗?应该吧,我都出现幻听了。”

    顾念闭上了眼睛,静静等待死亡。

    “砰……咔……”

    一声沉闷,一声清脆。

    “嗯……”一声痛苦的闷哼闯进顾念的耳朵。

    顾念停顿了片刻,突然睁大了双眼,有些不可思议。

    “我居然没死?”

    气若游丝,她一挪动,也同样痛的哼哼出声。

    同时哼哼出声的还有另外一个声音。

    “你没死,但是我快要死了。”

    沈寒越的声音从顾念的背后传出,带着隐忍疼痛的吃力。

    “怎么是你?你怎么了?”

    顾念艰难,却看见脸色异常苍白的沈寒越抱着自己。

    “你脑残吗?你见我这个样子还问我怎么了?吸……”

    沈寒越有些气馁,本来听见顾念这样说话,就想对她说教一顿。

    奈何手臂疼痛难忍,也看见了顾念同样苍白如雪的脸庞。

    顾念终于从死神那边回过了神,明白都发生了什么,赶紧想起身查看沈寒越的伤势。

    顾念看见沈寒越苍白的脸色,还有他那一动不能动的手臂。

    突然间泪水就充满了整个眼眶。

    “你是猪吗?这样你也来接,你知道不知道也行你也会死的啊。”

    顾念的声音哽咽,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泪珠一颗颗就那样砸在沈寒越的脸庞上。

    此时此刻的顾念都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一切痛楚。

    她的心很痛,她的身体也很痛,但是她怎么都觉得自己的痛都没有沈寒越身上的伤痛。

    自己都如此难受了,沈寒越岂不是更难受?

    顾念狠狠的怪着自己。

    “都是我不好,好好的我为什么要来这个破地方,我为什么都不问问你,都是我笨,都是我害的你。”

    顾念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但是都被沈寒越阻止了。

    “我已经没力气拉住你了,但是我请你不要惩罚和责怪自己,这些都跟你没有关系,错的是他们。”

    “再说了,为了你我死也值了,何况我这不是没死嘛。”

    沈寒越勉强的笑着,但是下一秒,却疼的龇牙咧嘴。

    顾念也牵扯出一个惨淡的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都什么时候你还说这样的话,你的手怎么样了?”

    顾念的一边难过又一边被沈寒越的举动言语所打动着,心里真的是百感交集。

    不知道该哭还是该幸福。

    “我没事,你怎么样了,你的脸色很难看。”

    沈寒越躺在地上,顾念和他近在咫尺,他摩挲着顾念的脸庞。

    “顾念,你没事吧,你怎么流了这么多血?”

    冲冲赶过来的顾瑾寒一下子就看到了顾念和沈寒越躺在血泊之中。

    随后周围突然多了很多西装革履的人,把顾念沈寒越他们团团围住。

    顾念没时间管这些,这些人没有进一步的动作,顾念抬头看见自己的哥哥,便放心了。

    “我不知道,我只是很痛,也好累。”

    顾念听顾瑾寒这么一说,扭头才发现自己倒在血泊之中。

    看情况这血液似乎是从自己身体流出来。

    “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多血。”沈寒越伸手一摸地上,也才发现异常。

    他整个人都不镇静了。

    “好了,现在可不是说话的时候,也不是地方,还是赶紧送医院吧。”

    顾瑾寒沈寒越对自己的妹妹以身相救,心里的某根弦也触动了。

    原来在,刚刚的一瞬间,沈寒越居然在第一时间用手去接从三楼坠落下来的顾念。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不小心,就连沈寒越自己都会没命的。

    但是救得人是自己的妹妹,他心里感激的同时,更多了一份敬佩。

    手搭在沈寒越的肩膀上,轻声的提醒着,因为他知道。

    此刻不是彼此感激的时刻,顾念和沈寒越都已经重伤,还是救人要紧。

    “对,我们去医院,你忍着点,很快就会好的。”

    顾念擦干了眼泪,就算不为自己,她也想早点带沈寒越去医院。

    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为何会出那么多的血。

    “等下,顾瑾寒,你先带顾念去医院,我不能就轻易这样放过他们。”

    沈寒越突然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楼上,虽然此刻他身患重伤,但依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

    他们胆敢动他身边的女人,不管是谁,他都绝不会善罢甘休。

    顾瑾寒也阴冷的注视着,一挥手,一旁的人就统统涌上楼去。

    顾瑾寒和沈寒越在下面听着楼上不断传出来的打斗声音,还有沈君美的惨叫声。

    顾念的话都提到了嗓子眼,但是最后看看沈寒越的脸还有手臂,又咽了下去。

    这一切都落在了顾瑾寒的眼里,不过他似乎不打算插手也就当做没有看见。

    “算了,这里交给他们吧,我带来的人,你应该放心,伤要紧,就算你不为自己也要考虑一下顾念。”

    顾瑾寒搬出顾念,这样沈寒越也就会乖乖听话跟他走。

    沈寒越一听,也不在耽搁,他站了起来,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安然无事。

    但是顾念一起身就痛的弯下腰,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就流了下来。

    顾瑾寒连忙抱起顾念就上车去了最近的医院。

    来到医院,顾念和沈寒越被迫分开,各自去得到救治。

    沈寒越本来不愿意与顾念分开的,但是却被马天宇狠狠的敲击了几下脑袋。

    “你这手要是废了,以后就是废人了,还想用什么去保护她?”

    这话算是说到了沈寒越的骨子里去了,就算再不情愿,还是让顾念进了急救室。

    而他自己也随着马天宇进了手术室。

    沈寒越每一秒过的都无比煎熬。

    “你倒是快点啊,动作慢吞吞的,你信不信等我出去我就让你丢了这个饭碗。”

    沈寒越如同一只咆哮的雄狮,不断怒吼。

    马天宇已经帮他动手术把碎掉的骨头都拼接好了,然后剩下的就是上石膏固定。

    然而,本来就因为手术耽搁了很久的时间,沈寒越已经处在不耐烦的时候。

    面对马天宇这个给自己动手术的主治大夫他不敢有任何的抱怨。

    他可不想马天宇为了让他安静而给他来一剂镇定剂,到时候可怜的就是他了。

    所以现在满满的怒火就都朝着剩下的那些医生还有护士发泄了。

    “是,是,我们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马上就好,沈先生。”

    医生和护士也都冷汗涔涔,只得不停的加快动作。

    沈家财团的继承人来他们医院,本来就是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

    对这些有钱人来说,各家都是有自己独立的私人医院的,像这样在外面医治的还真的不多。

    “我太太现在在哪里,我这里一完我要立刻见到她。”

    “沈太太现在正在做手术。”

    一旁的护士赶紧回答,生怕晚一秒就会招来横祸。

    “怎么进手术室了?”

    沈寒越惊的坐了起来。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具体的情况得问手术的医生了。”

    年轻的小护士都快要背沈寒越吓哭了,委屈的回答着。

    沈寒越见此,也就不再多问,按捺着心中的那份焦急。

    好不容易熬到消毒打好石膏,沈寒越就迫不及待的下床去找顾念。

    来到手术室门口,只见顾瑾寒一个人呆呆的坐在手术室门口的椅子上。

    “顾念怎么样了?”

    沈寒越人还在走廊的尽头,就询问起来了。

    “具体的还不知道,医生没出来,但是顾念进去的时候情况就很不好。”

    “进去之前她就已经晕了过去,想来伤的应该不轻。”

    顾瑾寒满脸的担忧,这一番折腾,让他看上去显得有些狼狈。

    那是他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妹妹,此刻却只能看着她受苦,自己无能为力。

    “我一定要让那些人不得好死!”

    沈寒越一锤子就砸在了医院的椅子上。

    “这里是医院,请肃静。”

    手术室的门一下子就被推开了,医生摘下口罩。

    “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是!”

    “我是!”

    沈寒越和顾瑾寒同时回答。

    医生对着他们两人左右的看看,不知道该相信谁的样子。

    沈寒越很不耐烦,那样子看上去想要上去揍一顿,这个说话慢吞吞的医生。

    倒是顾瑾寒在这个时候还能保持着基本的冷静,没有像沈寒越那样失去平时的冷静。

    快速的回答了医生的话。

    “我们都是,我是她的哥哥,这位是她的丈夫,医生我妹妹究竟怎么样了?”

    顾瑾寒和沈寒越紧紧盯着医生的嘴唇,生怕漏掉了一个字。

    “大人基本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小的我们没能保住。”

    “什么?”

    顾瑾寒有些莫名其妙,他疑惑的看着沈寒越。

    沈寒越也同样疑惑。

    “医生,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小的。”

    “你们是顾念的家属吗?如果是我就没有搞错啊,顾念怀孕了,难道你们都不知道吗?”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将顾瑾寒和沈寒越惊的目瞪口呆。

    “医生,你没有弄错吗?我太太真的怀孕了?”

    沈寒越还是不敢相信这件事,反问着医生。

    “你是她的丈夫,你不知道这是你的失职,但我是医生,我会对我说的每一句话负责。”

    医生有些生气,语气也重了。

    “医生,他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件事情来的太突然,他都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何况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而且我妹妹已经发生了一些事情,当时医生说是没有办法怀孕的啊。”

    顾瑾寒连忙圆场,而且也想问出自己心中的疑问。

    他也想知道明明说是不能怀孕的,可是现在为什么能怀?

    难道说之前的事情是人故意这样做的?

    一想到这个可能,顾瑾寒心中的恨意就加深了。

    她的妹妹当初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究竟是受了多少苦?

    而现在自己明明就在她的身边,却不仅没有守护好她,还再一次的让她受伤了。

    虽然没有像沈寒越那样,狠狠的把手砸在墙上发泄自己的愤怒。

    但你紧握的双拳,还是显示了顾瑾寒的恨意,并不比沈寒越少。

    医生一边低头在记录着什么,听到顾瑾寒的话的时候,翻看了一下简历表。

    然后把笔插在了自己衣服的口袋里。

    “病人并不是完全不能怀孕,而是她怀孕的机会微乎极微,这次能够怀孕,可以说是奇迹吧。”

    大概是看多了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嘴上说着奇迹,但是医生的声音并没有什么很大的起伏。

    “病人失血过多,现在正在昏迷,不过不用担心,过不了多久就会醒过来。”

    医生知道了这么回事,也就不在多问,留下一句话转身回了手术室。

    沈寒越还没有从顾念怀孕的消息中回过神来,明明他记得当初给顾念检查身体的时候。

    因为那次的事情,顾念已经没有再怀孕的机会了,但是现在……

    “奇迹吗……”

    沈寒越跌坐在椅子上,双手抱头,一言不发。

    顾瑾寒看不清楚沈寒越的表情,但是这样的事情搁谁身上估计都不好受。

    顾瑾寒刚想说点什么,电话响了起来。

    “好的,我知道了。”

    顾瑾寒的脸色很难看,他来到沈寒越的跟前,却没有开口。

    “说吧。”

    沈寒越却像是洞悉了一切,声音冰冷入骨。

    “我的人已经将那里的人都抓了起来,里面有沈君美,我希望这件事你也要给我一个交代。”

    “你放心,只要她参与了这件事,我绝对不会轻饶了她,她也欠我一个交代。”

    沈寒越抬头,直直盯着顾瑾寒,里面的充满了被背叛的痛恨。

    “不过其他的人我希望你交给我处理。”

    “你怎么处理。”

    “我要让他们死,一个个我都要亲眼看着他们在我的眼前死去,为我的孩子陪葬!”

    沈寒越说的咬牙切齿。

    “他们是卡洛的人。”

    顾瑾寒提醒道。

    “是他,又是他!”

    沈寒越一听是卡洛,整个人反而又重新的恢复了过来,好像刚才的痛惜从来没有出现过。

    “看来他是吃定我们了,这次是侥幸,顾念没有大碍,但是也让她失去了孩子。”

    “还不知道顾念醒来知道自己的孩子没了,会怎么样了。”

    说到这里,就连顾瑾寒脸色也变了,他也没有想好该怎么去跟顾念说。

    当初在知道自己无法怀孕的时候,顾念就已经那么伤心欲绝了。

    现在若是告诉她这个奇迹的话,说不定会让她疯掉的。

    “而且这次顾念逃了过去,下次呢?如果卡洛不打算就此罢手,顾念的处境堪忧啊。”

    在沈寒越和顾瑾寒的沉思中,顾念被推出了手术室。

    顾念的神色疲劳又惨白,眼睛闭着熟睡。

    这个样子落在沈寒越眼里,却如同针扎在心里。

    顾瑾寒的拳头也死死的捏住,骨节一点点的泛白。

    两人就这样紧紧跟随将顾念送回了病床。

    “不能再隐忍了,卡洛摆明了是要致我们于死地,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我们也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而且我也必须要给我和顾念死去的孩子一个交代。”

    沈寒越终于下定了决心,眼神异常的坚定。

    “行,既然下了决心,那我们就联手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这才对得起我的小外甥!”

    顾瑾寒一刻都不想停留,只想快点部署,好早日看到卡洛的死期。

    “顾念就交给你了,等她醒过来,你打电话给我。”

    顾瑾寒拍了怕沈寒越的肩膀交代着。

    “恩,你去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顾念的。”

    沈寒越点头。

    得到沈寒越的答复,顾瑾寒转身就离开了医院。

    **

    然后,两人从沈君美的口中知道了那天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事情要追溯回到前几天。

    在顾念与沈寒越回到s市之后,顾念就被公司的人叫走了。

    在这之后,顾念交接了一下在巴黎那边的事情,公司居然就对她没有任何的安排了。

    虽然对此感到奇怪,但在顾念提出疑问后,公司并没有给出正面的回答。

    顾念也就懒得再去追问了,乐得自在,便打算去晃悠一下,逛逛。

    巴黎的气候跟s市相差很大,顾念正好想着买点衣服,顺便把沈寒越也买一些。

    然后在这个时候就接到了沈君美的电话。

    “喂,什么事?”

    看到来电显示是沈君美的时候,顾念才想起了之前的时候沈君美好像跟她提过的事情。

    关于沈寒越要给自己惊喜的事,只是最后被她给忘在了脑后。

    想到这次回国的前后差异,还有遇到的一些奇怪的事情。

    顾念心中不禁想难道这一切都是沈寒越准备的?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惊喜?

    不管心中有些什么样的猜测,在面对沈君美的时候,顾念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没办法,她无法对一个讨厌她的人用熟络的语气说话。

    “你那是什么态度!你以为我想打给你吗?要不是……”

    差点说漏嘴的沈君美赶紧住了口,但这听在顾念的耳中,这后面那句话就是沈寒越。

    也就没有去追问了,要是继续问的话,说不定事情也就不一样了,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好了,你别问那么多了,我现在在某某街,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虽然不怎么想跟沈君美见面,但顾念还是报出了自己所在的地点。

    她所在的地方,跟沈君美的所在地还挺近的。

    站在路上没等几分钟就看到沈君美开着她那辆拉风的法拉利过来了。

    “这些人是?”

    看着沈君美车子上除了沈君美之外,居然还有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

    听到顾念的询问,沈君美无所谓的看了一眼那两个像是石墩一样不说话的那两个人。

    “这些啊,是我的保镖,我说你话怎么那么多?”

    沈君美有些不满的看着顾念,然后就看顾念还站在原地没有要上车的意思。

    “怎么了?很晒耶,快点上车来。”

    不耐烦的看着顾念,果然自己怎么样的都无法喜欢上顾念。

    “这怎么坐?他们两人是你哥给我安排的,没有他的命令是不能离开的。”

    顾念看着身后的两个人,虽然说保持了一些距离。

    但明眼人都能够看出自己跟他们是一起的吧。

    而从刚刚开始沈君美就一副故意没有看到的样子,要是以前的话。

    顾念可能会为了不得罪沈君美而让他们两个人离开,自己一人跟沈君美上车。

    但是现在,顾念并不想这么做,因为不管她做什么说什么,沈君美对她的偏见都不会消失。

    那么自己为何还要去为了不相干的人,去让自己哥哥这边的人不高兴呢?

    “你们两个,我会跟我哥说的,就不要再跟着了。”

    没有想到顾念会这样说的沈君美,不满的皱眉扫了一眼顾念。

    但最后还是妥协的自己主动跟顾念身后的两人说着。

    保镖二人组,看向顾念,根本就没有把沈君美的话放在眼里。

    他们虽然名义上是沈寒越叫来保护顾念的人,但是他们始终都是顾家的手下。

    听的话当然是听顾念的话了,一个沈君美他们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连话都不愿意跟她说,更不要说回答她了。

    “你们不用跟着了,我到时候会自己跟沈寒越还有我哥说的。”

    虽然顾念这样说了,但是两人还是有些犹豫。

    而沈君美根本就不给他们那么多的时间去给他们啰嗦。

    直接拉着顾念上了车。

    这边顾瑾寒在知道沈寒越带着他的妹妹偷偷跑回了s市。

    气的要死,直骂沈寒越是个卑鄙小人。

    然后为了不让沈寒越过的那么的舒坦,顾瑾寒在沈寒越他们两人后脚刚走。

    顾瑾寒后脚就跟着也来了s市。

    虽然顾念说了不用跟着,但是两个保镖还是不放心。

    叫了一辆车后,开始跟在他们一行人的身后。

    开着沈君美跑车的黑衣人,在后视镜中发现有人跟踪的时候,便加速绕道。

    计程车跟跑车自然是不能比的,很快的,他们就被沈君美他们甩掉了。

    而这一举动也让两个保镖察觉到了不对劲,这要是一般的话。

    就算再怎么讨厌保镖,也不会做到这种程度的啊。

    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之后,两人就分别拨打了沈寒越跟顾瑾寒的电话。

    “你说什么!”

    沈寒越在听到这话的时候,震惊的无以复加。

    丢下手中的工作准备出去找顾念,但是转念一想,他现在漫无目的的,要去哪里找?

    正想着要打电话给顾瑾寒,问问顾瑾寒有没有办法找的时候电话响了。

    “你妹妹到底在搞什么!擅自把顾念带走,不知道现在卡洛正盯着她们两个吗?她脑袋里是不是都是豆腐啊!这么简单的事情都还要人说吗?”

    电话那头传来顾瑾寒的咆哮声,这也不能怪他。

    今天听到沈寒越居然默默的,连招呼都没有跟他打就直接回来了。

    本来就在气头上的顾瑾寒又听到了说沈君美又把顾念给带走了。

    这两兄妹,一个两个的,是都把他当成死的吗?

    “我也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现在最重要的是不是吵架,是赶紧把他们两个人的位置找出来。”

    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每次沈君美都不给自己省心希望这次她不是做什么愚蠢的事情。

    不然到时候,就算她是自己的亲妹妹,也不要怪自己心狠手辣了。

    “沈寒越,你最好祈祷,我妹妹没事,不然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妹妹陪葬的!”

    对着沈寒越咆哮完了后,顾瑾寒就把电话给挂了。

    愣愣的看着电话,从刚刚顾瑾寒的话,沈寒越知道就算顾瑾寒知道了顾念的下落。

    也不一定不会告诉自己,想到了什么后,沈寒越重新拨打了一个号码。

    “我不是让你们跟着她的吗?怎么会让她去把顾念给接走的啊!”

    电话一接通,沈寒越就忍不住的大声说话,刚刚从顾瑾寒那里受的气。

    要是不找个地方宣泄出来的话,他觉得他会疯掉。

    然后对面的人就这样无缘无故的被当成了出气筒。

    “总裁,大小姐不让我们跟着,还把我们给甩了,不过我们之前有偷听她打电话的时候说到过废弃大楼。”

    那边的保镖也很是无语,被派来跟着大小姐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被骂的准备。

    也正是因为知道大小姐不安分,所以他们才会在门口偷听大小姐讲电话。

    希望能够随时掌握住她的动向。

    “好了,我知道了。”

    也不管沈君美会不会往那里去,沈寒越心急的拿起外套就从办公室往外冲。

    实在是因为在听到这个废弃大楼的时候,他的心口跳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要是到了现在她都没有察觉到不对劲的话,顾念也就白活了。

    她只是没有想到沈君美居然讨厌她讨厌到了这种地步。

    而且以前的时候每次都被沈寒越教训的很惨,居然都没有学到教训。

    “干什么?当然是干好玩的事情啦。”

    沈君美一边说一边对着两个大汉使了使颜色。

    其中一人上前来抓住顾念的双手放在身后,顾念使劲的挣扎,可还是没有办法挣脱。

    一个女人的力量怎么能够跟一个男人相比,更不要说对方还是练过的。

    “啪!给我安静一点!”

    对顾念的不配合,沈君美完全没有了耐心,这个废弃大楼阴森森的。

    她本来就有些怕这些东西,被顾念那么一闹就更心烦了,随手就给了顾念一巴掌。

    打完之后,沈君美觉得惬意无比,因为之前的时候沈寒越不知道为了顾念打了自己多少次。

    现在不过是收点利息回来而已。

    带着顾念上了废弃大楼的三楼,因为只修建到一半就停工了。

    所以整个大楼随处还能看到散落一地的工具,就连地上也是非常的不平。

    沈君美穿着五厘米高的高跟鞋,还是细跟的,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三楼,出了一声的冷汗。

    这楼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就连楼梯也没有护栏,一个不注意很容易摔下去。

    沈君美不得不小心。

    同时心里也痛恨着许慧为什么要找这么个地方。

    “人我已经带来了,可以出来了吧!”

    上来之后,沈君美都没有看到人,原本该是落地窗的地方,空荡荡的。

    朝着上面从下面看去,下面很多的小石子,如果不小心摔下去的话,不死也得半身瘫痪。

    “呦,没有想到还是个小美人呢!”

    听到一个痞痞的声音,沈君美知道是许慧找的人来了,从边缘的地方离开,朝着对方走去。

    只见对方那边来了五个穿的像是混混一样的男人。

    为首的人,在看向沈君美的时候,眼里的淫邪之色,一闪即逝。

    “既然你们已经到了,人我也已经带来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们吧。”

    沈君美看了一眼,因为一路仙侠吹氖焙颍恢蹦痔诓恍荩淮蚧璧墓四钜谎邸

    一副不愿意跟对方多说,很看不起对方的样子,准备离开。

    “来都来了,怎么能说走就走呢?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啊?”

    刚刚一直看着沈君美没怎么说话的为首的那个混混,堵住了沈君美的去路。

    听着对方的话有些轻佻的话,沈君美不安的朝着身后退了退。

    “你什么,意思?”

    见沈君美往后退,对方像是找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乐趣一般,继续朝着沈君美靠近。

    “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啊,只是在想这沈家大小姐的味道是什么样的呢?很想尝尝呢?”

    对方的话一说完,跟着他们一起来的几个人都轰然笑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难道叫你来的人,没有跟你说清楚吗?我跟你们可是合作的关系,你要是这个样子的话,到时候别怪我跟你的雇主说,到时候别想拿到一分钱!”

    沈君美以为这些人都是许慧用钱买来的,所以虽然被这样对待了。

    但还是非常的硬气,只是没有想到她的话一落地,更大的哄笑声响起。

    “啧啧,真是浪费了这么一张不错的脸蛋,居然这么的愚蠢!”

    沈君美被对方逼到了墙角,已经无路可退,对方手撑着墙上,围住了她,禁锢在自己的包围圈中。

    “就是,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觉得自己是跟我们合作的人!”

    那些一直都站在一旁看戏的混混们,都嘲笑的看着沈君美。

    如果到了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给坑了的话,沈君美就真的是愚蠢至极了。

    只是她始终不愿意相信罢了。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像是无法接受,沈君美忘记了害怕,居然双手抓住那人的衣领问道。

    看着沈君美的样子,对方显然是被逗笑了。

    所有人,包括那些之前跟着沈君美的黑衣人也都笑出了声。

    见过愚蠢的没有见过这么愚蠢的,这也是一种境界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