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五章 躺着也中枪的顾念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7:27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沈寒越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差不多了,于是便起身打算去找顾念。

    电话接通的时候,顾念正在从俞北的病房回来的路上。

    还在想之前沈君美的那一通电话,正好手机就响了。

    “喂,啊,怎么了?”

    她正好在想沈寒越的事情,沈寒越就打来了电话,顾念有些犹豫要不要问问看沈寒越是什么事。

    但是转念想到沈君美说的。

    “我哥要给你一个惊喜。”

    既然是这样的话,想必就算是自己问,他也不一定会告诉自己吧。

    “现在应该已经下班了吧,我在米其林定了位置,一起去吃饭吧?”

    这两天沈寒越很忙,顾念也不想说话,两人这两天居然都没有一起好好的吃过饭。

    “好,我刚好已经在这附近。”

    顾念抬头张望,正好看到了米其林。

    她不过是到这边来随便逛逛的,没有想到沈寒越已经定好了位置。

    “那你先进去等我吧。”

    两人挂了电话后,沈寒越心情非常的好,这是他最近这段时间让他最开心的事情了。

    想到待会要见顾念,赶紧把手边的文件收了收,然后在洗手间的地方整理着自己的仪容。

    不停的用手把自己的头发捋顺,然后还朝着镜子里的自己左右看看。

    确定跟平时的时候一样完美无缺,沈寒越才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很有魅力的笑容。

    “我这是在干什么?怎么感觉像是一个愣头青一样?”

    不过转念一想,顾念是自己第一个爱上的人,自己会表现出如此青涩的表现也是很正常的。

    在里面折腾了好一会,沈寒越终于出来了。

    大步流星的离开公司关上办公室的门,便开车来到与顾念约好的地方。

    停好车子,走出的时候,远远的隐约透过落地窗沈寒越看到了坐在位置上恬静的顾念。

    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宠溺的神色,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温柔气息。

    不知道吸引了路边多少女人的眼光。

    顾念似乎是有所感觉一般,朝着外面看过来,正好看向沈寒越所在的位置。

    只是这个时候沈寒越正好已经进了旁边一家花店,所以顾念并没有看到他。

    “把这个给我包起来。”

    本来打算快点到顾念的身边,只是眼角正好看到了这家花店的花。

    那花开的真的是很美,就好像刚刚他看到的顾念一样,白玫瑰,纯洁恬静,特别像顾念。

    一大束的白玫瑰拿在手中,英俊潇洒的面容,剪裁得体的西装勾勒出完美的身形。

    挺拔修长的身影出现的店门口的时候,非常的吸引人的注意力。

    店里一瞬间有点点的骚动,原本就特别多的名人与明星喜欢到这里来用餐。

    当看到出现在门口的男人时,众人都纷纷猜测对方是不是哪个著名的模特儿。

    顾念也被众人的那股气氛影响,顺着大家的视线看过去。

    正好看到沈寒越一脸骚包的对着自己笑,本来就已经够引人注目了。

    沈寒越这一笑,更加让在场的好几个花痴女差点尖叫出来。

    信步朝着顾念的方向走去,而顾念却恨不得钻进地洞之中,她是真的很不习惯这样。

    虽然说她是记者,但自己采访围观别人,跟被别人围观采访是不一样的。

    “这位先生,不知道先生贵姓?是一个人吗?”

    快到顾念面前的时候,沈寒越脸上的笑容也越加的浓厚了,正要开口跟顾念打招呼的时候。

    却被一个女人给挡住了去路。

    紧身修身的长裙把女人的身材更好的突显出来。

    尤其是那深深的沟壑,让很多男人都伸长了脖子,只可惜这里面的人不包括沈寒越。

    明明顾念就在自己的不远处,而面前这个从没见过的女人,却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沈寒越的眼角抽了抽,极力的克制着要把对方给挥开的冲动。

    “不是,这位小姐我还有事,能麻烦你让开吗?”

    听到沈寒越冷漠的声音,原本对于自己主动来搭讪对方。

    就已经有点不爽,但是没想到对方居然还一副自己碍事的样子。

    也不等那女子美丽的脸庞被自己的话给气成什么样子,沈寒越直接越过对方。

    然后径自的坐在了顾念的对面,手捧着鲜花,递给了顾念。

    “这花可真漂亮,只是,这样朴素的女人,不怎么适合白玫瑰呢。”

    顾念的手停在半空中,还没有接到沈寒越的话,就在半路上被人给劫走了。

    劫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的主动跟沈寒越搭话的女人。

    顾念扬起头看向那嚣张的女人,不过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

    今天,顾念为了方便行动,所以穿的比较简单,简单的白色衬衣跟紧身的休闲裤。

    看上去似乎是真的很朴素的样子,但是若是懂行情的人都能够看的出。

    顾念身上的衣服还有裤子,都是出自巴黎著名设计师之手。

    “waiter!”

    沈寒越看着对方沉了沉脸色,然后对着站在不远处的服务生招了招手。

    注意到这边的服务生赶紧走了过来。

    “可以麻烦让这位小姐不要打扰我跟我妻子的用餐吗?”

    大概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不是一起的,服务生脸上马上露出了抱歉的神色。

    对着沈寒越还有顾念深深的鞠躬道歉,然后温声劝红衣女人。

    “妻子?!”

    在震惊之后,注意到因为服务生的到来,而引起了很多人的注目。

    女人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离开了,只是在走的时候,狠狠的瞪了一眼顾念。

    明明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坐在这里,就被人给记恨上了,顾念表示自己很无辜。

    重新拿起被那女人遗落在餐桌上的白玫瑰,重新温柔的看着顾念。

    “这是送给你的,在我心里只有你才配的上着花的美好。”

    完全不同于对待刚才那女人时的冷漠,顾念看着眼前眼带深情的男人。

    心中的某个地方像是被什么给填满了一样,格外的满足。

    “谢谢!”

    开心的笑容毫不掩饰,这样的顾念抱着那花,笑脸甚至比那花还要夺目。

    **

    “怎么样?我都告诉你不要过去了,你还是不听,虽然沈寒越这个男人确实是又帅又多金,可是他眼里只有那个顾念,其他人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另外的包厢里,刚刚被服务生劝着离开了的女人,跟一个长长卷卷的头发,披散在身后。

    看不清她的面容的女人在同一个包厢里,说话的正是这个女人。

    “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哪有男人不偷腥的?不过是现在对那个你说的顾念感兴趣罢了,等过了那个热度,什么爱啊,情啊,也就随风飘散了。”

    涂了漂亮红指甲的修长手指,熟练的抽出一根香烟,红色长裙的女人给自己点上。

    然后深深的吐出一口气,那烟雾缭绕的面容下,透着些许的伤感。

    “是吗?你真的是这样认为的吗?”

    转过身来的女人露出了一张与她身材不太符合的脸。

    明明该是一张妖艳的脸,却显得很是憔悴。

    “乔雅,你现在不过是一个被封杀,过气的演员罢了,你有什么资格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

    从那妖艳欲滴的双唇说的话,却是让人如此的难以接受。

    曾经轰动一时的名演员,乔雅,现在居然已经变成了一副怨妇的样子。

    就算是现在不刻意的打扮,也不会有人会把她与以前那风光无比的乔雅想到一起。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狠狠的捏着酒杯,要不是秦慕说什么让她跟这个新届名模打好关系,她才不会来受这种鸟气呢。

    “没什么意思,不过是字面上的意思,秦慕让你来不就是看中了我身后的势力吗?不过可惜了,你要回去告诉他,我不过是对方的一个情妇罢了,没有什么利用价值。”

    看着面前长着一张清丽脸庞,可是做出的事情跟说的话,都跟清丽扯不上任何关系的人。

    乔雅一肚子的无名之火,要是以前的话,哪里需要受这样的鸟气。

    “卜妮娜,你不过是现在风头正盛就如此嚣张真的好吗?”

    深呼吸了一口气,乔雅把火收回自己的肚子里。

    坐在乔雅面前的正是这段时间开始火起来的名模,卜妮娜。

    清理的脸庞加上魔鬼的身材,那双修长的双腿跟爆乳,是所有人的焦点。

    更让人注意的还是她身后的人,意大利黑手党的龙头老大。

    当然这是不公开的事情,但是对已经投靠到卡洛身边的秦慕来说并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

    这一次,秦慕想要让乔雅借此搭上意大利黑手党这艘大船。

    乔雅想要再次复出,还想要把害她变成这个样子的顾念拉下水。

    所以当秦慕说出这个计划的时候,乔雅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那又怎么样?”

    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一点都看不出刚才针对顾念的时候,说话的样子。

    “难道你不想得到沈寒越吗?”

    见自己说了那么多,对方根本就没有要跟自己继续交谈下去的意思。

    乔雅有些心急,想到刚才的那一幕,随口就说了出来。

    卜妮娜手指夹着烟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一直都盯着她看的乔雅没有错过这一幕。

    想着或许这是一个突破口,虽然她不会把沈寒越让给任何人。

    不过若是能够利用卜妮娜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先这样利用看看。

    “我知道很多沈寒越的事情,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可以都说给你听。”

    脸上的欣喜掩都掩不住,乔雅的声音甚至微微的提高了一些。

    却没有注意到卜妮娜有些讥讽的笑容。

    “哦?那倒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呢,那就让我来看看你说的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吧。”

    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卜妮娜一副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见卜妮娜这样,乔雅也就松了一口气,现在只要等着卜妮娜去纠缠沈寒越了。

    而依沈寒越的性格,到时候肯定不会给卜妮娜好脸色看。

    到时候不管沈寒越跟卜妮娜的关系变成什么样子都对自己有利。

    像是想到了以后自己会替代卜妮娜站在舞台上的样子,乔雅开心的笑了。

    坐在一旁看着陷入了遐想之中的乔雅,对于乔雅的手段,她又不是看不出来。

    要不是她也想要借此机会离开的话,她才不会跟这个蠢女人合作呢。

    **

    米其林的菜色是最好的,味道也是一级棒,主要不仅因为他们的主厨都是高薪聘请的有才能的。

    就连菜品也都是新鲜无比的,很多菜品都是空运的。

    最后一道菜上来后,沈寒越把自己面前的牛排细心的切成一小块,然后递给顾念。

    把顾念的那盘没有动的放在自己的面前。

    然后,专心的把自己面前的牛排给细心的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看着在自己面前,拿着刀叉的帅气男人,顾念有瞬间的慌神。

    “眼前这个如此优秀的男人,真的是属于自己的吗?”

    顾念其实心中很没有底,以前还没有特别的注意,但是最近的时候。

    她发现其实沈寒越真的很帅气。

    想到自己当初看到连贝贝的女儿乐乐的时候,居然会想象自己跟沈寒越的孩子。

    仔细打量着沈寒越的容貌,薄薄的嘴唇,深刻的脸部线条,有神的眼睛。

    不管是哪一部分,她好像都很喜欢,若是孩子像他的话,估计又是一个祸害。

    “额,我刚刚在想什么!”

    意识到自己想的内容,顾念红了脸颊。

    偷偷的抬头瞄向沈寒越,正好看到沈寒越也正朝自己这边看过来。

    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相交,气氛在一瞬间变得有些暧昧,温度似乎都有些上升。

    看着脸颊微红,半仰着头看着自己的顾念。

    沈寒越心中一动,下身一紧,喉咙动了动咽了口口水,然后紧盯着顾念慢慢的靠近。

    明明不是第一次接吻,可是却让顾念紧张无比。

    大概这一次是因为她有主动的成分在里面的关系。

    在沈寒越靠近的时候,顾念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唇感受到了温热的气息,顾念紧张的紧闭眼睛给嘴巴。

    轻轻研磨着,描绘着顾念的嘴唇,像是品尝什么美味一般。

    顾念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被猫抓到了的老鼠,不停的被对方逗弄,然后体会濒临死亡的感觉。

    “乖,张嘴。”

    像是感受到了顾念的紧张,沈寒越轻轻的把手放在顾念的腰间,然后轻扶着她的头。

    稍微的离开了一下顾念的唇,然后轻吐出简单的几个字。

    嘴唇的颤抖,扫过顾念的嘴唇,让她感觉有些瘙痒,心底有个地方像是在渴望着什么。

    然后像是被蛊惑了一般,缓缓的把嘴唇给张开。

    接下来的感觉,顾念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进入了自己的嘴中。

    然后就是一番激烈的颤抖,直到她快要窒息对方才放过她。

    看着只是一个吻,就有些受不了的顾念,沈寒越恨不得现在立刻把顾念拆骨入腹。

    最后慢慢的退出了那让他着迷的蜜酿,两人之间甚至还牵出了细细的银丝。

    看上去非常的色情。

    “怎么样?要不要喝点水?”

    顾念的脸颊微红,看上去有点缺氧的样子。

    沈寒越有些自责,自己刚才有些失控了。

    实在是因为太久没有碰触的关系,所以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用,我没事。”

    摇了摇头,顾念有些羞赧,不过是一个法式热吻,自己居然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不禁有些唾弃自己。

    而沈寒越还是递给了顾念一杯水,然后别开了视线。

    现在的顾念,只要多看一眼,他都会忍不住扑上去。

    红红的脸颊,因为接吻而变得湿漉漉的眼睛,还有眉眼间的春情。

    都默默的散发着诱惑沈寒越的气息。

    顾念低着头不敢看沈寒越,默默的吃着摆在她面前已经被切的刚好可以入口的牛排。

    沈寒越也没有说话,两个人沉默着,直到最后一道饭后酒上来的时候。

    沈寒越才打破了这样的沉默。

    “你还记得上次我带你去的家酒店喝的酒吗?”

    那家酒店是沈寒越经常会去的地方,也经常带顾念经常去。

    虽然菜色比不上米其林,但是那里的氛围也很不错。

    “哦,我当然不会忘记,那么好的红酒,最后被我给糟蹋了。”

    顾念的意思是,最后都被她给吐了出来,那可是千金难求的红酒。

    自己这样暴殄天物,要是被自己哥哥顾瑾寒这个对红酒有些偏执的人知道的话。

    估计要被嫌弃死了。

    “只要你喜欢就好,不过后来你也没有喝完,剩下的一小杯,我送给你哥哥了,你哥哥还挺高兴!”

    想到之前收到一杯红酒时,露出跟顾念一样的满足神情的顾瑾寒。

    沈寒越心情愉悦的端起面前的红酒轻抿了一口。

    “欸?怎么会?哥哥他肯定不知道你是把我喝剩下的给他的。”

    虽然哥哥对酒很偏执,但是还是很有原则的,而且就他那高傲的性子。

    怎么想都不可能接受自己已经喝剩下的酒,想想就知道这件事有鬼。

    “呵呵,真的是什么都瞒不了你!”

    轻轻刮了一下顾念的鼻尖,动作亲昵,自然,就好像曾经这样做了好几百次一样。

    顾念有些不自然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总有一种很不自在的感觉。

    “那,那个,我去上个洗手间。”

    说完,顾念便站了起来。

    “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沈寒越温柔的看着顾念,眼中满满的宠溺,看的顾念心跳都加速。

    “不,不用了。”

    对着沈寒越微微一笑,嘴角有些僵硬,这样的沈寒越让她有些难以招架。

    **

    “呼,再这样下去,我估计心脏就要受不了了。”

    站在洗手台前,顾念看着镜子中满脸通红的自己,沮丧的自语着。

    “哦?看来美男的效果有这么的强烈啊!”

    一个戏虐的声音在身边响起,顾念朝着对方看去,见正是之前搭讪沈寒越的女人。

    卜妮娜只是有些不想看着乔雅那愚蠢的脸,才想着来洗手间休息一下的。

    不过她不过是刚坐下没有多久就看到了一抹熟悉的声音,走出来一看正是之前与沈寒越坐在一起的顾念。

    这里的洗手间有一个专门休息的地方,女士们可以在那里歇歇脚,也可以补补妆。

    一开始卜妮娜就坐在里面,顾念进来的时候从她的那个角度也没有看到卜妮娜。

    不过从卜妮娜那里倒是能够看到一点点门口的情况,所以才会在第一时间看到顾念。

    “何止是美男,美女对我的效果也是一样的,同样也会让我心跳加速,所以美丽的小姐,能不能麻烦让个路,让我过去一下,不然再面对着你的话,我待会就要晕倒了。”

    顾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着对方那张戏谑的脸,她就想也看看对方其他的表情。

    然后就脱口而出了这样让人害羞的话,说完后,顾念自己都觉得羞红了脸。

    只是她从进来的时候脸就一直很红,所以卜妮娜也根本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来。

    倒是对着看上去恬静,没有任何杀伤力的小猫咪,居然也会有锋利的爪子表示很好奇。

    同时也对喜欢这样的顾念,的沈寒越,产生了兴趣。

    “是吗?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有人用这么特别的方式夸奖我呢,真的是很高兴。”

    对着顾念,卜妮娜露出了一张开心的脸,同时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的真诚。

    让顾念有瞬间的恍惚,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不是说要出去吗?我给你让路了,还是说,你想继续跟我多呆一会?”

    温热的气息,在耳边传来。

    刚刚有什么柔软的东西碰触到了自己的耳朵,顾念赶紧捂住自己的耳朵。

    看着顾念这样的反应,卜妮娜觉得很好玩,稍微的离顾念远了一点。

    “都是女人,有什么关系。”

    邪肆的语气,真的跟那张脸非常的不搭,还有刚才的举动。

    顾念敢百分之百的肯定,刚才碰触自己耳朵的是温热的舌头!

    一般人会这样对待同性吗?

    不管卜妮娜怎么说,顾念都觉得她是一个危险的人,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

    慌张的离开了洗手间。

    “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有点乖乖的,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看着从洗手间出来后,就一直在发呆的顾念,沈寒越有些担忧的问道。

    抬头看向自己,眼中全是茫然,呆呆的样子,让沈寒越皱了皱眉头。

    倾身朝着顾念靠近,温热的大掌放在顾念的额间,从额间传来的温度,有些烫手。

    “果然,我从刚才开始就觉得你有些不舒服了,我送你去医院。”

    沈寒越有些自责,明明刚才接吻的时候他就该发觉的。

    可是,那个时候,他只是以为顾念是因为接吻不好意思所以体温比较高而已。

    站起身来帮顾念把包包拿好,然后伸手去扶顾念。

    “我没事,应该回去休息一会就好了,没有必要去医院,一去的话到时候就要把事情给搞大了。”

    顾念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确实是有些烫,不过却不是很烫,再说她也没有觉得很难受。

    应该是有一点点的发烧而已。

    顾念说的没有错,她要是进了医院的话,下一秒顾瑾寒就会借此来把顾念给接回去。

    他好不容易说服了顾瑾寒不让顾念回那个岛屿上去,现在要是出了顾念感冒的事情的话。

    依顾瑾寒的性格,肯定不会就这么简单让自己把顾念给带回去。

    “那好吧,我们先回去,我给马医生打个电话,让他来家里看一下好了。”

    马医生是沈家的家庭医生,不过并不是最受用的那一个。

    顾念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沈寒越的话。

    站起来的时候,顾念感觉到有意思眩晕,差点摔倒在地。

    好在沈寒越的手脚快,及时的接住了她。

    “我没事,只是忽然站起来一时没有站稳而已。”

    从沈寒越的怀中挣脱开来,顾念坚持自己走出餐厅。

    她客不想被人给当猴子一样看。

    出来的时候,居然还遇到了卜妮娜,对方看着自己意味深长的笑容,让顾念有点发毛。

    本来就有点眩晕的脑袋,感觉更加的晕了。

    “你跟刚刚那人认识?怎么感觉那女人总是在看你?”

    出了餐厅门之后,沈寒越不顾顾念的意愿把她搂在怀中,他的小女人总是这样。

    有时候固执的要死,明明在这个时候依赖他就好,可还总是那么逞强。

    还有刚才那个女人的视线,若是以往的话,一般看的人不该都是看自己吗?

    怎么会一直都盯着顾念看。

    想到这段时间卡洛一直都没有动作,沈寒越担心对方会不会是卡洛的人。

    不能说沈寒越草木皆兵,实在是卡洛的人隐藏的太好。

    他们现在调查了那么久,都没有查出什么蛛丝马迹,连对方的老巢都没有查到。

    顾念摇了摇头,她是知道沈寒越说的人是谁。

    她想大概是对方没有从沈寒越哪里得到什么,所以就像以往看上沈寒越的女人一眼。

    把自己这个站在沈寒越身边,享受沈寒越温柔的女人当成了眼中钉了吧。

    “别想那么多了,我们先回家再说。”

    把顾念放入车内,沈寒越自己也上了车,刚刚喝了点酒,在顾念上洗手间的时候,就叫来了车。

    带着金丝边框眼镜穿着西装革履,一看就不是专门开车的司机。

    被临时拉来的秘书先生,从后视镜看着沈寒越为顾念忙东忙西。

    一向对这些琐事都非常厌恶的总裁大人,居然总是主动的去做这些事情。

    怎么能不让他感到好奇呢。

    不过……

    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镜片后的眼睛闪烁着光芒,这少夫人的样子有些不对劲啊。

    “总裁,需要直接到医院去吗?”

    沈寒越其实也很矛盾,看着顾念好像很难受的样子,尤其是体温也有点上升。

    很是担心,也想让她去医院。

    但是想到之前顾念说的话,沈寒越把视线看向了顾念。

    顾念朝着他摇了摇头,意思非常的明确。

    依靠在沈寒越怀里的顾念,很温顺,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角。

    轻轻把顾念拥在怀中,沈寒越让秘书把车直接开回家。

    然后空出来的一只手,拨打了一个号码。

    做完这一切后,沈寒越就抱着顾念在车上假寐,这几日他为了能够早点把事情都做完。

    也是睡的很少,这个时候顾念在怀中正是好睡的时候。

    到了的时候,秘书看着身后相拥而眠的两个人,有些不忍心叫醒他们。

    那画面让人很想也去找一个能够共度一生的伴侣。

    “总裁,到了。”

    在他说完这句话的下一秒,沈寒越就醒了。

    应该说在车子停了的那一秒他就醒了,在外面该有的警觉性他还是有的。

    “嗯,等会你就直接回去吧,不用过来了,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也别来找我。”

    交代了一声后,沈寒越就下了车,抱起还在沉睡中的顾念。

    轻轻的放在床上后,沈寒越才把身上的西装脱下来,顺便帮顾念的鞋子给脱下来。

    做完这一切,门外正好响起了门铃声。

    “你终于来了。”

    从猫眼往外面看去,见正是自己之前打电话让他过来的马医生。

    打开门,让对方进来。

    “我这不是立马就过来了吗?要知道我可是推了好几个手术呢,我们院长大人,估计等会我回去,又要朝我发飙了。”

    一个长相秀气,一点都看不出像是医生的男子。

    还有那张娃娃脸,配上那只有一米七的身高,站在沈寒越的身边,简直就像是一个女扮男装的。

    “少来了,你可是你们医院的宝贝,你们院长怎么可能舍得骂你,最多也不过是说两句罢了,还是不说这些,赶紧来帮我看看顾念怎么样了。”

    沈寒越懒得跟对方斗嘴,马天宇也就是这位马医生,虽然医术不错,可是这嘴。

    却一点都不像个医生,话多的不像样。

    若是继续跟他说下去的话,估计顾念都不用他看了。

    “药我已经拿了一些过来,不过暂时的还是要先看看她怎么样再看该怎么吃吧。”

    见沈寒越如此担忧的样子,他也收起了一副不正经的样子。

    同时对传说中把沈寒越的心抓的死死的顾念,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沈寒越不信任的眼神朝着对方看了过来,虽然如此,但还是带着他朝着卧室走去。

    从本家搬出来之后,沈寒越就很少跟本家的人联系了,包括医生,直到奶奶去世之后。

    “没什么大事,只是扁桃体有点发炎,开点药休息一下就可以了,尽量让她多喝点开水。”

    交代完这些后,还拿出了好些药交给沈寒越。

    “这会不会太多了一点?”

    看着手上最起码有四五种药,沈寒越看着都觉得头晕,。

    尤其是听到对方说的一大堆的食用时间,还有用量什么。

    扫了一眼沈寒越,把最后一味药递到沈寒越的手中,然后指了指。

    “这边这三种是给她吃的,这边的两种是给你吃的。”

    “我又没有病,干嘛给我开药,你是庸医吗?”

    沈寒越扫了扫据说是自己的药,脸上满满的全是对马天宇的不信任。

    自己的医术得到了质疑,马天宇额头的青筋直跳。

    要不是这家伙该死的是自己的赞助者,他真想一巴掌打他脸上去。

    “你去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你应该很多天没有好好休息了吧,再这样下去,等她病好了,你也该挂了,趁这个时候不如一起好好的休息一下。”

    马天宇的话说的没错,沈寒越现在的脸色确实不怎么好看。

    “我知道了,还有什么事吗?没什么事的话,你就走吧。”

    对于马天宇的医术,他还是信任的,既然马天宇说没什么大。

    吃点药睡一觉就会好的话,那他也就没有留马天宇的必要了。

    “额,你这过河拆桥,拆的会不会太快了一点?”

    自己这一进来连杯水都还没有喝,就要被赶走的意思吗?

    “你刚刚不是还在说,待会回去你们院长会教训你,你现在赶回去的话,应该没有人会注意到吧,毕竟现在还属于午休时间。”

    沈寒越说的很对,没有错,正是因为这样,马天宇更加的咬牙切齿。

    这段时间他都没有好好的休息,院长那个女人简直就是把他当成畜生来使用。

    本来还想着趁这个时候好好的偷会懒的,不过看沈寒越这个样子。

    根本就没有要帮自己掩饰的意思。

    “额……”

    还想说点什么,不让自己最后变成凄惨的样子,结果,沈寒越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

    “你还是快点离开吧,不然到时候你们那个母老虎院长我可受不了。”

    一边说,沈寒越还一边不停的推着马天宇,行为非常之幼稚。

    马天宇很想鄙视之,可是对方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啊。

    “啪!”

    一把推出去之后,还不忘把门给关上了。

    愣愣的看着紧闭的房门,马天宇有一瞬间的呆愣,还有些没有从现实中反应过来。

    “沈寒越,你小子有种,下次再叫我,我绝对不会再来了,真的是太过分了!”

    一边想一边愤愤不平,这家伙真的是除了长相跟有钱之外,一无是处。

    可是就是有那么多的女人喜欢他,包括自己那个母老虎院长,明明自己要比那家伙帅气有用多了。

    只可惜,女人全都被沈寒越那张脸给骗了。

    想到这里,马天宇就一脸的沮丧,长了一张娃娃脸,让人觉得没有安全感。

    这是他的错吗?

    还在神游太虚的时候,电话响起了,看也没看就接起了电话。

    “马天宇!你个混蛋,马上就要有手术了,你给我跑到哪里去了!”

    电话的那头传来一声巨大的咆哮,赶紧把电话移开了一些,然后看到来电显示上面。

    显示的:母老虎。

    等对面的人终于冷静下来,不再对着电话咆哮了,马天宇才心有余悸的说自己马上就回来。

    挂了电话后,恨恨的看了一眼沈寒越的房门,才转身离开。

    房间里,沈寒越把碍事的家伙给赶走后,帮顾念把身上的衣服给换了。

    这期间顾念就像是一个洋娃娃一样,他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听话的不像话。

    “来,把药给吃了,再睡吧。”

    轻扶起顾念,然后把药跟水都一一的摆在了她的面前,就着沈寒越的手。

    把药给吃了下去。

    唇在无意识的碰到手心的时候,沈寒越身体一震,要不是知道顾念在生病。

    他都要以为她是故意的了,实在是刚刚的那一下,太过色情了。

    舌头居然在他的掌心饶了一圈,带起了丝丝粘滑的触感。

    吃了药之后,顾念就睡的更加死了,沈寒越叫了她好几声都没有反应。

    从马天宇带来的那一包药里面,找到了降温贴,撕开其中一包给顾念贴在额头上。

    做完这一切后,看着顾念像个孩子一样的睡颜,轻轻的朝着顾念的唇瓣亲了一下。

    像是感觉到嘴唇上的触感,很不舒服,顾念歪了歪脑袋,朝着被子里缩了缩。

    同时还不忘拱了拱被子,那可爱的样子,更是让沈寒越爱不释手了。

    不过好在他还能克制,再站在床边看了一会顾念的睡颜,想起之前马天宇说的。

    “你也可以趁着这个时候好好的休息一下。”

    这个时候不就正是光明正大翘班不去,在家陪老婆睡觉的好时候吗?

    到时候就算是顾念醒来了,应该也不会对自己冷目相向。

    一想到能够看着顾念的睡脸醒来,沈寒越就全身的细胞都在咆哮。

    急哄哄的往浴室去,好好的冲了一个澡。

    确认自已全身香喷喷的了,才钻进了顾念的被窝之中。

    顾念的身体还有些发热,沈寒越一进去。

    像是感觉到了冷源一样,顾念自动的把手臂环到了沈寒越的腰间,这一动作,差点没让沈寒越欣喜若狂。

    不过好在沈寒越的自制力很好,知道顾念是因为身上不舒服才会这样的。

    把她身上的被子拢了拢,然后轻轻的帮顾念调整了一个舒服一点姿势之后。

    沈寒越看着顾念的睡颜,然后慢慢的自己也陷入了沉睡之中。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身边的顾念还没有醒。

    轻手轻脚的起身,看了看时间,还是下午四点的样子。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