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四章 智商是硬伤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7:23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从沈君美那里出来后,沈寒越就有些后悔了,明明知道许慧是别有用心的。

    他居然还放任沈君美跟那个女人接触,自己真的是脑袋进水了。

    这也不能怪沈寒越,谁让顾念自从上个星期从顾家的岛屿回去后,就一直都没有让自己碰。

    这积压过多的压力,没有得到发泄,人的大脑都变得有些混沌了。

    想到今天就是沈君美出院的日子,沈寒越想了想还是拨打了一个电话。

    “是我,一定要看紧了,不要跟丢了。”

    “对,不要让她发觉了。”

    挂断电话后,沈寒越掏出烟,他已经很久没有抽过了。

    但是现在若是不用这样的方式发泄一下的话……

    轻轻的吐出一个烟圈,沈寒越觉得那些让自己疲劳的东西都随着那些烟雾消散了。

    领带随意的挂在脖子上,衬衣上面的扣子也松掉了好几个,露出一大片的肌肤,胸膛上面一片光滑,但是却也能够从中看出肌肉的力量。

    顾念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被烟雾缭绕的沈寒越,有些冷漠。

    像是俯瞰大地的帝王一般,而她却如同落入尘埃的那枚微不足道的沙子。

    这样的沈寒越,让顾念有种窒息的感觉,不敢去碰触。

    “啪嗒!”

    听到关门声,一直都站在落地窗前。

    朝着外面看的沈寒越终于回过神来,意识到顾念回来了。

    看着顾念进来后换了鞋子,然后身上厚重的大衣脱了下来,露出她娇小的身形。

    “你回来了!”

    “嗯,你怎么不开灯。”

    顾念不喜欢刚刚那个样子的沈寒越,总觉得那样的沈寒越,离她好远。

    打开电源,房间马上就灯火通明了,看着沈寒越裸露在外面的肌肉。

    顾念嘴角抽了抽,有些害羞的别过头去。

    这个人总是这样,就算是在家里,也不应该如此的随意,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转过身,不去看沈寒越,而沈寒越见顾念忽然背对着自己。

    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烟,以为顾念是不喜欢自己抽烟。

    赶紧掐掉了烟,然后对着顾念说着抱歉。

    然而却并没有得到对方的回答,抬头看去,顾念早已不在原地。

    时间不早了,顾念今天在外面跑了一天,很累了,再加上她生理期,本来就会痛。

    就更累了,整个人都快要散架了。

    “记者,真不是人干的活,编辑这简直就是把我当男人在使啊!”

    一边抱怨一边不停的揉着自己的腰,知道沈寒越在外面,顾念还特意把门给反锁了。

    因为担心那只总是用下半身来思考问题的家伙,到时候会对自己不利。

    所以这几天不舒服的日子里,顾念都是跟沈寒越分房睡的。

    虽然他们很早之前就都是分床睡的,可是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慢慢的他们就变成了两个人一起睡,甚至她还习惯了这样的模式。

    果然习惯什么的,是最恐怖的东西。

    稍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顾念就忍不住要打瞌睡了,平时的时候这个时间她都已经睡了。

    顾念不像现在外面大部分的年轻人,喜欢晚上出去玩,顾念总是很按时的睡觉起床。

    总是有一套她自己的生活起居时间。

    而站在外面的沈寒越,叹了一口气,这几天顾念防他就像防狼一样。

    而且两人都很忙,每次见面都是匆匆忙忙的。

    就像刚才那样。

    看着空荡荡的客厅,房间里还残留着一丝属于顾念的味道。

    衣架上还挂着顾念放着的衣服,看着看着,沈寒越像是不受自己的控制一般。

    走到了那挂着的外套前,然后他就像是一个变态一样,拿着顾念的外套放在自己的鼻尖。

    “顾念……”

    那种熟悉的味道,让他身心舒畅。

    但是这样的行为,若是让外面的人看到的话,一定会大跌眼镜。

    “天啊,我这到底是在做什么啊!”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沈寒越羞的恨不得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更可耻的是,仅仅是闻到了大衣上,顾念残留的味道,他就硬了……

    不知道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沈寒越才把那衣服给重新挂了上去。

    当尝到了绝顶的美味,那么整个舌尖都会强烈的渴望。

    这是一种本能,而顾念,对沈寒越来说,就是那白尝不厌的绝顶美味。

    是谁,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

    在房间里洗了个澡,把身体上的**给压下去,然后简单的处理了一些带回来的文件。

    等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之后,就那样静静的看着房门,从顾念进去已经三个小时了。

    从顾念以前的习惯来算,现在顾念肯定已经睡下了。

    一直都站在门口像是雕像一样的沈寒越,开始移动了。

    把电源的开关关掉,整个房间都处在黑暗之中。

    黑暗中,只有月光照射进来的房间里,空荡荡的,有一个人影摸索着。

    明明客厅里,除了沈寒越一个人都没有,他却还是要把灯给关了才能安心。

    毕竟这种事情,做起来还是有点抵触心理的,虽然是在自己家里。

    像是翻找什么东西,不过声音很轻,怕惊扰了谁的样子。

    “啊,就是这个。”

    压抑的欢呼声,手中小小的东西在月光的照射下,有点发光。

    细看的话,能够发现,那是一把钥匙,还是一把备用钥匙。

    然后就看到黑影动作迅速,呼吸急促的朝着其中一扇房门前站立着。

    “咔嗒!”

    小心翼翼的开锁声响起,对方心中的喜悦不言而喻。

    然后抬头朝着房间里看去,那里有着他一直渴望的东西。

    床头的灯开着,温柔的灯光照射在熟睡的顾念的脸上。

    美好的,让好不容易进到房间里的沈寒越踟蹰不前。

    脸上露出的宠溺之色,是谁都没有看到的,眼中的深情,能让人沉沦其中而无法自拔。

    轻抚着顾念的睡脸,像是对待易碎的宝物一般。

    然后轻轻的躺在顾念的一侧,小心翼翼的把对方抱入怀中。

    接触到温暖的顾念,就算是在睡梦中也依着本能冲着热源移动。

    吓得沈寒越僵直了身体,以为顾念醒来了,不过等了一会看样子是没有醒。

    只是无意识的动作而已,顾念主动的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后,才不再动。

    这一晚对沈寒越来说既甜蜜又痛苦,美人在怀,可是他却什么都不能做。

    稍微的移动了下自己的腰部,顾念圆滚滚的屁股正好对着自己胯间。

    这样下去非常的危险,他本来就对顾念的渴望超乎想象。

    现在更是要克制好自己,不然的话到时候难过的是自己。

    在这痛苦又甜蜜的感觉中,沈寒越总算是睡着了。

    **

    “唔……”

    顾念揉了揉自己的头,昨晚她太累了。

    很晚才回来,然后一回来就看到沈寒越站在落地窗前抽烟。

    回想着之前看到的那一幕,那种像是与黑夜融为一体的美景,让顾念的心口一紧。

    “我在想什么啊!”

    掀开被子,手扶着床的边沿,然后起身。

    触手是温热的,顾念脸上一片茫然,她应该没有睡这边才对,可是这边温热的感觉明明那么的真实。

    想到昨晚自己开始睡得很不舒服,后来腰间有什么帮自己揉着好了不少。

    她才能安然的真正的入睡,是的,这段时间顾念生理期到了。

    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她的生理期就很不稳定,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

    虽然有了好转,可是想要立刻恢复正常是不太可能的了。

    每次生理期到来的时候,她就会痛的死去活来。

    开始的时候还能够用止痛药抑制,到现在止痛药已经没有用了。

    身体也像是习惯了那种疼痛,白天工作的时候,也会忽略掉。

    但是夜晚,每当入睡的时候,这就成了一种折磨。

    但是昨晚……

    扫了一眼那正好落在枕头上的短发,顾念捡起短发,一看就知道是沈寒越的。

    只有他的短发是那么的粗有硬直。

    “啊,大早上的,我在想什么!”

    把手中的头发丢在地上,然后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因为头发而联想到了什么的顾念,脸颊发烫。

    而这边沈寒越已经收拾停当在办公室里了,看着手中的文件,满意的笑了。

    顾瑾寒的行动就是这么的快,而且做事也是那么的有效率。

    不仅把人给他揪了出来,还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把对方手中的文件给他弄了回来。

    打开电脑看着那一排排的数据终于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沈寒越由衷的松了一口气。

    “总裁,公司的股票已经开始回涨了。”

    秘书一脸开心的从门口冲了进来,看着一脸喜形于色的秘书,沈寒越由衷的笑了笑。

    只是……

    “要我说多少遍,进门的时候要敲门!”

    扶着额头,看着对自己忠心耿耿的秘书,办事能力外貌长相都不错。

    可是这有时候喜形于色的性格,却怎么都改不掉,尤其是一高兴起来就忘乎所以这一点。

    想到顾瑾寒手下的那些人,沈寒越各种羡慕嫉妒恨,但是他却并没有要占为己有的欲念。

    反正这些人都是自己大舅子的人,到时候他需要的话还不是照样能够拜托。

    沈寒越完全忘记了他还要给对方好处的事情。

    “真,真的是非常抱歉,总,总裁,那要是没事的话,我就下下去忙了。”

    缩着身子,恨不得沈寒越没有看到自己的样子。

    这段时间,就算是好消息,都很难看到总裁的笑脸,谁都看的出来,总裁在欲求不满。

    说不出还不一定有谁相信,堂堂沈家大少爷,居然会欲求不满。

    关于这点,沈家下属的职员们都对那个传说中的少夫人,各种猜想了。

    能够把总裁这样高冷的人管的死死的,足见对方的手段有多高明了。

    只是,若是让顾念听到下面的人对沈寒越的评价,高冷,估计顾念能够笑醒。

    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了沈寒越独自一人,把沈君美捅下的娄子解决好了。

    沈寒越也松了一口气。

    沈君美没有那个头脑,却要学别人去炒股。

    最后居然还把自己当初送她的那百分之二的股份给抵押了。

    有时候真想打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都塞满了棉花。

    但是,不管怎么样,沈君美都是自己的妹妹,闯下的祸,他这个做哥哥的都要帮忙收拾。

    只是当有一天,这祸,闯的连他都护不住的时候该怎么办呢?

    “怎么?这是睁着眼睛就睡着了吗?”

    戏虐的声音响起,听到这个声音,沈寒越皱了皱眉。

    虽然之前的事情是拖他的福,可是不管怎么样,果然,两人还是还是互看不顺眼啊。

    顾瑾寒今天一早就来问沈寒越讨他该有的那份报酬了,本来就对自己当初只要一瓶酒而懊悔了。

    现在,更是,想要来看看有没有能够捉弄沈寒越的。

    他可不想就那么简单的,让沈寒越度过难关啊,虽然他并不觉得这对沈寒越来说是难关。

    “这不是顾大少嘛,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来也不说一声,不然我也好去接你啊。”

    客套的话,一溜串的就从嘴里出来了,看着沈寒越那虚伪的样子,顾瑾寒嘴角抽搐。

    “说人话!别在这里给装!”

    想要上前踹沈寒越一脚,这家伙太欠扁了,得了便宜还卖乖。

    自己都上门来讨了,不主动的乖乖交出来就算了,居然还在这里跟自己打马虎眼。

    看顾瑾寒一副讨债人的样子,沈寒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调整好自己的姿态。

    “酒,早就为你准备好了,现在就可以帮你端上来。”

    说完,就看到沈寒越往办公室的最里面走去,那里有一件休息室。

    是沈寒越工作的太晚或者太累的时候,休息用的。

    顾瑾寒等了一会,然后就看到沈寒越从里面端出来一杯红酒。

    从酒的味道来看,是顶级的好酒,这么远他都已经闻到了那醇厚的味道。

    红酒就是越醇厚越香甜。

    从色泽上来看,就像是红宝石一样诱人。

    只是看着面前这一杯,顾瑾寒有些呆愣。

    “我们说好的应该是一瓶吧?你这一杯是什么意思?”

    虽然这一杯红酒,从各方面说都是一杯不错的酒。

    可是他手下忙碌了好几天的结果只值这么一小杯红酒,这也太好笑了吧。

    举起手中的红酒,沈寒越拿着红酒在顾瑾寒的鼻尖饶了一圈。

    然后又放在自己的鼻尖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然后一脸的陶醉之色。

    “味道是很不错,可是,这味道比起真正的罗曼丽·康帝要淡上许多,你该不会拿了杯假酒来骗我吧。”

    顾瑾寒紧盯着沈寒越,只要沈寒越的表情有一丝的不自然,他都会发现。

    顾瑾寒自然是分辨不出真假的,只是故意这样炸一炸沈寒越罢了。

    然而,沈寒越哪里是那么容易被炸到的,别说那杯就是真正的罗曼丽·康帝,就算不是真的,他也是不会露出任何有破绽的表情的。

    至于顾瑾寒说的味道变淡,不过是之前的时候沈寒越开了那瓶酒。

    虽然有大半被顾念海饮了,但还是剩了一些,酒本身就很名贵,在沈寒越没有说丢之前。

    酒店方面是不会把他寄放的红酒给丢弃的,所以这剩余的一些才得以保存。

    不过这他是不会对顾瑾寒说的,要是被顾瑾寒知道,自己拿喝剩下的酒给他。

    估计下次再想要他帮忙的话,肯定会很困难。

    “你尝尝不就知道,只是闻闻,怎么能够感受到真正的罗曼丽·康帝呢。”

    伸出手,把那杯红酒递到了顾瑾寒的面前,他只要一伸手就能够尝到。

    犹豫了一下,不过看沈寒越如此有信心的份上,顾瑾寒接过了那杯红酒。

    红酒入口的香甜甘醇,让顾瑾寒有一瞬间的失神。

    看着跟顾念当初初尝那酒时的表情一模一样,沈寒越忽然觉得顾瑾寒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怎么样?很不错吧?这酒哦可是花了很大的功夫才得来的。”

    从心里接受了顾瑾寒,在态度上也就随意了不少,随意的坐在顾瑾寒的旁边的沙发上。

    背也放松的倚靠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显得懒洋洋的。

    “先不说这酒如何,就光是这方式是不对的吧,我们当初可是说好了,是一瓶的哦,你现在拿出来一杯是什么意思?难道剩下的你还想藏私不成?”

    尝到了味道,顾瑾寒,哪里舍得把手中的红酒放手。

    但是该讨论的事情还是要说的,该他得得东西,他可都是要一分不少的拿到的啊。

    “哦?可是我记得,你当初只是让我弄到罗曼丽·康帝,并没有说是什么形式,就算我弄来的是一滴,那也是我遵守了承诺。”

    沈寒越不紧不慢的回复到,显然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说词。

    不管对方说什么都是无法说的过他的。

    “好,这件事,我们暂时不讨论,我们来说一下卡洛那边的消息吧。”

    知道自己说不过沈寒越,更不要说自己当初的时候没有礼字据什么的,就已经很失策了。

    顾瑾寒放下手中的红酒,私事说完了,那么就来说说正事了。

    一听到顾瑾寒提到卡洛,沈寒越连身子都坐正了。

    对于这个家伙,当初也只是见过两面,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很不好。

    明明年纪大不到哪里去,可是眼底那肃杀之意却浓厚无比。

    那家伙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他的手里。

    秦幕那个家伙不知道捡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在养。

    顾瑾寒也对这个叫卡洛的人,印象很不好,潜意识里就觉得这是一个危险的人。

    “我这边的情况你也应该知道,在收集情报这一块,哪里能够跟你的人比。”

    沈寒越这话不是恭维,而是事实,顾瑾寒不知道从哪里招募来的人。

    各色各样的人都有,还都是各个领域都非常出色的。

    真是让人羡慕,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垂涎着这家伙的势力。

    “看来,你还挺有自知之明,只是这一次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大概是没有想到顾瑾寒会这样说,沈寒越有些惊讶。

    “没有找到任何有关联的公司企业?”

    当然,卡洛是不可能没有公司企业的,他们的那些钱来历不明,必须需要这些公司来洗钱。

    所以就只有一个可能,是对方那边的防备太过森严了。

    “那倒不至于,还是查到了一家公司的,但是资料不够明确,所以大概需要你的帮助了。”

    顾瑾寒看沈寒越好像是误会了什么的样子,赶紧补充道。

    刚刚还在沉思,要是没有办法找到卡洛洗钱的那家公司的话,该怎么办。

    结果自己白担心了,明明就已经查出来了。

    也没有心情生气顾瑾寒这捉弄自己的举动,而是伸手拿过顾瑾寒递过来的公司。

    看了眼那份资料,这是一家规模一般大小的生产公司,一般很少有人会用这种公司洗钱。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问题,但是这上面的账单却有些问题,你看这里,这个数字对于一家规模只算中等生产公司不是一般的大啊。”

    沈寒越看向顾瑾寒指的那个地方,确实如顾瑾寒说的那样。

    还有很多像是刚才那样的地方,而能够肯定这点的不仅仅是指这点。

    这里面居然有一个管事的名字让顾瑾寒起了兴趣。

    秦幕!

    财政总监!

    如果这不是重名的话,那么这家公司就很有可能是真的在给卡洛的恐怖组织洗钱。

    “这个财政总监,很少出现在工厂,每个月听说也就出现个一两次而已,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无法确定这人到底是不是那个秦幕。”

    有了目标,那其他的东西也就比较随便了。

    “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吧,你再找找看卡洛的老巢,或者是他的政敌,恐怖组织什么的,也是会有分歧的。”

    “这是当然。”

    沈寒越笑的意味深长,顾瑾寒却能够领会,同时也回以一个同样的笑容。

    两人很愉快的讨论着,卡洛的防备太森严了。

    “既然从外部很难入侵,那我们就让他们自己从内部瓦解。”

    刚刚顾瑾寒说他试着让人探进卡洛组织的内部,可是却一直都只是在边缘徘徊。

    没有办法接触到核心,又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最后还是沈寒越露出一抹幽暗的笑容,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对沈寒越这个说法很感兴趣,顾瑾寒低着头,等着沈寒越的详细说明。

    “其实很简单,不管是什么地方,只要有人在,就有矛盾,就有争执,我们只要利用这一点,一步步让他们自己从内部瓦解,到时候别说是卡洛了,整个卡洛所仰仗的阻止也能够收拾的干干净净。”

    虽然沈寒越没有很详细的说该怎么做,但是顾瑾寒已经能够从这话里感受到那股破坏力了。

    不管是多么强大的敌人,他们若是不团结的话,那等待他们的就是毁灭。

    “没想到你还有这一面啊,果然够腹黑!”

    对于顾瑾寒这不知褒贬的含义,沈寒越表示欣然接受。

    “时间也差不多了,要不要一起吃个中饭?”

    今天一个上午的讨论让顾瑾寒再一次重新认识了沈寒越,也有些从心里欣赏沈寒越。

    同时知道了为何他一个人能够好好的把沈家这么大的家业管理的条条有理。

    “不了,我想待会去接顾念,然后跟顾念一起去吃法国大餐,位置我都已经定好了,米其林三星餐厅。”

    挥了挥手,沈寒越很自然的就把顾大少难得的邀约给推掉了,就算是被人推拒了。

    顾瑾寒也无法生气起来,妹妹的老公重视妹妹,这对于哥哥来说是最好的安慰了。

    可是为什么他会有种抑郁的感觉,果然他也很想有个人陪。

    秀恩爱什么的,最讨厌了!

    送了顾瑾寒下去后,沈寒越看了看时间,还有点时间才到顾念下班的时间。

    文件也还有一些没有处理完,于是沈寒越又回到了办公室打算稍微的处理一下。

    **

    许慧和沈君美来到了一个环境要优美的咖啡厅,她们缓步走进了卡座。

    “住院这么久,想必你很想好好吃点东西了吧。”

    许慧大献殷勤,把菜单递给了沈君美。

    “随便吧,好吃的也不过就是那样,什么没吃过。”

    沈君美无论何时都不忘记炫耀自己的地位。

    许慧从心里鄙视了沈君美一把,但是面上却不漏一丝端倪。

    “你在医院受罪了这么久,顾念可是逍遥快活。”

    “你好端端的,提她干什么,白白浪费心情。”

    沈君美一下就耷拉下了脸面,好像吞咽了一只苍蝇一样,可想顾念在她心中如同毒瘤一样。

    “好好好,我不提他,只是她的所作所为简直让我不能忍,真想做点什么出口气。”

    许慧很满意见到沈君美这样的表情,她这样的表情就代表她心中对顾念充满着仇恨。

    “我也气啊,但是我们又能做什么,她现在人在巴黎。”

    “在巴黎也可以叫回来啊。”

    许慧对沈君美的思维也是无语了。

    “难道你真的想让她受点教训吗?你没跟我开玩笑?”

    沈君美有些吃惊,她对整治顾念都有些迫不及待,现在找到同盟并且付诸行动,多少还是有些激动的。

    “谁跟你开玩笑了,难道你不想吗,我可是做梦都想让她出点丑!”

    “我也想啊,但是我没有办法啊。”

    沈君美有些弱弱,这让她觉得很丢面子,但是确实事实。

    “我可以想办法啊!这个世界有钱能使鬼推磨,难道你不知道吗?”

    “什么办法?”

    智商,这是智商上的硬伤,许慧只能在心中深深呼吸。

    许慧耐心的继续和沈君美解释。

    “你知道城东的废弃大楼吗?”

    “知道啊,那不是一家开发商没有流动资金了,索性携款玩失踪嘛,这个跟那个有什么关系。”

    沈君美不知道许慧这忽然说着说着就提到废弃大楼是什么意思,一脸茫然的看着许慧。

    “那里没有什么人,你说要是有人不小心在那里碰到了什么不好的人,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是不是也不会被人给发现?”

    许慧一边说一边满脸兴奋的看着沈君美,那样子就好像是已经看到了顾念已经被这样那样了。

    然而,等她抬起头看向沈君美,等着沈君美接下来说的时候。

    却只看到沈君美继续一脸茫然的样子。

    眼角的眉毛抽了抽,强忍着想要怒骂的冲动,许慧只好把话给挑明了来说。

    “我们可以把顾念约到那里,我们在请几个人过来,对她羞辱一番。”

    “啊?”

    沈君美没有想到,许慧的意思居然是这样的,一时间惊讶的看着她。

    见许慧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沈君美有些犹豫。

    “这样好吗?毕竟顾念的背景可是不容小觑。”

    沈君美突然有些胆怯,尤其是她哥的态度,她是想把顾念赶出沈家,可是……

    她还记得当初,他哥朝着她向她发火的样子,她不认为她有那个胆量承受第二次。

    “怎么?你怕了?”

    看着沈君美那窝囊的样子,许慧就不打一处来。

    搞不清楚,明明那么完美的沈寒越为什么会有一个这么愚蠢没有脑子的妹妹。

    见许慧有些不耐烦,甚至有些看轻自己的意思,沈君美的那股傻气又冒了出来。

    “不是,我只是觉得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她只是想要顾念离开而已,能够不做让她哥生气的事情,沈君美还是想要选择和平点的方式。

    “你什么时候对她那么好了。”

    平时的时候,总是说有多恨顾念,有多么想要把顾念怎么怎么样。

    可是到了紧要关头的时候,却表现出这样来,许慧的耐心快要消耗殆尽了。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等她到了发现是我们用计,她会不会报警啊或者之后告诉他家人?”

    进许慧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虽然有些不高兴。

    但是想到自己之前的时候在许慧的面前表现的那么讨厌顾念,现在许慧帮自己想到了办法。

    自己却在这里犹豫不决,忽然觉得自己很不自在。

    于是便开口反驳了许慧的话,结果说完后,她就后悔了。

    “你傻啊,我们只是羞辱一下她拿她出气,又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她就算想报复也没有证据啊。”

    许慧的样子看上去不像是要对顾念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说的很对,不过是羞辱一下而已。

    到时候只要顾念不敢说出去的话,到时候就算是哥哥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这样一想,沈君美觉得豁然开朗了。

    “也对,但是我们怎么才能让她乖乖的去呢?”

    在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她都已经把方法都说了出来了。

    可是却连这样的具体的事情都要问她,对于沈君美这样的没大脑,许慧表示有经充领教过了。

    “你可以联系她,至于理由就编一个呗,找那种能撬动她好奇心和她喜欢的东西的理由,我想她也不会拒绝的。”

    想了想,许慧开口解释着,同时还不忘用沈君美容易懂的说词来说。

    她当心这个人,到时候连着都不清楚。

    “到时候她好奇心一起来,她想不来都难。”

    沈君美已经忘记了刚才她的担心了,已经沉浸到了她看见顾念跪在她面前求饶的样子。

    “到时候我们可以在一旁好好的欣赏一下她被人羞辱的画面,我想那个滋味肯定很解气很过瘾。”

    许慧光想想就觉得很舒坦,这么久以来不管是什么,她顾念都压她一头。

    她做梦都希望能有一天亲眼看着顾念在她的面前被羞辱,被践踏!

    这顿饭,就在沈君美和许慧两个人愉快的交谈中度过。

    **

    好不容易摆脱了被监视的时间,今天原本不管她做什么。

    都会跟在自己身后的保镖二人组居然都不在。

    这两人接到个电话,脸色变了变,后来来询问了顾念后,才离开的。

    只是在离开的时候很不放心。

    “大小姐,一定不要到处乱跑,就呆在这个地方就好,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对于一向以跟在她身边为最首要任务的两人,这才居然会主动的离开。

    对于这点,顾念还挺好奇的,于是便多嘴问了问。

    最后没有想到是相亲,看着因为说出这件事而脸色泛红的两人。

    顾念觉得很好玩,现在居然还真的有人相亲!

    不过想到自己当初要是没有遇到沈寒越,自己说不定也是要相亲的吧!

    这个想法要是被世人知道了,不得被唾弃死。

    这顾家的大小姐都需要相亲的话,那平凡人不都得跪舔老天爷的鞋跟才能求得因缘了?

    “我知道了,你们去吧。”

    最后,顾念自然是答应了会好好的呆在这里,只是到时候能呆多久就不知道了。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那恍惚雀跃的样子,让顾念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啊,接下来,我该做些什么呢?”

    打开书,还有电脑,上网东查查西看看,希望能够找到点什么启发。

    顾念还想怎么好好消费没有沈寒越注视的时间,是努力的工作还是好好的消遣娱乐一下。

    在这个时候电话就不期而遇的响起。

    来电显示的是沈君美的名字,顾念的好心情一下就被打破了,她顺手就将手机扔一边了。

    但是无奈这次沈君美似乎是铁了心要和顾念说话,电话铃声一直不断的响起。

    顾念没办法,只好接了起来。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不认为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说的。”

    “你吃火药啦,你以为我想给你打电话吗?说的好像我多想跟你废话一样。”

    沈君美怎么能容忍顾念先对她抱怨,火气蹭蹭的就只窜头顶,恨不得立马摔了手机。

    “既然你自己都不想和我说话,你还打什么电话,我挂了!”

    顾念懒得和她废话,正准备挂电话。

    “喂,你别不识好歹,这个电话可是我哥哥让我打给你的,你爱听不听。”

    沈君美快气死了,但是却不得不继续说下去,这对她的忍耐简直是一种煎熬。

    “我丈夫有什么事难道不会自己给我打电话,非得要你来传达吗?我觉得我跟我丈夫的关系可没有那么恶劣。”

    顾念转念一想,索性来个恶作剧恶心一下沈君美,谁让她平时总是和自己对着干。

    果然,在沈君美听见顾念如此甜蜜的称呼沈寒越的时候,简直不敢置信的把手机拿起来就要摔出去。

    顾念似乎能知道沈君美现在的表情,也不多说,就静静等着那不出预料的嘟嘟声。

    但是这次却出乎了顾念的预料。

    电话里久久的静默,她忍不住出声:“喂?”

    “喂什么喂,你以为我会生气是吗,我才不会那么愚蠢如你的意呢。”

    沈君美的话要一出,顾念几乎要笑出声来,她心里可一直都不认为沈君美有多么的明智。

    “这的确是有点超乎我对你的认识,有点不像你的作为了。”

    “你以为你多了解我,我懒得跟你废话,我哥哥让你回来。”

    顾念听到是沈寒越让自己回去,有些奇怪,自己今天才来这里,刚想着要去看看俞北呢。

    不过想到沈寒越对自己的监视,肯定是在她不知道的地方有人看着她吧。

    亏她还以为自己现在是自由的呢。

    “让我回去干什么,我要在这里照顾俞北哥哥,他知道的。”

    又是俞北,沈君美都快要咬牙切齿了。

    她顾念对赖上了哥哥,又对俞北黏糊的要命,祸水!妖精!

    “我才不管你是在那里照顾俞北还是在那里勾搭别人,反正我就是传话的。”

    “我哥哥安排了一个惊喜说要送给你,但是直接跟你说明就不叫惊喜,所有让我转述给你。”

    “心意是我哥哥的,安排也是他定的,你自己看着办。”

    沈君美无法再继续对顾念好语气了,一口气,把之前就背好的台词一古脑的说了出来。

    因为俞北,原本对许慧提议的那件事她还有些犹豫的,现在是丝毫都没有那种感觉了。

    “我考虑一下吧。”

    顾念说完就挂了。

    顾念仔细回想沈君美的话,虽然觉得莫名其妙。

    也不知道沈寒越为什么这样安排,为什么不直接联系自己。

    但是就像沈君美说的,如果安排的是一个惊喜说出来也就没意思了。

    “想不到他回去之后还打算偷偷的浪漫要一次。”

    顾念心里越想心里就越甜蜜,刚才和沈君美闹的不愉快也就烟消云散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