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三章 抽疯的沈君美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7:19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最后,沈寒越也没能跟顾念的同事们一同用个餐,不过这倒是让顾念松了一口气。

    毕竟之前的时候,她都没有跟公司的人说过,关于她的事情。

    这要是现在忽然把沈寒越这么一位大神带到他们面前的话,估计肯定会引起很大的骚动。

    沈寒越是接了一个电话后,离开的。

    不过,还是把顾念送到了公司楼下,目送着顾念进去后才离开。

    “怎么了?”

    听完电话那头的话,沈寒越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扯了扯领带。

    紧扣的领带让他有些窒息,他需要这样松一口气。

    抬头看了一眼天上不知何时出现的月亮,沈寒越的眼神愈发的冷漠。

    转身上了车,一路狂飙,在最快的时间里,回到了沈氏大楼。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把西装外套脱下来,递给站在门口的人。

    熟练的接过沈寒越的西装,然后站到沈寒越的身边。

    推了推自己的眼睛,开始向沈寒越报告这次的事情。

    “从下面的人回报说,这件事大小姐也参与了,不过看样子大小姐应该是被骗了,但是看样子大小姐现在应该还不知道。”

    沈寒越揉了揉额头,他当然知道这件事君美是被骗的。

    就他妹妹那个脑袋,虽然不怎么聪明,但是还是分得清孰亲孰疏的。

    但是现在问题不是君美是不是被骗,而是现在他们沈家损失的这百分之二的股份该怎么拿回来。

    “现在那边的人也还没有动作,若是有办法的话,可以让对方那边先把这边的股份抛出然后我们再收购回来就好了,问题就是对方现在持有着,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眼镜男再一次推了推自己的眼睛,露出严谨的表情,向沈寒越建议着。

    被对方这么一说,沈寒越倒是想到了什么。

    他们现在最被动的,不就是不知道对方是谁,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但在找人这一方面来说,有个人,肯定是其中翘楚。

    想通了的沈寒越,一扫刚才的萎靡,站起来走到办公桌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

    “是我。”

    简单明了,很有沈寒越的处事风格。

    电话那头,顾瑾寒看了看电话,想到之前叫他大舅子时沈寒越的表情。

    跟现在这个,打电话过来开场白只有两个字的家伙,真的是一个人吗?

    顾瑾寒不禁在心里这样暗想着。

    “怎么了?什么事情居然劳动沈大少主动打电话给我。”

    摇动着手中的酒杯,红色的液体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夺目。

    顾瑾寒不紧不慢的对沈寒越说着,然后轻抿了一口红酒。

    味道有些酸涩,明明看上去很可口,味道闻起来却不尽人意。

    放下手中的酒杯,专心的听着电话那头沈寒越跟他说的事情。

    “我了解了,你是想让我帮你把人给揪出来对吧?”

    依旧是不温不火的语调,让给人听不出他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沈寒越这边等的焦急,但这跟顾瑾寒没有任何的关系,放下酒杯后的他。

    视线开始朝着摆放着红酒的酒架上,虽然对红酒有喜好,可是却总是挑不到自己喜欢的。

    这点让顾瑾寒有些郁闷。

    “你说个条件吧!”

    虽然很不想这样说,但是现在自己是有求于对方,沈寒越只得放低姿态。

    “哦?”

    刚刚还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沈寒越一说出可以提条件,顾瑾寒就来了精神。

    那边沈寒越倒是送了一口气,丝毫不担心顾瑾寒狮子大开口,他这边无法满足。

    别以为沈寒越这么容易就妥协,他精着呢,想着,自己好歹是顾瑾寒的妹夫。

    到时候就算是无法达到对方的要求,应该也能,好好说。

    只是他忘了,顾瑾寒现在还没有把他这个妹夫放在眼里。

    “既然你都这么诚恳的求我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帮你一把吧,不过你要帮我找一下罗曼丽·康帝吧,听说这酒可是有钱都买不到呢。”

    这个要求,都可以称得上是刁难了。

    就连顾瑾寒自己都没有得到的酒,沈寒越当然也是没有的。

    当然,这不过是顾瑾寒一厢情愿的想法。

    实际上,沈寒越不仅有,还在不久之前给顾念给狼饮了。

    但,这些,顾瑾寒都不知道。

    在感觉到自己提出这个条件后,电话那头明显沉默了的时候,顾瑾寒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容。

    然而,下一秒,他的笑容凝固在了原地。

    “好,就这么说定了,正好呢,我之前为了找顾念,无意中找到了这瓶酒,虽然花了点价钱才拿到手,不过既然你那么喜欢的话,送给你作为这次帮忙的谢礼也不是不可以。”

    扳回了一局,沈寒越表示心情很好,被顾瑾寒压制什么的,最让人受不了了。

    至于那瓶酒,已经被顾念给喝了这个事实,沈寒越表示现在还是先瞒着再说。

    原本打算为难一下沈寒越的,可是却没有想到在对方眼中根本就不算什么。

    但是都已经答应了,现在反悔的话,显得自己更加的逊了。

    “好,我知道了,事情会马上给你处理好的,酒别给我了准备好。”

    说完后,顾瑾寒就把电话挂了,他现在一秒都不想听到沈寒越那嚣张的声音。

    一想到沈寒越现在一脸的得意,顾瑾寒就恨不得把电话给砸了。

    他怎么会想到要酒呢?他应该要求沈寒越跟顾念离婚才对的!

    摇了摇头,不用想也知道,就算他这样要求了,沈寒越也是不会同意的。

    而自己的妹妹,那个丫头那么的有主见,自己要是插手她的事情的话,到时候肯定会被讨厌的。

    他才不要呢!

    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笔直修长的双腿勾勒出完美的弧度。

    顾瑾寒重新拿出电话,拨打了个号码,那边刚接通,还没有说话。

    顾瑾寒就把之前沈寒越跟他说的事情,交代了一遍。

    “对,这件事尽早给解决掉吧。”

    **

    透过高楼上着透明的玻璃,站在这样的高度,肉眼看见的全是宏伟的。

    如此壮阔的一切如果自己无法掌控,那岂不是很失意。

    卡洛绝对不允许这样的失意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一点儿都不能有。

    “情况怎么样?”

    卡洛双手绅士一般的放在身前,笔直的站在窗边。

    他们所在位置很好,外面的夜景从这里看下去一览无余,尽收眼底。

    身后看也不看,似乎就知道发生的一切。

    “他们似乎不罢休,一直在追查,线索跟踪的很紧。”

    一男子脸色严肃黯然的回答,与卡洛之间刻意的保持着距离,本能的恐惧着面前年轻的男人。

    “呵,看来他们很喜欢这样的游戏,但是他们似乎一点儿也不知道我喜欢不喜欢呢!”

    卡洛的脸阴沉了下来,嘴角一个牵扯,带着萧杀的笑容浮了出来。

    “要不要属下将这些都摆平?”

    “不用,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查出什么来,又或者能奈我何,对付他们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就像一切不出所料一样笃定,卡洛心里的自信又回到了脸上。

    “那要不要先下手?”男子有些不放心。

    但是他不知道他这句话几乎就是对卡洛能力的反驳。

    卡洛暮的转过身,死死盯着男子看着,一言不发。

    知道男子额头都渗出了冷汗,卡洛才收回目光。

    男子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直骂自己嘴贱,何必多此一举,简直自找死路。

    “他们虽然势力很大,但是我也不是吃素的,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里,难道还怕他们能翻起什么浪。”

    “就算他们有那个本事让我正眼相看,我也照样有能力让他们败退而归。”

    卡洛斜眼扫视了一下,有些不耐烦也有些不屑。

    “是。”男子现在除了无脑肯定赞同卡洛的话什么也不敢乱说了。

    “你先去办你的事吧。”卡洛挥挥手将男子打发了。

    待男子走后,卡洛低下头闭上眼又开始了沉思。

    片刻后,再次睁开眼时,卡洛眼中的弑杀之色更加浓郁。

    **

    踏上岛上的时候,顾念还是有些犹豫。

    明明知道君美看到自己会不高兴,自己还是跟着来了。

    “有我在呢,不用担心。”

    看出了顾念的犹豫,沈寒越上前握住顾念的手。

    想要说什么,但最后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收起了郁闷的表情。

    既然来了,那就好好面对吧。

    一直的抑郁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她与沈君美之间的事情总是要解决的。

    在听到今天沈寒越真的会来,沈君美高兴万分,只是在看到沈寒越身后的人时。

    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现在她最不想见的人,就在自己的面前。

    再加上这些天许慧时不时的话语,让沈君美没有比现在更加讨厌顾念的。

    “谁让你来了,你给我滚,要不是因为你,我哪里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们顾家没有一个好东西!”

    看着刚刚还正常的沈君美,在看到自己身后的顾念时,立马就变得歇斯底里了。

    沈寒越头疼的快要炸裂开来了,尤其是沈君美的声音还不停的响起。

    “给我滚!给我滚!”

    手中的枕头成了她的武器,不停的朝着门口的方向丢去。

    但是枕头是有限的,丢完了之后,沈君美开始丢床头柜上摆放着的东西。

    “哐当!”

    当看着脚边的玻璃碎片时,沈寒越的忍耐也到了极限!

    “啪!”

    大步流星的上前抓住沈君美作乱的手,然后一巴掌打了过去。

    顾念看着这一幕只是站在门口冷冷的没有说话,然后扭头准备离开了病房。

    “顾念……”

    见顾念要走,沈寒越有些心急,心中懊悔不已,本以为这次的事件会让君美性子改改。

    却没有想到,会让顾念受了委屈。

    其实这些在顾念看来并没有什么,能够伤到她的人,是她在意的人。

    对于那些她并不在意的人,她不想再去多加费神了。

    “我没事,你们两兄妹也挺久没见了,好好聊聊吧。”

    说完,顾念就离开了。

    沈寒越在顾念说话之间,一直都看着顾念的表情,见她好似根本就不在意君美的话。

    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点憋闷,气呼呼的把沈君美的手松开丢在一边。

    见沈君美捂着自己的脸颊,不说话。

    沈寒越刚刚那一下虽然说很生气,但是还是控制到了力度的。

    知道刚刚那一下,并没有多疼。

    “你又在发什么疯!你说让我来,我就来了,你现在还这个态度,你是想干嘛?”

    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每次跟自己的妹妹说话,他都觉得自己要短寿很多年。

    想到顾瑾寒跟顾念之间的亲昵,沈寒越就羡慕嫉妒,但是不恨。

    反正他们两个在亲昵,顾念都是他的老婆,丝毫没有把顾念说要跟他离婚的事情放在心上。

    “我发神经?哥哥,你是被她给迷得神魂颠倒了吧!”

    揉着自己有些发疼的手,沈君美对着沈寒越瞪了一眼。

    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她的芊芊玉手都被捏红了的说。

    “说吧,你叫我来有什么事!”

    沈寒越不满的看了一眼沈君美,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比较好,毕竟是自己的妹妹。

    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比较好。

    看了眼门口,不知道顾念现在去了哪里,沈寒越还是无比担心的,根本就没有心情在这里哄自己的妹妹。

    “哥,你这是什么态度啊,你妹妹我受伤,你来看一下难道有什么不应该的吗?”

    看着沈寒越明显神游太虚的样子,沈君美气不打一处来,以前的哥哥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扫了一眼一脸气愤的沈君美,沈寒越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尤其是想到之前的那件事。

    “看你?要不是你自己引狼入室,想要利用朴恩惠两姐妹对付顾念,你又怎么会中毒?本来像让你安心养病的,你倒好,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居然还翻墙,然后把自己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就是让我来你这个样子的?你瞎胡闹也该有个限度吧!”

    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口气,沈寒越数落了一大堆沈君美的不是。

    而且还没有数落完,要是全都说出来,沈寒越不能保证自己还能这么冷静的跟她说话。

    看沈寒越的样子是真的很生气,沈君美虽然心中不觉得有错。

    不过在这个时候还是没有胆子,敢去摸老虎屁股的。

    乖乖的半躺在病床上,不说话,任由沈寒越数落。

    深呼吸了几口气,见沈君美也还算老实,沈寒越这才关心的看向她。

    “身体怎么样?腿还能动吗?”

    沈君美点了点头,乖巧的样子,跟之前看到顾念的时候,相去甚远。

    “哥,我让你来是为了这件事的。”

    沈君美严肃的看着沈寒越,表情是从未有过的镇重其事。

    然后就看到她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张已经被揉的皱巴巴的新闻报纸,日期还就是这几天的。

    接过沈君美给的报纸,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顺着沈君美的意看去。

    在沈君美指的那个地方,沈寒越看到了顾念跟之前那两个保镖的照片。

    大大的两张照片占据了整个版面,格外的显眼。

    “哥,你难道不知道吗?我还以为你知道所以才想让你来,我们好好的对付一下顾家,顾念这样也太不把你放在眼里了,真的是该好好的给她点颜色看看。”

    沈君美没有注意到,沈寒越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拿着报纸的手,也越来越紧,身上的愤怒都快眼实体化了。

    沈君美却毫无察觉,还在不停的说着该如何对付顾念。

    “这种,东西,是谁,给你的!”

    牙齿与牙齿之间碰撞的声音都能够听到,沈寒越用了很大的制止力才问出这句话来。

    愣愣的,不知道沈寒越为什么会这么的生气。

    “是,是,是许慧给我的,我还以为哥哥你知道呢。”

    可怜的许慧,都不知道自己在一瞬间就被她猪一样的队友给出卖了。

    而沈寒越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呆愣了一下,最后陷入了沉思。

    没有想到连许慧都参与了进来,那么许家是不是也有关系?

    把手中的报纸一丢,沈寒越现在非常的想见到顾念,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

    双手用力的把报纸给撕碎,这种一看就知道是伪造出来的东西。

    也就只有他这个,脑袋少跟筋的妹妹会相信。

    “哥,你干嘛把它给撕了,我还等着要把这个甩到顾念的脸上,好好看看她的表情呢!”

    不满的对着沈寒越嗔怪道。

    眼神冷冷的看了一眼沈君美,沈寒越觉得此刻都懒得跟沈君美说话了。

    转身打算离开。

    不过在走之前,沈寒越还是丢下了一句话。

    “那里面的两个男人,是我安排在顾念身边的保镖。”

    说完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也不管沈君美会怎么想。

    房间里只剩下沈君美一个人,空荡荡的回响着沈寒越离开时的那句话。

    “难道说哥哥其实已经知道了顾念的所作所为,准备来个捉奸在场?”

    不得不说,沈君美的脑洞不是一般的大,想的事情也跟一般人不一样。

    而且因为先入为主的关系,她在心底里讨厌着顾念。

    所以自然的就把对于顾念有利的理由给排除在外。

    “把大小姐看好了,别让她随便乱走动,也别随便让跟接近她。”

    然而,当外面沈寒越冷冰冰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沈君美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明显的,哥哥是不信任自己的,想到这里,沈君美整个人都愤怒了。

    对顾念的怨念也更加的深厚。

    连摔了好几样东西后,沈君美才平息下了怒气。

    **

    “怎么在这里?受到那个大小姐的欺负了?”

    韩碧娜是知道今天顾念要来的,不过她正好有事离开了一下。

    没有想到,一进医院就看到顾念一脸落寞的坐在长椅上发呆。

    抬头,看到是韩碧娜,顾念脸上挂上了微笑。

    “她能欺负我什么啊!”

    摇了摇头,似乎是想到沈君美歇斯底里的表情,顾念一脸的无奈之色。

    这几天的接触,韩碧娜也知道了沈君美根本就是一个难搞的对象。

    有时候都要怀疑这样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教导出来的。

    要是顾念知道韩碧娜的想法的话,一定会想让她去见识一下沈老太。

    不过可惜沈老太已经去世看不到了,不然的话,麻烦的事情比这还要多。

    “你还别说,这个沈家大小姐还真有折腾人的本事,你都不知道,我这边都换了好几个保镖了,全都受不了沈君美那臭脾气。”

    韩碧娜这两天也很憋屈,又没有地方可以去诉苦,跟自己哥哥说吧,肯定是会教训的。

    现在顾念好不容易来了,可以好好的吐吐苦水了,这让韩碧娜很高兴。

    “不过是个被宠坏的孩子,哪里有你说那么夸张。”

    顾念好笑的摇了摇头。

    对于顾念如此的轻描淡写,韩碧娜表示无法接受。

    “孩子?我还没见过那么大的孩子呢,孩子都比她好相处,不过她也没有讨到什么好处就是了。”

    想到之前揣在沈君美身上的那两脚,韩碧娜表示非常的有感觉。

    如果还有机会的话,她一定不会错过的。

    看韩碧娜笑的一脸贼兮兮的样子,顾念也没有去追问,就算问了,估计韩碧娜也不会说。

    别看韩碧娜一副性感尤物的样子,心性其实还是个孩子。

    “这段时间幸苦你了,到时候让我哥给你好好的放个假。”

    韩碧娜在自己哥哥手下做事,顾念已经知道了。

    虽然不觉得自己哥哥会亏待韩碧娜,但是总是免不了有些担心。

    “那是必须的啊,你都不知道老大有多抠门,我说休假的时候去旅行,他居然还要我自己报销,真的是真正的铁公鸡啊,一毛不拔到让人发指!”

    瘪了瘪嘴,像是有些不满顾瑾寒的所作所为。

    但是在提到顾瑾寒的时候,那眼里的敬重,顾念并没有错过。

    就这样,两个人在长椅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

    韩碧娜像是打开了某种开关,在沈君美面前一脸的生人勿进的样子。

    在顾念的面前却像是一只巨大的忠犬,摇着尾巴,一副求抚慰的样子。

    这熟悉的模样,让顾念不禁莞尔,她总算是知道沈寒越那副样子是学的谁的了。

    阳光洒在树上,透过树叶洒落在了他们两人的身上,斑斑点点。

    沈寒越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笑的恬静,温柔的顾念,在零星的阳光下,就像是森林的精灵。

    至于韩碧娜,完全没有进入沈寒越的视线之中,从看到顾念的那一刻起,眼里就只有顾念。

    感受到炙热的视线,顾念朝着视线的来源看去,就正好看到了大步走来的沈寒越。

    然后在顾念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沈寒越一把把顾念搂在了怀中。

    “沈寒越,你发什么神经啊!”

    对于沈寒越,时不时的抽筋,虽然顾念已经有些习惯了。

    但是这是在人前,还是在自己的童年玩伴面前,多多少少都让顾念有些不自在。

    努力的挣脱开沈寒越的怀抱,顾念狠狠的丢了个冷眼过去。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沈寒越丝毫不觉得自己刚刚的行为有什么关系。

    “沈大少,你是不是经常这个样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这样直接搂搂抱抱的,你觉得好吗?”

    倒是韩碧娜不满的讥讽道,她就是看不惯沈寒越一副顾念拥有者的姿态。

    轻扫了一眼韩碧娜,似是韩碧娜的问题很蠢一样。

    “她是我老婆,我们干什么跟你没有关系吧。”

    想到刚才,顾念跟韩碧娜开心的样子,沈寒越就来气,明明在自己面前都从来没有展露过那样的笑容。

    不得不说,沈大少的的醋坛子打翻了,后果很严重……

    顾念听着沈寒越对自己的朋友用这样冷淡的声音说话,就觉得不舒服。

    挡在韩碧娜的面前,对着沈寒越问道。

    “你来这做什么?”

    一副母鸡护小鸡的样子,更加让沈寒越不高兴了,还没见过顾念这么维护自己呢。

    虽然韩碧娜是个女人,但是抢他老婆的人,不管是男是女都不能原谅。

    感受到了沈寒越的愤怒,韩碧娜眨巴了眼睛,她似乎知道了沈寒越为什么脸色那么难看了。

    “顾念,没事的,难道沈大少还敢当着你的面吃了我不成。”

    一边说,一边还自然的把手环在了顾念的腰上,从后面紧紧的搂住了顾念。

    然后还不怕死的朝着沈寒越挑衅的丢过去了几个眼神。

    这要是一般男的,被韩碧娜如此勾人的小眼神看过来,保不定就扑过去。

    虽然沈寒越现在也很想扑过去,但是,却跟别人的心情不一样。

    他现在恨不得把那双环在顾念腰间的手,给狠狠的打落,然后换上自己的。

    “碧娜,这样不觉得热吗?”

    感觉到原本只是轻轻环在自己腰间,现在直接整个人像是一只无尾熊一样扑在自己的身上了。

    韩碧娜本就比顾念高,尤其是还穿着高跟鞋,抱着顾念的时候,就像是抱着情人一样。

    站在一旁看着的沈寒越,眼睛都要冒出火来了。

    “好了,我们也出来有段时间,回去吧,你不是明天还有工作要做吗?”

    伸手把顾念朝着自己这边拉了拉,虽然韩碧娜不想放手,但是看沈寒越的样子。

    也没有要放手的意思,这样两边争执的话,受伤的只会是顾念。

    无奈,韩碧娜只好放手。

    抽回自己的手,顾念转身对着韩碧娜,两人又小声的说了些什么,然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别。

    一直走在顾念的身后,若有所思的看着顾念。

    沈寒越的视线太明显,想要忽视都不行,走了一段路,顾念觉得有些头大。

    “沈大少爷,你这又是怎么了?我们不是要赶回去吗?那现在不快点的话,今天就会晚上到家了。”

    顾念有气无力的转身看向沈寒越。

    沈寒越这走一步退三步的架势,等他们走到停飞机的地方,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意识到自己沉浸在刚才韩碧娜跟顾念说悄悄话的那个画面中。

    沈寒越脸一红,率先朝前走去。

    虽然不知道沈寒越在想什么,但是能够恢复原样,顾念也就随他去了。

    **

    “喂,你好,我是许慧。”许慧把玩着她那一头秀美的头发。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打电话给你是要邀请你做一笔客观的买卖。”

    电话那头雌雄难辨的声音顺着电话传过来,似乎还带着若有似无的电流声。

    许慧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是许慧,还有我为什么要帮你,你以为我是随随便便就能打发的叫花子吗?”

    显然许慧有点儿不信任对方,她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驱使的。

    “你是大名鼎鼎的许慧,我怎么可能小看你,但是我愿意出一千万给你帮我一点儿小忙。”

    “什么忙?”

    许慧怎么听这声音都透着一股冰冷有森严的感觉,她也不敢表现的太过傲慢。

    “你只要帮我把顾念约出来,约到城东的废弃大楼就好,我想这样一点儿也难不倒你许慧吧。”

    “顾念,你约她出来干什么?”

    许慧下意识的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个就不是你需要关心的,你只要把她约出来,我答应你的事就会应约到帐。”

    电话对面的人似乎很笃定,他开出的条件也挺诱人,最重要的是,他们的目的一样。

    许慧不喜欢这种自己被人掌控的感觉,但是现在有一个。

    搞垮顾念的机会摆在自己的面前,她有些犹豫不决。

    “你不用担心任何,我不需要你亲自出面,你只要想办法把顾念带到指定的地方就好了,难道这么划算的买卖你都不做吗?”

    像是知道许慧的犹豫,对面的人再一次开出条件,只是下一秒却也对许慧紧逼。

    “而且我这边的人选可不一定非你不可。”

    对面的人似乎有些没耐心了,说话的语气也变的更加阴冷了。

    “行,我答应你,但是我连你是谁我都不知道,你总的让我知道我应该相信你吧。”

    许慧最终还是没有抵挡住这股诱惑,既然有人愿意出手,她又何必一定要自己呢?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至于我是谁不重要,当你把顾念带到的时候,自然有人和你交易。”

    就算现在许慧心里满腹疑问,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愿意相信电话对面这个素不相识的人。

    “好的,虽然我这样做也要冒一定的风险,但是谁让我自己又那么讨厌她呢,所以我也就勉为其难吧。”

    许慧索性放开心绪,一边摇曳着身姿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手指顺着被子边缘划了几圈,一边把玩一边说着。

    “那我预祝我们合作愉快!”电话那边的语气终于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暖意,但是仍然化解不了那声音里的杀气。

    “合作愉快。”

    许慧将酒杯的酒一饮而尽,含在嘴里慢慢的品味,就像是在消化人间极品那样耐人寻味。

    许慧从接到未知人的电话到现在,几乎一直都窝在沙发里,只是时不时的轻泯一口酒。

    良久她终于拿定了主意,拿起了身边的手机拨出了电话。

    “喂,君美。”

    “许慧啊,你今天都不过来看我了吗?我明天可就出院了,这可是你最后向我献殷勤的机会了,可要好好把握。”

    沈君美拿起电话一听是许慧的声音就开始嬉笑的抱怨。

    “今天我本来是打算过去看你的,但是无奈临时有事我就过不去了。”

    “那你打电话给我是向我道歉吗?我可不接受!”

    “这个电话道歉怎么能代表我的心意呢,既然你明天出院,那我明天就亲自接你出院,然后请你吃饭,以表我的歉意好不好?”

    “真的吗,那好啊,你许大小姐忙的很,难得蹭你一顿饭。”

    沈君美很开心,为自己出院,也为许慧对她出院的事情如此重视。

    “那行,我们明天见”

    “明天见。”

    每个人的心思都是隔皮隔骨还隔心,用说出来的。

    浮在最表面的东西来表达,有多少信任值我们不得而知。

    许慧挂点电话又凝视了良久的电话,终于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

    电话被她扔在沙发,她径直起身在为自己添了一杯酒。

    鲜红的酒液和她的嘴唇相互印染,都显得妖娆无比。

    但是看上去怎么都像是开的太过鲜艳的玫瑰,把刺隐藏了起来。

    但是对于沈君美来说,许慧就像是他的亲姐妹一样。

    此刻的沈君美对于许慧的给予的关心满怀欣喜,就差感恩戴德的表情了。

    自从上次跟沈寒越吵了一架后,沈君美就完全的开始信任许慧了。

    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沈君美,根本就没有防备许慧。

    而是把能够与她同仇敌忾的许慧,当成了自己的亲姐妹。

    “你在给谁打电话啊?”

    沈寒越的声音突然响起,倒是把沈君美吓了一跳。

    “跟许慧啊,她明天过来接我出院。你来做什么?”

    听到许慧的名字,沈寒越不悦的皱了皱眉,想要说什么可还是收敛了表情。

    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刚工作完,只跟顾念通了一通电话,然后就赶来了。

    沈寒越有些疲惫,没有想到一来就被沈君美如此对待。

    “我当然是过来接你出院了,看来我还是来晚了,早知道我还不如不来呢。”

    沈寒越一听这话连想坐下来的心都没有,直接转身就走。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是我亲哥哥,难道我都不值得你过来看我一下吗?难道你的心里就只有顾念那个狐狸精吗?”

    沈君美一卡么沈寒越这样的态度,马上就一肚子气涌了上来。

    而可怜的顾念,躺着也中枪了。

    “你再说一遍!”

    沈寒越脸一下就沉了下去。

    “她本来就是,做我嫂子的人应该是许慧而不是她顾念。”

    沈君美完全都不顾沈寒越已经冰冷的表情,一顿咆哮。

    对于这个时不时就抽上一抽的妹妹,沈寒越额角的青筋直突突。

    “我看在你是我亲妹妹,还有奶奶的份上,这次我姑且不和你计较,但是!我警告你,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这样说顾念,绝对没有第二次!”

    沈君美才没有这么识时务,对于沈寒越的警告她直接无视了。

    心里更是对沈寒越如此重视顾念,而把自己这个亲妹妹给忽视的事情更加生气。

    “只要我活着,我就不会承认顾念是我嫂子这件事,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沈美君继续发泄心中的满腔怒火和不满。

    “我看你是脑子都不清楚了,既然有人来接你,我也懒得管这些破事”

    沈寒越甩手就离开,留下沈君美一个人目瞪口呆还有那一肚子准备发泄却没来得及说出口的抱怨。

    “什么鬼,真的是来的莫名其妙,走的也莫名其妙,好像我求着他一样,太可恶了。”

    沈君美的牙根都痒了。

    “都是顾念,都是顾念这个小妖精,把我哥哥迷的神魂颠倒,居然连我这个亲妹妹都不关心了。”

    “等我出院了,我一定不会让你在有好日子过,啊啊啊!”

    沈君美越想越气,顺手就把枕头往门口砸去,胸口气的剧烈的起伏。

    但是这些也只有沈君美自己忍着。

    目前有沈寒越的保护,奶奶又不在了,她一时之间还真的奈何不了顾念,这让她如何不气。

    在这个大都市里面,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永远都是那么车水马龙,穿梭不停。

    远处驶来一辆高级的轿车,缓缓停在了医院门口。

    车里的人还没有来得及伸出了那两条白皙纤细的腿,门童就已经迎了上去弯腰准备接过钥匙去停车了。

    许慧下车将墨镜一戴,目不转睛的直直往医院住院部而去。

    “咚咚……”

    “不是说等我接你出院吗,怎么这么早就收拾好了?”

    许慧敲了下门,看着沈君美啧啧不停。

    “那必须的啊,总不能还劳您的大驾吧。”

    “还有啊,我知道你要诚心接我出院,我可是拒绝了我哥哥。”

    “那我是不是应该多谢沈大小姐给我这次表现的机会。”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沈君美迫不及待的就拉着许慧往外走。

    “憋死我了,在医院里闷死了,我终于可以出去呼吸下新鲜的空气啦。”

    医院的门口,沈美君上了许慧的车,伴随一声发动机的响声,疾驰而去。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