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一章 磨人的小妖精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7:11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沈寒越说的没错,有护工就好了,你们应该都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处理,不用都陪着我。”

    俞北眼角弯弯,朝着,顾念微笑的说着。

    狠狠的瞪了两眼沈寒越,刚刚沈寒越,对俞北警告似的眼神,顾念不是没有看到。

    沈寒越却不以为然,刚刚的冷脸,在听到俞北的话,马上转柔。

    “你看,他自己都这样说了,我们就快点回去休息吧,你老公我快要困死了。”

    对于,用这样撒娇的话语,说话,沈寒越丝毫没有因为俞北,在这里,而感到不自在。

    倒是俞北,很有些惊讶的看向沈寒越。

    顾念翻了翻白眼,就知道这个家伙不可信,这才照顾多久,就喊累了?

    不过在扫到,沈寒越眼睛下面的青影时,顾念心,微微的一动,点了点头。

    像是没有想到,顾念居然会赞成自己。

    刚刚还,一副游刃有余的沈寒越,愣在了原地。

    “怎么了?你不是说你困了吗?也是的,昨天晚上你在这里守了一夜,确实累了,你刚刚不说我都忘记了。”

    顾念说完后,又转身,对向俞北。

    “俞北哥哥,我先带这个家伙回去,你一个人,可以吗?”

    顾念还是有些,不放心俞北一个人。

    沈寒越站在,顾念的身后,之前因为顾念的话还一脸柔情的脸,现在已经黑的不行了。

    “不用担心我,沈寒越不也说了,要给我安排一个,最好的,护工吗?所以我不是一个人,你就放心吧。”

    我想总比,沈寒越照顾要强,俞北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你看,他自己都这样说了,我们就走吧,我真的连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

    无力的靠在顾念的肩膀上,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顾念。

    若是以往的话,顾念一定,早就,把这家伙给赶走了。

    不过,这次,因为离得近的原因,顾念能够很清楚的,看到沈寒越脸上的黑眼圈。

    看来,他,是真的很累。

    顾念眼中一闪而过的,心疼,俞北全都看在眼中,心中微微的苦涩,开始蔓延开来。

    “你别这样,要是真的很累,那就赶紧走!”

    俞北脸上的苦笑,顾念看在眼中,意识到她跟沈寒越现在的姿势,很不妙。

    用力把沈寒越推开后,顾念才松了一口气。

    可沈寒越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也让顾念无可奈何。

    考虑到,他真的累了,原本就很多的事情,还要在这里替她陪俞北。

    “俞北哥哥,我先把这个家伙送回去,然后再来看你。”

    最后,顾念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先让沈寒越回去休息。

    “没事,这里有护工还有护士,你们不用一直在这里。”

    尤其是沈寒越,俞北微笑的说,只是在说的时候扫了一眼沈寒越。

    而沈寒越示威一般的,搂住顾念的腰肢,虽然最后被顾念给拍开了,但还是触痛了俞北的心。

    **

    “我说,你是不是忘记了之前跟我约定啊!”

    被沈寒越强硬的拉近了房间,顾念不满的冲着沈寒越,抱怨。

    “喂,沈寒越,你干嘛!”

    不但没有等到沈寒越的回答,还被沈寒越直接扑到在了床上。

    顾念此刻的心情愤怒到了极点,不停的挣扎,身后传来的热源,让她全身都不自在。

    环在腰间的手,不但没有因为她的挣扎松脱,反而越来越紧。

    沈寒越的大腿压在了顾念的腿上,像是一只八爪鱼一样,死死的缠住了自己。

    无法动弹的顾念,丝毫没有放弃挣扎。

    “给我放手!沈寒越,你大白天的,发什么情!”

    感觉到顶在自己股间的某物,顾念生气的大叫。

    “别吵,就这样让我抱着睡会,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环在腰间的手,又紧了紧,脖颈间传来的温热的气息,让顾念僵硬了身体。

    然后身后的呼吸声,慢慢的变得平稳,只是腰间的手,还是紧紧环绕着。

    “喂,沈寒越,你别睡啊,先放开我你再睡啊,魂淡!”

    顾念的咆哮,换来的只是沈寒越身体的磨蹭,感觉股间更加的紧贴了。

    这下顾念老实了,知道一时半会儿的沈寒越没有要放开自己的打算了。

    身后传来的体温,让人很安心,顾念放松了身体,慢慢的陷入了沉睡之中。

    “俞北这样说的?”

    “好的,我知道了。”

    “嗯,你看着处理吧,尽量不要打草惊蛇。”

    “我知道,我会照顾好她的。”

    顾念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听到沈寒越说话的声音。

    刚开始的那句音量有点高,让顾念惊醒了,后来虽然声音小了些,可是已经醒了,也睡不着。

    “你醒了?不再多睡一会?”

    挂了手机,一回头,就正好看到顾念迷迷糊糊的样子。

    卸下了那张牙舞爪的样子,完全一副乖巧猫咪样,不过,张牙舞爪的样子。

    他也很喜欢就是了,嘴角轻扬一个微笑,凑到顾念的面前。

    眼前放大版的,沈寒越的脸,薄薄的嘴唇,配上那腻死人的温柔眼神。

    没有几个人女人能够,从这样的美色中回神,只可惜,顾念不是其中一个。

    “干嘛!离我远点!”

    对这个人,顾念觉得丝毫不能放松,不然就会被得寸进尺。

    朝着那张俊脸,毫不犹豫的拍下去,用力的往外面推了推。

    刚起身,身后就挂了一个大型的玩偶一样,顾念走到哪里,沈寒越就跟到哪里。

    看着一身,因为睡了一觉而皱巴巴的衣服,顾念忍无可忍!

    “我说,你每天都没事的吗?这样下去,小心你们沈家破产!”

    “你快点给我出去工作啦!”

    用力的把沈寒越推出了房间,好在这家伙没有再死缠烂打。

    “这个魂淡!”

    看着镜中自己的颈项,那显眼的草莓赫然在目,让顾念恨不得把面前的镜子给砸了。

    身上的低领长裙是不能穿了,这个样子,她可不好意思出去。

    好不容翻出了一件高领的无袖短裙,顾念用力的拉扯了一下领子,勉强能够遮挡住。

    但是若是大幅度的动作,还是会露出来。

    巴拉了几下头发,尽量把头发往脖颈的地方,聚拢。

    **

    “这件事既然连卡洛就掺和进来了,那我们就更要从长计议了。”

    客厅里,顾瑾寒一身西装革履,交叉着手坐在沙发上。

    对面坐着沈寒越,两人之间看上去并没有剑拔弩张,更前段时间的相处方式相差甚远。

    “嗯,我知道,卡洛的身份有些神秘,虽然不清楚对方为何要这样做,但我们还是小心为好。”

    沈寒越也不复平常时的冷脸,一脸的凝重,刚刚顾瑾寒跟他说的事情,让他心情沉重。

    “这段时间就先让顾念回家吧,虽然我很同情你,但是你现在还没有那个能力能保护好她,她现在不仅是顾家的软肋,也是沈家的,不管怎么看,都很容易被人给盯上。”

    虽然沈寒越心中很不愿意,顾念就这样被带走,可却没有办法反驳顾瑾寒的话。

    他,确实没有能力更好的保护好顾念。

    顾家的岛屿位置易守难攻,安防也做的很好,想要随便的进入岛屿不是那么容易的。

    在那里顾念要安全很多。

    “你有时间的话,也可以去看看她,不用摆出这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来。”

    明明在人前一副冷漠高傲的样子,现在不过是听到要把顾念带走,就如此的低沉。

    顾瑾寒表示,真的有些受不利,才会好心的提议。

    抽了根烟,再抬头看向沈寒越时,沈寒越正两眼发直的看着顾瑾寒。

    看的顾瑾寒全身发毛。

    “大舅子,你人还是挺不错的嘛!”

    沈寒越笑的一脸灿烂,可顾瑾寒却被吓得不清。

    “沈寒越你没事吧?不会是傻了吧!”

    嘴角抽了抽,这种设定人物崩坏的感觉,真的不要太糟糕!

    “咦?这样不好吗?我可是听韩碧娜说,你对这种性格的人没辙,所以想要跟你打好关系的话,这样是不是会好一些。”

    沈寒越一脸的疑惑,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

    他是想着要是能够,多拉一个顾家的人帮自己的话,自己跟顾念之间的感情也就更坚固了。

    只是,看顾瑾寒的样子,自己难道还是弄巧成拙了?

    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顾瑾寒觉得自己要是不把话说清楚点的话,他担心韩碧娜还会教一些奇怪的东西给他。

    “你不用做这些,我当初那样对你,也不是针对你的性格的,你只要对顾念好,我们顾家自然而然会站在你那一边。”

    沈寒越惊讶的抬头看向顾瑾寒,知道这已经算是顾瑾寒,迄今为止说的最有意义的话了。

    不过这,沈寒越是不敢说出来的。

    见沈寒越在听了自己的话后,脸上终于变回了他习惯的冰山脸,顾瑾寒松了口气。

    被这样的变脸,惊得心脏快要不好了。

    同时深深的同情自己的妹妹,是怎么跟这个貌似有着精神分裂的家伙在一起那么久的。

    **

    “为什么!我已经好了,我要见俞北,俞北他为了我受伤了,我怎么能够呆在这里呢!”

    从醒来开始,就一直在闹,要不是看她是个病人,韩碧娜真想一拳把她个敲昏!

    沈君美醒来后,在知道俞北没事,但是却身受重伤,被送到巴黎分院。

    然后就开始一直闹,让被派来照顾顺便监视她行动的韩碧娜很是头疼。

    “你够了!要不是看你中毒身体虚弱的份上,我现在就给你两拳,好让你安静一下!”

    凶狠的对着沈君美挥了挥拳头,然而,这样的威慑根本就对沈君美不起作用。

    “你要是敢对打我的话,我哥不会放过你的!我不管!我现在要见俞北,我也要转院!”

    顺手就把枕头朝着韩碧娜丢了过去,不过这点小小的攻击对韩碧娜来说,不算什么。

    但是每天都要上演一下全武行,就算是,精力充沛的韩碧娜,也开始有些吃不消了。

    “哐!”

    狠狠的把门给关上,终于能够透一口气了。

    看着紧闭的房门,沈君美的情绪暴涨!

    可是现在她连起床都有些吃力,不知道之前,朴恩惠两姐妹,给自己吃的,是什么毒药。

    不过现在看来应该全都好了,只是身体还有些虚弱。

    想到之前俞北在她面前中枪,沈美君就觉得自己不能在,等下去了。

    拔掉手上的针管,有鲜血溢出。

    但是这些,沈君美都视而不见。

    艰难的走到门的位置,想要把门打开,可是却发现门被从外面锁住了。

    “可恶!”

    狠狠的敲了一拳在门上,身体开始滑落,已经到了极限了。

    “喂,我说你能不能安分点,就算你要死,麻烦也别死在这里呀!”

    出门买了一瓶饮料回来的韩碧娜,开门,就看到沈君美在地上躺尸,心中觉得麻烦不已。

    不明白为何,要派她来看着沈君美,明明就是个麻烦的要死的存在,而且还没有自觉。

    四周看了下,见没人,韩碧娜偷偷朝着晕过去的沈君美踹了一脚。

    然后,叫人来把沈君美给扶上了病床。

    幽幽醒来的沈君美,只觉得小腿的地方很痛,查看的时候发现乌青了很大一块。

    一直坐在角落的韩碧娜,移开视线,心中暗笑。

    心想着,下次可以稍微再用力一点应该也没有关系。

    **

    “哦?死了?”

    宽敞华丽的房间,却黑暗无比,好似有什么东西在黑暗中潜伏着。

    简单的话语响起,在空荡的房间中回响着。

    “真是没用的家伙呢,死了就死了,只是怎么说我也该给对方一点回礼才行啊,不然的话,就太被小看了吧。”

    外面灯光照射的地方,只露出一个精致的下巴,听声音可以清楚的知道,是一个年轻男人。

    但是那血腥的口吻,还有那冷漠的语气,都让人很难想象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

    拿起手中的高脚杯,里面红色液体随着手的动作,摇晃着,摇出美丽的弧度。

    然后轻举着,放到自己的唇边,略显苍白的唇,与红色的液体,形成一幅萎靡的画面。

    放下手中的酒杯,轻按了某个键之后,轻声的不知道对着哪里说。

    “让下面的人想办法,给他们制造点麻烦,啊,对了最好是让他们重视的那个女人吃点苦。”

    说完后,就又按了一下那个按钮。

    “那,现在让我们好好的看一出好戏吧。”

    黑夜开始蔓延,房间中仅剩的那一丝丝光亮也被黑暗吞噬的一干二净。

    **

    “你这段时间都没有事情做吗?怎么老是围在我的身边?”

    去给俞北送了熬制的鸡汤之后,想着很久没有出来喝喝咖啡了。

    却没有想想到一路上,沈寒越都跟在自己身后,现在更是厚脸皮的随着自己落座在对面的座位上。

    “有什么关系,我正好,也很久没有出来喝咖啡了,这家店的情调不错。”

    轻扬的音乐,明亮的落地窗,清新的桌布,这家咖啡店确实是顾念喜欢的风格。

    只是,要是没有眼前这个人的话,顾念觉得或许会好更多。

    点了一杯跟顾念一样的咖啡,顾念看着外面的风景,他则在看顾念。

    沈寒越的视线太火热了,让顾念根本无法忽视。

    “我说,你就这样看着我不会腻吗?”

    摇了摇头,实在是想不明白,喝个咖啡一直盯着人看,这样有什么意思。

    “不会啊,只要是你,就这样看一辈子都不会腻。”

    明明是腻死人的话,可是却能够很自然的说出来。

    顾念觉得自己的脸再烧,扭过头去不让沈寒越看到。

    “欢迎光临!”

    外面走进来好几个西装革履的人,只是那气场却看的出跟普通人不一样。

    沈寒越感觉到视线朝着他们这边扫来,迎上去之后,见并不是认识的家伙,可是对方却对着他微微一笑。

    “认识的人?”

    见沈寒越看着某个方向在发呆的样子,这可是很少见的,顾念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见只是几个气质比较出众的男人罢了,转头狐疑的看向沈寒越。

    “不是。”

    对着顾念微微一笑,然后举起杯子,轻抿了一口杯中的咖啡。

    浓郁香甜的咖啡,让他思绪稍微平静了下来,这些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刚刚那个笑容是什么意思?

    “啊,这么晚了,我要去我哥那里去了,他让我今天过去一下的。”

    顾瑾寒不放心顾念,也跟着来了巴黎,只是一直没有跟顾念见上面,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

    顾念不知道的是,顾瑾寒已经跟沈寒越已经见过面了。

    “那我送你吧,车就停在附近。”

    见顾念起身,沈寒越也跟着起身。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打车过去。”

    今天从一大早开始,这个家伙就一直都跟在自己身后。

    顾念是知道沈寒越有多忙的,但是今天却表现的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昨天也是。

    “没事,我们走吧,话说你也该学学开车了,你喜欢什么样的跑车?”

    沈寒越的思绪跳得太快,顾念有点跟不上。

    不过也没在跟沈寒越纠缠关于做计程车,还是坐沈寒越的车的问题。

    “沈寒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坐在车上,沈寒越温柔的帮顾念系上安全带,完了之后,还不忘朝着顾念的脸颊上偷亲一口。

    以往沈寒越每每这样的时候,顾念都会气的大叫,不过这次居然很平静。

    知道顾念是在等自己的回答,沈寒越轻轻扬了扬眉。

    “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我对你可是死心塌地的,绝对没有任何偷腥的行为哦?我可以发誓!”

    手掌举起,大拇指与小拇指弯曲,三根手指指天,一副正经的解释的样子。

    眼角扫了一眼顾念,见顾念丝毫没有被他这个举动,影响的样子。

    “我,沈寒越,对天发誓,要是做了,任何,对不起顾念的事情,就让我,天打……”

    嘴唇,被一双柔软的小手给覆盖住,后面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看着近在咫尺的顾念,沈寒越微微一笑,顾念想要抽回手,可惜却被沈寒越死死的抓住。

    手心甚至感觉到了粘稠,有种触电的感觉。

    “很脏哎!”

    好不容易抽回了自己的手,顾念满脸通红的不停的搽试着自己的手心。

    而罪魁祸首,却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看着自己,顾念觉得丢脸死了,狠狠的瞪了一眼沈寒越。

    看着顾念像是炸毛的猫一样,沈寒越心情很好,只是想到刚刚顾念的问题,气氛一下子又变得有些沉重。

    偷偷扫了一眼,沈寒越的侧脸还是跟以前一样冷静。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顾念就是觉得沈寒越,此刻的心情很焦躁。

    而且从,刚才的那件咖啡店出来后,就开始这个样子了。

    虽然很想问,但是想到刚才,沈寒越一副不会说的样子,顾念只好把心中的疑惑藏在心中。

    “哥,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一见到顾瑾寒,顾念便把没有从沈寒越那里,得到答案抛了出来。

    一直把顾念送到了顾瑾寒的办公室,沈寒越才离开。

    这更加坚定了顾念心中的想法,绝对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对自己妹妹的敏锐,顾瑾寒扶额,他可不像沈寒越那么会应付顾念。

    抬头见顾念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自己,等着自己的回答,那样子要是自己拒绝的话,保证顾念会立马掉头走。

    思索了一下,这件事并不是不能告诉顾念,或者说出来会更好,让顾念自己也有个注意。

    “上次的朴恩惠姐妹两,是卡洛的人,卡洛是谁,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也有点了解,所以我跟沈寒越觉得,对你的人生安全,必须要多加注意才行。”

    顾瑾寒,一边说一边,坐会了他的座位上,继续看着文件。

    在顾念进来之前,他就一直都在做着这样的事情。

    顾念听了顾瑾寒的话后,才意识到,原来这两日沈寒越一直缠着自己,是因为这个呀。

    接受了顾瑾寒的说法,顾念也不是不懂事的人,乖乖呆在顾瑾寒的办公室里。

    **

    “喂,你们这样根本就是软禁!”

    这些天,哪怕是去上厕所,韩碧娜都会跟着自己,本来就跟她不对盘的沈君美,已经人不可忍。

    根本就不搭理沈君美,隔三差五的发疯,韩碧娜只是抱手靠在墙壁上。

    看着像个泼妇一样的沈君美。

    “顾瑾寒有没有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也知道自己不管怎么跟韩碧娜横都没有用,沈君美也学乖了,不再与韩碧娜正面冲突。

    挑了挑眉,这骄横的大小姐也有好好说话的时候。

    扫了一眼沈君美,韩碧娜闭上眼睛冷冷的吐出几个字眼。

    “等你可以出院的时候,自然会让你出院的。”

    每天都是躺在床上,身边还总是有一个讨厌的人,沈君美哪里能不厌烦。

    “啧,好无聊,出去买点什么吃的吧。”

    扫了一眼在床上已经睡着了的沈君美,韩碧娜便踏出了病房。

    门口站着两三个保镖守着门口。

    等韩碧娜一离开,原本紧闭着眼睛的人,却忽然睁开了双眼。

    掀开被子,床上的人,哪里还有半分的虚弱。

    “哼,不让我去见俞北,以为我不知道你是顾念身边的人吗?”

    阴郁的眼神,朝着紧闭房门的地方投去,视线中的厌恶显眼异常。

    起身走到窗户的地方看去,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这里是三楼。

    原本就是私立医院,来来往往的人不多,但是从这里看向外面却也亮堂堂的。

    关上窗户,拉上窗帘。

    沈君美知道门口还站着两个保镖,里面有什么声音的话,肯定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朝着洗手间走去,不愧是豪华病房,洗手间不仅有浴缸,就连里面各种各样的洗浴用品都有。

    打开洗手间的窗户,这里面对着医院的围墙,所以外面一片黑漆漆的。

    就算是从这里出去,也不会有人注意到。

    这是这几日沈君美侦查之后的结果,虽然说平时是一个没有什么大脑的骄横小姐。

    可这个时候还是很聪明的知道侦查环境,厕所是她找到的绝佳离开的场所。

    “哼,以为这么个小小的医院就能够把我给困住了吗?真的是太小看本小姐了!”

    沈君美把病床上的床单扯了下来,然后伸向外面,离地面还是有很长一段距离。

    用力拉扯,把窗帘也一起都给扯了下来,与之前的床单接在一起。

    正好可以接触到地面的样子,天色实在是太暗了,沈君美根本就看不清地面。

    只是大概的感觉应该接触到地面了,然后用力拉扯了一下打好的那几个结。

    她可不想逃到一半的时候摔个狗啃泥。

    “本小姐走了,拜拜~”

    换上自己平时的衣服,然后还不忘自己随身的包包,里面可是有身份证之类重要的东西呢。

    准备好了一切,沈君美才深呼吸了一口气。

    “应,应该没事的,这里只是三楼,一会就能够到底了。”

    看着下面黑压压好似看不到底的样子,沈君美有点打退堂鼓。

    但是心中想要见俞北的心情,战胜了恐惧。

    “只要现在在俞北生病的时候,自己对他无微不至,他一定会对爱上自己的。”

    完全忘记了,俞北之所以会受伤,全是因为她引狼入室,甚至还想与那两姐妹合作一起害顾念。

    给自己打完气,想着俞北见到自己后的惊讶,沈君美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然后扳着床单给窗帘做出来的绳子往下爬。

    这种事情可不是一个大小姐能够做的事,才往下爬到一半,沈君美就已经体力不支了。

    本来就还是个病人,这会运动了会,更加没有力气。

    “呦,大小姐,这么有精神啊?大晚上的出来赏月吗?”

    戏谑的声音从下面传来,沈君美往下看去,正好看到韩碧娜拿着电筒对着自己照了过来。

    “唔,啊!”

    忽然被灯光给照射,眼睛一时有些刺痛,想要把用手去遮挡,却忘记了自己还吊在半空中。

    “嘭!”

    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好在已经没有多高了,但还是摔的很疼。

    “别装死!下面的石头我都给踢走了的,应该能够起来吧。”

    朝着躺在地上灰扑扑的沈君美踹了踹,这都已经成了韩碧娜的习惯动作了。

    她忽然觉得其实每天这样欺负,欺负沈君美,也挺好玩的。

    好在沈君美不知道她心中的想法,不然的话,肯定宁愿自己刚刚摔死算了。

    “啊,疼!”

    沈君美杀猪一样的叫声响起,令韩碧娜侧目,她明明没有用多大的力度,比起上次还要轻,哪里会有那么疼。

    “别装了,一点都不像。”

    转身准备离开,可是沈君美居然还在地上呻吟,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局势。

    “我的腿好疼,肯定是断掉了,我一定要告诉我哥,让他跟顾念离婚!”

    就算是现在疼痛难耐,也还是无法挡住沈君美的那张嘴。

    “难道真的受伤了?”

    听着沈君美就算是嘴里不饶人,可是那疼的抽气的声音不像是作假。

    韩碧娜站在那里,看了一会沈君美,在确定沈君美不是演戏后,拨打了一个号码。

    “你们出来几个人,到医院后墙来。”

    刚挂了电话没多久就有人从窗户的位置朝着下面看来,韩碧娜苦笑了一下。

    对方骂骂咧咧了一句后,也离开了。

    果然照顾蛮横大小姐什么的真不是一般人做的。

    **

    “怎么了?看你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顾念不知不觉在顾瑾寒的办公室呆了半天的时间,原本打算跟哥哥一起吃个晚饭再走的。

    但是沈寒越来接自己了,一向跟沈寒越剑拔弩张的哥哥,这次居然很简单的就放人了。

    所以现在她正在跟沈寒越在吃晚饭,面对面前的牛排,沈寒越一副没什么兴趣的样子。

    明明刚才还一脸高兴的跟自己介绍着,各种各样他自己收藏的红酒,现在却一副怏怏的样子。

    让顾念不得不在意起来。

    “刚刚的电话是谁打来的?”

    是从刚才接听了电话之后,沈寒越就变成了这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看了一眼顾念,沈寒越叹了一口气。

    “你哥打来的。”

    “我哥?什么事吗?”

    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刚刚就该当面说,他们这才出来多久啊,怎么会又打电话过来呢?

    而且看沈寒越的样子,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事就是了。

    想起刚刚顾瑾寒跟自己说的事情,沈寒越苦笑了一下。

    “是关于君美的,那个丫头被宠坏了,只是没有让她跟着我们一起出来看俞北,她居然就学人家跳窗,真是不知道那么多年的礼仪学到哪里去了。”

    虽然嘴上抱怨着,但是沈寒越对沈君美并没有真的像他自己嘴里说的那么讨厌。

    这点顾念还是知道的,不管沈君美做了多么让沈寒越讨厌的事情,她始终还是他的妹妹。

    “跳窗!伤的怎么样?”

    就算再不喜欢沈君美,顾念也还是会为沈君美担心。

    “她呀,命大的很,每次闹出事情来都是别人在那里手忙脚乱,她自己倒是悠闲的很。”

    这话说的倒是没错,顾念在心中默默的附和着。

    举起酒杯,这可是他珍藏了很久的红酒,今天特意拿出来请顾念喝的。

    刚刚被沈君美的事情,影响了自己的心情,接下来他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她呢。

    所以更要好好的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刻。

    “尝尝这罗曼丽·康帝,我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弄到的,就等着有一天能够像这样跟你一起品尝。”

    罗曼丽·康帝,被称为帝王之酒,全世界也不过只有五瓶。

    每一瓶的价格都不菲,不是有钱就能够买到的稀世之品。

    顾念没有想到沈寒越会如此舍得下本,难怪这酒打开的时候,她就闻到了一股醇厚的香甜味。

    不愧是稀世之品,摇曳手中的酒杯,让酒中的酶能够更好的与氧气接触。

    让红酒的口感更加甜美,水晶杯里的红色液体,在灯光的照射下,那么的艳丽。

    让人难以抑制去品尝的冲动,与沈寒越轻轻碰了碰杯,然后举起杯子靠近嘴唇。

    甘甜醇厚的葡萄酒,立刻溢满了整个口腔。

    “怎么样?不错吧?”

    见顾念很喜欢的样子,沈寒越很高兴,早知道这能够让顾念高兴,他早就该这样做了。

    轻点了一下头,顾念平时对红酒没有特别的喜好,但是这酒,她真的很喜欢。

    **

    “红酒虽然喝的时候很甘甜,但是后劲也很大,都叫你少喝点了。”

    一瓶酒几乎都被顾念一个人给喝完了,等沈寒越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扶着摇摇晃晃的顾念下车,沈寒越关好车门,还不忘抱怨着。

    “哎呀,别倒下去啊……”

    好不容易把门给打开了,沈寒越觉得一身都累趴了,照顾醉酒的人真的是很幸苦的差事。

    尤其是像顾念这样喝醉了之后,就会乱动的。

    美人在怀,他本来就已经在很努力的克制了。

    可是某只萌蠢的家伙,还不知死活的动来动去。

    现在也是,他不过是把顾念放在床上,自己也顺便休息一下,只一会的功夫就被顾念抱了个满怀。

    明明在清醒的时候很抵制自己的碰触,伸出手,弗开挡住了脸颊的秀发。

    露出顾念清秀的脸颊,因为喝了酒的缘故,那脸颊看上去像是在邀请着什么一样诱人。

    轻抚过顾念的脸颊,沈寒越蠢蠢欲动。

    “就说了你不会喝酒,就不要喝。”

    经过这件事之后,沈寒越决定,以后在自己看不到范围内,一定要让顾念滴酒不沾。

    手指被温热的东西给包围,里面湿滑揉腻,那触感,让沈寒越全身犹如电流经过一般。

    一低头,就看到刚刚还在用脸磨蹭自己手掌的顾念,此刻居然含着自己的手指,有力的吸允着。

    从他这个角度看去,顾念的衬衫领子解开了好几个扣子,胸前白皙的一片都裸露了出来。

    应该是之前在车上拉扯的缘故,扣子早已经不知道遗落在何处了。

    “嗯……”

    大概是觉得吸了太久,都没有任何的味道,顾念把沈寒越的手指给吐了出来。

    手指上粘着的口水,亮晶晶的,看上去好想很香甜的样子。

    沈寒越一个没忍住,便把刚刚被顾念含过的的手指放入了自己的口中。

    身上的衣服跟身体摩擦,让她很不舒服的发出了一声呻吟。

    “唔,这是犯规啊!”

    捂着自己的鼻子,看着这样的顾念,沈寒越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朝着某一处而去。

    整个人都快要炸裂了,当然,沈寒越没有流鼻血,他只是觉得快要流了,以防万一。

    而那磨人的小妖精,还丝毫没有自觉的在床上蠕动着。

    身上的衣服也被她自己拉扯的七零八落的,该露的露,不该露的也多多少少露出来了一些。

    这比全露更加吸引人的视线,沈寒越理智明明知道,不该继续看下去。

    该帮顾念洗个澡,让她舒服一下,可是身体却动不了,还想看更多……

    “唔……,好难受……”

    听到顾念的呻吟声,沈寒越绷紧了身体,终于能够动了。

    走向顾念,轻轻把顾念抱起,放入已经放好了热水的浴缸之中。

    连着衣服一起放入了水中,因为若是不这样的话,沈寒越不能保证他会不会在帮顾念脱衣服的时候,做出什么来。

    “呼……”

    “我以为我会就那样死掉了呢。”

    终于帮顾念把澡给洗好了,衣服被他随意的丢在地上,全身用宽大的浴巾包裹住。

    然后就那样直接放到了被子里。

    像个毛头孩子一样冲动,明明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内心的悸动却无论如何都平息不了。

    看着已经焕然一新的顾念,熟睡的睡脸,沈寒越只觉得心神俱疲,这甜蜜又难捱的夜晚。

    刚刚在浴缸中,沈寒越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

    不过好在总算是已经洗好了,看着顾念一脸幸福的样子。

    沈寒越心想,幸苦是有回报的,总算功夫没有白费。

    身体也到了极限,看了一眼自己的下面,那个地方都已经开始忍得疼痛了。

    进入浴室后,沈寒越狠狠的冲了一个冷水,才好不容易把**压下去。

    钻进被子里,拥着顾念陷入了香甜的梦中。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