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遵命,我的老婆大人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7:06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清晨的阳光从浅蓝的窗帘中透进,在地上拖出一道道长长的光影。

    从白色的雕花窗台,到深色的地毯,再床上睡熟人儿娇俏的侧脸。

    嘴角还微微翘起,传达着此刻她身处的美妙梦境。

    长翘的睫毛微微颤动,像是欲将翩飞的蝴蝶,尔后黑蝶展翅,露出一双轻灵动人的美眸。

    顾念翻身仰躺于穿上,不脑海里,不自觉的就开始回忆起,昨夜的种种。

    翻窗而进的沈寒越,手捧着新摘薰衣草,冷峻霸气的脸上,是只有在她面前才能看到的柔情和纵容。

    顾念拉着被子盖住脸,幸福的笑容也藏在了,雪白的蚕丝被子里。

    还有最后那个,让人脸红心跳,颤动不已的,那个陷入,薰衣草柔情里的,深情的吻。

    虽然那个时候的,沈寒越,动作间的温柔,宠溺,还有爱意,让顾念激动不已。

    但最后还是被顾念,残忍的赶了出去。

    两个人在那片柔情里,做的事情,仅限于那个,柔情激动的吻。

    总觉得,在那样一个充满梦幻,和甜美的环境里,做接吻以外的事情,就破坏了那种神圣的,圣洁感。

    都被沈寒越的……

    粗俗!

    顾念又是愤愤,又是甜蜜的想。

    对,沈寒越袭—胸的那个动作,就是粗俗。

    被沈寒越的粗俗给破坏了。

    要是沈寒越,不做接吻以外的事情的话,或许,顾念还会因为那份柔情,让沈寒越在她的屋子中,呆一夜。

    都怪他自己。

    顾念一面想着,一面起床去洗漱。

    薰衣草的花朵还散落在地毯上,屋子中那醉人的香味,还没有散去。

    似乎还能嗅到其中的,迷情与甜蜜。

    顾念穿着一袭白色的长睡裙,慢慢的把地上散落的,薰衣草,捡起来。

    找了一个玻璃罐子,装进去。

    她才不是要,留这些薰衣草花,来做纪念,而是……

    而是因为,这些花,太香了。

    对,就是天因为花太香,才跟那个沈寒越没有丝毫的关系。

    顾念小心的,把罐子放进,梳妆柜里。

    丝毫没察觉到,自己脸上的甜蜜,神色。

    罐子刚放好,门就被人敲响了。

    “谁?”

    顾念起身去开门。

    “早上好!”

    门外是,又捧着一束,新鲜的,还带着露水的薰衣草的沈寒越。

    “昨天晚上,有梦见我吗?”

    沈寒越靠向顾念,身上的薰衣草和古龙香水混合的,味道,袭向顾念。

    熏得顾念脸色发红。

    “谁会梦见你!”

    顾念做出一副,发怒小猫一样的,恶狠狠表情。

    “你一大早,又过来干什么?吃撑着没事做的话,自己出去跑步,我还没睡醒呢!”

    顾念不客气的下着逐客令。

    “先把花留下!”

    说完之后,还添上了这么一句。

    惹得沈寒越一笑,乖乖得奉上花。

    “你明明就已经,起床了。我闻到你,漱口水的草莓味。我知道你喜欢,用什么样牌子的漱口水!”

    沈寒越继续往前靠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越来越暧昧。

    让人脸红心跳。

    顾念抢过花:“你干什么,离我还远点!”

    顾念高高的举起花,作势要打,这个又想吃她豆腐的,沈寒越。

    但是动作做出来之后,又舍不得。

    至于到底是,舍不得花,还是舍不得人呢。

    恐怕顾念自己,都没想清楚。

    见到顾念的犹豫,沈寒越坏坏的,得寸进尺。

    拦住眼前这个诱人小女人纤细的蛮腰,就着那股甜美的草莓香气,吻了下去。

    但下一刻,就被女人一把推开了。

    “沈、寒、越!”

    女人气鼓鼓的,红着脸骂道:“你混蛋!”

    说完,就好像自己,真的很生气一样,摔上门。

    沈寒越却还在门外,厚着脸皮喊。

    “老婆,只是一个早安吻,你不要害羞嘛!”

    “混蛋,你离我远点!”

    顾念红着脸骂。

    什么早安吻。

    就是想吃她的豆腐,罢了。

    混蛋,混蛋!

    顾念看着手中的薰衣草花,嘴角甜蜜的笑容,出卖了她此刻的口是心非。

    **

    “医生,君美,没事了吗?”

    朴恩雅,装出一副十分担忧的样子,着急问道。

    医生收起检查工具,浅笑着答道:“已经脱离危险了,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中午就能够醒了。”

    “这样啊……”

    朴恩雅一面在心里恶毒的,埋怨沈君美,怎么会醒得这么早。

    一面对着医生笑着道:“太感谢医生了。君美马上就要醒了,我真的是太高兴了。”

    医生点了点头。

    “没事,我就先走了。”

    “谢谢医生!”

    朴恩惠满脸感激的,把医生送出房间。

    等医生走远之后,立马关上门。

    脸上也不再是刚才的那种,激动和感谢。

    而是狠毒和,怨怼。

    “她这么快就要醒了,我们的计谋要怎么实行?”

    朴恩慧干脆,狠毒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掉。把沈家还有,顾家之间的矛盾,彻底激化。”

    朴恩雅却面露犹豫。

    “沈寒越,还有顾念之间的关系,已经决裂了。沈君美现在已经是一个,没什么大作用的棋子,我们没有必要为了这么点,小结果,就解决掉沈君美。”

    朴恩雅继续推脱道:“现在杀了沈君美,反而太显眼了。要是因此而引起了沈寒越的,注意力,我们反而得不偿失。不如继续留着沈君美,拿她来挑唆,顾瑾寒,还有沈寒越之间的关系,不如更有价值。”

    朴恩惠听完,冷笑一声,嘲讽道:“我看,你是对那个沈寒越动心了吧?你不是自诩为,玩弄男人与股掌之间,万草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吗?怎么,现在栽在了,沈寒越的身上了吗?”

    看这个朴恩雅,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朴恩惠却开始不安,还有危机起来,警告道。

    “你难道不知道,我们这种人,是不能对人动心的,。一旦,动心了,就是离死不远了!你别忘了,你自己以前是怎么说的!要是被,卡洛知道,你居然对着沈寒越动了不该有的,心思。他会怎么惩罚你!”

    想到卡洛的狠毒手段。

    朴恩雅脸色一白,冷汗瞬间就下来了。

    朴恩惠盯着朴恩雅的脸色,像是要把这句话,打进朴恩雅的脑子里。

    “姐姐,你可要好自为之,不要在,卡洛面前,作死!”

    朴恩雅垂下头,紧紧地咬着嘴唇。

    见到她这么颓然得样子,朴恩惠,又忍不住心软。

    毕竟姐妹一场,情深如此,总不能眼见着,姐姐去送死。

    “这件事情,我不会给任何人说。姐姐,你自己也要好自为之,这种事情,以后,再也不要发生了。更不要在,卡洛面前,出现这种情况。不然到时候,谁都保不住你!”

    朴恩惠好言好语的,警告了一番。

    朴恩雅苍白着脸点头。

    她却是是不该。

    但是,沈寒越,那么优秀,俊美,又高贵的一个男人。

    不得到他,她又实在是,太不甘心了。

    顾念那个女人,哪点比她好。

    凭什么,她顾念可以,而她朴恩雅,却,不可以?

    凭什么?

    这些不甘,朴恩雅暂时埋藏在心里。

    像是一颗,汲取饱了的种子,只要一点点的契机,就可以生根发芽。

    床上一直躺着的,沈君美,这个时候动了动手指,悠悠转醒。

    “水……”

    嗓子干哑一片,沈君美,忍不住渴望的喊道。

    “给我拿,水来……”

    但是她,喊了半天,却没有一丁点的水,送到她的唇边。

    沈君美睁开眼睛,看见的却是,朴恩惠,带着恶毒和嗜血的脸。

    “醒了,真是命大啊……”

    朴恩雅,没有关心,而是无情的嘲讽。

    “恩雅,给我拿水来。”

    沈君美,却并没有察觉出,朴恩雅的恶意,而是依旧我行我素的,颐气指使。

    “水?想喝水啊?”

    朴恩雅在一边,端着一杯水,笑得邪恶又毒辣。

    “想要水,就的答应我们,一个条件。”

    沈君美迟钝的大脑,终于反应过来一丝不正常。

    挣扎着坐起身,惊疑问道:“你们,两姐妹,到底想要干什么?”

    朴恩雅见她,已经明白了,她们两姐妹的,来者不善。

    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道:“我们要你,现在开始装傻。让人以为,你是因为中毒,变成了痴傻儿。并且用这个,彻底的激怒,沈寒越的怒气。”

    这样一来,不怕,沈寒越还有顾瑾寒之间的,矛盾,更加的剧烈。

    沈君美愣了半响,终于聪明了一回,指着朴恩雅,还有,朴恩惠,大声质问。

    “是你们!是你们对我下毒的,是不是!?0”

    朴恩雅笑得,狠毒而又得意:“是我们,又怎样?”

    沈君美指着朴恩雅姐妹,手指颤抖了半天,想了良久,也想不出什么骂人的话来,只狠狠的说。

    “我马山,就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哥,还有顾瑾寒。这样一来,你们两个人,谁也逃不走吗,反而会被我哥和顾瑾寒,狠狠的惩罚一顿!”

    沈君美满心高兴,以为自己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计谋。

    朴恩雅却一笑,无所谓道。

    “你去告状啊。你去跟你哥说。你跟秦幕勾结,你跟我们勾结,你故意引狼入室,你故意,想要弄死顾念!”

    看着沈君美瞬间苍白一片,浑身颤抖的样子。

    朴恩雅更加得意的,说道:“你有胆量把,这些事情,说出来吗?”

    沈君美愤怒的,颤抖着和身体,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本来就是,最大的那个叛徒,怎么还有脸皮,去指责别人!

    不对!

    沈君美的悔意,只持续了一秒钟。

    这些,都是顾念的错!

    她才没有错,要不是顾念,她哥哥,不会一点也不向着她!

    俞北也不会,一眼都不会,看她。

    好像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在围着顾念转。

    可明明不是这样的!

    她沈君美,才是世界的主角。

    “看你也是没胆量的!”

    朴恩雅讽刺。

    “你们到底是什么目的?想要干什么?你们是不是,目的根本不是顾念,而是想要对我哥哥做什么?”

    沈君美后知后觉的察觉出不对劲,追问道。

    “想知道啊?”

    朴恩雅看着沈君美期待的眼神,残忍道:“可惜,你没资格知道!而且,就算你知道,又怎么样,你这个智商,难道还能翻出什么花来?”

    沈君美被朴恩雅嘲讽得一时无话。

    朴恩惠笑着上前,冷笑道:“不过,看你得蠢样子,我们要是不说,你想破一辈子的脑袋,也想不通,我们到底要做什么,又为什么要利用你吧?”

    朴恩雅跟着冷笑。

    “那好,我就告诉你,一部分吧。”

    朴恩雅坐在床边,一边欣赏着沈君美越来越苍白的脸色,一边缓缓开口。

    “你一直都只是我们的棋子,你哥哥,更只是我们计划中的一部分。我想要的,是你们沈家,还有顾家之间,彻底决裂。然后,让你哥哥,死在顾家的这个岛上。沈家的总裁,死在了顾家的岛屿上。”

    “顾念又,刚刚在婚礼上逃婚,你觉得,媒体,会怎么说顾家?”

    朴恩雅格外喜欢看,沈君美脸上不可置信的绝望还有,愤怒。

    越发喜悦的说道:“等到媒体,着这件事情报道出去,外界的混乱,被好奇心爆发的媒体带进顾家的岛屿上,我们的计谋就成功了大半!”

    只要顾家岛屿完全混乱了,那么卡洛就可以混进顾家的岛屿,进行进一步的行动。

    这个时候,他们的计谋,就完全成功了!

    朴恩雅幻想着,那个盛大宏伟的场面,嘴角的笑容,越发得意起来。

    “知道这些,你现在更是我们一条船上的人了。现在,那个痴傻,你是装也得装,不装,也得装了!要是你装,这个事情被捅破了,后果,可不是你平时那些,小打小闹的算计,可以媲美的。”

    朴恩惠适时的插嘴,让沈君美的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和,恐惧。

    “要是你那个,本来就不怎么疼爱你,却无比疼爱顾念的哥哥,知道了你,竟然伤害了顾念,伤害了顾家,还算计了自己家,又会怎么对你,大发雷霆?”

    朴恩雅得意道:“所以,现在,告诉我,你愿意不愿意”

    沈君美已经被吓得六魂无主了。

    但是,也是第一次,没有因为恐惧,立即答应朴恩雅。

    而是,低声哀求:“你们不要把这些事情,告诉我哥哥,也不要伤害我哥哥。我可以给你做其他的事情!”

    朴恩雅冷笑一声,正要继续讽刺,威胁她。

    但是这个时候,门却被人推开了。

    俞北大步走进来,表情冷冽,目光冷冷的扫过屋子里,这几个心思歹毒的人。

    他们本来一直都在怀疑,朴恩雅还有朴恩惠,所以不放心沈君美,路过的时候,过来看看。

    没想到,刚好听到了这些。

    原来这两个姐妹,竟然怀着,这样子恶毒的主意。

    甚至,不惜弄死沈君美。

    “原来,你们姐妹的,目的,竟然如此歹毒!”

    禹北冷声叱道。

    朴恩惠与朴恩雅对视一眼。

    她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愚蠢,又频频闹事的沈君美,竟然还会有人来,看望。

    所以一时大意,竟然被人偷听到这么重要的事情。

    这个计划,却是她们万万不能,失败的。

    不然,回去之后,死的可就是他们。

    于是两姐妹对视一眼之后后,当即就决定,杀了俞北灭口!

    朴恩雅掏出匕首,突然爆起,袭击向俞北。

    俞北侧身躲开,反手捏住朴恩雅的手腕,用力,卸掉了朴恩雅的匕首。

    但,没想到,朴恩雅竟然突然挑起,抱住了俞北。

    接着,朴恩惠偷袭,一刀捅向俞北。

    俞北匆忙躲开,还是被匕首捅进了腹部,顿时血流如注。

    朴恩雅掏出藏在大腿上的枪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枪口,抵在了俞北的,胸口上。

    沈君美吓得血色尽失,长从床上扑下,哭喊道:“住手,你们住手!我求你们,我求你们,不要伤害俞北!”

    俞北不想,沈君美哀求这两个冷血的杀手,想要出口组织,但胸口的枪口,一紧。

    警告俞北,不准开口。

    “你求我,我就要听你的吗?”

    朴恩惠毫不怜惜的嘲笑她。

    “你平时,不是最跋扈的吗,现在求我们,没用!”

    朴恩雅也道:“你不过是,一个没用的棋子,连求我们,都没有资格!”

    朴恩惠缓步,靠向受伤的俞北,看着他身上流血不止的伤口,眼底全是兴奋的,嗜血。

    “竟然这么,不禁打,这就……”

    话还没有,说话。

    背后一声枪响。

    拿着枪的朴恩雅,被人一枪打中了手腕。,手里的枪,也应声掉落。

    沈寒越,还有顾瑾寒,突然同时出现。

    朴恩雅,还有朴恩惠两人,才惊觉。

    原来,她们早就已经上当了。

    这些人,原来早就知道了,她们的计谋。

    “你们,难道是早就开始怀疑,我们了吗?”

    朴恩雅,不知道为何,竟然眼眶发红的,质问道。

    沈寒越,冷眼看着她,并未说话。

    朴恩惠趁机,丢下一颗红色烟雾弹。

    顿时屋子中被红色的烟雾弥漫,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完全挡住。

    朴恩惠拉着,伤心的朴恩雅,凭着记忆中的路线,趁着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跑向门口。

    沈寒越,还有顾瑾寒,顿时乘胜追击。

    对两姐妹,紧追不放。

    朴恩雅,用另一只手,举起另一把枪,瞄准了,沈寒越。

    但是不知道为何,却迟迟,下不了手。

    但对面的沈寒越,却用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她。

    朴恩雅满脸的不可置信,。

    “砰——”

    枪声响起,朴恩雅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倒在了地上。

    朴恩惠惊讶不已,震惊得甚至,忘记了逃跑。

    愣神间,被人从后背,扑倒,活捉。

    “把她,给我绑起来!”

    顾瑾寒,冷声,命令道。

    手下的人,立即,动作利落的,把那个面如死灰,心如人偶的,朴恩惠绑,在了一个椅子上。

    顾瑾寒走过去,冷眼看着她,问道:“说,卡洛在哪里?”

    朴恩雅却眼神恶毒的看和沈寒越,道:“沈寒越,你真的是,好狠毒的心。我姐姐对你,真心一片,最后关头,没对你开枪,没想到,你倒是好,反过来,对着我姐姐开了一枪!”

    沈寒越却冷冷的说道:“你们,两姐妹,本来就没安好心。我这样做,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朴恩惠绝望一笑。

    她们任务失败,计算,没有死在顾瑾寒的手里,回去,也一定会被卡洛,弄死。

    反正都是死,不如——

    朴恩惠一狠心,咬碎了藏在牙齿里的毒药。

    七窍流血,中毒而死。

    顾瑾寒的人,组织不及,眼看着,朴恩惠,七窍流血,中毒而死。

    **

    俞北腹部中了一刀,在后面烟雾弹里的时候,腿上,又莫名其妙的中了一枪。

    算是重伤人员。

    而岛上的医疗水平实在是,有限。

    于是沈寒越大掌一挥,直接就吩咐道:“把俞北送出岛,送回他自己的医院去,好好医治自己。”

    早就看俞北,不顺眼了。

    这下终于找到了理由,送走这个,碍眼的男人。

    以后,就是他,跟顾念两个人的,二人世界了。

    顾念担忧的看着昏迷中的,俞北。

    俞北身上的伤口不轻,浑身是血,脸色苍白。

    顾念实在是不放心俞北,一个人回去。

    便开口道:“我跟俞北哥哥,一起回去。路上也好照顾他。”

    “医生会照顾好他的,你瞎操什么心?”

    沈寒越不满。

    “况且,我也受了伤,你怎么,不主动,照顾我?”

    沈寒越语气里,满,满都是醋意。

    顾念一听,又担忧的拉着沈寒越,上下看沈寒越的身体,急急的问道:“你哪里受伤了?”

    沈寒越顺势往顾念身上一倒,赖皮道:“我浑身都是伤!不如,你带我回房间去,好好检查伤口吧。”

    沈寒越,一脸期待的看着顾念。

    最好还能在,房间里,做点其他的,可以安抚伤口疼痛的,事情。

    顾念脸一红,顿时推开沈寒越。

    “沈、寒、越!”顾念气气愤的骂道,“你又骗我!”

    沈寒越正经道:“我哪里骗你了!你又没检查我的,身体,你怎么知道,我在骗你!?”

    顾念推开,沈寒越,往俞北身边走。

    “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

    顾念担忧的看着俞北。

    “俞北哥哥,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你还在这里,胡闹,太过分了!”

    顾念,字里行间,都是对俞北的维护。

    沈寒越,听得,十分不是滋味。

    拉着顾念,说道:“你忘了我们,之前的那个赌约了吗?”

    顾念愤愤的瞪着他。

    沈寒越继续道:“朴恩雅姐妹的,目标,是我们沈家,你赌输了,你要无条件的答应我,一个事情!说话要算话,你难道要,反悔吗?”

    顾念,正要否认沈寒越的话。

    沈寒越却一低头,凶横的吻上顾念的唇。

    在顾年气喘吁吁的时候,说道:“现在,我就要你,答应我。永永远远的待在我的身边,不许离开我半步!”

    “我……”

    顾念这句话,还是没能说出来,就被男人堵在唇里。

    男人的吻霸道,又强势。

    带着不容反抗的味道。

    这让顾念,不由自主的,开始比较。

    那个在薰衣草香里的吻。

    明明可以,那样柔情,而又宠溺的。

    明明可以,两个人甜甜蜜蜜,甜美幸福的。

    但为什么,为什么每次,一到意见不合的时候,男人总是,用这种强势得,强制一样得方式、

    逼迫自己妥协呢?

    难道,除了用这种霸道得像是,命令的一样的方式。

    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顾念这么想着,不由得,怒从中起。

    紧紧的抓着男人的肩膀。

    男人心里一喜,还以为,是女人要回应他了。

    但不曾想,女人抓着他的肩膀,只是为了,更好用力的,把男人推开。

    “沈、寒、越!”

    女人一字一句,不带感情的冷冷说道。

    “你不要颠倒事实!朴恩雅她们的目的,明明就是我们顾家,你沈寒越,不过只是其中的一个,步骤!根本就不是,最终的目的!那个赌约,完全就不成立!”

    沈寒越脸色一变。

    顾念继续道:“这个赌约,你根本就没有赢,你凭什么。这么要求我,不离开你半步?”

    沈寒越脸色顿时柔和下来,想要对女人换一种,柔情的方式。

    来让女人,打消,去照顾俞北的目的。

    但是女人,却不领情。

    而是避开了,沈寒越伸过来的双手。

    冷冷的说道:“算起来。这个赌约里,胜利的人,是我!你要是不想,我用反过来,用赌约,挟制你,你就不要在,阻止我,去照顾俞北哥哥!”

    说完,女人转身,就要继续去照顾,俞北。

    但沈寒越,却还是强势的,横在两个人中间。

    漆黑的眸子里,慢慢都是暴风雨欲来的平静。

    这个女人,就非要跟他,对着干吗?

    明明知道,俞北对她的,心思。

    却还是要往那个人,面前凑,难道,她就没有一点作为人妇的,自觉吗?

    沈寒越,本想,用更加强势的方式,让顾念留在他的身边。

    可是当他看见,顾念,那双气鼓鼓,又带着冷色的眸子的时候。

    却还是禁不住,心底一软。

    柔和了语气,满是无奈的说道:“老婆,算我错了。你别生气,大不了,我亲自去照顾,俞北。”

    说到后面,语气里,还是带上了,咬牙切齿。

    顾念被,沈寒越突然大变的态度,弄得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你照顾,俞北哥哥?”

    顾念不信任的反问,“你确定,你可以,好好的,照顾一个,病人吗?”

    沈寒越眸子一深,霸气自然露出,带着一股天然的傲气和自信:“为什么不行?”

    “我是沈寒越,这天底下,就没有,我不行的事情!”

    沈寒越,说得异常的笃定!

    顾念看着沈寒越,认真的表情。

    终究是,忍不住,心底一软。

    妥协了下来:“那好,我就在一边监督你,要是你一点没做好……”

    顾念的语气,不再是之前的冰冷,带着一点俏皮的威胁。

    “要是一点,没做好,我可是要,惩罚你的!”

    沈寒越忍不住,刮了一下,顾念的鼻头,道:“怎么惩罚我?又罚我扫厕所,嗯?”

    顾念被沈寒越,轻佻的态度,弄得脸色绯红。

    不自然的,挥开了沈寒越的手,佯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不仅仅是扫厕所,还有马圈!罚你,把马圈一起,打扫了!”

    她佯装出来的,恶狠狠的样子,看得沈寒越,心里痒痒。

    又忍不住上前去,把这个炸毛的小猫咪,揽进怀来,上下其手。

    “还要扫马圈,你就真的忍心,让你最爱的,老公,去扫马圈吗?”

    沈寒越,弯下腰,在女人小巧的耳垂里,吹了几口气。

    看着女人,从耳垂,红到了脸颊。

    身心愉悦。

    顾念气哼哼的推开,沈寒越。

    毫不吝啬的骂声寒越一句:“沈、寒、越!你混蛋,你才是不是我最爱的!”

    沈寒越,厚着脸皮,又要凑过去,被顾念灵巧的避开。

    顾念远远的躲开,红着脸命令道:“你现在,就去给我,好好的照顾,俞北哥哥!”

    沈寒越,愉悦的大笑。

    连去照顾情敌,这么难受的事情,也变得,不再难受了。

    而是满心愉悦的道:“遵命,我的老婆大人。”

    俞北的伤太重,顾家岛上没有,最合适的医疗,顾瑾寒害怕,没有处理完美,会给俞北留下什么后遗症。

    于是,在给俞北的伤口,大概处理完了之后,就派了私人飞机,带着俞北,去俞北在巴黎开的,圣保罗分院。

    等到,俞北在医院里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

    顾念不放心俞北,本来打算守在床边的,但是被嫉妒的沈寒越,“抢”了先。

    所以,等俞北从麻药中清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沈寒越挂着淡淡暗青的,冷脸。

    “你怎么,在这里?”

    俞北用沙哑的声音,吃惊道。

    沈寒越没好脸色道:“怎么,看见我失望了?你想醒来看见的第一眼是我老婆吗?”

    俞北很想反驳沈寒越,顾念本来是要跟你离婚的。

    但是转念,想到了,他问顾念愿不愿意用,赌约来要挟沈寒越离婚的时候,顾念的那份沉默。

    反驳的话,终究是,苍白的埋藏在了心里。

    “能给我,带杯水来吗?”

    俞北转移开了,话题。

    沈寒越绷着脸,万分不愿意的,给俞北接了一杯水。

    俞北腹部有伤口,只靠着自己,不能从床上起来。

    于是就看着沈寒越。

    沈寒越端着水,也冷脸看着他。

    两个人就这么你看我,我看你的,僵持了在这里。

    最后,俞北实在是忍不住,正想指导一下,对于照顾他,一点也不上心的沈寒越。

    顾念却在这个时候进来了。

    “你们两个,在干嘛呢,瞪眼玩吗?”

    顾念不明所以,问道。

    沈寒越一改刚才的冷眼,笑道:“谁会跟他玩瞪眼啊,我这不是在照顾他吗?”

    顾念走近,才看见沈寒越手里端了一杯水。

    “俞北哥哥,你要喝水?”

    顾念关切的问道。

    沈寒越顿时不高兴道:“我已经给他端了水来了,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你去坐着休息吧。我会把,俞北,照顾得很好的!”

    最后,几个字,说得咬牙切齿。

    顾念转头看着沈寒越,质问道:“俞北哥哥身上有伤,坐不起来,你都不扶他起来,还怎么能照顾好他?!还是你去休息,我来吧!”

    沈寒越赶紧把顾念挡在身后,好像顾念往前靠近俞北一点,都是一件大事情一样。

    “你不用来!我马上扶他起来!”

    原本态度冷淡,脸上也是高冷脸的某人,热情急切的说道。

    顾念,看着他这个样子,突然觉得好笑。

    双手叉腰道:“好啊,我就看你扶俞北哥哥起来。要是,俞北哥哥,说了一点痛的话,你就给我走开!”

    沈寒越按着顾念的肩膀,边吃豆腐,边把顾念推到沙发上,让顾念坐着。

    “你放心,我保证,不会弄疼他!”

    最后几个字,说得越来越咬牙切齿。

    顾念在沙发坐着,美眸盯着沈寒越的动作。

    沈寒越在俞北的病床前,纠结了一阵,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还是俞北自己道:“你把床我给我升高,其余的我自己来吧!”

    沈寒越升高了床,俞北想靠自己的奴力坐起来,但是腹部的伤口太疼,没能坐起来。

    而沈寒越就在一边面带嘲笑的看着,挣扎坐起来的俞北。

    一点主动帮忙,照顾病人的自觉都没有。

    顾念不由道:“你去扶俞北哥哥啊,你不扶他,他怎么起得来。”

    沈寒越这才反应过来,动作粗鲁得抱着俞北的胳膊,用力一抬,俞北顿时就坐了起来。

    就是也牵动了,腹部的伤口。

    脸都白了。

    “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顾念急道,“你这样,怎么照顾病人?”

    沈寒越也不气顾念的吼话,而是转头对着,顾念笑道:“我把我一辈子的温柔,都给了你。这个俞北,连一连渣渣都没得剩!”

    顾念脸一红,瞪着沈寒越,羞得说不出话来。

    俞北被狠狠的肉麻了一把,转头移开目光。

    但眼底,却还是没控制住的,带上了一点落寞。

    看顾念害羞的样子,沈寒越心里痒痒,只想把小女人,按在怀里,好好的调—戏一把。

    但顾念却瞪着眼睛,半是气,半是羞的道:“少贫嘴!给我好好照顾,俞北哥哥!”

    “喝水!”

    沈寒越把杯子递给俞北,脸上没有面对着顾念的那种,温柔,霸道,和痞气。

    而是一张,带着嫌弃的高冷脸。

    俞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接过水。

    他这次养伤,应该是,没得清静了。

    不过……

    俞北边喝着水,边看向带着柔和笑意看着他的顾念。

    能一直看到顾念,也算是一种幸福。

    但这种幸福,很快就被一堵肉墙,挡住了。

    沈寒越横在两人之间,用自己的冷脸,代替了顾念柔和,精致的脸。

    俞北认命的,继续喝水。

    “俞北哥哥……”顾念带着一个食盒走近,“我叫人,熬了点鲫鱼汤,你……”

    “我来!”

    顾念话还没有说完,沈寒越就非常自觉的抢过,顾念手上的食盒。

    “我来喂俞北喝汤!”

    绝对不给俞北一点机会!

    顾念喂俞北喝汤,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发生。想想,都不准。

    女人是他的,所有的,一切,不论是什么,全部都是他的!

    沈寒越取出鲫鱼汤,倒了一碗出来。

    汤水洒了一半在桌子上。

    看得顾念直皱眉:“你慢点,不要急,都洒出来了!”

    “洒出来又怎么样,这里不是还有一碗吗?”

    沈寒越说着,话里就带着吃味。

    “我当时受伤的时候,可是连洒在桌子上的,都没有呢!”

    字里行间,全都是吃醋。

    他还没喝到,就让这个俞北占便宜了!

    沈寒越粗鲁的把碗在,俞北的嘴边一横,大有直接就往俞北嘴里灌的架势。

    俞北连忙伸手接住碗:“我自己来吧。”

    顾念把沈寒越往后面一拽,道:“算了,你走开。让你照顾病人,病人只会被你照顾得,更病人!”

    沈寒越却一把拦住顾念的腰,不让顾念靠近,端着滚烫鱼汤的俞北。

    “我马上叫,最好的护工来,照顾俞北。”

    沈寒越微微眯着眼睛,摄人的冷光在,漆黑的瞳孔之中闪过。

    眼里的警告之色,毫不掩藏。

    “相信,俞北,也不愿意你劳累。一个护工照顾他,就够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