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九章 好戏即将落幕!!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7:01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薛浩扬赶紧上前去捂住沈寒越的嘴,低声呵道:“沈寒越,你是不是疯了!”

    男人后退一步,一把挥开他的手。

    眼睛充血,眼底渗出的怒意,格外的的明显。

    “薛浩扬,我没疯!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

    沈寒越依旧处于暴怒之中,气势慑人。

    “你别再乱说了,这些话万一被大嫂听到了,她肯定会生你气的!你不是最在意顾念吗,你难道就不怕她听见这些话,生气伤心?而且,韩碧娜可是大嫂,最好的朋友!你当初,在大厅的做法,已经过分了,现在,就更不应该,乱说了!”

    薛浩扬压低了声音,劝慰道。

    本以为,以沈寒越对顾念的,在意程度。听见这番话,肯定会收敛几分。

    但没想到,沈寒越却只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她生气就生气,薛浩扬,全世界,又不是只有她,是有脾气的!为了她高兴,我这些天,收敛了所有的情绪!但是她呢,整天摆一个大小姐,脾气,给谁看?反正我是受够了,谁爱受,就谁去受吧!我沈寒越,就不奉陪了!”

    沈寒越语气满满的都是愤怒,还有不屑。

    这些暴怒中的话语,刚好进了门外,顾念和俞北的耳朵。

    顾念放在门把上的手,止不住的颤抖。

    小脸苍白着,没有一点血色。

    沈寒越,你在心里,是真的这么看我的吗?

    原来,所谓的真心,所谓的隐忍,也不过如此?

    顾念呵呵冷笑了两声,放在门把上的手,就势收了回去。

    见到顾念这般受伤的摸样,俞北的眼眸一紧,不顾一切的,用力一推,门,就顺势被推开了。

    “沈、寒、越!”愤怒的怒吼了一声,一拳,就朝着沈寒越的脸,挥了过去。

    “你这个混蛋!”

    俞北,一拳打在沈寒越的脸上,男人俊美的脸上顿时,红紫一片。

    女人心里一疼,急忙冲进房间。

    被打的沈寒越,心里本就积攒了无数怒气,被俞北一挑。

    顿时爆发出来,两个人眼见着,就要打成一团。

    薛浩扬急急忙忙的,过去阻拦,愤怒中的两个人。

    却被沈寒越一把推开。

    俞北也大声呵斥道:“谁都别拦我,今天我就替小念,好好收拾一下,这个混蛋!”

    说完,又是一拳,挥过去。

    “住手!”

    顾念带着怒意的,冷喝了一声,美眸里满是冰冷的寒意。

    “都给我住手!”

    见顾念生气,两个人都下意识的住手了。

    沈寒越忍不住去观察,顾念的脸色,但接触到顾念,带着冷意的眸子时,又移开了目光。

    “沈君美现在,还在昏迷之中,你们两个人想要胡闹,就到外面去闹!到时候,我叫人给你们腾场地出来,让你们两个人,打个够!”

    顾念冷冷的丢下这一句话后,摔门而去。

    可见其愤怒程度。

    俞北见到顾念,愤怒至此,更加迁怒于沈寒越。

    上前紧抓沈寒越的衣领,一字一字咬牙道:“当初,我把顾念交给你,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没想到,你到最后,竟然是这样一个,看不清事理的人!”

    沈寒越敛眸,满眼寒光的盯着俞北。

    俞北毫不畏惧,继续道:“从今往后,我不会在退让了!既然你如此不珍惜顾念,那我也不必给你留什么面子。我会拼尽全力,让顾念爱上我,把顾念,从你这个混蛋身边,抢回来!”

    说完,像是厌恶一样,丢开沈寒越的衣领。

    愤怒而去。

    他还要去安慰顾念。

    听到沈寒越这样说话,顾念一定非常伤心的吧……

    “沈寒越!”薛浩扬急道。

    “你也快去追大嫂啊!趁现在,赶紧解释,肯定还能说清楚!不然等一会,她就真的生你气了!”

    沈寒越黑眸沉敛,像是平静却蕴含着猛烈风暴的海面。

    可见到,除了站得笔挺挺,却没有其他动作的,沈寒越,薛浩扬,更加着急。

    “你还不去追,就要被俞北抢先了,你不会真的,要把大嫂,让给俞北吧!”

    “闭嘴!”

    沈寒越厉声骂道。

    眼底的暗色,却越来越深厚。

    **

    隔壁房间,听完了沈寒越爆发似的大吼。

    躺在床上的朴恩雅,嘴角一弯,就露出了一个得逞似的微笑。

    笑够了,又得意的,朝朴恩雅,看了过去。

    “他们果然愚蠢!”

    朴恩雅得意的说道。

    “我们还没有,使出五分力气来,这些人,就中计了。”

    “对啊。”

    朴恩惠附和道:“看沈寒越那么生气的样子,还有顾瑾寒的暴怒,以及无辜被牵连顾念后,同样愤怒的顾念,我们的计谋,简直是太成功了。”

    没想到这么顺利的,就挑拨到了顾念,还有沈寒越之间的,关系。

    沈君美中的毒,当然是她们姐妹二人下的。

    沈君美会感觉到手上的异样,就是因为,朴恩雅在桌下,偷偷的向沈君美射出了一根有毒的细针。

    根本不是,韩碧娜的糕点有问题。

    她们的毒针,直接刺进了,沈君美的血管里。

    所以沈君美才会毒发得如此迅速,而且还取到了如此意想不到得,成果。

    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这样好糊弄。

    就是一个小小的离间计,他们就闹成了这个样子。

    “只是没想到,虽然沈君美,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但是他哥哥还是,很在意她的嘛!竟然会愿意,因为他发那么大的火。”

    朴恩雅自以为是的下结论道。

    朴恩惠立即道:“下一次,我们也可以从沈君美身上下手。那个蠢货,跟顾念不对盘,好利用得很。”

    朴恩雅赞同的点头。

    转念又想到,沈寒越在意他妹妹,但是他妹妹与顾念,不合。

    是不是意味着,沈寒越,在心里也是芥蒂顾念,不善待他妹妹的呢?

    这样子看来,只要再努力一把,沈寒越与顾念,之间,就能彻底的拜拜了吧。

    朴恩雅得意的想着。

    等到沈寒越跟顾念,彻底的分开,她在趁机在,沈寒越面前好好的表现一把。

    还怕拿不下,那个俊美又有气势的男人吗?

    朴恩雅,已经迫不及待的,幻想起,沈寒越围绕她身边,献花献真心的,卑微样子了。

    “姐姐,只是,我这一会儿,总有一些不安心?总觉得,我们的计划,有些顺利的过分了?”

    朴恩慧,也很得意。

    只是两人得意了一阵之后,心里,就突然涌出了莫名的惶恐。

    想起卡洛对顾瑾寒的戒备,以及,总觉得,这个男人,今天的一系列举动,都不像是卡洛口中,那个运筹帷幄的,顾瑾寒。

    朴恩慧的这种感觉,等她们都彻底冷静下来之后,朴恩雅,也感觉到了。

    “听说,顾瑾寒这个人,十分的护短,而且,他似乎,对沈寒越,一直都很抵触,或许,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不分是非黑白了吧?总觉得,他也不过是急着,要赶走沈寒越罢了!”

    朴恩慧,疑惑的凝眉,深思了一下。

    总觉得,哪里不对。

    可是,又觉得,事情似乎又是合理的。

    毕竟,在秦慕口中,沈寒越,是何其骄傲的一个人呢?

    他委屈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挽留顾念的时候,或许心里,是有气的。

    而沈君美,又是他唯一的妹妹,一时气急攻心,也是难免的吧?

    “姐姐,那他们气消了,会不会发现什么端倪?”

    朴恩慧,还是不安心,忍不住的,又问了一句。

    顾瑾寒与,沈寒越,两个人均是那么手段厉害的一个人,怎么会是,轻易就能对付的呢?

    要是最后,被他们察觉出了,是谁在背后搞鬼,那后果……

    朴恩雅辗转细想,狠心道:“反正我们都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早就没有了退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沈越寒,不是在意他那个妹妹吗?我们就从沈君美手上,再下手。”

    “那如何下手,才能一针见血,直接破坏,顾念和,沈越寒之间的,关系呢?”

    朴恩慧疑惑间,还带着血腥的兴奋。

    朴恩雅恶毒的笑道:“今天,沈君美只是中毒,沈越寒就大发雷霆,要是沈君美被,顾瑾寒害死了,又如何?”

    朴恩慧眼前一亮,激动道:“姐姐的意思是,我们杀了,沈君美,然后嫁祸给顾瑾寒?”

    “对。这样一来,不怕沈寒越,与那个顾瑾寒之间,不会闹翻!说不定,最后还会,你死我活,那就更好了!”

    光是想着,朴恩雅就浑身,兴奋。

    “姐姐好计谋!”

    朴恩慧夸赞道。

    对于这个计谋,实施之后,沈寒越和顾瑾寒,两人之间的反应,可是太期待了。

    朴恩雅笑得越发得意,尔后笑容又敛了敛,道:“夜长梦多,想着沈越寒,还有那个顾瑾寒,两人正是怒火中烧,没有理智得时候。等到两个人冷静下来了,肯定会察觉不对,我们得尽快动手。”

    朴恩慧赞同的点头,嗜血的眸子一转,脑海里就有了数个恶毒的法子。

    “姐姐,不如我们……”

    话还没说出来,就听见门外一阵脚步声。

    朴恩慧立马闭了嘴,胆颤心惊的听着门外的动静。

    难道外面一直有人偷听?

    真是大意了!

    但门外的脚步声,慢慢的远去了。

    朴恩慧,朴恩雅两姐妹纷纷松了一口气。

    原来只是路过。

    两人心有余悸的对视了一眼,接下来的那些恶毒话,却是没胆子再继续说了。

    **

    顾瑾寒坐在一台电脑上,电脑上是一排排起伏不定的音波。

    随着音波起伏的,还有朴恩雅,和朴恩慧两人,恶毒的计谋。

    枉费两姐妹,得意万分,以为自己奸计得逞。

    殊不知,一切依旧在顾瑾寒的掌控之中。

    在餐厅发的那场大火,不过是故意做戏,给某些人看而已。

    “老大英明,原来早就知晓一切了。”

    韩墨听完后,不由佩服顾瑾寒的精明,沉稳。

    顾瑾寒冷笑:“两个毛头丫头的,雕虫小技,糊弄一下秦幕,就算了。在我面前,简直是笑话。”

    韩墨想到,在餐厅的时候,不仅仅是顾瑾寒大发雷霆,沈寒越,也十分暴怒。

    难道……?

    “不知,老大和沈越寒之间的,那一场争吵,是不是也是,有意为之,故意做戏给别人看的?”

    韩墨小心翼翼的猜测道。

    “的确是。早在沈君美晕倒,的时候,我与沈越寒对视了一眼,就彼此达成了协议。通过发怒,误导背后的阴谋主导人,以为他们的计谋成功了,从未根据她们的下一步动作,知道,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而现在看来,他们的计谋,很成功。

    已经知道了,朴恩雅,朴恩慧两个人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了。

    而且,没想到,原来,他跟沈寒越两个人之间,竟然这样有默契。

    又想到,顾念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还是对沈越寒,一心一意的样子。

    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还是无奈。

    “接下来,我们怎么做?守株待兔吗?”

    韩墨对顾瑾寒的,深谋远虑五体投地,恭敬的问道。

    “朴恩慧和朴恩雅两姐妹,不过就跟那个,秦幕一样,都是些跳梁小丑罢了。不足为惧。”

    顾瑾寒靠在椅子上,运筹帷幄。

    “那……我们就放任她们不管?”

    韩墨不懂,顾瑾寒的深谋远虑。

    论心机,还有腹黑,能与顾瑾寒匹敌的,只有那个沈寒越了。

    两个人,都是腹黑沉稳,城府深厚的人。

    “我自有我的打算。”

    顾瑾寒眸色深沉的盯着电脑屏幕,不多做回答。

    韩墨也不多问,而是静静的候在一边。

    朴恩慧两姐妹,算什么东西。

    真正需要好好应付的,是背后最大的那个boss,卡洛。

    不知道,他想要,从中得到些什么。

    竟然如此不择手段的,要离间,他们顾家,和沈家?

    不过,无论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

    顾瑾寒觉得,他都有足够的把握,让卡洛,从此后悔,招惹了他!

    **

    顾念怒气冲冲的回到房间,关上房门之后,方才的冷色,和怒色,顿时就消散了。

    而是,平静的,倒了一杯水来喝。

    如今看来,虽然还不确定,朴恩雅姐妹,想要对付的,到底是他们顾家,还是沈家。

    但是至少肯定,这两姐妹,都不怀好意。

    沈君美,这次是被人当枪使了。

    顾念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脑子里,不自觉的,就回想起之前,与沈寒越之间,在做成那个赌约前后的事情……

    顾念只是端着果盘,从沈寒越的房间经过。

    但没想到,会被沈寒越,一下抱住腰,拖进了房间里。

    “你干什么,放开我!”

    顾念想起自己,之前看见的,沈越寒与朴恩雅之间的,暧昧举动。

    对于沈寒越想着的亲近,有些反感。

    就算是,知道,沈寒越会与朴恩雅“亲密接触”,都是朴恩雅的阴谋,是她的刻意为之。

    顾念,还是莫名的觉得生气。

    此刻,被没事人一样,耍流氓的沈寒越抱着,就更是生气了。

    “不放!”

    沈寒越,把下巴支撑在顾念的肩窝处,闻着顾念身上自带的香味。

    只觉得,身心愉悦。

    要是什么时候,这个小女人,再也不反抗,不抵触,他的怀抱,就更好了。

    “今天,朴恩雅那个女人的事情。”沈寒越提起那个女人的时候,眼底的冷光,一闪而过。

    “她是故意的,我是无辜的。”

    说到后面,沈寒越的声音里,不带一点冷色,反而是委屈。

    “老婆,你不要误会我。我只爱你一个,我跟她,真的什么都没有的。是她趁我睡着了,故意与我做出亲密举动,就是为了刺激你的。”

    沈寒越,仔细的解释道。

    听到他的解释,顾念心中的怒气消散了大半。

    但还是推开了沈寒越,仰着下巴,冷冷道:“你说着,好像那个朴恩雅,是故意针对你了?”

    顾念本来,只是无意间的,一句讽刺话。

    但不想,沈寒越却,敛了笑意,郑重的点头。

    “朴恩雅,是故意在利用我来,刺激你,她想要打你们顾家的主意。虽然我并不知道,她们想要从你们顾家身上,得到什么。”

    沈寒越又想抱住顾念,顾念矮身,从他的腋下,灵活穿过。

    灵动的眸子里,带着得意的抱胸道:“可我为什么觉得,那个朴恩雅姐妹,是在针对你们沈家呢?”

    几抱不成,沈寒越便改变了策略,假装脚下发软,就要摔倒。

    果然,见到沈寒越要摔倒,顾念急忙上前,主动投怀送抱。

    沈寒越满意的,美人抱怀。

    “她们要是想要算计我沈家,为什么会在你们顾家的岛屿上出现?”

    沈寒越美人在怀,柔情却丝毫不乱理智。

    “所以,她们的目的,还是在你们顾家。”

    沈寒越眼眸一冷,要是敢伤害到,他的小女人。

    他一定叫那对姐妹,还有姐妹背后的人,全都付出惨重的代价!

    “如果不是呢?”

    顾念好不容易,稍稍推开了一些男人,一脸挑衅的看着沈寒越。

    “要是你说错了,怎么办?”

    这样子的顾念,让沈寒越更加的移不开眼睛。

    “不如我来打一个赌如何?”

    沈寒越嘴角一勾,笑容中带着点狐狸般的算计。

    他的小女人很有胆量,但是既然敢挑衅他。

    那他何不,将计就计,顺着顾念的挑衅,讨点小便宜了。

    不,也许是大便宜。

    沈寒越想着,笑得更加肆意。

    “要是,最后,朴恩雅姐妹要对付的是,是你们顾家。你就输了,输的人,无条件答应赢了的人,一件事情。如何?”

    沈寒越,在顾念的耳边,一边吐气,一边轻声诱哄。

    顾念输了,他就要顾念,跟他结婚,跟他回家,跟他在一起一辈子。

    而自己输?

    沈寒越,暂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况且,他的小女人这般善良,最后肯定也舍不得,让他吃半点苦头。

    顶多,嘴上挤兑几句,可是心里还是向着他的。

    沈寒越想着,越发的靠近顾念的耳垂。

    晶莹圆润的耳垂就在眼前,一点一点的变成,诱人的粉红,惹人想去,一亲芳泽。

    但却被这个娇小女人,一把推开了。

    “你别靠我那么近,好好说话!”

    女人,红着耳朵,娇斥道。

    沈寒越眸色温柔,嘴上却无赖道:“难道,我一靠近你,你就紧张得不会说话了?老婆,看来,只要一凑近你,你就会开始,脸红心跳呢?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对我的魅力,依然还是无法抵挡的呢?”

    看着女人越发红润的脸颊,男人得意的说道。

    “你胡说!”

    顾念炸毛的吼了一句。

    “我是一看见你,就想揍你才是!”

    说着,还举起粉拳,状似威胁,实则,可爱得不得了。

    “那你有没有胆量,跟我赌一把?”

    沈寒越不逼她太紧,豆腐,总有机会,慢慢吃的。

    顾念气哼哼道:“赌就赌!要是朴家姐妹,最后算计的人,是你们沈家,你就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这话一出,男人的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

    很显然,因为顾念的一句话,原本好好的气氛,又一次,消失殆尽了!

    “老婆,你就这么,急于摆脱我吗?”

    男人声音凌冽,一步一步的朝女人逼近,两人鼻尖相抵。

    他的愤怒,他的委屈,他眸中的痛意,顾念看的真切。

    女人吓了一跳,想要把刚才的话收回来,但还没来得及开口。

    一个霸道的吻,就赌上了她的嘴。

    男人的舌,像是一条气势汹汹的狼,攻陷了女人整个口腔。

    呼吸被剥夺,嘴里,也慢慢都是男人的味道。

    绵长,强势的吻结束后,女人不仅脸红透了,娇美的唇,也肿了。

    这诱人的媚态,看得男人腹下,炙热。

    想把这个女人,狠狠地,揉进自己的骨血里。

    “我说过了,不许你以后再说那两个字,你忘了吗?”

    男人的话,是强势的,但偏偏语气和眼眸,又是温柔的。

    这样的男人,耀眼得,让顾念不敢直视。

    心脏在胸腔里,怦怦的乱跳。

    简直是,心慌意乱。

    “小念……”

    男人温柔的,魅惑的唤着她的小名。

    “嗯?”

    女人不由自主的,就答应了。被男人欺负得湿漉漉的眸子,怯怯的望着男人。

    看得男人嗓子干哑,忍不住再一次吻了上去。

    “答应我,以后再也不说那两个字了,好不好?”

    男人与女人嘴唇相贴着,耳鬓厮磨,柔情道。

    而怀中的女人,早就被男人吻得七荤八素,找不到家门了。

    傻乎乎的眼见着就要开口——

    “沈寒越——”

    一道极其不和谐的声音传进来,薛浩扬大大咧咧的推开门。

    顾念也马上,从刚才的恍惚之中,醒悟过来。

    毫不留情面的,一把推开了男人。

    “薛、浩、扬!!”

    被坏了好事的沈寒越,咬牙切齿的喊道。

    薛浩扬被喊得头皮发麻,背脊生寒,慌忙关上门。

    “对不起,你们的当我从来没有出现过,请继续你们,之前的事!“”

    薛浩扬隔着门,留下这么一句话后,就匆匆跑了。

    “小念……”沈寒越也没了刚才的那种柔情霸道柔情劲,反而像只求安抚的大狗一般,讨好的凑到顾念的面前。

    “我们继续刚才的事情吧?”

    沈越寒期盼的说道。

    但顾念,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推开沈寒越。

    扬起娇小完美的下巴,神色又是高傲,又是俏皮的说道:“你不是要跟我打赌吗?要是你输了,你得答应我刚才说的事!”

    沈寒越又想拉着小女人,亲晕她,然后为所欲为。

    可女人却精灵一般,转身一溜烟跑走了。

    只留给男人一个,俏皮可爱的背影。

    ……

    顾念想着,嘴角不由浮起一抹,幸福而宠溺的笑容。

    要是沈越寒,再继续这么对她,没底线的好,她就考虑考虑,把离婚那两个字,收回去。

    只是,一想起许蕙,她的眸子,又是一阵黯淡。

    俞北急匆匆的跑过来,看到的就是,顾念嘴角的那个带着幸福,和宠溺的笑容。

    这让他顿时愣住了。

    顾念,难道刚才不是还在生气,伤心吗?

    被人抓住了,自己傻笑的样子。

    顾念尴尬的收起了傻笑的表情,端出一个高冷的样子来。

    “俞北哥哥,有事吗?”

    顾念万分正经的问道。

    俞北心里疑惑,却没多问,关于顾念笑容的事情。

    “刚才的事情,你没事吧?”

    禹北小心翼翼的询问,就怕戳中了顾念的伤心事,让顾念难过。

    顾念摇头,柔声道:“我没事的,俞北哥哥,你不用担心我。”

    俞北却还是不放心。

    虽然顾念现在,在跟沈寒越闹别扭,可是之前两个人的恩爱,他还是看在眼里。

    知道顾念对那个沈寒越有多在乎。

    现在听到沈寒越那么说,不伤心才怪吧……

    是在自己面前,伪装坚强吗?

    俞北想着,心里更加疼惜。

    单膝跪在顾念面前,郑重的握住顾念的手。

    “小念,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意的,你若是……”

    “俞北哥哥!”

    顾念收回自己的手,冷声娇斥。

    “我一直拿你,当我的哥哥。没有其他的意思。”

    俞北心下一涩,却也不得不强颜笑道:“我知道的。我也拿你当妹妹,所以,你若是在沈寒越那里,受了什么委屈,大胆与他离婚便是。我一直会站在你身后,为你撑腰!”

    俞北知道,自己若是再说什么,表明心意的话,顾念一定会不留情面的,让他出去,两个人也会,连普通的朋友都做不了了吧?

    不过,只要顾念与沈寒越离婚了,他立马就会猛烈的追求于她。

    顾念不知道俞北心里的打算。

    只是本能的,为被俞北误会的,沈寒越,解释。

    “其实,哥哥在餐厅发的大火,还有与沈寒越的争吵,以及刚才,我在门口听到的,沈寒越说的那些话,都是我们故意配合的。并不是……沈寒越的本意。”

    解释完,顾念有些别扭的侧开头。

    “所以……是你误会了,沈寒越了。”

    俞北一惊:“你们事先说好了的?”

    顾念点头,小声道:“对不起,俞北哥哥,让你担心了。”

    俞北呆愣了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所以,沈寒越说的那些,都是假的。你……你也没有,真的生沈寒越的气?”

    俞北说着,话语里,不禁带上了苦涩。

    “谁说我没生他的气,我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好字了!只是,沈寒越……他一直拖着没签而已。”

    顾念兀自说着,没主意到,听到这些话后,俞北脸上燃起来的希望。

    “而且这次,我愿意配合沈越寒,也只是因为,我在跟他打赌,而已。”

    顾念愤愤说道。

    那个沈寒越,竟然说,输了的要无条件答应他的一个条件!

    妈蛋,别以为,她不知道沈寒越,心里在打什么歪主意。

    她才不会轻易上当呢!

    “是吗!”

    俞北竭力,控制着自己语气里的欣喜,问道:“那你们的赌约,是什么?”

    “我觉得,朴恩雅姐妹,千方百计进到,我顾宅,是为了算计沈家。但是,沈寒越觉得,朴恩雅姐妹,是为了算计顾家。我们两个人,意见不合,于是就打了,这么一个赌。”

    顾念想起,两个人约定赌约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语气也带上了些,不明显的甜蜜。

    “那输的人,要做什么?”

    知道顾念愿意配合,只是为了打赌,心里松了口气。

    于北饶有兴致的问道。

    顾念却莫名的,双颊有些发热,小声道:“输的人,要答应一个条件,无条件。”

    想了想,顾念,还是把后面两个字添了上去。

    “那要是,沈寒越,赢了这个赌,要你跟他复合,你会依照赌约,回到他的身边吗?”

    俞北问得小心翼翼,害怕自己会听到不想听到的答案。

    顾念先是愣了愣,表情迷茫。

    随后却低下了头。

    “不知道,愿赌服输。总不能失信于人。”

    顾念语气虽然带着无奈,但是神色却似乎,还带着羞涩,和甜蜜。

    而这个,刺得俞北心里一痛。

    “那若是,你赢了,你又会用这个,赌约来,要求沈寒越,跟你离婚吗?”

    俞北紧张的看着顾念的脸色。

    心里万分期待,顾念会老实的,说是。

    但,他注定要失望。

    顾念犹豫不语。

    答案,尽在她不舍,纠结的眸光里。

    俞北心里万分难过,却没有表现出来。

    反而强颜欢笑道:“算了,你也别想那么多了。时间不早了,你早些休息。”

    俞北,像个大哥哥一样,笑着柔声嘱咐道。

    “嗯,你也是。”

    俞北在转身的时候,还是没忍住,露出了受伤,难过的表情。

    只是,顾念却,看不到了。

    顾念喝完杯中的水。

    自己也很迷茫。

    如果沈寒越,赌赢了,并用要两个人复合,来要求她的话,她会答应吗?

    顾念竟然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明明是铁定了心思,要跟他离婚的。

    可是为什么,现在又这样,动摇呢?

    顾念摇摇头,把那些烦人的想法甩出去,打算洗个澡,早早的去睡了。

    “扣扣扣——”窗户却,突然响了起来。

    顾念疑惑的走到窗边,拉开窗帘。

    沈寒越,带着柔和笑意的脸,映入眼帘。

    顾念脸上板得严肃,心里却莫名得欢喜,冷声问道:“你干嘛?”

    沈寒越笑着,不回答顾念的话,而是,不停的敲窗子。

    顾念冷着脸,把窗户拉开。

    一束淡紫色薰衣草,顿时落在面前。

    花瓣娇艳,香气扑鼻,好不美丽

    顾念神色不由就柔和起来。

    算起来,这还是沈寒越,第二次送她花。

    “干什么送我花?”

    顾念不一双美眸盯着花,却不动手接,故意刁难般,让沈寒越就这么拿着。

    沈寒越面色突然一变,惊慌道:“小念,糟了,我腿软,要站不住了!”

    虽然这里是二楼,但是摔下去,也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顾念忙担忧的拉着沈寒越。

    “那你还不快进来!”

    一时情急,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等说完,才发觉。

    面颊登时红了。

    沈寒越动作利落,灵活的,翻进屋子。

    跟着,一把就把还在,娇羞中的小女人,揽进怀里。

    “担心我?”

    男人俯下身,贴在女人的耳边,吐气道。

    顾念气鼓鼓的,一把推开调、戏她的男人。

    “你骗我!”

    虽然被顾念瞪了,也被顾念骂了,但男人还是觉得,心情愉悦。

    “给,这个是我,亲自给你摘的,喜欢吗?”

    沈寒越把花,递过去,脸上是邀功的笑容。

    顾念扭开头,气哼哼道:“谁稀罕你的野花!”

    “真的不喜欢吗?”

    沈寒越,马上换上一副,受伤的表情。

    “你知道,我胃病还没有好,腿伤也还没有好,但我还是忍着病痛,去给你摘来了,这束薰衣草。我只是希望,你今晚可以休息得更好……”

    沈寒越这样装可怜,果然有了效果。

    顾念神色动容,瞅了瞅,沈寒越还带着,未干的水痕的裤腿。

    “又没人叫你去……”

    明明知道自己身体,还没有康复,却还要这么,折腾自己。

    是他活该!

    顾念在心里这么,给自己找理由。

    可在看到,沈寒越,举花举的微微发颤的手后,还是没控制住自己,把沈寒越手里的花,接了过来。

    “现在,我已经接了你的花了。你可以走了,我要休息了!”

    为了给自己,接了沈寒越的花,找一个合适的理由。

    顾念,如是说道。

    沈寒越,却一把抱住了顾念。

    “你刚收了我的花,就要赶我走吗?”

    沈寒越,一面说着,一面在顾念的侧颈,偷香了一个。

    顾念脸上绯红一片,抬手就用,薰衣草花束,往沈寒越的脑袋上打。

    “沈、寒、越!”

    顾念红着脸,骂道。

    “你不要再动不动的,就、就、就吃我豆腐!”

    “你是我老婆,我为什么,不可以?”

    沈寒越还想靠近顾念。

    被顾念甩着花束,打开。

    薰衣草的花朵,零零碎碎的落了一地,满屋都是醉人的花香。

    “我说了,我要跟你——”

    后面两个字,在看到男人突然变得幽深的,眸子的时候,戛然而止。

    双颊更红,不知道想起了什么。

    沈寒越抓住,小女人握花的手腕,拉进怀里。

    “很好,你终于记得我的话了。”

    沈寒越,语气里慢慢都是满意和,甜蜜的幸福。

    看顾念的眸子中,更加柔情似水。

    简直是要把顾念溺死在其中。

    顾念!

    你要稳住气,不能再看沈寒越的眼睛了!

    顾念在心里不停的,给自己告诫。

    再看下去,恐怕就……

    男人的唇,还是落在了顾念的唇上。

    许是方才,被顾念用薰衣草打过,也或许是,男人在薰衣草丛中,摘花的时候,不小心沾染上了,薰衣草甜蜜的香气。

    顾念觉得,她被这甜腻的,薰衣草香薰晕了。

    男人吻上她的唇的时候,她竟然,没有推开他。

    这一次,沈寒越的吻,不用于,以往掠夺一般的强势,和霸道,而是充满了,缓缓流淌的柔情蜜意。

    温和,却更加让人沉醉。

    顾念晕晕的想,要是沈寒越的,每一个吻,都像这一个一样,让人沉醉的话。

    她会不会,真的溺死在里面?

    从此以后,逃不出来。

    “笨女人,眼睛瞪那么大干什么?闭上。”

    沈寒越含笑,在顾念睁得大大的眼睛上,落下轻柔的一个吻。

    “又不是第一次,接吻了,怎么反应还这样……”

    沈寒越看着顾念,依旧呆呆的,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不仅更是宠溺。

    “你是忘了,应该怎么跟我接吻了吗?”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贴得极近,近到两人可以,呼吸交融。

    顾念,恍惚的想。

    他们之间,是一直这么,亲密的吗?

    她以前怎么都,没有发现过?

    还是说,只有现在这一刻,两个人才这么亲密的呢?

    薰衣草真的,好香。

    香得醉人。

    顾念觉得,自己一定是醉了,不然为什么,会这么多的胡思乱想。

    又或者是,错觉?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