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八章演戏,我不见得比你差!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6:58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沈君美此刻,正站在餐桌面前。

    身子一软,歪倒着摔下去的时候,胳膊,先是磕到了一旁的餐桌上,然后连带着,撞掉了餐桌上的几道饭菜。

    她身体的闷响,和碗碟噼哩啪啦落地的脆响,交织在一起。

    倒下之后,桌子上的饭菜,溅了她一脸一头。

    样子,好不狼狈。

    这么大的声响,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沈君美,你装晕的把戏,够大胆啊!绝对是迄今为止最高难度的表演!你桌边刚好有一道汤,可是,你却巧妙的避开了它,而是转而把几道菜弄撒了。喂,别装死了,我采访你一下,你刚才拖着一条伤腿,是怎么完成这些高难度的动作的?”

    韩碧娜,才不信,她是真的晕倒呢。

    而且,不过就是被蛇咬了一口罢了。

    该恢复的,也都恢复的差不多了,哪能娇弱成这样!

    所以,说完风凉话,就慢悠悠的,镀到旁边,戳了戳沈君美的胳膊。

    “碧娜,她是不是真的晕倒了啊?”

    和韩碧娜,刚刚交上朋友的朴恩慧,扬着一张天真的小脸,满脸认真的,询问道。

    她话音落下去的时候,餐桌上的人,也开始陆续,站了起来。

    离沈君美最近的一个男人,还顺势,朝沈君美的人中位置,掐了一下。

    可是地上的女人,依然没有要动的趋势。

    顾瑾寒,只是冷眼扫了一下,众人的反应,最后,视线和沈寒越的视线,在半空中交汇了一下。

    然后迅速的移开,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朝一旁的佣人厉声叱喝道。

    “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去喊医生,另外,你们,赶紧先把她身上的菜汁整理一下,实施急救措施!”

    一声令下,一个佣人,拔腿去找医生。

    其余的人,就开始把沈君美抬坐了起来,一边帮她整理着脸上的菜汁,一边紧急的,对她施救。

    可是,无论是把她放在地上,使劲的按压胸口,还是使劲的掐鼻尖。

    地上的女人,始终都没有一点儿的反应。

    甚至,她的脸色,已经开始发白了,而且,这惨白里,还透着一丝诡异的乌紫。

    医生赶到的时候,只是大致瞄了一眼,就得出了一个结论。

    “是中毒了!现在,要赶紧进行紧急的救治!如果是食物引起的中毒,首先要先进行紧急洗胃,然后开始配备解毒针,迅速开始输液。”

    医生说完,一旁的佣人,立刻就识趣的搬动沈君美的身体,抬着就要走。

    医生眼看着,也要走了,朴恩雅,却率先一步,上前,拦下了要走的医生。

    “医生,你也帮我诊治一下吧,我怀疑,我也中毒了!”

    说完,就意味深长的,瞄了韩碧娜一眼。

    透过韩碧娜的身子,目光一路往后移,又落在了朴恩慧的身上。

    “恩慧,快点过来,我怀疑,你也中毒了!毕竟,刚才咱们三个,在客厅的时候,韩碧娜可特意吩咐佣人,送了糕点,我没记错的话,她还一连硬塞了沈君美几个,而你和我,也在她的盛情下,勉强吃了几个,所以……”

    她的目光,虽然已经从韩碧娜的身上,转移开了。

    但话里话外,却全都是在影射韩碧娜投毒的事情。

    她话音刚落,所有人,也都把探寻似的目光,看向了韩碧娜。

    特别是沈寒越,那阴森的目光,带着一股子可以冰冻一切的阴寒,只是一眼,就让韩碧娜,全身止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韩碧娜的身子一抖动,朴恩雅的目光,就更加的意味深长了,嘴角弯起,还不住的冷笑了两声。

    这冷笑里的意思,不言而喻——分明就是在暗示,韩碧娜刚才的颤抖,是心虚害怕了?

    “韩、碧、娜,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顾瑾寒冷眸一扫,目光就落在了韩碧娜的身上。

    声音虽然严厉,但却没有任何责备的意味,甚至,还透着一丝的维护。

    注视着,顾瑾寒询问似的眼神,韩碧娜眼眶一红,整个人委屈到了极点。

    死咬着嘴唇,下巴一扬,就不客气的,朝朴恩雅,瞪了过去。

    “你瞎说什么?明明是沈君美一个劲儿的插嘴,我为了堵她的嘴,才塞了她糕点,而且那些糕点,她都吐出来了,压根就没吃下去!不信,你们问恩慧?”

    韩碧娜说完,一个转身,就把期待的眼神,放在了朴恩慧的身上。

    女人被韩碧娜和朴恩雅,同时看着,嘴唇紧张的咬合在一起,小手不停的揪着衣角,扭啊扭的。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那副紧张的样子,就好似,韩碧娜,在强迫着她说假话似的,摇了几下头,然后身子一软,也朝地上,栽倒下去。

    朴恩慧,刚晕倒,朴恩雅也歪倒了几下,有气无力的摔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虽然,她们的情况,要好很多,但是分明,就是和沈君美,类似的征兆。

    眼下的情况,一片混乱。

    但沈寒越,却突然睨着顾瑾寒,冷笑了几声,然后走到沙发面前的玻璃茶几上,顺手抓起糕点,狠狠的往餐桌上一摔。

    “医生,麻烦你检验一下这个,是不是真的有毒?”

    “这个糕点,我也吃了很多,怎么会有毒呢?”

    韩碧娜听他这么说,一下子就急了。

    一手抓了一个糕点,就要当着沈寒越的面,吃下去,结果,却被一旁的医生拦了下来。

    “别慌!刚才没毒,这一会儿,不代表,就是没毒的,容我先拿去检验一下,然后对症进行施救吧!”

    说着,就抢走了韩碧娜手里的糕点。

    倒不是,他是故意的,给韩碧娜难看。

    而是,糕点的颜色,明眼人一看,就已经有点不太正常了。

    眼下,也就不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韩碧娜中毒了。

    不过,他的好意,却一下子,让韩碧娜,更加的有苦说不出了。

    略略泛红的眼眶,朝顾瑾寒,看了过去。

    “顾大哥,我虽然很讨厌沈君美,也想要好好的教育教育她,但是我做事是有分寸的,像这样危及旁人性命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韩碧娜话音刚落,就迎来了朴恩雅的一声冷笑。

    她此刻,喘气,都难了,但对韩碧娜的指证,却依然没有松懈。

    “杀人你当然不会,顾家施救及时,我们肯定也死不了的,只是,这次的罪,是铁定要受一次了!不过,我们身体健康,倒无所谓,可是沈君美,身子已经那样了,就算不死,身子也会受到很严重的损伤了,以后的健康,就很难保证了吧?”

    她说话的时候,还有意无意的,朝沈寒越瞄了一眼。

    见沈寒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见他的表情,越来越难以抑制,嘴角一弯,就露出了一抹不可察觉的,淡笑。

    等发现,顾念,正死死的盯着她,朴恩雅,立刻收起所有的表情,低垂着头,靠在椅背上,摆出一副难受到不行的样子。

    顾念冷笑了一声,才移开了视线,走向沈寒越,却劝慰点什么。

    结果,男人却狂怒无比的,夺过医生手里的糕点,然后,一把揪住韩碧娜的衣领,就要强行的,喂下去。

    “韩碧娜,杀人偿命!今天不管,是不是杀人未遂,你都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男人眼神冰冷,目光狠戾。

    说出的话,格外的斩钉截铁。

    韩碧娜,一下子被他吓懵了,若不是韩墨及时的冲出来,打落了男人手里的糕点。

    或许,糕点,就真的被他强行,灌下去了。

    “沈、寒、越,这里不是你撒疯的地方!”

    声音不大,但每一个字,都清晰无比,仿若带着千斤的重量,就这么狠狠的朝沈寒越,砸了过来。

    沈寒越嘴角抽搐了几下,怒不可闻的,朝声音的主人,回视了过去。

    两人剑拔弩张的对视里,所有人都觉得,浑身一冷,就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

    却只有顾念,往前,迈了一步,拽了拽沈寒越的胳膊。

    “沈寒越,有什么话,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说吗?”

    “不能!”

    沈寒越一把推开顾念,回答的,很是干脆。

    顾念似乎楞了一下,往后倒退了一步,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恶狠狠的朝男人瞪了一眼。

    那意思是——你丫适可而止吧,戏太过了!真的惹怒了我哥,到时候,有你好看的!

    可是,对于顾念的暗示,男人却视而不见。

    而是,依然和顾瑾寒,愤怒的对视着。

    嘴角一弯,就撇出了一个挑衅似的冷笑。

    “顾瑾寒,这里就算是顾家的地盘,但是,也不代表你就可以只手遮天了!你信不信,今天君美要是真的出了事情,我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你!”

    威胁的话,被他说的阴寒无比。

    可顾瑾寒,却只是不动声色的,笑了笑。

    “好大的口气,沈寒越,那就要先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随着两人言语上的争执,两人一步步,迁移,身子也越来越近。

    眼看着两人的脸,就要撞到一起了,这才怒目而视的,停下了步子。

    用眼神,互相威胁着彼此。

    “寒越,你疯了?”

    薛浩扬,躲在一旁,对着沈寒越,做着口型。

    这么明显的陷害,就连他都能看出端倪了,薛浩扬就不信,沈寒越真的,就没看出来?

    可是,这男人,这么怒气冲冲,又是要闹哪般呢?

    之前,就算发生了再怎么紧急的事情,他又何时,生这么大的气呢。

    见顾瑾寒的脸色,越来越臭。

    薛浩扬,也顾不上别的了,一把上前,拽住沈寒越的胳膊,就要把他拉开。

    “寒越,淡定——”

    说话的时候,不但的对着他挤眉弄眼,用嘴型小声的告诫着他:“小心,他会赶你走!”

    这句无声的警告,是薛浩扬,特意别过身子,背对着顾瑾寒,朝着沈寒越说的。

    按道理说,顾瑾寒是没办法听到的。

    可这货,就好似,天生长着一双透视眼似的。

    对着两人,冷笑了一声,然后就冷声,向一旁的手下,冷喝了一声。

    “你们还愣着干嘛,现在,立刻,把这些不相干的阿猫阿狗,全都给我丢出去!”

    吩咐完,就威胁似的,瞄了沈寒越一眼,转身就走。

    “喂,姓顾的,你没资格赶我走,我好歹也是顾念法律上的丈夫,要赶我,也是顾念赶!而你——没资格!”

    沈寒越,对着顾瑾寒的背影,冷声反驳。

    “够了!”

    就在众人,把视线,看向顾念的时候,她却突然对着两人,大声的吼了一声。

    待两人,同时转身,看向她的时候。

    她这才怒气冲冲的,指了指被丢在地上的沈君美。

    “沈寒越,你不觉得,现在最要紧的,不是争执谁对谁错,而是,抓紧时间施救吗?”

    说完,这才一步一步的,朝着顾瑾寒的身边走了过去。

    然后撒娇似的,抓住顾瑾寒的胳膊,摇晃了几下。

    “哥,救人要紧!你先消消气!有什么话,不如,就等她们都脱离危险之后,再去计较吧?”

    顾念都这么拜托他了,顾瑾寒,又能说什么呢?

    张了张嘴唇,看了看顾念,又看了看沈寒越。

    最终什么都没说,而是,用眼神,朝旁边的人,做了一个暗示。

    于是,呆愣在当场的这群人,立刻该干嘛该干嘛了。

    快速的,把现场,收拾了一番。

    只是,眼看着,沈寒越要随着救治人员,一起离开的时候。

    身后,却响起了顾瑾寒,冷幽幽的声音。

    “沈寒越,有一句话,你记好了,只要我在顾家的一天,你就休想在打小念的主意!”

    威胁的话说完,又不动声色的,在餐桌前坐下。

    而沈寒越背对着他,并未回头,嘴角一勾,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就跟着救治人员,迅速的离开了。

    沈君美隔壁的房间,就是临时客房。

    沈君美被紧急抬回房间,输液的时候,朴恩雅姐妹,也被安置在隔壁,开始紧急施救了。

    各自散开之后,顾瑾寒的怒气,瞬间就消散不见了。

    还漫不经心的,招呼着韩碧娜和顾念一起坐下,继续用餐。

    韩碧娜,直到现在,还没从刚才的惊慌里,回过神来。

    一直死咬着嘴唇,控制住自己情绪的,待众人散开了,这才一把抱住顾念,无声的哭了起来。

    “小念,我真的没有做过!”

    “我知道的,碧娜,你从小,虽然为人跋扈,可是你是什么秉性,我们还都是一清二楚的,吓唬人的事情,你做得来,害人得事情,你是绝对做不来得!”

    原本,韩碧娜,还在一下一下的抹着眼泪呢。

    听到顾念的话,心头一暖,就呜呜的,痛哭了起来。

    顾念,一直在耐心的轻抚着她的后背,见她哭的那么伤心,嘴角,倏地闪过了一丝内疚的情绪。

    正要,再说点什么呢。

    顾瑾寒,却突然冷冷的出声了。

    “碧娜,快坐下吃饭!有些事情,做过就是做过!没做过的事情,不管别人说什么,都无需放在心上!”

    说话的时候,佣人已经又在陆续上菜了。

    刚才没动过的菜,也重新拿回厨房,回热了一下。

    薛浩扬在旁边,一直不停的晃动着身体。

    如果不是因为好奇,想留下来,探听下事情的真相,只怕,他早就离开了。

    他总是觉得,顾瑾寒一定和沈寒越,私底下,达成了什么协议。

    刚才的那一幕,他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是两人在搭配着,唱一出戏。

    可是,在这里,坐了半天,无论如何的旁敲侧击,顾瑾寒,始终,都摆给他一个冷脸。

    看起来,因为沈寒越的事情,连带着,对他也厌烦了起来。

    薛浩扬,干脆也不自讨没趣了,随意吃了几口,站起身子,就要去找沈寒越了。

    当然,临走之前,还没望拜托了顾念一番。

    “大嫂,寒越有胃病,所以不能挨饿的!只是,他这样的倔脾气,我帮他拿饭进去,他铁定不会吃的,不如大嫂待会用完了饭,就帮我这个忙,过去劝一下寒越吧……”

    说完,在顾瑾寒警告似的眼神下,就立刻,逃也似的,跑掉了。

    “坐下,继续吃饭!”

    顾瑾寒,看着顾念,冷冷的交代了一声。

    见顾念,已经开始扒拉着饭菜,站起身子,要离开了。

    直接怒气冲冲的站起身子,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不许去!”

    声音里,满是凛然的威胁和警告之意。

    说完,就若无其事的,拿起筷子,继续夹菜了。

    韩碧娜,止住眼泪,好奇的,看了两个人一眼。

    默默的揪着顾念的衣角,拽着她坐下,就开始小心翼翼的,用餐了。

    原本热闹的午饭,此时,却吃的沉闷无比,余下的人,再也没有一个人,多说一句话了。

    在这怪异的气氛下,很快,就有人陆陆续续的,离席了。

    不一会儿,餐桌上,就只余下了顾瑾寒,以及和他无声对峙着的顾念。

    还有,一旁的韩碧娜,和韩墨。

    一向,话多的韩碧娜,只是死死咬着嘴唇,一副内疚到不行的样子。

    看样子,她的心里,已经认定,这个风波,是因她而起了。

    韩墨,叹了口气,安慰似的,拍了拍韩碧娜的后背,想说话,但却控制着,最终也没说什么。

    “哥,他是客人,而且又有胃病,再加上,被毒蛇咬伤,现在身子虚弱,不能不吃饭的……”

    顾念自以为,顾瑾寒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试探似的开口,说道。

    “我知道,但是,那都是他的咎由自取!”

    一句冰冷的结论,就堵住了顾念,接下来,想要说的话。

    顾念无奈的张了张嘴唇,这一刻,只觉得,顾瑾寒的火气,来的有些莫名其妙!

    而且,不止是顾瑾寒,就连沈寒越,似乎也有那么一丢丢的莫名其妙。

    “哥,你今天究竟怎么了?往常,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会这般失态的啊?”

    顾念,脸上,闪过一抹好奇。

    “不为什么,就是看他,十分的不顺眼!”

    不顺眼?这可真是个百用不爽的,好理由!

    但对顾念来说,却是个最坑爹的回答。

    毕竟,这么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又能问出什么信息呢?

    “哥,为什么会看他不顺眼?因为我吗?如果是为了我,你大可不必操心的!我说过了,我以后都不会和他有任何纠葛了,可是现在,他是病人,而沈君美,又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在实施紧急施救,我们作为主人,最基本的待客之道,还是要有的,对吧?”

    女人,循循善诱的,说完这些,就抬头,暗中观察了一下,顾瑾寒的神色。

    见顾瑾寒的神色,有所缓和,这才站起身子,拿出她事先拨好的饭菜,正要离开。

    结果,刚才还一脸平静的顾瑾寒,却突然狂怒无比的,推翻了餐桌。

    餐桌上的饭菜,配合着餐盘的叮当声,显得格外的刺耳!

    “顾念,你记住!你是顾家人!碧娜虽然不姓顾,但好歹也是我们顾家的一员,看着她受了欺负,你就是这样一副态度吗?你今天哪也不许去,就给我好好的回房,去反思吧!”

    他吼的很大声,又配合着,霹雳啪拉的声响,薛浩扬吓了一跳,回头瞄了一眼,就迅速的推开离她最近的房间,砰的一下,关上了房门。

    “哥——”

    顾念委屈的喊了一声,如果说,刚才她就觉得,顾瑾寒的态度奇怪了。

    现在,她就觉得,更加的莫名其妙了。

    这个一向睿智的男人,这一刻,就好似突然被什么蒙住了眼睛一样。

    难道,他的哥哥,和沈寒越,暗中也打了什么赌约不成吗?

    想着这个可能,她嘴角一勾,并没有真的和顾瑾寒去争执什么,而是佯装委屈的低垂下眸子。

    一转身,就按照顾瑾寒的要求,回房间了。

    不过,她回房间,可不是为了闭门思过的,只是,为了避开顾瑾寒的视线而已。

    见客厅里,彻底安静了下来,顾念,这才蹑手蹑脚的,推开门,重新朝厨房里,跑了过去。

    在楼梯上,观望一切的顾瑾寒,看到了,却假装没看到似的,重新转身,面无表情的,上楼……

    **

    这边,薛浩扬推开门进去,这才发现,无意识的,推开的,竟然是朴恩雅姐妹的房间。

    她们的情况,并不严重,医生输了液之后,随意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而朴恩雅和朴恩慧,此刻,似乎也十分的清醒,见薛浩扬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还佯装漫不经心的,询问了一句。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难道你也因为沈君美,和顾瑾寒,杠上了?”

    朴恩雅说完,还无意识的冷哼了一声,眸子里满是醋意。

    就好似,薛浩扬为了沈君美打抱不平,她会不高兴似的?

    见薛浩扬,正倚在门框上,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她。

    唯恐薛浩扬是在怀疑什么。

    娇嗔了一声,就朝薛浩扬脸上,投去责备似的一瞥。

    “薛浩扬,我问你话呢?你是不是喜欢沈君美,所以,看到她受伤,你难过了?否则,怎么这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呢?”

    她脸上的醋意十足,就好似,对薛浩扬,有多么深切的感情似的。

    其实,还不是为了掩饰,她的心虚。

    以及,趁机从薛浩扬嘴里,探听些外边的情况。

    薛浩扬又不傻,就算,他有时候,对美人计,会有些招架不住。

    可是,不代表,任何一个美女的三言两语,就能让他失去理智。

    这一刻,他不是没看到,朴恩雅眼里的那一抹算计。

    嘴角一勾,脸上带着坏笑,凑近朴恩雅的身边,朝她身上,就捏了一把。

    “怎么会儿呢?我就是心疼,也是为了你,心疼啊?”

    朴恩雅,似乎,很吃他这一套似的。

    娇媚的,朝他抛了一个媚眼,眼神里,满是炽热的情愫。

    “是吗?那你说说,你刚才在外边,都怎么替我出气了?是像沈寒越一样,揪住韩碧娜质问了一番,还是和顾瑾寒,大打出手了呢?”

    听起来,朴恩雅,是在和薛浩扬,打情骂俏。

    可是话里话外,却都是打探情况的意思。

    薛浩扬想着,沈寒越莫名其妙的举动,他直觉上认为,沈寒越一定是在将计就计的演戏了。

    因此,他认为,作为好兄弟,他也应该不遗余力的,友情客串一把,才对的。

    眼眉一挑,轻佻的,捏了捏朴恩雅的下巴。

    眼底的神情,也越来越暧昧了。

    手指,顺着她的下巴,移到她的娇艳的红唇上,然后,就这么直接落在那里。

    暧昧一笑:“好软的嘴唇,这要是亲我一口,就算给我整个世界,我也不稀罕了!”

    他似真似假的说道,声音低迷而性感,诱惑力十足。

    可朴恩雅的目标明显不是他,因此,眼底倏地,就闪过了一丝的嫌弃。

    不过,很快就被她掩饰了下去,用一只手,支撑着身体。

    另一只胳膊,死死的缠在薛浩扬的腰上,借力使力,然后猛地坐起。

    娇嫩的红唇,朝薛浩扬的嘴唇上,贴了上去。

    脸上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但心里,却一直嫌弃无比。

    不一会儿,薛浩扬就找机会,推开了她,然后,假装柔情的,替她掖好被角。

    “你现在是病人,不适合乱动,我看,我还是,先忍一段吧!”

    说完,又眼神暧昧的,在朴恩雅的身上,一一看了一遍,这才坏笑着收回目光。

    “讨厌!”

    朴恩雅,嗔怪的,睨了他一眼。

    顿了半晌,这才又重启红唇,继续打听外边的情况。

    “刚才,你推开门的时候,我好像听到顾瑾寒的声音了,他在对谁生气,是在对沈寒越吗?”

    她尽力,用平和的语气,问出这些,但心里,却焦灼的要死。

    说完,就直勾勾的盯着薛浩扬,急切的等着他的回答。

    知道她着急,薛浩扬,却故意,卖关子。

    “如果我说,是我为了你打抱不平,所以惹恼了顾瑾寒,你相信吗?”

    薛浩扬轻笑着,看着她,问道。

    这次,还没等朴恩雅回答,另一边的朴恩慧,就忍不住开口了。

    “切,别说我姐不信了,这么明显的谎话,连我都不会信!今天,沈寒越和顾瑾寒争执起来的时候,你可一直在一旁规劝呢,看你的意思,似乎很不希望,他和顾家闹翻?所以,薛浩扬,你到底是惧怕了顾家的权势,还是因为别的呢?”

    说完,朴恩慧还挑衅似的,睨了薛浩扬一眼。

    那意思,似乎薛浩扬要是不好好说清楚,他这个怂蛋的事实,就被坐实了?

    好一出,美人计,外加激将法!

    薛浩扬,冷眉一凝,先是尴尬的一笑,接着,这才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我当然是害怕,寒越事后后悔了!你们不知道,寒越有多在乎顾念呢!”

    薛浩扬,这句话,完全是故意的。

    他说完,果然就看到朴恩雅的脸色,黯淡了几分。

    见此,就又得意的,继续说了下去。

    “寒越,为了顾念,可是什么都愿意放弃的!他今天也是气急了,等着吧,不出两个小时,他保准会后悔,然后屁颠屁颠的,去找顾念了!不,或许还用不了两个小时呢?”

    朴恩雅的脸色,越难看,薛浩扬,就说的越起劲。

    从小到大,他都觉得,在旁人伤口上撒盐,是很美妙的一件事情,所以目光里,也满是笑意。

    “够了,薛浩扬!”

    朴恩雅,终于受不了似的打断了他。

    见薛浩扬,正眸带好奇的,打量着她。

    这才慌忙收起嫉妒和怨恨的神色,而是转而,换上了一副笑脸。

    “薛浩扬,你不是沈寒越最好的朋友吗?见到他为了一个女人,这么的委屈自己,都不会替他心疼吗?”

    “当然——”

    薛浩扬,知道她什么意思。

    所以,顾念拖长了音调。

    见女人一直在盯着她,这才把拖长的音调,说完了。

    “不会!”

    连起来,就是——当然不会!

    虽然薛浩扬一直在故弄玄虚,但话说的,还算干脆。

    朴恩雅脸上的肌肉抽了抽,努力压抑了一下情绪,用一种平和的语气,又继续问了下去。

    “为什么?难道,在你的心里,没把他,当哥们看待吗?”

    声音虽然平和,但这句话,听起来,却让人觉得,哪里怪怪的。

    不当哥们对待吗?

    薛浩扬淡然一笑,这个帽子,可扣大发了!

    “恩雅,说来说去,还是你不懂爱情了,寒越和顾念在一起,无论两人是如何的相处模式,只要两人没有分隔两地,那她们就是幸福的!这个,旁人是不好说什么的……这个,说了你也不懂,因为,寒越失去大嫂那三年的颓败模样,你没见过!”

    “是吗?”

    朴恩雅,阴阳怪气的,反问了一句,就倏地扭过脸,不再言语了。

    她此刻,已经被薛浩扬这样那样的故意刺激,给搞烦了。

    但朴恩慧,却依然没有放弃,去打探情况。

    “听了半天,你只说了,沈寒越对顾念,是如何如何的在乎?那顾念呢,她也一样很在乎沈寒越吗?反正,我这些天,是没看到顾念的在乎了,否则,都闹成这样了,她怎么连一句表示都没有呢?如果我是她,恐怕现在,早就迫不及待的,冲进去,找沈寒越了吧?”

    朴恩慧的试探,就显得简单直白的多了,甚至,都不惜,拿自己错误的观点,来逼着薛浩扬反驳了。

    薛浩扬,果然上当,立刻,就义正言辞的,指摘了她的错误意识。

    “顾念,当然很在乎寒越了!否则,刚才又怎么会惹得顾瑾寒,发了那么大的火呢,对着她,连餐桌都掀掉了——”

    说到这里,见朴恩雅和朴恩慧的脸上,同时滑过了一抹欣喜,他立刻就意识到,似乎是说太多了。

    急忙住口,然后故意又看着两人,加了一句。

    “依我看,马上,寒越和她,就能和好了!唉,也不知道投毒的人,是什么心思,反正,在我看来,这次投毒,明显就是在间接的促进他们和好的。你说,是不是呢,恩雅?”

    薛浩扬,故意发表了一番他的见解,见朴恩雅,正一脸不耐烦的听着,突然,话锋一转,就突然,丢了这么一个问题,给她。

    眼里的试探意味,显而易见。

    朴恩雅,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这才恨恨的冷哼道:“又不是我投的毒,这话,你应该去问韩碧娜,才对吧?”

    这么努力的,在撇清关系,不是心虚,又是什么呢?

    薛浩扬,不动声色的冷睨着她,半晌,这才微笑着,转身走到了门边。

    “你们好好休息,我稍后,要是有了他们和好的好消息,再来找你们分享吧!”

    走之前,薛浩扬明知道朴恩雅在别扭什么,依然嘴贱的,丢了这么一句话,才推门出去。

    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朴恩雅的脸色,此刻一定难看透顶,心情瞬间大好。

    如果,不是因为,不明白沈寒越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他估计,早就迫不及待的逼问加戳穿朴恩慧的把戏了。

    这会儿,眼神往隔壁,瞄了两眼,就瞬间推门进去了。

    看样子,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质问沈寒越了?

    他进去的时候,沈君美刚被强迫,洗了胃,但是胃里,什么也没洗出来。

    “很明显,她的中毒途径,不是食物,而是别的——”

    说完,医生若有所思的,捏了捏沈君美的手掌,仔细端详了半天,给沈君美,扎了针,这才沉着脸,推门离开了。

    医生走了,沈君美还在昏迷。

    眼下,屋子里能呼吸的人,也就只有薛浩扬,和沈寒越了。

    薛浩扬顾不上多想,直接揪住沈寒越的衣领,把他抵在了墙上。

    “寒越,究竟是不是兄弟啊?”他委屈的,质问道。

    沈寒越冷眉一挑,不耐烦的,睨了他一眼。

    “薛浩扬,你又抽什么疯?”

    “我抽疯?”

    薛浩扬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沈寒越。

    “沈寒越,你丫为什么突然这么笨了,你丫就看不出来,韩碧娜是冤枉的吗?而且,你刚才可真够威武雄壮的,把你的大舅子,给得罪的妥妥的了!寒越,如果不是我薛浩扬,老早就认识你了,说不定,还真的,就被你的演技,给骗到了呢?你丫要是混演艺圈,绝对是妥妥的演技派啊!……”

    薛浩扬,说了一大通,但沈寒越始终都冷着一张脸,莫名其妙的瞪着他。

    “你以为,刚才的事情,是我和顾瑾寒在配合着,给大家演了一出戏?”

    男人冷冷的发问。

    “难道,不是吗?”

    薛浩扬,很自然的反驳,老早就在心里,认定了这么个可能,眼下,也不过是急于证实一下而已!

    “如果,你真的这么以为,那我,也只能遗憾的告诉你,薛浩扬,你自作聪明,过头了!”

    依然是冷冰冰的话音,以及千年不变的冰山脸。

    他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看不出悲喜,薛浩扬观察了好久,愣是没看出来,他是在糊弄自己,还是事情,真的就是他所说的那样呢?

    “寒越,你这样就太伤人了啊?我们是过命的好兄弟,你当真,连我也信不过吗?趁现在没人,你还是承认吧?承认了,我还能替你遮掩一下呢?演戏这个,我薛浩扬,不见得就比你差,好吧?”

    薛浩扬戳着男人的胸膛,脸上一副受伤的表情。

    谁知道,被他质问的沈寒越,居然比他的表现还要激动!

    他一把推开薛浩扬,眸子里所有愤怒的火苗,蹭的一下,就蹿了出来。

    “薛浩扬,是不是连你都觉得,我为了和小念在一起,就必须要忍受那个该死的——顾瑾寒呢?真是好笑!要不是有他的纵容,韩碧娜,能嚣张到这个地步吗?”

    男人的声音陡地提高了几个分贝,这么大的音量,好似生怕别人,会听不到似的。

    薛浩扬被他这一吼,彻底的傻眼了,楞了片刻,才讷讷的安慰了一句。

    “寒越,你现在和大嫂还僵持着呢,当然不能得罪顾家了!特别是顾瑾寒,更是不能得罪了!”

    “放屁!我早就受够了!总之,今天,顾瑾寒,我是得罪定了!等君美脱离了危险,我立刻就去找韩碧娜,算账!”

    沈寒越不知道是过于愤怒了,还是故意的,总之,声音格外的大,那架势,就好似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