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七章 谁又比谁聪明?各怀心思!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6:54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砰砰——”

    听到敲门声,沈寒越慌忙坐起身子,眸带期待的,朝着门口看过去。

    待看到沈君美,红着眼眶,哭哭啼啼的,走进来之后,眸底的期待,立刻就换做了一丝责备的意味。

    “怎么回事?又惹事了?”

    沈君美委屈的一瞪眼,狠狠的咬着嘴唇,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顺着她的脸颊,滚滚而落。

    “哥,在你的眼里,为什么无论我发生了什么,都是我做错了呢?是不是,自从你有了顾念,就巴不得,我立刻去死,你才甘心呢?”

    沈君美一脸愤恨的站在那里,牙齿用力的咬着嘴唇,说话时候的语气,格外的咬牙切齿。

    无论怎么样,都是他的亲妹妹。

    沈寒越,语气一软,眼眸里的责备,也渐渐收敛了点儿。

    “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声音里,带了些关切的意思。

    听他这么问了,沈君美这才委屈的,一五一十的,讲述了一下韩碧娜的“恶行”。

    见男人,只是默不作声的,听着这些。

    跺了跺脚,立刻不高兴的,又加了一句。

    “哥,韩碧娜这么针对我,还不是得了顾念的吩咐吗?她逃了你的婚礼,丢了我们沈家的脸面,现在,还这么对待我,我,为什么还要死赖在这里,不走?”

    沈君美眸子里,满是怨毒和不甘,但更多的,应该还是无可奈何吧?

    毕竟,不管她怎么不喜欢顾念,但有一点儿,却不得不承认,就是她现在身在顾家的地盘上,的确,是没有资格,说什么的。

    可是,自己一个人离开,想想,她就不甘心。

    无论如何,她都不想在让顾念,和她们沈家有任何牵连了。

    “君美,如果你想走,我会让浩扬手下的人,即刻安排你离开的——”

    既然没办法,说服沈君美安分守己,男人,自然也没打算,强自留下她。

    眼眸一转,略微想了一下,就做出了这么个决定。

    “哥,我不走!我这次过来,就是和他们,一起来寻找你的!好容易找到你,你居然还要赶我走?”

    沈君美瞪着眼睛,愤怒的质问道。

    说走的是她,不愿意走的,也是她?

    沈寒越,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究竟要不要回去,你自己好好想清楚!不过,我先警告你,如果执意留在这里,就给我规规矩矩的,留在房间里,休息!少出去惹事!”

    “哥——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惹事了吗?哼,明明是韩碧娜,是她先挑衅我的!”

    沈君美委屈的哭个不停。

    只是鉴于沈君美之前的表现,又加上她咄咄逼人的个性。

    沈寒越可不觉得,沈君美,真的有她说的那般无辜。

    正了正脸色,就眸带严厉的,瞪了她一眼。

    “君美,你是三岁小孩子吗?和别人闹了矛盾,首先,就要学会,自己去解决!这么简单的人际,连幼儿园里的小朋友,都懂得自己处理!”

    沈寒越被她闹的一阵头大,一边这么斥责的时候,心里还在寻思着,什么时候有机会,还是要好好的和薛浩扬,谈上一谈。

    不管怎么样,他总觉得,让沈君美和韩碧娜这么胡闹,还是不利于,他和顾念关系的缓和的。

    正这么思忖着呢,沈君美却突然委屈的一跺脚,哭哭啼啼的,推门,跑开了。

    拖着受伤的腿,沈君美每一步,都走的滑稽无比。

    再加上,岛上的路,到处都长着浓密的绿色植被。

    她一边走着,一边小心翼翼的,盯着绿油油的地面,生怕突然,再有什么危险的东西,猛地蹦出来。

    一边走,还一边在脑子里,回忆着,昨天电话里,秦慕对她的交代。

    看样子,因为对沈寒越的不满,她已经打算,把求助的手,伸到秦慕那里了。

    此时,也顾不上去想,秦慕安排在那里的人,究竟有着怎样的目的了。

    甚至,此刻都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如果,那些人,是秦慕的安排,依秦慕和沈家的关系,他们会不会,对沈寒越不利呢?

    被怨愤和不甘心,所冲坏脑子的女人,此刻,脑子里,“除了要整治顾念”这一个念头之外,别的事情,在她看来,似乎都不在重要了。

    抑或者是,她这愚笨的脑袋,除了想着她的小恩怨,别的统统都没想到吧。

    所以,待她找到帐篷那里的时候,丝毫没注意到,朴恩雅,那别有深意的,笑容。

    “你就是秦慕的内应?知道你是寒越的妹妹,起初我还是有些疑虑的,不过,现在看到你,我还是打算相信你了!因为,你——还真的很像秦慕的人!”

    朴恩雅的每个字,都咬得很奇怪,眸子里的讽刺意味十足。

    她的潜台词,当然是在说,沈君美的愚笨,和秦慕安排在这里的人,真的有一拼!

    可是,沈君美,却压根就没听出,她的意思。

    反而乐滋滋的,伸出小手,和女人握了握。

    “你能相信我就好!你不知道,我真的,快被顾念那个女人,给气死了!你快点想办法,帮帮我吧!不过,在这之前,我还需要你帮我一个忙,先替我整治一下,韩碧娜吧!想起那个女人,我都恨不得,掐死她……”

    沈君美,喋喋不休的说完,还煞有介事的,说出了她的计划。

    当一旁的朴恩慧,听到沈君美那幼稚的话,忍不住掩着嘴,轻蔑似的,低笑了一声。

    “姐,没想到,沈寒越的妹妹,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就算再笨,也知道这女人,说的不是什么好话了。

    可是,现在有求于她们,沈君美,却又不敢去真的反驳,只得尴尬的干笑了两下。

    “如果,你们觉得,放毒蛇的主意,太小儿科了,你们自己在琢磨别的,也行的!总之,一切看你们的安排了!”

    一向趾高气扬的沈君美,感受了一下,帐篷里的气氛,就很自然的,改了口。

    见她还算识趣,朴恩雅,这才微微扬了扬唇角。

    “沈君美,既然已经达成了协议,那么你也需要适当的,做点什么了?”

    朴恩雅说着,就有意无意的,瞄了瞄,沈君美的那条伤腿。

    “听说,这里被毒蛇,咬了一下?”

    朴恩雅,打量着沈君美的时候,眼眸里的神情,十分的耐人寻味。

    见她点头,悄悄的,朝朴恩慧,使了个眼色,朴恩慧,凑近一步,猛地一脚,就踹在了沈君美的伤口上。

    只听,骨头咯吱响了一声。

    沈君美,忍不住的哀嚎了一声,因为疼痛,背微微躬起,然后噗通一声,跌坐在了地上。

    “为……什么?”

    疼的,眼眶一红,好半天,才委屈的挤出这三个字,不甘不愿的,质问着面前的,两个女人。

    这一刻,她的眼眸里,才冒出丝丝的戒备。

    见面前的女人,冷眼睨着她,就吓的,移动着屁股,连连的往后倒退。

    “别怕!记住,你在路上跌了一跤,腿骨被摔断了,路上,遇到我们,我们的医疗设备有限,伤药,又用完了,所以,送你去别墅,医治?”

    女人的声音,很柔和,语速也很缓慢。

    说完,就娇笑着,质问了一句。

    “刚才的话,你都记住了吗?”

    “恩。”

    沈君美忙不迭的点头,待整个人,被她们用简易担架,抬起来的时候,才懵懵懂懂的,问了一句。

    “其实,你们刚才就这么告诉我,我可以假装受伤,来配合你们的……”

    沈君美说着,就委屈的,用手一遍遍的揉着受伤的那只腿,小脸皱巴成一团,看上去,委屈到不行。

    “我知道。”

    朴恩雅,似笑非笑的,低声回道。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打断我的腿呢?”沈君美,见两个女人,语气有点缓和,此时,又因为走到了外边。

    这才哑着嗓子,小心翼翼的,询问了一句。

    “你不觉得,骨头断裂的声音,很美妙吗?”

    回答她的,是担架另一边的朴恩慧。

    这个年纪偏小的女孩,声音也十分的甜美,说话的时候,就像是在低声的,向人撒娇。

    但说出的话,却没来由的,让人全身发凉。

    在配合起,她说话的时候,故作天真的语气。

    沈君美整个人,都彻底不好了,这一刻,甚至都有些退缩了,开始后悔,她一个冲动,就找了这么两个合作者。

    但是转念一想,如果这两个女人的狠戾手段,以后,都是要用在顾念身上的。

    她整个脸色,立刻就变得不一样了,嘴角,还无意识的,拉出了一抹残忍的微笑。

    “敢让韩碧娜这么欺负我?顾念,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狠狠的捏着手指,眸子也霎时,染上了一抹戾色。

    不过,待走到别墅那里的时候,沈君美立刻收起脸上的神色,而是,换上了一副委屈到不行的样子,一直止不住的,哀嚎个不停。

    顾瑾寒,正坐在二楼阳台上,向韩墨,在交代着什么。

    见到有人进来,只是随意的扫视了一眼,就吩咐韩墨和韩碧娜,下去查看情况了。

    “怎么躺着回来了?该不会又被什么咬了吧?”

    韩碧娜一走下楼梯,就没好气的,瞪了沈君美一眼,然后对着她受伤的腿,打量了一眼。

    就把视线,朝担着担架的两个女孩,瞄了一眼。

    两个女孩,先是用流利的韩文,问了一声好,这才用英文,向韩碧娜,解释了一下情况。

    沈君美,被重新,送回房间,医治的时候。

    年纪略小一点的,朴恩慧,就缠着韩碧娜,积极的示好。

    而韩墨,只是略微打量了两人几眼,就不动声色的,上楼了。

    朴恩雅,一边暗中和朴恩慧,使着眼色,就飞快的,朝沈寒越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因为,之前,她就来过,所以,很快,就熟门熟路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见沈寒越,正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休息,就一步一步的,朝着床上的男人,轻移了过去。

    然后,慢慢的,在床边坐下,一双手,就开始朝着男人的脸上,摸了过去。

    手平伸着,还有意无意的,在沈寒越的脖颈前,停留了很久,做了个“割颈”的动作。

    又不舍的,扶着他的脸颊,摇了摇头。

    “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在没有彻底吃到之前,我还真的,下不了手,杀了你呢?”

    女人娇艳的红唇,悄悄的凑近沈寒越的耳边,用一种暧昧至极的嗓音,在他的耳边,轻声耳语道。

    男人,浓密的睫毛,轻颤了几下,但却依然,紧闭着眼睛,看样子,是彻底睡着了。

    彼时,顾念,刚好,端着佣人切好的水果,推门进来,见到两人无限暧昧的这一刻。

    整个脸色,瞬间就白了。

    讽刺的一笑,一个转身,端着果盘,就要离开了。

    “hi,美女,你是来找我的吗?”

    正在这个时候,薛浩扬,却突然从洗手间里推门出来了,见床边有人,还嬉皮笑脸的伸出手,向女人,打了声招呼。

    见她举止暧昧的坐在床边,还故意,用略带醋意的表情,睨了她一眼。

    “怎么在寒越的床边,坐下了?我不是说了,寒越睡着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吗?若是,不小心吵醒了他,他的起床气,可是很严重的喔——”

    说完,见顾念要走,就迅速跑到门边,身子整个的贴在门上,堵住了顾念的去路。

    “大嫂,你别走啊!要是,待会寒越真的被吵醒了,我们会死的很难看的!唉,大嫂,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大不了,我下次泡妞的时候,换个地方呗……”

    薛浩扬双手握拳,学着韩碧娜之前哀求的样子,使劲朝顾念,晃动了下手掌。

    见顾念重新转身,朝床前走了过去,这才嬉皮笑脸的,一把拽住朴恩雅的手腕,把女人,猛地,往怀里一拉。

    “你就这么坐在我兄弟的病床前,我会吃醋的!”

    说话的时候,已经死死的把女人揽在怀里,有意无意的,在她身上,乱摸着了。

    朴恩雅,每每执行任务的时候,总是会时不时的,招惹几个形象出色的男人。

    一方面,是为了掩饰她的身份,另一方面,就是她个人的爱好了。

    不过,很显然,她对主动找上她的男人,都是没什么兴趣的。

    因为薛浩扬的身份,又不得不应付她,所以,脸色,明显,有些勉强。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似乎薛浩扬,比她还要勉强呢?

    还不是因为,他无意的撞到了这该死的一幕,为了不让沈寒越这么多天的努力打水漂,这才主动出来,不惜牺牲色相,也要替沈寒越,撇清干系了。

    勉强的揽着朴恩雅的腰肢,然后推门出去,把这里的空间,留给了屋里的两个人。

    待房间里,彻底安静了。

    顾念这才放下手里的果盘,小心翼翼的,查看了一下,男人脚上的伤口。

    见伤口,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这才稍稍的吁了一口气。

    可是,待一转身,瞥到了男人脸颊上,那半边红色的唇膏印,手指,都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这个薛浩扬,真当自己是好糊弄的吗?”

    女人在某个时候,对来自同类的敌意,一向很敏锐。

    刚才,朴恩雅出去的时候,那满脸的不甘心,以及对她的敌意,她不是没看到。

    只是,奇怪,既然那个女人,一开始看上的就是沈寒越,又为什么,要跟薛浩扬,周旋呢?

    难道——她接近沈寒越,是有目的的?

    正寻思着呢,床上的男人,微微翻了个身子,就睁开了眼睛。

    刚睡醒的慵懒样子,真是要多性感,就多性感。

    因为是躺着的,又加上刚睡醒,声线听起来,也格外的低迷。

    疑惑的睁开眼睛,原本还略显惊慌的样子,待看到床边的女人,立刻就露出了一个满足的微笑。

    “刚才做梦,梦到被一条大蛇,穷追不舍,眼看着就要被吞入蛇腹了,没想到,一睁眼,就看到了你!老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男人似笑非笑的睨着她,狭长的丹凤眼微眯,最后的一个问句,语音上挑,听上去,就多了些故弄玄虚的意思。

    “意味着什么?”顾念没好气的问道。

    倒不是,真的是在好奇答案,而是想看看,这男人到底还能编造出什么样的理由出来。

    “老婆,这意味着,你是我天定的女人,也是我这一辈子的救星,一旦你要离开我了,任何不好的事情,就会立马找上我了?你看看,我先是坠海,又是胃病复发,然后呢,又被毒蛇咬上,这么多倒霉的事情,每次,可都是从你铁了心,要离开我的时候,开始的,所以,你要真的离开我,在法律上,就是间接的杀人犯了!”

    男人振振有词的说道,那满脸认真的表情,就好似,在讲述着一件多么重要的大事似的。

    眉毛微微蹙在一起,一副完全,在替女人考虑的样子。

    “沈寒越,你觉得,华夏的法律,会幼稚到这个地步吗?还间接的杀人犯呢?你还能再编的离谱点吗?”

    女人心里有些想发笑,但还是强行忍了下来,学着他的样子,一本正经的反驳道。

    说实话,这还是顾念第一次,见识到这个男人的死皮赖脸。

    曾经,她一度以为,就算是天塌下来,沈寒越也依然会用那张面不改色的冰山脸,漫不经心的看着整个人间的劫难。

    冷静自持到,就像是这灾难,和他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只是,这一刻,男人却直接刷新了,她对他的认识。

    说不感动,是假的!

    可是,就算是再感动,一旦想起,许蕙曾经那张得意的脸庞,以及当时,她在男人办公室门外,撞到的一幕。

    心就不舒服的,叫嚣了起来。

    沈寒越对她的在乎,她都知道。

    她对他的在乎,也一直都存在。

    可是,就算是在乎,也不愿意,让自己的爱,存在一丁点的瑕疵。

    她的眼里,从来就是容不得沙子的!

    “喂,不是吧?依我对你的了解,你这个人,一定不会见此不救的对不对?你要是真的离开我,万一我出了什么事情,你一定会后悔的?”

    见女人一直在发呆,男人伸出手掌,在她的眼前,晃动了几下,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

    “沈寒越,你现在真的很幼稚,你知道吧?我很忙,没时间,和你玩这些小孩子的把戏!”

    顾念说完,径直从床上坐起来,就要走。

    谁知,她的手刚碰到门框,身后,却突然响起了一声闷响。

    一回头,就刚好看到,男人正四丫八叉的摔在地上,见她回头,还特意用手,抵在下巴处,做了一个惬意的表情。

    显然,是在掩饰,他此刻的尴尬了。

    “幼稚!”女人转回身子,轻声回了一句。

    但是,嘴角的弧度,却不经意的,弯了弯。

    “好疼,不好了,我好像摔到伤口了……”

    见女人重新转回身子,他似乎才意识到,面子什么的,好似也没这么重要吗?

    既然,本来就是为了追她,太着急下床,不小心摔到了。

    那就应该,让这次的不小心,适当的得到一点甜头,不是吗?

    蓦地,脑海里就响起了薛浩扬的告诫,于是,苦肉计又一次,重复了起来。

    想起初次见到女人的时候,他是怎么都不会想到,有时候,会为了挽回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示弱的?

    可是,一旦遇上了,一旦爱上了,有的时候,为了另一个人,就算偶尔无赖一次,好似,也没什么不好吧?

    貌似,曾经网络上,不是流行过一句话吗?——

    爱情的一开始,就是从一个人的耍赖开始的,这句话里,貌似还类举了一系列的故事。

    抱着这么个想法,沈寒越表演起来,就更加的卖力了。

    “沈寒越,你的演技,不演戏,真是可惜了!”

    话虽这样说,但女人,却还是忍不住回头,俯下身子,企图搀扶着他,要把他重新挪回床上了。

    这次的“搬运”工作,异常的漫长。

    因为,她“搬运”的这个“物品”,十分的不老实。

    趁着两人身体接触的机会,粗粝的手指,一直在女人的身上,摸来摸去。

    女人冷眉一瞪,他似乎还很委屈。

    手上老实了之后,薄唇,就有意无意的,朝女人耳朵边,凑了凑。

    那温热的气息,一下一下打在女人耳边,就好似是毛茸茸的小爪子,一下一下的挠在女人身上。

    这触电一样的感觉,弄得女人手上一松,就顺势,把男人,扔在了地上。

    “沈寒越,你故意的,是吗?”

    顾念柳眉一横,气嘟嘟的,指着男人,质问道。

    “可是,那只是我正常的呼吸运动啊?难道,你非要强迫我闭气吗?”

    男人得意的一挑眉,眼眸里,写满了坏笑。

    末了,见女人气嘟嘟的站起身,要走。

    这才一下慌乱了起来。

    手指,猛地攥住了她柔软的小手,干脆直接现场表演起了闭气。

    眼看着男人的脸,越憋越红,可他却迟迟没有张嘴的意思。

    顾念一下子就急了!

    “沈寒越,你有病啊?快张嘴?”

    蹲下身子,小手放在他脸颊的两边,一个劲儿的,强迫男人吐气呼吸,可他就是死活憋着,不动。

    “沈寒越,你要是再这样,我现在就赶你出去!”

    女人气嘟嘟的睨着他,大声怒吼道。

    那现在的意思是?只要,他照做了,她就再也不说,要赶走他的话了?

    男人眸底,闪过了一丝欣喜。

    却还是探寻似的,打量了女人几眼,见她点头,这才猛地张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女人见状,也彻底松了一口气。

    “其实,我还可以闭气,闭的再久一点,你信不信?而且,不但闭气更久,还一点儿,都不觉得吃力!”

    喘完气,男人就坏笑着睨了顾念一眼。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呢,薄唇,就狠狠的肆虐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朴恩雅,刚甩开了薛浩扬,回来,一推开门,就刚好看到了这一幕。

    手指紧紧的捏在了一起,一双眼睛里,写满了嫉妒。

    可是,等沈寒越,抬眸朝她看过去的时候,立马换上了一个甜美的小脸,故作尴尬的,冲两人直摆手!

    “我好像打扰你们了吧?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她仿佛是被吓到了的样子,嘴上说着这些抱歉的话,可是,脚却一直黏在地上,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

    特别是,眼眸扫向顾念的时候,眼神里不经意流露的敌意,特别明显。

    “出去!”

    好事被打扰,男人瞬间就没了好情绪,指了指门的方向,冷声吼道。

    刚好,薛浩扬也找了过来,笑嘻嘻的打着哈哈,揽着朴恩雅,就离开了。

    当然,临走之前,还没忘坏笑着,瞄了一眼地上的两个人。

    顺便帮他们带上了门。

    门合上的那一刻,似乎还能听到薛浩扬的一声坏笑:“寒越,在地上做这些运动,伤肾!”

    听到这句调笑,顾念狠狠的低着头,恨不得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脸色红的,都能滴出血来了。

    偏偏,沈寒越,在薛浩扬走远了之后,还故意,把女人往怀里一揽,薄唇凑近她的耳边,小声的解释道。

    “放心吧,我的肾,很好!所以,你不要太介意这些!”

    妈蛋,她现在介意的,是这些吗?

    女人柳眉一蹙,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把从他的怀里挣脱开了。

    坐起,正打算走,结果因为站立的时候,用力过猛。

    身子摇晃了几下,又哐当一声,往男人身上,栽倒了过去。

    门外的薛浩扬,听到门里的一声响动,嘴角,就不可抑制的,轻扬了一下。

    可朴恩雅,却不由得,攥紧了手指。

    “看样子,他们很恩爱!”

    语气咬得很重,分明,就有了一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可是,薛浩扬,就好似听不出来似的,还笑着,指着门内,反问了一句。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

    说完,就嬉皮笑脸的,揽着朴恩雅,朝着一楼的前厅那里,走了过去。

    前厅那里,韩碧娜正和朴恩慧,手拉手的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韩剧,一边手舞足蹈的聊着天。

    除了薛浩扬,谁也没有发现,朴恩雅的脸色,有多么的难看。

    但是,薛浩扬,看到了,却假装看不到似的。

    径直揽着朴恩雅,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一边喂她吃着水果,一边漫不经心的,听着两个女人的闲聊。

    前厅里,佣人,还在一旁擦拭着旁边的花瓶和柜子。

    走近朴恩雅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一下,女人也没有在意。

    而是,兀自坐在沙发上,独自生着闷气。

    倒不是,她对沈寒越,有多么喜欢。

    而是,这么多年了,她主动想勾搭的男人,还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对她的。

    她的自尊心,可谓是受到了空前的挑战。

    但饶是如此,在佣人主动道歉了之后,她还是好脾气的,笑了笑……

    **

    这边,顾瑾寒,正和韩墨在房间里,听着手下,向他禀报着最近的可疑人群。

    那边,门就被外边的人,敲响了。

    “进来!”

    顾瑾寒,冷声吩咐了一声。

    一个身手敏捷的佣人,就立刻拿着一个粉红色的手机,恭敬的朝顾瑾寒的手里,递了上去。

    顾瑾寒,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用眼神,示意了韩墨一眼。

    韩墨,就飞快的,拿过手机,然后迅速的,翻找了一遍。

    “从表面上看,并没有可疑的,通话记录!”

    这么报告了一番,就直接,把手机连接上电脑,然后霹雳巴拉的,敲击了一些复杂的代码。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删除的通话号码,调了出来。

    然后,又飞快的,侵入当地的通讯公司内部网络,很快,就把大概的通话记录,调了出来。

    手指一点,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就从屏幕里传了出来。

    听着里边,那些人的交谈,只一句,顾瑾寒,就认出了这声音的主人。

    “秦慕——他居然,胆大至此!”

    韩墨迟疑了一下,也立刻认出了声音的主人,攥着手机,冷声说道。

    顾瑾寒,倒没有太多的意外。

    而是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在脑海里搜索着那个年轻的声音,他想了很久,依然没有一丁点的头绪。

    这个声音的主人,很陌生,应该不是他所熟悉的人。

    凝眉思索了一会儿,就对着韩墨,交代了一声。

    “把他的声音,发布到群里,让他们都留意一下,有什么事情,随时通知我一下!”

    “好的。”

    韩墨十指翻飞,飞快的,把声音发布到了顾瑾寒的黑客群组里。

    群里,很快就有了回复。

    “听着声音,和老大有一拼,这小嗓音,太性感了,而且,他的英文比外国人,还要流利啊,而且还是标准的伦敦腔,简直太有格调了!”

    首先回复的是,花媚儿。

    先是打出了一串的桃心,这才回复了这么一句。

    不过,很快,就被之后,回复的人,给鄙视了。

    “花媚儿,你丫有没有常识啊!听口音,也能听出来,她就是外国人啊!”

    前边的回复,都是一些人,在打嘴仗,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五分钟之后,一个人,才发来了一段音频。

    “这个是,某个恐怖组织头目——卡洛的声音,是我从FBI的内部网络上搜索到的,你们比对下看看,是不是很像?”

    韩墨注意到这个消息,没等顾瑾寒的吩咐,就直接点开了。

    “老大,我觉得,他们不是像,而是压根就是一个人!怪不得,秦慕那么大胆,原来是背后,攀上了靠山!不过,很奇怪,像秦慕那样的生意人,按理说,是入不了这些人的眼睛的,求财的话,秦慕能给得了对方什么样得好处?”

    对于秦慕,是如何攀上卡洛的,韩墨可是一百个好奇呢。

    “这没什么稀奇的!卡洛那个人,也许一开始,选择和秦慕合作,就不是真的想要帮他!”

    顾瑾寒,眼眸深邃,直视着电脑的方向,顿了一会儿,就立刻指着手机,对韩墨,交代了一声。

    “我上次,新做好的定位程序,植入一个到她的手机,这个程序,加密性很强,短时期内,她应该发现不了!”

    说完,等韩墨迅速做完了这些,就示意佣人,赶紧收起手机,抬腕瞄了一眼腕上的时间,这才不紧不慢的,招呼着韩墨一起下楼了。

    “午餐时间到了,韩墨,你记住,吃饭的时间,尽量,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以便能把手机神不知鬼不觉的,还回去!”

    郑重的吩咐完这些,眼眸里的认真,就立刻消失不见了。

    紧绷的神态,立刻变得悠闲无比。

    慢悠悠的走向前厅的时候,佣人已经在忙着布菜了。

    而韩碧娜,依然在和朴恩慧,亲昵的聊在一起。

    沈君美,郁闷的坐在沙发上,时不时的,想插嘴进去,都被韩碧娜,飞快的岔开了。

    很是不甘心的,看着韩碧娜,正要发泄,远远的看到顾瑾寒过来,就立刻灰溜溜的,往角落里躲了躲,再也不敢抬头了。

    那架势,似乎恨不得,能立刻隐身不成!

    看样子,她对顾瑾寒,还是比较畏惧的。

    餐桌的菜,一一摆好了之后,顾瑾寒,先一步的落座。

    其他的人,就也礼貌的,纷纷选择合适的位置,坐了下来。

    别墅的餐桌,是可以同时容纳二十多个人的,长餐桌。

    加上前来寻找薛浩扬的那些人,以及临时的客人,座位大致上,也算是坐满了。

    唯一余下的,就是顾瑾寒手边的那两个座位了。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那个空位。

    特别是沈君美,因为韩碧娜,把她挤到了桌子最末尾的地方,周围还全是五大三粗的汉子。

    她此刻,满脸的不高兴。

    但是,因为有顾瑾寒在场,顾瑾寒所在的主位,以及连带着他身边的那些位置,她都不敢坐过去了。

    不甘心的攥着拳头,总觉得,这些人,把她和薛浩扬的小弟挤在一起,辱没了她的身份。

    特别是,等沈寒越和顾念,双双在顾瑾寒身边,落座了之后,她的一双眼睛,在扫向顾念的时候,就更加的怨愤不甘了。

    “哥——”

    刚才沈寒越没出来,也就罢了,等沈寒越一出来,她立刻就有了底气。

    委屈的喊了一声,见沈寒越扭头朝她看了过来,立刻就瘪着嘴唇,委屈的蠕动了几下。

    “哥,我不想坐在这里,我想坐在你的身边!”

    说着,就朝沈寒越,左边的位置,瞄了瞄,那里,正是顾念的位置。

    见顾瑾寒,冰冷的眼神,朝她扫视了一下。

    就立刻不甘心的收回视线,转而把目光,扫到了坐在沈寒越右侧的,薛浩扬的身上。

    被沈君美,这么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薛浩扬,多少也有些坐不下去了。

    再加上,他对座位这些东西,压根也不怎么在乎。

    此刻,巴不得,要跟他手下的弟兄们,坐在一起呢。

    站起身子,正要朝沈君美那里,移动过去呢。

    顾瑾寒,却突然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我的饭席上,从来没有中途换位置的习惯!”

    他的声音不大,但每一个字,都咬得很重。

    正在帮众人盛汤的佣人,手一抖,就把盛好的汤,撒了朴恩雅一身。

    “对不起,朴小姐,我这就带你,换一套衣服去!”

    说着,一边笨手笨脚的,帮朴恩雅擦着裙子上的汤汁,一边忙不迭的说道。

    女人虽然生气,但是,当着众人又不好发作。

    只是好脾气的,点了点头,就跟着佣人,朝最近的更衣室,走了过去。

    而佣人临走之前,还没忘朝着顾瑾寒,做了一个“OK”的手势。

    顾瑾寒刚才的突然发怒,并不完全是针对沈君美。

    最主要是因为朴恩雅现在,多了一些警觉,这么做,也是为了帮佣人,制造机会而已。

    见事情成功了,自然也懒得去关注,到底要不要换位置的事情了。

    可是,刚才的冷喝,大家都听到了。

    这个时候,不管是换,还是不换,沈君美都觉得,她今天的脸,丢大发了。

    悻悻的站在餐桌前,憋了一肚子的气,却又不敢当着顾瑾寒的面发作。

    只好把求助的视线,又一次看向了沈寒越。

    “哥——”

    她委屈的喊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突然觉得,手上一麻,就好似被什么突然叮了一下,然后身子一个不稳,就突然朝着一边歪倒了下去。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