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你真是欠了两百年的教养!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5:30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什么意思?”

    沈君美瞪着一双凄楚的大眼睛,眸子里,写满了疑惑和不解。

    “真是笨!”我顾大哥的意思是说,你的腿,暂时没事!不过以后会不会有事,就说不好了!”

    韩碧娜在一旁,及时的解释完,就幸灾乐祸的摆摆手,示意他们,赶紧把沈君美,抬进去。

    “那我的腿是有救的吗?我的腿不会被截肢,也不会变成瘸子,是不是?”沈君美只顾着在意这些问题。

    等看见了韩碧娜那个轻视嘲讽的笑容后,才后知后觉的想起韩碧娜的后半句话来。

    “以后会有事?韩碧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君美躺在担架上,拖着一条受伤的腿,还不忘指着韩碧娜的脸,不依不饶的大声,质问。

    “韩、碧、娜,你这是想,在下一次的时候算计我吗?你这个跟顾念一样,歹毒的女人!”

    “闭嘴!”

    因为不想看到沈君美这张惹人烦的脸,而走在前面的,顾瑾寒停下脚步,冷凌的一声怒斥。

    “你再胡言乱语,没素质的大声叫嚷,我就叫人把你丢出去!省的惹人厌恶!”

    沈君美被顾瑾寒冷冽的气势,吓得一下子噤声,不敢回话,满脸委屈的,悻悻闭嘴。

    “有的人啊,就是不识相,明明没什么本事,还一副心比天高的嘚瑟样子!结果现在吃了瘪,还不是一样忍气吞声,不敢还嘴!”

    韩碧娜在一旁,趁热打铁的嘲讽,明明是自己活该,还做出一副委屈受罪样子的沈君美。

    “你!”

    沈君美气歪了脸,可一看到顾瑾寒森冷的警告脸色,又胆怯的不敢回击。

    吃瘪的样子特别让人大快人心。

    “好了,就把她放在这儿吧。”

    韩碧娜挥手,让佣人把沈君美放在客厅的落地窗前。

    外面正在忙碌着打理花园的佣人,窗户没关,能隐隐听见佣人们,偶尔低声说话的声音。

    沈君美此刻正是落魄的时候,不想让卑微的下人,看见自己这副摸样。

    “把我送回房间,我要在房间处理伤口!”

    沈君美一点都没有寄人篱下的自觉,对着佣人颐气指使道。

    佣人们看了看韩碧娜的脸色。

    顾瑾寒早已经回了房间,主人不在,佣人却观望着同样是客人的韩碧娜的脸色。

    地位高低,一眼即明。

    “哟,你这脸皮,赶得上城墙拐角了吧!”韩碧娜毫不留情得讽刺道。

    “不过是个被勉强收留的客人,有什么脸皮来指使别人家的佣人?你真以为,这里还是你们沈家,不成?”

    “你……”沈君美气得脸歪。

    “韩碧娜,这里不是沈家,但也不是韩家!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对我?”

    以为自己找到了反驳理由的沈君美,气的扭曲的一张脸,嘴角逐渐弯出了一个得意的弧度。

    韩碧娜一边打量着沈君美越来越黑的腿,一边轻笑着睨了她一眼。

    “我怎么对你了,沈君美?是我放蛇咬你了,还是……”

    “哼,谁知道,是不是你?……”

    沈君美还想继续吵,可突然一阵头晕,毒素此刻都蔓延到全身了。

    漆黑恐怖的腿让沈君美哇哇大哭。

    “医生呢,医生呢!快叫医生来!我腿要废了,呜呜,快来救我的腿啊!”

    韩碧娜看沈君美的腿确实很严重了,再不处理估计真的会有麻烦,便对着一直在门口候着的医生点头示意。

    医生这才进来。

    沈君美看见医生,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连忙哭喊道:“医生,快看看我的腿。你必须治好我的腿,要是我的腿有事,我一定也砍了你的腿!”

    哪怕是现在自己处于求人一方,沈君美依旧一副高傲的命令姿态。一点自觉都没有。

    医生上前查看了一番伤口,道:“要先划开皮肤,把毒血挤出来。我先给你打一针……”

    “不用了,你快些处理吧,她的腿都这样了,再不动手,估计整条腿都要废了。”

    听见医生要给沈君美做局部麻醉,韩碧娜立即打断了医生的话。

    她才不要就这么便宜了沈君美。就是要沈君美吃点苦头才好呢!

    医生也是在顾家待了多年的老油条了,十分明事理,闻言立即改口道。

    “我先给你排出毒血,然后再打一针解毒剂。中途可能有些疼,你姑且忍着。”

    沈君美只听到了韩碧娜说的,“再不处理她的腿,腿就废了”这句话,根本没有注意到医生那句没说完的话。

    闻言连忙命令道:“那你还不赶快,给我处理伤口。动作这么慢,想害我残废吗?要是我有事,也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医生面色不变的拿出手术刀,看着动作轻柔,实则暗自用劲的在沈君美被蛇咬过的伤口处划上一个十字。

    刀一落下去,沈君美就哀嚎着大叫。

    “哎呦!你这个贱人,你是故意想害吗?”

    沈君美粗暴的踢开医生,捂着划破的伤口,大声骂道。

    她这一吼,外面的佣人们纷纷看向她。

    沈君美一面痛,一面在意形象。不想被下人看到这样狼狈的样子。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窗帘给我关上!”

    气急的沈君美,再一次对着旁边站着的佣人命令。

    韩碧娜幸灾乐祸道:“可不能关上。关上窗帘没了光亮,要是一会医生看不见伤口了,怎么办?你想要你的腿废掉吗?”

    见到沈君美神色动容,韩碧娜继续胡侃道:“你看,你伤口流出的血都变成黑色了!再不处理啊,你浑身都会变成黑色。啧啧,不用重新投胎,都能体验一下非洲黑人的非一般的感觉了。”

    韩碧娜毫不怜惜的敛唇嘲笑。

    沈君美忙看自己的伤口,果然流出黑色的鲜血,顿时惊慌道:“医生,我的伤口怎么会变成这样?”

    医生解释道:“被毒色咬伤后,血液确实会变颜色。只要把这些毒血排出就好了。”

    沈君美这下也顾不得疼不疼,丢脸不丢脸了,把腿伸出去。

    “那你还不赶紧给我把毒血挤出来!”

    沈君美大声责怪,好像刚才踢开医生的不是她一样。

    医生这才上前,在沈君美狼嚎一样的喊叫声中,给她排出了毒血,打了一针血清。

    经过这么一阵折腾,沈君美也喊叫得没了力气,满脸大汗。

    看着韩碧娜嘲讽的脸色,死死的咬着嘴唇,虽然眸子里,满是怨愤和不甘,也没力再骂回去了。

    怏怏的垂着眼眸,因为过分疼痛,整个后背,都被汗打湿了。

    惨白着一张脸,被佣人送回了房间。

    沈君美在床上躺了好一阵,才慢慢从腿疼中缓过来。

    有了力气之后,就开始对韩碧娜方才的诸多刁难愤愤不平,万般委屈了。

    那个韩碧娜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这样对她说话?

    想着这些,沈君美又想起今天顾念也是这样不把她放在眼里。

    死死咬着嘴唇,心里就好似被万千虫蚁撕咬着。

    手指紧紧的攥成一团,恨不得,能立刻,给顾家,以及那个韩碧娜,一个好看不可!

    更是巴不得,顾家能赶紧倒台!想看顾家的人,失魂落魄,饭都吃不起的样子。

    只顾着怨恨了,她却从来就没有去认真反思,顾念和韩碧娜,为什么会那么讨厌她?

    还不是因为,她在A市,做过的那些事情吗?

    可是,有的时候,有些人的脑回路,就是这么的奇怪。

    做过了这么多针对顾念的事情,从来不觉得,有什么?

    可是,韩碧娜只是为了顾念,小小的出了一口气,她就委屈到不行了。

    红着眼眶,哭了一会儿,立刻摸出了手机,给秦慕打电话。

    “秦慕,我现在已经到了顾家的别墅了!你现在马上给我想办法整治顾家,我一分一秒也忍受不了他们了!”

    沈君美一开口就是颐气指使的姿态,就好似是命令一个仆人似的,声嘶力竭的,对着秦慕,嘶吼着。

    电话那边的男人,本能的皱了皱眉。

    “沈君美,我还真不敢对你太报希望!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在顾家的地盘上,还敢这么大声的说话!你是唯恐别人不知道,你要做什么,是吧?”

    秦慕用他那苍老沙哑的声音,听不出喜怒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

    沈君美气鼓鼓道:“你看不起我吗?秦慕,你有资格,嫌弃我吗?别忘了,你要是聪明,就不会是我哥哥的手下败将了!”

    沈君美,话里的优越感十足。

    却没发现,在他们合作的最初,就因为这个,她已经彻底把秦慕,给得罪了!

    秦慕阴测测的冷笑了几声,不欲跟沈君美浪费时间争吵,而是直接转移开了话题。

    但沈君美这句话,却像是一根刺一样,根植在他的心里了。

    不就是沈家吗?他早晚,是要收拾呢?

    冷笑了一声,就对着电话那边,吩咐开了。

    “你去树林的帐篷边,找到一对叫朴恩雅和朴恩惠的姐妹,跟她们交朋友。只要你多多邀请朴恩雅,朴恩惠姐妹去别墅,她们自然会有办法,帮你的,明白吗?”

    秦慕不放心沈君美的智商,特地在最后,强调了一句。

    “可是顾念根本不欢迎我们,她马上就要赶走我和哥哥了。我就算跟那两姐妹交了什么朋友,又有什么用!根本没时间了!”

    沈君美嚷嚷着抱怨秦慕计划不周。

    秦慕心想果然是个蠢货,但嘴上却解释道:“顾念要是真的要赶沈越寒走,沈越寒早就在到岛上的第一个分钟,就被顾瑾寒的人弄走了。还轮得到你现在为你哥哥,担忧走不走这个问题吗?你现在只要乖乖的,按我说的话去做,就可以了!”

    秦慕说完,就啪的挂上电话,完全是不想和这女人废话的意思。

    被挂了电话,沈君美直接气得把手机狠狠砸在地毯上。

    一个半不死不活的臭老头,竟然也敢用这样子的语气和态度跟她说话!

    再想到今天在顾念,韩碧娜那里受到的气,沈君美更加愤怒,连着床上的枕头都狠狠地摔了。

    都给我等着吧,等我扳倒了顾念,再要你们好看。

    沈君美在心里把顾念,韩碧娜,秦慕等人一一骂了千百遍,才觉得心里好受了些,连着腿上的伤口也不这么痛了。

    **

    沈越寒与俞北打了一架,脸上挂了彩。

    沈越寒一看脸上的伤,就只想到了带着着伤,到顾念面前,求安慰。

    敲了好一阵门,才等到了穿着睡衣,披着湿发的顾念,打开房门。

    这样子的顾念,让沈越寒眸子一沉,腹下一股热火。

    但不曾想,顾念一看见他,就啪的要关上门。

    还好男人动作快,及时顶住了门,不然就要吃闭门羹了。

    “你来干什么!”

    顾念一脸不欢迎,气鼓鼓的问道。

    沈越寒一用力,就顶开了门,步步紧逼的把女人再一次逼在墙角。

    “你穿成这个样子,是要勾、引谁?”

    该死的女人,要是敲门的人不是他,她这幅样子不是就要被别的人看了去?

    这是他绝对不允许的事情!

    “沈越寒,你简直莫名其妙!”

    顾念推着沈越寒的胸口,脸上是戒备的神色。

    “我爱怎么穿,都是我的自由,关你什么事!”

    妈蛋,这男人一副看“失足少女”的眼神,是要闹哪般啊?

    而且明明就是他没有经过她的邀请,就擅自进入她的房间,更加失礼才对吧?

    竟然说自己要勾、引他,简直好笑!

    “不管我的事?”

    沈越寒拔高了音调,捏住顾念的娇美的下巴,“你是我的妻子,怎么会不管我的事?”

    顾念一把挥开沈越寒的手,气鼓鼓道:“我已经要跟你离……唔!”

    女人接下来的话淹没在,男人霸道的狂热的吻里。

    “顾念,我说过,你不许再说这两个字!”

    女人留恋的,在女人柔软的唇上辗转。

    “你永远都是我沈寒越的妻子,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可能!”

    沈越寒一字一字,郑重认真的,宣誓主权。

    但女人显然并不领情。

    趁着男人陷入柔情的时候,一把推开了他。

    “我只是我,我不是任何人的人。”

    顾念冷声傲然道:“你想要一个辈子只是你的附属品,属于的你的人,不如去找你那个初恋情人!她肯定很高兴,听你这么说!”

    沈越寒眸色一沉,大掌把顾念小小的身子,捞进怀里,牢牢抱住。

    “顾念,我告诉你!我沈越寒,这辈子,只要你一个。只要顾念你一个人!还有那该死的初恋情人,是怎么回事?我说了,从始至终,我们都不算是恋人的关系!”

    沈越寒说得霸道又深情。

    顾念不由动容起来,被沈越寒这话中的柔情戳中了,心底的柔软。

    如果不是男人的手,突然不老实的乱摸乱碰了起来,这份柔情场面,或许还能稍稍维持得更久一点!

    这个色胚,竟然趁着她动容的时候,把手伸进了她的浴衣里!

    顾念又羞又怒,一手肘顶开,他。

    “沈越寒,你离我远点!”

    像是炸毛的小猫一样,护着自己的浴衣,气冲冲的对着男人大喊。

    殊不知她的这个样子,在沈越寒的眼里,却又变成了另一番风景。

    爱人欲拒还迎的风景。

    沈越寒浑身都发起热来,又步步向前。

    逼得顾念步步后退,直到脚后跟抵到了床沿。

    “沈越寒,你……”

    女人接下来的话还未说话,就被沈越寒一把,扑倒在床上。

    热烈霸道的吻紧接着剥夺了,她的呼吸。

    口腔里满满都是沈越寒的味道。

    男人的手移到了顾念腰上的浴衣带子上,眼见着顾念就要坦诚了。

    情急之下,顾念一巴掌打在男人的脸上。

    用被吻得脸色发红,嘴唇红肿的脸,以及一双湿漉漉的眸子,瞪着沈越寒。

    “沈越寒,你难道想强迫我吗?”

    女人的声音带着颤抖和冷意。

    沈越寒猛然从欲、望中冷静下来,看着小女人眼底受伤的神色。

    不由怜惜又后悔。

    手指柔柔的抚上女人红肿的唇,却被女人侧头避开。

    “你出去。”女人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沈越寒动作轻柔的把顾念抱进怀里,轻声哄道:“小念,我没有要强迫你的意思。”

    但沈越寒这个老实认错的样子,并没有博得顾念多少好脸色。

    推开男人,裹上被子,一副不想看见沈越寒的样子。

    “你出去!”

    女人还是那句逐客令。

    “小念……”沈越寒不离不弃的把顾念连着被子一起抱进怀里,“我向你发誓,以后再也不强迫你!只要你一喊停,我马上就停!”

    男人嘴上如此许诺,心里却在想。

    到时候只要在小女人喊停之前,先堵住你的唇,等到吻晕了,他的小女人,就不会在拒绝他了。

    但现实是,顾念隔着被子踢了沈越寒几脚。

    “你骗人,我才不会信你!”

    女人在被子里的声音闷闷的,很有撒娇的味道。

    “我骗你没骗你,你给我机会,让我证明给你看,不就知道了吗?”

    沈越寒温柔的想要扒开被子,一亲方泽。

    但奈何,被子被捂的太紧,怎么都拉不开。

    “谁稀罕你的证明,你给我出去!”

    顾念不留情面的,用力一脚把纠缠着的男人踢下床去。

    附送上一句:“你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小念……”

    男人无奈的声音里,还带着满满的宠溺。

    女人就是不看他,只气鼓鼓的重复:“出去出去出去!”

    沈越寒神色无奈,看顾念一时半刻内,没有想见他的欲、望,只得退步。

    “那我一会再来看你,嗯?”

    沈越寒靠向裹成一团,不愿见沈越寒的娇小人儿,语气温柔又宠溺。

    “出去!”

    但回他的,却是女人冷冷的两个字。

    沈越寒长叹一口气,无奈的暂时离开房间。

    **

    沈越寒手里端着一杯红酒,面对着窗户坐着,眸色漆黑幽深,不知在想什么。

    若不是他嘴角挂着的紫色淤痕,以及,脸上那一道浅浅的巴掌印,一定会是一个,气势强悍,高贵优雅的,男人。

    只是脸上的伤口,让此刻的他,凭白的多了几分,狼狈。

    嘴角的伤口是跟俞北打架的时候,留下的。

    而那个巴掌印,就是他去找顾念,让女人处理伤口,自己顺便吃豆腐的时候,被吃了豆腐又羞又气的顾念“赏”的。

    他从薛浩扬那里听说了,沈君美意外被蛇咬的事情。

    这件事给了他灵感,或许他也可以用蛇,再演一出苦肉计。

    顾念现在还不肯,好好的跟他说话,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惶恐。

    尤其是看到,那份顾念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的时候。

    他害怕这次女人,真的生了气。

    “沈越寒,你在沉思什么呢?”

    薛浩扬拿着冰袋走过来,直接把冰袋丢给沈越寒。

    “处理一下你脸上的伤口吧。如此俊美的脸上挂上这种伤口,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

    沈越寒接住冰袋,直接按在伤口上。

    丝毫不在意,冰块冰冷的温度,以及冰块按压在伤口上的疼痛。

    薛浩扬给自己也倒了一杯红酒,抿了一口。

    “喂喂,我刚才问你呢!你又在想什么诡计算计人了?”

    见沈越寒一直不回答,薛浩扬只好又问了一遍。

    男人一把丢下冰袋,起身道:“跟我出去一趟。”

    薛浩扬莫名:“去哪儿?哎,你好歹让我把酒喝完呗,浪费美酒可不好!”

    薛浩扬对着沈越寒的背影大喊,但男人脚步不停。

    薛浩扬只好一口喝掉杯中红酒,追了过去。

    “出去干什么啊?!这么急匆匆的!”薛浩扬追上男人,好奇的询问道。

    沈越寒薄唇轻启,吐出两个字:“抓蛇!”

    薛浩扬与沈越寒多年好友,一听就知道沈越寒在打什么主意。

    “你又要用苦肉计了?”

    薛浩扬话语间带了点幸灾乐祸的调侃。

    男人冷眸一扫,但薛浩扬却依旧一副笑嘻嘻的样子:“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你!”

    说起这个,沈越寒自己也觉得委屈。

    明明他跟许慧什么都没有,可是,她为什么就是非揪着不放呢?

    沈越寒无奈摇头,这个小女人,总是这么的让他,猜不透!

    “我说……”薛浩扬笑得狡诈,说道,“你用苦肉计,还不如用个英雄救美呢!”

    看沈越寒面色动容,薛浩扬才继续献计道。

    “你把顾念引到有蛇的地方,顾念看到蛇,肯定会惊慌害怕,这个时候,你再出现。把顾念从危难之中救出,顾念见到你的英勇身姿,肯定会再次暗许芳心。可比你用那些个苦肉计好多了!”

    薛浩扬自以为自己这计谋非常不错,但没想到沈越寒却沉着脸摇头,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这个看似更加高明的——英雄救美计。

    “不行,我不能让小念处于危险之中。那些蛇太危险,如果咬伤了她,怎么办?”

    沈越寒沉眸,脸上的神色,很是认真。

    “我不会再让小念,受到一点伤害。一点可能性,都不可以有!”

    薛浩扬震惊的挑眉,随后一笑。

    “那就还是用苦肉计吧。委屈你总比委屈了大嫂好。走走走,抓蛇去!”

    薛浩扬勾着沈越寒的肩膀,两人一路走远。

    韩碧娜看着两人走远之后,才从柱子后出来。

    刚才沈越寒与薛浩扬两个人的话,她自然都,听见了。

    没想到,沈越寒对顾念,真的是用情至深。

    韩碧娜看着男人高大挺拔的背影,感叹了一阵之后,就风一样的跑向顾念的闺房。

    这种事情,怎么能不跟顾念分享呢!

    “小念,小念!”韩碧娜人还没到,声音就到了。

    推开门,风一样的奔向顾念,却又在看到一边冷面的顾瑾寒,的时候,生生停下脚步。

    吐了吐舌头,俏皮的对着顾瑾寒打招呼:“顾大哥,你也在啊。”

    顾瑾寒并无责备的,训斥道:“一惊一乍的干什么?一点女孩子的样子也没有!”

    韩碧娜嘟嘴道:“哪有。平时我都是很淑女的好不好,只是偶尔说话稍稍大声了一点而已。”

    顾瑾寒摇摇头,低头抿着咖啡,不再说话。

    在韩碧娜来之前,顾念本来在跟大哥,聊聊家常。

    这会被韩碧娜打断,也不生气,笑问道:“你跑这么急,难道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了吗?”

    韩碧娜立即摆出一副八卦脸,凑过去道:“真的是好事!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女人疑惑:“关于我的?”

    “是的!”韩碧娜连连点头,“我刚刚看见了沈越寒和薛浩扬!”

    听见沈越寒的名字,顾念脸色就不自然了一瞬。

    谁想知道关于沈越寒的好消息!

    不对!

    沈越寒他能有什么好消息!

    难道是跟他那个初恋情人和好如初了吗?

    这么一想,顾念眼底不仅又浮上痛色。

    见到妹妹脸色不愉,顾瑾寒面色一寒。

    越发的打定主意,要尽快把那个沈越寒赶走,还要好好的收拾一番,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沈君美!

    “顾念,你猜我刚才听见,沈越寒和薛浩扬两人,在说什么吗?”韩碧娜粗枝大叶,并未看出,顾念脸上那点不明显的,不愉快,还兴冲冲的问道。

    谁知顾念侧开头,冷冰冰道:“谁想知道,关于那个沈越寒的事情。”

    韩碧娜全以为顾念在闹别扭,嘴上说着不要,其实心里还是想的。

    于是顾自说道:“沈越寒跟薛浩扬两个人去抓蛇去了,说要用蛇来使苦肉计!让你心软!”

    这与顾念心里预想的“好消息”,不一样。

    也莫名的让顾念松了一口气,眼底的痛色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一种说不清的情愫。

    可嘴上却还是嘴硬道:“那又如何?这种事情,是他自己傻,又不关我的事。”

    韩碧娜见顾念眸子亮晶晶的,明明有兴趣,却还要嘴硬说“不关我的事”,心下好笑。

    “找蛇来演苦肉计是沈越寒的主意,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薛浩扬后面出的,鬼点子。”

    韩碧娜说得神神秘秘,可吊足了顾念的胃口。

    “什么鬼点子?”

    顾念绷着一张冷脸问。

    “薛浩扬让,沈越寒把你引到一个有蛇的地方去,等你害怕的时候,沈越寒再出现,英雄救美!”

    韩碧娜刻意说得愤愤不平。

    果然就看见顾念方才还饶有兴致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冷了。

    心道,那个沈越寒,果然脑子里没装好事!

    他难道以为一个英雄救美,就能抹去他,跟他初恋勾搭的那个过错了吗?

    才不会那么便宜他!

    “但是!”韩碧娜忽的一下转了语气,“沈越寒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薛浩扬的提议。”

    顾念诧异道:“什么?”

    “沈越寒说,他不会让他的小念处于危险之中,哪怕是一点可能性,都不允许!”

    韩碧娜终于不钓人胃口了。

    顾念听完,只觉得心间一暖,连着眸色也变得柔和动人。

    “怎么样,小念,很高兴吧!”

    韩碧娜八卦完,又开始邀功。

    顾念却板着一张俏脸,口是心非道:“花言巧语,我才不信他呢!”

    就算沈越寒……真的,真的舍不得她受伤,但是沈越寒那天因为许蕙,爽约了她的事情,也是事实!

    “那你现在就要赶走他吗?省的他一会又装苦肉计,来烦你!”

    韩碧娜不给面子的,戳穿女人的口是心非。

    顾念果然脸一红,气哼哼的扭开头,不说话。

    “看吧看吧,你还是舍不得,赶走沈越寒!”

    韩碧娜笑道。

    顾念拿起糕点,塞进韩碧娜嘴里,嗔道:“嘴要是闲,就吃点东西堵堵,别乱说话。”

    顾瑾寒在一边,看着,却是心里长叹一口气。

    这个妹妹啊,就算是嘴上说着要离婚,其实心里还是有那个沈越寒的吧。

    看来,他还是用不着,动手赶走沈越寒了。

    至于沈越寒那个,不识相的妹妹,现在也不能收拾得太厉害了。

    毕竟以后顾念,还要进沈家生活。

    脸皮撕太破,总归是不好的。

    韩碧娜本想继续调侃顾念的,但是顾念脸皮薄,以自己要休息为理由,赶走了韩碧娜,还牵连了在一边什么都没说的,顾瑾寒。

    两个人一起被赶出了房间。

    **

    从顾念房间出来之后,韩碧娜又被顾瑾寒请到偏厅去喝茶。

    韩碧娜把茶水搅拌着玩,一双狡黠的眸子盯着顾瑾寒。

    “你叫我来喝茶,肯定是有事情要拜托我吧?”

    韩碧娜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顾瑾寒也不扭捏,点头道:“确实是。”

    “尽管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赴汤蹈火!”

    韩碧娜拍胸脯,十分汉子的义气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沈君美,实在是太嚣张了,而且之前,确实也没少给小念委屈!不知道回到沈家,还要嚣张成什么样子。所以,得教教她,如何收敛自己的嚣张脾气,学会什么叫谦卑!”

    顾瑾寒眸子带着冷色,沉声道。

    韩碧娜一点即通,顿时明白了顾瑾寒的意思。

    “你放心交给我!我肯定好好教教沈君美,什么叫规矩和谦虚!”

    “记住,别玩太过火,但是,也不要太不管痛痒!”顾瑾寒神色柔和了几分。

    “放心吧,我有分寸!”韩碧娜眸子一转,就想到了一个整沈君美的点子。

    **

    沈君美本想在,挂完秦慕的电话后,就去树林找朴恩雅,和朴恩惠姐妹的。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顾家倒台,但是她撑着拐杖走到大门门口的时候,就又后悔的,返回了房间。

    腿上的伤口太疼了,磨得她没力气,撑着拐杖行走。

    可谁知,等到好不容易,从大厅走回房间了,掀开被子一看,被窝里竟然有一个绿色的蛇。

    还吐着信子,用冷森森的目光,盯着她看呢。

    “啊——”沈君美顿时就被吓得腿软,跌坐在地上。

    带动了腿上的伤口,更是疼得她哀嚎一声。

    被子里的小绿蛇,也爬了出来,嘶嘶的叫着,向着沈君美爬来。

    沈君美被吓得花容失色,连连往后退,嘴里不停的大叫。

    “来人啊,有蛇!来人啊!”

    可门外,除了放蛇,并且等着看笑话的韩碧娜以外,没有一个下人。

    为了好好的整一番沈君美,韩碧娜可是早早的就指使开了所有的下人。

    就等着一会看,沈君美被蛇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

    沈君美喊破了喉咙,也没听到外面有任何响动,偏偏眼前的蛇却越爬越近。

    “来人啊!来人!”

    沈君美退到了厕所门口,蛇还在步步紧逼,她没得办法,只得躲到厕所里去,紧紧地关上门。

    韩碧娜笑够了之后,才悠悠的推开门。

    “谁在喊啊,太惨了,跟叫魂一样。”

    韩碧娜进门就开始嘲讽躲在,厕所的沈君美。

    对于蛇的恐惧,让沈君美,顾不得面子,直喊道:“外面有蛇!韩碧娜,你赶紧给我叫人来,把这可恶的蛇处理掉!”

    韩碧娜假装听不清。

    “什么,你说什么?”

    沈君美只好又重复一遍:“外面有蛇,我叫你给我把蛇处理掉!”

    韩碧娜走向厕所,把地上那条无毒的小绿蛇捡起来,放在手心。

    小绿蛇十分温和的躺在韩碧娜的手心。

    “哎呀。沈小姐你怎么跑到厕所去了?厕所多脏啊,你在里面待久了,变臭了怎么办?”

    韩碧娜抓紧机会,狠狠的嘲笑沈君美。

    沈君美顿时被激怒,恶狠狠道:“韩碧娜,你别得意!等我出来后,我一定好好收拾你!”

    韩碧娜不以为意,反唇相讥道:“你躲在厕所里干什么,有本事,你出来说话啊!你出来啊!”

    沈君美气得脸歪,偏偏又没胆子出去。

    “韩碧娜,把外面的蛇弄走,我就出来!”

    沈君美完全没有,拜托人的自觉。

    “我为什么要把蛇弄走?”

    “我叫你把蛇弄走,你就要给我把蛇弄走!”

    “呵呵!”韩碧娜冷声嘲讽道,“这简直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你叫我做什么,我就要做什么吗?凭什么,沈君美?你以为你是谁?”

    沈君美理直气壮道:“凭我是沈家二小姐!沈越寒的哥哥!”

    “看来你真是欠了两百年的教养!”

    韩碧娜骂完,突然一笑,“沈君美,你看看天花板,看看上面有什么?”

    沈君美抬头一看,天花板上竟然也有一条绿蛇。

    挂上在天花板的绿蛇像是有感应一样的,突然掉了下来,落在沈君美的腿上。

    这下沈君美,被吓破了胆,推开厕所门,就连滚带爬的出了厕所。

    爬到厅中的时候,面前出现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抬头往上看,是韩碧娜笑得得意而嘲讽的脸。

    沈君美延迟的智商才反应过来,指着韩碧娜骂道:“你算计我!蛇是你放的!”

    “是又如何?”

    韩碧娜把手心的蛇,展示给沈君美看。

    沈君美看见蛇,几乎晕过去,可往后退,后面也是蛇。

    无路可退的沈君美,软弱的被吓得哭了出来。

    “韩碧娜,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你马上把蛇给我拿开!”

    “你凭什么,叫我把蛇拿开?”

    韩碧娜居高临下的看着沈君美,寒声道。

    沈君美被蛇吓得六魂无主,呜呜哭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韩碧娜,我告诉你,今天的事情,我一定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

    “既然你不善罢甘休,那我也不客气了!”

    韩碧娜把手里的蛇往沈君美身上一丢,无所谓道。

    沈君美尖叫一声,胡乱挥开蛇。

    “韩碧娜,你到底要我怎样!”

    韩碧娜冷冷道:“教你寄人篱下,就应该有寄人篱下的自觉!还有拜托人帮你忙的时候,就应该拿出应有的谦卑态度来。可不是你那一副,颐气指使的样子就可以的!”

    沈君美这会也大概是真的被气得狠了,脑子开窍的明白了韩碧娜的意思。

    “韩碧娜,请你拿走这些蛇!”

    尽管话是服软的意思,但是语气却依旧是恶狠狠的,甚至眼神都带着恶毒。

    韩碧娜鄙夷一笑。

    “算了,看你这个样子,再逗下去,估计狗急了该咬人了!”

    “你说谁是狗!”

    沈君美顿时发怒。

    “谁叫谁是狗!”

    沈君美又要骂回去。

    “你再叫一声,我马上弄一百条蛇来!”

    被韩碧娜这么一句威胁,弄得顿时噤声。

    韩碧娜不屑的哼了一声,踩着高跟鞋,带着胜利之风,走了。

    沈君美擦掉脸上的泪,美眸里满是阴狠。

    等着吧,总有一天,这些东西,她都要还回来。

    “嘶嘶——”绿蛇又爬了过来,沈君美刚才的阴狠劲顿时消失无踪。

    赶忙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往深越寒的房间走去……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