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五章 求我,我就救你!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5:26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一边把玩着手指上的扳指,一边通过电脑屏幕,试图窥探着岛上的一切。

    只是,当那边的消息,通过电脑,传达过来的时候。

    秦慕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

    “你说什么?沈寒越,已经开始怀疑你们的动机了?没用!”

    愤怒的,一甩手,颜色鲜亮翠绿的碧玉扳指,哗的被他甩了出去,然后跌落成两半了。

    看着地上的碎片,秦慕一阵心慌。

    在他们那个年纪来看,常年携带的玉件,一旦碎裂,绝对不是什么好征兆。

    手指微微蜷曲成一团,死死的咬着牙齿,呆愣了片刻。

    这才狠狠的攥着拳头,一拳击打在面前的电脑屏幕上。

    “老板,不要生气!我觉得,他当时的警告,只是试探而已!或许,是被恩雅惹烦了,随口说说而已!”

    电脑屏幕那边的人,急忙向他解释道。

    如果说,只是沈寒越的有意试探,秦慕是相信的。

    但是,后边的那句话,听起来,就很像是在狡辩了!

    “不要自作聪明!沈寒越,永远比你们想象的,难应付!”秦慕,沉着脸,冷冷的对着他们,呵斥道。

    见那边的人,一直低垂着头,没敢辩驳。

    这才背着手指,起身,在房里,左右镀了好一会儿。

    “顾家的人,有没有在提防你们?”

    秦慕,烦躁的从茶几上,拿了一根烟,然后点燃。

    缓缓的对着电脑屏幕,吐了一个烟圈。

    这才继续问道。

    问话的时候,他虽然一直在持续的抽搐,但一双精明的眼睛,却一直在滴溜滴溜的转个不停。

    “顾家那边不清楚,但看他们的表现,似乎是把我们误以为是沈寒越的朋友了——”

    那边说完,秦慕猛地摁灭手里的烟蒂,就对着电脑屏幕。

    嘴角咧出一个怪异的弧度,对着他们,冷笑了几声。

    这一刻,他似乎能体现出,卡洛那看他,像看白痴一样的眼神了。

    因为此刻,他看着电脑屏幕里的人,就觉得,是在看着白痴一样。

    要不是因为,他们确确实实,是他曾经,暗中培养在附近的学生。

    而且,从背景上,又难以查出端倪。

    他估计,肯定会恨不得,透过电脑屏幕,狠狠的揍他们一拳了。

    嘴角那抹怪异的冷笑,笑到后来,就有些无可奈何的意思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有一点,他早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

    不管是论智商,还是论实力,他和沈寒越,压根就是没办法比的。

    之前的他,从来就不会承认这个。

    总觉得,他早晚能像对付沈父那样,解决掉这个毛头小子。

    但是,自从被逼到这般田地,他才意识到,他越来越尴尬的处境。

    好在,在最后的最后,他选择了一个好的靠山——卡洛。

    且不论卡洛的高智商了,只单说他手下随便一个名不经传的手下,似乎,都能随时给他以惊喜。

    就像是此刻,在他冷笑的时候,电脑屏幕那边,突然出现了两个长相甜美的亚洲面孔。

    从着装和妆容,他一眼就能认出,这两个女孩,是韩国人。

    但是,起初,他向卡洛申请人马的时候,卡洛明明说,派遣给他的,是两个出色的华夏女孩的。

    微微眯起眼睛,对她们的身份,正好奇的时候。

    年纪稍长一点的女孩,突然用流利的中文,和他打了个招呼。

    “我们主人只告诉我们,这次一起合作的人,会很迅!但真没想到,居然会蠢笨至此!沈寒越是不是足够聪明,我不知道!但是,顾家的人,绝对不简单。”

    说完,就直接从衬衣的衣领里,摸出了一个小型的,窃听器。

    “这个,是我趁机,放在别墅饭厅的,相同的窃听器,我放的,不低于五个,可是,等回到帐篷里休息的时候才发现,这些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都自动跑到了我的衣领里?”

    说完,手指狠狠的捏弯了一个小型的窃听器,然后狠狠的丢到了桌下。

    而在她身后,年龄稍小的那个女孩。

    听她这么说,一刚方才的天真无邪。

    目光阴冷的,扫了在场所有的人一圈,这才从他们身上不同的位置,找到了各式各样的窃听器。

    “不仅如此,我们所有人身上,在出来的时候,都被悄悄安插了,大大小小的窃听器!可是这帮笨蛋,居然直到现在,还没一个人发现?”

    女孩鄙夷的,从他们每个人脸上,扫视了一圈,这才把轻蔑的目光,扫向了电脑屏幕那边的秦慕。

    “秦先生,我真的很怀疑,究竟是你选手下的眼光太差,还是你本身,就是一样蠢笨无比!”

    他们这些人,虽然面对卡洛的时候,都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但面对旁人的时候,自然而然的,都有一种不可一世的傲慢。

    所以这一刻,她们对秦慕,一点儿也没有留情面,话说的难听至极。

    秦慕一边在那边,尴尬的陪着笑,一边不住的,擦着额头的虚汗。

    “就是说,现在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监视之中,甚至,包括现在,也一样?”

    想着在场有那么多的窃听器,秦慕的心里,一阵不安。

    总觉得,顾家的人,此刻正躲在暗处,窥探着他呢。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似乎他全身的细胞里,都被埋入了监控程序,他整个脸色,惨白一片,手指都在微微颤抖了。

    隔着电脑屏幕,朴恩雅,就轻蔑的,对着电脑屏幕,笑了。

    “你觉得,既然已经发现了,我们会放任不管吗?放心吧,这个房间有干扰设施,窃听器在这里,暂时起不到任何作用,而待会出了门之后,你们就要装作一无所知的,继续装着这些窃听器了,毕竟,你们只是普通的学生,还没有识别这些的能力!听到了吧?”

    早在发现的那一刻,朴恩雅,就在刻意的引导着所有人,装作一副,最正常不过的探险姿态了。

    很显然,接下来,她还是打算,继续贯彻这样的策略了。

    虽然,被两个年纪轻轻的女人,狠狠的鄙视了一把。

    但秦慕,却又不得不承认,她们的专业了。

    愣是忍着浑身的不舒服,在电脑屏幕那边,恭维了她们一把。

    待电脑连线,彻底断开了之后,他这才黑着脸,对着那边冷哼了一声。

    手指紧捏,看样子,是被气的不轻。

    想着,他曾经那些,风光的日子。

    可现在呢,居然连两个年纪轻轻的女娃,都敢轻视他了?

    很快,他就又把怨恨的目光,扫到了墙上的两张照片上。

    照片上,一张是顾家的全家福,一张,就是沈寒越和顾念,挽着手逛街的照片了。

    怨毒的目光,狠狠的对着墙壁,恨不得要把墙壁,看出个窟窿似的。

    手指攥的咯吱直响,看样子,在他的意识里,他现在的所有处境,并不是他的咎由自取,而是顾家和沈寒越的,苦苦相逼了?……

    **

    这边,别墅里。

    沈寒越输了水,身体恢复之后。

    依然耍赖似的,赖着不走。

    刚刚到达这边的韩碧娜,看着男人一系列孩子气的举动,眼睛都快瞪直了。

    “这是沈寒越?我看,你以后改名就叫沈无赖,还差不多?”

    沈寒越,褪去之前冷冰冰的姿态。

    表情多样了以后,似乎,也没这么难以接触了。

    半天下来,甚至,连韩碧娜,都敢开他玩笑了。

    “这儿对我们来说,非常陌生,出去之后,住的地方不说,连一日三餐,也没办法保证,最后胃病,再犯了,还不是一样的要回来?所以,我觉得,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对吧,老婆?”

    说完,眸光一转,就似笑非笑的,瞄了一眼顾念。

    见他没反驳,心里正暗自窃喜呢。

    谁知,顾念却突然离开了,等再回来的时候,直接把一份签好的文件,猛地甩到了男人手上。

    “你不提醒,我差点都忘了!这是提前拟好的协议,你签一下字吧!”

    女人神色决绝,眼底却带着痛色的说道。

    沈越寒接过文件,“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赫然落在纸上,狠狠的刺痛了他的眼睛。

    顿了好一会,才不可置信的怒道:“你要跟我离、婚?!”

    眉毛挑成一团,眸子里,带着掩饰不住的怒意。

    毕竟,女人之前也说过,“要离婚”这样的话!

    可是,也仅限于嘴上说说而已。

    但是,现在却连“离婚协议书”这种东西都准备好了,周全到,居然连字都签好了。

    这是铁了心思的,要跟他离婚了?

    “沈寒越,签字吧!”

    见男人,一直不动,她随手,从桌上拿起一只笔,扔到了他的手边。

    听到她的催促,男人眼底的怒火,分明就染了几丝无可奈何的意思。

    “确定,要这么逼我吗?”

    男人冷声说道,语气里分明带了几丝颓然和绝望。

    “对!我很确定!”

    女人回答的,很是干脆。

    沈寒越紧紧地捏着离婚协议书,往前逼近一步,森冷的声音里带着颤抖:“我再问你一遍,你真的要跟我离婚吗?!”

    看样子,是真的,被她的态度,给激怒了。

    “沈寒越,你是听不懂人话吗?我说,我要——离婚!”

    顾念,一字一句的,说道。

    “再说一遍?”森冷的声音里,威胁意味十足,说完了,还没等女人回答,薄凉的唇,猛地覆在了女人的唇上。

    凉滑的舌头,犹如一只小兽,狠狠的,在女人口腔里,肆虐着。

    顾念的大脑,先是一阵空白,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想起去推开她。

    “沈、寒、越!”女人一个字一个字的,冲着他怒吼。

    吼完,还狠狠的用手,擦拭着嘴唇。

    而韩碧娜,早就捂着眼睛,在一旁,看呆了。

    原来,看着沈寒越那盛气凛然的架势,他还以为,这货是要揍人呢。

    眼看着,她就挥舞着拳头,要冲上去帮忙了。

    结果,这男人,画风一转,原本,即将开始的暴力桥段,就突然转变成了,这种少儿不宜的——画面?

    “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见男人,正意犹未尽的舔着嘴唇,待看到她的拳头的时候,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误闯入他领地的小动物似的。

    那恶狠狠的眼神,恨不得能一张口,把她给咬碎了。

    妈蛋,她刚才居然觉得,沈寒越,已经彻底收敛起身上所有的气势,转而变成一个死缠烂打的无赖了。

    结果,狮子就是狮子,就算没在自己的地盘,属于王者的威严,还是不容小觊啊!

    韩碧娜心虚的,往后退一步,收回握着的拳头,在顾念的眼眸,朝她看过来的时候,就蹬蹬的,跑出了房间。

    “闲杂人等,已经识趣的回避了!如果,你想继续的话,我不介意,奉陪到底喔……”

    男人收起满身的凛冽气势,似笑非笑的,睨着面前的女人。

    那表情,那小动作,要多无赖就有多无赖。

    “沈寒越,你有病吧?我今天,就只想和你谈一件事情,那就是离……”

    “婚”字,还没出口,男人凉薄的唇,又一次覆了上去。

    然后,在女人的极力挣扎下,猛地放开。

    “记住,以后,要是再被我听到这两个字,惩罚措施,要远比这个,还要激烈喔——”

    一边用手,轻抚着薄唇,一边坏笑的,看着女人,警告道。

    心里还在一遍一遍的,消化着,薛浩扬对追女孩的,一系列理论加实践经验。

    不管,认不认同,薛浩扬的爱情观。

    但不得不说,他的一些招数,还算好用。

    正暗自得意着呢,脸上,就挨了女人,一个耳光。

    随着这“啪的——”一声响,女人的怒吼声,也顺势,响了起来。

    “沈寒越,你混蛋!”

    女人委屈的咬着嘴唇,愤怒的,看着他。

    胸口,还随之一起一伏,呼吸都有些加重了,看样子,是彻底被气到,不知所措了吧。

    “混蛋吗?如果能留下来,混蛋,我也认了!”

    男人,斜倚在墙上,邪魅的一挑眉,看着女人,说道。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找人,把你丢出去?”

    女人,还是第一次见识到,他的无赖行径,两人耽搁了半天,她才发现,对于现在的他,她压根就无可奈何。

    但对于别人,似乎就不是这样了吧。

    比如,可以直接托起沈寒越的,那个黑衣男。

    顾瑾寒,给她指派了那么多的人,她就不信了,还奈何不了一个沈寒越了?

    微微一扬手,推开门,正要招呼人过来呢。

    沈寒越,却迅速的,抱住她的胳膊,飞快的,关上了门。

    “念念,好歹还夫妻一场呢,就算是要赶我出去,你也要挑个时候吧?现在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身上没卡没钱又没手机,而且,还拖着一个千疮百孔的身体,你就这么把我赶出去,是想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吗?”

    很显然,眼见着,情况有变。

    男人,已经开始,实行起第二个计划了。

    苦肉计,也被他用的,越来越娴熟了。

    说着,还弯起身子,对着顾念,就是一阵咳嗽。

    “咳咳……其实,飞机爆炸的时候,我虽然躲开了,但还是吸到了一些浓烟,只怕肺部,也有些病变了……而且,我现在出去了,就只能风餐露宿了,到时候胃病犯了,一个人,在大街上,除了孤苦伶仃的抬头望天,又能干嘛呢……?”

    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见顾念的神色,有所缓和,他这才猛地后退一步,转而跳到了床上。

    紧紧的抱着被子,微微瘪着嘴唇,那一刻的表情,就好似一个撒娇耍赖的孩子。

    “好吧,看在同是华夏通胞的份上,那我就勉强,在收留你一天,等明天,你的胃舒服了点,我就派人,先送你去洛杉矶,然后你从那里转机,回国吧。至于机票什么的,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会替你安排的……”

    女人的话,还未说完。

    男人眼眉一垂,整个人立刻就蔫了。

    “不行,我不能要你的钱!花女人的钱,传出去,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顿了半晌,男人脑子里,灵光一闪,就胡乱的,诌出了这么一个理由。

    “哟,你还挺有风骨的?”顾念揶揄似的,说完,这才不耐烦的,一挑眉。

    “那么,你打算,怎么回去?”

    “我觉得……我可以留在你这里,干活,什么时候赚够了回去的钱,什么时候再离开!”

    男人凝眉思忖了一会儿,拍了拍胸脯,直视着顾念的视线,说道。

    沈寒越,要留下来,替她打工?

    这事情,可真够新鲜的?

    “就算是刷马桶的活,你也愿意干?”

    “当然!”

    男人,连丝毫犹豫都没有,就立刻答应了。

    答应的时候,心里就在暗自思索了,他觉得,顾念,怎么着,也不会让他刷马桶的吧?

    可谁知,顾念的第一个工作,就是让他刷马桶?

    拿着马桶刷,对着马桶,凝望了半天,都不知道,究竟该从什么地方,下手?

    而同样得到这个任务的薛浩扬,一边看看马桶,一边看看沈寒越,脸上的表情,特别的无辜。

    “沈寒越,苦肉计,都用到这里来了,你可真是牛掰啊!得了,我就不打扰你发挥了,哥们,先走一步了!”

    说完,轻松的朝男人摆了摆手,哼着歌,就打算出去了。

    谁知,却直接被男人,猛地拽住了。

    “停下!一起干活!”

    说完,把手套烦躁的往薛浩扬手上一放,马桶刷往她手里一塞,就转身,朝隔壁的浴室,走了过去。

    “你去哪里?”薛浩扬,不情不愿的,攥着马桶刷,对着男人的背影,质疑道。

    “我去看看隔壁,有没有马桶,需要刷!”

    说完,直接推开门,就逃也似的,推开隔壁的门,进去了。

    倒不是他多么热爱劳动,让刷一个马桶,他非要刷两个。

    而是,这里的浴室,明显是女人,在故意整他们。

    马桶上边,被油彩弄的乱七八糟,也就算了。

    地上,还泼了许多的菜汤。

    马桶里,更是倒了许多的易堵物体,这个,摆明了,就是顾念的恶意刁难嘛。

    得意的分析完这些,沈寒越,先是把这边的马桶,用清水,随意的一冲。

    脱去衣物,就去里边的浴室,洗澡了。

    此时,他似乎都忘记了,薛浩扬还在隔壁,独自受苦呢?

    等薛浩扬摸过来的时候,对着他半裸的胸膛,就是一个大白眼。

    然后拖着脏兮兮的身体,也往浴室里,走了过去。

    而男人,就坐在外边的沙发上,闭目养神。

    等顾念和韩碧娜找过来的时候,薛浩扬,也刚好洗好出来。

    一推门,见到两个披着浴巾的大男人,勾肩搭背的,在商量着什么事情。

    韩碧娜,“啊——”的一声,就大叫了起来。

    原本,沈寒越,还没什么反应呢。

    等见到顾念,正目不转睛的,打量着他们,立刻,就强制性的,把薛浩扬,推进浴室里,关了起来。

    然后,慌忙系好浴袍,这才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黑着脸,抓着女人的胳膊,就出去了,走之前,还顺势,把韩碧娜,独自关在了里边。

    往前一步一步的逼近,死死的把女人抵在墙上,这才罢休。

    “以后,不能随便盯着别的男人!”

    话里的醋味,很明显。

    这男人,居然是在吃醋?偶买噶!刚才,最容易引起别人遐思的,难道不是他和薛浩扬吗?

    “沈寒越,你很无聊!”

    猛地一低头,从他的胳膊下,钻了出来,一脸冷漠的转身,看着他。

    然后,指了指她身后的一行人:“有人找你?”

    顺着她的手指,男人只看了一眼,就懊恼似的,拍了拍额头。

    沈君美,俞北,以及寻找薛浩扬的人马,居然全部,找到这里了?

    这下,她的苦肉计,还如何实施?

    “哥——我终于找到你了!”

    正发愁呢,沈君美欣喜的,叫了一声,就飞奔着,朝他这里跑了过来。

    看到,他披着浴巾,衣冠不整的样子,眉头,就不由得皱了皱。

    “你们刚才,一起洗了澡?”

    说完,就警惕似的,瞪了顾念一眼。

    “哥,你有看新闻吗?因为那次婚礼,咱们沈家,已经独占娱乐头条,一个周了。你知道,媒体,都是怎么讽刺我们的吗?说我们沈家这段时间的崛起,不是自身的实力,而是因为,无故攀上了顾家,而且还说……还说……顾念逃婚,是要跟情郎,私奔,说你是整个a市,最大的绿毛龟……”

    沈寒越,有没有本事,媒体不是不知道。

    没有别的企业,趁机雇人,猛地踩他一把,还没有哪个媒体,敢说这样的话呢。

    而且,就算,沈家的一些竞争对手,已经开始轮着番的,企图激怒他了。

    可是,大多的媒体,比较感兴趣的,还是顾念逃婚的原因,以及逃婚背后的故事。

    而且,顾家虽然远在海外,但势力,在那摆着呢。

    还没有哪一个媒体,敢同时得罪顾家,和沈家的。

    “喔?是哪个媒体,说了这样的话?”

    冷眉一挑,眸子里,就登时染上了一层戾气。

    “我也不清楚,我……总之,我都是在网上,看到的了……”

    沈寒越一细问,她立刻就心虚了。

    因为,这些消息,大多,都是她根据网友的谩骂,添油加醋而来的。

    特别是,那些对顾念的谩骂,除了乔雅,估计她就是所有网友里,叫嚣的最厉害的吧。

    所以,除了模棱两可的搪塞过去,她自然是不能,真的,去一一细说了。

    “你们两兄妹,慢慢聊!”

    顾念说完,见俞北正一脸微笑的,看着她,就略显熟路的,和他拥抱了一下。

    “俞北,你是和他们一起,来寻人?”

    见俞北点头,这才礼貌似的,朝着俞北身后的那群男人,看了过去。

    “你们,都先去好好休息一下吧,待会我会让佣人,帮你们去准备一场接风宴。等宴会过后,我会找人,亲自送你们回去的!”

    该死的女人!刚才,和俞北拥抱,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迫不及待的,要赶走他了?

    “就不劳驾你这边了,你逃婚出来的时候,不是还顺走了我的一架飞机吗?如果它还在岛上的话,我们就用那个回去吧!那个,好歹也是我婚礼上,最重要的一个部分,新娘没了,起码,它不能没有吧!记住,如果不能乘那架飞机回去,我也不会回去的!”

    说话的时候,眉头紧锁,心里一直在寻思着,该怎么样,才能避开黑衣人的眼睛,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那个飞机,给破坏掉。

    沈寒越,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

    顾念,冷冷的睨了他一眼。

    “你随便!”

    丢下这句,一转身,就吩咐佣人,去准备饭菜了。

    而女人刚离开,沈寒越,就怒气冲冲的,拽着俞北,去了那间,马桶故障严重的浴室。

    “俞北,你偷偷和顾家通气,买通我的飞行员,在我的婚礼上动手脚,弄走我的新娘,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而现在,你居然,还敢当着我的面,讨要拥抱?”

    男人,一手揪着他的衣领,一手攥拳,狠狠的照着他的小腹,给了一拳。

    “沈寒越,你搞清楚,因为小念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之前,我说什么,你还记得吗?我说,如果你胆敢对不起小念,我会随时,抢她回去的!”

    俞北,眼眸微冷,面上,丝毫没有要示弱的意思。

    一把推开沈寒越,咯吱咯吱的,攥着拳头,就朝男人身上,挥了过去。

    听着屋子里,传出拳头相撞的声音,沈君美在外边,除了砰砰的,砸着门,愣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哥,你别打俞北哥哥!俞北哥哥,我哥还受着伤呢,你们别打架,行不行?……”

    她的声音,透过门板,在传到里边的时候,要多微弱,就有多微弱。

    微弱到,一拳下去,立刻就能把她的声音,给彻底压下去了。

    在外边,拍了很久的门,沈君美实在没办法了,干脆,就只好跑到前厅,找顾念求救了。

    “顾、念,都是因为你,我哥,和俞北哥,在里边打起来了!哼,如果今天,他们两个,谁伤到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沈君美,丝毫没有一点儿,求人的觉悟。

    依然还是那般趾高气扬的姿态,甚至,话里话外,还带着威胁的意思。

    这个时候,要不是顾念,偷偷的对着佣人,示意了一下。

    只怕,这里的人,早就把沈君美,赶出去了。

    可偏偏,她却一点儿觉悟的意思,都没有。

    见顾念,垂着眸子,没说话,声音陡地,又提高了几个音贝。

    “顾、念!你究竟有没有听到我说话?你耳朵聋了是不是!”

    沈君美,气急败坏的怒吼,看样子,是被顾念的漠然,给彻底的激怒了。

    “嘘——阿姨,你有没有听见,好像哪里,有小狗,在乱叫乱吠呢?”

    顾念,压根就没理她,而是,转身,看了一眼,旁边的佣人,一脸认真的,问道。

    “不知道哪里来的小野狗,简直是没教养极了!小姐要是不喜欢,我立刻,就赶她出去?”

    佣人说完,鄙夷的,瞪了沈君美一眼。

    就急吼吼的招手,把一个面色略显凶恶的黑衣人,叫了进来。

    眼看着,沈君美就要被丢出去了,顾念,这才朝佣人摆了摆手:“算了,先别管她了,你让他,赶紧去那边看看吧!俞北好歹第一次来,万一受伤了,吃饭就不方便了……”

    “好的,小姐!”

    佣人们,带着黑衣人离家了。

    沈君美,这才敢,慢悠悠的,再一次,朝顾念靠近了过去。

    “你什么时候,对俞北哥哥那么好了!顾念,有你这样不要脸的女人吗?把我哥哥耍够了,转眼就丢了,现在,又去招惹俞北了,你这样朝三暮四的女人,在古代,早就被浸猪笼了……”

    顾念犯不上,和沈君美去解释。

    但不解释,不代表,就要听她,随意谩骂。

    “古代?看来,你对古代,还挺了解呢?那你知不知道,像你这样的行为,在古代,也有一个称呼——老鸨!沈君美,你真当自己是拉皮条的啊?一会儿乔雅,一会儿又许蕙的,你对她们这么喜欢,不知道以后,若是万一结了婚,会不会希望,她们也能和你的丈夫,走的更亲近一点呢?”

    顾念脸上的讽刺意味十足,说完,看都懒的看她一眼,就直接丢下目光呆滞的沈君美,转身回房了。

    一直等顾念的脚步走远了,沈君美,这才完全反应过来。

    “顾念,你骂谁呢?你给我站住……”

    她正冲着顾念远去的方向,怒吼呢,回头看到沈寒越,阴沉的脸色,小脸,立刻就耸搭了下来。

    “哥,你出来了?俞北哥哥呢,他没有受伤吧?”

    说完,逃也似的,躲开沈寒越的怒视,急忙去身后,寻找俞北了。

    不过,听到了她刚才的话,俞北对她,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沈君美,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记住,下次,再敢这么大吵大嚷,就算小念不怎么着你,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一字一句,威胁意味十足。

    沈君美的小脸,立刻就委屈的,皱成了一团。

    “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找顾念,去劝你们分开而已,可是,她不但不搭理我,还故意让佣人欺负我,就算这是顾家的地盘,就算她是顾家的千金,也不能这么不讲理吧?……”

    沈君美委屈的反驳着,丝毫都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见俞北,已经目不斜视的,回房休息了。

    又转头看到沈寒越,已经去追顾念了。

    委屈的一跺脚,干脆就朝着门外,飞跑了出去。

    一边跑,还一边哭,不知道的人,真的还以为,她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呢。

    坐在一块松软的青草上,高高的鞋跟,还泄愤似的划拉着,脚下的土壤。

    不远的草丛里,被打扰了休息的青色小蛇,不满的吐了吐信子。

    就摇晃着柔软的蛇身,朝着沈君美这边,慢慢游移了过来。

    沈君美,却丝毫没有察觉。

    海边,正在抓鱼的当地人,看到这边的情况,一边往这边跑,一边叽里呱啦的,朝沈君美作着手势。

    眼看着,那人已经拿着叉鱼的叉子,迅速的朝蛇的七寸上,要扎上去了。

    沈君美却嫌弃的,把那个人,一把推开了。

    “离我远点,黑鬼!简直脏死了!”

    不耐烦的捏着小鼻子,在她的眼里,好似,这当地的人,身上有着多么难闻的异味似的?

    前来救人的男人,被猛地推开,受伤的垂下头,小眼珠子,就朝着青色的小蛇,看了过去。

    看他抓耳挠腮的样子,似乎,很想冲过去,把那小蛇给叉死。

    可是,看着沈君美眼里满满的嫌弃,他站在那里,却迟迟,不敢上前了。

    “我让你滚开,听到没?否则,我就喊人过来了!”

    沈君美又嫌弃的,吼了一句,随手抓起地上的小石子,就朝男人身上,砸了过去。

    石头砸出去,男人还没来得及哀嚎,沈君美,却率先哀嚎了一声。

    一转身,就看到了,缠在她脚上的小青蛇,蛇的头,是三角形的,牙齿很尖。

    那一口下去,沈君美,整个腿,都有些麻木了,可是小蛇,却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来人,救命啊!快救我!有蛇!”

    沈君美这回,想起呼救了。

    那个被他推开的男人,躲开她扔过去的石头,就愣愣的看着她,似乎正在犹豫,到底该不该上前,去救她?

    不过,当地的原始民,到底是憨厚。

    看沈君美的脸,痛苦的扭曲成一团,拿着叉子,就朝着青色小蛇的身上,叉了一下,然后迅速的甩开。

    咿咿呀呀的,对着沈君美使了个手势,就急忙跑开了。

    “喂,别走啊?救救我!”

    沈君美这会儿,也顾不上嫌弃别人了。

    见海边唯一的人,也跑掉了,就急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哭了一会儿,感觉到脚上一片冰凉,这才发现,那个肤色黝黑的当地男人,正揉捏着一颗药草,朝她腿上,挤着草汁呢。

    过了一会儿,这个男人,把沈君美,从地上抱起来,就朝着别墅的方向,飞奔了过去。

    见到韩碧娜出来,就立刻咿咿呀呀的,打着手势,大意是要借用别墅里的医生了。

    “哟,原来是被毒蛇咬了啊?沈君美,其实,你哪里需要别人搭救啊?你这么恶毒,冲着毒蛇也咬上一口,没准毒蛇,还能被你毒死呢?”

    韩碧娜,原本就极其讨厌沈君美,看到她遭殃,脸上立刻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情。

    皮肤黝黑的男人,听不懂他们的语言,见她们认识,放下沈君美,拿起鱼叉,就继续跑回海边了。

    沈君美独自坐在地上,看着小腿上那一块乌黑的伤口,此时也顾不上回嘴了。

    就只是委屈的,哭个不停。

    “我的伤口,越来越黑了,呜呜,我是不是快死了……”

    “放心吧,及时上了药,当然不会死了!不过,看你的样子,想彻底排毒,你这双美丽的腿,就要锯掉一半了!”

    韩碧娜,凑近过去,仔细查看了一下她的伤口,就对着沈君美,信口胡说了起来。

    “什么?你说什么?不!我不要做瘸子!我不要做瘸子!”

    沈君美一边哭,一边不住的摇头,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眸子里满是绝望的神色。

    “沈君美,别哭了!你求求我,我就有办法救你!”

    韩碧娜嘚瑟的挤了挤眼睛,对着地上的女人,说道。

    正继续逗着她呢,一抬眼,看到门口的男人,立刻收起玩笑的神态,一本正经的,对着男人,打了个招呼:“顾大哥,你回来了?”

    见顾瑾寒的神情,一直不悦的,瞄在门口的女人身上,这才急忙,对着一旁的男人,招了招手。

    “你们快扶她进去,没看,都挡路了吗?”

    说完,又调皮的对着沈君美低语了一句:“好狗不挡路!”

    沈君美气的半死,可是,因为担心着她的腿,又不敢对韩碧娜发作,被人抬走的时候,还在满怀期待的看着韩碧娜呢。

    “你说的,可以救我的腿,就不许骗我!”

    她的话音刚落,耳边,就听到了一声低沉的警告。

    “你的腿要是真的有事,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呢,这样,我因为你的处境,或许,还能饶你一次,不过,真可惜,你的这次庆幸,只是个不能成立的假设!”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