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四章 苦肉计轮番上演!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5:22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树下的男人,躺在地上,脸色惨白一片。

    手还捂着小腹,哎哟哎哟的,哀鸣个不停。

    特别是,看到别墅的门被推开,他呻吟的声音,就更大了。

    “你怎么了?要不要紧?”

    顾念,刚推开别墅的门,出去。

    就看到一个长卷发的可爱女孩,关切的,飞奔过来,小手,在男人的身上,摸来摸去。

    不知道,是在寻找伤口,还是压根就是在占便宜?

    男人的眸光,时不时的,朝顾念这边瞥着。

    看到她的脸色,越来越黑,就也顾不得其他了。

    直接推开紧抓住他的女人,飞快的,朝顾念这边,跳跃了过来。

    他的右腿,可能受了点轻伤,和左脚的运动幅度,明显有些不匹配,一跳一跳的,看起来,尤其的滑稽。

    “越,你受伤了……?”

    这个长相过分甜腻的女孩,用着蹩脚的中文,呼喊着沈寒越的名字。

    韩国女孩,原本就很擅长撒娇,就算是对中文不熟,这蹩脚的中文,在配合上,她皱起的小脸。

    看上去,就带了点撒娇的意味了。

    顾念,原本还关心着沈寒越的身体呢,但既然,有人比她更担心。

    她索性,也懒得,再去理会了。

    眼看着,男人就要冲过来了,女人突然后退一步,猛地,在男人的面前,关上了大门。

    若不是,身后的女孩,突然拽住了沈寒越的胳膊,估计他的鼻尖,都要撞到门了。

    “你没事吧?”

    依然是蹩脚的中文,一边说,还一边从口袋里,找出了伤药。

    不顾沈寒越的反对,就要强行按下他,打算替他擦拭伤药。

    男人,刚从被顾念关在门外的郁闷里,回过神来。

    此时,女人的举动,落在他眼里,别提有多么的莫名其妙了。

    “喂,你是不是有病啊?我和你有那么熟吗?麻烦你,离我远点,可以吗?”

    男人沮丧的抬起头,凛冽的视线,狠狠的朝女人身上一瞪,用很流利的英文,一字一句的,警告道。

    女人,满脸委屈的看着他,眼眶里,登时就蓄满了眼泪。

    “越,我在帮你……”

    她反反复复,就这么一句蹩脚的英文,一边说,一边小声的啜泣。

    说到后来,声音都含糊了,干脆,也就只余下,那一声声无声的啜涕了。

    那边帐篷里的人,已经把午饭,准备好了。

    此时,一个白人帅哥,和刚才顾念途中遇到的女孩——朴恩慧,正往四处,找着沈寒越,和朴恩雅。

    找了一圈,好容易找到的时候,入目的,就是恩雅委屈到不行的眼泪了。

    年轻的白人帅哥,原本就有些热血,见到此情此景,目光一冷。

    就对着沈寒越,伸了个小手指,眼神里,满满都是鄙视。

    “嗨,你欺负了雅!”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说话的时候,还特意拍了拍雄壮的胸肌。

    脚步很有节奏的往前移动了几下,说话,语速快的,就跟在说饶舌似的。

    手指,还挑衅的,指了指沈寒越的鼻子。

    那不可一世的样子,直接就把沈寒越给惹毛了!

    原本,就一肚子闷火,没处发的。

    又没办法,对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撒气。

    索性,在那白人男孩的手指,准备放下的时候,他迅速的,抓住他的手指,反手握住,然后手肘狠狠的一扣。

    白人男孩的手指,就在他的压制下,狠狠的扭曲了几下。

    原本不可一世的脸上,也带了少许的,痛苦之色。

    “**!”

    白人男孩咒骂了一句,一边反抗,就一边伸出空出的手掌,合拳,朝沈寒越身上,狠狠的砸了上去。

    白人帅哥,个头比沈寒越,似乎还高了一点,又加上,经常性的健身,手上的蛮力,似乎也不小。

    但是,蛮力终究是蛮力,华夏人的功夫里,最讲究的,就是四两拨千斤。

    所以,在体重上边,白人帅哥,似乎并不占什么优势。

    两人这么对峙了一会儿,沈寒越,不知道是因为心情沮丧,有些刻意为之,还是什么。

    总之,出拳越来越毫无章法,于是,两个人的对峙。

    后来,就演变成了,街头最常见的,打架模式。

    那画面,简直不忍直视。

    而且,沈寒越的闷哼,越来越大了,后来,索性也不还手了,而是直接躺倒在地上,不住的哀鸣了。

    白人帅哥,手上的力度,一点不减。

    似乎还越打,越兴奋了。

    若不是,啜涕中的朴恩雅,突然止住了哭泣,和恩慧一起,抱住了他。

    说不定,这个白人帅哥,还要在多打一会儿呢。

    被众人阻拦之后,他的脸上,还带着一股意犹未尽的戾气。

    一双眼眸里,满是得意的神色,一边摇晃着身子,站起来,一边又冲沈寒越,竖了下小手指。

    看他脸上的神情,就知道他嘚瑟的不轻。

    而且,还用各种各样的言语,狠狠的逼视了一把,地上的男人。

    只顾着嘚瑟了,自然也没看到,沈寒越幽潭似的眸子里,此时,正透着森森的寒光。

    很显然,若不是沈寒越,想要再一次施展一次苦肉计,这个白人男孩,早就被揍惨了。

    可以预见的是——他稍后,会为自己的嘚瑟,付出什么血的代价了。

    当然,这些代价,现在在这里,沈寒越自然是不会用的。

    他只是竭尽全力的,加大音量,一遍一遍的,哀嚎着。

    这一会儿,刚好薛浩扬也赶了过来。

    薛浩扬,只是冲男人,挤眉弄眼了一番。

    表演起来,别提多夸张,多卖力了!

    猛地,屈起膝盖,往男人身旁的地上,坐了下来,就开始,对着楼上的地方,一遍一遍的,大声的嚷嚷着什么。

    “寒越,我怎么觉得,你的内脏,受到了损伤,不行,要是不能赶紧去医院,一定会出事的!可是……可是……我们的飞机也毁了,想去医院,真的很难的!唉,寒越,你可千万要撑住啊,咱们好容易,从飞机的事故里,死里逃生,结果,你却因为欠揍,被人揍死了,传出去,媒体一定会笑死的……”

    说道欠揍这个词的时候,薛浩扬的眉头,还刻意挑了几下。

    眉眼里,完全就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突然,身上,被沈寒越,大力的掐了一下。

    于是,嘚瑟的眉毛,逐渐扭曲,脸上的肌肉,因为胳膊上的疼痛,狠狠的抽动了几下。

    嘴里,也夸张的大叫了一声。

    “哎呀,寒越,你怎么咳血了!哎哟,该不会,肺部严重受损了吧!哎哟……”

    把疼痛,换成了夸张的哎哟。

    沈寒越因为要配合着他,不住的哀嚎,手上,这才松开了薛浩扬的胳膊。

    白人帅哥,觉得莫名其妙,闻着远处,飘来的饭香,拽着面前的那两个韩国女孩,就要回帐篷那里用餐。

    结果,恩雅,因为听到了沈寒越的哀嚎。

    死活不愿意走,恩慧,悄悄的看了看,柳眉一瞪,此时两个女孩,看向白人男孩的眼神,别提有多仇视了。

    “莱昂,你下手,太重了!”

    “莱昂,你简直就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大猩猩,若是越,真的被你打坏了,你……你就等着被起诉吧!”

    两人一一的责备了白人男孩一眼,这才一脸关切的,凑了过去。

    其实,我们这边,有旅行社的联系方式,只要安排一声,就可以找人,送你们去医院……”

    恩慧关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薛浩扬,猛地捂住了嘴唇,生怕,这两个难缠的女人,又一次坏了他们的好事。

    “嘘——”

    薛浩扬,把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见两人正瞪着一双迷茫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

    这才小声的解释了一番:“配合一下,好吧,我们想要——他们负责……”

    他说着,小声的指了指大门的方向,以及守在门口的黑衣人。

    “负责?可是打人的,不是他们啊?你们是想讹诈吗?”

    那两个女孩,不可置信的看了看他们,又瞥了瞥,这所岛上,唯一一个富丽堂皇的,别墅。

    此刻,显然已经把他们,当成是,趁机敲诈勒索的,爱财人士了。

    恩慧,看着他们的眼神,微微也有些退缩了。

    可恩雅,却依然,这么花痴似的,盯着沈寒越,然后害羞的,垂下了头。

    “越,其实,我的父亲掌管着韩国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其实,我比这个别墅的女人,身价更高……”

    因为,对沈寒越的一见钟情,又加上,对自己身份的得意。

    在她的眼里,沈寒越这点小缺点,似乎丝毫,也不能击退她,反而,还让她产生了一丝,不可明状的,优越感。

    门口的黑衣人,耳力好的很,脸上虽然面无表情,但心里,却在隐约偷笑呢。

    一个小小的企业千金,居然,敢和顾家,比身价,可当真是不自量力!

    不过,职业习惯使然,此时,却没有人,开口反驳一句。

    他们只冷眼旁观着,沈寒越的哀嚎,只远远瞥上一眼,就知道沈寒越的身体状况,离死,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顾念,优雅的,坐在楼下的餐厅里,一个人,面对着一桌子爱吃的美食。

    这一刻,却没有任何,下口的心思了。

    连续夹了几个爱吃的饭菜,舌头麻木的,却死活品尝不出,任何的味道。

    味同嚼蜡,也不过如此吧。

    吃着吃着,就猛地放下了筷子,随手,让佣人,招了一个医生,就推开门,冷冷的注视着,地上的男人。

    “沈寒越,你叫够了吗?叫够了的话,起来,让医生,替你看看!”

    “好的!”

    男人眼眸一亮,眼看着,马上就要一跃而起,冲进门去了。

    得到薛浩扬的一个眼神示意,这才哎哟哎哟的,躺在地上,继续装死。

    为了,装的更像一点儿,刚才,还很大声的哀嚎,也变得开始细若游丝了起来。

    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这急急的声音,落在顾念的耳朵里,就让她整个人,更加的,心烦意乱了。

    不是没想过,这一切,或许也不过,只是男人的苦肉计罢了。

    可是,看着男人,满脸的伤痕,和狼狈的样子,她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的。

    对着门口的佣人,一个扬手。

    “把他抬进来吧!”

    “是的,小姐!”

    齐声答应了一声,其中,一个距离沈寒越,最近的一个小个子男人,就朝这边,走了过来。

    他的双手,放在男人的腰腹上,只一下,就用了两只胳膊,毫不费力的,把男人举了起来。

    除了薛浩扬和沈寒越,余下的三个人,此时,都看呆了。

    莱昂,别看为人嘚瑟,自大无比。

    但他本身,自小就格外的崇拜力量强大的男人。

    于是,也顾不上其他了,直接丢下所有人,就屁颠屁颠的,跟在了小个男人的背后。

    而恩雅、恩慧,也自然而然的,跟着众人,进去了。

    特别是恩慧,原本就和顾念,有过接触了。

    这一次,更是自来熟的,就追上去,挽住了顾念的胳膊。

    “我以为,你也是和我们一样的探险者,没想到,却是这里的主人!对了,看你的手下,这么厉害,而这里的原始居民,又对你这般友好……天哪,你该不会,就是这个小岛上的,公主吧?”

    恩慧,年纪比恩雅,要小个几岁。

    所以,说话的时候,整个人,要天真很多。

    脑子里,更是藏着千奇百怪的幻想,看着顾念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对她的崇拜和向往。

    而朴恩雅,却只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恩慧,这样的小岛,我们想要,父亲可以一人送我们一个,还什么公主呢,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这次的话,朴恩雅,是特意用韩语说的。

    很显然,她看顾念不顺眼,但为了保持她的淑女风范,又不想说的太多,被人嫌弃了去,于是,就特意用了韩语。

    恩慧的脸色,变了变,见众人,没有任何的反应,这才尴尬的,冲顾念解释了一句。

    “我姐的意思是,你们这里,太漂亮了,漂亮的她都要嫉妒了……不信,你看她的表情,是不是嫉妒的抓狂了的样子——”

    恩慧,调皮的向顾念解释了一句。

    顾念虽然不懂韩语,但是,她又不傻。

    只是,瞄了一眼朴恩雅,一阵白一阵红的脸色,就知道她刚才说的,铁定不是什么好话。

    但为了不拂恩慧的面子,她只是呵呵笑了两声,并没有给朴恩雅,难堪。

    女人之间的小插曲,很快,就被沈寒越,那大吼大叫的声音,打断了。

    他捂着胸口,脸上的表情,很难看。

    睨着医生的脸,情绪十分的生气。

    “什么叫,只是皮肉伤啊?我的心口,疼的厉害,肺部,也疼的厉害!如果只是皮肉伤,我能这么难受吗?”

    说完,就蜷曲着身子,一边捂着心口的位置,一边故意的,咳嗽了起来。

    而薛浩扬,也配合似的,挑衅起了医生。

    假模假样的,摸着沈寒越胳膊上的脉搏,就是一阵胡言乱语。

    “医生,其实,像我这种身份的人,多少也懂一点医理,不说别的,就说他这时断时续的脉搏,都是大凶之兆啊?这个病情,绝对的不容刻缓啊!”

    他说完,还面色沉重的,拍了拍医生的肩膀,眼里的威胁意味,十足。

    “哥们,你觉得,我诊断的,对吗?”

    只是,薛浩扬多少,还是忽略了顾家的实力。

    这别墅里的医生,也都是在基地训练过的,身手上,虽然和专业的,差了点距离。

    但是,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会受了薛浩扬的威胁。

    手上一个用力,猛地攥住薛浩扬的胳膊,一扭,就把他往远处,推开了些。

    “薛先生,是在质疑我的医术吗?”

    他冷冷的反问,气势上,丝毫不输薛浩扬。

    再加上,一旁面无表情的,几个黑衣人,正冷眼旁观的,看着这边的情况。

    毕竟,在别人的地盘,薛浩扬心里就算有一百个不爽,但也不敢太过分。

    只得挤眉弄眼的,冲着沈寒越,眨巴了几下眼睛。

    男人得到示意,立刻捂着胸口,在床上,打起滚来了。

    脸色一阵惨白,额头上还渗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

    薛浩扬似乎也被他的演技,折服了。

    背地里,偷偷对男人,竖了个大拇指。

    可沈寒越,就好似没看到似的,依然无力的翻滚着。

    额头上的冷汗,都蔓延到脖子里了。

    甚至,就连嘴唇,也开始泛白了。

    这下,薛浩扬也急了,一把抓住医生的胳膊,就把他,往前拽了几步。

    “你快看看,他怎么了?”

    “你不是,也略通医理吗?”

    医生站在病床前,并未立即,替沈寒越查看情况,而是,先讽刺似的,睨了薛浩扬一眼。

    见他脸色白了一下。

    原本,还打算,拿捏他们一下呢。

    被顾念,一瞪,再也顾不上其他了,就慌忙替沈寒越,诊治了起来。

    “小姐,他有胃病吗?”

    问完,顾念还没来得及回答,薛浩扬,就焦急的上前,确定似的,点了点头。

    “你之前离开的那三年,他就像是不要命似的,把所有的时间,都扑在工作上了,饮食不规律,也就罢了,喝酒应酬,更是拼了死的,和人拼酒,曾经,三年,因为胃出血,曾进过无数次医院,还是,你重新回来了,他才开始重新爱惜起身体的,胃也慢慢好起来的,可是,现在……”

    说到这里,就欲言又止的,瞥了一眼沈寒越痛苦的身影。

    这才责备似的,跺了跺脚。

    “顾小姐,你还不明白吗?寒越,为了你,真的可以,连性命都不管不顾的!”

    说完,见脸色惨白的男人,突然瞪了他一眼,这才收了口。

    很显然,胃病的这个事情,男人,并不打算,当做苦肉计的,一部分了。

    忍着疼痛,勉强挤出一抹淡笑:“念念,其实我没事,你别听浩扬瞎说,他是每回都喝不过我,嫉妒而已!”

    他脸上的笑意,要多勉强,就有多勉强,偏偏,还这么死撑着。

    顾念眼睛一热,似乎,有滚滚的热泪,要倾泻而下。

    但最终,还是彻底,忍下了。

    见医生紧急输了点滴,又嘱咐佣人,送了粥过来,这才一脸冷漠的,转身走了。

    既然,都能成功的混进来了,男人,也没打算,一下两下,就打动她。

    所以,也没有多少的沮丧,而是,一直深情凝望着,女人的背影,走远,这才收回了视线。

    “越,胃病可大可小,我觉得,还是不能太草率了!要不然,我尽快给旅行社那边联系,让他们尽快的派一艘游艇过来,好歹,也要去医院,综合检查一遍啊?”

    朴恩雅,现在完全就把顾念,当做情敌看待了。

    自然,也不想让男人,继续赖在这儿呢。

    于是,就微笑着,凑上去,小声规劝了一把。

    “朴小姐,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我们不熟,所以,还请你,以后不要再缠着我了!”

    他这样的话,对待这个娇滴滴的女孩来说,多少显得,有些残忍了。

    “越,一个真正的绅士,是不会轻易,这般粗暴的,和女孩讲话的!”

    朴恩雅,委屈的看着沈寒越,眼眶里的泪,一下一下的滴落了下来。

    看样子,因为自尊受到了挑战,她这会儿,很难受。

    薛浩扬,急忙冲上去,打圆场。

    “恩雅小姐,寒越,只是在跟你开玩笑而已!”

    “我从来不会开玩笑,朴小姐,一个真正的淑女,也不会只和一个男人,见上一面,就这般死缠烂打的!我不管你是谁的人,也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总之,在你彻底激怒我之前,作为绅士,我还不会对你怎么样?只是,我似乎并不是你口中所称的绅士,所以,还请朴小姐,能迅速的消失在我面前,不然,我不考虑,会采取别的极端手段……”

    沈寒越,黑着一张脸,冷冷的扫视了一圈在场的三个人,眼神里的警告和威胁,十足。

    “**!”

    方才的白人男孩,咒骂了一句,就冲了上来,眼看着,就要揪上沈寒越的衣领了。

    谁知,手却被男人,飞快的,反扣住了。

    只听刺啦一声,白人男孩的胳膊,就迅速的,被男人给扭错位了。

    然后,又是一阵骨头断裂的声音,男人又把错位的骨骼,给还原了回去。

    “别试图激怒我,否则,下次就不是,只有这点惩罚了!”

    沈寒越,收回手,冷冷的扫视着面前的三个人。

    此时,周围的气温,陡然骤冷。

    他幽潭似的眼睛,似乎随时,都能迸射出冰块出来了。

    朴恩雅,不甘心的,看着他,最终还是冷哼了一声,一跺脚,在男人的警告下,离开了。

    等三人走远了,一向嬉皮笑脸的薛浩扬,这才若有所思的扬眸,有些可惜似的,叹了口气。

    “如果,他们真的是别有目的,没有就此揪住他们背后的人,就放他们离开,多少还是可惜了!”

    “如果他们的目的,就是阻止我和念念和好,那我一直纵容下去,就是对的?”

    明知道,这女人的目的,不会是那么简单的。

    但是,想起因为她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挠,让他在顾念心里,形象一再的大打折扣,沈寒越,就特别的不舒服。

    原本,和薛浩扬讲好的迂回政策,也一概的,不管不顾了起来。

    “其实,你知道的,那女人的目标不会是你,看上你,只是她任务之外的,一个消遣罢了,你不觉得,这帮人,针对顾家的几率,更大吗?”

    薛浩扬,若有所思的,说道。

    “针对倒不至于,他们那些人,还不够格,充其量,也只是对附近的基地,想要试探着摸一下底而已——”

    沈寒越,沉眸说完,就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薛浩扬。

    “所以,我现在唱了黑脸,以后白脸,就是你唱了!薛浩扬,出卖色相的机会,交给你了!”

    沈寒越说话的时候,眼底,多了一抹得逞似的坏笑。

    手上,还加大了力度,郑重的拍了一下薛浩扬的肩膀。

    “你就这么欺负你的好兄弟吗?”薛浩扬,不满的瞪了瞪眼。

    “可是,我怎么觉得,你对这样的欺负,似乎,还求之不得呢!薛浩扬,说实话,那两个女孩的长相,不就是你喜欢的那一款吗?”

    “老子喜欢原装的!”

    薛浩扬,委屈的怒吼道。

    他的怒吼,配合着肚子饥饿的咕噜声,吼完,不满的瞪了瞪桌上的清粥小菜。

    就跟着佣人,去前厅,找吃的了……

    **

    在M国某个州的一个小镇上。

    沈君美,正窝在一个当地的酒店里,和一帮男人,对着一张地图,研究着什么。

    “这个是我前几天,收到的一张地图,图上,这个蓝色海域的小红点,就是我哥和你们老大薛浩扬,所在的位置,可是,奇怪的是,当地的地图上,对这个点,并没有什么标注,所以,你们最近想想办法,看下,该怎么过去那边吧?”

    沈君美端详完手里的地图,就开始,对着面前的男人们,发号施令了。

    趾高气扬的说完,就直接坐下了。

    “沈小姐,我对你收到的位置,先不做别的评价,只是,一个在地图上,都没完全标注的地方,你凭什么,就一口咬定,是我们老大所在的位置呢!”

    面对众人的质疑,沈君美的脸色,有一阵的尴尬。

    死死的咬着牙,瞪了他们一眼。

    “你们老大的手机,都彻底断了信号了,你说,在这里,除了一些小岛上,会失去信号,还有别的什么地方,会是这样的情况?”

    沈君美强词夺理的,狡辩道。

    “沈小姐,这附近的岛屿,不计其数,你凭什么就能一口咬定,你收到的这个位置,就是他们的所在呢!毕竟,你连发件人的信息,都还没搞清楚呢,万一,这只是,别人的一个阴谋,我们也乖乖的,往里跳吗?”

    倒不是,这些男人,非要去质疑这么一个小丫头。

    而是,这一帮五大三粗的老爷们,实在是被她趾高气扬的样子,给惹烦了。

    而且,这么一个来路不正的地图,对方是什么样的险恶心思,实在是太难辨认了。

    他们此番的目的,是找到沈寒越,和薛浩扬,又不是无端的送死。

    所以,沈君美,没能很好的,阐述出理由之前,无论怎样,他们都不会,再听从她的指挥了。

    沈君美被他们这些人气的,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

    一一指着他们的鼻子,“你……”了半天,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难道,她真要实话实说,说这地图,是秦慕发来的,因为,他清楚顾家的几个岛屿分布吗?

    很显然,她不能说实话的。

    愤怒了半天,只能咬咬牙,重新坐下了。

    这么多人里,只有俞北,始终冷眼旁观着所有人的讨论。

    见到意见分歧很严重,这才站起身子,拿着笔,在那个红点附近的小岛上,圈了一下,这才清了清嗓子,朝众人,看了一眼。

    “说他们在红点的位置,有些离谱,但是,要说他们是在红点附近的小岛上,我觉得,还算说得过去!”

    不管怎样,俞北标注的位置,好歹也是实实在在的岛屿。

    而且当地的地图上,也有标注。

    在镇上的旅行社里,只要花点钱,就能找到,往那里出发的游艇了。

    虽然,他们并不觉得,俞北所说,就是对的。

    但还是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我们就派一部分的人,过去查看一下吧!而余下的人,就分头去附近不同的岛屿,打探情况吧,这样广撒网,几率还大一点!”

    赞同的同时,就有人,提出了迂回的解决方案。

    熟料,他刚说完,俞北就若有所思的,打断了他。

    “不用这么麻烦了!我收到的消息,是碧娜发来的,她昨天,刚到了那边的岛屿,已经看到寒越他们了,而且,还再三的叮嘱我们,赶紧把他们强制性的带回去!看样子,她们是不想寒越,继续耽搁在那里了——”

    俞北说完,就朝他们,摇了摇手里的手机。

    然后,有意无意的,瞥了沈君美一眼,那眼神,特别的耐人寻味。

    因为,早在他和韩碧娜交流的时候,韩碧娜,就明确的,表示了一个事情——就是沈君美所说的位置,的确是顾家的一个岛屿。

    但是那是顾瑾寒的地盘,那个地方,没有人带领,十分容易断绝方向就算了。

    而周围的海域,还潜藏了许多的危险,而且,就算他们侥幸找到了那里,也未必能活着过去,因为那个岛上,除了负责训练的人,所有强制进入的人,只有一个下场,就是死!

    所以,听到韩碧娜的话之后,俞北,想了想沈君美之前的所作所为。

    沈君美,是受何人指使,他暂时还不知道。

    但是,沈君美的路线图,居心不良,他倒是清楚的很!

    因此,眸子对上沈君美的时候,除了鄙夷,就是满满的敌意了。

    沈君美只知道,俞北目光不善,本能的就以为,是因为那个错误的路线,在替众人责备他了。

    “俞北哥哥,其实,我的路线,虽然有了一点的误差,但其实,你仔细看看,这和地图上那个真实的岛屿,也只不过相距了一个指甲盖的距离,我们就算没有确切的位置,在海上摸上一段,应该也总能找到的!”

    她对地图上的这些手脚,一无所知。

    只是傻傻的以为,秦慕帮她找到了沈寒越的位置。

    所以,对于俞北莫名的敌意,就更是觉得委屈了。

    解释完,见别人,并没有什么表示,眼眶里的眼泪,立刻就一滴一滴的,滑落了下来。

    “呜呜……好歹,这个镇子,还是我带大家找到的,不然,就算知道了位置,从A市到这里,也有很远的位置呢?你们都这样看我,是什么意思吗?”

    她就这么哭哭啼啼的,抽噎了几下。

    屋子里的人,就全都头疼似的,揉了揉太阳穴。

    这些五大三粗的男人,打架什么的,从来就不会蹙一下眉头。

    但是,一遇上哭哭啼啼的女人,眉头不由自主的,就蹙了一下。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很感谢沈小姐的!”

    一个男人,头疼的站了出来,尽量用柔和的声音,哄了一下她。

    “感谢我,是什么意思?你们找你们老大,我找我的哥哥,大家都是互相协作而已!”

    沈君美抽噎似的冷哼了一声,似乎,对于那个人的柔声哄劝,一点儿也不留情。

    而是,把期待的眼神,看向了俞北。

    不用说,大家也知道,她是在等着俞北,哄她了?

    但是,大家都集体眼瞎似的,假装没看到。

    从始至终,都没有人,怂恿俞北,哄她一下。

    而是,不约而同的站起身子,揉了揉饥肠辘辘的肚子。

    “走吧,听说,这里的海产品,味道特别的新鲜,而且,搭配的美酒,味道也很够劲儿,不如,我们上岛之前,先去尝尝特色美食吧!”

    说完,一行人,都互相勾着肩膀,三三两两的出去了。

    自始至终,都没人看沈君美一眼。

    也没有人邀请她,一起过去。

    原本还拥挤的房间,瞬间,就只余下沈君美一个人了。

    她愤怒的拍着桌子,把桌上的杯子,都砸了一遍,这才不解恨似的,回房了。

    回到房间,沈君美点好酒店餐,就怒气冲冲的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不一会儿,桌边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沈君美,你们准备出发了吗?”

    电话里,一个略显苍老的男音,用一种奇怪的音调,询问道。

    “秦慕,你故意的是吧?你知不知道,因为你那该死的地图,我都被他们集体排斥了!哼,什么该死的位置,你知不知道,你给我的位置,和我哥所在的小岛,其实差了好几个小时的路程呢……”

    沈君美对着电话听筒,没好气的,发泄着她的不满。

    没想到,电话里的男人,却对着听筒,阴仄仄的笑了。

    这怪异的笑声,让沈君美整个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气嘟嘟的对着电话听筒反问:“你笑什么?”

    “当然,是笑你笨了!沈君美,一个相差不远的位置,还不至于,会受到排挤!你之所以受到排挤,恐怕,还是因为你这该死的臭脾气吧!沈君美,我警告你,如果你不改改你那该死的脾气,以后到了岛上,不好过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秦慕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了得到想要的信息,目前信息得到了,自然也没心情,和她多作废话了。

    冷冰冰的说出这番警告,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然后回身,恭敬的看了卡洛一眼。

    “找人做替死鬼,去帮我们勘探地形,顺便试探小岛实力的计划,失败了!看来,想要靠近那个小岛,还是要靠我们自己了!”

    这个计划,毕竟是秦慕的主意。

    所以,计划失败了,他这会儿禀报的时候,头一直勾的很低。

    看样子,是很害怕,会受到卡洛的处罚了。

    没想到,卡洛脸上,却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愠怒,唇角微勾,就意味深长的,冷笑了一声。

    “这个结果,我早就预料到了!毕竟,你的头脑,我还没怎么想去指望!不过,还是要警告你,如果有一天,我发现你笨的,脱离了我能接受的底线,什么结果,我想我就是不说,你也能猜到了?”

    男人一脸的平静,紫褐色的瞳孔,魅惑十足。

    每一个字,每一个音,都温柔异常。

    但说出的话,却直接就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阴寒。

    “是的,卡洛先生,我想,我的智商,不会让你失望的!”

    秦慕恭敬的站在一侧,说完,见卡洛冲他摆手,这才毕恭毕敬的,退了出去。

    直到回到房间好长一会儿了,他的额头,还在滋滋的,往外冒冷汗。

    手心微微攥起,对卡洛,有诸多的不满,但是,却连表露的勇气,都没有。

    因为,不管怎样,他都清楚,这个卡洛的心思,绝对不比常人,甚至,只是一个暗地里的小想法,都极有可能,会被他所发现。

    和这样的人合作,每一步,他都走的极其的小心翼翼,但同时,却又走的异常的兴奋。

    兴奋的,已经忍不住的,想要看到顾家和沈家,倒霉了!

    ------题外话------

    非常非常抱歉,最近事情有点多,这几天,更新时间,暂时是下午之后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