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三章 救你,是不想担上人命!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5:19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顾念的身体,明显颤动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如常了。

    收敛起所有的情绪,一脸冷漠的朝着墙边的男人,走了过去。

    她低头,瞥了一眼,首先入目的,是那满地的烟头。

    因为一夜未睡,男人的头发,稍稍有些油腻了,黑眼圈特别的浓重。

    呈现出的是一副颓败不已的模样。

    但转身看到顾念的时候,眼神里,突地闪过一丝欣喜。

    三步并作两步,大步迈过来,手还顺势挽住了她的胳膊。

    “小念,你回来了?”

    欣喜之后,他的鼻子皱了皱,这才问出女人身上,那熏天的酒气。

    “你去喝酒了?还喝了一夜?”

    他的脸上,稍稍有些自责的成分,似乎在懊悔着,昨晚为什么,不派人到处去找一下,而不是一根筋似的,在这里死守。

    不过,因为过于懊丧,他的声音稍稍有些低沉。

    于是,在顾念听来,就有些责备的意味了。

    “怎么?允许,你和别人约会,就不许,我出去喝酒了?”

    嘴角微弯,脸上的讽刺意味很浓,然后,猛地往后退了一步,甩开了他的桎梏,眼里,满是对他的嫌弃,和避之不及!

    沈寒越转瞬,就楞在了那里。

    舌头努力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正暗自酝酿着,该如何解释呢?

    顾瑾寒,却突然从里边走了出来。

    “一夜未归,成什么样子了?还不赶紧进去,好好休息一下!”

    他的声音,说不出的严厉,说完,就用眼神,示意了韩墨一眼,那意思,是要让他抓紧带顾念进去了。

    “小念是我的妻子,就算是休息,也应该回我们沈家,才对!”

    见顾瑾寒的态度,这般强硬,男人心底一慌。

    一把拽过顾念的手,凛然的眼眸,朝顾瑾寒脸上一扫,拽着顾念,就要往停在路边的车子上拖。

    “小念,先跟我回去,回去了,我会好好跟你解释的……”

    男人见顾念反抗的厉害,停下脚步,讨好似的看着她,哄劝道。

    “解释什么?解释你们昨天,什么都没做过吗?如果只是解释这个,那么,我相信你,就这样,沈寒越,你可以走了!”

    顾念倔强的扬了扬下巴,冷冷的说道。

    男人后背一凛,脸上的神情,半是委屈,半是为难。

    “小念,别耍脾气!我和许蕙,什么关系都没有!昨天,我不知道你是听了谁的怂恿,才跑到那边去的,但是,我可以拍着胸脯,像你保证,我和她,真的什么都没有,当时,在场的有杨烁,还有许蕙的病人——程先生,自始至终,我都是因为和程先生,有些事情需要沟通,在找她从旁协助的……”

    沈寒越解释了一大通,声音真诚又诚挚。

    可偏偏这些话,却全都不是顾念,想听的。

    如果真的是怀疑两人昨天有猫腻的话,当初许蕙披着浴袍出现的时候,她就不会起疑,乃至亲自进去房间察看了。

    原来,沈寒越还是不明白,她在乎的,不是两人之间,应不应该有什么?

    而是,明明是说好的事情,他为什么偏偏要变卦!

    而且,就算是变卦,就算是需要谈生意,难道带上她一起,就不行吗?

    为什么,总是自以为是的,把她丢在一起,然后事后解释几句,她就必须要原谅?

    那如果这样的话,沈君美的挑衅,又算什么?

    他明明什么都不知道,还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而且,听他话里的意思,好似还在责备她,因为多疑,特意去找他了?

    好笑,如果不是沈君美,一而再再而三的,提什么“天临酒店”,鬼才想要过去呢?

    若不是,许蕙话里话外,都表现出对沈寒越浓浓的兴趣,她才懒得过去呢?

    “沈寒越,就算是这样又如何?一句什么都没发生,昨晚的一切都可以磨平了吗?”

    “那你还想要怎么样?”

    男人这一刻,看着她的时候,眼眸里满是哀求的意味,好似是在求她——别闹了,和他回去吧?

    好笑?从头到尾,她闹过吗?

    “沈寒越,我记得没错的话?没有哪一个新娘子,新婚之前,是住在丈夫家里的吧?抱歉,我不能跟你回去!”

    顾念的语气很是平淡,此时,听不出任何的喜悲,但她的眸子里,却盛着无尽的失望。

    男人嘴唇动了动,似乎还在为她的固执,而无可奈何。

    又似乎,是在为她的说辞,感到好笑。

    “小念,你明知道的,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他无奈的看着她,眼眸里,还有温柔和缱绻的笑意,但更多的却是祈求。

    说着的时候,胳膊已经慢慢的使劲了,接着,哗的一下,把面前的车门拉开。

    绅士的,对女人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这男人,是真的听不懂,还是假装听不通?

    顾念飞速的转身,就大步的朝着别墅的方向,走了过去。

    “沈寒越,明天是婚礼!按照华夏的习俗,新娘子头天晚上,似乎必须要和家人待在一起,才合礼数吧?”

    知道女人,是在赌气。

    但她就算是赌气,还在惦记着婚礼的事情,那是不是意味着,只要婚礼上能让她满意,她还是愿意乖乖跟他离开的呢?

    “你的意思是,明天的婚礼,我准时派婚车过来,你就愿意和我回家?”

    眼眸里,闪过一抹惊喜,试探似的,问道。

    “怎么?难道沈先生,不想如期举行婚礼?抑或者是突然后悔了?”

    顾念甚至都没回头,只是冷冷的站定,语带讽刺的质问了一句。

    “当然不是,总之,你等我!明天,我一定会带给你一个,很不一样的婚礼!”

    男人的这句承诺,还未说完,顾念就直接闪身,进了别墅的大门,然后砰的一下关上,彻底把沈寒越,隔绝在了门外。

    如果,他能够仔细听的话,应该能注意到——顾念最后一句对他的称呼,已经变成了沈先生。

    只是,因为突然被巨大的惊喜冲刷了一下,就刻意的忽略了女人的话。

    而是自信满满的觉得,女人这样,也不过是急于找一个台阶下,顺便,耍一下小性子,让他着急一下。

    所以,情商负数的沈先生,这一刻,似乎心情,并不十分的糟糕,甚至,还有少许的欣喜。

    最后望了一眼顾念消失的方向,钻进车子,就精神满满的,去着手准备婚礼事项了……

    **

    天生浪漫细胞,就比较紧缺,所以对于这一场婚礼,沈寒越付出颇多。

    大到所有的创意,小到婚礼的各个细节,他都事无巨细的,安排的很是妥帖。

    婚礼的场地,是在沈氏北郊,新完工的一个机场里。

    原定的是,等司机,把各个宾客,和记者,带到的时候。

    他们举行完婚礼,就让杨烁,安排这些宾客,却附近的酒店吃饭。

    而他和顾念,将乘坐,第一次从该机场起飞的飞机,飞往马尔代夫,塞班岛……

    以及别的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岛屿,完成接下来的蜜月。

    原本是一个很好的想法,若是用心安排好每一个细节,这么一个简单的婚礼,也会到处都充斥着浪漫的因子。

    婚礼现场的背景,是一排排壮阔的飞机。

    而婚纱,早在昨晚,就有专人,送到顾瑾寒那里了。

    沈寒越,最后再核对了一下,所有的细节。

    就在薛浩扬和俞北的陪同下,驱车朝顾瑾寒那里,驶了过去。

    他们车子后边,除了一些跟梢的记者,就是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了。

    一路上,沈寒越的耳根就红的很不正常,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喜悦。

    成功接到顾念的时候,原本他还以为,因为顾念还在怄气。

    接新娘子的时候,会被她好一通刁难呢。

    可事实上,从头到尾,除了在新郞接亲的环节,被韩碧娜和连贝贝,狠狠刁难了一把。

    从始至终,顾念都表现的很是顺从。

    如果,不是她故意板起的一张脸,沈寒越似乎都以为,昨天的那些不愉快,完全都是他的幻觉呢。

    好在,顾念虽然脸色不是十分好看,但总体上,并没有表现出,对他过分的排斥。

    就连一旁的薛浩扬,似乎都以为,两人昨天,都已经和好如初了呢。

    所有人,甚至都没看出任何的端倪。

    一直,到婚礼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在不远的空地上,却突然响起了一阵轰隆隆的声音。

    原本,那个被刷成粉红色的飞机,正是他提前安排好的。

    和别的飞机,远远的隔绝开来,只要往那边无意瞄上一眼,就觉得很是扎眼。

    于是,在所有人好奇的注视和议论下,顾念突然脱下手中的鞋子,朝那渐渐移动的飞机,狂奔了过去。

    这突然的举动,突然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有些人,以为这是婚礼的特意安排。

    但有些记者,通过沈寒越骤变的脸色,就很快判断出了一个不一样的结论。

    就在男人打算拔腿追去的时候,一水儿的闪光灯,就及时的朝他脸上打了过来。

    不一会儿,所有的记者,就把他紧紧围住了。

    “沈先生,请问,这个也是您的事先安排?”

    “沈先生,难道,飞机里的驾驶员,是顾小姐曾经的恋人,这一幕是抢亲?”

    ……

    搁着平时,这些记者,只要被沈寒越那冰冷的眼神,一瞪,就再也不敢主动上前了。

    可今天,却不一样。

    这里的记者,有一半可是顾瑾寒特意安排进来的。

    因为有顾瑾寒撑腰,他们对沈寒越的惧怕,也没这么严重了。

    于是,在所有人的围追堵截下,沈寒越,就眼睁睁的看着那架飞机,载着顾念,朝云端了飞了过去。

    那一刻,他的情绪,瞬间崩溃到了极点。

    说不出是愤怒更多,还是无措更多。

    抑或是害怕吧,一种即将失去的害怕!

    紧紧的攥着拳头,似乎声音都有些打颤了。

    “让开!否则,后果自负!”

    简短的一句话里,威慑力十足。

    眸子里,似乎还夹裹着浓浓的威胁和恐吓之意,就这么往众人的身上一扫。

    那帮记者里,有些意志不坚定的,忍不住的,往后倒退了一步。

    就顺着这唯一机会,沈寒越猛地冲出记者的包围圈,朝着不远处的空地那里,追了过去。

    可那里,哪里还有顾念的影子呢。

    似乎,就连飞机起飞时,喷洒的尾气,都已经融进空气里,不见了。

    身为伴郎,薛浩扬也是着实,震惊了一把。

    转过身子,原本,正要拉着韩碧娜,问个究竟呢,一转眼,才发现,趁记者围堵的时候,顾念的所有人都已经迅速撤离了现场。

    至于韩碧娜,究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压根,就没去注意。

    这变故,实在是太突然了,似乎,谁都没想到,在他们亲自安排的场地上,居然,会有这样的意外?

    这是一个全新的机场,除了那架飞机里边,事先安排了专业的人员,所有的飞机里,都空空如也。

    沈寒越强制性的,钻进一架飞机里。

    不顾薛浩扬的劝阻,对着里边的所有按钮,研究了一番,然后,戴上头盔,往下一坐,干脆,就亲自驾驶了起来。

    “寒越,你不要冲动,我已经替你安排好了,那边的专业人士,马上就到了!”

    “不,来不及了!”

    凭着稀薄的印象,沈寒越,还能依稀辨别出,顾念消失的方向。

    可是,若是耽搁久了,他不能担保,是否还能成功的,追到她了?

    顾家,在各处的基地和岛屿众多,类似于三年的寻找,他可不想在经历一次了。

    于是,在薛浩扬,杀猪般的惨叫之下。

    飞机先是平稳的,往前滑行了一段,然后,就突然,缓缓升空了。

    循着大致的印象,沈寒越,疯狂似的,晃动着手里的把手,一边操控着飞机的方向,一边疯狂的,加快着速度。

    原本,还摇摇欲坠的飞机,这次摇晃的更厉害了。

    薛浩扬,紧紧的攥着安全带的绳子,心脏,都险些跳出来了。

    “沈寒越,为了一个女人,你丫简直是在玩命啊!只是,你玩就玩了,为什么偏偏还搭上我了呢?要不,你中途迫降一下,让我下去一下!否则,我这样优秀的男人,要是死了,地球上,有很多女人,都会悲伤的自杀殉情的……”

    无论什么时候,薛浩扬都能狠狠的秀一下他的自恋本质。

    这一刻,他惊慌的闭上了眼睛,喊的尤其的大声。

    惊慌到有些破音的嗓子,再加上,他这番自恋的言语,搭配起来,真是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闭嘴!薛浩扬,你要是敢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丢下去!”

    就这么威胁的时候,沈寒越的眼神,甚至都懒的,移向薛浩扬一下。

    这么一直板着脸,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了这项操作上。

    直到看到戒指上,红光一闪,他的嘴角,这才不可抑制的,轻扬了一下。

    “追踪器?”

    薛浩扬,眯着眼睛,略略扫了一眼,就试探似的,问了一句。

    “恩,但是追踪距离有限,所以,我不能,落下太远!”

    追踪器的红光,很是微弱,看样子,因为他们所处的环境,多少也受到了一些的影响。

    但好在,还没彻底影响了追踪功能。

    原本,他把这个小型的东西,找人隐匿到戒指里,也不过是,想要适时的,确保她的安全而已。

    而同时,又全身心的,把自己的位置,交到了她的手里。

    无论,他身在哪里,总之,只要没有出了A市的范围,那女人,就总能第一时间的,找到她的踪迹。

    这也算是变相的,向她袒露心声了,也是在因为昨天的事情,向她表达歉意,继而借机讨好她。

    哪知,他还没有亲自,演示一下戒指的功能呢,女人,就先他一步,冲上云霄了。

    好在最后,他还是追上来了!

    “顾念,这一次,你休想在从我的身边,逃开!”

    看到戒指上的红光,越来越亮,男人的嘴角,这才闪过了一抹,自信的微笑。

    然后,对着机舱外忽闪而过的云朵,柔声说道……

    **

    顾念,心情烦躁的脱下婚纱,然后就一脸疲惫的,往床上一歪,阖上眼睛,就打算休息了。

    可是,下一刻,房间的门,就被佣人敲开了。

    她正端着丰盛的美食,一一朝房间里的小桌上,摆放着。

    “听顾先生说,你还没来得及吃早饭,这些,是特意给你准备的!小姐,快趁热吃吧!”

    佣人说完,见她无动于衷,就开始不厌其烦的,向她灌输起早餐的好处了。

    曾几何时,也曾有一个男人,为了让她吃早餐,每天都要帮她定好闹钟。

    甚至,她每次入睡之前,都把手机,藏到很隐秘的地方了。

    但第二天早上,男人总能成功找出来,并且,重新定好闹铃。

    只是……

    此情此景,在想起这些,她觉得,多少有些讽刺了。

    于是,随手抓起一个当地特色的糕点,就把话题,转到了别的方向。

    “阿姨,刚才我好像听到了什么爆炸的声音,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她先是咬了一口手里的吃的,这才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刚才,似乎有一架飞机,降落的时候,没找准落点,掉到海里去了!唉,砰的一声,好大的火光!你说,这些新手,也真是的,我们这个小岛,面积本来就小,岛上又有这么多高耸的树木,不是熟手,想要找准落点,还真的挺难的……那两个人,也真是可怜啊……”

    佣人,还在喋喋不休的,感叹着什么。

    但顾念的脸色,却霎时黑了下来。

    海里?

    如果没记错的话,似乎在她们走了不久,就被沈寒越,紧追了一段。

    不得已,只得临时迫降在,这么一个小岛上。

    这个岛屿,离顾瑾寒的基地,不远,在她的要求下,不一会儿,就有许多黑衣人,从附近的岛屿上,乘船而来,把顾念的住所,围了个水泄不通。

    再加上,这个岛上的一个别墅,当初又是顾瑾寒,一手监工的。

    防护措施,简直好的惊人。

    又加上这么严密的防护,就连是一只苍蝇,想要飞进来,都难。

    更何况,是沈寒越那个大活人呢。

    安排好一切之后,她正打算,好好睡一觉,彻底清静一下呢。

    却陡然听到了这么一个消息。

    扔下糕点,就不顾一切的,朝外边跑了过去。

    “小姐,你慢点!你需要什么,直接交代给我,就行了!”

    佣人一边追,一边在她身后,不停的嘱咐着。

    一路跟到海边,眼见着顾念停了下来,佣人这才抚着胸口,不住的喘息了起来。

    “小姐,你在找什么?你如果想要吃什么海产品,我回头吩咐他们去抓就是了……”

    佣人还以为,顾念是对早餐不满意,才特意跑出来,想打点别的主意呢。

    谁知,顾念听了她的话,就猛地转过了身子,脸色,白的吓人。

    一下,就冲过来,紧紧攥住了佣人的胳膊。

    “对了,阿姨,你快点去帮我叫人!他们刚刚掉落海里,兴许,还有救呢?”

    这么说着的时候,两行清泪,就从顾念的脸庞滑落了下来。

    顾念,自小就顽劣,佣人记忆里,她就很少会哭。

    特别是,像这样,万念俱灰的,不停掉泪的模样,更是闻所未有。

    佣人立刻就慌了,二话不说,就往回跑了过去。

    那些负责保护顾念的人,刚好也已经追了出来,听了顾念的吩咐,随意找了一艘船,就在飞机掉落的地方。

    一遍一遍的寻找了起来。

    甚至,水性好的那几个人,还穿上潜水衣,下水了。

    只是,水底,除了飞机的残骸,就没有别的任何活物了。

    “我们并没有找到尸体,或许他们是被海水,冲到别的地方了吧?我回头,在向岛上的居民,打听一下吧!”

    这边的小岛,除了这边的别墅,穿过那边茂密的树丛,在树丛的最里边,住的,就是某个古老的部落。

    他们的皮肤偏黑。

    比着外边日新月异的变化,他们的生活方式,明显还比较原始。

    顾念,曾经在某个相亲类的娱乐节目《我们相爱了》,看到关岛的查莫罗人的时候,甚至以为,她看到的,是否就是,曾经接触过的,这些岛上居民。

    因为,他们和查莫罗人的服饰,太过于相似了,男人,也只有下身,围着一块颜色鲜艳的遮羞布而已。

    女人的服装,则是用贝壳,串联而成,除了遮蔽了胸前和下身,其余的,也几乎是裸露的。

    住的房子,完全是他们用树木搭建而成的,除了顶棚可以遮雨之外,四周却是完全开放式的。

    男女之前,似乎也没有过多的避讳。

    而且,他们接触外来事物的时间,甚至,比查莫罗人,还晚。

    但比着原始的部落,他们还算比较开化,虽然与外来的接触比较少,但还不至于,太过于野蛮。

    起码,比着外边那些心思复杂的人,这些岛上的居民,还算比较可爱。

    顾念,只是用手语,大概,和他们比划了一番,这群人,就自动自发的,替她寻找了起来。

    他们的水性极好,似乎不用借助于任何的潜水设备,都可以在海里,闭气很长时间。

    除了大部分人,在帮着顾念寻找,女人们,就整个把顾念圈在里边,手舞足蹈的,问东问西。

    听到顾念的连番描述,一个女人,眼眸一转,就咿咿呀呀的,拽着顾念的胳膊,朝树林的另外一侧,跑了过去。

    在树林的另外一侧,是几个硕大的帐篷,而且,扎的极其的不专业。

    不用看,顾念也知道,一定又是M国附近的大学生,没事,跑这边来探险了。

    有一个黑头发黄皮肤的女孩,看到顾念,和当地的居民这般友好,似乎,还小小惊讶了一把。

    那个人,先是用韩语,和顾念打了一声招呼,见顾念摇头,这才用流利的英文,问候了一声。

    “你好,你也是来探险的吗?”

    “不,我找人,听她说,你们似乎,救了两个人,我想看一下,他们是不是我的朋友?”

    顾念用英语回复的时候,还特意,瞥了一眼,那个把她拽到那里的女人一眼。

    那女人用手势,咿咿呀呀的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就直接拽着顾念,要往帐篷里闯。

    “这边是她们的地方,不经主人的允许,我们是不能随意进去的!”

    顾念用手势,向那个女人解释了一番,那个女人虽然没听懂,但还是冲着顾念,直点头。

    “呀,你简直太厉害了?居然可以和当地人交流的这么顺畅?”

    那个女人,不可思议的,望着顾念,然后这才朝着顾念这边,伸了伸手,然后,耳朵,悄悄往顾念这边,凑了凑。

    “对了,我听说,他们这边的人,男女关系,很乱的!那些黝黑的男人,据说,整天都很饥渴,我看你长得这么漂亮,还是小心为上,不然,万一被他们那啥了,就得不偿失了!”

    虽然,这女孩是好心提醒,但顾念的眉头,还是不可抑制的皱了皱。

    这年头,以外形,给别人随意下定义的人,实在太多了。

    不过,和这女孩不熟,她也没理由,去反驳别人的认识。

    于是,用手,指了指一边的帐篷。

    “请问,你们是救了两个男人吗?”

    “也不算是救了!其实,只是他们的降落伞包,刚好降落在我们附近的一个树上,两人的腿上,被树枝挂伤了,恩雅,已经帮他们包扎了!”

    说话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带着顾念,往最里边的那个帐篷,走了过去。

    “对了,我叫朴恩慧,恩雅,就是我姐姐!嘻嘻,对了,你的两位朋友,有女朋友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和恩雅,就准备展开行动了……”

    女孩说话的时候,眼睛眯成了桃花型,语气,是说不出的兴奋。

    女孩的几个同伴,正支着锅子,在一边准备午餐。

    听到女孩的话,一个人高马大的白种人,就忍不住对着她们晃了几下胳膊上雄壮的肌肉。

    “恩蕙,那两个人,能比得上我的身材吗?”

    女孩被他一调笑,就立刻眯起眼睛,反驳了回去:“当然,他们还有马甲线和人鱼线呢,听恩雅的意思,似乎嘴唇,也特别的柔软!”

    嘴唇很柔软?

    顾念下意识的顿了一下,就停在原地,不走了。

    此时此刻,她似乎才意识到,她的行为,有多么的愚蠢?

    妈的,顾念,你丫能出息点吗?他是死是活,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而且,你现在贸然过去,没准,就刚好打断了别人的好事呢!

    “你为什么不走了?不是着急着,想确定他们的安危吗?”女孩看她突然停下了,就疑惑的,问了一句。

    “恩惠是吧?其实,我和他们也不熟,只是一个旅行团的朋友而已,他们没事就好,我这边还有事情,就不去看他们了!”

    说完,不等女孩反应,一转身,就直接穿过树林,朝着别墅的方向,走了过去。

    还没靠近别墅,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正斜倚在一颗树上,朝别墅里张望着。

    接收到那些黑衣人,威胁似的目光,他这才回头,朝身后的树,仔细打量了半天,似乎在考虑着,该想什么办法,进到别墅里?

    一转眼,见到顾念的身影,黯淡的眸子,瞬间就亮了一下。

    就慌忙朝着顾念这里,飞奔了过来。

    “念念,我终于找到你了!”

    “先生,我和您——很熟吗?”

    男人温柔中,略带兴奋的话。

    得到的,却是女人冷漠又疏离的回应。

    顾念的态度,原本就在男人的意料之中,所以,他的神情里,并没有太多的失落。

    再加上,刚才在帐篷里,薛浩扬已经正式向他演示了,追女孩的一系列手段——就是死缠烂打,外加不要脸。

    对于,薛浩扬的办法,他其实是不屑一顾的。

    但是,如果女人真的油盐不进,他倒不介意,把所有的办法,都轮番上演一遍呢。

    反正,对自己的老婆死缠烂打,说出去,也没什么可丢人的嘛?

    “念念,听说,我出事的那一刻,你曾经,派他们紧急搜救了一次?”

    男人,一改往常的傲娇路线,此刻,看着顾念的表情,要多谄媚,就有多谄媚。

    这和他性格,完全不符合的行为和动作,他做起来,怎么看,怎么牵强。

    可他,就好似意识不到似的,反而,还无赖似的,把顾念,往怀里一揽。

    “你关心我的安危,是不是证明,你心里,还爱着我!”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薛浩扬说,真正的男人,就应该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

    虽然像薛浩扬那样,盲目自信,很不好!

    但是,这一刻,他适当的自信,换来了顾念的一阵慌乱,这么想一下,也是值得的。

    特别是,看到女人,突然羞红的耳根,他心里的甜意,瞬间就溢了出来。

    幽潭似的眸子,深情款款的,看着怀里的女人。

    眼看着,凉薄的嘴唇,就要覆上那娇艳的红唇了。

    女人使劲抬了一下脚,往男人的脚上猛踩了一下。

    又弯起手肘,对着男人的肚子,就是一下。

    从男人的怀里,脱离了出去,瞬间的跑进了别墅门口。

    看着门口守卫森严的黑衣人,就算再不情愿,男人,也只能望而却步了。

    “念念,既然你还爱我,为何就不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呢?为了你,从来没驾驶过飞机的人,愣是冒着生命危险,追了过来,甚至,连薛浩扬,都觉得我疯了!这个,还不足以向你表达,我那天爽约的歉意吗?”

    男人在薛浩扬的提醒下,这番道歉,可算是说到了点子上。

    也终于意识到,女人有时候在意的,并不是他和别的女人,有没有发生过什么?

    而且,凭着他的表现,已经开始在心里权衡——他和别的女人,未来会不会发生什么了?

    很显然,女人后边的这番权衡,直接就否定了对他的所有认识。

    心里的信任,也一点一点的坍塌了,又加上,他那永远说不到点儿的道歉,除了越来越生气,似乎也不会有别的可能了。

    看到,女人的眼眸动了动,沈寒越就知道,薛浩扬这个不靠谱的小子,这次的分析,多少还是有点用处的。

    “念念,我的爽约,让你感觉到了,你的不受重视,是不是?你觉得,我因为许蕙的邀约,推了你的邀请,心里不舒服,是吗?念念,不是因为,在我的心里,你没那么重要,而是,因为当时的事情很紧急,联系程先生的人,好容易……”

    “沈寒越,你有时候,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

    男人解释的话,还问说完。

    站在门边的女人,眼看就要推门进去了,这才突然顿住身子,讽刺似的,睨了他一眼。

    冷笑着丢下这句,这才用一种极其疏离冷漠的语气,一字一句的看着他,说道。

    “沈寒越,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人救你吗?那是因为,我不想让自己身上,从此背上一条人命!你毕竟,是因为追我,才出事的!我只是内疚而已,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可能!”

    这句话说完,就猛地推开门,走进去,然后砰的一声,又一次把沈寒越的身影,隔绝在了门外。

    现在这个时候,这些不痛不痒的解释,明显,已经不能打动她了。

    她听来听去,男人都在强调着,那天的事情,有多重要,有多紧急!

    可是她又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就算是真的很重要,他提前告诉她,又怎样呢?

    就像是那次一样,若不是从别人的口中所知,只怕至今,她还以为,许蕙只是他的普通朋友呢?

    可是,却是初恋?

    “初恋情人”,她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心里都难受到快要麻木了!

    呵呵,真是讽刺!

    如果真的没有什么了?一开始,就大大方方的告诉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那天的事情,之所以没有事先说明,恐怕也是因为,牵扯到许蕙了吧?

    真是可笑,直到现在,他还在强调着,那该死的信任?

    可是,当时的他,又何曾想过,要主动,给她一丝信任呢?

    顾念烦躁的,上楼,猛地把自己关进房间,蒙头就睡。

    只是觉得心口堵的难受,紧闭着眼睛,却死活都睡不着。

    无奈,起身,推开窗子,想走到窗子上,透口气。

    谁知,窗子一推开,她就好死不死的,和一双深邃的眸子,看了个正着。

    “hi!”沈寒越一只胳膊,紧紧的抱着粗壮的树干,一只胳膊还朝顾念窗口的位置,摇晃了几下。

    甚至,还学着薛浩扬的样子,朝顾念,吹了个口哨!

    “神经病!”

    顾念暗自咒骂了一声,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就猛地关上了窗户。

    只是,窗户刚关上,她就听到了“砰的——”一声巨响,和沈寒越的一声闷哼。

    下意识的,就推开门,冲了出去。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