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这需要你?讽刺!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5:15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韩碧娜本来就是火爆脾气,再加上她亲眼目睹了沈君美的挑衅。

    这一刻,她躲在楼梯口的位置,手指紧紧的攥着手机,说话的时候,格外的咬牙切齿!

    听着那边气急败坏的怒吼声,薛浩扬的脑袋有那么一霎那的空白。

    “韩碧娜,你不会也看上沈寒越了吧?”

    很显然,他还没明白,这边究竟发生了什么?只以为,韩碧娜还因为被他们集体嫌弃大嘴巴,而在耿耿于怀呢。

    此时,还吊儿郎当的,对着电话听筒吹了个口哨,语气里的调侃意味十足。

    “我呸!我脑子长包了,才看上那混蛋呢?”

    韩碧娜怒冲冲的,吼道,声音因为突然拔高,都有些破音了。

    “你的脑子一直都有包!”

    薛浩扬把车子一锁,一边往地上商城走着,一边嘴欠似的回敬道。

    眼看着,快走到商城门口了,这才又轻声吹了个口哨。

    “得了,帅哥嫁到!你快带着大嫂,出门迎接吧!”

    说完,就斜倚在商场的一角,漫不经心的,朝四周张望着。

    “薛、浩、扬!你丫等着!”

    如果是平时,韩碧娜还有心情和他斗嘴。

    但是此时此刻,她哪里还有这份心情。

    原本正有怒火没处发呢,被薛浩扬这么一刺激,二话不说,直接挂了电话,怒气冲冲顺着楼梯口下去。

    一看到薛浩扬那张欠揍的脸,还没走近呢,弯腰脱下鞋子,就朝他身上砸了过去。

    还好薛浩扬躲得快,否则这一砸,身上怎么着,也得砸出一小块淤青呢?

    “怎么回事?韩碧娜,我招你了?”

    没好气的质问完,这才疑惑的,朝韩碧娜的身后,瞄了一眼。

    “大嫂呢?”

    “小念才不是你大嫂?哼!”

    说着,还不解恨似的,又脱下另外的一个高跟鞋,用手拎起来,照着薛浩扬的头上,就敲了上去。

    坚硬的鞋跟,撞击在他的头上,虽然不至于打出血来,但这一下砸过去,少说也要砸出个大包了。

    “薛浩扬,你脑子才有包呢?喏,还这么大一个呢!”

    砸了人,韩碧娜脸上的表情比谁都无辜,一边说,还一边煞有介事的,指了指他被砸乱的发型。

    这一刻,薛浩扬是彻底看出来了——这疯女人,现在简直太不正常了?

    “韩碧娜,究竟怎么了?谁惹了你,你去找谁出气呗?非要逮着我,是怎么一回事?”

    女人充血的大脑,有了一瞬间的楞忡。

    “是呀?我去找沈寒越算账去?我!我还要替顾念狠狠收拾一下那个贱人!”

    说着,拎着一只高跟鞋,怒气冲冲的往马路丫子上一站,就板着一张脸,摇晃着鞋子,拦起了的士。

    她现在的样子,就好像,随时要给谁脸上,砸一下似的。

    路过的的士,只是探了一下头,就飞快的开走了,这会儿,又有谁敢惹上她这么个“女疯子”呢?

    正指着又一次从她面前疾驰而过的的士,骂骂咧咧的时候,却突然有一辆车,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薛浩扬摇下车窗,对着她,指了指:“上车!”

    反正她此刻,也搭不上车了,虽然因为沈寒越,连带着,看薛浩扬也越发的不顺眼了。

    但是,有免费的司机,不用白不用?

    冷眼睨了他一眼,就推开车门,直接坐了进去。

    “快走,去天临酒店?”

    见车子,还死赖着不走,韩碧娜没好气的,怒吼道。

    “不行,我还没接到大嫂呢!”

    “薛、浩、扬!你丫从此之后,就把这两个字,彻底从你的字典里删掉,我警告你,若是沈寒越,最后真的娶了别的女人,你敢喊一声大嫂,信不信,我就拿着高跟鞋,把你的牙齿,给敲下来!”

    一直到现在了,韩碧娜还一脸杀气腾腾的,举着高跟鞋呢。

    说话的时候,手里的鞋子,任意的挥舞着,跟女流氓,还真的有一拼呢。

    怪不得,古人流传下来这么一句话呢——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

    搁到之前,薛浩扬还没完全,领悟这句话呢。

    现在,可谓是在韩碧娜的身上,彻底的领悟了这话。

    有时候,女人发起疯来,简直比真的疯子,都可怕!

    可偏偏,身为一个男人,对待这样的疯女人,打又打不得,说又说不通。

    索性,天临酒店,与这边只有一街之隔,想着,把这疯女人送走,再折返回来,似乎也不晚吧?

    得,他还是闭嘴开车吧!

    这是薛浩扬开的最快的一次。

    把韩碧娜送达了目的地,随手把他捡回的另一只鞋子,扔下车子,就飞快的调头了。

    男人,临走之前,还没忘以一种不怀好意的心情,提醒了韩碧娜一句。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寒越,可,没我这么好说话,不信,你举着那高跟鞋,敲他一下试试?”

    说完,一踩油门,车子就从韩碧娜的眼前,疾驰而过了。

    “妈蛋,敲就敲,敲不死他,我就不叫韩碧娜!”

    韩碧娜怒气冲冲的,对着冒烟的车屁股,怒吼道。

    吼完,捡起他扔下的另一只高跟鞋,原本,就打算这么杀气腾腾的,一手一只高跟鞋,直接杀进去呢。

    可是,走了一会儿,就发现,脚掌铬的生疼,索性又弯下身子,穿上鞋子,往酒店的方向走去。

    天临酒店,算是A市数一数二的酒楼了。

    它的外形,在整个A市,也算是独树一帜了。

    在外边,从上往下看,整个外形,就好像一个硕大的酒瓶子。

    推开旋转玻璃进门,入口先是一个通往地下一楼的特色电梯,电梯的护栏上,装饰了许多绿色的葡萄藤。

    这里,正是通往地下酒窖的路。

    韩碧娜,对A市不熟,对这里,更不熟。

    统共就跟着韩墨和顾瑾寒,来过两次,每次上厕所的时候,还都能在里边迷路。

    先是跌跌撞撞的,从这充满特色的电梯那里,瞄上一眼,这才摇摇晃晃的朝着酒店前台的方向走去。

    “小姐,我想打听一下,305房间,现在有客人了吗?”

    “您好,小姐,305房间,已经有人了,您如果有需要的话,我还可以帮您,定一下别的房间!”

    前台小姐,礼貌的抬头,轻声细语的,看着韩碧娜,缓缓说道。

    “那我打听一下,305房间里,是一位姓沈的先生和一位姓许的小姐吗?”

    韩碧娜继续问道。

    “很抱歉,小姐,这属于客人的**,我们不经允许,是不可以擅自泄露的!”

    前台小姐,笑的很是温柔大方,自始至终,脸上都挂着得体的笑意,但话里,却明显带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的疏离。

    “**个屁!你知不知道,里边的那女人,有可能是一个小三,你现在,居然跟我讲**?喂,小姐,你有老公吗?如果你老公,现在正背着你,和别的女人,在这里开了房,你想先打探清楚,进去捉奸呢,可你的同事却告诉你,这是**?你告诉我,你第一反应,是什么?”

    韩碧娜,一口气说了下来,中间都不带喘气的。

    前台小姐,听了,脸上却丝毫没有任何变色,只是始终挂着一抹礼貌似的微笑。

    “抱歉小姐,你问的这个,不属于我们的服务范畴!”

    这里的员工,都经过专业的培训,无论面对客人怎样的问题,统一的回答方式,都比较官方。

    而且,自始至终,脸上的微笑,都没变过。

    永远是礼貌的,略显疏离的职业性微笑。

    韩碧娜,又在前台,纠结了好一会儿,知道在这里死缠着,没戏了。

    索性,就一闪身,在前台小姐的视线里,跑了出去。

    “喂,保安大哥,你好帅啊?对了,我叫韩碧娜,咱们,能交个朋友吗?”

    天临酒店,不仅是门口有保安,甚至连楼道口,和电梯入口,都散步着保安,没有酒店门卡,要不就得有酒店前台得临时登记卡,否则一概不能入内。

    而韩碧娜,刚开始,就在前台说了太多话了。

    现在,为了酒店的影响,前台小姐,也不可能,会给她开什么临时登记卡了。

    于是,就只得把主意,打到了楼梯入口的保安这里。

    之所以选择楼梯,是因为电梯口那两保安,实在太不解风情了,她死活,搞不定!

    这才退而求其次,选择了从楼梯突破。

    “谢谢小姐夸奖!”

    和那边高冷的保安不一样,这边的两哥们,明显略显憨厚一点儿。

    被韩碧娜这么一番调戏,就不由得,红了脸颊。

    “对了,我有朋友在305,可我忘记带门卡了,现在电话又打不通,请问,你们能放我上去一下吗?”

    韩碧娜和保安寒暄了半天,这才笑呵呵的,提出了这么个请求。

    见那两人一脸为难的表情,还伸出两只手,在脸颊,摆出了一个“拜托拜托”的手势,那表情,要多萌,就有多萌。

    可那两个保安,还是无情的,摇了摇头。

    “对不起,韩小姐,这个是规定的,我们不能放你进去的,否则……”

    两人正解释着,韩碧娜趁他们不注意,刺溜一声,就钻了上去。

    也许,这两保安,是有意放水吧,故意慢了半拍,这才起步,追了过去。

    “喂,混蛋沈寒越,你丫有本事,就给我出来?”

    韩碧娜眼见着,那两保安要过来了,砸门的声音,就更大了。

    眼看着,她就要撞门了,门这才被人,从里拉开了。

    “原来是韩小姐啊?”

    许蕙披着浴巾,斜倚着门框,先是挑衅的朝韩碧娜睨了一眼,这才顺势,朝她身后张望了一下。

    没看到顾念,她似乎还有些失望。

    “沈寒越呢?”

    韩碧娜没心情给她胡扯,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见两个女人认识,追过来的保安,也不敢上前了。

    只是,眼见着两人之间气氛不对,那两个保安,却迟迟也不敢贸然离开。

    只是木讷的站在那儿,假装透明人似的,倚在墙上,时不时的往这里瞄上一眼。

    “他当然,是在洗澡了?”

    许蕙斜倚着门框,风情万种的,又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浴袍,娇笑着掩了一下嘴,挑衅似的看着韩碧哪,说道。

    “放屁!你丫有本事,让我进去搜查一下!”

    “韩碧娜,沈寒越是你什么人?你瞎激动什么?如果真想进去搜查,你让顾念,亲自过来吧?”

    许蕙说着,傲慢的抬了抬下巴,就打算,关门进去了。

    谁知,却又突然停了下来,然后,笑着,看着韩碧娜身后的方向。

    韩碧娜猛地一回头,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顾念已经过来了,居然还和薛浩扬一起,好死不死的,站在她的身后。

    看顾念此时的脸色,也知道,刚才的话,她肯定都听到了。

    “小念,你别听她瞎说?我随便定个房间,披个浴袍,站在门外,也可以说沈寒越就在我房间洗澡呢,关键,你信吗?”

    韩碧娜飞快的,跑回顾念的身旁,拽着她的胳膊,安慰似的说道。

    其实,现在这一刻,她虽然也恨不得,能立刻冲进房间去,查个究竟,或者,干脆逮着许蕙,狂揍一顿。

    可是,看着顾念,阴沉的脸色,这一刻,韩碧娜却有些退缩了。

    这么想要寻求真相的她,看着许蕙挑衅似的眼神,突然开始后悔她的莽撞了。

    许蕙似笑非笑的睨着她们,就好似,瞬间猜透了韩碧娜的心思一样。

    “不是要进去吗?怎么?不敢了?”

    她的眼神,肆无忌惮的,在顾念的身上,打量着,挑衅意外十足。

    没想到,在她看来,不足一提的顾念,却突然莞尔一笑。

    然后对着她,啪啪的,拍了几下手掌。

    “这出空城计,唱的不错!只是,你可不是诸葛亮,我也不是那生性多疑的司马懿!”

    说着,直接甩给韩碧娜的手,直接走到门边,推了一下门。

    “怎么?戏唱不下去了,所以这一会儿,不敢让我进去了?”

    顾念收起方才的沮丧神情,挑衅似的,睨着许蕙,问道。

    许蕙的眼底,闪过一抹的惊慌,但很快就恢复如常了。

    “怎么会呢?如果你不怕难堪,那我又有什么理由阻拦呢?”许蕙不紧不慢的,说道。

    “许小姐都不怕难堪,我又有什么好怕的?”顾念讽刺一笑。

    冷笑着,跟在许蕙的身后,直接进去了。

    这是一间情侣套房,一进门,就有一股浓浓的浪漫扑面而来。

    无论是墙上的壁纸,和暖黄的灯光,还是桌上点燃的蜡烛,以及床上成片的玫瑰花瓣,都把房间里的氛围,衬托的暧昧无比。

    特别是卧室的柜子里,还准备好了各式各样的情趣内衣。

    浴室里,还隐约有着哗哗的水声,但只是透着雾气萦绕的毛玻璃,顾念就知道,里面肯定空空如也,沈寒越——压根就不在这里。

    紧跟其后的韩碧娜,原本的怒火,也稍稍消散了点。

    特意打开浴室,查看了一番,就幸灾乐祸的,朝许蕙的脸上瞄了又瞄。

    “刚才,不是说,沈寒越在这里吗?人呢?”

    许蕙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慌乱,而是不确定的,推开浴室的门,查看了一番,这才恍然大悟似的,一拍脑门。

    “我记得,我方才在床上睡着了,寒越确实是打算进来洗澡呢,这不,衣服还在这儿呢?”

    说着,顺手往里一指,浴室里的衣架上,挂着的,正是沈寒越内里穿的一件白色衬衣。

    而刚才经过卧室的时候,顾念,其实,早就看到了挂在那里的黑色西装。

    对于沈寒越的所有衣服,她再熟悉不过了,只要看上一眼,就基本能确定了。

    “许小姐,这又能证明什么?这么短的时间,你们又能发生什么?”

    韩碧娜,最看不惯的,就是许蕙现在这副咄咄逼人的样子,冲动的过去,就狠狠的甩了一巴掌过去。

    许蕙生生挨了这一下,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恼怒。

    反而释然的笑了笑。

    “顾念,虽然在感情里,你先我后,但是名义上,你毕竟是寒越的妻子,所以这一巴掌,就算是我欠你的了!从此之后,沈寒越无论要做什么样的选择,我都希望,你不要恨我!因为,你现在拥有的,原本就是属于我的爱情,所以原则上,你没理由恨我!”

    一改方才趾高气扬的态度,这一刻,许蕙在看向顾念的时候,眼神里,却闪过了一丝丝的怜悯。

    是作为胜利者,对失败者的怜悯!

    虽然,这一切,或许都是许蕙的自导自演,但沈寒越来过这里,肯定是事实。

    而沈寒越,抛下和她的约会,来见许蕙,也是事实!

    所以,不管沈寒越会做出怎样的选择,起码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就是他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着许蕙的位置吧?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很累。

    似乎,今天的执意戳穿,也没了什么实在的意义吧?

    正木然的站在那儿呢,许蕙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寒越!”

    许蕙喊的,那叫一个亲昵。

    “我想,我已经被耍了,那个人,更换了无数次的交换地点之后,就彻底的没信了,可程先生经过这一通折腾,似乎受了不小的刺激,情绪很不稳定,我这边需要你,你快点过来一下!”

    不知道是她有意还是无意,突然就把手机通话音量调大了。

    于是那声“我这边需要你……”

    就彻底的落入了所有人的耳朵。

    电话里的声音,就算化成灰,顾念都能听出来,那人不是沈寒越,又是谁呢?

    许蕙一边接电话,一边飞快的走了出去。

    身为“入侵者”的她们,此刻,却独自站在这个——属于别人的房间里?

    顾念讽刺一笑,就直接推门出去了。

    韩碧娜唯恐她有事,也急忙跟了出去。

    只有薛浩扬,莫名其妙的,楞了一会儿,这才若有所思的,凝望了一下许蕙消失的方向——沈寒越,还对许蕙余情未了?

    ……

    **

    结束了所有的事项。

    沈寒越,这才顺势拨通了顾念的电话。

    谁知,电话却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低头,瞥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想着顾念,或许是睡着了。

    电话也没在打过去了。

    而是转眸,看了杨烁一眼。

    “走吧!”

    “寒越,你的衣服,我已经派人干洗了,现在还在我房间里,若是你不着急的话,就跟我一起,过去拿一下吧?”

    “不用了,你直接扔掉吧!”

    冷冷的丢下这句话,就直接头也不回的,钻进了旁边的车子。

    杨烁迅速的钻进主驾驶座,在沈寒越疲累的催促声里。

    油门一踩,车子,就迅速的,朝着环山别墅的方向,飞驰而去了。

    在玄关处换了鞋子,推开卧室的门,目光瞥到空荡荡的大床,男人的眉头,就不由得蹙紧了。

    不悦的掏出电话,就朝薛浩扬那里,拨了过去。

    “薛、浩、扬!我让你接的人呢?都这个点了,你别告诉我,还堵在路上呢?”

    “沈寒越,你自己做的好事,可别什么都推到我身上?起初,我是成功接到人了,可是后来,她们就把我甩开了……你要想知道顾念在哪儿,直接打她电话!”

    薛浩扬说起这个,就一肚子的火,他追出去的时候,不但被韩碧娜,拿着鞋跟,发泄似的狠敲一番。

    甚至,有几下,还敲到了他的脸上。

    他的左脸,瞬间就淤青了一块。

    好容易,韩碧娜疯够了,可是顾念,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两人沿路,好一通找。

    最后,他险些都要把手下的人,都叫出来了。

    可是回头,韩碧娜却突然恶狠狠的警告了她一番,说顾念的事情,不稀罕他的帮助。

    搞的,十恶不赦的人,似乎是他似的?

    又想着,韩碧娜已经联系了顾家那边的人。

    怎么着,那边人才济济,也用不上他了。

    索性,心一横,就怒气冲冲的回去了。

    现在想起这些,心里还好一通窝火呢。

    听到沈寒越质问,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了,叽里呱啦的,发泄了一通,这才扯着嗓子,质问开了。

    “沈寒越,你究竟和许蕙怎么回事啊?你的衬衣和外套,为什么独独落在她的房间了呢?”

    听到薛浩扬的质问,沈寒越的心里,多少也明白了一些。

    “吃饭的时候,我的衣服泼上了红酒,杨烁在附近的商城,随意买了一件,就顺便去洗手间换上了,至于原来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她收了起来!”

    “什么?你丫果然有问题?居然和她在房间里,共进晚餐?”

    薛浩扬的声音,陡地提了几个音度。

    “不是两个人,是三个人,还有杨烁和程先生!另外,我们不是在共进晚餐,而是在谈事情,之前给程先生寄恐吓信的人,约他在隔壁房间见面,我们只是在等人,顺便吃饭!”

    这件事情,也只是曾经,略微和薛浩扬,提过几句而已。

    所以,薛浩扬只是听了,瞬间就明白了。

    “那你为什么走之前,不告诉我,这样我还能替你解释!实话告诉你吧,这次误会大发了!总之沈寒越,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知道!”

    男人的声线,陡地一沉。

    看的出来,他此时的心情,很沮丧。

    薛浩扬只是在电话那边抱怨了一通,索性也不再指责什么了。

    “想找顾念,不如打电话给顾家吧?总之,如果很在乎的话,趁着误会还没隔夜,火速去解释吧?”

    丢下这句忠告,薛浩扬也不再多说了,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去顾瑾寒那里了吗?

    原本还因为担心她的安危,而悬着的一颗心,稍稍放下了些。

    打电话到顾瑾寒那里,只是想了一声,就被接通了。

    “你好,我是顾总的秘书,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中文服务就按1,英文服务请按2,日语服务请按3……”

    顾瑾寒这货,手机服务,居然堪比10086了?

    沈寒越呆呆的听了一会儿,这才顺手按下了1。

    结果,接通了之后,还需要在继续按一下别的服务项目。

    最后按了一通的结果就是——抱歉,现在是休息时间,顾总的手机无法为你正常接通,如果您有别的需要,请明天9点以后,再联系!”

    搞什么?一套流程下来,简直比10086都坑爹?

    之前,他每每联系顾瑾寒的时候,都是直接拨打的办公室电话。

    这还是第一次,直接拨通到顾瑾寒的手机上,没想到他的手机接通方式,居然植入的是自动接通程序,而且还智能至此?

    搁着平时,沈寒越一时兴起,估计还能潜心研究一番,然后彻底想办法,击溃他的这个智能程度,然后成功把电话给拨通了。

    但是此刻,他却没那功夫,和接电话程序斗智斗勇了。

    飞速的滑了一下手机,发现,关于顾家的联系人,他除了顾瑾寒本人的电话和办公室电话,似乎也只有韩碧娜的联系方式了。

    郁闷之余,慌忙把电话拨了出去。

    “喂,沈寒越,你丫的还知道打电话呢?什么?念念在哪儿?你还有脸叫“念念”呢?总之,你丫就等着后悔终生吧?”

    那边说完,还不等着沈寒越辩解两句呢,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嘟嘟的挂断音,又继续拨了几次,一直听着那边机械的女音,干脆也懒得打了,而是直接下楼。

    从车库取了车,就直奔着顾瑾寒在A市的住所而去。

    三年前的教训,他已经受够了。

    总之,趁着顾念,还没被顾家带离A市,他无论如何,也必须火速过去了。

    顾瑾寒手下人的战斗力,都很不一般,硬闯无果之后,他干脆,就只能守在别墅门口,干等了……

    **

    而这个时候,韩碧娜,正眯着眼睛,在纷乱的舞池里,跳舞呢。

    跳了一会儿,这才朝着顾念坐着的地方,走了过去。

    “小念,真的不去跳舞?”

    顾念只是摇头,就又接着,开始喝起面前五颜六色的液体了。

    她的脸色,越来越红,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了。

    但是,头脑,却异常的清晰。

    甚至,韩碧娜和韩墨说的每一个字,她都清清楚楚的听了进去。

    “沈寒越那货,居然还敢打电话过来?他还真以为,我们顾家没人了是吧?哼,等顾念这两天,缓过了这个坎,我一定找人,好好收拾他一顿不可?”

    “得了吧?就你这样的,不被别人收拾就行了?”

    接下来,耳边嗡嗡响起的,就是韩墨泼韩碧娜冷水的声音了。

    “喂,还不是有你呢,实在不行,还有无痕大哥呢?哼,顾大哥身边有那么多人,还怕收拾不了沈寒越吗?”

    韩碧娜不依不饶的说道。

    “拜托,这边是法治社会,做事情要动点脑子,知道吗?而且,顾大哥,才不会陪着你一起疯呢?他顶多,会把心思用在生意上,到时候,狠狠的打沈家一个措手不及?”

    韩墨,对顾瑾寒的了解,起码比韩碧娜要深,所以,一开口,就道破了顾瑾寒的想法。

    “生意是生意,面子是面子?总之,沈寒越那么欺负小念,怎么着,我们也该狠狠扇他一耳光,然后在给许蕙身上挂上一块匾——上曰:贱人!然后拉着她游街示众,然后当街斩首,让她丫身首异处!”

    韩碧娜说着说着,就不由得攥紧了拳头,然后猛地,端起酒杯一言而尽,那表情格外的义愤填膺。

    说完,还特意摆出了一个侠女的造型。

    看那半疯的模样,估计真把自个儿当成行侠仗义的女侠了吧?

    “你以为现在是旧社会啊?”

    韩墨最擅长的就是泼冷水,而且泼的相当的不留情面。

    他看向韩碧娜的表情,就好似在看一个弱智似的。

    完了,还一本正经的看着韩碧娜,补了一句。

    “果然是——智障儿童欢乐多啊!跟你在一起聊天,简直就是在拉低我的智商!”

    “韩、墨!”

    韩碧娜气的抓狂,狠狠的揪住了他的衣领。

    那“恶霸”似的眼神,恨不得能现场强了他似的。

    “韩碧娜,你果然是生错了时代!原始社会,才是你的乐园,我说,你有没有考虑过,究竟什么时候选择穿越回去?”

    韩墨一边继续说着风凉话,一边时不时的,朝旁边的人,有意无意的瞄了一眼。

    一直看到,顾念身旁的酒,被一次次的调换成了饮料,他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韩碧娜,原本还打算,狠狠发一次飚呢?

    可是看着韩墨不经意的安排,这才泄气的撒开了他。

    “好吧,现在看来,无论什么时候,你的安排,明显比我更周到!今天要是不把你喊来,估计明天回去的,就是两个醉鬼了!”

    韩碧娜见到顾念因为醉酒,已经难受的趴在吧台上,阖上了眼睛,这才自责万分的,说道。

    “能认识到自己的蠢笨,这一点儿,起码就比沈君美强!”

    韩墨摸了摸她的额头,适时的表扬了一句。

    没想到,他的表扬,直接换来的是韩碧娜更深的怒意。

    “韩、墨!你能别把我,跟她对比吗?她配和我的名字,扯到一起吗?哼!”

    说完,又想起什么似的,拽了拽韩墨的衣袖。

    “喂,既然你那么聪明,你觉得,怎么做,才能彻底的出一口恶气呢?”

    韩墨作为顾念的半个哥哥,对顾念的关心,并不比谁少。

    按理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韩墨应该比她更着急才对吧?这一刻,这丫简直淡定的过分了。

    于是,她不得不怀疑,这货,究竟是不是早就憋了一肚子坏了?

    “他们的婚礼,都快举行了,我能有什么主意?”

    “婚礼?你觉得还有婚礼?”

    韩碧娜,原本还满怀希望的,等着韩墨的对策呢,等了半天,却等到这么一句,她压下的怒火,又一次升腾了出来。

    激动的,差点没把韩墨的衣袖,给拽破。

    “韩碧娜,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有没有婚礼,完全是有小念说了算的!如果,她醒了酒,依然愿意嫁给沈寒越,我就重点监控沈寒越,但凡,他身边出现任何异性,我就想办法,让她们彻底远离沈寒越,到时候两人之间,就不可能再有第三者了!如果顾念不愿意嫁了,那我们就假装举行婚礼,到时候,当着所有媒体的面,给沈家一个难堪!而且,要堂堂正正的告诉媒体——我们顾家,他沈寒越高攀不起!”

    韩墨洋洋洒洒说了一大通,他说的得意。

    但韩碧娜听了半天,就只是给了他一个嫌弃的白眼。

    “后边的同意,前边的,我一百个不同意!一千个不同意!一万个不同意!哼,凭什么啊?他犯了错,解释了几句,小念就要嫁给他,做梦吧?”

    韩碧娜不以为然的反驳道。

    “韩碧娜,那是因为,你不懂爱情?你没有真的爱上一个人,又怎么能明白,不想失去的心情呢?你今天的事情,做错了,知道吗?如果是我,一定会想法设法的,替沈寒越遮掩过去,然后回头,在找他好好的算账!只要他能好好对小念,小念能相信他,两人只要能一起幸福,其他的,我都可以不计较!”

    有时候,男性思维,永远和女性思维,不在一个频道上。

    总之,韩墨的理论,韩碧娜无论如何,也不会苟同的。

    “什么叫不计较啊?韩墨,小念的眼里,是容不得沙子的!不管她有没有看到那个沙子,只要那个沙子存在一天,她的眼睛都能感觉到疼痛的!”

    两人吵了半天,似乎,就只有这句话,韩碧娜说到了点子上。

    趴在桌上的女人,眼眸动了动,就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虽然,想要尽力睡过去,虽然头疼的,要裂开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顾念此刻,却无比的清醒。

    清醒到,两人的谈话内容,她都一字不落的,听到了耳朵里。

    清醒到,听到韩碧娜的这句话,她的心,猛地抽疼了一下。

    疼着疼着,就想起了韩墨的言论。

    他大抵代表的就是大多数男人的心理吧——

    只要心里边,放的最多的是妻子,那妻子,就该安心的,和他一直幸福下去吗?

    沈寒越,也是这么想的吗?

    也就是这一刻,顾念才发现,原来,她对沈寒越也不是那么的了解吗?

    比如,各种各样男人都会有的想法,他也有吗?

    比如……

    这一刻,她对他,突然有些看不透了。

    听着耳边,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又加上两人叽叽喳喳的争吵声。

    她第一次,没了偷听的兴致,而是,觉得很烦!

    “别吵了!我要睡觉!”

    她随手抓起桌边的高脚杯,砰的一下,就摔在了地上,然后揉着涨疼的太阳穴,一摇一摆的,扶着桌子,坐了起来。

    “好吵!真的好吵……”

    她的声音里,还带着几分醉意。

    眼睛看向韩碧娜的时候,似乎觉得韩碧娜一直在她眼前,摇来晃去。

    一巴掌,就朝韩碧娜身上拍了过去:“别动,我眼晕!”

    可是,因为醉酒的缘故,她反而拍了个空,身体踉跄了一下,就朝一旁栽了下去。

    接着,她耳边就是韩碧娜的一声惊呼,然后,半个身子,就被人强硬的抱住了。

    “小念,你喝醉了!乖,我们马上带你回去!”

    韩碧娜伏在她的耳边,小声说道,然后和韩墨一人一边,拖着她,就要朝外走。

    顾念的脑子嗡的一下,下意识的,就想起了环山别墅的那个家。

    一边挣扎,一边摇头:“不,我不要回家!我不回去!……”

    她的身体似乎十分抗拒,喝醉的人,手劲儿本来就很大,再加上,醉酒了之后,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又是抓又是咬的,总之,死活都不愿意出去了。

    韩墨无奈,只得,在金爵楼上,开了两间房,帮着韩碧娜,把顾念安置好了。

    “我就在隔壁,有事叫我!”嘱咐完韩碧娜,这才摇了摇头,出去了。

    如果不是摸不准顾念的态度,韩墨此刻,真恨不得,冲出去,好好的逮着沈寒越,狂揍一顿不可!

    可是……

    翌日一早,顾念很早,就醒了。

    看着陌生的房间,先是惊慌的,左右张望了一番,看到旁边的韩碧娜,这才收回了惊惶无措的表情。

    三人在附近吃了午餐,面对两人时不时的打量,她反而表现的很淡定。

    从头到尾,都没有提“沈寒越”一个字,等吃完了,甚至还主动的钻进车子,和韩墨一起,回去了。

    不过,所有的平静,待看到别墅门口的那个人影之后,就彻底的坍塌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