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一章沈寒越的正确打开方式?!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5:11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太太——”

    引领她过来的秘书小姐,似乎比她还吃惊,张大嘴巴,呆愣了半天,就象征性的,喊了她一声。

    “太太,您不要多想,里边的这位许小姐,似乎是沈总的初恋情人,她或许是听说沈总要结婚了,才……才为了告别一下过去,强吻了沈总吧?”

    秘书小姐,在旁边小心翼翼的安慰她。

    毕竟,在这个角度看来,怎么看,怎么像是,许蕙在主动了。

    可是,却没人比顾念更加清楚,沈寒越的洁癖程度了!

    陌生人,连亲近他,都很难,更何况,是像这般——这么贴近了?

    此刻,她很想猛地冲进去,狠狠的甩那个女人一巴掌,然后再狠狠的摔门而去。

    可是,这么个想法,只是在她的脑海里来回打转着,真要迈出去,反而没了勇气。

    有气无力的,把手中的食盒,递给一旁的秘书。

    什么交代也没有,就这么有气无力的,推门离开了。

    而这边,因为玻璃门的良好隔音效果,屋里的人,并未听到外边的动静。

    而在门外看着,两人紧贴的脸颊,其实,中间起码,相距的也有一个手掌的距离吧。

    沈寒越只是略微抬了一下头,就觉得,这个距离,隐隐有些不妥。

    漫不经心的,把椅子往后拉了一下。

    直接起身,随意的把西装外套脱下,直接扔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没必要再擦了,等午饭时间过去了,我让杨烁,找人把外套拿出去干洗一下!”

    沈寒越的语气,有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

    说完,就重新走到桌边,指了指办公桌上的那封恐吓信。

    “这封信,虽然和我父亲的字迹,十分相似,但其实,并不是他亲笔所写!”

    许蕙脸上的尴尬,只是一闪而过,就瞬间,把思绪,又重新放在了桌上的信件上。

    “其实,字迹这个,可以找专家鉴定的!”

    仿写的字迹,就算模仿的再逼真,也会很容易被鉴定出来的。

    许蕙这么提议的时候,心口就一直在突突直跳!

    “不用了!总之,这个人绝对不会是我的父亲!但是,他却极有可能,是当初的知情者。如果能找到他,指证秦慕的事情,就指日可待了!”

    沈寒越指着桌上的字迹,眸子微转,声音里,也是说不出的沉重。

    “其实,就算没有找到他,你想对付秦慕,也是小菜一碟的!”许蕙漫不经心的,反问道。

    “我想做的,不是单纯的替父亲讨回公道这么容易,我必须要尽可能的还原事情的真相,还父亲,一个清白!就算商业犯罪的案子已经定了,但是,那个企划案,从始至终,都不是秦氏的手笔,所以,这个清白,我一定要替父亲,讨回来!”

    男人目光坚毅,声音沉稳,每一个字里,都透着一股浓浓的自信。

    一举一动,都是属于上位者,才有的威严。

    许蕙眼神一顿,目光,就不由得,在他的脸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真好,这个男人,似乎比之前,还要优秀!

    这么优秀的男人,和她,简直就是天生绝配!

    至于那个顾念,许蕙可不觉得,她有资格,站在沈寒越的身边。

    也许是想的太入神了吧,眼神里,难免就多了一些,旁的情绪。

    等她再想收回的时候,才发现,沈寒越,正若有所思的,盯着她。

    “寒越,你放心吧,我会尽可能的,和这个病人,多联系的,有什么蛛丝马迹,我会第一时间联系你的——”

    为了掩饰,刚才不得宜的表情,她故作轻松的,交代完这些,就立刻识趣的,要告辞而去了。

    “寒越,我下午,还有工作,就先不打扰你了!”

    语气里,不带任何的留恋,这会儿,原本,就应该是午餐时间了,可是,她连邀请他吃午餐的话,都没说。

    就这么云淡风轻的笑了笑,然后推门出去了。

    看着她坦荡的背影,沈寒越蹙紧的眉头,不由得,舒展了一下。

    也许,刚才她眼神里的一丝情愫,是他的错觉吧?

    若许蕙,对他真的有旁的执念,最起码,也会借此,邀请他共进午餐,才对吧?

    微微摇了摇头,抬腕看了一下时间,嘴角一扬,拿起手边的电话,就拨了过去。

    只是,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挂断了。

    “这个小懒猫,还没起床吗?”

    他并没有多想,只是慢慢放下手机,然后推门,顺着电梯,往员工餐厅的方向,而去。

    至于顾念,塞给小秘书的食盒,早在许蕙推门出去的时候,就自然而然的,从小秘书的手里,接了过来。

    “你去忙吧!记得,今天的事情,不许说出去!”

    恶狠狠的丢下这句话,许蕙就提着食盒一路而下,随手,扔在了楼下的一个垃圾桶里……

    **

    晚饭过后,顾念默默的洗漱了一番,就迅速的,上床休息了。

    和前几天一样,男人,依然没有回来。

    原本,每每想起晚归的男人,她的心里,都是甜蜜居多的。

    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之所以工作这般拼命,也不过是,想尽快忙完手头的工作,好好的空下一些时间,补给她一个不一般的蜜月旅行。

    可是现在呢,她反倒不这么觉得了。

    或许,或许他在和别的女人,见面吃饭呢?

    好吧,其实,两人经历了这么多,沈寒越对她的情感,她不是不知道。

    如果说,沈寒越真的想和许蕙在一起,或许,一开始,就不会娶她吧?

    但心里清楚是一回事,想完全的放下芥蒂,又是一回事!

    翻来覆去,烦躁的睡不着,就随手从柜子上,翻过一本小说,随意的看了起来。

    看了一会儿,她想把这本书的作者,撕掉的心情,都有了!

    妈蛋,这作者有病吧?

    人不是都应该往前看的吗?用这么大的一个篇幅,去描绘初恋,真是够了!

    而且,最后的最后,男主居然回头,又和初恋在一起了?

    没好气的,把书扔到地上,索性,打开电脑,随便点开电视剧,看了一会儿。

    各种剧情,虽然狗血了点,但好在,没了那该死的初恋了。

    可是,这各种各样的第三者,又是肿么回事?

    现在的电视剧,难道没有小三,就演不下去吗?

    烦躁的关了电视,卧室的门,就突然,动了一下。

    接着,一脸疲惫的男人,推门走了进来。

    看到顾念还醒着,似乎一点儿也不例外,而是亲昵的,走到床边,一把把女人揽在了怀里。

    “怎么了?小懒猫,一定是白天睡太多了,要是实在睡不着,不如就……”

    “沈寒越,我很累了!”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她就已经从他那忽闪的小眼神里,觉察出什么了?

    可是,此时此刻,心里的芥蒂一天没解开,她就没办法说服自己,和男人若无其事的,缠绕的。

    苦涩一笑,声音,说不出的冷淡。

    说完,把电脑一关,直接把自己死死的裹在被子里。

    是因为他太忙了,所以这女人,生气了?

    男人草草洗漱完毕,直接往被子里一钻,手,就不老实的,朝女人身上,摸了过去。

    “怎么了?是嫌弃我,太晚回来吗?我保证,等这几天一过去,什么该死的工作,我就统统丢去一边,专心的陪着老婆大人,去游山玩水?”

    说话的时候,手上摩擦的力度,就更大了些。

    眼看着,男人就要翻身而起了,顾念却猛地一转身,眸子里,闪着冷幽幽的光,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瞪着他。

    “该死的工作?沈寒越,我为了接下来的婚礼和蜜月,特意把摄影大赛评委的工作,都辞掉了!还有,所谓的蜜月,又是多久,十天,半个月,还是一个月?沈寒越,你敢把你那该死的工作,彻底丢掉吗?”

    女人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感情,语气里,还带着淡淡的讽刺。

    其实,说出这些话,连她自己都觉得,仿佛是有些无理取闹了。

    毕竟,就以她父母为例吧,似乎工作,并没有怎么影响到两人的感情。

    在这个世界上,能影响到双方感情的,除了金钱,大抵,也只有人了吧?

    可是,她心里就是莫名的,憋着一股子的邪火。

    好似不发泄出来,她就浑身不自在似的。

    以至于说到后来,她自己都不清楚,她究竟说了什么了。

    “念念——”

    沈寒越沉吟了片刻,停下手上的动作,把女人,往怀里,揽了揽。

    “其实,如果你真的想让我为了你,放弃工作,那么,我可以直截了当的告诉你——我乐意至极!”

    男人这句话,声音很低沉,一字一句,都感情充沛。

    顾念扬起小脸,那一刻,心里隐约有些感动。

    澄澈的眼眸,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见他嘴唇微张,就知道,话似乎还没说完。

    “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果然?

    顾念冷笑了一声,就直接,转过身子。

    甚至,就连多余的解释,也不想听了。

    是的,其实男人不解释,她也都明白。

    而且,从始至终,她也没有任性到,需要男人,为她放弃这么多的地步。

    只是,他说句好话,哄哄她,会死吗?

    “念念,我现在,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见女人别过头,他的眼眸一沉,就慌忙解释了一句。

    “我知道的,沈寒越。刚才只不过是开个玩笑!事实上,我没打算,让你为了我,放弃任何东西!我唯一希望,你为我放弃的,是别的女人!”

    顾念背对着他,一字一顿,说的格外的认真,说到后来,似乎语气里,还稍稍有些委屈。

    “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我的生命里,除了你,别的女人,是不可能会闯进来的!”

    男人的声音,缱绻至极,温柔的语气里,却仿佛,带着千钧的力度。

    “那要是,别的女人,硬闯进去呢?你会强制性的,把她赶出去吗?抑或者说,那个女人,在我之前,就已经闯进去了,你舍得把她赶出去吗?”

    在这个问题上,她承认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了。

    但是,她觉得,任哪个女人,看到了下午的那一幕,估计也不可能理智得了。

    “念念,你说的那些可能,都是不存在的!”

    “不存在!沈寒越,你当我是傻子吗?谁都知道,许蕙是你的初恋,却偏偏,只有我不知道?你真以为,我那么好骗啊?还什么普通朋友,你丫骗谁呢?”

    不自觉的,就想起许蕙在医院里,说的一些话。

    当时她就觉得,许蕙和沈寒越的关系,有些太近了。

    现在看来,何止是太近了呢?或许,曾经,那个女人占据的,就是她现在的位置吧?

    真是越想越气。

    特别是现在,这男人,关键时刻,却该死的沉默了起来。

    他这是,在努力的,想着理由呢?

    还是在生气呢?生气她的无理取闹?

    牙齿死死的咬着嘴唇,手掌蜷曲成一团,紧紧的攥在一起。

    半晌,她的耳边,才响起男人,无比轻柔的声音。

    “其实,在我看来,我当时和许蕙的关系,只是披着男女朋友的,普通朋友而已!从始至终,我对她,都没有生出过任何朋友之外的感情,当时之所以,是我和她在一起,不是俞北,只是因为,我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明确的告诉她了,这只是关于一个输赢的问题,因为,只是一个和俞北的赌约!而且现在,她对我,我对她,都不会有任何的情愫!”

    赌约?

    如果这么说的话,顾念倒是记起来了,似乎,在一开始的时候,她之所以知道许蕙,还是最先从俞北的口中,听到的。

    而且,沈寒越这番话,说的诚恳至极,似乎,也不像是旧情未了的样子。

    可是,他对许蕙没有情愫,不代表,许蕙对他没有情愫吧?

    纠结的情绪,已经慢慢的舒缓了一些。

    心情,似乎也比刚才,好了一些。

    “那你们当时,有接过吻吗?”

    “没有!”

    男人回答的格外的斩钉截铁,似乎连一秒,都没有停顿。

    所以就是这样了,之前,什么都没做过,所以现在,那女人,有遗憾了?

    想给青春留点不一样的色彩,于是,就吻了他?

    心里十分的不好受,就好似,自己最喜欢吃的菜,在她不留意的时候,被谁偷吃了一口。

    “沈寒越,以后,不许单独见她!”

    语气里,多少有些赌气的成分。

    说完,女人蒙上被子,就直接阖上眼睛,装睡了。

    因为,被子里的温度有点高,所以,她耳根的那抹潮红,也不是那么明显了。

    半晌,男人温热的嘴唇,才贴着被子,缓缓的,对她说着什么。

    “好的,我答应你!以后我若是和她见面,一定会拉着别人一起的!”

    被子里,回应男人的是一声冷哼。

    顾念能说,她压根,就不想让两人见面吗?

    不过想了想,这似乎,还是有些小心眼了,最终,还是不爽的,把这个话,给咽了下去。

    已是深夜。

    两人闹完小别扭,不一会儿,男人耳边,就响起了一阵均匀的呼吸声。

    男人嘴角一笑,看来,这女人,已经不生气了?

    替她把被子往下拉了拉,把女人往怀里一揽,阖上眼睛,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

    翌日一早。

    顾念,是被床边的闹铃,吵醒的。

    烦躁的抓起闹钟,按掉,继续睡。

    结果,五分钟后,闹钟又一次的,响了起来。

    该死的,她记得,她压根就没有定闹铃,这一下一下的铃声,又是怎么回事?

    烦躁的坐起来,翻了翻手机,这才发现,手机上,居然定了不下于十个闹铃。

    除了第一个,是定的八点钟,备注是,老婆大人的早餐时间。

    其他的,几乎没隔个五分钟,就是一个不同的备注。

    “老婆大人,起床了——”

    “早餐,一定要吃的——”

    “好吃的,在等你喔——”

    ……

    总之,那么多的闹钟,最终也只是想告诉她一件事情——就算是在懒,也不能不吃早餐,否则,会伤胃的。

    不得不说,为了监督她吃早餐,男人,倒还费了不少心思呢。

    嘴角一弯,一个甜蜜的笑容,就漾在了嘴边,可是只要许蕙的影子,从她的脑海,一闪而过。

    那甜蜜的笑容,就瞬间凝固在嘴角,化作一道苦涩的笑意了。

    起床,洗漱,吃完早饭。

    下意识的,就朝沈寒越的公司,赶了过去。

    这次,甚至都没有让任何人带路,而是直接顺着专用电梯,一路往上,直杀入了沈寒越的办公室。

    顺着玻璃门往里看的时候,还有些不敢睁眼的感觉。

    唯恐,会再一次看到,不想看到的场景。

    不过,还好,里边并没有许蕙的身影。

    但是,她却没办法,高兴的起来。

    因为,办公室里,空空如也,不止没有许蕙,就连沈寒越的身影,也没有。

    失落的,往里边张望了好一会儿,这才顺着电梯,怏怏的走到楼下。

    心里,思绪万千。

    各种各样的猜测,轮番上演了一遍。

    终于忍受不了,要打电话过去的时候,韩碧娜的电话,却突然打了过来。

    “小念,你家老公,真是太伤我的心了!准备婚礼现场,那么大的事情,他却拒绝了我的帮忙!呜呜,凭什么薛浩扬可以去,我不可以啊!哼,说来说去,还不是怕我把惊喜,告诉你吗?哼……”

    电话里,是韩碧娜哼哼唧唧的诉苦声。

    “碧娜,沈寒越现在,是去布置婚礼现场了吗?”

    “对啊!我作为准伴娘,居然被他们集体甩掉了!呜呜,太侮辱人了!理由居然是,害怕我的大嘴巴,会提前泄露给你!他们简直太侮辱人了!不行,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夫债妻还!小念,你今天,一定要替沈寒越,好好的,补偿我一把!”

    韩碧娜说到后来,话锋一转,明显是想趁机敲诈的节奏了。

    “好哇,反正我今天也无聊,怎么补偿,你说吧?”

    “那好,你赶紧来时代商厦!陪我一起shopping,完了,还要请我吃一大堆一大堆的,好吃的!”

    韩碧娜说的有些咬牙切齿,很明显,她今天除了被沈寒越拒绝,估计,还被薛浩扬,好一顿奚落吧?

    “好的,我这边,刚好离时代商厦不远!”

    其实,顾念今天,倒还有点感激韩碧娜呢。

    要不是,韩碧娜突然打电话过来,她要不,就还在那里,独自钻牛角尖呢。

    要不,就是打电话过去,和沈寒越好一通争执了吧?

    揉了揉肿胀的额头,决定,什么也不想了。

    直接打了一辆的士,就直奔目的地而去了。

    顾念下车的时候,韩碧娜,正在那里,翘首以盼呢。

    一看到她,就趁机往她的身后,偷瞄了一眼。

    “咦,薛浩扬手下的那几个讨厌鬼,没一起跟过来?”

    “恩,昨天,他们就被薛浩扬,叫回去了!或许,是沈寒越的意思吧?”

    韩碧娜听了,这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恩,或许是因为危险,解除了吧?”韩碧娜,随意接了一句,拽着顾念的胳膊,就要往商场里走。

    “等等——,看你的意思,怎么好像是,知道点什么的样子!韩碧娜,你还学会隐瞒了!快老实交代!”

    顾念冷冷的瞪着她,声音是说不出的严厉。

    从小到大,韩碧娜就从来没能隐瞒住任何事情,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在顾念的再三逼问之下,张了张嘴,就把所知道的情况,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其实,沈寒越那边的情况,我不清楚!就说顾大哥这边吧,前段时间,貌似,一直有人在鬼鬼祟祟的,调查着顾大哥,后来,细查之下,才发现,只是竞争对手的提前摸底而已,我想,或许沈寒越这边,应该也是类似的情况吧?”

    其实,韩碧娜对一切,都关心甚少。

    而且,以她的资质,也没有参与许多事情的资格。

    所以,知道的始终很有限。

    不过,她这样的分析,却也靠谱。

    当时,沈寒越找人严格的把她看管起来,确实是害怕她会遭遇危险,而这些天过去了,事实证明,任何危险,都没有。

    所以,也放松了警惕吧?

    “对了,我父母之所以,紧急回去,也是生意上,被别人钻了空子吗?”

    “恩,对的!”

    韩碧娜点了点头。

    见顾念的表情,有些凝重,这才嘻嘻哈哈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喂,发什么呆呢?就凭顾叔叔的手段,什么样的竞争对手,都得靠边站!所以,就不用担心后天的婚礼了,叔叔和阿姨,一定会准时出现的!”

    说完,揽过顾念的肩膀,就一起,朝着商城里,走了过去。

    韩碧娜的战斗力,简直好的惊人。

    两个小时以后,顾念都累的,小腿肚子直抽筋了,她却依然拽着顾念,一个店一个店的,乱逛着。

    直到顾念,揉着饥肠辘辘的小腹,指了指腕上的时间。

    韩碧娜这才嗷的一声,摸了摸她的小肚子。

    “你不提醒我,我都忘了,我饿了!”

    韩碧娜说话,一向比较没逻辑。

    顾念此刻累的,都懒的取笑她了。

    拽着她,就往商厦五楼,最近的一个餐厅,走了过去。

    这是一家中档的意大利餐厅,又是饭点。

    人虽然不多,但也不算少,好在不用等位置。

    两人随便找了一个位置,落座,顾念先是,喝了几口水,就有气无力的,用手肘顶着桌子,等着上菜了。

    眼眸正翘首,朝一边的过道,张望着。

    眼神的余光,就恰好,看到了沈君美的身影。

    原本,正要移开目光的,和沈君美一起吃饭的女人,却突然站了起来,然后,头还有意无意的,朝这边,转了一下。

    虽然,她很快,就站起身子,和沈君美一起往厕所那里,走过去了。

    但是,这极短的时间,顾念还是看清楚了她的面貌——这女人,不是许蕙,又是谁呢?

    她没记错的话,在病房的时候,沈君美还因为俞北对许蕙,百般不友好呢。

    这一下,变化的也太快了吧?

    下意识的就站起了身子:“碧娜,我去一下厕所!”

    说完,就鬼使神差的,朝着两人的影子,追了过去。

    顾念,一靠近厕所,就听到了俩个人,正站在洗手台,一边补妆,一边随意的,聊着什么?

    “许蕙姐,其实我觉得,只要你和我哥坦白,那个顾念,保准要靠边站!怎么样,要不要我今晚,帮你们定个酒店,然后你们趁机好好谈谈!这样,我哥也能更快的考虑清楚,他究竟要不要和顾念结婚了?”

    沈君美补完妆,就站在许蕙的旁边,然后举着手机,佯装一副,要打电话的模样。

    许蕙并没有阻拦,只是,不经意的淡笑了一声。

    “这样不好吧?毕竟,寒越和顾念,可是领了证的。”

    她虽这样说,但话里,却没有任何抱歉的意思,更没有要阻止,沈君美的意思。

    直到一转眼,不小心看到了顾念,她这才表现出一副惊慌的样子。

    “顾小姐,你千万不要多想啊!刚才,都是君美这丫头,在和我开玩笑呢?”

    “不碍事!这边是厕所吗?反正,我就只当,不小心听到两只苍蝇叫了呗!”

    说完,直接绕过许蕙,朝厕所里,走了过去。

    不过,路过沈君美的时候,却直接被她,不依不饶的,拽住了手腕。

    “顾念,你得意什么?哼,既然你听到了,我也不瞒着你了!实话告诉你吧,许蕙姐,才是我哥的女朋友!我哥就算是要结婚,也会是和她,而不是你!不信,就走着瞧吧!”

    说完,就当着顾念的面,在通讯录那里,滑动了一下。

    当名字,停在“哥哥”上的时候,就当着顾念的面,直接拨了出去。

    “喂,哥,你在忙吗?对了,我这边已经定好酒店了,我觉得,你和许蕙姐之间,需要好好谈谈?你觉得呢?什么?你同意了?好的,那我这就定酒店……”

    说完,就按断电话,得意洋洋的睨了顾念一眼。

    “顾念,我哥已经同意了!”

    从始至终,顾念都冷眼旁观着一切,等沈君美说完了,这才冷冷一笑,反问了一句。

    “怎么?演完了吗?”

    沈君美的眼神里,倏地,闪过一丝慌乱。

    随后,就很快镇定了下来。

    “顾念!你什么意思?你觉得,一切都是我在自导自演是吧?你觉得,我刚才拨打的电话,压根就是空号是吧?”

    沈君美恼羞成怒的瞪着她,大声的质问着。

    顾念的嘴角,划过一抹讽刺的笑意:“沈君美,我可没这么说!一切,都是你自己承认的!”

    挑衅的睨了她一眼,就又顺势,瞄了一眼许蕙。

    许蕙尴尬的一笑:“君美,我刚想起,那边还没结账,我这边,先过去一下吧!”

    不知道这个女人,找了沈君美这么一个猪队友,是不是后悔了。

    抑或者是,嫌弃几人在这里争执,太跌份。

    总之,还没等到沈君美的回答,就直接扭着腰肢,走了。

    “你——你——”

    被顾念挑衅的一瞪,再加上许蕙的离开,沈君美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你——”了半天,这才想起什么似的,得意一笑。

    “顾念,你不相信是吧?信不信,我现在就当着你的面,亲自打去天临酒店,定个房间呢?如果想确定,你今天晚上,亲自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说完,她就得意洋洋的睨了顾念一眼,见顾念的脸色,一点点阴沉了下去。

    这才又继续说道。

    “其实,你只是不想承认而已,所以,才觉得我是在演戏!可是怎么办呢?我刚刚打的电话,确实是我哥的,而他也同意,要和许蕙姐好好谈谈了。你说你,不赶紧自动自发的离开,难道还等着,像乔雅姐一样,在婚礼当天被我哥当着所有人的面,给抛弃掉吗?……”

    “放屁!你丫有本事,把电话重新拨通,让我亲自验证一下,那边的人,到底是不是沈寒越?”

    沈君美正说的起劲儿,韩碧娜,却突然从墙角那边冲了过来,一把夺过沈君美的手机,就要回拨过去。

    沈君美只是一愣,就迅速和韩碧娜争抢了起来,看那架势,分明是害怕会被韩碧娜回拨过去呢?

    顾念阴沉的脸色,稍稍恢复了一下。

    如果刚才,她只是怀疑沈君美故意在她面前自导自演,基本上到现在,她算是已经彻底确定了。

    “碧娜,放手吧!”眼见着,来往上洗手间的人,已经朝这边渐渐聚拢了起来。

    顾念,冷喝了一声。

    趁韩碧娜愣神的时间,拽着她的胳膊,就朝餐厅那边走了过去。

    一路上,她脸上的神情,一直很淡然,落座之后,就直接拿起刀叉,对着餐桌上的美食,大吃特吃了起来。

    可韩碧娜,却没心情,再吃下去了。

    她小心翼翼的看着顾念,然后拿起桌边的纸巾,就递了过去。

    “小念,吃慢点!我们又不赶时间!”

    在韩碧娜的连番提醒下,顾念终于放慢了进餐的速度。

    从刚才略显粗鲁的动作,也转而变得优雅起来了。

    韩碧娜这才敢,小心翼翼的追问刚才的事情。

    “小念,我见你一直没出来,就进去找你了,谁知道……算了,不说了,总之,我是不相信沈君美那贱人的!我看她分明就是故意的,上次毁你婚纱不行,现在,却又来了这么恶心的一出,真不知道,那个许蕙,究竟给了她什么样的好处?……”

    从头到尾,都是韩碧娜,在喋喋不休的,安慰着什么。

    而顾念的注意力,一直都专注在食物上了。

    木着一张脸,似乎韩碧娜的话,她一句也没听到似的。

    韩碧娜说了半天,这才泄气的,叹了口气。

    抓起桌边的柠檬汁,干脆直接把吸管拿掉,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其实,不是许蕙给了她什么好处!而是,在她的眼里,我带给她的,都是无止尽的坏处!”

    就在韩碧娜以为,顾念已经把自己彻底沉浸在食物里了。

    她却突然开口了,声音不冷不热,但分明就带了一丝淡淡的惆怅和无助。

    有时候,她自己都没办法想明白——沈君美对她那深重的厌恶,究竟是为了什么?

    如果不是沈君美,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她和沈寒越的感情。

    那么就算沈君美每次见到她,都是恶语相向,她也懒得在乎。

    只是,现在……

    “小念,你放心吧!沈寒越今天要是会过去,我韩碧娜三个字,就倒着写!哼,除非,她们背地里耍手段,否则,沈寒越,怎么可能会过去?”

    耍手段?

    好吧,顾念其实,自始至终,都没怀疑过沈寒越。

    但是心里,始终就是有些不安。

    这会儿,经韩碧娜一提醒,她终于知道,这不安,是源于哪里了?

    因为,她压根对沈君美和许蕙,就一百个不放心!

    而且,刚才沈君美,明明是在演戏,但被她戳穿了以后,却还是一脸自信的挑衅着她?

    这不是她背后已经搞好了小动作,又是因为什么呢?

    “小念,为了避免沈君美会耍什么手段,要不今晚,你就主动把沈寒越,约出来吧?哼,到时候,我看沈君美,还怎么使坏?”

    见顾念被自己说动了,韩碧娜似乎有些得意。

    努力咽下了口中的饮料,一转眸,就想出了这么一个对策。

    “碧娜,你这笨脑瓜儿,终于聪明一次了!”

    顾念伸出手指,在她的头上,轻轻敲了一下,拿起桌边的手机,就往沈寒越那边,拨了过去。

    “喂,小懒猫,有没有准时吃早饭?”

    电话一拨通,听筒那边,就传来了沈寒越略带宠溺的语气。

    韩碧娜,一边八卦的,把头往顾念那边靠过去,一边贼兮兮的,发表着她的看法。

    “我就说沈君美那贱人,在装腔作势了?看吧,这才是沈寒越的正确打开方式!”

    “去!”

    顾念握着听筒的手,往旁边,移了移,就没好气的,把韩碧娜的头,一把推开了。

    “寒越,我现在和碧娜在时代商厦呢!我们下午可能还会多呆一会儿,你那边结束了,晚上过来接我吧?”

    “好的,我这边会尽快结束的!”

    沈寒越,回答的很是干脆。

    顾念在那边,似乎还能听到薛浩扬的声音。

    “喂,寒越,都老夫老妻了,还那么腻歪呢!你丫快来干活啊?否则,晚上铁定忙不完了?

    听着那边的声音就知道,沈寒越一定是在帮着布置现场了。

    听到薛浩扬的叫嚣,似乎,还生怕顾念会发现似的,此地无银的解释了一句。

    “今天中午浩扬来找我谈工作,就留他一起吃饭了!”

    既然,沈寒越暂时不打算告诉她,索性她也不戳穿了。

    “恩,好的,那你好好吃饭喔!”

    挂断电话的时候,顾念的脸色,整个都已经舒展开了,脸上还挂着一抹甜甜的笑意。

    下午,先是和韩碧娜又到处逛了逛,见时间还早,索性两人又去看了一场超长的大电影。

    顾念,是睡到电影散场的。

    迷迷糊糊的,被韩碧娜拽着出来的时候,往窗外只是瞄了一眼,才发现,外边的天色,已经渐渐的黯淡了下去。

    和韩碧娜一起走出商厦的时候,手里的手机就适时的响了起来。

    “喂,寒越,你到了吗?”

    她一边对着听筒说着话,一边在商厦的门口,努力张望着。

    可听筒里,传来的却是薛浩扬的声音。

    “大嫂,寒越临时有点事情,就派我过来接你了?对了,我还有五分钟到达,你……”

    薛浩扬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念狠狠的摁断了。

    “怎么了?沈寒越说什么了?”

    见顾念的脸色,陡然沉了下去。

    韩碧娜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就慌忙拽着顾念的胳膊,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碧娜,我们进去,继续看电影吧!”

    除了脸色有些不好以外,其他倒没什么异常,而且声音也出其意料的平静。

    可是,越是如此,韩碧娜却觉得,肯定有事!

    趁顾念买票的当口,就把电话拨到了薛浩扬的手机上。

    “喂,我问你,那个沈寒越,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到底去哪儿了?是不是去了天临酒店?还有,他去见谁了?……”

    韩碧娜一股脑的,问了一堆,语气里是说不出的愤怒。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