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章 别有用心的心机婊?!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5:08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提前结束了一上午的工作。

    沈寒越,低头抬腕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微蹙了蹙眉。

    竟然已经是下午一点钟了?

    想着下午,和顾念的约定,也顾不上吃饭了,随意把西装往胳膊上一搭,就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寒越,忙完了吗?”

    原本,那个娇小的身影,正怏怏的倚着门框,无聊的用脚掌一下一下的,在地上画圈呢。

    一看到男人出来,怏怏的神情,立刻就一扫而空了。

    而是,转而换上一副笑脸,喜滋滋的迎了上去。

    男人眉头微展,粗粝的手指,稍稍捏了捏她的脸颊。

    “来多久了?怎么不进去呢?”

    眸子里,分明带了几丝宠溺和心疼。

    “还不是怕耽误了你工作吗?对了,听杨烁的意思,你好像还没吃饭,走吧,我已经嘱托他把饭菜拿到小会议室里去加热了,我陪你去吃饭吗?”

    男人舒展的眉头,猛地一蹙,就心疼似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你还没吃饭?”语气里,带了些许的责备。

    “我在家吃过了,打电话给杨烁,听他说,你很忙,中午甚至都没让叫餐,所以,就特意打包了这份,带过来的!”

    听他这么说,他眼里的责备意味,才稍稍的收敛了点。

    温柔的揽过女人的左肩,一起推门,落座。

    杨烁把温过的饭菜,已经一字在小会议桌上,摆开了。

    甚至连餐具,也替沈寒越摆好了。

    见两人进来,微笑着点头,就在沈寒越的示意下,先出去了。

    男人咀嚼的速度很快,吃的也稍稍有点赶。

    可饶是如此,他突然加快的速度,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唐突。

    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都是说不出的优雅和贵气。

    女人用手拖着腮,静静看了他好久,才发现他不知不觉,正一点点加快的速度。

    调皮的凑过去,一把捏住了他的鼻子。

    “沈寒越,慢点吃,婚纱又不会跑?”

    “咳咳——”

    可能是因为女人突然的小动作吧,一个不留神,男人就被呛到了。

    顾念慌忙替他找纸巾,又手忙脚乱的,帮他顺了下气,这才好了些。

    之后,在顾念的强制要求下,男人就不得不放下了吃饭的速度。

    等两人到达婚纱店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下午三点左右了。

    这次的伴郎,分别是俞北和薛浩扬,伴娘这边,就是韩碧娜和沈君美了。

    其实,最初定的,只是薛浩扬和韩碧娜。

    若不是沈君美吵着闹着,非要做伴娘。

    伴郎那里,也不会,多了一个俞北的。

    因为,约好的下午一点左右过来试衣服。

    除了沈寒越和顾念,姗姗来迟以后,其余的人,差不多都已经试完了衣服。

    等待之余,甚至,韩碧娜,还开始煞有介事的,试起顾念的婚纱了。

    她虽然和顾念的身材相近,但是其实,她的背部稍稍宽了一点。

    和顾念比着,其实个头,也稍稍的高了一点。

    好容易顺利把身体塞进婚纱,一瞥到沈寒越那杀人的目光,神色一顿。

    就立刻讪笑着,要往试衣间里,跑。

    “小念,我就是一时心痒而已,马上!保证马上就换下来!”

    婚纱,原本行动就不是很方便,又加上,韩碧娜的动作幅度,稍稍有点大。

    一旁的店员,一个没扶稳,她就四丫八叉的,栽倒了下来。

    摔倒在地的时候,她的手,还在努力的攥着一边的裙角。

    因为过度紧张,身上一使劲,直听到“嘶——”的一声,就是衣服被扯坏的声音了。

    “真是丑人多做怪!身材那么差,没事试什么婚纱嘛,丢人!”

    沈君美,原本就和韩碧娜不对付,再加上,遭到毁坏的,是顾念的婚纱。

    此时她的小神情,就别提有多得意了。

    那副幸灾乐祸的嘴脸,韩碧娜只是瞄上一眼,就恨不得,狠狠的给她一拳。

    把这不想看到的一张小脸,彻底的给击碎。

    见沈寒越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旁边的店员,一边忙不迭的道歉,一边急忙上去,想要扶韩碧娜起来。

    “等等——我起来之前,总要先搞明白一件事情吧,刚才,是谁偷偷朝我小腿上踹了一脚?”

    韩碧娜,气嘟嘟的坐在地上,视线,一直注视着沈君美的方向。

    也不怪,她会怀疑沈君美了,因为她摔倒之前,沈君美站立的位置,实在是太过于微妙了。

    甚至两人之间的距离,比旁边的店员,还要近那么一点。

    见所有的视线,瞬间转移到她的身上,沈君美的脸上,非但没有任何的不安。

    反倒,还睨着韩碧娜,不由得冷笑了几声。

    “韩碧娜,你能别推卸责任了吗?说我踹你?怎么?你身后难道还长了眼睛不成?”

    说着,眸子一转,就狠狠的,朝旁边的几个店员,看了过去。

    “你们,有看到我抬脚吗?”

    “没有!”几个店员,面面相觑了半天。

    秉承着谁也不得罪的原则,全都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韩碧娜,做错了事情,就要勇于承认……”

    沈君美得意一笑,冷哼了一声,就稀里哗啦的,丢了一堆的风凉话。

    “够了!”

    沈寒越,冷眼旁观了半天,终于,厉声叱喝了一声。

    闻言,沈君美立刻紧闭上嘴巴,再也不敢多说一句了。

    而韩碧娜,充满歉意的,望了顾念一眼,就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

    这件婚纱,好歹是沈寒越,亲自征询了顾念的意见,找人为她量身打造的。

    突然弄坏了,顾念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舍的。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只想知道,还有时间修补吗?”

    韩碧娜已经很内疚了,这个时候,顾念也不想再责备她什么了。

    而是,试探似的转身,询问了一下旁边的店员。

    “可以的,不过加上来回空运和修补,需要花费一个周的时间,不知道,顾小姐这边,还来得及吗?”

    专门定制的婚纱,至于修补,自然要有这件婚纱的设计师,亲自执笔了。

    眼看着三天后,两人就要举行婚礼了,这么算下来,无论怎么着,时间都是不够了。

    顾念眸子黯淡了一下,半晌,这才强颜欢笑的,弯了弯嘴角。

    “店里还有没有类似的婚纱,要不,我就……?”

    顾念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沈君美着急着打断了。

    “婚礼,是一辈子一次的事情,怎么可以将就呢?大嫂,其实在我看来,反正你们也已经领过证了,至于婚礼,也不差这一天两天的吧?”

    沈君美的眉头,皱了皱。

    话里话外,都是一副,在诚心帮顾念考虑的意思。

    可是,想起这两天,她突然转变的态度,顾念又怎么觉得,她真的是好心规劝呢?

    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似乎马上,就有事情要发生似的。

    坚定的咬了咬牙,就一脸决然的,看向了沈寒越。

    “寒越,我不打算推迟婚礼!”

    说完,眸子垂了垂,手心,还死死的攥在了一起。

    男人伸手,努力的,把女人在往他的怀里,靠近了几分。

    眼神,在看向她的时候,突然收敛了所有的怒气,而是转而,换成了一种任谁看到了,都会动容的,温柔神色。

    “你只要觉得不委屈,就好!总之,我都听你的!”

    一旁的薛浩扬,嘴唇大张,似乎很不敢相信的样子。

    毕竟,他几时见到沈寒越,说过这样的话呢?

    不,不但没从他嘴里,听到过类似的话,甚至,连类似的温柔深情,他都没见过。

    这一刻,他已经彻底的风中凌乱了。

    心里,甚至在暗中的奇怪——这爱情,真的是这么奇妙的一件事情吗?

    各人,都神色各异的时候,只有俞北,不动声色的,站在几人身后。

    脸上没有任何的神色,俞北从始至终,似乎都像是一个局外人一般。

    眼看着沈寒越就要陪着顾念,去重新挑选婚纱了,他这才一把拦了下来,然后,转身,指了指韩碧娜。

    “不用去选了!弄坏的婚纱,并不是丹尼斯大师的杰作,只是店里类似的款式而已……”

    听他这么说,沈寒越,这才把注意力,朝韩碧娜的身上,瞄了一眼。

    不得不说,刚开始,所有人都在纠结于,婚纱损害之后的解决策略了,从始至终,都没有真的,多打量几眼的。

    这次,听俞北这么说,原本还满脸愧疚的韩碧娜,这才一股脑的,从地上坐了起来。

    看她的神情,似乎也是知情者。

    刚才,之所以慌乱,之所以内疚,看来,也是因为和俞北提前串通好了?

    她整了整裙摆,得意的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这才亲昵的,朝顾念的方向,凑近了几分。

    “小念,像婚纱这么庄重的东西,就算是我想穿,肯定,也要等你的婚礼结束了之后呀?现在,你都没穿呢,我怎么敢?”

    面对顾念的时候,语气里隐隐有些小女生之间,撒娇的意思。

    但是,等她转眸,再看向沈君美的时候,神色立刻就变了。

    灼灼的眼神,恨不得,能瞬间喷火,烧死沈君美不可。

    “喂,沈君美,事到如今,你还要继续装下去吗?其实,早在小念过来之前,你就想打婚纱的主意了吧,要不是无意被我识破了,恐怕婚纱,老早就毁在你的身上了。哼,我们这么做,也不过是等你上钩而已,毕竟刚才的一幕,俞北,可都偷偷用手机记录下来了呢……”

    沈君美瞬间面如死灰。

    嘴唇还微微的哆嗦着。

    特别是,同时接收到俞北和沈寒越,质问的眼神之后。

    整个身子,都开始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沈君美,你又想干什么?”

    质问的眼神,一点一点的变冷,整个面部,都一点一点的阴沉了起来。

    “我……我……反正,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当时并没有想怎么样,也不过是和韩小姐一样的心情,见到漂亮的东西,想近距离的,触摸一次而已,至于刚才的抬脚,也是因为临时碰到韩小姐摔倒,担心婚纱受损,想要扶她一把,可是没想到太急了,所以一时站立不稳,就无意识的,抬了一下脚!呜呜……总之,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沈君美还没开始说话的时候,眼泪就已经止不住的,往下滑落了。

    这会儿,说话的时候,声音里已经隐约带些哭腔了,听起来,很是诚恳。

    又加之,她最近这一段时间,表现确实不错。

    男人微微蹙了蹙眉头,似乎已经陷入了两难的境况。

    “不用了,或许,她真的是无心的!”好好的来试个婚纱,她也不想太扫兴,稍稍拽了拽沈寒越的胳膊。

    对着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追究了。

    只是,顾念,可不是圣母。

    类似的使坏,有一次就够了,等到婚礼上,她可不想再遭遇类似的情况了。

    “不过,我觉得君美,还是比较适合去前厅,招呼客人!好像A市大大小小的婚礼上,也没有让小姑子,做伴娘的先例——”

    “哥,你可是答应我的——”

    沈君美也不是非要做伴娘,只是,她不做,俞北的伴郎身份,也已经确定了的。

    若是,让她看着俞北身边,站着别的女人,无论如何,她也不愿意。

    再者,因为这个事情,俞北对她,似乎不如之前那般热络了。

    都说婚礼上,伴郎和伴娘,是最有希望擦出火花的,若是在俞北对她心存芥蒂的时候,被别人捷足先登了,她一定会懊丧死的。

    心里面,翻滚着这样,那样的可能。

    愈想下去,就愈加的急躁了起来。

    只是一转眼,看到沈寒越,那冰渣似的眼神,她浑身一凉,就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了。

    等沈寒越和顾念,相继去试衣服了。

    她这才垂着眼眸,小心翼翼的,朝俞北的方向移了过去。

    看到俞北眼神里,那明显的嫌弃,她的眼泪,又止不住的,掉落了下来。

    “俞北哥哥,你误会我了,刚才的一切,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一脸凄然的抹着眼泪,想到俞北这截然不同的态度,心里,就隐约有些悔恨了。

    倒不是悔恨她做了这般的错事,而是悔恨,为何要因为嫉妒,就多此一举呢?

    毕竟,今天的这些小举动,除了尽力拖延婚期,是她接收到的任务,别的,可都是她自作主张的举动呢?

    “俞北哥哥……”

    她又准备开口解释。

    不料俞北却直接冷漠的,和韩碧娜一起,朝着休息区那里,走了过去。

    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还特意避开了她的身体。

    就好似,和她靠近一点,就能沾染上什么污秽物一般。

    陡地,她就又想起了,曾经那个昏暗的地下车库,以及,那里发生的一切肮脏事情。

    整个人的情绪,也猛地,激动了起来。

    “俞北,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如果说,方才的啼哭,还在乎着形象呢,这一刻,她连形象,都已经不在乎了。

    没有了小心翼翼的揩拭,汹涌的泪水,冲刷着睫毛膏和眼线,瞬间就把她的小脸,给弄的一片狼藉了。

    她的声音里,也是说不出的委屈。

    更是不顾店员讶异的神情,直接冲过去,就拽住了俞北的衣袖。

    “俞北哥哥,明明之前,你不是这样的,明明之前,你都会听我解释的,而且……而且……”

    她一边抽噎着,一边细数着俞北,之前对她的体贴。

    “君美——”

    俞北最见不得女人哭,见她哭成这样,又想着他前段时间,不管目的如何,终究还是利用了她。

    所以,不免有些动容,声音,也没有这般冷漠了。

    “恩。”

    沈君美止住哭泣,立刻欣喜的抬起头,不住的对俞北点头。

    小眼上,眼巴巴的看着他,似乎,在等着他接下来的安慰。

    不过,安慰的话,始终没等来。

    俞北勉强张了张嘴唇,酝酿了好一会,这才语重心长的,警告了她一番。

    “君美,如果,不想让我看不起你,就好好的把心思,放在别的地方吧!如果,你再这么死揪着小念不放,我想,就算是顾家和寒越放过你,我也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此刻的他,对沈君美似乎还有些小小的期望。

    还妄想着,可以以一己之力,说服沈君美改过,甚至主动向他坦诚一切。

    所以,说这些的时候,眼眸一直很温柔,语气还很柔和。

    微眯的眼眸里,还闪烁着一丝丝的小期待。

    只是遗憾的是,沈君美自始至终,都不愿意看到这些,她执拗的,就只愿意看到和听到,直观上的一切。

    而她直观上的感受就是——俞北是因为顾念,才会这般对待她的?

    原来那么多的柔情,只要牵扯到顾念,立刻,就会消失不见了?

    她心里呵呵冷笑了几声。

    垂下眼眸,努力的收回所有的悲伤情绪,转而换上了一副平静的面容。

    “俞北哥哥,如果你觉得,我一直在死揪着大嫂不放,那就这么以为吧!”

    说完,趁俞北楞忡的时候,使劲踮起脚尖,就往俞北的耳边凑了凑。

    “如果这个,就是你所谓的惩罚,那么我告诉你,俞北哥哥,你做到了!因为,看到你这样对我,我的心里,比什么都要难受!不过,以后,恐怕就没这么容易了!……”

    小声说完这些,微微侧开身子,就一路踉跄着,朝门口的方向,走了出去。

    “那个讨厌的女人,刚才说了什么?”

    等沈君美走远了,韩碧娜,这才八卦似的,凑近俞北,小声问了一句。

    说了什么吗?似乎,除了对他的痛诉,后边的那个,应该是威胁了吧?

    只是,她背后的人,究竟给她画了什么样的大饼,可以让她这般的自信呢?

    这一刻,俞北的心里,就隐隐有些担忧起来了。

    若有所思的抬眸,就郑重的,看了韩碧娜一眼。

    “没什么。对了,韩墨最近究竟在忙什么?我让他追踪的东西,还没查到吗?”

    知道他不想说,韩碧娜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索性也不问了。

    “这个啊,我也不清楚,等这边结束了,你亲自过去,看看吧!对了,顺便把血玫瑰拽来,做伴娘吧,凭着她的身手,万一婚礼上,有人整出什么幺蛾子,也好对付点……”

    “恩,我正是这个意思!”

    俞北,颇为赞同的点点头,就静候着,换好婚纱的女人,从试衣间里,走出来了。

    而此时,沈寒越,已经换好衣服,从试衣间走了出来。

    此时,他脸上的神情,尤其的郑重。

    也不管女人穿婚纱的时间,是不是比较漫长。

    从始至终,脸上都漾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独自站在试衣间的门口,等待着顾念出来。

    就连店员特意帮他摆好了椅子,他都没有立即做下。

    自始至终,右手都微微上抬着,只等着女人一出来,就立刻,绅士的把她挽在手心。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顾念,终于在店员的簇拥下,缓缓走了出来。

    洁白的婚纱,式样十分的简单,不同的是尾翼的设计,很是新颖独特,两边,都稍稍向上扬起,加上底部镶嵌的碎钻,再配合上她脖子上的一条红宝石项链。

    在灯光的映衬下。

    尾部熠熠闪耀的光芒和女人颈间的红宝石,遥相呼应着,就仿若是一只,展翅待飞的蝴蝶一般,美丽的不可方物。

    就连一边的店员,都不由得惊呼了起来。

    “顾小姐,可真漂亮!”

    她们惊讶的张着嘴唇,似乎,除了“漂亮”这个词语,再也想不出别的词出来了。

    韩碧娜,也飞快的,从休息区,朝这边飞奔而来。

    “小念,我都快不认识你了!哎呀,看着你的样子,我也想结婚了!”

    “不会吧,你这么彪悍的妹子,就算是想嫁,谁又敢娶呢?”

    薛浩扬的嘴,一向比较损。

    特别是面对韩碧娜的时候,就更是把她的毒舌,用到了极致。

    甚至,都开始拿顾念现在的婚纱,和韩碧娜方才的婚纱,做了一番对比。

    当然,对比的结论就是——不是那件类似的婚纱,有多么的差劲儿,而是刚才那个穿婚纱的人,忒差劲。

    他这,分明就是拐着弯的,在损韩碧娜呢。

    韩碧娜柳眉一瞪,指了指沈寒越,又指了指薛浩扬,也学着他的语气,批驳开了。

    “这同样是西装,只是,穿的人不一样,差距怎么这么大呢!特别是,你的西装上边,还配了一条宝石蓝的领带,简直就穿出了乡村企业家的典范啊!喂,今年承包鱼塘的那个谁谁谁,不会,就是你一母同胞的,双胞胎兄弟吧?”

    韩碧娜损起人来,逻辑稍稍有些混乱。

    不过,却还是把薛浩扬,气的直跳脚。

    于是,两个人此时,也没了别的兴致,在这大好的时刻,就把所有的专注力,用到斗嘴上了。

    顾念无奈的摇了摇头,索性就把视线转移,对着镜子,照了又照。

    沈寒越的嘴角,自始至终,都噙着一丝淡笑。

    一只手,挽着女人的胳膊,幽潭似的双眸,始终,都紧跟着女人的一举一动。

    好似生怕一个不留意,这美丽的女人,就真的如蝴蝶一般,展翅飞走似的。

    当然,这么注视着顾念的,除了沈寒越,还有一旁的俞北。

    只是不同的是,俞北的笑容里,却似乎带着一丝淡淡的苦笑。

    特别是两人站在一起,那和谐的画风,以及,一举一动里,都透着甜蜜的互动。

    深深刺伤了俞北的眼睛。

    他努力的扬了扬下巴,似乎才勉强控制住,没让眼角那抹闪烁的东西,掉落出来。

    努力酝酿了许久的情绪,这才缓步上前,脸色平静的,看着这个,已经从他的生活里,彻底飞出去的女人。

    “小念,恭喜你了!”

    说完,手臂张开,就要朝女人伸过去。

    趁顾念还措手不及的时候,便已经瞬间抱住了她。

    “放开!”

    沈寒越方才的温柔,瞬间一扫而空,声音阴寒冷戾,看向俞北的神情,就好似是在看着一个误闯进他领地的侵略者似的。

    原本要放开的手,顿了一下。

    俞北硬是多抱了一会儿,这才一脸笑意的,松开。

    “这只是身为朋友的祝福而已,寒越,你有必要,这么小气吗?”

    俞北似笑非笑的睨着他,脸上的表情,反而有些故意为之的味道了,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这挑衅的神情,瞬间就把沈寒越的火气,给激了出来,脸色,阴沉的可怕。

    把女人一把拽进怀里,双手护的死死的,然后抬眸,挑衅似的回望了俞北一眼。

    那模样,好似是在誓死捍卫,他最宝贵的珍宝似的。

    感受到怀里女人的挣扎,这才发现,似乎他揽的力度,稍大了一点。

    这才迅速让胳膊之间的缝隙,松动了些。

    “沈寒越?”

    顾念好容易,勉强透了一口气,双手扶在男人厚实的胸膛上,抬眸,好笑的朝男人脸上,看了过去。

    “沈寒越,你这样,很幼稚!”

    幼稚?

    其实,在所有的举动,一连贯的做完以后,他只瞄了一眼,薛浩扬那不怀好意的窃笑。

    就知道,他们是在笑什么了?大抵,就是在嘲笑他的幼稚吧?

    可是,幼稚他也认了。

    总之,他看着俞北,那欠扁似的笑,就恨不得,能狠狠给他一拳。

    这男人,分明就是在挑衅他的底线嘛!

    “小念,看到寒越的举动,我就放心了!看样子,这家伙心里对你的在乎,并不比我少嘛!”

    明明是调笑的语气,嘴角,却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的惆怅。

    “俞北,不要妄图拿我——去和你做比较!”

    沈寒越不爽的睨了他一眼,很显然,还在因为俞北刚才的举动,在耿耿于怀。

    “寒越,作为兄弟,我能像俞北一样,表达一下祝福之意吗?”

    薛浩扬的性格,原本就属于欠揍型的,越是碰到这种时刻,越是想要,趁机凑个热闹。

    双臂一伸,就朝着顾念这边扑了过来。

    不过,半路,却直接撞到了一个硬实的胸膛,这力度之大,撞得他,直想落泪。

    一抬头,迎上的就是沈寒越,阴冷的目光。

    “身为我沈寒越的朋友,你这个拥抱,是不是,方向打错了?”

    面对这样**裸的威胁,薛浩扬只是楞了一刻,就忙不迭的点头。

    而韩碧娜,作为唯一一个,可以和顾念正面拥抱的人。

    得意的和顾念抱了一下,就立刻幸灾乐祸的,睨了一眼薛浩扬,以及俞北。

    紧接着,耳边,就满是薛浩扬和韩碧娜的斗嘴声了。

    搁着平时,沈寒越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这过分的吵闹了。

    可是,现在似乎一切都不一样了。

    这些吵闹的朋友,不管心情如何,起码,也算是变相的,在为他们,而高兴了。

    试完衣服,男人先把顾念送回去,就神秘兮兮的,转身要走。

    “喂,三天后是我的婚礼,作为准新娘,会堂的细节布置什么的,我难道不应该,参与一下吗?”

    顾念掩饰不住心里的好奇,不依不饶的拽着沈寒越的衣袖,撒娇似的,请求道。

    “不用,放心,一切,都不会让你失望的!”

    男人神秘的一笑,轻轻的在顾念脸上,郑重的印上一个吻,就转身,去准备相关事宜了……

    **

    翌日。

    顾念缓缓的从被窝里探出头。

    揉了揉肿胀的额头,待看清,身上青紫的吻痕,这才不由得哀嚎了一声。

    “混蛋啊,睡着了,都不放过我!”

    说着,还懊丧似的,拍了拍额头,似乎在奇怪着,她昨晚,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呢?

    原本,晚饭过后,她就一边躺在床上,玩着手机游戏,一边在静静的等着沈寒越回来呢。

    为了婚礼之后的蜜月旅行能多点时间。

    沈寒越这几天,除了忙着准备婚礼之外,大多的时间,就是在公司加班了。

    所以,思虑了再三,就很想和男人商议一下,要不接下来的婚礼事宜,还是她来准备好了。

    否则,一直看着男人这么忙碌,她心里多少有些心疼的。

    收回思绪,随意穿搭了几件衣服。

    下楼的时候,抬腕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已经快要中午了。

    跑到厨房,嘱托那边,加快速度,做了几道营养餐。

    草草装好,就拎着食盒,打算去重点照顾一下,这男人的饮食了。

    临出门之前,恰好在院子里,撞到了沈君美。

    “大嫂,你要去公司,送饭吗?”

    沈君美嘴唇微抿,笑的很是怪异。

    诡异的笑容,直看的顾念,浑身发毛。

    “恩。”随意点了点头,吩咐管家,准备好车辆。

    薛浩扬,事先在门外安排的保镖,就自动自觉的,坐了上去。

    沈君美,看着那浩浩荡荡的排场,嘴角一弯,就拉出了一抹嘲讽似的冷笑。

    “有时候被人盯上,也不见得,损害的就是人身安全吧?”

    她盯着那些保镖的身影,冷笑了一阵,就折身,朝房间里,走了过去。

    “喂,你是许蕙姐吧?我大嫂,现在已经出发了,你那边也抓紧吧!”

    说完,慌忙挂断电话,嘴唇微张,嘴巴里,就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大笑。

    就在昨天陪他们试婚纱的时候,她还因为,不清楚那人具体的安排,而烦躁不已呢。

    谁知道,她刚半途回来,就接到了一个熟悉的电话。

    这次电话里,并不是往常那个发音奇怪的男人,而是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

    刚开始一听,她还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

    直到听到那边自报家门,她才清楚,究竟选择了一个怎样的人,一起合作。

    那人,分明就是她们沈家的仇人!

    不过,对于现在的沈君美来说,是不是仇人,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在她的眼里,似乎,比着家仇来说,她私人的恩怨,反而更胜一筹了。

    也没过多的矫情,就直截了当的,同意了和秦慕的合作。

    “沈君美,你搞什么鬼,手机被窃听了,你都不知道吗?赶快挂断,还有,迅速的把这个手机丢掉,等你那边换到了别的手机,我在联系你!”

    沈君美,还没多问呢,那边,就传来了一阵,气急败坏的声音。

    被窃听?

    她紧紧攥着手里的手机,攥了好久,这才按照吩咐,把电话卡拔出来,然后把手机,狠狠的丢出了窗外。

    迅速,从房间里,找到了别的备用手机,就迅速的,把电话,回拨了回去。

    听的出来,这是某个地方的,一个公用电话亭。

    周围,似乎还有嘈杂的车流声,音质也不是很好。

    一连对着电话,喂了几声,才彻底听到,那边的应答。

    沈君美只是听了一会儿,双眼,就不由得瞪的大大的。

    “你的意思是——你已经联系到许蕙姐了,而且,她为了抢回我哥,已经在暗地里,和你合作了?”

    “和许蕙合作的,可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那是谁?”

    “这个,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总之,你这几天,重点和许蕙联系,就对了!她那边,会具体告诉你,该怎么做的!”

    说完,没有多余的解释,就极其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

    沈君美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自然知道,秦慕其实,一直在暗中,防备她了。

    “哼,牛气什么,等我对付了顾念,早晚,还会找你算账的!”

    说完,就低头查看了一下手机,不一会儿,许蕙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交代的东西,也不多。

    不过就是嘱托她,尽力的把顾念的行踪,随时报告过去而已。

    就像是今天,沈君美报告完一切,就一脸兴奋的,把自己摔在床上。

    似乎,她已经预见了,接下来的事情了?

    对于沈君美恶毒的揣测,以及,许蕙的别有用心,沈寒越,此时一无所知。

    他只是满脸震惊的,盯着许蕙手里的照片,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这个——是我的父亲?”

    问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其实,并不是在问许蕙,而是,在心里,问着他自己吧。

    因为,这张照片,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任何PS的痕迹。

    而且,这照片上的男人,虽然脸上爬满了皱纹,头发也已经斑驳成一片了。

    但不得不说,这个人,和他记忆中的父亲形象,确实是吻合的。

    不过,是不是一个人,他此时,还不能确定。

    毕竟,在他的记忆里,他的父亲,可比照片上的人,年轻的多。

    而且,永远都是一副成竹在胸的自信模样。

    这和照片里那个,一脸愁苦的老人,会是一个人吗?

    举着照片,端详了良久,这才把照片,重新丢回办公桌上。

    “这儿是哪里?”

    他指着照片上,模糊的背影,冷声问道。

    “这个,具体我也不清楚,这是我的客户——程先生,无意间收到的恐吓邮件,写信的人,以你父亲的名义,就这么恐吓了他,大概一年多了。而他,作为现在某个企业的老板,当初,却是你父亲手下的得力干将,据说,当初泄露企划案给秦慕的人,就是他,而他后来的创业资金,也全是来自于这份的劳动报酬……”

    许蕙自始至终,都是以一种局外人的口吻,在平淡的陈述这件事情。

    说完,还若有所思的,拍了拍沈寒越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多想。

    从头到尾,都把一个普通朋友的分寸,拿捏的很好。

    甚至,还起身,替沈寒越,倒了一杯咖啡,递了过去。

    而男人,一直蹙眉凝思着,时而观看一份照片,时而看一眼桌上的信件,半天,这才指着照片,得了一个结论。

    “这照片,是假的!照片上的人,或许只是和我的父亲,有些许相似,然后拍照的人,又特意设定了合适的角度,以及特殊的处理技巧,尽量,让看到的人,第一眼,就相信这个照片的真实度,很显然,你那个客户,被骗了!”

    “寒越,你缘何,这般肯定呢?”

    许蕙,一边漫不经心的询问着,一边用眼神的余光,偷偷的瞄着门边。

    见顾念正拎着饭盒,要推门进来,手微微一滑,就把桌边的咖啡,碰撒了。

    “寒越,对不起!”

    她慌忙拿起纸巾,猛地站起身子,帮沈寒越擦拭着被弄脏的西装。

    然后身子不经意的,朝沈寒越的位置,凑近了许多。

    于是,透过那巨大的玻璃门,在顾念的角度看来,沈寒越正坐在桌边,而许蕙身子站在那里,微微低下身子,两人的脸部相贴,怎么看,怎么像是在接吻!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