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九章 真相的背后?阴谋!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5:05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男人脸上的潮红,陡然沉了下去,脸部肌肉,抽搐了几下。

    “你的意思是,伯父比伯母,更不好对付了?”

    他可怜巴巴的眨巴了几下眼睛,眼眸里,分明带了几分讨好的意思。

    顾念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傲娇的一扭头:“算了,看到你这么可怜的份上,回头,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说点好话吧!”

    说完,哼哼唧唧的翻了个身子,就下床去洗澡了。

    走路的时候,感受到两腿之间的一阵酸楚,就忍不住,又回身,翻了个白眼。

    看着女人走路时候的怪异姿势,男人嘴角一撇,脸上就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等浴室的门,被顾念“啪——”的一声关上,他这才收回视线,身子往后一仰,舒服的躺了下来。

    刚阖上眼睛,枕边的手机,就“滴滴——”响了两声。

    这么晚了,是谁的短信呢?

    男人随手从枕边摸出手机,滑锁,点开,许蕙的短信,就跳了出来。

    “寒越,我最近去美国出差,帮之前的一个客户看诊,无意间,得到了一个消息,是关于你父亲的,原来,他不是自杀,而是他杀!我这边,还会在美国多呆一段的,你放心,我会尽量帮你找出真相的,等一切有结果了,我会再联系你的……”

    眼眸紧眯,呼吸越来越急促,想也不想,就直接回拨了过去。

    “许蕙?那个男人是谁?他都知道些什么?等我,我最近,会抽空过去的……”

    他一时大脑充血,似乎,都有些失去理智了,拨通电话,都没等许蕙回答,就一股脑的,问出了一堆的问题。

    “对不起,寒越,这个关系到病人的**,没有十足的证据,我不可以随意泄露的,总之,你若是相信我的话,就耐心等待一段吧!还有,别忘了,你的婚期临近,媒体还等着你那个世纪大婚礼的……唉,不说了,我手机快没电了,这会儿,我还有别的预约呢,对了,这个事情,被发现了会有点危险,你最好,先不要告诉任何人……”

    在A市,是华夏时间凌晨两点,但是在美国,正是下午时分。

    这个时间,许蕙还要赶工作,他自然也不好再打扰了。

    “好的,我等你的消息!”

    说完,脸色阴沉的,挂了电话。

    但手机,却还在手里,紧紧的抓攥着。

    “谁的电话?”

    顾念这会儿,已经推门出来了,一边用浴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随口问道。

    “喔,没什么,只是工作上的事情……”

    这么说,倒不是对顾念不放心,而是既然答应许蕙,暂时不告诉任何人了,身为男人,他还是觉得,要守诺的、

    “半夜两点,谈工作?沈寒越,你可真够忙的!”

    顾念没好气的揶揄了一把,随意擦完头发,就一下跃到了床上。

    小眼珠,狡黠的转来转去,就这么,不怀好意的睨着沈寒越。

    “老实交代,是不是背着我,在和别的女人打电话?”

    再迟钝的女人,在碰到这个事情的时候,第六感都好的惊人。

    说完,趁男人没注意,一把夺过他的手机,顺手往下一翻,刚才的聊天记录,就赫然被翻了出来。

    “许蕙?咦,她不是心理医生吗?沈寒越,你该不会是被我妈收拾出心理疾病了吧?”

    男人脸色一黑,嘴唇就不由抽搐了几下。

    “我就是咨询一下,拜见岳父的注意事项而已……”

    “大半夜咨询这个,她难道不需要休息吗?”

    顾念倒没有想太多,只是,看着他半夜和别的女人联系,心里莫名的不爽而已。

    “她在美国出差,这会儿,那边是下午——”

    “喔。”

    女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眼神里,分明就有着一丝丝的不信任。

    “你这是,不相信我?”

    男人眸子一紧,莫名的,就有了一丝的怒火。

    总觉得,不被信任,简直是一种很难受的感觉,就好似,被人放到火上烤着,都烤的浑身焦黑了,你叫疼,居然还没人相信,你真的很疼。

    总之,就是不爽透顶的感觉。

    “你那是什么眼神?”顾念,不爽的翻了个白眼。

    “我没说不相信你,只是心里不爽而已。就好像,奶奶还在的时候,我半夜和俞北打电话,聊怎么应付奶奶一样,你肯定也会不爽的!”

    “有这回事?”

    男人的音调陡地提高,语气里,分明有了些许的醋意。

    这男人到底有没有认真听她说话呀?她只是打个比方而已,这男人,吃哪门子的飞醋啊?

    妈蛋,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啊?

    顾念愤愤不平的跳下床,狠狠的摔了一下卧室的门,走到旁边的客厅,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冰咖啡,猛地往男人被子里一甩。

    这才拉开被子,气嘟嘟的躺下,别扭的扭过身子,把屁股,正对着男人的方向。

    一直等她结束了这一切,男人,才从震惊里回过神来。

    手里,握着那个冰冻的罐装咖啡,脸上写满了四个大字——莫名其妙?

    “什么意思?”他戳了戳女人的后背,此时,气势已经矮了下去。

    “你这么博古通今,难道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顾念,依然背对着他,嘲讽似的,说道。

    就是再博学多才的人,面对她这莫名其妙的举动,也会彻底懵掉的,好吧?

    “是打算罚我喝杯咖啡提提神,然后坐在这儿,一夜不许睡的意思吗?”

    说完,男人用手拍打了几下嘴唇,一直在打呵欠,看样子,是累的不轻。

    “沈寒越,知道这个咖啡的广告语吗?——喝了才能愉快聊天的XX咖啡,我的意思是,我已经没办法,和你愉快的交流下去了!”

    女人猛地转过身,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扯过一边的被子,就顺势把脸蒙了起来。

    “那喝了,可以愉快的滚床单吗?”

    男人先是楞了片刻,等理明白了她的意思,嘴角一扯,就拉出了一抹狡黠的坏笑。

    顺手打开手里的咖啡,猛地灌了几口,重重的往床头柜上一丢,双手,就直接朝着女人身上摸了过去。

    “沈寒越,你混蛋!”女人在被子里尖叫了一声,就瞬间拉开被子,一双眼睛,怒气冲冲的瞪着他。

    “不是,你递给我的,那个喝了可以愉快滚床单的东西吗?”

    男人坏笑着一挑眉,脸上的神情,要多无赖,就有多无赖!

    说完,薄唇就猛地覆了上去,在她娇嫩的樱唇上,肆虐了一番,这才一翻身,在女人的右侧,躺了下来。

    “你好像很累,我担心你会受不了,要不,也喝两口这个?”

    “喝你妹啊?”顾念怒吼。

    好吧,她这绝对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都已经预见,未来的悲惨了,呜呜,等明天起床,她一定要把冰箱里这该死的饮料,统统丢出去,不可!……

    **

    一连几天,沈寒越每每出门的时候,都比顾念还要墨迹。

    也已经嘱托管家,送来了一些质地和做工,稍稍次一些的衣服。

    但饶是如此,这些衣服,配合着他完美的身材比例,还是可以穿出一种高贵的感觉。

    似乎,这具身材,无论穿进什么样的衣服,都能第一时间的,抓住众人的眼球。

    顾念迷迷糊糊的从床上起来,去浴室刷牙的时候,男人就在试衣服。

    等她洗漱完毕,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男人还在试衣服?

    妈蛋,一个大男人,突然这么热衷于打扮了?

    不是突然变态了,就是突然恋爱了?

    “你今天有约会?”

    顾念斜眼睨了他一眼,见男人还在悉悉索索的找衣服,就没好气的,问了一句。

    “恩,在等待约见的路上!”

    妈蛋,果然是有猫腻的!

    “沈寒越,我就好好的在家里待着呢,你丫究竟还要出去,找谁约会?”

    女人怒气冲冲的瞪着她,醋意尽显。

    嘴角不经意的,划过一抹笑意,眼眸一眯。

    “你在吃醋?”

    虽然是疑问句,但他说话的时候,去特意把重音,落在了吃醋上,而落点很轻,听上去,疑问句,也带了几分的肯定语气。

    “没有!”

    怒气冲冲的反驳,然后就生气的扭过了脸。

    这举动,分明就有了一些欲盖弥彰的意思。

    男人嘴角弯起,猿臂一神,就直接把女人拉进了怀里。

    “你确定,连你父亲大人的醋,也要吃吗?”

    似笑非笑的睨着她,揶揄似的说道。

    “沈寒越,你丫长能耐了,说谎就说谎,竟然连我父亲,都成了你的挡箭牌了!M国的生意出了点小问题,早在前天,他们二老,就携手回去了!”

    说完,顾念脚掌一抬,就狠狠的朝男人的脚上踩了一下。

    得亏她这会儿穿的是拖鞋,若是穿了高跟鞋,只怕这一脚下去,男人的脸色,都要变了。

    被不轻不重的踩了一下,男人不怒反笑。

    幽潭似的眸子里,那零星的小忐忑,早就消散到烟消云外去了。

    取而代之的,是荡漾而出的笑意。

    “你说的是真的?这么说,我不用去面见岳父大人了?”

    “恩,暂时是不用!”

    女人扬起小脸,定定的看着他,然后张了张嘴唇,说话的时候,还特意咬重了“暂时”两字。

    很明显,是在故意扫兴了。

    男人眼眸一紧,高兴之余,又把心思转到了别的地方。

    “那我们二十八号的婚礼,他们会亲自赶回来,祝福我们吗?”

    其实,他的着重点,倒不是,他们能不能亲自赶回来,而是,他们究竟愿不愿意承认他这个女婿?

    好吧,她几时见过这男人,如此紧张的状态。

    方才,还因为他的反常,在想东想西呢,这一刻,心里,却多了些幸灾乐祸的意思了。

    故意一脸深沉的叹口气,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天花板的位置:“天知道!”

    虽然有着故意调笑的意味,但顾念,确实又没说假话。

    戚晓和顾毅君走的很匆忙,多余的话,可一句都没交代呢。

    也不过是戚晓,在上飞机之前,发了条短信,暂时和顾念交代了一句而已。

    “顾、念!”

    一字一顿的,喊了她一句。

    “干嘛?”

    “我在想,你是不是晚上,被收拾的还不够?”

    剑眉邪魅的一挑,整个身子,就朝着顾念这边倾斜了过来。

    清凉的薄唇,还带着淡淡的薄荷味,舌头相缠的瞬间,彼此的味道相互交融。

    然后动作一点点加大,原来的浅吻,也转成了深吻。

    柔软的舌头,在她的口腔里,一阵的肆虐。

    还想着在深入下去呢,该死的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总裁,会议室里的人,都已经到齐了,您现在已经过来了吗?”

    听筒里,传来了杨烁小心翼翼的声音。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才依稀记起,似乎今天早上,还有一个例会等着他去开呢。

    依依不舍的,放开怀里的女人。

    “乖乖等我回来,我会赶在上午,就把手头的工作解决掉的,我前些天从海外定制的婚纱,已经到了,下午,我们去试婚纱!”

    说完,宠溺似的捏了捏女人的小鼻子,把衣服往身上一披,就飞快的下楼,离开了。

    女人羞涩的,注视着他的背影,也就是经他这么一提醒,才想起,原来离二十八号,似乎也就只有一个周的时间了。

    婚礼?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们的关系,正式公开化了?

    而且,那些八卦的娱乐节目,也再也不能随意的意淫她的男人了?

    嘴角弯起,就忍不住的笑出声来了。

    等嘚瑟够了,这才急匆匆的下楼,去吃早餐了。

    “君美,早!”

    落座之前,她甜甜的笑着,和沈君美打了个招呼。

    嘴角荡漾着的甜蜜,简直就能溺死人了。

    “哼,这年头就是结婚了,也极有可能会离婚的,只是补办个婚礼,有必要,高兴成这样吗?”

    沈君美只是鄙夷的睨了她一眼,就继续低头吃饭了,语气里的嘲讽意味,不言而喻。

    她这是无意识的,刺激到沈君美了吗?

    顾念疑惑的看了看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总觉得,从昨天开始,沈君美再见到她之后,已经没有之前的热络了。

    特别是沈寒越不在的时候,沈君美面对她的时候,似乎每一句话,都带着刺。

    一开口,就是各种的冷嘲热讽。

    这女人,究竟又是在搞什么把戏?

    若不是,想起她前些时候的体贴备至,顾念,此刻,估计连理都不会理她的。

    但是,因为前些时候的事情,她就不得不剖根究底的,去弄明白了。

    “君美,我最近,有得罪你吗?”

    “没有。”

    沈君美头都没抬,就没好气的,回道。

    “那你这两天,为什么突然态度变了那么多呢?”

    “顾念,我原本就不喜欢你,之所以讨好你,还不是因为你是我大嫂,为了我哥,我必须强迫自己喜欢你,可是现在,我未来的大嫂究竟是谁,还不一定呢?”

    她说完,傲然的捏起一张纸巾,随便擦了擦嘴角,傲慢的冷哼了一声,就扭着身子,回房了。

    这沈君美,究竟又是在发什么疯?她和沈寒越,早在三年前,可就已经领了证的?

    而且,二十八号,他们就要正式举办婚礼了!

    这个沈君美,简直是莫名其妙!

    顾念,撇了撇嘴唇,随手捏起一个汤包,狠狠咬上一口。

    就彻底把方才的不愉快,咬下肚子里,藏起来了。

    而冷嘲热讽之后的沈君美,只是偷偷的推开门,看了看她那没心没肺的样子,就又生气的摔上门,兀自坐在床上,生闷气了。

    “叮铃铃——”

    电话铃声,适时的响起。

    沈君美飞快的按了接听键,有气无力的,“喂”了一声。

    “该说的,已经说完了吗?”

    电话那边的声音,咬字很奇怪,沈君美虽然好奇,但也只当那边是为了隐瞒身份,故意为之了,并没有多问,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恩,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

    “喔,听上去,你情绪不高?”电话那边的男人,声音里,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魅惑。

    只是这么随意一问,沈君美就一股脑的,把方才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末了,还特意多加了一句。

    “我觉得,顾念这个人,对感情尤其迟钝,她只是知道我对她不满,压根就没有因为我刚才的话,多想。”

    她的声音有些急,说完嘴巴还不经意的撅起,似乎一碰上顾念的事情,就能瞬间点燃掉她所有的耐心似的。

    电话那边的男人,轻笑了两声。

    “女人,还真是奇怪!明明,顾念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可是,在你的眼里,似乎一直都视她为仇敌呢?”

    “你懂什么?你到底要不要帮我?哼,你什么都不知道,又凭什么替他说话?”

    沈君美此时,就像是被踩到脖子的鸭子一样,声音因为过于尖利,都有些破音了,显得嘶哑而难听。

    电话那边的男人,眉头皱了皱。

    “沈小姐,我想,你还没有质疑我的资格!”

    他的话,说的不是很流利,但那话里的阴冷,直接让沈君美,下意识的,就缩了缩脖子。

    恍惚有一种错觉,似乎,电话那边的男人,只是隔着听筒,都能随时捏死她一样。

    “我……我没有质疑,只是……提、醒,善意、的提、醒而已!”

    在开口的时候,沈君美的舌头,都有些打颤了,一句话,愣是被她磕磕绊绊的说了好一会儿,才说完。

    对于她的畏惧,电话那边的男人,似乎很满意。

    “没有质疑,就最好不过了!总之,你先静静等着吧,我这边,会安排好一切的……”

    说完,电话倏地,就挂断了。

    沈君美愣愣的抓着电话,看了半天,这才“嗷——”的大叫了一声。

    就像扔掉烫手山芋一样,给扔到了床上。

    随着她的这一声大叫,俞北那边的窃听,也暂时告了一段落。

    比着,对那个声音身份的怀疑,此刻,他最担心的却是——

    那个人究竟安排了什么?

    对顾念的生命安全,存在威胁吗?

    他缓慢的摘下了耳机,觉得,这个事情,有必要,找擅长黑客的韩墨,协助一下了。

    能追踪到那个人的位置,最好不过了,若是追踪不到,也能拜托血玫瑰和无痕,暗中注意一下顾念……

    **

    这边,许蕙已经是第N次的收到沈寒越的电话了。

    平均下来,差不多,也是一天一通电话的节奏吧?

    如果是之前,许蕙大概能高兴的蹦起来。

    但是现在,挂断电话之后,她反而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

    别看她敷衍沈寒越的时候,轻松惬意,但是天知道,她心里有多忐忑。

    因为,所谓的真相,她压根什么都不知道。

    之所以那样去说,也不过是前些天一个莫名的电话而已。

    她对电话那边的人,一无所知。

    可是,别人却对她的一切,知根知底。

    甚至,就连她和母亲当年的事情,他也一清二楚。

    许蕙颤抖着双手,握着电话听筒,那一刻,她险些崩溃!

    她总以为,她那些藏在暗处的秘密,终有一天,会随着时间远去的。

    可是,没想到,有一天,却还是被人挖出来了。

    从别人嘴里,一听到那些往事,她心里就仿佛有万千虫蚁爬过,难受的要疯掉了!

    “你是谁?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她歇斯底里的,冲着电话那边大吼大叫。

    那一刻,理智尽失,却又不敢贸然挂断电话。

    因为,那边的人,并不回答她,只是诡异的低笑。

    “你就当,我是一个病友吧,心理有疾病的人,一旦钻进死胡同,就会随时深陷地狱,而我,就是可以把你拉出地狱的人……”

    那边的人,低声说道。

    他的声音,低迷而好听,就仿佛是静夜里的一声低吟。

    许蕙只是听着听着,就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我相信你,只求你不要把一切,公布于众!”

    “当然,如果公布了,那你的心理诊室,还有谁敢光临呢?喔,对了,或许那个时候,你压根就不需要工作了,要不,你承认自己的情况,一辈子待到精神病院里,要不,你就只能一辈子,在牢狱中度过了,毕竟,不管是任何国家,对于杀人犯,都不会太宽容的,更何况,除了杜娟儿,你手里,还有别的命案……”

    男人的声音,低沉好听,声线也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盅惑。

    可是,说出的每一个字,却像是匕首一样锋利,直接就戳向了许蕙那慌乱不已的心房。

    “你闭嘴!”

    这一刻她的声音嘶哑无比,带着哭腔,已经没了先前的高亢。

    声音低的,就像是从喉咙深处硬挤出来的,细弱蚊蝇。

    她握着电话听筒,一边哭,一边听着男人那诡异的笑声。

    那一刻,她似乎都以为,是不是当年的那个男人,从地狱里钻出来,向她索命了。

    她的手微微哆嗦着,整个人,害怕到不行。

    对着听筒,用颤抖的哭腔,歇斯底里的低吼着:“森,是你吗?……”

    电话那边的男人,又是一声诡异的大笑,而且这笑声听起来,分外的满足。

    这个男人,似乎专以折磨人为乐,特别是这样不动声色的心理折磨,更是能带给他,无尽的快感。

    其实,他刚才说是病友,似乎并未说错。

    热衷于折磨别人,似乎,也是一种疾病吧?

    听着那边,越来越崩溃的哭声,男人有些怀疑,他再这么装神弄鬼下去,对面的女人会不会忍不住自杀呢?

    如果,不是还有正事要办,他倒不介意,就这样测试到底呢。

    可是,因为这个女人还有用处,这个测试,也只能到此终止了。

    “我不是森,我说了,我是可以帮你的人,如果最终,你不想选择,像对待森一样的方式去对待沈寒越,你就必须要跟我合作!”

    他的声音依然温柔的不像话,就好似在循循善诱的,和许蕙讲着条件。

    可是,事实上,没有人比许蕙更清楚明白了——

    她难道还有选择的权利吗?

    身为心理医生,她对人心的窥探能力,可不弱呢。

    只听着那诡异的笑声,她就知道,这个男人,绝对不是良善之人。

    而且,在他的字典里,似乎最接受不了的,就是拒绝吧。

    如果今天,她真的当场拒绝了,这个男人,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更何况,他又知道着,她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这样的理由,就更让她没办法拒绝了。

    她收起崩溃的情绪,几乎一瞬间,就恢复了所有的理智。

    “说说吧,你都需要我,做点什么呢?”

    经历了刚才歇斯底里的大吼,许蕙现在的声音,嘶哑的厉害。

    但她的这番话,却说的异常的平和,沉静。

    和方才的歇斯底里,简直判若两人!

    “其实,我一直觉得,有着不同人格的人,就是天生的演员,表演能力,和专业的演员比着,绝对不会逊色!”

    对于她的瞬间转变能力,男人,似乎很满意,由衷的赞叹了一声,便直接交代了她一番。

    其实,那个交代里,许蕙自己听得都是一头得雾水。

    她实在搞不懂,那个男人,让她给沈寒越发那么一通莫名其妙的短信,究竟是为了什么?

    她可不认为,那个男人,只是好心的,要帮沈寒越找出真相?

    只是,和这样的人打交代,她本能的,就没有多问。

    而是,按照他的嘱咐,定时的稳住沈寒越而已。

    只是,沈寒越又是何其聪明的一个男人呢,就这么敷衍了几次之后,沈寒越的耐心,已经一点一点消失殆尽了。

    最后,甚至都开始怀疑她的动机了。

    因此,再一次挂断沈寒越的电话之后,她已经没有了工作的激情。

    草草的请了假,就窝在卧室里,抱着电话听筒,一直不停的发呆了。

    她期待着关键时刻,电话能及时响起,可是这个男人,就仿佛是神秘的幽灵一般。

    只要他不主动出现,似乎,她压根就没办法,主动联系上他?

    之所以,这么一直傻等着,也不过是相信了,相信那个无所不知的男人,一定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态发展。

    所以,才这么自信满满的,攥着听筒,傻等着。

    只是等到后来,许蕙自己,都有些怀疑了。

    鉴于她之前的精神病史,此刻,已经在怀疑,这个所谓的“幽灵”电话,是不是,只是她的一个幻觉。

    抑或者,真的是森,来找她偿命了?

    她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思绪,顺着她不断的缠绕的头发丝,一路回转,就渐渐的回到了那个一切还未发生的时候。

    小时候的她,似乎,还没有这般偏执。

    只要她的母亲稍加引导和治疗,似乎,还到不了这般模样吧?

    事情的一切,应该还要追溯到,她父亲远走他乡的那一年吧。

    所有人,都知道,他父亲是和某个女人,去M国定居了,甚至还有传言,说有人曾经在机场,碰到过他。

    可事实上,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真相了。

    他的父亲,压根就是被她的母亲,错手杀死了。

    原因,也不过是他的父亲,厌倦了她母亲的喜怒无常,要求离婚而已。

    她那惊慌之下的母亲,只有片刻的慌乱,就瞬间安静了下来。

    以最缜密的方法,硬是一点一点的把尸体,给处理了,甚至就连骨头,都一并被它用类似于碎石机的东西,给搅拌成粉了。

    当然,尸体的处理,也不过是她后来隐约的推测而已,真实的过程可能更血腥,也说不定。

    因为,她亲眼目睹的杀人现场,就是血腥而恐怖的。

    她的母亲,甚至比平时,都要平静。非但顺利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还极尽可能的挽留男人,在最后陪伴她们一天。

    一切,就是在午夜发生的,当时,她是被尿憋醒的,迷迷糊糊的起床上厕所,就听到了隔壁卧室的响动。

    偷偷的顺着虚掩的门缝,朝里张望,就看到她的母亲,疯了似的,在撕咬着她的父亲。

    床上的人,一动不动,就这么被她撕咬着,他的头发,已经被一捋一捋的薅了下来,头上,血淋淋的一片。

    当时的她,就被吓哭了。

    可是,待床上的女人,回头,猛地一瞪,她血红色的眼睛,直接就把她吓的,再也哭不出来了……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敢出门见人,更是不会开口,说上一句话。

    见到她的母亲,就生理性的,后背发凉。

    事情的转机,就是她初中一年级的那一年了吧。

    当时,她母亲接收了一个自闭症的小男孩,和她同龄。

    只是不一样的是,那男孩的自闭症,似乎是先天的。

    男孩叫李森,皮肤很白,五官很是精致,比她见到的所有小男孩,小女孩,都要好看。

    粉雕玉琢的皮肤,就像是一个洋娃娃。

    那是第一次,她对一个陌生的人,产生了好感。

    那时候,那个小男孩,虽然人前,不敢说一句话,但每每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就似乎,能和她说上很多的话。

    她的母亲,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就尝试着,从她身上找突破点,来对李森,进行治疗。

    她母亲的专业水平,在当时,还是很不错的。

    也就一年多的时间,李森,就渐渐的有了改变。

    慢慢的,在人前,也敢开口说话了,甚至,已经开始交了一个又一个的新朋友。

    而她,就好似是一个被他遗弃的娃娃,已经一点点的被遗忘了。

    那一刻,她的情绪易怒又易爆,总是因为一点小事,就和人大打出手。

    后来,就在一个午后,一个冲动,就在小区里的秋千下,生生的把李森给掐死了。

    看着那个小人,终于停止了挣扎,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你终于,只属于我一个人了。

    小小年纪的她,就有了别的孩子,所没有的冷静。

    嘴角噙着笑,就那样把小李森,给拖回了家。

    所有的一切,还是在晚上的时候,被她的母亲发现的。

    面对母亲的训斥,她特别的理直气壮:“我只是做了和你一样的事情而已,错了吗?”

    她的母亲,第一次当着她的面,流出了悔恨的泪水。

    冷静之后,就是一系列的补救。

    在她母亲的努力下,李森,成了一个具有攻击性的危险儿童,而她的女儿,只是出于自保,正当防卫而已。

    又加之,她年纪过小。

    而且,又在母亲的嘱托下,咬死不认。

    除了承担了必要的赔偿,以及接受了李森家人的连番讨伐之外,却并未受到任何的惩罚。

    只是,比着法律的处罚,她的心灵,似乎也不是,一点儿内疚都没的。

    那一刻,她知道,她是有病的,而且这病,还很严重。

    如果不是后来的努力调节,以及慢慢的接受了心理这一个学科,并且积极自救。

    或许,她的人生,早就崩溃了。

    正式和沈寒越确定男女朋友的那一刻,她似乎以为,她已经痊愈了。

    那一刻,她是庆幸的。

    既庆幸着沈寒越的出现,又庆幸着,她的努力。

    甚至,从男人执意回国的那一段时间,她也已经在自我治疗里,一点点的度过了。

    那一刻的她,因为对自身的过度自信,所有的不安和恐慌,总能在第一时间里,被她迅速的压抑下去。

    那一刻,她甚至以为,她已经痊愈了。

    甚至,他和乔雅的订婚,都没有让她有任何的嫉妒。

    因为那一刻,她就明白,乔雅,绝对不会是他的最后归属。

    她甚至自信的认为,只要她回来,他和乔雅的一切,最终都会烟消云散的。

    那一刻,她可能不知道,如果有一天,这好容易获得的自信,受到了挑衅,那她这些年的努力,也会瞬间崩塌的。

    为了,不让自己倒退,她认为,她必须尽最大的努力,把男人,从顾念的手里抢回来。

    否则,她的人生,或许,就会重新倒退到最初。

    她这些年的努力自救,终究会白费的。

    不得不说,许蕙的这种想法,其实完全还是在走极端。

    换另外一种立场来看,沈寒越,何尝不是她的另一种磨练呢,跳过这层磨炼,或许,就代表着她的彻底痊愈。

    可是,悲催的是,她似乎,从来就没想着,去主动跳过。

    而是,义无反顾的,选择沦陷!

    “叮铃铃……”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把许蕙从所有的回忆里,拽了回来。

    只是低头瞄了一眼那个陌生的号码,她就知道,她等待的电话,终于来了。

    “喂,如果你对我目前的处境有所了解的话,不用我多说,你应该也知道,该如何向我解释了吧?”

    许蕙深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她的语气,显得平缓了之后,这才直截了当的,对电话那边的人,说道。

    这番话,既是直截了当的寻求帮助,又是在间接的责备,责备他这些天的不闻不问。

    “许小姐,我想,是不是我上次对你太随和了,才让你产生了不该有的幻觉呢?那么这次,我就直截了当的提醒你一句——我,最讨厌听到别人这样的质问!所以,想要合作,就先给我把态度摆端正!”

    他的语气,随意的很。

    可是,在这随意里,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阴寒,一种能让人,从后背冷到脚跟的阴寒。

    许蕙平生,还是第一次,像一个未见过面的男人,主动低头。

    “对不起,我以后,会尽量注意措辞!只是,我现在的处境很不好,想问问,你那边,还有什么吩咐吗?”

    听到这声,略显恭敬的询问,电话那边的男人,就是一阵低笑。

    他的笑声,听不出任何的情感,却仿佛带着一种最深的魅惑一般,只是听上一次,就让人全身发软。

    笑完,男人这才一字一句的,用极其低迷的嗓音,吐出了一番话:“告诉沈寒越,他的父亲,还活着!”

    “怎么可能?”许蕙惊呼一声,下意识的,就去反驳了。

    因为,一个警方亲自验证了身份的尸体,没道理,会突然又活过来了。

    别说沈寒越不会相信了,就连许蕙,此刻,也没办法相信他。

    “你们中国人,这个时候,最喜欢说的一句成语就是:口说无凭,所以,稍后的几天,我会派一个人,主动联系你的,你现在要做的,只是把这个信息,传达给沈寒越,至于之后,我自然有办法,让他相信的……”

    男人说完,连多余的解释都没有,就直截了当的挂断了电话。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