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八章 沈寒越,最欠收拾?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5:01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杨烁问完话,手紧紧攥着方向盘,只等着男人一声令下,就打算驱车前往了。

    “卓越百货——”

    男人沉声答道,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谈个合同,竟然去商场,这得是多奇葩的客户啊?

    杨烁的嘴角抽了抽,默默的在心里吐槽了一把。

    同时,又在心里,暗自奇怪着,这个所谓的客户。

    自从沈氏一飞冲天了之后,沈寒越,已经许久没有亲自出去会客了。

    这次既然要亲自出去,基本上可以断定,这个客户的身份,一定简单不了。

    只是,是什么样身份的客户,选场地的口味,这么独特的?

    正疑惑着呢,车子,就已经驶进了卓越百货的地下停车室。

    沈寒越从车里出来,优雅的前行几步,这才若有所思的回身,看了顾念一眼。

    “还记得你第一次见连贝贝的母亲,穿的什么吗?”

    “喔,贝贝的母亲,比较复古,听贝贝说,她妈长挂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穿中山装的男孩子,最帅了。听贝贝说,好像她妈妈第一见到她爸爸的时候,连伯父穿的就是中山装,所以,为了讨好伯父伯母,我就特意买了一件中山装……”

    沈寒越的脸色很凝重,一直看着杨烁一张一翕的嘴唇,似乎听的很认真。

    听完,还特意问了一句:“那结果呢?”

    “结果就是,我成功的讨好了伯母,却彻底得罪了伯父……”

    杨烁说到这里,嘴唇撇了撇,声音里,似乎还泛着一丝的委屈。

    “为什么?”

    “说实话,起初,我也不明白,后来,还是贝贝,亲自告诉我了原因——因为,伯母之后,不止一次的在伯父的面前,夸赞过我,说我穿中山装的样子,比伯父要帅很多……”

    杨烁鼻子抽了抽,为那天的决定懊恼的同时,似乎,还有些委屈。

    而沈寒越听完,表情就更凝重了。

    如果说,原本,他还在考虑着戚晓的喜好。

    这一刻,就不由得开始思忖着,顾毅君的面子了。

    正思忖着呢,杨烁,却突然,好奇的瞄了他几眼。

    “干嘛突然问这个,难道,你也需要面见岳父、岳母了吗?沈总,我总觉得,你比我危险……”

    杨烁看了看沈寒越面无表情的一张脸,面带担忧的说道。

    “为什么?”微微蹙眉,面色很是不善。

    声音虽然冰寒,同时,却又带着一种虚心求教的感觉。

    不得不说,虽然不是很介意,戚晓和顾毅君对他的看法,但是却很介意他们的反对。

    最重要的是,早在沈老太太极力反对顾念的时候,他就已经完全体会到了那种不被长辈认可的无奈。

    心疼顾念的同时,只能尽力的去和沈老太太周旋,甚至是对着干了。

    但是,等到这个事情轮到他身上的时候,他却不想让顾念,和她一起承受这份压力了。

    因此,就更迫切的,想事先,得到戚晓的认可了。

    迫切的,对杨烁不经意的一句提醒,都有些过分认真了。

    深邃的眼睛,很认真的盯着他,眼眸子,还有淡淡的警告。

    好像再说——今天若不能说出个子丑应卯出来,就让杨烁好看!

    杨烁被他的眼神盯的,心里一阵发毛。

    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仔细斟酌了一番用词,这才小心翼翼的张了张嘴唇,说了下去。

    “沈总,据说,顾毅君不但手腕强硬,而且外貌也很出众,毫不夸张的说,当初整个A市的适婚女人,可都想嫁给他呢,就算是非适婚女人,只要顾毅君一句话,估计都能为了他,抛夫弃子呢?而沈总现在的状况,似乎,和他有些相似呢……”

    听杨烁说了这么多,没听到一句有用的讯息。

    男人眸子一紧,看向杨烁的目光,便有些不耐烦了。

    “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

    杨烁结结巴巴了一番,见男人的视线,越来越冰冷,索性就一股脑的,把后边要说的,全部说了出来。

    “沈总,“美人迟暮”的心情,你应该也懂的,现在,你作为一个紧追他脚步的后辈,只怕,他看你,应该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吧?”

    杨烁没见过顾毅君,在他的印象里,顾毅君这个年纪的男人,就算年轻的时候,外貌在出众,现在,应该也不怎么样了。

    所以,就想当然的,替沈寒越,臆想出了这么一个原因。

    “简直——胡说八道!”

    冷冷的睨了他一眼,就迈着步子,朝商场里,走了过去。

    虽然心里对杨烁的说辞,很是不屑,但鬼使神差的,还是在某个男装品牌店,停了下来。

    店里的售货员,一看到沈寒越,眼睛都亮了。

    争先恐后的抢着给男人介绍的时候,小眼睛,还一直偷偷往他脸上偷瞄呢。

    “你们店里,有没有那种,可以把人衬托的,稍微丑一点的衣服?”

    什么?

    若不是,说这话的男人,长了一张人神共愤的脸,估计,售货员都想把她赶出去了?

    因为,沈寒越这句话,听上去,太像是一种侮辱了。

    毕竟,衣服除了遮身蔽寒之后,最大的一个作用——可不就是修饰缺点,突出美感吗?

    “抱歉先生,我们店里,没有这样的衣服——”

    实在不是,她们想把到手的生意,往外赶。

    主要是因为沈寒越那一句话,店里仅有的几个顾客,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这边来了。

    如果她们顺应了沈寒越的要求,那刚才,花了半天,对别的顾客的鼓吹,岂不是白费了。

    沈寒越,也没为难,“喔”了一声,就退了出去。

    等回头看到杨烁身上的西装,眼眸动了动,拽着他的胳膊,就往厕所的方向,走了过去。

    “我觉得,你身上这件西装,就挺丑的——”

    “是的,沈总,我也觉得,挺丑……”

    杨烁苦着一张小脸,却又不敢反驳,直到两人换完了衣服,杨烁还在喋喋不休的,嘱托着什么呢。

    “总裁,你不觉得,衣服有点偏小吗?”

    杨烁的眼睛,一直瞄着男人紧绷的身体,总觉得,他只要稍稍一抬手,颈窝处,一准会开线不可。

    果然,在杨烁紧张的注视下,沈寒越只是试探性的抬了抬胳膊,身上,就立刻响起什么被崩坏的声音。

    两个颈窝那里,果然华丽丽的开线了。

    当然,比开线最引人注目的,是杨烁的一声哀嚎。

    “沈总,这是贝贝买给我的礼物,要是被她知道了,会生气的……”

    好吧?

    沈寒越平生,第一次对杨烁,露出了一抹歉疚的神色,老老实实的脱下西装,就又重新,折回商场了。

    赔了杨烁一个一模一样的西装,这才反应过来,似乎,这里,还有他可以穿的尺码。

    收拾完毕,低头瞄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嘱托杨烁提着他换下的西装,去地下停车场,原地等他。

    就慌忙,朝着商场四楼的咖啡店,走了过去。

    刚走到咖啡店的门口,手心就紧张的,渗出了细细密密的虚汗。

    正准备进去呢。

    “砰——”

    一个女人,就这么好巧不巧的撞在了他的胸膛上。

    她夸张的娇嗔,立刻就换来了男人的一个白眼。

    可她却丝毫不在意似的,还有意无意的,往后拢了拢头发,然后,往男人的方向,又凑近了几分。

    因为是夏天,这个女人穿的很是清凉,而且裙子,还极其的省布料。

    特别是胸前那一块呼之欲出的起伏,随着女人的喘息声,一动一动的。

    “先生,你撞坏了我的手机,不该赔我去挑一个新的吗?”

    女人先是弯腰,捡起地上的手机,起身的时候,还特意把身上的沟壑,正对着男人的目光。

    起身的动作,妖娆至极。

    连按了几下黑屏的手机,就娇媚的,冲男人说了这么一句话。

    甚至,手指还有意无意的,朝男人的胸前,划了过来。

    一举一动,都魅惑至极。

    沈寒越皱着眉头,猛地往后一退,避开了女人的手指,这才冷着脸,瞪了她一眼。

    随手从钱夹里,掏出几张钞票,就朝她身上,甩了过去。

    “这是维修费!还有,警告你,离我远点!否则,我不介意找人追究一下,这手机究竟是缘何出了故障?”

    一字一句,警告意味十足,说完,就头也不回的,推开咖啡店的玻璃门,走了进去。

    戚晓正坐在靠窗的位置,方才那精彩的一幕,自然,也被她尽收眼底了。

    优雅的端起面前的咖啡杯,小心的啜了一口。

    抬头瞄向男人的眼神,也稍稍温和了点。

    不过,待男人转头瞥过来的时候,她就不动声色的垂下了头。

    假装惬意的,品着口里的咖啡。

    其实,不是故意,捉弄他,而是刚才的电话里,她就已经明确说过了。

    她的女婿,必须有一双敏锐的眼睛,这样,一旦他身边的女人,有一天遭受了陷害,他才能一眼瞅出端倪。

    因此,她电话里的要求就是——在咖啡店里,第一时间,把她认出来。

    沈寒越不动声色的,瞄着四周的人群。

    总觉得,这个清冷的时间,似乎咖啡店里的人,比平时多了些。

    而且清一色的,还都是和戚晓年纪相仿的女性。

    原因是什么,自然不言而喻了。

    嘴角微微弯起,脸上划过一抹意味深长的淡笑,就优雅的,朝戚晓的方向,走了过来。

    “伯母您好,我是沈寒越——”

    先礼貌的打了个招呼,自然而然的伸出手掌,和戚晓握了握,这才优雅的,在戚晓的对面,落座。

    “你是怎么,一眼看到我的?”

    戚晓虽然也上过无数的时尚周刊,但是,那却都是许久之前的事情了。

    自从移居国外,她都已经鲜少在人前露面了。

    又加之,她今天的装扮,很随意。

    随意的,远远一看,就像是一个悠闲的大学生。

    而且,她的头微低,刚好把五官藏了个最不容易被看到的角度。

    她事先安排好的人,几乎也和她的动作,如出一撤。

    在她刻意的干扰下,他能一眼看出端倪,敏锐力这一点儿,似乎是过关了。

    只是她有些好奇的是,自己究竟是在哪里,露了馅?

    “伯母,您的干扰,很成功,那些人,反应也很快,几乎在您做了动作之后,她们就迅速的,跟上了,只是您这个位置,似乎独特了点,这边,似乎只有这两个位置,能恰好看到门边的情况,而其中一个位置的女人,模仿动作的时候,因为位置不佳,总是比别人要慢半拍,所以……”

    沈寒越说这话的时候,就意味着,他已经知道,门口的情况,是怎么回事了?

    “伯母,我现在知道念念贪玩的性格,是像谁了?”

    不敢表达,被试探的不满,于是,就干脆直指戚晓的贪玩了。

    既不过分,也可以适时的缓解一下尴尬的氛围了。

    戚晓尴尬的一笑,就随手,招呼服务员,又多加了一杯的咖啡。

    “看样子,因为今天的试探,你的心情,受到了影响?”

    戚晓也不拐弯抹角,随口抿了一口咖啡,就直白的,问了一句。

    “伯母,其实,对于您的试探,我没有生气,我生气的是,我做的还不够好,否则,您和伯父,就不会对我,有诸多的不放心了?”

    他这句话,既是检讨,也是保证了。

    趁戚晓,没有刻意说出反对之前,先郑重的,表明他的态度。

    戚晓先是一愣,继而就笑了:“不必紧张,我不过是因为逛街累了,想着这里离沈氏不远,在不耽误你工作的情况下,约你聊聊而已……”

    说完这些,迟迟没有下半句了。

    其实,她所谓的聊聊,在刚才的试探里,也已经差不多明白了。

    自然也没有需要聊的必要了。

    看着戚晓舒展的眉眼,沈寒越这才舒了一口气——看样子,这次的初次见面,他已经过关了?

    只是不知道,面对顾毅君的时候,有没有这么轻松了。

    “听说,你因为当年的事情,还狠狠责难过小念一把呢?”

    就在沈寒越彻底放下防备的时候,戚晓,却突然面带微笑的,看了她一眼。

    语气很轻柔,但问出的话,却犀利无比。

    戚晓既然能问出这些,就证明,她对这些事情,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他回答说“不是”,似乎就虚伪了。

    如果回答“是”,只怕,戚晓后边,还有一堆责难的话,在等着他呢?

    思索了再三,直接恭敬的站起身子,就对着戚晓,鞠了三个躬。

    “伯母对不起,虽然,对于之前我的偏激,念念已经理解了,但当时伤害了您的女儿,我还是需要,向您说一声抱歉的——”

    他脸上的表情,真诚无比。

    既是真心诚意的,向戚晓道歉,又在有意无意的,向她暗示了一下顾念的态度。

    意思自然不言而喻。

    既然顾念都已经不在意了,就意味着,现在的他,已经诚心改过了。

    “对于你母亲的事情,你现在,怎么看?”

    身为母亲,戚晓也知道,提起过世的母亲,对他来说,多少也是一个伤害。

    但她作为顾念的妈妈,却不得不借机看一看,他心底的态度,究竟是不是如他所说这般,一点儿也不计较。

    “我不觉得,我母亲的初衷,有什么错?只是错在她,信错了人!当然,站在伯父伯母的立场,事实上,你们也没有任何的过错!因为,相同的事情,如果换在我的身上,在类似的那种场合,我也会把所有的注意力,全数放在念念的身上,甚至,不惜死,也不会让她出任何的差池……”

    一段话,说的铿锵有力,眼神里,是说不出的坚决。

    藏在桌下的手,紧紧的捏成拳头。

    其实,这个道理,还是顾念上一次被秦慕绑架的时候,他深深的领悟到的。

    那个时候,尽管没有亲耳听到秦慕口中的真相,他对顾家的一些小芥蒂,也早已经释怀了。

    戚晓只是淡淡瞥了一眼,就觉得,他这番话,绝对没有任何的夸张成分。

    她赞许似的点了点头,就低头,朝手腕上的腕表,瞥了过去。

    脸上,隐隐有些焦灼之色。

    “伯母,你是在等伯父过来吗?”

    戚晓并未回答,只是焦灼的摇头,就从手包里掏出电话,飞快的拨了出去。

    明明一个小时之前,她就收到了韩碧娜的消息,这么久了,没道理,还没到的……

    **

    彼时,顾念,正不耐烦的以手抱胸,黑着一张脸,朝车窗外张望着。

    而韩碧娜,早已经拉开车窗,对着外边积极“劳动”的几个男人,一通抱怨了。

    “这就是你们口中那个强悍又拉风的骚包车,我去,可真够强悍的,统共也就四十分钟的车程,先是抛锚不说,接着,轮胎又爆了,好吧,这么多意外,终于算结束了吧?结果,刚换好的轮胎,又爆了!”

    说完,喘了一口气。

    就又继续抱怨道:“我今儿可算是知道,什么叫帅的车见车爆胎了,敢情是因为这个骚包的车子,以为自己很帅,没事,就玩自爆呢?”

    “噗——”

    顾念方才脸色还很不好呢,听韩碧娜这么一通抱怨,一个忍不住,就“噗嗤”笑出声来了。

    而外边的几个男人,尴尬的讪笑了两声,就开始等着同伴回来了。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去附近买车胎的男人,就空着手,喘着粗气,回来了。

    “我在最近的两个售卖店,都问过了,这个型号的轮胎,刚好缺货!而其余的售卖点,走路过去,大概要一个小时的时间……”

    眼下,也只有两个办法了,要不,打电话给维修公司,原地等待。

    要不,就是向过路的车辆,暂时借一个了。

    几个男人,正商量呢。

    韩碧娜,就极其不耐烦的,拽着顾念的胳膊,下车了。

    “你们慢慢修吧,我们打车,总行了吧?”

    “不行!”

    这几个男人,刚才还一副好说话的样子呢。

    一看到韩碧娜和顾念要走,就强横的朝这边走过来,拦下了她们。

    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就这么当街拦阻着两个娇俏可人的女人。

    一瞬间,就吸引了路人的视线,甚至有人,已经把那几个男人,误以为是心怀不轨的坏人了。

    眼看着,都有人要偷偷打电话报警了。

    顾念随手拦了一辆的士,就想了一个折衷的办法:“你们派两个人,和我们一起打的,其余的人留下修车!”

    见他们为难的张张嘴唇,似乎还要拒绝,顾念,干脆强横的,睨了他们一眼。

    “要不你们就选第三个办法吧,我们朝周围的人呼救,说你们是专门拐卖妇女儿童的诱拐犯!”

    顾念甩下这句威胁,就直接和韩碧娜一起上车了。

    而其余的人,面面相觑了半天。

    在的士打算离开的一刻,终于,把离车门最近的两个男人,推了进去。

    “两位小姐,去哪儿?”

    这位的士司机的普通话,说的很是别扭,尾音,也咬的很奇怪。

    坐在副驾驶座的顾念,不经意的,就朝他瞄了一眼。

    待看清他褐紫色的瞳孔之后,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你是外国人?师傅,我们要去卓越百货,你确定,你能找到路线吗?”

    不知道为什么,顾念总觉得,今天出门,是不是没看黄历。

    一路上,车子连番出事,就算了。

    好容易打个的士吧,还碰上一个外国人。

    外国人,对华夏的路线,能熟悉到哪儿去呢?

    她真的很怀疑,今天到底有没有办法,顺利到达卓越百货?

    “放心吧,车子有导航?”

    他狭长的丹凤眼,只是略略一扫,顾念就感觉,似乎有电流,从他的眼眸子,流泻出来。

    这是一个,天生就会放电的男人。

    再配合上精致的五官,以及完美的脸部轮廓。

    他的身上,就仿佛携带了天然的磁石一般,任何女人看到他,好像,都能不自觉的,被他吸进眼睛里似的。

    碰到帅哥,顾念自然也会多打量几眼。

    但也仅限于多看几眼而已,并没有花痴似的,死死盯着他。

    也没有像别的女人一眼,欲拒还迎的转开视线,回头在偷瞄他。

    男人随意瞥了一眼,鼻子一抽,就露出了一个打击过度的神情。

    “曾经,有朋友告诉我,女人只要看上我一秒,眼睛就再也没办法移开了,这么多年,这样的事情一多,我也就相信了,不过现在看来,是我的朋友,说谎了?”

    他说话的时候,紫褐色的眼睛,一眨一眨的,说不出的魅惑。

    完美的五官,随着皱起的鼻子,微微收缩一下,说话的时候,声音低迷好听,和他的笑容一样,魅惑十足。

    韩碧娜,原来正在后座闭目养神呢,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激动的跳了起来。

    也不顾男人是不是在开车,抓着他的双肩,就半强迫似的,使他转过身来了。

    幸好碰上了红灯,否则,只这么紧急刹车,非得被后边的司机,骂死不可?

    “呀,这么帅的男人,怎么沦落到的士小哥了?”

    韩碧娜花痴的对着他的脸,端详了一会儿,等绿灯亮起之后,就瞬间放开了他。

    但手放开了,嘴上可没闲着。

    “喂,你长成这样,简直就是天生的牛郎胚子嘛,做的士司机,简直就只能用四个字形容了——暴敛天物!”

    男人的嘴唇抽了抽。

    “小姐,你确定,这是赞美吗?”

    “当然,你看你那气质,只是随意往哪个夜店一扎,绝对是活招牌一样的存在!”

    韩碧娜继续说道。

    这下,男人的脸色,更黑了。

    若不是她的电话突然响了,只怕韩碧娜,还能再大谈特谈一番呢。

    “喔,戚阿姨,别提了,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各种倒霉的事情,几乎都轮了一遭……什么?你说我们到哪儿了?等会,我瞅瞅,好像是快到了,要是等不及,你直接下来也行的,“的士”的车牌号是xx……”

    顾念好奇的回头,瞄了韩碧娜一眼。

    似乎很好奇,打电话就打电话,没事让报车牌号干嘛?

    而主驾驶座上的男人,脸部的肌肉,突然扭曲了几下。

    眉眼低垂着,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等韩碧娜那边挂了电话,这才状似开玩笑似的,轻启嘴唇。

    “韩小姐,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但性格,还挺谨慎!不过我好伤心啊,我的长相,就这么像罪犯吗?”

    他这句话,自然是针对韩碧娜,方才突然报车牌号,才故意说的。

    “不是,是你的长相,太勾人犯罪了,我怕我一时忍不住,对你出了手,就不好了……”

    说完,韩碧娜就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那大大咧咧的样子,就好似她突然报了车牌号,只是一时兴起的事情而已。

    可一时兴起,又如何会在上车之前,就记下车牌号呢?

    “你别多心,这只是碧娜的小习惯,就算这次司机不是你,她也会自然的记下车牌号码的……”

    见男人有些沮丧,顾念就好心的安慰了他一句。

    “谢谢。”

    男人不知是习惯,还是故意为之,每每一说话的时候,眸子,都不经意的,要朝顾念的方向,忽闪几下。

    而且,还一次比一次的电压,更强。

    顾念,就在这种高电压的连番发射之下,顺利的,到达了卓越百货。

    付了钱,飞快的跃下车子,朝男人莞尔一笑,拽着韩碧娜的胳膊,就直奔商厦的大门而去了。

    那两个男人,从始至终,都仿佛是隐形人一样,不言不语。

    只是,在离开的时候,均不约而同的转身,警告似的,瞪了车里的男人一眼。

    不管顾念有没有察觉到异样,但他们,却是觉察到的。

    只凭着男人周身散发的危险气息,就料定,他的身手不凡。

    只是,黑道上的人,向来如此,若是对方没有出手,就只当他是路人了。

    在利害关系还不明朗的时候,实在犯不上,主动挑衅。

    男人始终木着一张脸,一脸无害的表情,回视了他们一眼。

    方向盘一打,就飞快的,驶离了所有人的视线。

    握着方向盘的手,越攥越紧,眼眸微眯,嘴角就挂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坏笑。

    而这边的韩碧娜,随同顾念,一走近咖啡店。

    就撒娇似的,挨着戚晓的手边,坐了下来。

    然后,得意的睨了一眼小念。

    “你都有老公了,我还没有,所以,以后戚阿姨手边的位置,就是我的了!”

    顾念嘴角一撇,只回了她两个“呵呵”。

    没人比她更清楚,顾毅君那强烈的占有欲了,戚晓手边的座位,不管是之前,还是以后,估计也只能是他的吧?

    和韩碧娜,调皮的互瞪了几眼,就转而,紧挨着沈寒越手边,坐了下来。

    “我妈没为难你吧?”

    “小念,怎么说话呢?妈是这种人吗?”

    在戚晓眼里,方才的种种,都不算为难,所以,她又怎么会承认呢。

    韩碧娜也陪着戚晓,一起讨伐顾念。

    几人玩玩闹闹中,时间,就飞快的过去了。

    直到戚晓的电话,催命似的,响了起来。

    她这才拽着韩碧娜,和顾念道别了。

    周围,一安静下来,沈寒越,这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紧绷的面部肌肉,也一点点松弛了起来。

    他敢肯定,今天下午一定是他笑得最多的一次了。

    顾念连忙伸出小巴掌,顺着男人的脸上,拍拍打打了几下。

    这才幸灾乐祸的,掩嘴低笑了起来。

    “只是面对我妈一个人而已,就把你紧张成这样,那以后我爸约见你的时候,你又要怎么办呢?”

    紧张?他看上去很紧张吗?

    男人眸子一沉,脸色一黑,似乎觉得,在女人面前,流露出紧张的一面,是很丢脸的事情一样。

    傲娇的起身,抬脚就朝门外走了过去。

    一会儿,又像是忘记了什么重要东西似的,猛地折回身子,把顾念往怀里一揽,又重新走了出去……

    **

    戚晓,一推开酒店的房门,就看到顾毅君黑着一张脸,兀自坐在床沿上,生闷气。

    见到戚晓进去,就好似没看到似的,别扭的冷哼一声,就转过了身子。

    见韩碧娜叽叽喳喳的进来,打开电视,更是没了好脸色。

    手一指房门的方向,就冷酷的下了逐客令。

    “你赶紧回瑾寒那里去——”

    语气生硬,眼神冰冷。

    韩碧娜还想再说什么,得到戚晓的眼神示意,嘴唇委屈的一撇。

    就逃也似的,推门离开了。

    房间里,转眼只剩下他们两人了。

    顾毅君沉默的,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

    见戚晓一点儿表示也没有,就猛地站起身子,一把揽过戚晓柔软的腰肢,迫使她和自己的视线对视。

    这才生气的,讨伐开了。

    “有你这样做妻子的吗?居然偷偷喂老公吃了迷药,然后一个人偷偷跑出去?老实交代,你究竟去哪儿了?是不是去见什么故人了?”

    顾毅君每每一吃起醋来,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

    眉头深蹙,愤怒的咬着嘴唇,那架势,恨不得狠狠的捏死谁似的。

    可他周围并没有情敌,只有戚晓。

    所以,就算眸子里盛着满满的愤怒,面对戚晓的时候,每一个动作,也都是极其小心的。

    生怕一时没控制住,会弄疼了他的晓儿似的。

    每每,一看到他这认真吃醋的表情,戚晓,就忍不住想笑。

    “毅君,都这么多年了,故人的孩子,也该结婚生子了吧,你还吃哪门子飞醋嘛?”

    戚晓抿嘴一笑。

    见顾毅君,越凑越紧,清丽的脸上,还不经意的,飞起了一片红霞。

    “我不管,我今天饿了一天,你负责,喂饱我!”

    他赌气的冷哼了一声,身子,就和戚晓,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温热的气息,一点一点的,打在戚晓的耳边。

    手,也不老实的,顺着戚晓柔软的腰肢,一路向上。

    眼神里,有火苗窜动。

    “毅君,别闹,我还有正事,要跟你说!”

    戚晓努力,推了他几把,见一直推不开,便抬头,嗔怪似的,睨了他一眼。

    “不急,有什么正事,也等我们的正事忙完了,再说!”

    说这话的时候,顾毅君的喘息声,已经越来越急促了。

    戚晓无奈的摇了摇头,估摸着这会儿,就算是她说什么,顾毅君也不一定,能听的进去吧?

    配合着他,踮了踮脚尖,就任由着他那凉薄的嘴唇,在她莹润的樱唇上,任意肆虐一番。

    房间里,先是一片的呜呜恩恩的声音。

    紧接着,男人手臂猛地一抬,把戚晓打横抱起,就把阵地,又转移到卧室了。

    床一直来回摇晃了很久,男人才彻底停了下来。

    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这才坏笑着,捏了一下戚晓娇俏的小鼻子:“现在,开始交代吧!”

    什么叫“交代”啊?”

    戚晓嗔怪的睨了他一眼,似乎对于他这个措辞,很不满意。

    矫情的揪着男人的胳膊,半强制的,让他改了措辞,这才,说起了下午的事情。

    “所以,你的意思是,只是单凭几个小时的相处,你就这么草率的,把我们女儿的一辈子,交代出去了?”

    听戚晓夸奖别的男人,原本心里,就很不爽了。

    又想到,这男人,还是女儿不顾一切也要嫁的男人,他的心里,就更不爽了。

    “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小情人,所以,你是舍不得你的小情人了?”

    戚晓,伸出手指,故作生气的点了点他的额头,揶揄道。

    “不是舍不得,我是害怕哪天,小念受了欺负,你会心疼!”

    顾毅君认真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此时的表情,要多深情,就有多深情。

    “那要不,你明天也见一见他?”

    “见是要见的,只是,我想换一种方式!”

    顾毅君狡黠的眨巴了几下眼睛,戚晓就知道,这男人,指不定又想出什么损主意了呢?

    ……

    **

    彼时,沈寒越和顾念,也是刚做完一场运动。

    拖着大汗淋漓的身子,从浴室冲完澡出来,就对着床的方向,连打了几个喷嚏。

    “沈、寒、越,你丫故意的,对吧?”

    顾念一边不停的喘气,一边不满的,使劲擦着,他无意喷过来的口水。

    “刚才,我们都已经互吞了口水,你难道,还在乎这个吗?”

    男人一脸坏笑的,朝她凑了过来,炙热的薄唇,眼看就要覆上去了。

    慌忙又转过身子,背着顾念,连打了几个喷嚏。

    “沈、寒、越!你老实交代,刚才是不是又洗了冷水澡?”

    这次的怒吼里,似乎带了一丝责备和心疼。

    吼完,柔嫩的小手,就朝着男人的额头,摸了一把。

    见他额头的温度正常,这才放心了。

    “老婆,若是不喜欢我洗冷水澡,就要多多锻炼身体才行喔,你身子骨那么弱,我的身体没办法完全得到满足,只能靠冷水,强压下去了……”

    男人说话的时候,还魅惑似的,凑近女人的耳边,直吐气。

    眼眸微眯,就像是一个没吃饱的饿狼似的。

    “沈寒越,你是饿死鬼投胎啊?我猜你上辈子,一定是被欲、望活活憋死的!”

    在男人的薄唇,又一次覆上她的嘴唇之前,女人恶狠狠的,睨着他,说道。

    好半天,男人才放开,温热的气息,时不时的,打在她的脸上。

    低迷的声音,一下一下的,从他炙热的薄唇里,倾吐而出。

    “原来,你上辈子的时候,身子骨,就不太好啊,乖,所以这次,一定要多锻炼一下,不能把这个遗憾,带到以后的——”

    说完,身子一挺,就直直的,朝女人的身上,压了上去。

    “呜呜……”

    顾念的身子,有些吃不消了,就这么呜呜的,对着男人,求饶了几下。

    却不知,在这个时候,她的求饶,恰恰是对男人,最大的鼓励。

    得到这番“鼓励”,男人的动作幅度,就更大了。

    就连顾念身下的这张大床,似乎都有些不堪重负的意思了,呜呜的哀鸣个不停。

    大约又过了一个多小时,被喂饱了的男人,脸上带着一丝不正常的潮红。

    眯着眼睛,被汗打湿的头发,就朝顾念的头边,凑了过去。

    顾念嫌弃的移开,他就紧跟着,又凑近了几分。

    “沈寒越,亏我还以为,你被我妈,这么一通收拾之后,很可怜呢?哼,看你精神这么旺盛,就知道还是欠收拾了!下次,不管我爸怎么“蹂躏”你,我一定举双手双脚赞成!”

    顾念赌气的翻了个白眼,恶狠狠的,说道。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