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六章 俞北腹黑的一面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4:56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天临酒店,总统套房。

    戚晓,一边漫不经心的,看着电视,一边时不时的,透过玻璃门,朝雾气蒸腾的浴室,瞥上一眼。

    在戚晓第N次,偷看了之后,门,突然从里,被打开了。

    “既然这么忍俊不禁的话,就一起进来洗呗——”

    男人,斜倚在门框上,除了下身,裹了毛巾。

    整个上身,就这么完全的,展现在戚晓的面前。

    他的嘴角弯起,噙着一抹魅惑似的坏笑。

    冷峻的侧脸,在灯光的照射下,似乎,都隐隐泛着诱惑的光芒。

    两人虽然已经结婚多年了,但戚晓,每每面对顾毅君的调戏,总会不由得,红了耳根。

    这次,也不例外。

    使劲,静了静心神,这才勉强,把目光,从他那完美的身材上,转移开来。

    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就心不在焉的拿着遥控器,乱按了一气。

    男人,抹了一把身上的水珠,折身,又从架子上,随便拽了一条浴巾,往身上一披。

    噙着笑意,一点点的,朝着戚晓的方向,移动着。

    眼看着,他的手,就要摸上戚晓那柔软的腰肢了。

    沙发上的女人,却突然,猛地弹跳了起来。

    这欲迎还拒的戏码,要不要,再浮夸点呢?

    男人,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几分,为了对得起,她这般浮夸的表情,正准备,在进一步呢。

    戚晓,却猛地转身,一把拽过他的胳膊,然后,大张着嘴唇,指着电视的方向。

    “武打新人女星李沁,连夺两枚奖座,成为本次金鼎奖,最大的黑马……”

    李沁?这是谁?

    一个名不经传的陌生女人,值得大惊小怪成这样吗?

    顾毅君,微微蹙了眉,面带不解的,凑近戚晓旁边,坐了下来。

    “你还追星呢?”

    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语气里,隐隐有些调笑的意思。

    “不是,我是想让你看上一条播报——小念和沈寒越,下个月二十八号结婚,身为父母,我们居然不知道?”

    戚晓嘴角一弯,自嘲似的,笑了笑。

    “你说,我们要是没有偷偷过来,这个消息,瑾寒打算,怎么瞒下呢?”

    顾瑾寒的消息网这么灵通,而且,人又在A市,这边的新进展,他没道理,不知道?

    所以,戚晓几乎毫不迟疑的,就下了一个结论——

    顾瑾寒,似乎一直以来,都在刻意隐瞒,顾念在A市的动向吧?

    原因是什么,戚晓也不想追究,她现在脑子里,都在嗡嗡的闷叫着——她唯一的女儿,要结婚了?……

    顾毅君,眼眉深锁,周围的气压,也陡地,下降了几分。

    她的女儿就要结婚了,却独独瞒着他们?

    怎么?这个沈寒越,难道连得到他们认可的勇气都没有吗?

    还是说,他本身就心怀叵测呢?……

    此刻,沈寒越自己,估计都想不到,他现在在岳父岳母心中的形象,究竟是多么的糟糕?

    从宴会回来的路上,女人,一直在不停的打呵欠,原本,想询问一下,她对婚礼的建议呢。

    最终,实在不忍心,看她太过疲累。

    就抱着她,爬上病床,然后相拥着,看她睡了过去。

    而他,却一直在暗暗思忖着,今天所有的事情。

    正兀自捋着纷乱的思绪,突然,后背一凛。

    整个人,就满脸警惕的,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外边有人?

    虽然,门外一片寂静,甚至,连脚步声,都不曾响起。

    可是,那种危险的气息,他还是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

    这是,人对危险感知的一种本能,只是,随着人类的进化,大多数人的这种感知,已经越来越薄弱了。

    不过,沈寒越因为小时候体弱多病,为了强身健体,跟着武术班的师傅,锻炼了好几年。

    习武之人,对周围气息的感知,原本就比较敏锐。

    为了不打草惊蛇,沈寒越,从始至终,都没发出任何的声音。

    蹑手蹑脚的下床,走到门边的时候,猛地一推门,迅猛的拳头,就飞快的,朝门外的人,砸了过去。

    他的拳头,又快又猛,为了一招致命,方向,正对着来人的太阳穴而去。

    若不是薛浩扬本身实力不错,只怕这次,就要死在他手里了。

    “寒越,你疯了?”

    薛浩扬也懒得跟他计较,躲开了他的攻击,就漫不经心的双手抱胸,往后退了一步。

    以一种防备的姿势,看着沈寒越,那血红而阴冷的眼睛。

    见他半天没反应,这才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做噩梦了?抑或者是梦游?”

    沈寒越,并不回答,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薛浩扬,看了又看。

    半晌,才缓缓开口,用一贯冰冷的语气,问了一声:“你在门外,多久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熟悉的语气,竟第一次,让薛浩扬有一种后背发寒的感觉。

    抬头,脸上满是莫名其妙的神色:“什么叫,来多久了?我只是路过这儿,要去看望我的一帮兄弟而已……”

    “发生什么了?”眼眸微紧,沈寒越眸子里的警惕,已经少了许多。

    “还不是帮派之前的恩怨。妈的,真是邪了门了,原来,这里大大小小的帮派,谁敢来青木帮的地盘上捣乱?可是最近这几天,各式各样的小帮派,就好似是被什么人,鼓动了似的,开始三三两两的,和青木帮对着干了……”

    薛浩扬说的这些情况,早在他刚接手青木帮的时候,就已经发生过了。

    只是,因为他一贯的狠戾手段,狠狠的镇压了之后,整个A市的帮派,在提到他的名字,都会下意识的,倒抽一口凉气。

    好在,薛浩扬素来就是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加倍还之”的性格,所以,他们只要不主动挑事,青木帮,也不会去主动挑衅的。

    十年以来,有多少帮派,对青木帮的蒸蒸日上,而眼红不已。

    但再眼红,也没有人,敢上前招惹。

    可是现在……

    原来一直维持的平衡,看来,他们是打算主动打破了?

    沈寒越眼神微转,总觉得,这几天的事情,已经越来越蹊跷了。

    “最近,有什么外来势力,进入A市吗?”

    “你说的这个,我也查了,可是,什么都没查到!所以,我估摸着,应该是那些帮派,背地里,勾结一团了……”

    薛浩扬也不傻,自然知道,沈寒越话里,是什么意思?

    “你心理有主意就行,记得,有什么资金上的需要,随时找我!”

    沈寒越的脸色,越来越沉,安慰似的,拍了拍薛浩扬的肩膀,就转身回病房了。

    有了刚才的连番试探,和观察。

    起码有一点儿,他是可以确定了——刚才门外的那个气息,似乎,并不属于薛浩扬。

    看来,不仅是薛浩扬被盯上了,就连他,也莫名的,被某个不知名的势力,给盯住了?

    那路上的障碍,和他们有关吗?

    抑或者,他若是晚到一步,那边的宴会上,就会有什么事情,连番的,针对着顾念而来?

    他躺回床上,重新闭上眼睛。

    脑子飞快的运转了好一会儿,这才沉沉的睡了过去。

    ……

    **

    又是和往常一样平淡的早晨,顾念和沈寒越,一起吃了早饭。

    就怏怏的,看着男人,离开了。

    等沈寒越一走远,顾念脸上怏怏的神色,立刻就不见了。

    三两下,从病床上跳下来,正打算,往外走呢。

    迎面,就撞上了一堵肉墙。

    抬头,就撞上了沈寒越那双略带责备的眼眸。

    顾念,先是心虚的低头,呵呵干笑了两声。

    “我吃撑了,就是下床,走两步!”

    说完,抬头,见男人,依然面无表情的盯着她,这才一脸愤愤的,捏了捏拳头。

    “沈、寒、越!我的伤,早就好的差不多了!不让出院就算了,就这么把我关在这里,跟软禁有什么区别嘛——”

    男人,眼眸动了动:“我有说过,不允许你适度运动了吗?”

    话音刚落,突然冲进来的韩碧娜,就猛地,停了下来。

    她是来的,太不是时候,所以打扰了两人运动吗?

    一脸坏笑的,冲顾念摆摆手,就面对着他们,连连后退。

    结果,“砰——”的一声,就撞到了后边的门框上,疼的她直龇牙。

    活该,让她丫的,思想邪恶。

    顾念,先是没好气的,瞪了韩碧娜一眼。

    这才狗腿似的,转过头,看着沈寒越,呵呵傻笑:“你的意思是,我今天可以出门了?”

    “是的,刚才,我已经帮你办理了出院手续,现在,就让浩扬,送你回家!”

    原本以为,是允许她出门了呢?结果,不过是从医院这个“牢笼”,换到环山别墅而已?

    “沈寒越,老这么一直养病,我会发霉的?”

    女人捏着小拳头,不满的,冲男人抱怨。

    “所以,我才特意把韩小姐请过来,陪你解闷——还有,杨烁,已经把乐乐送过去了……”

    乐乐是谁?是条小狗吗?所以,今天沈寒越喊她过来的意思,是让她和小狗一起,陪顾念解闷了?

    韩碧娜,并没见过乐乐。

    只是凭着沈寒越的语气,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不过,想着她今天过来的最终目的,不满的翻了个白眼,最终,还是把心里的不爽,给强忍了下来。

    一迈进别墅的大门,顾念,就听到了乐乐那嘹亮的哭声。

    沈君美黑着一张脸,咬着嘴唇,就这么死死的,盯着乐乐。

    “小家伙,我求求你,能别哭了吗?”

    乐乐扬起满是泪花的小脸,看了看沈君美,又哇哇的大哭了起来。

    “喂——”

    沈君美是彻底的无语了。

    如果不是因为,最近要和顾念好好相处的话,她估计,早就扬起巴掌,狠狠的教训这小家伙一顿了。

    攥着小拳头,恨恨的瞪着面前的小人:“你说,你要怎么样,才能不哭?”

    乐乐,又一次停下了哗哗直流的泪花,扬起一张可爱的小脸,看着沈君美,用一种含混不清的语气说道。

    “骑马马——”

    一边说,还一边摇摇晃晃的,抓了抓沈君美的裙子。

    皱着小鼻子,就凑近沈君美的裙角,擦了擦。

    “喂——”沈君美冷喝了一声,小家伙,就又一次放声大哭了起来。

    她朝天翻了翻白眼,尖利的指甲,朝乐乐凑近了几分,眼看着,就要嵌进乐乐那白嫩的手臂了。

    一扬脸,见到顾念正挽着韩碧娜,缓步走来。

    面上尴尬的一笑,立刻化拳为掌,轻轻的拍了拍乐乐的后背。

    然后,委屈的,朝着顾念的方向,喊了一声。

    “大嫂,你快来帮帮我吧,我都快被这小家伙,折腾死了——”

    韩碧娜原本就看不惯她,看到她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就烦。

    “我看,是小家伙,就快被你折腾死了,才对吧?一个小孩子,你看看你把她欺负成什么了?”

    欺负?

    如果顾念晚回来一步,沈君美说不定,就真的忍不住,朝乐乐动手了。

    但忍不住动手,和真的动手,毕竟是两码事。

    听到韩碧娜的讽刺,那委屈的眼泪,就再也盛不住了,一边哗哗的流淌着,一边撒娇似的,看向了顾念。

    “大嫂,都是我太笨了,呜呜……”

    说着,又是一声委屈的啜泣。

    之前,沈君美傲慢无礼的样子,韩碧娜又不是没见过。

    如果,自打她看不上沈君美的那一刻,这女人,还能肆无忌惮的和她耍横,那么,心里对她的偏见,也许就没了。

    可是,之前,还一副“天下我最大”的模样,现在,又哭哭啼啼的装小白花。

    这前后迥异的变化,就算是韩碧娜想对她放下偏见,都难!

    “喔,原来你也知道,你很笨哪?”

    韩碧娜嘴角上扬,脸上那毫不掩饰的嘲笑,直接就刺伤了沈君美的眼睛。

    她一边哭哭啼啼的抹眼泪,一边狠狠的,瞪了韩碧娜一眼。

    “我就是笨,有本事,你哄一下乐乐,让我看看呗——”

    沈君美挑衅似的,瞥了一眼韩碧娜,她可不觉得,这个性格火爆的女人,在面对小孩子的时候,会比她强大哪里去?

    退到一边,冷冷的看着韩碧娜,朝乐乐走过去。

    “哈喽,乐乐——”

    韩碧娜弯下身子,先让自己的视线和乐乐的视线,达到一条平衡线,这才友好的,握住了乐乐的小手。

    小家伙,立刻就收起眼泪,不哭了,而是转而,好奇似的,盯着韩碧娜。

    “沈君美,一个人,是真心,还是假意,就连一个小孩子,都瞒不到的,你还想妄图,瞒着谁呢?”

    说完,小手往乐乐的腰上一掐,直接把小家伙一直举到头顶,然后这么上上下下的逗着她。

    “小家伙,这个叫飞天天,比骑马马,是不是好玩多了……”

    看着乐乐,已经破涕为笑了,顾念的嘴角,也不由得,扬起了一个“微笑”的弧度。

    可是,沈君美却心虚了。

    她紧张的捏着手指,愣愣的看着韩碧娜的背影。

    总觉得,这个女人,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否则,没道理,每次都意有所指的,说这些呀?

    她越想,心里越怕。

    倒不是怕事情败落了,会被沈寒越罚。

    而是,眼看着这药,还差几天,就差不多可以了。

    若是就这么被发现了,实在是可惜!

    只是,转念一想,这次的事情,她都是亲力亲为,就连家里的佣人,也没人知道。

    韩碧娜,没道理会知道吧?

    紧蹙的眉头,慢慢的舒展开了,眼看着挨到了中午,趁着所有人不注意。

    就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厨房。

    “吴嫂,放好了吗?我好饿啊!”

    这已经是沈君美第N次,不等饭好了,就主动喊饿了。

    虽然觉得疑惑,但厨房里的佣人,也没敢多问。

    先随意,帮她盛了一小碟的汤,就递了过去。

    “君美小姐,您先喝口汤,垫吧垫吧!”

    说完,就又转身,去忙了。

    沈君美趁没人留意,小心翼翼的从手心里,摸出一包提前磨好的中药粉,哆嗦着双手,刚往顾念爱吃的饭菜里,撒了一些。

    门外,突然就响起了一个温润好听的嗓音。

    “君美——”

    “啊——”慌里慌张的回头,一个不小心,就被最外沿的饭菜,碰撒在地了。

    心虚的抬头,看了一眼俞北,咬着嘴唇,正不知道说什么呢。

    男人,却直接温柔的走了过来,然后抓起沈君美的手,在嘴边,吹了吹:“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这要是烫伤了,就不好了……”

    心疼?

    这还是俞北第一次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沈君美的眼睛眨了眨,一滴热泪,就顺着眼角,滚了下来。

    “俞北哥哥,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吗?”

    “确切的说,是来蹭饭了!”

    说完,就对着厨房里那些已经出锅的饭菜,狠狠吸了吸鼻子。

    “吴嫂的手艺,真是越来越精湛了,若不是,您舍不得离开沈家,我说什么,也要把你挖去俞家不可……”

    “俞先生,要是喜欢,可以随时来沈家蹭饭的,这样,君美小姐,一定会很乐意的……”

    这里的佣人,也就吴嫂,因为在沈家的日子很长,所以,面对沈君美也好,沈寒越也好,都能适度的,开个小玩笑。

    “吴嫂——”

    沈君美的脸颊,瞬间就红了个彻底。

    不好意思的跺了跺脚,瞥了俞北一眼,就满脸娇羞的,出去了。

    而俞北,并没有跟出去,而是,又缠着吴嫂,说了一会儿话,这才起身,去了前厅。

    恰时,顾念正抱着乐乐,和韩碧娜一起走进来。

    见到俞北和沈君美,就揶揄似的,掩着嘴低笑了两声。

    “俞北,下个月二十八号,我和寒越结婚,要不,你们也凑个热闹,一起办了吧……”

    “大嫂——”

    沈君美羞涩的,喊了一声,然后,就不好意思的垂下了眸子。

    而俞北,眼底明显闪了一抹的苦涩,只是很快,就又恢复了那副温润如玉的模样。

    尽管知道,顾念每每这么没心没肺的开他玩笑,只是,希望,他能尽快的,放开对她的感情而已。

    但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许的失落。

    抿了抿唇,不动声色的坐下,没有反驳她。

    沈君美见状,也娇羞的,在俞北一旁坐了下来。

    心一直“砰砰砰——”跳的飞快,小眼神,还在有意无意的,打量俞北的表情。

    心里的甜蜜,都已经溢到脸上了。

    他没有反驳,是不是代表着,默认?

    沈君美的思绪,一直放在这个点上,嘴角扬起,笑的一脸的甜蜜。

    “得了吧,她要是真的能和俞北凑一对,我韩碧娜三个字,就可以倒着写!”

    说这个话,一方面,是因为对沈君美的厌恶。

    另一方面,当然是知道,俞北对顾念不一样的情愫了。

    “你——”沈君美恼怒的抬头,咬着嘴唇,狠狠的瞪着韩碧娜。

    “君美,吃菜!”

    沈君美,正和韩碧娜,用眼神在空中,互瞪着呢。

    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温润的嗓音,娇羞的一低头,就看到碟子里,多了一个剥好的虾子。

    甜蜜的夹起筷子,随意咽下,就挑衅似的,睨了一眼韩碧娜。

    韩碧娜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她总觉得,俞北的眼睛,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呢?

    顾念,明明在他对面,好吧?按照之前的认知,他不是应该对顾念呵护有加吗?

    而且,就算不是顾念,也不应该,是沈君美吧?

    韩碧娜这一刻,觉得她的脑袋,都不够用了。

    转脸,看了一眼顾念,却发现她,压根就没发现异样,而是全身心的,在喂着乐乐,喝米糊呢。

    这小心翼翼的样子,顿时让她觉得,顾念的母性光环,大增。

    也顾不上和沈君美置气了,直接就贼兮兮的,戳了戳顾念的胳膊。

    “喂,我以前都没发现,原来你这么喜欢孩子啊?既然喜欢,就赶紧生一个呗,总玩别人的孩子,别人不就没得玩了?”

    韩碧娜说完,还照着乐乐肉嘟嘟的小脸蛋上,捏了一把,然后,又吧唧,亲了一口。

    “这小脸蛋,捏着就是舒服,小念,你也赶紧生一个得了,不,还是直接生两个得了,到时候,借我一个喽……”

    韩碧娜这会儿,完全就是一副“怪阿姨”的即视感。

    顾念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就慌忙,把乐乐,抱离的远了一点儿,又继续,喂饭了。

    沈君美听到“孩子”这儿,眸底的恶毒一闪而逝,就又低头,夹起碟子里的菜,塞进了嘴里,从头至尾,都没低头,看一下,吃进去的,究竟是什么?

    ------题外话------

    骚瑞,今天身体不舒服,先更6000字,等明天白天,还会再补几千字喔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