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五章宴会风波背后,是谁?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4:53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虽然,许蕙的语气,没有任何多余的炫耀成分,听上去,更像是,两个女人,在随意的拉着家常。

    可是,因为沈君美知道许蕙的身份。

    此刻,她偷瞥顾念的时候,反倒有了些幸灾乐祸的意味。

    但病房里的其余三人,均未感受到任何的异样。

    许蕙的整体气质,偏于大气的欧美风,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而另外一个,不会让顾念多想的原因——是因为她从小的生存环境,过于简单,再加之,本身,对沈寒越的信任。

    弯了弯唇角,漫不经心的,和许蕙寒暄着。

    总觉得,许蕙这种性格,完全就是,男人、女人,都很喜欢的标准性格。

    她的语气,听起来比较舒服,而且,见识也比较独特。

    和每个人说话的时候,总能恰到好处的,拿捏到旁人的侧重点,并且,还保持着一种最舒服的距离。

    聊了一会儿,许蕙这才落落大方的,从手包里,摸出了一个烫金的请帖。

    “虽然知道你最近正在静养,但受人所托,还是希望,你能接受这个的……”

    顾念接过请帖,只是略扫了一眼,就一脸迷茫的,扬起小脸,看了许蕙一眼:“金鼎电影节颁奖晚会?”

    虽然,她对这类的颁奖可能会很感兴趣。

    可是,她只是一个独立摄影师,这跨度,也太大了吧?

    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许蕙微笑着,解释了一番。

    “其实,所谓的请帖,也是李导送来的,那次的爱情急救站,是李导电视节目的高峰了,趁着这节目的火爆程度,他趁机还拍了一个同名电影,凭着这个电影,一路直上,这三年的时间,已经奠定了他在电影圈的地位……”

    许蕙说的这个,顾念早在回国的时候,就听连贝贝八卦过了。

    当初,甚至连贝贝,还一度很替她惋惜呢。

    总觉得,这三年,她若是不离开,或许,也和李导一起,在电影界,爬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吧?

    不过,她倒一点儿也不遗憾。

    总觉得,三年前的自己,虽然,有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

    但多少,还缺了些积淀。

    不过,抛开了别的不说,今天的这个请帖,她实在是有些意外的?

    “我觉得,李导要不——就是有心提拔你,要不,就是因为你的身份吧。据说,他每次拍电影,都有一些不同的赞助商,每个人,都想指手画脚一番,做起事情来,难免会束手束脚,而他那个人,又理想化的厉害,所以,想趁机拉拢沈寒越做唯一投资商的的可能性很大?”

    许蕙,分析的倒很透彻。

    一个好的电影,就算前期的投入过大,也并不能担保,就会有一个好的票房。

    再加上,李彦枫因为自身的理想化,对于每一个细节,都吹毛求疵的厉害。

    因此,他这个人,只怕,就不知道节约成本为何物吧?

    前期投入过大,又不知道后期获利如何,所以投资商,就不是很好找了。

    为了追求,更高的效果,他的每部戏,至少,都有两个以上的投资商。

    这样的模式,虽然满足了资金的问题,但他创作的独立性,就受到了很大的挑战。

    所以,趁着这次颁奖典礼,名声的进一步提升,看样子,他是想找一个一次性,能拿出大投资,又爽快的,不去过多干涉内容的投资商了。

    只是沈寒越看上去,像是人傻钱多的主儿吗?

    商人,一切都是以利益为主,就算如今的沈氏,在外人的眼里,就是财大气粗的典型。

    只是沈氏的资金再怎么雄厚,只怕,也不会胡乱投资一些,观众不买账的东西吧?

    “他被寒越,拒绝了?”

    顾念倒是很聪明,从许蕙的这句提醒里,立刻就认识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只怕,李导想拍的东西,入不了沈寒越的眼,这才另辟捷径,把手伸到她这边的吧?

    否则,她实在不觉得,光凭三年前的一次合作,李导,还会记挂到现在?

    许蕙飞快的打了一个响指。

    方才,她还觉得,顾念在某些房面,简直迟钝的,不像女人。

    比如,她刚才的旁敲侧击,顾念,压根都没多想。

    可是,有些时候,她又觉得,顾念似乎,也没这么愚笨吗?

    就像是现在,顾念不是瞬间,就猜透了她要表达的意思么?

    于是,就越发的觉得,顾念刚才,只是在装傻了?

    心里粲然一笑,但,面上,却没有丝毫的体现。

    “恩,大抵,他特意给了我一份请帖,也是看在寒越和我相熟的面子上吧?”

    不冷不热的,抛出这么一句话,就立刻观察了一下,顾念的反应。

    只是,她预料里的反应,一个也没看到。

    眼底的失望一闪而逝,状似漫不经心的,说了一番她的打算。

    “其实,颁奖典礼,我倒没打算去,只是,晚会结束了之后,还有一个超级晚宴,晚宴的主厨,正是国际上,最有名的大厨——帕克先生,而晚宴的地点,正是在离会堂不远的一个海滩上,美食,美女,美景,这三个里面,如果非要我选一个非去不可的理由,我觉得,美食正是首当其冲的……”

    帕克先生?

    不得不说,许蕙来之前,还真是把顾念的喜好,都摸透了。

    首先,知道她是小吃货,其次,还知道,她味蕾的刁钻程度。

    这么一诱惑,顾念的小心思,就不由得动了动。

    而且,就算是不冲着帕克先生,她这次,起码也可以多多认识几个监制导演以及投资商,为后期她的发展,做个准备。

    毕竟,这三年,她除了拍摄摄影作品之外,还导了不少的微电影。

    并且,业余时间,还弄了一个剧本。

    本来打算,摄影大赛的时候,趁机找个合心意的投资商呢。

    可是,这次摄影大赛的最大投资商,却是荣光集团。

    既然,不想借助沈寒越的帮助,那顾家的帮助,她铁定也不想要了。

    而这次的晚宴,无疑,也是一个契机了?

    小眼珠,狡黠的转了几转,这才,接过许蕙递来的请帖,收了起来。

    沈君美,贵为沈氏的千金。

    经历的晚宴,不计其数,自然也不差这一次两次了。

    但是,一个连顾念,都邀请了的晚会,越偏偏没有向她发出邀请。

    她心里那颗叫做“嫉妒”的小火苗,又一次,开始叫嚣了起来。

    可是,想着顾念,以后要遭受的种种,她还是强忍着,压下了心头的不爽。

    而是,假装关心的,眨巴了几下眼睛。

    “大嫂,就连你下床出去散步,我哥都要干涉,那这晚宴,只怕我哥也不会同意吧?”

    在骨子里,她可不希望,顾念顶着沈氏的光环,到处去“招摇”。

    话里话外,都假借着关心的名义,来游说着顾念。

    也许,沈君美不这么说,韩碧娜站在朋友的立场上,也会规劝一番的。

    可是,沈君美既然站在规劝的位置里,她当然,要跟她唱反调了。

    “只是参加一个宴会而已,又不是参加铁人三项,再说,小念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总是在医院闷着,会长毛的……至于那龟毛的沈寒越,瞒着他,不就OK了。”

    韩碧娜说了那么多,也就只有最后一句,说到了点子上。

    顾念狡黠一笑,澄澈好看的眸子,就不由自主的,朝沈君美,望了望:“所以,拜托了——”

    沈君美心里,猛翻了几个白眼,但嘴上,却一直甜甜的回应着。

    “大嫂说什么呢,反正我也觉得,我哥有的时候,管的太宽了,既然你要去,我一定不会乱说的……”

    为了某些目的,她好容易,取得了顾念的信任。

    所以,就算是不情愿,也要忍下了……

    **

    又是一个无聊透顶的下午。

    好似,自从那次在飞机上偶遇了顾念之后,乔雅就越来越闲了。

    因为,当时的经纪人,狠命巴结着顾念,让她很不爽。

    所以,她又换了,从业生涯的,第三个经纪人。

    就像是,明星,会挑经纪人一样,在经纪人的圈子里,自然也很会挑人的。

    乔雅换来换去,最终,却只换了一个能力一般,资源差到爆的经纪人。

    搁着平时,就算今年没什么大作品,但凭着经纪人的手段,帮她争取一个颁奖嘉宾的头衔,还是可以的。

    可是现在呢,她这个木讷的经纪人,在公司里,压根就说不上话。

    而她身为一个负面消息,比作品还要多的艺人。

    公司,更不可能,会主动,帮她争取这个机会了?

    一连,摔了一套茶具,乔雅,都很难平复心里的愤怒。

    正扶着胸口,一边狠睨着经纪人,一边喘着粗气呢。

    突然,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门铃声。

    小助理,正垂着头,委屈的站在一边呢。

    听到门铃声,就立刻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只是,左看右看,门口的地上,除了多了一个信封之外,似乎,就没有任何人的身影了。

    一边,抱怨着快递人员的不敬业,一边小心翼翼的,捡起了手里的信封。

    递给乔雅的时候,乔雅只是随手接过了,就不耐烦的扔在了地上。

    被这么一扔,信封里那个烫金的请帖,就突然,滑落了出来。

    乔雅原本还没注意,尖细的高跟鞋,还狠狠的,踩了一脚。

    感受到,脚底硌了一下,这才低头,瞥了一眼。

    呼吸微屏,方才,还青白交加的脸色,瞬间,就恢复了,往日的娇媚。

    得意洋洋的捡起,当发现,这个请帖,不是颁奖嘉宾,而是普通的邀请函的时候。

    脸上多少,闪烁了些许的失望神色。

    不过,很快,就被她掩饰了过去。

    就算不是颁奖嘉宾,好歹也是个机会吧?

    而且,周围的记者,一定不会少了?

    如果,穿着上,能拔得头筹,似乎,也是一次机会吧?

    想到这里,她柳眉一横,就不耐烦的,扫了经纪人一眼吧。

    “楞着干嘛,还不去帮我准备服装,记住,这次的衣服,越出彩越好,就算是走光,也没关系,总之,只要能借机,吸引到媒体的镜头,怎么着,都行!”

    她现在,早就和之前,不可同日而语了。

    在顾念,没出现之前,因为她乔家千金的身份,再加上,和沈寒越的关系。

    走的,可是名媛淑女的路线。

    只是现在为了博出彩,她已经,一次次的,把她之前的好口碑,给消费个彻底了。

    就连当初,她负面消息满天飞,还在坚持力挺她的粉丝,也早就被她败坏光了。

    她现在的粉丝,除了一些猥琐男,只怕,就是公司雇佣的一些水军了吧?

    每每,她出现在媒体面前的时候,网上,都会有些毒舌的网友,以一种玩笑的姿态,狠狠讽刺她一把。

    不过,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只要能出镜。

    就算后果,是招黑找骂,她也已经不在乎了。

    今天,她正打算,故技重施的时候。

    突然就从请帖的夹层里,发现了一个小纸条。

    “只要按我说的去做,今天的风头,保准让你一次出个够!”

    纸条的正面,就只有这一句话。

    但具体要怎么做,却并没有具体交代。

    究竟,是恶作剧,还是别的呢?

    乔雅谨慎的捏着那个小纸条,端详了良久,终于,还是咬牙,喊回了被她支使出去的助理。

    “这次的礼服,中规中矩就好了!”

    交代完,这才紧张的攥着手指,最后看了一眼小纸条,然后,随手丢在了沙发上。

    现场的场面,十分热闹。

    整个会场,除了一些主流媒体能够进入,大多的记者,都是猫在外边,等待着,一个又一个明星的入场。

    好趁机疯狂的,采访几句。

    门口,是一条很长的红毯。

    可轮到乔雅进去的时候,她从头走到尾了,一些记者,也只是敷衍似的,拍了几张照片而已。

    没有一个记者,真的走上去,采访一句。

    乔雅愤恨的捏着手指。

    对于媒体的忽视,乔雅心里的不甘心,早就已经从心底,升腾到脸上了。

    嘴唇死死的咬着,一步三摇的,朝大厅里走去。

    因为她只是应邀的宾客,所以,座位,也特别的,和那些受邀的明星,隔绝开来。

    她的身边,要不就是某些电影的幕后人员,要不,就是某些大牌演员的小粉丝。

    她身着华丽的大礼服,在一行人里,看起来,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瞥着周围人,或鄙夷或怪异的眼神,她只觉得,她身下坐的,并不是松软的坐垫。

    而是,一根一根,锋利的针尖。

    茫然的看着璀璨的舞台,好容易,挨到典礼结束,她就踉跄着站起身子。

    准备打道回府了。

    因为,在她看来,这个所谓的机会,压根就是谁的恶作剧。

    为的,也不过是找她过来,然后狠狠的羞辱一番?

    她现在无比的后悔,为什么没有走之前的老路,在进来的时候,假装不小心,走光一次。

    这样,她好歹,也能争取一个露脸的机会吧?

    “小姐,晚会结束之后,还有一个大型的晚宴,你确定,你现在要离开吗?”

    一个礼仪小姐打扮的女人,突然,走过来,一边微笑着,一边善意的提醒着她。

    “滚开!”

    被冷落了几个小时的乔雅,心情十分的糟糕。

    见路被人挡住了,也不管周围有没有记者,直接蹙着眉,冷喝了一声。

    礼仪小姐,只是淡然一笑,对乔雅的冒犯,好像一点儿也不在意。

    而是,笑盈盈的凑近乔雅的耳边,小声提醒了一句。

    “你忘记,你来这里的目的了吗?你真正的机会,就在待会的晚宴上,现在走了,可不要后悔喔……”

    礼仪小姐说完,一转身,就随着来往的人流,走远了。

    乔雅捏着手指,犹豫了半晌,这才随着人流,缓缓的走到了门口。

    虽然,这里离海滩,走路也不过十分钟,但因为这次的公众人物太多,门口还是停了一排的房车。

    不论谁出去,礼仪小姐,都礼貌的指引着她,一一上车,然后,离开。

    今天那么多的宾客,但这车,就好似用不完似的,一小波出发了,一小波,还在那儿,停着。

    乔雅不动声色的跟在宾客的身后上车,等到达目的地,又规矩的下车。

    全程,都没有和车里的任何人,交流一句。

    倒不是她不想交流,而是旁人看到她,脸上除了鄙夷,就是不屑了,

    她就算是想交流,也无从开口。

    因为堵着一口气,所以,对待会未知的一切,就格外的期待了。

    这次的晚宴,是露天的。

    沙滩上,早已经摆满了精致的糕点,以及,用金色的巧克力,精心制作的,小金人。

    生鱼片,使用的是空运而来的,野生黄尾鱼,一小碟一碟的自助蔬菜沙拉,看上去,就像是颜色鲜艳的各色翡翠。

    为了昭显这次的主题,就连烟熏三文鱼片,也特意切成了小金人的形象。

    一桌桌精致的餐点,只是瞄上一眼,就让人食指大动。

    可乔雅,此时,全部的身心,并没有放在美食的身上。

    而是死死的盯着,一个美丽的身影。

    那个女人,尽管,穿着款式简单的晚礼服,但因为颜色,太过于俏丽,一举手一投足,就成功的吸引了全场异性的视线。

    可是,她就好似没看到似的,而是,随意的,吃着桌上的美食。

    每次吃到好吃的食物,她的眼睛微微眯起,仿佛嘴里享受的,是人间天籁一样的东西。

    殊不知,她在享受美食的时候,那陶醉的神情,早就已经吸引了一大票的目光。

    似乎,连今天的金牌经纪人——萧盛,都忍不住的,指着她,对周边的人,盛赞了一番。

    “哪家公司,运气那么好,居然签到了这么优质的艺人?”

    语气里,分明有着一丝,淡淡的惋惜。

    不过,凡事有利就有弊,就像此刻,有些被抢了风头的艺人,看向那女人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

    这些女人里,自然也包括了乔雅。

    就在她正愤愤不平的时候,不知道背后被谁推了一下,然后一个猝手不及,就直直的,朝着顾念,撞了上去。

    女人,见有人撞了过来,本能的,就伸出手,善意的扶了一把。

    然后,漫不经心的,放开,从始至终,都没过多的,打量乔雅一眼。

    因为,她从始至终,都把目光,放在美食上了,当然不会注意周围的人了。

    可受到忽略的乔雅,却觉得这女人,之所以忽略她,就是故意给她难堪的。

    毕竟,乔雅今天,已经被忽视很久了。

    死死的咬着嘴唇,不坏好意的,握住了女人的胳膊。

    “顾念,好巧,在这儿,都能碰见你?”

    脸上的笑容虚伪至极,但身上的动作,却表现的亲昵无比。

    甚至手指,还有意无意的,掐了顾念一把。

    之所以这么嚣张,也不过是觉得,在这么多人面前,顾念不敢太过分。

    脑海里,此时,正在一点一点的,回忆着纸条上的字条。

    虽然,纸条上什么都没交代,可是,乔雅已经自作聪明的以为,今天想要出风头,就是要狠狠的踩一把顾念了。

    其实,她也没猜错。

    但是,写纸条上的人,显然比她的思想,更高一筹。

    之所以模棱两可的,给她一个提示,也不过是想看她和顾念,一起出丑罢了。

    毕竟,出丑,也是博眼球的一种办法嘛。

    看到现在,乔雅的表现,倒还没让她失望?

    许蕙混在人群里,也只是朝这里瞥了一眼,就不动声色的,坐在椅子上,静待事情的发展了。

    原本,还没人注意乔雅呢,这一会儿,她就因为顾念,瞬间,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不明所以的媒体,还指着拉拉扯扯的两人,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

    “那女人,是乔雅公司,重点扶持的新人吗?看样子,两人似乎不对付的样子?”

    媒体一边相互讨论着,一边有意无意的,朝两人的方向拍了几个照片。

    也许是因为,顾念今天的妆容,稍显艳丽一些吧,此时,还没有记者,认出她的身份。

    正兀自猜测着呢,人群里,突然有人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乔雅在娱乐圈里打拼,现在可全靠卖肉呢,不管这人是谁,只要能和乔雅有所牵扯,差不多,也是一种货色吧!”

    人群里的声音很小,但也能保证,每个人恰好听到了。

    原本对顾念印象不错的人,微微摇了摇头,也一副不大看好的样子。

    居然敢把小念,和乔雅划成一类人?

    韩碧娜听到人群里的一声议论,恨不能,把说这话的人,眼珠子,给剜出来。

    可是,打量了很久,也没找到说这话的人。

    哆嗦着嘴唇,正准备替顾念辩解的,一个高大料峭的人影,突然从人群里走出来,一脸温柔的,走到两个女人面前,一把抓住了顾念的手腕。

    “伤口没彻底好,就敢跑出来,不怕伤口感染?”

    虽然是责备的语气,脸上的神情,却是说不出的宠溺。

    待注意到女人胳膊上的掐痕,眼眸一紧,就冷冷的,扫了乔雅一眼。

    “早知道,连乔小姐,都在这次的邀请之列,我就不来了!”

    说完,冷冷的一扬眉,拽着顾念的胳膊,就要离开。

    围观的媒体,先是震惊了几秒,有少许的人,就开始,蠢蠢欲动的,举起话筒,把视线,对准了场中的两人。

    “沈先生,这位,就是网上疯传的——沈太太吗?”

    “沈先生,请问网上晒出的结婚证,是真是假呢?”

    “沈先生,请问您什么时候,和顾小姐,举办婚礼呢?”

    ……

    所有的,都是最正常不过的采访。

    突然,一个记者,却突然对着两人,问了一个很犀利的问题。

    “沈先生,当初您和乔小姐相恋多年,却依然面临着分手的命运,而这个绯闻里的沈太太,究竟会是您最终的归宿呢,还是像乔小姐那样的,过客之一呢……”

    这个记者的问话,刚说完。

    一道凌冽的视线,就狠狠的朝他扫视了过来。

    “比着这些,我想,你最应该关心的,应该是你的职业生涯,什么时候走到尽头?”

    声音不缓不急,可一字一句里,都带着,深深的威胁,和警告。

    提问的记者,双腿一软,就灰溜溜的,垂下了头,再也不敢,多问一句了。

    其余,没来得及发问的记者,全都抚着胸口,暗自舒了一口气。

    正兀自庆幸着呢,男人冰冷的眸子,就突然朝着所有人,扫视了一圈。

    “我们的婚礼,将定在这个月的二十八号——”

    只是冷冰冰的一句交代,甚至,没有向任何媒体,提出邀请。

    但是,不管有没有邀请,这个消息,对于这些记者来说,都是今天晚上的一个额外收获。

    这下,明天的版面,似乎,想不精彩,都难了?

    这所有的一切,都背离了最终的预计。

    许蕙躲在人群里,紧紧的攥着拳头,心里,就像是被火烧一样的难受。

    原本她的计划,就是看着顾念出丑,然后,她以和事佬的身份,带着顾念离开沙滩。

    转而,去到紧挨着海滩的那艘顶级游轮。

    游轮的一面,靠着沙滩,但另一边,却是冰冷的海水。

    依着乔雅的脾气,一定会追到游轮的,到时候,两人纠葛的时候,她事先安排的人,随意的一碰,就能把顾念,推到冰凉的海水里。

    靠着沙滩的海水,当然淹不死人了,但是,却能让顾念,狼狈至极。

    顾念的晚礼服,料子比较薄,沾了水,可不就能穿出透视装的效果了。

    到时候沈寒越刚好赶到,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可是,她却没料到,沈寒越居然,提前到场了?

    她明明在路上,安排了许多的障碍,按照那些阻碍,这个男人,无论如何,也不该来这么早,才对吧?

    很显然,她现在在纠结于这些,已经没用了。

    此刻,她心里的愤恨和挫败感,并不比乔雅少。

    死死的咬着嘴唇,怨毒的盯着顾念的方向。

    她觉得,她今天简直愚蠢透了,原本,只是想让顾念,狠狠的丢一把脸,让男人颜面扫地的同时,对顾念,生出些许的不满。

    可是,为什么结果,却是这样的?

    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紧紧的攥着拳头,心里,就仿佛正被万千虫蚁,狠狠的撕咬着,眼看着下一刻,就要彻底的失控了。

    这才不甘心的转身,离开了……

    **

    路上,沈寒越的脸色,一直很黑。

    粗粝的手指,狠狠的捏着顾念的胳膊,就好似生怕,他会逃跑似的?

    顾念,自知理亏,只是心虚的垂下头,不敢看她。

    车厢里,气氛很是诡异。

    女人,只是死垂着头,不说话。

    而男人,却似乎在蹙眉思索着,究竟该如何惩罚,这个不听话的小女人呢?

    思索再三,他还是觉得,只有老办法,才最靠谱?

    嘴角一扬,使劲,把女人,往后座上一推。

    凉薄的嘴唇,就狠狠的覆盖了上去。

    或许是,这段日子,隐忍太多了。

    一接触到那娇柔的唇瓣,他就像是刹车失灵的车子一样,狠命的,在女人的唇瓣,驰骋着。

    车子里,顿时充斥了,女人不停的呜呜声。

    杨烁尴尬的握着方向盘,一边目不斜视的开车,一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可车厢里的两人,却并没有任何的自觉。

    男人,刚放开女人的唇瓣。

    顾念,就愤怒的,凑过去,狠狠的咬了一下男人的嘴唇。

    “沈、寒、越,疼吗?”

    女人指着他流血的薄唇,恶狠狠的问道。

    “恩。”男人回答的时候,嘴角邪魅的一笑,眸子里,还盛着一丝的欣喜。

    “既然知道疼,刚才干嘛,还那么对我?沈寒越,你属狗的吗?接吻就接吻,干嘛要咬人?”

    他咬人了?

    似乎是吧,刚才吻的实在是太忘情了,他自己,似乎也有些,搞不清楚了。

    “刚才,弄疼你了?”

    男人温柔的伸出手指,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红肿的唇瓣。

    女人哼哼唧唧了半天,见她终于成功的,把话题岔了过去,眼眸里,不经意的,滑过了一丝小得意。

    其实,男人的吻计,已经越来越炉火纯青了,非但不疼,还让人,莫名其妙的,就陶醉其中了。

    只是,吻的太久,似乎也不利于身心健康吧,而且,她差点,就岔气了。

    可是,推开他吧,就怕这男人,又会黑着脸,质问着她今天的任性。

    眼睛眨巴了几下,就想出了这么个计策了。

    见男人,一直小心翼翼的,替她轻抚着红唇,她这才,状似漫不经心的,抱怨了一句。

    “早知道,你也过来,说什么,我也不过来蹭吃蹭喝了!”

    小嘴一撇,脸上是说不出的委屈。

    “蹭吃蹭喝?怎么,最近厨房的饭菜,不合口味吗?”

    “不是,因为今天的主厨,太有名了,不是重大宴会,他很少会亲自出马,所以……”

    说着,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这不经意的动作,顾念并不觉得有任何的不妥。

    可在男人看来,却是格外的魅惑。

    浑身一热,滚烫的嘴唇,差点,又一次,覆上去了。

    女人,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勾头,然后,才一脸茫然的,抬起头,眼巴巴的,盯着沈寒越。

    “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好像,没有离婚吧?”

    男人只是点头,因为,生怕一张口,那炙热的气息,就再也藏不住了。

    “没离婚的话,我们就是夫妻啊,如果这个月二十八号,重新结婚,那不是重婚吗?重婚罪,警察会抓的……”

    女人抓耳挠腮的,思索了半天。

    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好似,已经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了的感觉。

    这女人,是没有常识,还是故意搞笑?

    男人只觉得,眼前有一群乌鸦飞过,真是彻底被她这句话,给雷的外焦里嫩了。

    “重婚罪,是指一个男人,和不同的两个女人结婚,我们,怎么能算是重婚……”

    “可是我们已经结婚了,干嘛又要再结一次呢?……”

    顾念一脸迷惑的反驳,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把抓住了男人的胳膊。

    她的动作太急了,指甲,还不经意的,划到了男人的胳膊。

    见男人吸气,这才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沈寒越,你说的,是补办婚礼的意思吗?”

    这个慢半拍的女人,终于反应过来了?

    “不然,你以为呢?”

    男人好笑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反问。

    “我……我忘了咱们结婚的事情了……一时没反应过来,等想起来的时候,脑子又岔路了……”

    什么叫忘记了?这也可以忘记吗?这女人,是存心气她吗?

    见男人脸色一黑,她就立刻往座位上一缩,急忙求饶。

    生怕男人,又会趁机惩罚她了。

    “我们领证时间太漫长,中间又分开了三年,所以,忘记了我们夫妻的关系,不是很正常吗?”

    女人撇着小嘴,反驳,一副委屈到不行的样子。

    心口一软,就狠狠的,要把女人揽在怀里。

    可是,忘记两人身上,还系着安全带了,顾念被安全带一勒,就不由得闷哼了一声。

    “沈寒越,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你丫,是不是觉得,我被乔雅,欺负的还不够?”

    其实,就算是沈寒越不过去,乔雅也未必能讨到半点便宜。

    只是,总是被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盯着,她就是分外的不爽。

    特别是,这么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还差点给沈寒越订婚了?

    这么一想,心里就更不爽了。

    说话的时候,语气里,明明还带了一丝的酸气。

    并不是,吃醋,只是觉得,这个男人,简直太招人了。

    自己的男人,老是被别人盯着,真心很不爽。

    顾念心里不爽的同时,似乎,没意识到,她今天的打扮,有多招人呢。

    “今天的妆,为什么换了这种风格,以后,都不许,化这么艳丽的妆了,听到吗?”

    看着她微微嘟起的嘴唇,又瞅着,她如今的模样,男人,这才意识到,有哪里不妥。

    “哼,我倒是想化呢,可也得能化出来这样得效果呀?总不能,一天到晚,都缠着许蕙姐,帮我化妆吧?”

    “今天的妆,是许蕙化的?”

    男人微微敛眉,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恩。”

    见女人点头,男人的神色,突然有些严肃了起来。

    “你今天参加宴会的事情,除了许蕙,还有谁知道?”

    “君美,韩墨,碧娜,就这些了……”

    女人掰着小手指头,数了一会儿,这才扬起脸,认真的看着男人,说道。

    见他的眸子,越皱越紧,本能的就觉得,似乎今天的事情,有点复杂了?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女人觉得,这会儿的气氛,有些奇怪。

    “没什么。”

    男人敷衍似的说完,就若有所思的,垂下了头。

    难道他想多了?还是沈君美,又跟乔雅,暗中联络上了?

    不,好似,关键点,不在乔雅身上?

    男人一边思索,一边不住的摇头。

    “喂,沈、寒、越!你现在,哪里像是没事的样子?”

    顾念柳眉微蹙,一记眼刀,就朝男人,扫了过去。

    小手,还不经意的,掐了掐腰,一副男人敢不老实交代,就给他好看的模样?

    “就是觉得,这些人,居然敢一鼓作气的,瞒着我,心里,很不爽!”

    有些事情,他并不想告诉女人,因此,就胡乱的,扯了一个,看似最合理的借口。

    “是这样吗?”一直打量着他,见他神色里,有些许的愠怒,这才不知所措的,垂了垂眸子。

    “啊?怎么办?我是不是不小心,把他们给出卖了?你不会,打算来个”秋后问斩“吧?”

    女人瘪着嘴唇,一副后悔不迭的模样。

    “你说呢?”

    男人嘴角噙着一丝坏笑,故意逗她。

    但心思,却已经转到了别处。

    今天,明明有人在路上刻意阻拦,目的,是不想让他尽快赶到晚宴现场?

    只是,这人的目的是什么呢?

    他想,一定不会,只是任乔雅,欺负顾念,这么简单的?

    看样子,在这之后,还有别的事情,在等着顾念了?

    后边的事情,是什么,男人并没有心思去猜测的,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那个人,究竟是谁?目的,又是什么?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