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四章某人的小算盘?落空!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4:49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莫名其妙的被沈君美一通撒娇,顾念这才尴尬的,抬起眸子,认真的打量了她半晌。

    “公司那边,都需要你传什么话了?”

    顾念询问的话,刚说完,沈寒越,就面色阴沉的,瞪了沈君美一眼,眼里的警告意味十足。

    这下,沈君美就算是不说,顾念也猜出个大概了。

    转头,定定的看着沈寒越:“是公司那边,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放心吧,公司的一些运作,早就已经上了正轨,我就算休息个一年,也是OK的!”

    男人眸子里,看不出任何情绪,但语气,却异常的温柔。

    无论怎样,沈寒越都不是毫无分寸的人。

    他既然这么说,女人相信,公司,就绝对没有别的问题。

    不过,若是他常年不出现公司,再有竞争对手,肆意散布一下谣言,倒确实,容易扰乱人心。

    “寒越,我这边其实好的差不多了,你抽空,还是回公司一趟吧!”

    自始至终,沈君美都在默默的,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

    直到听到这句话,沈君美这才忍不住,插了嘴。

    “是啊,哥,我觉得,你还是回公司一趟吧,至于医院这边,有我替你照顾呢。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沈君美说着,还调皮的,冲沈寒越,挤眉弄眼了一番。

    张张嘴唇,背着众人,对他做了一个无声的口型:“哥,给我一个讨好大嫂的机会呗……”

    男人,想了想,又面带警惕的,看了一眼俞北。

    立刻就对上了一副,似笑非笑的桃花眼。

    “不用担心,我似乎,比你还忙,不会一天到晚,堵在病房,叨扰的……”

    男人脸色一黑,当着面,被俞北识破了小心思。

    又当面说出来,可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不过,他那冷峻的冰山脸,可是能掩盖一切尴尬的。

    微转头,就用眼神示意一下沈君美,跟他一起出去了。

    “说,你究竟,又想搞什么鬼?”

    沈寒越,眼又不瞎。

    如果说,沈君美方才,拼命劝他回公司,是为了沈氏好。

    那现在,又在病房里,旧话重提,就是故意说给顾念去听,假借顾念之口,逼迫他回公司了。

    沈君美目的性太强,又不善于演戏。

    别说沈寒越了,估计,就连顾念,应该也发现了的?

    之所以,如愿,说出沈君美想听的话,也不过是好奇罢了——好奇这丫头,究竟在搞什么鬼?

    而俞北,虽然从头到尾,都没说什么。

    但是,他对沈君美的戒备心,却是全场最高的。

    不过,再怎么戒备,他的立场,也不适合说什么的。

    于是,在沈君美被沈寒越叫出去之后,他就下意识的,跟了出去。

    原本,正抬脚,往走廊一侧走呢,听到沈寒越的质问,下意识的,就停下了脚步。

    竖起耳朵,打算听一下沈君美的辩解。

    “哥——”尾音拖长,语气里,带着淡淡的惆怅和委屈。

    见沈寒越,并不动容,这才撒娇似的,拽着男人的胳膊,晃了几下。

    “哥,我虽然是你的亲妹妹,但是,因为之前对大嫂的所作所为,每每牵扯到大嫂的时候,我无论做什么,你的第一意识,也都是先对我下了个”有罪推断“,似乎觉得,我无论怎么样,对大嫂都是不安好心的。你说你都这样以为了,大嫂又会怎么想呢?”

    说到这儿,见男人没反驳,眼眸不由得眨了眨,眼角就多了出几滴亮闪闪的泪花。

    空出的一只手,攥成拳,微微曲起,做了个起誓的动作。

    “哥,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是真心想和大嫂,和好的。这些天,家里除了佣人,就只有我了,虽然奶奶在世的时候,管的挺多,但好歹,身边还有个亲人,在我耳边,不停的说教着,可是现在呢,因为我之前的错事,大嫂就算是在家,也不屑于和我说一句话的,而你呢,对我,除了管教,还是管教,有什么心事,有什么心里话,也没办法告诉你,哥,我真的好孤独……”

    卷翘的睫毛,眨了几眨,眼泪,越流越多,越流越多。

    不一会儿,整个脸上,就仿佛挂了一串水珠子,络绎不绝的,往下滑落。

    沈寒越向来不善于表达感情,但这一刻,见着沈君美哭成这样,他的心,还是莫名的,软了一下。

    看着她晶晶闪闪的泪花,似乎,那个天真可爱的妹妹,又回来了?

    伸出手掌,细心的帮她擦了一把眼角的泪花,粗粝的手指,摩擦在她细嫩的脸上。

    沈君美眨巴着眼睛,立刻就破涕为笑了。

    “哥——”

    她哑着嗓子,喊了一声,就慌忙从包里拿了一包纸巾,递到了沈寒越的手里。

    “哥,帮我擦干吧,以后,我在外边,再也不这么哭了,好丢脸啊……”

    说着,就指了指,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虽然他们行色匆匆,但每每路过这里的时候,就会对两人,行个注目礼。

    沈君美调皮的伸了伸舌头,表示被围观,十分的不好意思。

    沈寒越已经很久,没有这般耐心的,和她说话了。

    看着她调皮的样子,嘴角弯了弯:“所以说,你之所以要赶我回公司,是打算趁机,向念念示好了?”

    沈君美调皮的打了个响指:“哥,你真是太聪明了,没想到,我什么都瞒不了你!”

    沈君美,尽量表现出天真可爱的一面。

    这样,沈寒越身为她的哥哥,无论如何,还是会选择相信她的。

    毕竟,没有谁,会想要一个心思歹毒的妹妹。

    就算是他对她,再严厉,对她的所作所为,再不满。

    在心里,顶多也认为,她是性格单纯,一时,受了旁人的挑唆。

    在这个问题上,并不是沈寒越,比俞北愚笨,而是,当局者迷。

    不管如何,沈君美,都是他的亲妹妹,在他心里,最期盼的,就是这个妹妹,能懂事。

    现在沈君美的表现,无疑是,满足了他心里的这个愿望。

    温柔的拿着纸巾,擦干她脸上的泪花,这才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好吧,那我最近,就重点忙公事了,好把和念念的独处时间,先留给你们几天!不过,丑话先说在前面,如果这次,你依然不知悔改,那我可能会考虑,要不要认你这个妹妹了!”

    声音很柔,但男人眼眸里,却闪着坚定的光芒。

    沈君美的心咯噔了一声,心虚的垂下眸子。

    咬了半天的嘴唇,这才抬起头,迎上沈寒越探寻似的眸子,郑重的点了点头。

    “哥,放心吧!”

    她方才一闪而逝的心虚,沈寒越并非没看到。

    本能的,心里就闪过了一丝的不安。

    但是,无论如何,他也想多给她一次机会的。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目送着沈君美重新走回病房。

    这才缓缓的走出医院。

    当然,没忘重点,向薛浩扬交代一声。

    “浩扬,最近派人,把君美盯紧了。如果,她没什么异动还好,如果有了异动,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

    “放心吧!我这就派人,往她肚子里,灌几个蛔虫,保证把她的一举一动,都摸个透彻了……”

    薛浩扬伸出两个手指,飞快的朝额头上点了一下,又飞快的朝外飞出去。

    有点类似于,飞吻的动作。

    不过,点的动作在额头而已,这就有些类似于,盖章保证了。

    可能是薛浩扬觉得,在沈寒越面前,外貌上,有点被压一筹的感觉吧。

    所以,和他打交道的时候,小动作就格外的多,出其不意的话,也总是时不时的蹦出个几句。

    男人早就见怪不怪了,直接转身,上车,就驶离了医院。

    男人走远了之后,走廊上的俞北,又一次的,朝顾念的病房,走了过去。

    透过门缝,见沈君美态度良好,这才转身,离开了。

    木然的坐在办公桌面前,俞北真是越想越不对。

    先不论沈君美的悔改是真是假。

    总之,沈君美方才在病房,对他的无视,就挺让人起疑心的。

    也不是他自恋,觉得沈君美每每见到他,都该是一副或花痴或受伤的模样。

    毕竟,有时候,只要想通了,想彻底放下一份爱情,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沈君美实在表现的,太过于刻意了。

    而且,前几天,她还对顾念,一副恨之入骨的样子,今天,就突然变了一副模样。

    就算是一个人再善变,他也觉得,有些情绪,实在是跳的太快了点儿。

    一只手拖着下巴,正兀自思索着什么。

    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敲了几下。

    “俞先生,我这边,帮您订了饭菜!”

    “恩,放下吧!”

    面无表情的点头,起身接过饭菜,就又一次坐了下来。

    俞北对饭菜,倒没有特别的偏好,所以,并没有矫情的,和别的员工区分开来。

    因此,每每来医院的时候,也都是和别的员工一样,吃的员工餐。

    只是今天,也不知道是心情使然,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觉得今天的员工餐,格外的寡淡。

    只是动了几筷子,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耳边,恍惚想起顾念的一句邀请:“俞北,如果吃不惯食堂,中午可以找我蹭饭,反正,每次送来的饭菜,都多的吃不完,寒越,真是太浪费了……”

    虽然只是客套的一句邀请,但是俞北,还是忍不住起身,朝病房的方向,走了过去。

    推门进去的时候,顾念正和沈君美一起埋头吃饭。

    见他进来,沈君美并未抬头,只有顾念,玩笑似的,看了他一眼。

    “赶着饭点就来了,不用说,一定是来蹭饭了?”

    “恩,我好几天没吃饭了,姑娘就行行好,赏口饭吃呗——”

    俞北故意捏着怪腔怪调,模仿着电视里的声音,可怜巴巴的拱了拱手,说道。

    “行,那我就赏你一点儿吧,这是病人餐,这是减肥餐,你随便挑点吧!”

    顾念放下餐盒,从食盒里,拿出剩下的饭餐,指给俞北看。

    “减肥餐?之前,没听说,还有这个呢?”

    俞北眼眸微眯,先是扫了沈君美一眼,这才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额,这不是君美最近要在医院陪我嘛,她最近减肥,而我最近需要养伤,我这边的饭菜,不适合她吃,因此,她提前已经给厨房打好招呼了,以后,君美在的时候,可能就需要送两份不同的饭菜了……”

    顾念解释完,就开始催促俞北选菜了。

    见他紧皱着眉头,以为他在纠结呢,就兀自,把病人餐,递了过去。

    “我这些都是补血养气的,我看你最近气色不好,减肥这个,果断不适合你的……”

    “不行,我也想再吃点这个!”

    不知道为什么,沈君美原本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呢。

    见顾念兀自替俞北做了选择,就像是护食的小兽一样,一把,就抢过了手里的餐盒。

    女人,并没在意,只是调侃似的,笑看了她一眼。

    “你不是要减肥吗?确定要吃这么多吗?”

    说着,眼神还有意无意的,瞄了一眼,沈君美面前的餐盒。

    她的面前,明明还剩了一大半呢,依着她的胃口,再这样护食,实在是有些惹眼。

    见俞北,正一动不动的盯着她,她这才撒手,把食盒递给了俞北。

    心里想着,俞北是男人,吃这些饭菜,应该也没关系的吧?

    收起思绪,张了张嘴唇,小心的解释道。

    “我也没想要吃这么多,就是觉得,减肥餐,味道太寡淡了,实在有些吃不下去的感觉……”

    沈君美自觉失礼,立刻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就独自,就这面前的饭菜,吃了起来。

    小脸,皱成一团,看着顾念:“大嫂,好羡慕你,怎么吃都吃不胖,呜呜,减肥餐虽然营养均衡,但是,味道太淡了……”

    她成功的,把话题,又转到了减肥上边。

    于是,一边吃着,一边又和顾念,聊开了。

    俞北手上抓着食盒,若有所思的,扫了一眼沈君美,这才又恢复了,方才的模样。

    “小念,我觉得食盒里的饭菜,我一个人吃有点多,不介意,我带给别人,分享吧?”

    说完,见顾念漫不经心的朝他摆手,就提着食盒,飞快的离开了。

    压根就没来得及吃饭,就直接,把食盒送到了检验科。

    “陈医生,你好好检测一下这些食物,看里边,有没有什么,不好的药物?”

    这个时候,正是午休时间,医生和护士,也刚吃了午饭而已。

    但是,俞北的吩咐,他们也没办法反驳,恭敬的接过食盒,就直接去化验了。

    大概四十分钟左右,化验结果就出来了。

    “俞先生,一切如常,饭菜里,并没有任何不好的药物……”

    陈医生说完,就若有所思的,观察了俞北一会儿。

    “想不到俞先生皮肤这么好,也是有缘由的!”

    俞北原本听到上一句话,还暗自舒了一口气呢。

    一听到后边的这句感概,就一脸茫然的,抬眸,看了男人一眼。

    “俞先生,食盒里这些药膳,难道,不是你为了研究美容之方,特意让人做的吗?”

    “药膳?”

    俞北在医院的时间不短,好歹也算是有点医学常识的,是药三分毒的观点,可是已经根深蒂固的,印在他的脑海里了。

    一听是食盒里属于药膳,脸色一沉,眸子里,立刻就闪过了一抹凌厉的光芒。

    “这些东西,对大伤初愈的人,或者对女人,可有什么损害?”

    陈医生,被俞北的眼神,瞪得浑身一寒。

    之前只觉得,这个未来的接班人,性格温软的不像话,这一刻,似乎才发现,他浑身上下,从内而外,散发的威压。

    先是把所含的成分,摘抄了一遍,这才毕恭毕敬的,递了过去。

    “术业有专攻,我主攻的是西医,中医这块,还不敢妄下决断。你去中医门诊那边,询问一下,专业的人士吧!”

    虽然,陈医生什么都没说,但脸色,却不是很好看。

    或许,他心里,也已经隐约得出什么结论了,只是怕说错,所以,便推脱了。

    手里攥着纸条,俞北的心情,很是烦躁。

    只盼着,一切都是他多想了。

    毕竟,顾念,好容易能和沈家人,融洽相处,若是真的被他查到了什么,只怕,也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去提醒吧?

    路上,他还对沈君美,抱着最基本的期盼。

    但是,等结果出来,这些期盼,就登时,烟消云散了。

    “这些药物,短期服用,不会有什么,只是一旦长期服用,有可能会导致血瘀气滞,特别是需要静养的病人,病人本身就虚弱,如果坚持服用下去,久而久之,有可能会导致不孕……”

    不孕?

    不得不承认,这次,沈君美倒是学聪明了。

    索性,只是服用一次,倒也无甚大碍。

    恍恍惚惚的回到病房,顾念,已经睡着了。

    沈君美,一个人百无聊赖的,插着耳机,在用手机看着八点档的狗血连续剧。

    见俞北进去,也只是不动声色的抬了抬眼眸,指了指顾念——意思是她睡着了,让俞北,脚步轻一点儿。

    她这副样子,俞北,还真的,很难把方才听到的消息,和沈君美联系到一起。

    在他的眼里,沈君美刁蛮,善妒,傲慢,但是无论如何,她的缺点,都是外漏的。

    像这次,故意把所有的想法,都隐瞒起来,还真是前所未有的。

    若说,她背后没人指点,俞北都不信。

    只是,那个背后的人,究竟是谁,他觉得,他有必要,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帮顾念,好好清查一下了。

    “君美,方便,出来一下吗?我有些话,想找你谈谈!”

    这还是俞北第一次,温柔的向她发出邀请。

    沈君美眼里,闪过了一丝窃喜,从椅子上坐起,就跟着俞北,走了出去。

    “君美,你真的很让我刮目相看!”

    俞北的语气,尽管有些阴阳怪气。

    但第一次,被喜欢的人夸奖,就算是语气不对,沈君美也都故意忽略了。

    “俞北哥,其实回忆一下,我确实做了许多荒唐的事情,所以,才会遭了报应。而现在,换了一副心境之后,我觉得,整个人生,都豁然开朗了,也看到了身边人,对我的善意,现在的心情,突然就好了,之前的不愉快,和伤痛,也因为陡然变好的心情,而烟消云散了……”

    沈君美,看似,是在一脸陶醉的,说着自己的一些感概。

    但在俞北看来,她分明就是在转移话题。

    既然这样,他也索性,就顺着沈君美的话,说了下去。

    “君美,和小念,也相处了一天了,你觉得,是彼此做朋友,更好点,还是做敌人,更好点的?”

    “当然是做朋友更好了,你也知道,她是我大嫂,是要和我哥哥过一辈子的人,这样,不管对我也好,对我哥也好,都是最好不过的了……”

    看样子,她心里,其实还挺明白的吗?

    只是,既然心里什么都明白,可做的事情,又缘何一次比一次糊涂呢?

    “俞北哥,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呀?”

    见俞北的一双眸子,一直在来回打量着她。

    沈君美的眼眸,就闪过了一丝的羞涩。

    极不好意思的垂下头,眼神,甚至都不敢跟俞北对视。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你现在的变化,其实挺好的,女孩子嘛,还是善良一点,才比较可爱……”

    俞北的意思,是觉得,她很可爱了?

    沈君美心里一动,兴奋的抬起眸子,朝俞北,望了过去。

    见俞北依然在一动不动的盯着她,又迅速的,垂下了眼眸。

    “君美,我觉得,沈家的饭菜,味道很不错,就是一个人吃,多少有点孤单?下次再有饭菜送来的时候,你介不介意,多带一份送到我的办公室,陪我一起吃呢?”

    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眼底潋滟一片,眼里的柔情,只是朝沈君美看上一眼,她的整颗心,似乎都要化掉了。

    “俞北哥哥,你不讨厌我了?”

    “善良可爱的妹子,任谁,都是讨厌不起来的吧?”

    俞北的语气有点重,语调下沉,句尾,还特意用了疑问句。

    对沈君美的讽刺,不言而喻。

    可是,被惊喜冲昏了头脑的沈君美,如今,什么都看不到了。

    她只知道,她喜欢的人,终于愿意接纳她了?

    和俞北道了别,就连蹦带跳的,回了病房。

    而俞北,却一直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的背影,看了良久,这才转身,回了办公室。

    其实,刚才,他都忍不住,想揭穿她的把戏,然后再狠狠的讽刺她一把了。

    但是,转念一想,如果背后的人,真的想要对付顾念,就算是这一次,他戳穿了,下一次的算计,只怕就更让人,防不胜防了吧?

    既然这样,他倒不如将就就计,把沈君美支开的同时,悄悄的找人,把这些饭菜,给替换下来。

    等哪天,顾念不能生育的消息,一旦传了出来,那个一直抓着顾念不放的人,或许,就不会一直紧咬着不放了。

    在一切都不明朗的情况下,这次的将计就计,可不就是保护顾念的一个好办法吗?……

    **

    沈寒越最近一直很忙,一边忙着生意上的事情,一边又忙着去医院,照顾顾念。

    而顾瑾寒,似乎更忙。

    只是,他忙的事情,反而比较奇怪。

    不动声色的,向沈氏发难的同时,又特意,放水。

    而沈寒越,也奇怪。

    每每都是被顾瑾寒逼的退无可退的时候,奋起反击。

    但是反击到一定的程度,就会收手。

    到头来,两人都不会损失什么。

    但那些趁两大企业争斗,掺杂其中,想坐收渔翁之利的人,每每都被虐的很惨——

    因为,大多时候,什么利益都得不到还算了,公司,也会莫名其妙的,遭受点损失。

    最受益的,反倒成了荣光和沈氏了。

    渐渐的,沈氏和荣光联手设套圈利的消息,就在商圈,传开了。

    搞的很多人,都不敢,贸然搀和到两人的斗争里了。

    只有知道内情的韩墨,嘲笑众人愚蠢的时候,也在嘲笑着顾瑾寒的龟毛。

    事实上,什么叫联手啊?

    压根就是顾大BOSS,在被秦慕威胁的那次,因为一开始的失利,比沈寒越慢了一步。

    于是,成功解救顾念的人,就成了沈寒越了。

    龟毛傲娇的顾瑾寒,虽然在出发之间,也料到了沈寒越,会早到一步的结果。

    但是,他预料的,也不过是沈寒越早到一步,尽力,和秦慕周旋,多争取一点儿时间而已。

    谁知,最后他到达的时候,薛浩扬,都已经展开善后工作了。

    薛浩扬,嘴贱的可以。

    一边赤果果的炫耀着,一边又在有意无意的,嘲笑着顾瑾寒的龟速。

    虽然韩墨知道,这次之所以被沈寒越抢先一步,是因为对方在时间上,占了绝对的优势。

    但是,也抵不住,顾瑾寒心里的别扭啊。

    这一次次的打压,分明就是在趁机发泄不满。

    但又念及着,他救了顾念,每次发泄不满到,对方眼看着要蒙受损失的时候,最后,都会莫名的,放水。

    而沈寒越,似乎也看透了他的心思。

    每次反击到一定的程度,也会适时的收手。

    这两个商业天才,有时候,还真是幼稚的要命。

    于是,韩墨一边在心里,得出了一个“天才都是蛇精病”的结论。

    一边,又忍着好笑的,向顾瑾寒报告着沈寒越,以及顾念的近况。

    “现在沈寒越不在医院,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小念?”

    他好心好意的提议,刚刚说完。

    脸上,就接收到一个冰渣似的眼神。

    顾瑾寒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咬着牙,说的话,颇有些恶狠狠的味道。

    “我去看小念,有必要特意去避开沈寒越吗?”

    “当然没必要了!”韩墨嘴上,虽然这么恭敬的说着。

    但心里,却是另外的想法:“没必要——才怪!”

    也不怪他会这么想,因为顾瑾寒,仅有几次的探望时间,却恰恰都是,沈寒越不在的时间。

    这个过分骄傲的男人,似乎,因为上次救援时候的时间差,心理上,觉得他的权威,受到了挑战吧?

    不过,在韩墨看来,压根就是矫情。

    换做是他,每次去病房,就不会忌讳了。

    他正在心里腹诽着顾瑾寒的蛇精病特质,办公室的门,却突然被推开了。

    韩碧娜穿着一套火红色的长裙子,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每次看到这个女人,韩墨本能的就脑仁疼,顾瑾寒自然也不例外。

    “出去!敲门!”

    顾瑾寒的命令一向比较言简意赅。

    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也就是嫌弃着韩碧娜的,不请自进了?

    韩碧娜不满的翻了翻白眼,小声腹诽了一句:“龟毛!”

    但一撞上顾瑾寒那双冰寒阴沉的眼眸,后背一凛,二话不说,就直接走了出去。

    “铛铛铛——”

    在门外,不耐烦的敲了三下,见屋里的人,没有说话。

    这才高声,问了一句。

    “顾大哥,请问我可以进去了吗?”

    “这个,你需要先去秘书室,询问一下我的具体行程!”

    妈蛋,顾瑾寒是“不龟毛,会死星人”吗?

    韩碧娜屏着呼吸,这才忍住,没当场飚出脏话。

    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又砰砰,敲了几下门。

    “我问过秘书室了,他们说,你这会儿,有时间会客?”

    韩碧娜,觉得,她真的跑去询问,简直就是脑残,所以,当然没问了。

    也不过是,明面上,服从一下顾瑾寒的龟毛而已。

    谁知,等了半天,里边却传来了顾瑾寒,十分不耐烦的声音。

    “秘书室,不会给出这么不专业的回答,况且,现在是午休时间,秘书室,没权限,私自安排会客时间!”

    这意思是,她可以直接回去了?

    妈蛋,韩碧娜因为韩墨的缘故,只来荣光三次,就和前台,混熟了。

    所以,她随时过来,都不会有人阻拦,因此,也没走过正规流程。

    没想到,第一次,主动来办公室找顾瑾寒,就这么被无情的,拒绝了?

    韩碧娜在门边,气的直跺脚,但办公室的韩墨,就差点举双手双脚,对顾瑾寒,高呼万岁了。

    因为,以后,若再被韩碧娜死缠的时候,这个地方,无疑就成了他的一个避难所了?

    正一脸幸灾乐祸的,站在那儿呢,立刻,就接收到了一个极其不耐烦的声音。

    “现在是午休时间,你还待在这里,干嘛?”

    这赤果果的驱逐,立刻,让韩墨的心,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一边腹诽着顾瑾寒的喜怒无常,一边不情不愿的,往外走。

    “喂,韩墨,顾瑾寒,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韩墨一出去,就被韩碧娜一把拽了过去,八卦似的,质问着。

    “我怎么知道,也许是他大姨夫来了!”

    韩墨不悦的一扭头,两人就叽叽喳喳的走远了。

    待两人一走,顾瑾寒,就拿出手机,飞快的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了出去。

    “无痕,你重点排查一下我办公室的出入人员,刚才不小心,在桌子下边,摸到了一个窃听器!”

    顾瑾寒的眉头微蹙,脸上的神色,格外的阴沉可怖,在他的意识里,只要有人,胆敢把手,伸到他的地盘,无疑是在找死?

    而被他赶出去的两个人,此时此刻,还在后知后觉的,抱怨着顾瑾寒的喜怒无常,外加龟毛呢。

    抱怨了一通,韩碧娜差点,把今天的正事,给忘了。

    经韩墨一提醒,这才嗷的一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

    “我今天过来,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你也知道,我一向睡的晚起得晚,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在门前,恍惚看到了一个黑影,当时天色太暗,只当是眼花,就没在意,可是,今天出门的时候,一走到门口,就感觉,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可左右张望,压根就没有任何人影,你说,我会不会,是被变态给盯上了啊?”

    韩碧娜使劲拍拍胸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可一抬头,却接收到了韩墨那幸灾乐祸的视线:“盯上你的变态,大概不是眼瞎,就是上辈子,造孽太多了吧?”

    韩墨话音刚落,背上,就狠狠挨了韩碧娜一拳:“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哪个变态能看上我,只能证明一点儿,那就是,他眼神格外的好使……”

    韩碧娜气嘟嘟的反驳。

    得到的,却是韩墨的一声无情调笑。

    只是,在韩碧娜没看到的时候,他十指翻飞,就迅速的,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无痕,别墅门口,似乎有可疑人士出没,为了老大的安危,你们以后,注意点吧!”

    编辑完短信,就立刻想到了顾念。

    如果,真有人盯上了顾瑾寒,似乎,最不安全的,就是顾念了吧。

    状似无意的,揽过韩碧娜的肩膀。

    “走吧,我们去医院一趟!”

    “不去,医院有变态!”

    韩碧娜,不爽的翻着白眼,想到没想,就直接拒绝了。

    见韩墨一个人,走了。

    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了几转,又慌忙追了上去。

    “喂,等等,我想了一下,还是一起吧!”

    两人刚走到医院门前的时候,韩碧娜还没进去,就先逮着门口的几个人,问了一通。

    “喂,你们老大,今天不在?”

    “恩,帮派里,有点事情要处理!”

    “喔。”韩碧娜失望的喔了一声。

    本来,她还打算,拿那个薛浩扬,刺激一下韩墨呢,可惜就是那么的不凑巧。

    那个,每次她来了,都会无耻的,调戏她几下的变态,偏偏今天不在。

    几个小弟,见她一脸失望,就不怀好意的,笑了几声。

    “韩小姐,放心吧,你对我们老大的想念,我会替您转告的!”

    她想念个屁?

    无奈的冷哼了一声,挽着不明所以的韩墨,就慢悠悠的,朝着病房走了过去。

    一推门,就忍不住的,对着沈君美,翻了个白眼。

    “早知道缠人精也在,我就晚点过来了!”

    沈君美脸色有些黑,忍了几下,最终,还是没有和韩碧娜一般见识。

    而是甜甜的,朝韩墨,招了招手。

    “韩墨,你来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个就是时下最牛的心理医生——许蕙。”

    她介绍的时候,两手掌伸开,在许蕙的身边,忽闪了几下,然后又把双手,抵在下巴处,做了个无比崇拜的表情。

    韩墨听到她的介绍,这才饶有兴趣的,走上前,和许蕙,握了握手。

    许蕙,嘴上,不动声色,心理,却轻蔑的冷笑了一声。

    至于,沈君美对她的盲目崇拜,身为心理医生,没有人比她,看的更清楚了。

    这小丫头,之所以,一直把她留在病房里,问东问西。

    也不过是,不想让她,和俞北叙旧而已。

    如果她的目标是俞北,沈君美这样的举动,无疑已经惹恼了她。

    但很显然,她的目标是沈寒越。

    所以,她对沈君美的小心思,也就懒得计较了。

    一一和他们都打了招呼,这才笑意盈盈的,朝病床上的顾念,看了过去。

    “寒越,也太不像话了,老婆在医院住院,他怎么还一门心思的,扑在工作上呢?”

    许蕙的语气拿捏的恰到好处。

    听上去,就是一个好朋友,玩笑似的,在替好朋友的女朋友,打抱不平似的。

    可是,真实的目的,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毕竟,若碰上一个矫情的女人,被她这么一质疑,心里上,多少也会有些失落的。

    不过,顾念可不是矫情的女人。

    淡然一笑,就自动自发的,替沈寒越说话了。

    “他每天都过来的,也就是你今天来的,不凑巧而已!”

    顾念语气里,不经意,滑过的满足感和淡淡的小幸福,深深的刺痛了许蕙的眼睛。

    她心里已经认定,顾念是在借机,向她炫耀了。

    可是,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的,接过了话茬。

    “是吗?我就觉得,依寒越的性格,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想当初,不熟悉的人,都觉得他这个人性子很冷,但其实,若是深处了接触之后,却能发现,他其实是外冷内热的类型,有时候细心程度,也不输时下流行的那种暖男的。”

    许蕙的脸上,一直挂着得体的微笑,似乎,以朋友的立场,在替沈寒越说好话。

    但是,话里话外,却向众人,抛出了一个信息——她和沈寒越,很熟,熟到,甚至已经享受到了她的细心?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