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三章放下了成见,还是暗藏祸心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4:46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这几天,我们几乎每天都会对机场重点监控,并没有发现,秦慕的踪影。不过,今天,我却在机场,发现了君美的踪迹——”

    薛浩扬说完,还有意无意的停断了一下。

    微挑的丹凤眼,静静的观察着沈寒越的一举一动。

    见男人情绪平稳,这才继续说了下去。

    “君美搭配的很……”挑战极限“,貌似,正打算,和某个行为艺术家男友,一起去国外表演,我害怕她被骗,就强制性的,把她,给带回来了……”

    薛浩扬想了好一会儿,实在想不出什么合适的词语,去形容沈君美了。

    想了半天,才用了挑战极限,这么个不伦不类的形容词。

    听完,沈寒越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朝薛浩扬,扬手示意了一下。

    “吩咐一下,把君美送进来呢”。

    薛浩扬,正准备去门外,男人,却又突然改了主意。

    温柔的,起身,拍了拍顾念的手背。

    “我出去一下,你一个人乖乖的,待会要是佣人送早餐过来,先不用等我……”

    看沈寒越的表情,她虽然也有些担心,但最终张了张嘴,还是没多问。

    而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恩,你快去吧,奶奶又走了,君美可能觉得在家里缺少关注,才会越来越离经叛道吧?”

    虽然,因为沈君美一而再再而三的敌意,她对沈君美,也没什么好感。

    现在,站在沈寒越的位置上,她虽然不期望,沈君美能懂事。

    但是,却还是不希望,她会走向歪路的!

    男人宠溺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就跟着薛浩扬,转身走了出去。

    为了害怕会吓到医生和护士。

    来找沈寒越之前,薛浩扬就已经把沈君美,强制的安排到一间病房里。

    说也奇怪,刚开始,他强制性的,把沈君美带回来的时候,她又是哭又是闹呢。

    可是,一旦被带到医院,她就立刻停止了哭闹,而是安静的坐在病床上。

    眼角未干的泪渍,混合着浓重的彩妆,看上去,好不狼狈。

    用夸张眼线,描绘过的眼睛,还噙着泪花,就这么可怜巴巴的抬起头,看着薛浩扬。

    “浩扬哥,我饿了,在你通知我哥过来之前,能不能,先让我吃饱了,再说呢?”

    她就这么可怜巴巴的,看着薛浩扬,眼里,对沈寒越的惧意,是显而易见的。

    那一刻,薛浩扬都不免动了恻隐之心。

    估摸着,沈寒越这三年,是不是对沈君美,太过于严厉了呢?

    “放心吧,只要你老实认错,我会替你,向寒越请求的!”

    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先是吩咐门外的人,帮沈君美买了早饭。

    一直等她吃的差不多了,这才起身,推门出去了。

    等病房的门,被关上了,沈君美这才收起一脸的委屈,然后悠闲的,依靠在床上,想着,方才的一出闹剧。

    幼年的时候,因为沈老太太严厉的家教,她几时,在人前这么疯癫过。

    又几时,化过那么奇葩的妆容呢?

    从化妆包里摸出一个小镜子,对着自己照了半天。

    这一刻,她自己都有些恍惚了。

    镜子里的女孩,脸上涂着厚厚的粉底,惨白的脸庞,看起来,就跟活僵尸似的。

    头发,染的一片火红。

    红的,就仿佛是渗人的鲜血。

    身上,穿的是一件简单的白T恤,但T恤上,却被红色的油墨,泼的一片鲜红。

    而被沈君美挽着的男孩,穿的,是一件清朝的官服,头发剃光了,后边,只编了一条辫子。

    整个脸上的惨白,和沈君美比着,有过之而不及。

    两人一出现到机场的时候,就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眼光。

    这绝大多数人,自然也包括了薛浩扬手下的小弟。

    得到通知之后,薛浩扬,二话不说,就吩咐几个小弟,连拖带拽的,把沈君美拉了回来。

    至于,和沈君美一起的男孩,也被薛浩扬的手下,狠狠的教训了一番。

    这才,拖着伤痛的身躯,一瘸一拐的,走了。

    自始至终,沈君美都冷眼旁观着,只是,在坐到车子里的时候。

    才无意识的,问了薛浩扬一句。

    “薛浩扬,你刚才不认识那个男人?”

    薛浩扬,脸色不善的转头,觉得沈君美问的这个问题,简直是在侮辱他的品味。

    那么奇葩的人,他怎么可能会认得呢?

    见他这么个表情,沈君美这才闭嘴,不言语了。

    只是脑子里,还在回荡着,一个陌生的电话。

    没记错的话,那个用了变声器的男音,似乎,对她的一切,都很了解。

    而且还允诺,只要成功把他送上飞机,就帮助她,对付顾念。

    并且,那男人,还知道顾念受伤了,知道佣人每天都要送饭,所以,一开始,就满满的呈上了他合作的诚意,送了她一份礼物。

    沈君美对电话里的人,百般疑窦,甚至,一度怀疑,是不是顾家,特意派出来,整她的?

    只是,当在机场观察了一番之后,才发现,原来机场里,真的潜伏了薛浩扬的人,而据电话里的人说,似乎,还有顾家的人。

    她今天要完成的任务,就是要把身边的男孩彻底送上飞机?

    这个男孩,得罪了顾家,还得罪了薛浩扬?

    沈君美,看到那个奇装异服的男孩之后,心里,就产生了许多的怀疑。

    因为,无论从外观上,还是说话举止上,他都是最常见的那种,伪文艺愤青。

    只怕,有心得罪权贵,也没那个胆子吧?

    所以,才好奇的,问了薛浩扬一句,可是,他压根就不认识那个人?

    依沈君美的智商,想了半天,也想不通为什么?

    索性也不想了。

    而是,任由薛浩扬,把她送到了医院。

    因为,很显然,为了正式使用,那个人赠送的礼物,她还有一场戏,需要演呢。

    正闭着眼睛,努力的酝酿着情绪,房间的门,就突然被推开了。

    当沈寒越,背着手,走进来的时候,脸色,简直黑了个彻底。

    “沈、君、美!你什么时候,交了这么个乱七八糟的男朋友,行为艺术家,我看,就是专骗你这种无知少女的小骗子,你信不信,只要你前脚刚上了飞机,后脚,他都能把你卖了……”

    沈寒越,手指紧紧的攥在一起,全身都在颤抖个不停,看样子,气的不轻。

    那冷峻而阴寒的面庞,沈君美只是看上一眼,就下意识的移开了。

    总觉得,这个男人,下一刻,就会狠狠的,揍她一拳了。

    只是,没想到的是,男人隐忍了半天,拳头,就死死的,打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因为太过于用力,他的手指,都已经被打出了血,可是,他就好像,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似的。

    还在一拳一拳的,砸着面前的桌子。

    沈君美整个人都被吓坏了。

    人,死命的往墙角缩过去,手指,捏着被子的一角,瑟缩个不停。

    “哥,我今天,就没打算,要跟他上飞机,我只是逗他玩而已……”

    拼命的咬着嘴唇,极小声的,解释了一句。

    男人的脸色,这才稍稍好看了点,但,却依然阴沉的很。

    “沈君美,我警告你,无论你如何跟我怄气,都没关系,可你要是傻到,去拿伤害自己,达到怄气的效果,那我就只有一个字,可以送你,就是”蠢“,沈君美,你真的很蠢!”

    嘴角讽刺的一扬,话里的嘲讽意味很浓。

    但他隐忍的脸上,分明就是带了一抹苦涩。

    沈君美原本还瑟缩在墙脚的,听到他的讽刺,立刻就不高兴的,扬了扬下巴。

    “是的,自从顾念出现了以后,在你眼里,我做什么都是错的,既然在你心里,我已经是这样的定位了,那我就不介意,再愚蠢一点儿了!”

    沈君美气嘟嘟的,撅着嘴唇。

    眼泪,混着黑色的眼线,她的脸上,瞬时就出现了两条怪异的黑线。

    搁到以前,沈君美又哪里,这么狼狈过呢?

    可是,现在,她什么都顾不上了,就是一个劲儿的抹着眼泪。

    小肩膀还一抖一抖的,简直委屈的不行。

    沈寒越的脸上,有了一瞬的动容。

    张了张嘴唇,最终,却也什么话都没说,而是默默的看着,沈君美哭惨了的模样。

    看着兄妹俩怄气,薛浩扬,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君美,其实,寒越也是很担心你的,自从你出事了之后,他就内疚的不行,就算是把伤害你的人,给狠狠收拾了一顿,但是,他心里的这根刺,却还在的,别看他对你越来越严厉,但你这几年,无论在外边干嘛,交了什么样的朋友,寒越都一清二楚……”

    薛浩扬好心的劝慰,还未说完,就被沈君美冷眼瞥了一眼。

    “他调查我干嘛,是要监视我的一举一动,省的,我在外边捣乱吗?还是说,他害怕我会找人,对付顾念呢?”

    沈君美脸上,嘲讽似的,冷笑了两声。

    她微微抽动的脸部肌肉,再配合着,被泪水冲花的一张小脸,竟是说不出的可怜。

    “沈君美,寒越监视你,第一是为了,严厉的要求你,第二,就是保护你的安危,省的再发生什么始料不及的事情。你只知道,对寒越一再的失望,甚至觉得,他已经不配再做你的哥哥了,可是,早在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极限的时候,你有想过,你还是他心里的那个妹妹吗?”

    作为好哥们,薛浩扬承认,沈寒越身为哥哥,存在许多疏忽的地方,特别是在心理上的引导,是他最欠缺的了。

    那是因为,他太过于,把自己放在一个父亲的位置上,去照顾沈君美了。

    再加上,他的教育环境,自然而然的,会以高标准,去要求沈君美了。

    一旦知道沈君美各种邪恶的小心思,他都觉得,是他的失败。

    所以,才更想要,严厉的去纠正她错误的观念,和邪恶的小心思。

    有时候,绷得太紧,难免会适得其反了。

    很显然,现在的沈君美,就已经往他划定的方向,越跑越远了。

    这个时候的沈君美,有多委屈,沈寒越,就会有多自责。

    身为旁观者,薛浩扬张了张嘴唇。

    他觉得,他有必要,好好的替沈寒越,说点什么了。

    因此,沉吟了片刻,才说出了,刚才的一大串。

    见沈寒越,面色不善的,回望了他一眼。

    又见沈君美,因为他的话,似乎微微动容了点儿。

    薛浩扬沉了沉眸子,觉得是时候回避一下了。

    迈着步子,直接推门出去了。

    屋子里,此刻就只剩下沈寒越兄妹两人了。

    沈君美泪眼朦胧的,眨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半晌,这才艰涩的,张了张嘴唇。

    “哥,对不起。其实,我不是故意针对顾念的,我就是想让你,宠我,比宠她多一点儿而已,从小到大,你就是我最亲近的人了,我真的不想,你被人抢走,也许,就因为这样,才做了一些错事,让你越来越讨厌我吧……”

    原本还阴沉的一张脸,听到这番话之后,那隐忍的苦涩,一点一点的升腾。

    眸子里,隐忍的内疚,也一点点的,溢了出来。

    不善言辞的男人,只是温柔的走过去,拿起纸巾,替沈君美,擦着脸上的污迹。

    从始至终,都没说一句安慰的言语。

    或许,在他看来,说太多,都是多余吧。

    他承认,他很聪明。

    但在处理女孩子的小心思上,他却是笨的要命。

    否则,也不会任由着,沈君美一点一点的,钻牛角尖,乃至于越钻越深了。

    微微叹了口气:“君美,其实,你有没有从另一个角度,好好想想?我有了顾念,那么你得到的,不仅是来自兄长的呵护,还有来自大嫂的呵护?”

    沈君美心里,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但面上,却似乎是被说动的样子,为难的抬起眸子,看着沈寒越。

    “哥,我和顾念,有了那么多的误会,如果……如果我现在向她示好,她还会,心无芥蒂的,接纳我吗?”

    眼神里,分明有着期待,和小心翼翼的神情。

    那模样,似乎,在为自己的过去内疚自责的同时。

    又在满身心的,期待着别人的谅解。

    “这个,就需要你亲自去问念念了!不过,放心吧,她不是这么小气的人,现在,赶紧去洗手间,好好把脸洗干净,待会过去那边病房,一起吃早饭吧!”

    沈寒越虽然不能保证,顾念一定会心无芥蒂。

    可是他相信,只要沈君美能真心的,和顾念好好相处,依照顾念的脾气,一定不会怎么样她的。

    “好的,哥,我一定会好好和大嫂相处的!”

    沈君美郑重的点了点头,就飞快的从病床上跳下来,钻到洗手间里,去卸妆了。

    男人,嘴角慢慢的漾出了一抹微笑,起身,推门出去了。

    步子越来越轻快,心里,隐隐有个感觉——

    或许,经历了那么多,生活,就快要朝着“圆满”奔驰而去了吧?……

    **

    沈君美只顾着沾沾自喜了,却不知道,成功混上飞机的一个男人。

    正一边把玩着玉扳指,一边在心里鄙夷着她的愚蠢呢。

    虽然,飞机上的人,每每见了他怪异的打扮,都一阵鄙夷。

    但这些鄙夷,在他眼里,却是一文不值的。

    毕竟,现在在他看来,还有什么,比性命,更重要吗?

    正慢悠悠的吃着飞机餐,一个小孩子,就好奇的朝他张望了一圈。

    “快看,妈咪,又有一个怪叔叔!”

    小孩子,之所以,会说了一个“又”。

    也是因为,早在机场候机大厅里,他就已经见识了另外的一个了。

    虽然小孩子,对人的分辨和识别能力,并不强。

    但秦慕那满脸油彩都遮盖不住的皱纹,和刚才那个,皮肤光滑的男人,压根就不是一个人嘛。

    周围的人,似乎,都把秦慕当神经病看待了。

    事实上,压根就没有人,正眼看过他。

    唯一,打量最仔细的,也是那些,想要抓他的人,只是,因为当时他们打量的是另外一个。

    等那个人招摇够了,在被薛浩扬狠狠的揍上一顿。

    捂着脸,跑到洗手间的隔间,悄悄换了衣服,跑出去。

    而秦慕,便可以捂着肿胀的脸,顶着提前化好的妆容,上飞机了。

    他的这番偷梁换柱,也没什么高明之处。

    甚至,只要被一些有心人,重点盘查一下,很容易就会露馅的。

    只是,他的高明之处,就是沈君美了。

    依着秦慕和沈家的关系,不管是薛浩扬,还是顾家,都不会把他和沈君美那所谓的男朋友,联系到一起去的。

    因此,也就没人注意他了。

    全程,他的嘴角,都漾着一抹得意的淡笑。

    下了飞机,就算顶着这么一副尊容,他却依然优哉游哉的,在马路上,张望着。

    赶来接机的人,愣是看了好久,才认出他的身份。

    努力忍着笑,还是恭敬的,迎着他上车了。

    车子一路疾驰,车窗外,飞快掠过的风景,也越来越荒凉了。

    直到停到一个开阔的草地上,司机放下他,就开着车,飞快的,跑远了。

    秦慕顶着浓妆,迎着太阳,在草地上,等了二十分钟左右。

    头顶上,就响起了一阵嗡嗡声。

    正是,前来接应他的,直升飞机。

    顺着软梯,爬进机舱。

    一个面容精致,眼角邪魅的男人,薄唇一撇,就对着他怪异的模样,放肆的笑了一会儿。

    “秦先生,你的爱好,什么时候这般独特了?”

    肆意的笑声里,分明就有着幸灾乐祸的成分。

    他的嘲笑,和路人不一样,路人是因为不了解实情,所以才嘲笑。

    而这个男人,就算是不了解实情,大抵也猜到了他如此狼狈的原因。

    所以这声嘲笑,分明就是对他能力的质疑了?

    秦慕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冷冷的睨了他一眼,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

    “秦萧然,有这么嘲笑你老子的吗?”

    语气的尾音,似乎都在微微颤抖着,脸上气急败坏的表情,是那么的明显。

    对面的男人,这才收起肆意的大笑,但嘴角,却依然挂着一抹讽刺的意味。

    “老子?秦慕,你搞清楚了,我叫卡洛,不叫秦萧然。而且,你觉得,依你这副平庸的长相,生的出我这么基因优异的儿子吗?”

    男人的语气十分的狂妄,说着,还怜惜似的,抚摸了一下,他那完美的脸部轮廓。

    他有一头浓密略带卷曲的棕色头发,眼珠的颜色是褐色偏紫的,因为眉骨略高,让他的眼神,看起来深邃而迷人。

    和东方人比这,肤色略白,但却不是那种纯粹的白,白中透黑,让他的肌肤,在光的照射下,平添了一种健康的光泽。

    这分明是一种西方人的长相。

    而且,他的长相,不管是在西方还是东方,都属于帅哥的范畴。

    再加上他那慵懒里,带点邪恶的气质,笑起来的时候,更是给他整个人,平添了一种致命的气息。

    说话的时候,低沉好听,让他刚才的讽刺,听起来,似乎都不会让人厌烦,而是自卑。

    秦慕下意识的,就红了脸,顿了半晌,这才讷讷的反驳。

    “就算不是亲生父亲,但好歹,当时,我还收养过你一段时间!”

    “恩,不错,所以,在你走投无路的时候,我才选择了收留你!这样算来,你当年的投资,也算是值得的!”

    说完,就一闪身,朝长长的餐桌那里走去,落座。

    立刻有人,替他开了一瓶红酒,恭敬的帮他斟满了。

    秦慕这才有机会打量一下,这个小小的机舱。

    和普通的机舱不同,这里的构造,奢华的,倒更像是一个酒店套房。

    而秦慕和卡洛所处的位置,就有点类似于套房里的客厅那部分了。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缓缓的往餐桌上,上菜了。

    见男人的视线扫向他,秦慕这才缓缓的朝餐桌旁走去。

    谁知,他还没走近呢,卡洛,就直直的朝他看了过来。

    “看着你这副尊容,我实在没心情用餐,要不,你还是先去收拾一下好了……”

    说着,修长的手指一扬,就由人,带着秦慕,走向了另外一个房间。

    收拾好了,秦慕看着旁人准备好的服装,脸部肌肉狠狠的抽搐了几下。

    “这里,就没有别的衣服吗?”

    “抱歉,我们主子,只跟女人共同用餐,所以,您还是换上女装的好!”

    很好?!他觉得,到了现在的处境,多少有点自作自受的意思了。

    秦慕的嘴角狠狠的抽了几抽。

    当时身为沈浩博的好友,听的最多的,就是沈寒越异于常人的智商。

    这原本,就是一个普通的父亲,止不住欣喜,才会到处宣传的心情。

    可是,在遭遇意外不能,失去孕育生病能力的秦慕看来,却是赤果果的“挑衅”。

    因此,心一横,就在M国的孤儿院,找专家测评了一个高智商的男童,收养在手下了。

    等知道这男孩是某个神秘基地,落难的小少爷的时候,他还欣喜了一番呢。

    送他走的那一霎,他就盼着,有昭一日,这人,能给他带来利益。

    可是,所谓一个落难的小少爷,就算回到基地,前途也甚是凶险。

    卡洛都自顾不暇了,自然也顾不上他了。

    这也是他前些年,一直谨小慎微的原因。

    好容易等到卡洛能独挡一面了,这才敢正式的挑衅了顾毅君。

    可是,眼下,关于卡洛能否帮他,秦慕自己,也有些不确定了。

    战战兢兢的换了女装出去,而卡洛,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就迅速的低下了头。

    “真丑!”

    声音低迷而好听,脸上不带任何表情,仿佛只是一个最客观的评价。

    但秦慕的眉心,还是不可抑制的,抖了抖。

    如果早知道,到了这边,还要再一次,低三下四的,讨好一个小毛孩。

    那在他的实力,还不足以叫嚣的情况下,无论如何,也不会和顾家决裂了。

    卡洛只是淡淡一扫,就仿佛看透了他的想法。

    “你以为,就凭你目前的处境,就算费心讨好顾家,到头来,沈寒越,就拿你没办法了吗?”

    这话倒是真的。

    不说别的,就说沈寒越和顾念的关系,只怕顾家,早晚也会把天平,倾斜到沈家的。

    不,或许,顾毅君心里的天平,从头到尾,也没有真正倾斜过他。

    对于顾家来说,他也不过是一个上赶着的,生意伙伴而已。

    嘴角滑了一抹讽刺似的冷笑,手指攥着一起,指尖深深的嵌在手心。

    没有哪一刻,他对权势的渴望,能有今天这般强烈过。

    “既然,你同意我来找你,是不是就意味着,你已经答应帮我了!”

    “当然。我现在,刚刚在基地站稳脚跟,对于金钱的需求,可是无止境的,只要你有足够的筹码,我当然会帮了!”

    像他们这样的家族,天生的血液,就是冷的。

    秦慕当初的收养,在他看来,分明就是一钱不值的。

    毕竟,就算在孤儿院,他也照样,可以正常的成长。

    反而因为秦慕的收养,让他父亲的手下,错过了寻回他的最佳时期。

    不过,因为被收养,他隐匿了身份,也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的追杀。

    因此,他觉得,秦慕的过错,也可以一笔勾销了。

    估计,就连秦慕自己都想不到,他所谓的恩情,在对方的眼里,却是过错。

    只是,就算知道了,依秦慕目前的处境,估计,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我手上的资金有限,不如,你先帮我对付沈氏,到时候,所有的好处,我都会分你一半的!”

    “那我何不亲自对付沈氏,到时候,所有的资金,也不需要分给任何人了……”

    卡洛漫不经心的抬头,用低迷好听的声音,反问道。

    眉头微蹙,那极不耐烦的神情,分明就是对秦慕的警告:“别把我当孩子哄!”

    男人满身的肃杀之气,直接就让秦慕,整个一颤,额头,也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可是,我现在的处境,你也知道的,实在没有多余的资金了——”

    “我要的不多,你手里的所有企业,就先给我吧!等事成了,我会把这些,重新还给你的——”

    依然是漫不经心的语气,可眸子里,分明带了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

    秦慕,此刻,是彻底的傻眼了。

    他这还叫要的不多,拿他的企业,去创造更多的利益,等事成了之后,什么好处都是他的,留给自己的,依然,还是现在的企业?

    如果真是这样,他费尽心机的,来到这里求救,又有什么意义呢?

    卡洛褐紫色的眼眸,只是微微一瞥,似乎,就看透了他所有的心思。

    嘴角一扬,就拉出了一个讽刺的弧度。

    “没有我的帮助,你的下场只有两个,要不,被沈寒越送入牢房,要不,就是死!”

    这掷地有声的话,整个就让秦慕,浑身一凛,脸色,都吓白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却也知道,这男人并非是危言耸听,他说的话,不久的一天,绝对会成为现实的。

    木讷的拿着勺子,随意的往嘴里送着各式饭菜。

    就在精神最恍惚的时候,飞机突然降落了。

    秦慕原本以为,这次的降落地点,好歹也是一个岛屿呢。

    谁知,却直接降落在了一个僻静的山顶别墅。

    舱门打开,男人随意丢给他一把钥匙,飞机,又一次在他的面前,起飞了。

    不用想也知道,这个别墅,很长一段时间,恐怕,也只有他一个人住了。

    飞机缓缓升空了之后,一个身材妖娆的女人,神情不屑的,看了看底下那个越来越小的人影。

    “主人,在我看来,这个懦弱的男人,压根就没有任何的价值,类似于他手上的企业,主人只要想要,我可以帮你拿到很多!”

    女人不屑的撇嘴,秦慕这样的商人,似乎,也正是她最看不上的那种。

    “他对于我当然没有价值,但是,依着他对顾家的了解,留着,以后会有用!”

    男人一只手,妖娆的托着下巴,眼神微眯,心里,似乎是在盘算着什么事情……

    **

    圣保路医院,VIP病房。

    沈寒越,正小心翼翼的,喂顾念吃东西呢。

    一个女人,就探头探脑的,把门,推开了一条门缝,往里张望着。

    直到接收到顾念那略带疑惑的目光,女人这才尴尬的推开门。

    讪讪的,朝着病床上的女人,甜甜一笑。

    “大嫂,我来看看你!”

    此刻,沈君美已经洗去了脸上的妆容,而且,还特意回去,换了一件正常的衣服。

    未施粉黛的脸,讨好似的,看着顾念。

    一双眸子里,满是紧张的情绪,似乎生怕,顾念会大发雷霆的,赶她出去。

    手死死的揪着衣角,局促不安的站了好久,顾念这才朝她招了招手。

    “过来坐吧?对了,吃过午饭了吗?佣人还没把午饭送来,这边是方才,寒越让人买的虾饺,你要是饿了,也一起吃点吧……”

    顾念的态度,说不上热情,但也绝不冷淡。

    从头到尾,都是一种淡淡的语气。

    倒不是,她在故意拿捏身份。

    只是,沈君美好歹也和她年纪相仿,所以,她之前的过错,顾念可不觉得,是因为年少无知这么简单。

    也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直觉,她总觉得,就算沈君美彻底悔悟,也不可能会那么快。

    因此,本能的,就对她有所提防。

    但顾忌着沈寒越,她又不能太过分。

    所以,就用一种不冷不热的态度,和她保持着最礼貌的距离。

    这样,既能照顾到沈寒越的面子,也能适时的提防着她的算计了。

    “大嫂,我不饿!”

    小心翼翼的摇摇头,就把手里的鲜花,和水果,递了上去。

    见顾念不方便接,这才又尴尬的抽回了手:“大嫂,这花可香了,我帮你摆好吧!”

    说着,就在沈寒越眼神的示意下,把花,摆到了顾念的床头。

    然后随手,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个苹果。

    抓过一边的小刀,细心的削了起来。

    “不知道大嫂喜欢什么水果,但水果摊的老板娘说,一般看望病人,送苹果的比较多,因为寓意好——平平安安嘛。”

    沈君美也是娇生惯养的娇小姐,削水果的能力,似乎还比不上沈寒越呢。

    才削了一半,整个苹果,连皮带肉,就被她削掉了大半。

    “谢谢你了!不过我这会儿不饿,水果,还是待会交给寒越削吧!”

    顾念看着她削苹果的动作,整个心,都不由得揪了起来。

    那架势,好似下一刻,就能把整个手指头,给削掉似的。

    于情于理,也不好再让她削下去了。

    先是微笑着,向她表达了一番感谢,这才制止了她的举动。

    顾念的眼眸刚转开,没想到,就听到了沈君美的一声尖叫。

    等她转眸看过去的时候,她那莹白修长的手指,早已经渗出了细细密密的血珠。

    看样子,是终于削到手了。

    “君美,碍不碍事?”顾念关切的询问了一句,就把目光,看向了沈寒越。

    “寒越,你快带她去包扎一下吧!”

    其实,不用顾念安排,沈寒越,也早已经按耐不住的,坐了起来。

    “念念,我去去就来!”

    沈寒越温柔的望了她一眼,就领着沈君美,推门出去了。

    一直等到两人的脚步声走远了,顾念还有些心神不宁呢。

    正凝眉思索着什么呢,病房的门,又一次被推开了。

    “小念,我来看看你!”

    门口站着的,正是那个印象里,温暖细致的大男孩——俞北。

    只是,现在的俞北,笑容虽然还是如暖阳一般灿烂。

    但笑容里,分明就多了一丝忧郁的味道。

    脸色,也不好,总觉得,有些过分惨白了。

    想着,俞北的这种变化,有可能是因她而起,顾念就不想,再去问了。

    而是故做轻松的,弯了弯嘴角。

    “听碧娜说,这三年,你经营的娱乐公司,还挺成功的,怎么,又想起回医院了?”

    俞北随意的耸了耸肩,玩笑似的笑了笑:“毕竟俞家旗下的产业很多,身为俞家未来的继承人,我总要,全面兼顾的!”

    俞北的理由,很充分,顾念只是轻声一笑,就顺着他的话,揶揄了他一番。

    小时候,他们之间,似乎可以百无禁忌。

    就算是她玩笑开的过分,俞北,也总是暖暖的笑着,任由她没心没肺的,调侃着。

    可是,现在,顾念开玩笑的时候,明显已经学会拿捏分寸了。

    寒暄了一会儿,俞北,突然面色凝重的,看了看她。

    “我看刚才沈君美出去的时候,似乎手指受伤了,怎么了,她又刁难你了吗?”

    俞北对沈君美的戒备,似乎并不比顾念少,生怕沈君美这次,又伺机找事了。

    还没等顾念回答,就沉着眸子,自顾自的,说了一句。

    “放心吧,等明天,我就重点安排一下,以后,不会再让人,放沈君美进来了!”

    眼看着再不解释,俞北就彻底误会了。

    女人慌忙张了张唇,解释了一句。

    “刚才沈君美帮我削水果来着,不小心,就划到手了,并不是你说的那样!”

    沈君美,帮顾念削水果?

    俞北总觉得,依着沈君美那高傲的性格,就算是有天,心里放下了对顾念的成见,也不会彻底放下身段的。

    能迅速的放下身段,就不可能是真的,放下了成见。

    俞北眼眸微眯,心里对沈君美,又多加了几丝的戒备。

    但这也只是他的猜测,猜测未被证实之前,他还不打算告诉顾念。

    毕竟,万一沈君美是真心悔改,那他无疑就是那个搬弄是非的角色了。

    缓缓的收回思绪,谨慎的走过去,把沈君美带来的水果,和鲜花,细细的检查了一遍。

    见顾念正疑惑的盯着他,这才转身,玩笑似的,看了顾念一眼。

    “君美看样子,是很少在小商贩那里买东西了,这一看,就是被坑惨了,所谓的玫瑰是未展苞的月季就罢了,就连进口富士里,还搀了别的品种呢,不过,好歹外型上,没什么损坏……”

    说完,就弯起嘴角,轻声笑了起来。

    很好的,把女人的注意力,又转到了别的方面,顾念,也就忘记了好奇了。

    两人正聊着,沈寒越,就又带着沈君美回来了。

    沈君美可怜巴巴的跟在男人的身后,看上去,好像是受了委屈的样子。

    一见到顾念,就噙着眼泪,走了过去。

    “大嫂,我哥又凶我?我也不过是,代替公司的高层,传个话而已,就又被凶!大嫂,你要为我做主啊?”

    说着,小手,就朝顾念这里伸了过来。

    那表情,就好似是小孩子,再找最亲近的人,求庇护似的。

    顾念的嘴角,尴尬的弯了弯,她们什么时候,熟到这种地步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