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二章 用完就丢?把我当什么!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4:42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夕阳的余晖,缓缓照在沈君美那怨毒的眸子上。

    给她整个人,都染上了一层狰狞之色。

    远远的,有病人过来遛弯。

    一看到沈君美,就跟看到危险度极高的精神病人一样。

    离得老远,就一脸惊惧的,从沈君美的身边,饶了过去。

    远处,惊慌失措的脚步声,让沉吟在仇恨里的女人,缓缓回过了神。

    收回满脸的怨恨,攥着拳头,缓缓的往住院部的方向,走去。

    每一步,都走的心不在焉。

    甚至,有几次,不小心撞到人了,也豪不在意。

    此时,她全身心的,都在琢磨着一件事情——就是,怎么样,可以让顾念,彻底的完蛋?

    心里,越是琢磨,手指,就捏的越紧。

    琢磨如何收拾顾念的时候。

    自然的,也在回忆着,她的人生,是从什么时候,才开始变得这般糟糕的?

    作为一个从小到大,就不曾经历挫折的女人,偶尔,经历了挫折,当然,也不会习惯,从自身找原因了。

    而是,把她人生的所有失败,都推到了顾念的身上。

    更是认定,她的人生,是因为顾念的突然出现,才开始节节败退的。

    就在这漫不经心的瞬间,身子,不经意的,又撞到了一个人。

    这次,听到的,却不是嫌弃的声音,而是关切的声音。

    甚至,那个她无意撞到的人,还紧紧的握住了她的胳膊。

    “君美,怎么是你?我刚才去沈家找你,听说你来了医院,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吗?”

    听到这一连串的关切,沈君美一抬头,就刚好撞上了一张关怀备致的脸庞。

    所有的委屈,瞬间就化作了绝提的泪水,二话不说,就扑进了女人的怀里。

    “乔雅姐——怎么办?好像顾家和沈家的事情,没有这么复杂,总之,在我哥哥的心里,顾念已经不在仇人的位置了……不,或许,从始至终,我哥,都没把她当仇人看待吧?那个女人,凭什么,让我哥百般呵护,凭什么让俞北哥哥,处处维护呢?她有了顾家的宠爱,还不够吗?为什么?……为什么非要闯到我的生活里,破坏掉我的人生呢?……”

    因为,她已经打心眼里,认定了她糟糕的人生,是顾念所致了。

    所以,这番话,自然也说的委屈无比。

    眼泪,一串串的往下掉。

    不一会儿,乔雅胸前的衣服,就被她的泪水,打湿大半了。

    虽然嫌弃无比,但却还是不露声色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把沈君美,从她的肩膀上,推了起来。

    “君美,这里不太适合说话,要不,我们出去,找个吃饭的地方,边说边聊吧?”

    乔雅过来找沈君美,原本只是为了打探消息。

    眼看着两人在这里,已经成了人群的围观对象,下意识的往上拉了拉墨镜。

    半拉半拽的,拖着沈君美,就出去了。

    两人选了一个僻静的包厢,一进去,乔雅随意的点了菜,就打发服务员出去了。

    而沈君美,因为哭了一路,大抵也累了。

    拿着纸巾,抹干净眼泪,抓起桌边的饮料,咕噜咕噜的,灌了大半杯,这才眼泪朦朦的,看向了乔雅。

    “乔雅姐,说实话,之前,我虽然对你不排斥,但也并没有多喜欢你,你对我好,我也总觉得是理所应当的,因为,你毕竟是想顺利嫁入我们沈家,才这般讨好我的,对吧?”

    很显然,沈君美,似乎,打算和乔雅开诚布公了。

    乔雅嘴角抽了抽,尽力忍着尴尬,还是假惺惺的,对她笑了笑。

    “恩,之前,确实是因为寒越,才对你好的,只是接触下来,我早就已经把你当做我的亲妹妹看待了,就算是现在,我和寒越,早已经没有可能了,但我和你的关系,还是依然不会改变的……”

    虽然,乔雅的演技,一再被观众质疑。

    但在生活里,她的演技,却是随手沾来的。

    甚至,比拍戏的时候,都有自然许多。

    这番话一出口,沈君美就眼泪汪汪的,抓住了她的手腕。

    “乔小姐,你对我真好!你放心吧,只要你能帮我对付顾念,以后,我一定会尽力撮合你和我哥的……”

    她的许诺,是如此的美好。

    乔雅面上虽然不动声色,心里却一直在轻声冷笑。

    因为,甭管沈君美,把设想,说的有多美好。

    乔雅也知道,沈寒越,就算没了顾念,也不会,选择她的。

    这个道理,早在这三年的时间,她就已经明白了。

    而且,听说,他曾经,还有一个初恋女友,为了指证秦慕,入狱了。

    眼下,刚好也到了出来的时候了,她若是对付了顾念,岂不是凭白为旁人做了嫁衣?

    因此,在她看来,最明智的举措,自然是等着他的初恋出来,让她和顾念,两蚌相争,她再坐收渔翁之利了。

    可是,这些,她自然是不可能,告诉沈君美了。

    为难的垂了垂眼眸,一双手,就温柔的,抚在了沈君美的肩膀上。

    “君美,不是我不帮你,真实情况,你也知道的,顾念,她既有顾家撑腰,又有沈寒越,百般维护,要对付她,哪里有这么容易呢?而且,这三年,我对寒越的感情,也已经放下了……”

    沈君美诧异的抬头,一眨不眨的,盯着乔雅的双眸,似乎是在考量,她的话里,究竟几真几假?

    看了半天,嘴角一弯,就对着乔雅,讽刺似的,冷笑了起来。

    “乔雅姐,我看,你是怕了顾家吧?”

    沈君美经历了许多事情,头脑,似乎已经比之前,要好使多了,只是一下,就猜中了乔雅的心事。

    见乔雅嘴角尴尬的,动了几动,心里,就更认定了这个猜测。

    “乔雅姐,既然你怕,我也就不为难你了!行了,你走吧,以后,都不要在找我了!还有,你以后,想接什么广告,也少来拿我当幌子了,毕竟,你都不帮我了,我更没有道理,去帮你了,对吧?”

    说完,又是讽刺一笑,手指指向包厢门口的方向,意思是,示意乔雅可以走了?

    乔雅气的,心里一阵翻滚,面上,去还依然不动声色。

    “君美,你现在正在气头上,我就先不打扰你了!放心吧,等我回头想到了好的办法,会通知你的!”

    乔雅的脸上,尽量挂着最温柔,最舒适的笑容,朝沈君美点了点头,就一步三摇的,离开了。

    从背影上看来,她似乎,并没有生气。

    可是,一从包厢里出来,她就气得猛踹了一下车门。

    然后,气急败坏的坐进去,砰得一声,关上了车门。

    “开车!”恶声恶气的,冲司机吼了一声。

    尖利的指甲,就狠狠的嵌进了身下的坐垫上。

    等回了别墅,她一直坐在车里,迟迟没有下去。

    一方面,是在尽力压抑情绪,另一方面,也是在努力想着措辞了。

    酝酿了半天,这才收敛了满脸的怒容,转而,换上了一脸妩媚的娇笑。

    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摇曳万千的,按了密码,缓缓,打开了门。

    “幕哥,我回来了——”

    先是娇媚的喊了一声,而后,就把事先,让司机买好的饭菜,摆上了餐桌。

    从头到尾,都在尽力的岔开话题。

    只淡淡的扫了一眼她的表情,秦慕,就知道,今天的消息,铁定是打探的,不清不楚了!

    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狠戾的眼神,就直直的,落在了她精致的妆容上。

    “乔雅,我想,我的做事风格,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了!既然一无所获,就给我重新出去打探,或者,你想办法,去B国一趟,而我就假扮你的经纪人,一同前往了……”

    后边的那个办法,绝对是下下之选了,因为,乔天泽的缘故,只怕,沈寒越和顾瑾寒,都会把目标,锁定在乔雅身上的。

    所以,最终,让乔雅出面做掩护,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可他一直躲在乔雅这里,似乎,也不是什么好办法。

    乔雅听了他的话,脸,立刻就涨成了猪肝色,紧捏的手指,一直在微微颤抖着。

    不管怎样,直接的得罪了沈家,还是顾家,到头来,她都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

    可是,不想铤而走险,她就必须要想出一个万全之策了。

    只是,眼下,蠢笨无比的沈君美,似乎,也已经不受摆布了。

    现在,又有谁能帮她呢?

    见秦慕的面色,越来越不耐烦,她的嘴角一拉,就撇出了一个委屈的神色。

    嗔怪似的,喊了一声:“幕哥”这才一五一十的,将今天的事情,向秦慕,报告了一番。

    没想到,听到她的这番话,秦慕非但没生气,居然,还若有所思的,垂下了头。

    乔雅自然也不敢打扰他,先是不动声色的,坐了下来。

    半晌,没听到任何声音,这才面带迷茫的,向他看了过去。

    刚好秦慕抬头,迎着乔雅的眼神,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你告诉她,我可以帮她对付顾念,但前提条件是,她必须帮我,成功的离开A市!”

    此言一出,乔雅嘴唇大张着,已经惊讶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了。

    “凭着你和沈家的关系,你觉得,沈君美会同意吗?”

    “不试,又怎么会知道?”

    秦慕嘴角,滑过一抹奸笑。

    “那,需要我替你打电话,说明一下吗?”

    直到现在,乔雅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说话的时候,表情也有些讪讪的。

    “不会,我和你的关系,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沈君美那边,我会自己搞定的!”

    这刚好,也是乔雅的想法。

    秦慕说完,她心里,就长吁了一口气。

    “那就祝你好运了!”……

    **

    圣保路医院,VIP病房。

    此时,外边的夜色,已经越来越深了。

    可沈寒越,却依然死皮赖脸的,赖在顾念的病床面前,死活不愿意离开。

    又是端茶递水,又是喂饭喂水果的。

    甚至,当顾念提出,要去上厕所的时候,这个男人,就先护工一步,自作主张的,要上去帮忙了。

    顾念因为失血过多,身子有些虚弱。

    为了,不使伤口崩裂的话,至少,要卧床休息,两个周的时间。

    所以,病床底下,安置的,就有盆子,不管是小解,还是大解,完事之后,自然是有专人去倒的。

    可是,沈寒越,死乞白赖的,不愿意走。

    虽然,她小解的时候,他未必会听到,但是,只是想起,那哗哗的水声,那也是很尴尬的。

    一听到,沈寒越要主动请缨,女人,就朝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转而,按响了床头的铃,把护工,喊了过来。

    “你扶我,去趟厕所吧!”

    顾念,一只胳膊,搭在护工的胳膊上,另一只胳膊,正撑着床,似乎,是要借力,然后拼命站起来了?

    男人见状,脸色,立刻就黑了下去。

    直接性的,把护工拖拽到一边,就脸色冰冷的,把她强按在了床上。

    “刚缝合了伤口,怎么能这般胡闹呢?”

    好吧,他生气,貌似也没什么错。

    可是,要她当着他的面,在病房小解,那还不如直接要了她的命呢?

    脸上的绯红,瞬间就红到了耳根。

    不好意思的,指了指门的方向。

    “不去厕所也行,但是,你要先回避一下的……”

    声音很小,看上去,她已经开始不好意思了。

    “你身上什么地方,我没看过!放心吧,只是小解而已,这个角度,什么都看不到的,至于小解的声音,大不了,我捂上耳朵,不听就是了!”

    男人一边煞有介事的闭上眼睛,一边把手伸了上去。

    看上去,是要打算,帮她了?

    女人的脸,立刻就红成了番茄,怒气冲冲的瞪了她一眼。

    小手,颤抖着,又一次,指了指门的方向。

    “出去,否则,我就会成为第一个,被尿活活憋死的病人了!”

    “事实上,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被尿憋死的病人,之前,应该也是出现过的!”

    男人,煞有介事的,说道。

    丝毫没注意,女人的脸色,究竟有多臭!

    “沈、寒、越,你故意捉弄我,是吧?”

    之前,大多都是他被女人气的跳脚,像这样的情况,绝对是少数。

    如果,不是担心顾念的身体状况,他还真想,再逗弄她一会儿呢。

    可是,看着女人,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被尿憋红的脸,他浅浅一笑,就自发自觉的,退了出去。

    尽管男人出去了。

    可是,顾念面对着这样的环境,就算憋的再厉害,也是死活解决不出来的。

    “要不,你扶我去厕所吧,我还是不习惯这个!”

    这也是,她支开男人的原因之一了。

    反正,VIP病房里,自带了卫生间,如果他不走,估计,说什么,也不会同意她下床的。

    “这个……可是……”

    护工也不敢私做主张。

    为难的咬着嘴唇,一时之间,似乎也没了主意。

    “快点,否则,一直没办法正常排泄,我早晚会被憋死的!”

    女人见她犹豫,催促的同时,左手,已经顺利的,搭到了护工的胳膊上。

    凭着右手的撑力,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床上,半坐了起来。

    事情都这样了,似乎拒绝,也晚了。

    护工唯恐她太用力,会触动了伤口,慌忙上去,扶住了她。

    在护工的搀扶下,她终于成功的,坐到了马桶上。

    叮嘱护工,把身子扭过去,正肆意的,解决着身体里的这些“废水”呢。

    卫生间的门,却被男人,猛地推开了。

    四目相对,顾念下意识的,就想强制的,停下动作。

    可是,已经憋太久了,好容易倾泻一次,岂是说停就能停的。

    听着这尴尬的哗哗声,又看着,男人责备似的眼神。

    顾念真恨不得,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低垂着脸,尴尬了半天,这才小声,提醒了一声。

    “我好了,你先回避一下,我让护工,帮我提下裤子——”

    回避?这次,他要是还回避,他就是傻的?

    不耐烦的冲护工比了个手势,强制性的,把她赶了出去。

    这才走到女人面前,双手放在她柔软的腰肢上。

    就像是拔萝卜似的,先把她拔出来,举高。

    然后转换了一下方向,把女人,整个的,抱在了怀里。

    快速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口,见她没有大碍。

    这才,责备似的,瞪了她一眼。

    “记住了,以后,若是非要上厕所,才能解决的话,找我就好了!护工好歹也是一个女孩子,哪里有我的力气大,万一没扶好,摔到了,怎么办?”

    怒气冲冲的,质问了她一番。

    见女人孩子似的,低垂着脑袋,这才意识到,好似他这会儿,脸色太吓人,语气太恶劣了。

    他吓到她了吗?

    怜惜似的,拍了拍她的脸蛋,声音,也逐渐的温和了起来。

    “记住,我们是夫妻,这些事情,或许等你哪天老了,也是要经历了,而我也不过是,提前让你行使了一下特权而已,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男人,温柔的,说了一大通。

    低垂着眼眸的女人,这才红着耳根,扬起了小脸。

    “混蛋,你能先帮我把裤子提上,再说教吗?”

    红扑扑的小脸上,除了羞涩,似乎,还有少许责备似的表情。

    害羞的咬着嘴唇,见男人的目光,朝她看过来。

    立刻垂下头,小脑袋,只往男人颈窝处钻。

    已经羞涩的,不敢和男人对视了。

    男人先是一愣,这才好笑似的,扬了扬嘴唇。

    等把女人,完完整整的放到病床上的时候,他扬起的嘴角,依然没有放下。

    缓缓低下身子,眼看着,炙热的薄唇,就要挨到她那红扑扑的小脸蛋了。

    病床上的女人,却突然,恶狠狠的抬起头,瞪了他一眼。

    “不对啊?沈寒越,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是说,我是在提前行使权力?”

    男人的偷袭被打断,脸上,满是一副欲、求不满的神色。

    嗔怪似的,看着女人,点了点头。

    然后,女人粉嫩的小拳头,一下子,就朝着他的胸膛挥了过去。

    “混蛋啊,你这是诅咒我,老年一定会瘫痪吗?”

    诅咒?

    男人一头的黑线。

    虽然她这么说,也没错了,可是,到时候,不一定非要瘫痪,才需要他的特殊照顾吧?

    就不能是因为年纪大了,懒得走路了吗?

    正满脸尴尬的,低垂着眼眸。

    女人,另一句话,就朝他的胸口,戳了过来。

    “沈寒越,你现在,都年纪一大把了!等我老的时候,貌似,你的身体,早就已经漏洞百出了吧?哼,到时候,轮到我照顾你,还差不多!”

    男人的脸色,越来越黑。

    直到听到她最后一句冷哼,这才温柔的抬起眸子,朝她看了过去。

    “你的意思是,到时候,换你照顾我?”

    女人傲娇的一扭头:“想得美!”

    该死的女人,好像一天不气她,就浑身不舒畅似的。

    凉薄的嘴唇,狠狠的堵住了她娇艳的红唇。

    惩罚似的,狠狠肆虐了一番,这才移开嘴唇,恶狠狠的,质问了一句。

    “我年纪很大?”

    说话的时候,眉头往上扬了一下,脸上的威胁意味,不言而喻。

    “像我这么诚实的人,你觉得,会说假话!”

    挑衅似的扬了扬下巴。

    虽然,没有正面回应,但却还是隐晦似的,给出了一个答案——沈寒越,老了就要认!干嘛要死乞白赖的,逼我说谎嘛?

    这女人,就是欠收拾!

    薄唇又一次覆了上去,这次,倒是更迅猛了。

    女人呜呜的反抗着,都快喘不过气了。

    男人,这才放开她,冷冽的眸子,只是往她脸上一扫。

    顾念就立刻会意了过来,呵呵干笑了两声:“沈寒越,我刚才只是开玩笑,你这么勇猛,怎么会老呢……”

    嘴上,一直在努力的,恭维着他。

    脸上,分明就是一副“求放过”的表情。

    眼尾邪魅的一挑,薄唇轻启,一个略带魅惑的声音,就在女人耳边,响了起来。

    “那你希望,我更勇猛一点儿吗?”

    虽然是疑问句,但他却不是在“求回答”。

    而是在赤果果的,向女人发出邀请?

    还没等床上的女人反应过来。

    他就迅猛的撩起被子,整个人,直接钻了进去。

    双手,往前一伸,就把女人,结结实实的揽在了怀里。

    “沈寒越,你干嘛?这里是医院?”

    顾念急了,小脸涨的通红。

    一边惊慌的叫了一声,一边使劲的,想要推开他。

    可是,她身体健康的状态下,也未必,能是男人的对手呢。

    更何况,又是生病的状态呢?

    正奋力的扭动着身体呢,耳边,突然响起了一声温柔的呢喃。

    “别动!我只是想抱着你,好好休息——”

    说着,他的头,就结结实实的靠在了女人柔软的肩膀上,慢慢阖上了眼睛。

    粗粝的手指,还心疼似的,在她伤口的附近,摩挲了几下。

    然后,就把他揽的,更紧了。

    顾念这个时候,才想起,去观察他的神色。

    柔软的小手,还有意无意的,朝他身上,摸了上去。

    “你身上的伤,还疼吗?”

    “放心吧,只是一些皮肉伤,也就是一盒药膏,就能搞定的事情!”

    男人闭着眼睛,在她的耳边,轻声回答完,手,就顺着她的后背,拍了几下。

    “早点休息吧!”

    她这个时候,才发现男人的神色,有些疲惫。

    “额。”淡淡的点头,就把头往他的胳膊上蹭了蹭,轻轻阖上了眼睛……

    **

    A市城郊的女子监狱。

    夜已经很深了,所有人都已经休息了。

    却只有一个女人,双手紧紧的捏着囚服的一角,努力的,顺着阴暗的墙角,朝外张望着。

    就好似,她的眼睛,能穿过墙壁,透视出去似的。

    可是事实上,再怎么努力张望,除了看到阴暗的墙壁,似乎,也看不到别的了。

    “就要出去了,寒越,明天,你会亲自接我出狱吗?”

    轻声低喃了一句,就又故意哑着嗓子,自己回答了一句:“你为我牺牲了那么多,我一定会亲自去接你的……”

    回答完,女人,这才掩着嘴,低笑了起来。

    因为怕吵醒别的囚犯,她的声音压的很低。

    从嗓子眼里,发出的低笑,就像是砂纸摩擦墙壁的声音。

    这个时候,若是有人醒着,陡然听到这个声音,一定会被吓的,惊声尖叫起来的。

    不过,还好,这会儿,没有人是醒着的。

    女人,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掩着嘴,疯狂的笑了好一会儿。

    这才疲惫的倚靠在枕头上,沉沉睡了过去。

    天色一亮,狱警,就满脸严肃的,打开牢门,冲着里面喊了一嗓子。

    “许蕙,阎星,你们可以出去了!”

    许蕙揉了揉眼睛,和阎星一起,快速的收拾了一下东西。

    就背着行李,跟着狱警,缓缓走了出去。

    当笨重的铁门,被打开的时候,许蕙迎着早起的朝阳,甜甜的笑了。

    而阎星,从牢里一出来,就自顾自的,接过了她手里的东西,很自然的,背在了身上。

    阎星,原本就是薛浩扬安排进来,照顾她的。

    所以,许蕙也不推脱,自然而然的,就接受了她的好意。

    然后,视线缓缓从阳光里,移出来,朝四周打量了起来。

    路边,停了一辆车子,见到她们,驾驶座上的一个男人,就立刻摇下车窗,朝她们招了招手。

    阎星,应该是认识她的。

    所以,二话不说,就直接拽着她,跑了过去。

    车厢里,空空如也,除了主驾驶座上的陌生男人。

    许蕙,就没有看到任何熟悉的脸庞。

    别说沈寒越没来了,就连薛浩扬,也没过来。

    怎么可能?

    许蕙心里,已经百折千绕的,转了好几圈了。

    但面上,却依然是一派波澜不惊的神色。

    漫不经心的仰起头,朝那陌生的男人,看了一眼。

    “寒越和浩扬,是不是有事情耽搁了?”

    “恩。”

    见她们上车了,男人先慢悠悠的启动引擎,这才淡淡的恩了一声。

    “沈先生的太太,受伤了,这会儿,他正留在医院,照顾沈太太,而我们老大,原本是打算过来的,但因为替先生办事,这会儿正带领着弟兄们,在机场,搜索一个人的行踪,一时脱不开身……”

    轻描淡写的解释了几句,车子就缓缓发动了。

    许蕙,手指慢慢的合拢,攥成一团。

    心里早就已经千疮百孔了,但脸上的神色,却比谁,都淡然。

    “沈先生,又结婚了?”

    她这句话,就像是最漫不经心的发问。

    语气,随意的不能再随意了,就好似,只是无聊的一句发问。

    至于,别人要不要回答,她好像,压根也不在意似的。

    可是,没有人知道,她现在的心里,有多难受。

    随意的外表下,每个毛孔,似乎都紧张的张开了。

    “像沈先生那样长情的人,怎么可能又结婚?是沈太太,从国外回来了!”

    驾驶座上的男人,轻声答道。

    他的语气里,分明就带着一股对沈寒越的崇拜之情。

    长情吗?可是,为什么偏偏对她寡情呢?

    她为了帮他指证秦慕,亲自把自己交给了警察,虽然,最后因为没有证据,而不了了之。

    而沈寒越,又费力帮她打点了,才不至于让她坐牢的事情外泄,并且,还尽量的,找人,减免了她的刑罚。

    甚至,薛浩扬,还替她打点了所有的狱警。

    而且,还特意在帮派里,选了一个人,强制性的塞到她的牢房,目的,也是为了保护她,不受女犯人的欺负。

    表面上,她似乎什么伤害都没有受到。

    可是,失去的时间,以及自由,又该怎么算呢?

    这个时候,她的心里,一直在埋怨着沈寒越,以及薛浩扬。

    似乎,已经忘记了,她坐牢的真正原因了?

    不管怎么掩饰,她犯罪的事实,却是真实。

    就算骗过了薛浩扬,但她却始终没办法安心。

    恰好,顾念又离开了,沈寒越,对顾家和秦慕的仇恨,达到了极致。

    于是,她就假装发现了秦慕的蛛丝马迹,硬是编造了许多的证据,赌上自己,去指证秦慕。

    这么做,目的有两个。

    第一,豁出去,替自己洗清嫌疑,让沈寒越,能相信她的无辜。

    第二,就是以朋友之名,奋力帮他,让失去了顾念的沈寒越,怨恨顾念的同时,能记住她的牺牲。

    她这种釜底抽薪的办法,用的还算不错。

    因为,没有秦慕的证据,也没有她的证据。

    原本,她是可以,抵死不认的,但却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自首。

    沈寒越,就算对这件事情,还有一些疑窦,但因为她的决然和大义凛然的姿态,还是选择了相信。

    就算在她指证失败了之后,还是以朋友的身份,帮她安排了一切。

    甚至,时不时的,还会和俞北一起,去探望她。

    虽然到最后,还是把自己送进了牢房,但当时的许蕙,却一点儿也不后悔。

    她总觉得,三年的时间,转瞬即逝。

    她就给他三年,去消化上一段感情的阴影。

    然后,等她从牢里出来,再想尽办法的,让他爱上她。

    可是,就在刚才,她却听到了一个,无论如何,她都不想听到的消息——顾念,回来了?

    这个消息,无疑是晴空中陡然的一声炸雷,炸的她半天也回不过味来。

    正面无表情的,眺望着车窗外的风景呢。

    车子,却突然停了下来。

    “许小姐,你的公寓已经到了,可以下车了!”

    男人跳下车子,绅士的帮许蕙拉开车门,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许蕙这才从回忆里,回过神来。

    茫然的瞥了一眼四周的景色,缓缓摆了摆手。

    “谢谢你了,不过现在,我还不想回家。不是说沈太太受伤了吗?我身为寒越的朋友,于情于理,都该去探望一下的……”

    许蕙勉强挤出一抹淡笑,说完,就猛地,又拉上了车门。

    男人这才重新跳回车上:“那星姐,我先送你回去吧!”

    “恩。”

    阎星的性子,特别冷淡。

    有什么事情,能用拳头解决,就绝对不会开口。

    所以,车里的两人,也都见怪不怪了。

    这次,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男人先把阎星送下车,然后,一路沉默着,又把车子,开到了医院。

    许蕙看得出来,这个男人,似乎对沈寒越,很有好感。

    所以,下车的时候,也微笑着,邀请他一起过去了。

    两人推门进去的时候,男人就立刻害羞的退了出来,然后砰的一下,把门带上了。

    一边紧张的用手抚着胸口,一边玩笑似的,看着许蕙,说笑。

    “他们夫妇,还真是恩爱,到了医院,也没闲着。

    许蕙面上,笑嘻嘻的回应着,但心里,早就已经翻滚成一锅粥了。

    手紧紧的攥在一起,嘴唇微抿着,似乎,脑海里,一直在不停的晃动着,方才看到的场景。

    其实,刚才两人,确实也没看到什么。

    只不过是两个人躺到一张床上,相拥而眠而已。

    但正是因为什么都没看到,才会激发人的好奇心。

    起码,到现在为止,不止是许蕙,就连方才进来的男人,都开始浮想联翩了。

    “许小姐,要不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反正,沈太太还要在医院多住一段呢,还是改天再来吧,否则,就这样等在这里,也很尴尬的……”

    许蕙就算是想进去,她目前奔腾的情绪,似乎也不允许她现在进去了。

    咬着嘴唇,半晌,才沉默着点了点头,然后跟在男人身后,一起离开了……

    **

    顾念伸了伸懒腰,从被子里探出头,朝外张望了一下。

    这才戳了戳沈寒越的胸膛。

    “喂,我好像隐约听到,有人推门进来,这会儿,怎么没人呢?”

    说着,一脸疑惑的,用眼神,把屋子里搜索了一遍,也没找到任何的人影。

    “可能是护工,方才进来查看情况吧!”

    迷迷糊糊中,沈寒越也听到了方才的响动。

    这会儿听顾念发问,就一下子坐起来。

    从桌边随手抓了水杯,灌了半杯水下去,这才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

    “护工?天哪,那她刚才之所以出去,是被我们,震惊到了吗?”

    女人说着,用手羞涩的捂住脸,猛地用被子,蒙上脸。

    一副恨不得能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感觉。

    扭捏了半晌,见沈寒越正坐在床头,似笑非笑的睨着她。

    小手一伸,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度,直接就把床上的男人,给推翻在地了。

    好在床比较低,只是摔了一下,也没大碍。

    可男人还是委屈的,朝她望了过来,然后恶狠狠的丢了一句。

    “昨晚,还把我当枕头用呢,晚上用完,早上就丢了?你把我沈寒越当什么了?”

    男人平时,都是一贯的冰山脸,这会儿因为委屈,表情也变得丰富多彩了起来。

    孩子似的坐在地上,冷眼睨着她。

    那小表情,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就好似,顾念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似的?

    更奇怪的是,原本还理直气壮的女人,一见到他委屈的表情。

    心理上,竟也觉得,她是不是做的过分了?

    毕竟,这个龟毛冰山男,几时流露过这样的神情呢?

    语气,不由自主的,就软了下来:“沈寒越,地上凉,快起来吧!”

    男人的嘴角,弯了弯,似乎,是打算将耍赖,进行到底了。

    “让我起来,也可以,说吧,你要给我什么补偿?”

    沈寒越此时的表情,就像是向大人要糖吃的孩子一样,真是,天真的不像话!

    这男人,还有这一面呢?分明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嘛!

    这一刻,女人是彻底被震惊了。

    大张着嘴唇,楞了好半天,这才好笑的,问了一句:“那么,请问,你想要什么奖励呢?”

    话音刚落,门却突然被人,从外推开了。

    方才,还耍赖不起的男人,这一刻,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迅速的收起了委屈的神色,又换上了一贯冷峻的冰山脸。

    变脸之快,简直让人咂舌!

    甚至,就连贸然推门进来的薛浩扬,都没发现任何的异样。

    只是,就是觉得,此刻的沈寒越,看着他的眼神,分明就带着一股意义不明的杀意。

    只要迎着他的视线,停顿个一秒,就有一股从后背冷到脚跟的感觉。

    这莫名的敌意,让薛浩扬觉得莫名其妙。

    迷茫的挠了挠脑袋,虽然很想立刻推门出去,但一想起,还有事情要交代。

    就硬着头皮,往前迈了一步,面色凝重的喊了一声:“寒越——”

    “说!”抬了抬眼眸,不悦的看着薛浩扬,冷声,说道。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