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要总拿蠢笨,当个性!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4:38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秦慕的一番话,听的薛浩扬,手上的青筋毕现。

    拳头狠狠的捏着,此时,真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的揍他一拳。

    毕竟,在A市,经历了大大小小的事情,他和沈寒越,还从来就没有这般窝囊过!

    可是,只是瞥一眼沈寒越那满脸凝重的神情,他还是强忍下心里的冲动,后退了一步。

    一边安静的听着两个男人谈条件,一边紧紧的盯着秦慕的一举一动。

    只要对方在行动上,露出一点的破绽,他就可以飞快的开枪,击毙他!

    可是,秦慕这个老狐狸,却一直拿顾念的身体,作为屏障,一路一路的后退着。

    阴鹜的眼神,一直在时不时的,偷瞄着四周的情况。

    还挑衅似的,用手,扣了一下手枪的扳机,嘴角的笑意,激的薛浩扬,恨不能一拳上去,打的他嘴巴再也没办法合拢。

    让他丫还敢示威?

    秦慕,似乎猜透了他的想法一般,狂妄的笑了一阵,就把目光,转而瞥向了沈寒越。

    “你让他们,全都退出去,我只跟你一个人谈条件!”

    “秦慕,你是不是活腻了,信不信,你前脚刚谈完条件,后脚,我就有办法弄死你!”

    无论如何,薛浩扬都不想单独把沈寒越留在这儿。

    咬牙切齿的睨着秦慕,那表情,恨不得能立刻把眼前那个讨人厌的老东西,给扒皮抽筋不可。

    可是,沈寒越,却冷着脸,冲他摆了个撤退的手势。

    “你先带着他们,出去!”

    声音不大,但却带着一种让人无从反驳的威严。

    搁着平时,或许薛浩扬二话不说,就直接撤退了。

    只是,眼下……

    他随意瞥了一眼屋内的环境。

    虽然,那些黑衣人,已经被放倒了大半,但却只是放倒,并没有生命之虞。

    醒转,也是早晚的事情。

    而这个时候,沈寒越身上的伤,似乎也不少,把他单独留下,实在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艰难的张了张唇,正要拒绝。

    沈寒越,却突然面色阴沉的,朝他怒吼了一声。

    “还不出去!”

    也怪不得,沈寒越会不受控制般的,怒吼了。

    此时,秦慕已经带着顾念,退到阳台了。

    他嘴角邪恶的上扬着,正站在阳台,挑衅似的,冲他们比着手势,那意思是,就算他不开枪,也或许,会有别的意外发生?

    沈寒越脸色凝重,嘴唇微微哆嗦着,不知道是害怕还是被气的。

    见薛浩扬还是无动于衷,就阴沉着脸色,转过身子,对着他,又是一声怒吼。

    薛浩扬嘴角不经意的一扬,然后假装生气的,回吼了一声。

    “沈、寒、越,既然那么不喜欢老子在这儿,你就自求多福吧!”

    说完,就怒气冲冲的扭过身子,率领着一帮小弟,蹬蹬的下楼了。

    虽然听着那清晰的脚步声,但秦慕,似乎还是不放心似的,随手冲着门边的一个黑衣人,一指。

    “你出去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走了?”

    交代完,一边静静的,和沈寒越,用眼神对峙着。

    一边,等着外边的情况。

    不一会儿,那个黑衣人,就跑了上来。

    “老板,他们不但下楼了,而且,还直接走掉了,我在旁边张望了一番,都没发现他们的影子——”

    听完这话,秦慕就抑制不住的狂笑了起来。

    脸上,满是幸灾乐祸,外加嘲讽的神情。

    “沈寒越,看来你那个所谓的好兄弟,也不过如此嘛!”

    面对他赤果果的讽刺,沈寒越的脸色,并未有任何的变化,只是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见他暂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这才嘲讽似的,反击了一句。

    “好兄弟,必要的时候可以相互帮扶,但是,我从不把任何希望,放在别人的身上,因为,就算没有任何人的帮助,今天,你依然是在劫难逃了!”

    一番话,说的狂妄无比。

    秦慕不动声色的抿了抿唇,眼神上下的,在他身上打量着,似乎是在思索,他究竟还有什么样的筹码,可以说出这么狂妄的话。

    但男人,只是冷眼睨着他,冷峻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

    嘴角那个讽刺的弧度,显而易见。

    虽然不知道,沈寒越何以有这么大的自信,但他的心里还是一阵发慌。

    二话不说,就指使着手下的人,拿出电话,递给沈寒越。

    “快点让你的助理,把股份转让协议送过来,记住,只能是他一个人!”

    他皱着眉头,一字一句的,指着沈寒越,说道。

    不知为何,他心里,已经越发的慌张了。

    总觉得,或许下一刻,就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似的?

    手指微微颤动着,紧张的捏着手里的手枪,脸上的表情,要多焦灼,就有多焦灼。

    心里,虽然有个声音告诉他——此地不宜久留!

    但是,面对着即将到手的股份,贪心使然,他又不想就此丢弃掉。

    眉头紧紧的皱成一团,似乎,正在费力的思索着,纠结着。

    最后,还是贪心战胜了理智,眼见沈寒越已经打了电话,并且还漫不经心的告诉他,转让协议,马上就到。

    他最终,还是紧攥着手枪,等待了下去。

    而沈寒越,从始至终,眼睛都瞄在顾念受伤的小腹上。

    眼见着,血越流越多,男人嘴唇咬着,阴沉的眸子,朝秦慕一扫。

    然后,又很快收回,心里,只期盼着,薛浩扬,能够快一点,再快一点……

    直到,眼角的余光,扫到不远处一个一个的人影。

    眸子里,才不动声色的,染上了一层喜色。

    刚才让薛浩扬离开之前,其实,他早已经飞快的,在心里盘算着营救策略了。

    在转身,冲薛浩扬大吼之前,已经用嘴型,悄悄给了他一个提醒。

    他想,若是薛浩扬不笨的话,凭他们多年的默契,只怕很快就可以准备得当了。

    而他所做的,就是一点点击溃秦慕的心理防线,对他实施威压。

    人在极端的压力之下,会越来越慌,而这个时候,注意力,也会彻底的被分散了。

    再加上,一个即将到手的股份,带给他的诱惑。

    这个时候,他的思考力,明显得到了钳制,能反应过来的时候。

    远处一栋楼的顶楼,已经站满了人,他们举着狙击枪,早已经一一瞄准了那些黑衣人。

    而薛浩扬,已经事先对着秦慕的后背,开了一枪。

    因为用的是销声手枪,秦慕都没听到任何声响,背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枪。

    身子,正以不抑制的力度,朝下坠去。

    而秦慕身边的那些黑衣人,只瞥了一眼身上的红点,脸色一变,再也不敢轻易妄动了。

    就连离秦慕最近的一个黑衣人,在面对生死的时候,也选择了懦弱的,站在那儿,以争取存活的时间。

    并没有人,该贸然上前,拉拽秦慕一把。

    嘴角凄惨的一笑,正对上沈寒越得意的神情。

    “沈寒越,我死,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不好!”

    男人率先反应过来,大步上去,就直接拽住了顾念的一只手臂。

    可是,因为女人的另一只胳膊,正被秦慕死死的拽着。

    这两个人的力度相加,男人只是费力的拽了一会儿,额头上,就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沈寒越,放手吧,否则,你会被我们,一起拖下去的……”

    顾念的眼角,闪着零星的热泪。

    人都有求生的**,也是那求生的本能,让她在下坠的一霎那,一只胳膊,很快的就拽住了阳台上的一个小角。

    这才能被沈寒越,飞快的救下。

    可是,此时此刻,她已经后悔方才的举动了。

    如果,一开始,就没有多此一举,这个时候,男人,是不是就不会被她所连累了?

    想着这些,她的手指,已经开始在男人的手掌心里,微微挣扎了。

    “顾、念!”

    感受到她的异样,男人首先,就严厉的制止了她的举动。

    “你再敢乱动,信不信,我现在就自己,跳下去!”

    还是一贯的冷冽表情,语气里还带着满满的威胁之意。

    但是,在此刻看来,却是她听到的,最动听的一句情话了。

    如果,她的死,换来的是他生命的陨落,那就算是为了他的生命,女人,也想拼命的,活着。

    这次,不再挣扎了,而是,转而开始,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底下的秦慕,又是踢,又是踹的。

    只希望,能把那个恼人的累赘,给彻底的摆脱掉。

    只是,秦慕却像个八爪鱼一样,死死的拽住他。

    力气大的惊人,哪里像是一个,刚刚中枪的人呢?

    疑惑的低头,往下瞥了一眼,似乎,除了她的伤口,还在一下一下的,往下滴血,秦慕,却并没有任何异样?

    这个时候,对面的薛浩扬,已经开始一枪一枪的,费力朝秦慕的身上打着了。

    可是他除了偶尔闷哼一声,似乎一点事儿也没有。

    力气,依然,大的惊人!

    “寒越,他可能穿了防弹衣!”

    一边费力的,挣脱着秦慕的双手,一边暗暗的观察着他的情况。

    这句提醒的话,脱口而出的时候,沈寒越,似乎已经看出了异样。

    一边用双手狠狠的抓住女人的手臂,一边吃力的抬起头,奋力的,向远处的薛浩扬,大声喊着。

    “瞄准他的手和脚——”

    防弹衣的保护范围,毕竟有限,他就不信了,他还能把全身,都紧紧的包裹起来。

    隔着那么远的距离,薛浩扬听的,并不是十分真切,但凭着他的观察,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猜到大半了。

    他对着沈寒越比了一个“OK”的手势,就开始,屏着呼吸,朝着这边,开始瞄准了。

    因为,秦慕的胳膊,正死死的抱着顾念的半个胳膊,这个时候,虽然已经有人,往这边支援了。

    但是,跑到这边的顶楼,还是需要点时间的。

    看沈寒越的样子,好像已经支撑不了那么久了?

    所以,他现在必须一击即中,他一旦受伤,死命挣扎的女人,就可以顺利的,凭借脚上的力量,狠狠的,把他跩下去了。

    不过,因为他的胳膊,和顾念死死的纠葛在一起。

    想要瞄准,绝对是个技术活,甚至就算瞄准了,他那边因为一直晃动,若是有了什么变故,很容易,就会伤及无辜了。

    随着那不断晃动的手臂,不停的晃动着手里枪支,薛浩扬,额头的汗,已经越来越多了。

    此刻,他内心的紧张,似乎并不比,这边的两个人,少到哪儿去?

    正在他拼命瞄准的时候,沈寒越,似乎已经体力不支了。

    脸色越来越白,顾念,为了替沈寒越积攒力气,也放弃了,想要踢掉秦慕桎梏的可能。

    而是,张着嘴唇,一边大口大口的吸气,一边,静静的等着薛浩扬的作为了。

    眼看着,这边的情况,已经不能再耽搁了。

    薛浩扬,瞄准了一个方向,咬着牙,扣动扳机之后,就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手下的部分人,已经赶到那边的顶楼了,一些人,负责捆绑黑衣人,一些人,已经开始,拼命的,帮着沈寒越,把女人往上拖拽了。

    此时,所有人的视线,都已经放在了沈寒越,和顾念的身上。

    已经没有人去管秦慕的死活了。

    一直到沈寒越和顾念,被成功解救下,薛浩扬,这才淡淡的舒了口气。

    这个时候,才想起,去查看一下秦慕的死活。

    下意识的,先往远处的地面上,望了一眼,那里,似乎并没有人落地。

    而是,某个阳台上,有个身影,飞快的一闪而过,就不见了。

    看来,这个秦慕,在下坠的过程中,凭着力气,侥幸,挂到了下边阳台上的某个东西,然后跑了?

    “不行,决不能放他逃走!”

    薛浩扬,朝对面打着手势,只是,对面的人,要不,在押送,黑衣人,往外走。

    要不,在帮着查看沈寒越的伤口。

    似乎,没人再往对边,看上一眼了?

    懊恼的拍了拍脑袋,就飞快的,往楼下跑去,可是,等赶到对面楼层的时候,哪里,还寻到秦慕的身影呢。

    正沮丧着呢,沈寒越,就突然抱着顾念,从顶楼,冲了下来。

    他怀里的女人,此时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昏迷了?

    她雪白色的裙子,都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

    “你留下善后!”

    见到薛浩扬的时候,并没有停下脚步。

    只是,简短的交代了一句,就飞快的,往门口的方向,跑了过去……

    **

    上次,乔雅在飞机上和顾念发生了口角之后。

    原先的几个大的代言合约,也相继泡汤了。

    那次,一起搭乘飞机的艺人,有一些,本来对乔雅,就不是很喜欢。

    为了踩她一脚,更是把她得罪顾家千金的消息,有意无意的,往外宣传了一番。

    于是,已经和她签过合约的公司,为了不得罪顾氏,也相继的,和她解约了!

    乔雅气得牙根痒,却又无可奈何。

    毕竟,凭着她得身份,原本,就不足以和顾念抗衡的。

    本来是打算,借由沈家的力量,狠狠收拾她一把呢。

    可是,偏偏沈寒越,又对她百般维护。

    就连,她身后的金主,也因为,在海外屡屡被打压,已经很久,没在主动帮她了。

    好容易,接拍到一个三流小杂志封面的活,却因为年纪的问题,后期,也被一个19岁的小嫩模,给截了胡。

    怒气冲冲的,从拍摄场地回去,刚坐到沙发上,就被地板上的血迹,吓了一跳。

    本能的,就大声惊叫了起来。

    秦慕,好容易包扎完毕,正躺在卧室里睡觉,被她这一嗓子,是彻底嚎醒了!

    不耐烦的,推门出来,就狠狠的睨了她一眼。

    “闭嘴!再叫上一声,你可以滚出去了!”

    乔雅,张了张嘴唇,结巴了半天,终于不敢再叫了。

    而是,笑意盈盈的,走过去,亲昵的,挽住了他的胳膊。

    “你过来,怎么不提醒,告诉我一声呢?这么突然进来,又看到地板上的血迹,我还以为,家里进贼了呢?”

    乔雅一边娇滴滴的,向男人撒着娇,一边责备似的,睨了男人一眼。

    搁着往常,她不时的嗔怪几声,男人,也只当是情趣了,并不会跟她翻脸。

    但今天,他显然没有那样的兴致了。

    冷冷的撇了撇嘴唇,就拉出了一抹讽刺似的讥笑。

    “怎么?我回自己家,还需要,找你报备?”

    这冰冷的质问,让乔雅,神情一滞,呆愣了片刻,这才突然,换上了一副谄媚似的假笑。

    “当然不需要报备了,我只是,想说,你提前说了,我可以早点回来,帮你准备点什么……等着啊,我这就去帮你,做点好吃的……”

    乔雅说完,就娇笑着,松开了他的手,转而,朝厨房里,跑了过去。

    睡了一会儿,秦慕确实也有些饿了。

    惬意的往沙发上一倚,就随手打开电视,随意,调了一个财经频道,漫不经心的,看了起来。

    而乔雅,进了厨房,这才紧紧的攥着拳头,狠狠的对着冰箱里的西红柿,一阵捶打,似乎,是在发泄情绪了。

    她今天,本身心情就不佳,秦慕,又冷嘲热讽的,来了这么一出,有气,也是正常的。

    可是,尽管再气,她也不敢当着秦慕的面,去发泄。

    因为,首先,她现在住的别墅,是秦慕送的,就不说了。

    就连,她今年,接拍的几个电影,也都是秦慕,帮她拿下的。

    而且,乔天泽出狱之后,还在秦慕的帮助下,重整了乔氏企业。

    虽然,现在的乔氏企业,在A市,已经变成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企业。

    但是,好歹,乔氏千金的虚名,她还是可以继续使用的。

    因此,不管秦慕,脾气有多恶劣,她都得,收敛着心里的不耐,尽心尽力的,哄着她。

    今天,肯定也不会例外了。

    发泄完了,还是乖乖的,替秦慕煮好了饭菜,然后,笑盈盈的端了过去。

    吃饭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秦慕的一只胳膊,已经绑了绷带。

    就这样,有气无力的低垂在沙发上,只用一只手,随意的夹着桌上的饭菜,胡乱填饱了肚子。

    这才关了电视,阴鹜的眼神,在乔雅的脸上,来回扫视着,似乎,是在观察什么?

    “怎么了?”

    乔雅被他的举动,弄的一阵心慌,茫然的,抚了抚头发,对着手机,照了几下,这才娇笑着,看向了他。

    她这一脸的茫然,也不似作假。

    秦慕沉默了一瞬,嘴角弯了弯,就狐狸似的,笑了一下。

    “没什么,就是有些事情,需要你帮忙!”

    乔雅,从看到他受伤的那一刻,就意识到了一些不妥。

    听他这么说,下意识的,就往后缩了一下。

    “顾家,该不会,又要对付你了吧?”

    她说完,就小心翼翼的盯着秦慕,眼眸里,满是担忧的神色。

    不过,倒不是为秦慕的安危而担忧,而是,为了她的前途而担忧。

    若是秦慕垮了,就意味着,她需要重新找个靠山了。

    秦慕并未正面回答她,而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我需要你,想个办法,送我出国,只要到了Y国,一切就安全了……”

    乔雅,为难的垂了垂眸子,她此时,哪敢随便答应。

    沉吟了片刻,就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是有什么人,在抓你吗?”

    “有,现在是沈家,或许马上,就连顾家,也要牵扯其中了!”

    他脸上,并未任何异色。

    之前的他,无论如何,是不敢轻易得罪顾家的。

    而现在,他不仅,彻底激怒了沈寒越,还一并激怒了顾家?

    这些信息,一时让乔雅,有些接受无能了。

    “我……我……我好歹是公众人物,目标有点大,你要是躲到我这里来,或许,或许……”

    乔雅推脱半天,见秦慕眸子一冷,后边的话,就再也不敢说了。

    “乔雅,实话告诉你,只要成功逃离了Y国,不但顾家拿我没办法,就连沈寒越,也照样拿我没办法,而且,要不了多久,我还会再回来的!”

    他的神色,十分的平静,对于这样的处境,似乎,一点儿担忧的情绪,也没有。

    就好似他的背后,还有一个更为强大的靠山一般?

    听了这话,又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乔雅的心,动了动。

    “就是说,你离开了之后,还是有办法,帮我对付顾念?”

    乔雅,无时无刻,心里都放不下对顾念的恨意,谈条件之前,她首先,想到的,就是顾念了。

    现在,秦慕对顾家的仇恨,并不比乔雅少,不用乔雅交代,他也会这么做的。

    “不然,你以为呢?我被顾家害的那么惨,不反击回去,还是我的风格吗?”

    秦慕的嘴角一勾,脸上的笑容说不出的阴鹜。

    得到这个回答,乔雅就仿佛吃了一个定心丸似的,看着他,娇媚一笑。

    “这样吧,我今天,先去沈家探听下情况,然后,在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把你送离华夏!”

    “好的,只是乔小姐,如果你敢耍花招,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秦慕这个老狐狸,在任何时候,都没办法去相信任何人。

    阴仄的目光,往乔雅的脸上一扫,威胁的话,就随之吐了出来。

    乔雅尴尬的干笑了两声,这才伸出手指,以一个娇媚万分的姿态,点了点他的胸膛。

    “放心吧,我还仰仗着,你帮我在国际,扬名立万呢!”

    说完,妖娆的一扭身子,走到玄关处,换了拖鞋,就急匆匆的,推门,出去了……

    **

    沈君美回到家里,正惬意的踢掉鞋子,一边用牙签叉着果盘里切好的水果,往嘴里送,一边看着综艺节目。

    眼看着到了晚饭时间,也没瞥见顾念和沈寒越回来。

    她的心里,竟是说不出的畅快。

    心里,想着,那个讨人厌的顾念,恐怕就再也没办法出现在沈家了吧?

    一扭头,就看到一个佣人提着食盒,正往门外走去。

    食盒?她记得,也只有之前沈老太太住院的时候,才会有佣人去送饭呢?

    现在,家里又有人住院了吗?

    来不及多想,飞快的蹿出前厅,冲到院子里,然后对着那个佣人,冷喝了一声。

    “站住!你是去给谁送饭?”

    “回君美小姐,是去给太太和先生送饭!”佣人战战兢兢的回头,恭敬的回道。

    太太?

    沈君美眸子一冷:“他们怎么了?”

    “这个,我也不清楚,先生只交代让我们送些清淡的饭菜过去!”

    沈寒越,向来就喜欢直截了当的,安排事情。

    所以,这些佣人不知情,自然也是正常的。

    沈君美明知道这些,但因为一听到她是给顾念送饭,心情自然十分不好。

    一个耳光,就恶狠狠的扇了过去。

    “放肆,这是你回答问题的态度吗?”

    佣人,实在不知道,她的态度,哪里有问题了?

    但是,迫于沈君美的身份,她又不敢反驳,只得,低眉顺眼的垂下眸子,不停的道歉。

    “对不起,还请君美小姐原谅!”

    沈君美发泄了一番,这才冷冷的睨了她一眼:“既然要送饭,就快走吧!我顺便,也一起过去!”

    “好的,君美小姐!”

    佣人哪敢反驳,低眉顺眼的提着食盒,跟在沈君美的身后,就一起上了车。

    沈君美一下了车,就急吼吼的,奔向了病房。

    谁知,一进去,就看到绑着绷带的沈寒越,正小心翼翼的,坐在床边,削着水果。

    他的动作很慢,却削的格外认真,削完了,还在薛浩扬的建议下,切成小块,一块一块的,喂到顾念的嘴里。

    虽然,顾念此刻脸色惨白,看上去,似乎病的很重。

    但在沈君美的眼里,她就算是病死,也不该让她的哥哥,去伺候?

    再加上,她还是沈家的仇人,这一点,他们难道都忘了吗?

    怒气冲冲的走进去,就夺过了,沈寒越手里的果盘。

    “哥,你糊涂了,不成?顾念,她暗中和秦慕勾结,企图对沈家不轨,你不惩罚她,就罢了,怎么还可以,这般低三下四的,照顾她呢?”

    虽然,对沈君美的突然闯入,很是不满。

    但碍于神君美不知道真相,他也懒得,朝她发火了。

    而是,冷冷的扫了一眼门边的佣人,示意,她把食盒送进来。

    这才望向了病房里的,薛浩扬。

    “浩扬,你带君美出去!记住,出去之前,把门带上!”

    “哥,我不出去!我今天,就是来找顾念算账的……”

    她话还没说完,薛浩扬接收到沈寒越,极其不耐的眼神。

    二话不说,直接用手死死的钳制住她的胳膊,连拖带拽的,就把她拖出了病房。

    “沈、君、美,做人,笨到你这个地步,我也是彻底无语了!如果,顾念真的和秦慕勾结,你觉得,凭寒越的性格,会姑息她吗?”

    被薛浩扬这么一质问,沈君美,先是一愣,而后,又不依不饶的,要挣扎着,进去了。

    “那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哥,已经被那个女人迷得,失去理智了!估计,现在那个女人说什么,她都会相信的——”

    她的话说完,薛浩扬就面带同情的,望了她一眼。

    “沈、君、美,我对你的大脑构造,真的很好奇!你说,同是沈家人,智商怎么差那么多呢?”

    沈君美,被薛浩扬的一番冷嘲热讽,弄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的,还想再胡闹一番呢,远远的看到俞北过来。

    小脸一红,刚才张牙舞爪的泼妇样,就彻底不见了。

    而是,转而,恢复了一副乖巧柔弱的模样。

    娇笑着迎上前,羞怯的,对着俞北,打了声招呼。

    “俞北哥哥——”

    俞北的脸色,很难看,路过沈君美的时候,几乎,看都没看她一眼。

    薛浩扬,原本还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在偷笑呢。

    等意识到,怒气冲冲的俞北,已经冲进病房了,他立刻就傻眼了。

    也顾不上阻拦沈君美了,就直接飞奔着,也跟了上去。

    只是,到了病房,刚才脸色,还极其阴沉的俞北,却已经换上了一副温柔的神色。

    对着病床上的顾念,嘘寒问暖了一番,这才冷冰冰的,睨了沈寒越一眼。

    “我有话,要单独找你谈谈!”

    沈寒越微微抬了抬头:“浩扬,你先在病房里守着,记住,不许君美再进来胡闹了!”

    说完,掠过俞北身上的眼眸一冷,就直接,推门出去了。

    沈君美,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俞北身上了,自然也不可能,会去病房捣乱了。

    见两人一前一后,朝着医院后边的一个小花园走了过去,就也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两人,走到一处僻静之处,才停了下来。

    沈寒越冷冷的扫视了俞北一眼,正要开口说话,没想到,迎面,就直接挨了俞北一拳。

    “沈、寒、越,今天小念受伤的事情,我就不找你算账了!就说说前几天的事情吧,听说,小念被你软禁了,甚至,除了软禁,还对她动粗了?”

    不管俞北是从哪里听来的这种消息,他都觉得,俞北,这次,管的,似乎是太宽了。

    “夫妻之间,软禁,何尝不是一种夫妻情趣呢?俞北,你不觉得,你身为一个外人,过分窥视别人的生活,有些,变态吗?”

    变态?

    好吧?

    或许,他这样的行为,确实是变态了点。

    但是,为了顾念不被欺负,就是变态,他也认了!

    “沈寒越,我之所以,找你,就是要替小念澄清一个事情,关于沈老爷子的病情,她是好意,至于,电话为什么会打到沈老太太那里,我这边,已经……”

    俞北话还未说完,就被男人,冷声打断了。

    “俞北,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用不着你来解释!”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俞北过分关心顾念,沈寒越的心里,就老大的不爽。

    那是,自己最珍爱的东西,被人惦记的感觉。

    若不是,俞北是他的朋友,他真想,狠狠的,惩治他一番不可。

    “俞北,有一件事情,我要纠正你!”小念“,不是你可以叫的,以后见了她,你必须喊她——沈太太,否则,我的拳头,也不会客气的!”

    凭空挨了别人一拳,真的,很不爽,虚晃了几下,他就狠狠的回敬了回去。

    俞北,擦了一把嘴角的血渍,冷冷睨了他一眼,讽刺的笑了。

    “沈太太?沈寒越,你觉得,你配吗?从你怀疑她,欺负她的那一刻,你就已经不配做她的丈夫了?”

    虽然,俞北的话,很在理。

    现在,想起,他对待顾念的一些态度,也悔恨的,想狠狠的扇自己一耳光。

    但质疑的话,若是从情敌的嘴里说出,那意义,可就大大不同了。

    恼怒的,瞪了她一眼,攥了攥拳头,眼看着,一拳,又要挥上去了。

    却被莫名冲出的沈君美,拦了下来。

    “哥,你和俞北哥哥,不是好朋友吗?为了一个女人,你们连好朋友,也不要做了吗?”

    沈君美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哀求似的,拽着沈寒越的胳膊,说道。

    不料,沈寒越还未发话,沈君美,却直接被盛怒之下的俞北,推了出去。

    “沈君美,有些账,我不是,不想找你算,而是,实在没办法,对女人下手!只是,若是被逼急了,我也不介意,为你破例一次!”

    为你破例一次?

    如果没有那些前缀,这句话,听到沈君美的耳朵里,好歹,也算是一个情话了吧?

    可是,遗憾的是,他却是在为了顾念,而警告她?

    “俞北哥哥,你什么都不知道,又有什么资格,来责备我?因为顾念,你知道,我受到了多大的伤害吗?”

    沈君美委屈的抹着眼泪,眼巴巴的看着俞北,嘴唇还紧紧的咬着,那表情,真是说不出的凄楚动人。

    可是,俞北今天过来,可不是听她诉苦的。

    特别是一见到沈君美这副哭哭啼啼的样子,他就一个头两个大。

    原本还想好好警告沈寒越一番呢,也只好快刀斩乱麻,赶紧说完,好离开这里了。

    “沈寒越,我来,除了要解释沈老太太的事情,还有一个事情,要告诉你,小念,在M国的这三年,一直在想法设法的,打听你的消息,如果不是害怕顾叔叔,会针对你,或许,早在第一年,她就偷偷跑回来了,她每每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打听的最多的,也是你的问题,听碧娜说,她因为发给你的短信,一直得不到回复,还在睡梦里,偷偷抹过眼泪呢……”

    原来,她不是不想回来,而是不能?

    原来这三年,她一定在记挂着他?

    和顾念的感情,一开始,就是他在主动,而她在有意无意的回避。

    原本以为,她对他的爱,一定不够,否则,这三年,为何连一个电话,都吝啬于打给他呢?

    可是,现在从俞北的嘴里得到这些,他才发现,原来,不是她的爱不够,而是,他对她的信任,不够!

    “俞北,作为情敌,我对你,虽然十分的不爽,但作为朋友,我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男人嘴角漾着一抹浅笑,这一刻,他的笑容,竟是说不出的明媚好看,说完这些,飞快的转身,就脚步轻快的,跑远了。

    看样子,他是迫不及待的,想回病房了?

    俞北的嘴角撇了撇,在为顾念高兴的同时,心里,还隐隐泛起一丝的苦涩。

    沉重的迈着步子,正准备离开,胳膊,却被人狠狠拽住了。

    “俞北哥哥,顾念,是我们沈家的仇人,你不能帮她的,不但不能帮她,还需要帮我,劝我哥哥离开她……”

    见到沈寒越方才的表情,沈君美心头一凉,突然觉得,想让沈寒越放弃顾念,似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或许,她的大脑构造,是真的有些奇怪吧。

    居然,开始泪眼汪汪的,向俞北求助了。

    仇人?上一代的事情,他可不觉得,顾家究竟做错了什么?

    而且,就算顾家真的做错了什么,和顾念,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这些,他可没心情,去和沈君美解释。

    “你们家的仇人是谁,我想,寒越,比你更清楚!沈、君、美,不要再拿蠢笨,当个性了!”

    说完,俞北就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沈君美出事了之后,就很少在缠着俞北了,原本以为,那么久不见,俞北对她,多少,也不该这么厌恶了。

    可是,没想到,结果还是一样。

    紧紧的攥着拳头,苦涩一笑:“俞北,不管顾念是不是沈家的仇人,总之,在我的眼里,她就是仇人!等着吧,我一定不会让她好过的!”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