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130章 危险,千钧一发!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4:35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摄影大赛和别的比赛不同,相对来说,就比较自由些。

    流程也比较简单一点。

    从开始到结束,也不过是三个流程,初选,淘汰赛,前三名次比拼。

    而这次,顾念和大多评委的任务,也就是,联合商量出一个题目,丢给这一百名入围者,然后,任意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让他们自行去拍摄。

    接下来,将直接从这一百名里,选出十名,参加接下来的比评。

    顾念是个小吃货,所以,她下意识的,就想起了一个主题——舌尖上的华夏。

    韩碧娜,原本对摄影赛,就没什么热情,一听说这个主题,立刻就跃跃欲试的,也要拍一个出来。

    讨论了半天,因为大家的选题,都不统一。

    最终,在投票表决里,顾念的选题,居然破天荒的,被采纳了。

    对选手布置完选题,顾念跟韩碧娜一起,闪进电梯,便随手按个负一楼,朝地下车库走去。

    两人说说笑笑,正朝着车子走去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热络的,唤了她一声。

    “小念——”

    循着声音望去,正对上一张慈眉善目的面庞。

    “秦叔叔——”

    顾念微微点头,二话不说,就朝他的方向走去。

    谁知,腰上,突然就被韩碧娜掐了一把,接着,韩碧娜先是担忧似的,睨了秦慕一眼。

    然后,凑近顾念的耳边,小声提醒了她一句。

    “小念,秦叔叔,好像和顾叔叔闹翻了,具体什么事情,我也不清楚,总之,顾大哥现在,很不喜欢他,所以……”

    闹翻了?

    关于这些,顾念并不知情,具体的细节,就连韩碧娜,也不甚了解。

    只是淡然一笑,就挽着韩碧娜,继续朝秦慕的方向,走了过去。

    “秦叔叔,有事找我?”

    既然他和顾家有了矛盾,顾念想当然的就以为,秦慕,是想借机,找她套套交情,顺便,让她从中撮合一下呢。

    虽然,她从来都不会插手顾家的事情,但基于最寻常的礼貌,就算是要拒绝他的请求,多少,也需要寒暄几句的。

    哪知,走近了之后,开口请求的话,秦慕一句也没说,而是偷偷在她的耳边,极小声的,说了一句话。

    顾念的眼睛睁的很大,好半天了,才欣喜的反问了一句:“真的吗?秦叔叔,你确定,没骗我吗?”

    “当然,我就是确定了之后,才来找你的!如果这件事情,我帮了你,回头在你爸面前,可得好好帮我说说好话……”

    秦慕信誓旦旦的,向她保证了一番,这才无奈的叹了口气,向她提了这么个交换条件。

    好似,已经把顾念,作为舒缓他和顾家关系的关键人物了。

    脸上的神色,看起来,比顾念还要着急。

    “小念,那个唯一的知情人,今天下午,就要离开A市了,快上车吧,如果现在过去,应该还赶得上的……”

    因为,秦慕说话的声音极小,韩碧娜什么也没听到。

    看着两人的表情,她的眼神里,除了,茫然,还是茫然。

    尽管这样,该有的警惕心,还是有的,眼见着顾念要上车,韩碧娜一把,就拽住了她的手臂。

    “小念,叔叔和阿姨那么好的人,如果真的到了和他们闹翻的地步,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这个人,就不能再相信了——”

    依着平时,顾念可能还会多想,但是,现在,因为秦慕方才说的那句话,她已经抱定必去的决心了。

    不管这个人值不值得信任,她总觉得,只要有机会,她就一定要把握。

    “韩小姐,如果您不放心的话,也可以一起过去的……”

    秦慕,见韩碧娜一再的阻挠,眼底的杀意一闪而逝,随后,又换上了那副慈爱无比的眼神,面带真诚的,对韩碧娜提出了邀请。

    韩碧娜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跟着顾念,一起上车,离开了。

    躲在一旁的沈君美,透过玻璃窗,急急的拍了几张照片,见车子朝这边开了过来,慌忙弯下身子,躲藏了起来。

    等车子开远了,这才直起身子,对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攥紧了拳头。

    “好你个顾念,费心积虑的潜伏在沈家,果然是有目的,哼,看我这次,不拆下你虚伪的面具,让你在我哥面前,彻底显形!”

    抿着嘴唇,对着车子远去的方向,咬牙切齿的说完,就拨通了沈寒越的电话。

    “哥,你猜我看到谁了?”

    她说完,耳边就响起了一个极不耐烦的声音。

    “沈、君、美,我很忙,没空跟你玩”猜猜看“的把戏!”

    说着,就要挂断电话。

    “哥,等等,我看到顾念和秦慕了,她们鬼鬼祟祟的在车库,密谈了一番,然后就一起走了……哥,那个顾念,一定有问题……”

    活这么大,沈君美还是第一次,用这么快的语速打电话,一口气说完的时候,她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晕过去。

    沈寒越沉默了片刻,这才语气不善的,冲她低吼了一句。

    “沈、君、美,一天到晚的,不要无事生非!”

    “哥,你不相信的话,我马上就把照片,发给你!”

    沈寒越的话,刚说完,沈君美就急吼吼的,回了一句,然后迅速的滑动手机,那几张她费心拍到的照片,就随着彩信,一起,发到了男人的手机上。

    哆嗦着手,滑锁,点开,男人的整个脸色,霎时就黑了个彻底!

    “顾、念!”咬牙切齿的怒吼了一声,拳头握起,猛地一下,就打在了身旁的桌子上。

    杨烁,正抱着一大叠资料进来,被这声音一惊,身子猛地一抖,手里的文件,就哗哗的抖落了一地。

    “总裁,对不起!”

    被那阴寒的目光一瞪,杨烁下意识的就弯起腰。

    忙不迭的,捡起地上的资料,一股脑的,送到他面前,就要折身离去。

    “等等——”一个寒凉无比的声音,突然叫住了他。

    “总裁,还有什么吩咐吗?”

    苦着一张脸,迅速的回身,恭敬的站在那里。

    生怕盛怒之下的男人,又会想出什么丧心病狂的招数,来惩罚他。

    可是,沈寒越叫住了他之后,就没在说话了。

    眉头紧蹙,似乎正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杨烁,也不敢催促,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

    大约过了五分钟,沈寒越,好似突然从纠结的情绪里回过神来了。

    原来阴沉的脸色,也稍稍舒缓了些,手指骨节,轻轻敲击着桌面,然后猛地从椅子上坐起来,嘴唇微张。

    “杨烁,陪我出去一趟!”

    “好的,总裁!”

    毕恭毕敬的回了一句,就紧跟在他的身后,走了出去。

    直到两人上了车,男人也没有说出,具体要去的目的地。

    而是,不耐烦的盯着电话,看了好久,一直等那边响起了一阵滴滴声,这才随手滑开,比着屏幕,对杨烁报出来一个地址。

    “华山路228号,香满园餐厅——”

    杨烁虽然好奇,但接收到男人的目光,似乎十分焦灼的样子,什么也不敢问,就直接驱车,朝目的地,开了过去。

    而沈寒越,之所以那么快的确定地址,除了薛浩扬高效率的办事速度之外。

    最重要的一个,就是沈君美的照片,她随便拍的照片,好巧不巧的,就拍到了那个模糊不清的车牌号。

    如果,沈君美知道,就是这么一个小细节,最终,救了顾念,她估计非要气得发狂不可!

    毕竟,她的目的,也不过是想让沈寒越,彻底的对顾念失望,转而,全心全意的对付顾家。

    刚开始,沈寒越收到照片的时候,确实很不舒服。

    心口上,就好似被戳了一下似的,对顾念的信任,也在一点一点的崩塌了。

    只是,当脑海里闪过那星星点点的泪花,那天晚上,那个让他心疼无比的脸庞,就闪进了他的脑海。

    既然,决定相信,那么,何不,从头相信到尾呢?

    何况,他对秦慕的手段,可是最熟悉不过了,若是那老狐狸,想借着顾念,耍点什么花招,那她绝对会受到伤害的……

    于是,闪身进入总裁专用电梯的时候,就急忙给薛浩扬打了电话。

    并且,让人在香满园的附近,重点监视,直到他亲自赶过去为止!

    当包厢的门,被他推开了之后,他的整张脸,都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因为,包厢里,并没有顾念,只有被绑在一团的服务员,以及椅子上的韩碧娜。

    那帮服务员,身上的制服,都被剥光了,有的身上,只着内衣内裤,不过,因为身上,披挂着黑色西装,倒还不算太漏。

    很显然,秦慕那个老狐狸,生性多疑,一定是挟持着顾念,换了服务员的衣服,从餐厅后门,开了运菜的货车,离开了?

    被绑在椅子上的韩碧娜,一看到他,就开始呜呜的直叫了起来。

    可是,沈寒越阴沉着眸子,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就飞快的跑了出去。

    薛浩扬,这人,向来怜香惜玉,吩咐身边的人,全部跟上去,而他本人,犹豫了一下,就回过身子,帮韩碧娜解下了身上的绳索。

    手上的桎梏一解除,韩碧娜把嘴上塞的布团,揪出来,二话不说,就疯了似的,飞奔了出去。

    匆忙追到后门的时候,就看到沈寒越正对着后院的那些人,大发雷霆。

    “只是十万,你们就放他们走了?你们知道不知道,在法律上,有一个词,叫从犯?”

    后门,是餐厅杂工的地盘,钥匙,也是厨房的勤杂工拿着。

    后门,平时是锁着的,只有,早中晚,开门,接一下食材而已。

    负责拿钥匙的,是个约莫五十岁的老头,像他们这种人,小学,都没念过几年,又懂什么叫法律呢?

    只知道今天走了狗屎运了,突然砸了那么一笔钱,也不过是,要从后门出去而已。

    他哪里,又会想这么多呢?

    听到这声质问,整个脑子,嗡的一声,就惊慌失措的,跪在了地上。

    “不要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大不了,我这钱,不要了,我给你,你放过我吧……”

    说着,就要回宿舍拿钱。

    却被沈寒越,一把攥住了胳膊:“我问你,那个小货车的车牌号码,你还记得吗?”

    “没印象了?”

    老头哆嗦着嘴唇,一直佝偻着头,不敢跟沈寒越对视。

    看样子,是吓的不轻!

    知道问了也是白问,沈寒越猛地一撒手,就愤怒的从后门离开了。

    薛浩扬二话不说,就跟着追了出去。

    “等等——我刚才听到了车子发动的声音,如果听的没错,型号应该是国产福田,听引擎,应该至少是跑了五年以上的小货车……”

    急忙追上去的韩碧娜,用手揉着额头,一边凭着记忆回忆,一边缓缓说着什么。

    她虽然不学无术,但因为自小喜欢粘着韩墨,也陪着她,去岛上,训练过一段。

    因为训练的时候,她无论何时,都黏着韩墨,两人遇到任何危险,她也只是悠闲的坐在那儿,看着韩墨去应付。

    两年下来,在她的拖累下,韩墨倒是取得了质得飞跃。

    而韩碧娜,除了耳力比较好,在听声辩物这块,得到了最有力的提升,别的本事,就什么也没学到了。

    这一刻,虽然成功的帮沈寒越锁定了目标,但是因为不学无术,而没能顺利的击溃秦慕的手下,她还是很懊恼呢。

    薛浩扬见沈寒越,已经打电话安排人手,重点去核查了。

    为了活跃一下气氛,这才吊儿郎当的,走过来,拍了拍她的双肩。

    “小丫头,耳力不错啊,怎么,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青木帮,我们这里,最缺的就是人才,特别是漂亮的人才——”

    说完,就摆了一个自以为风骚的姿势,朝韩碧娜伸了伸手。

    这也是薛浩扬的习惯,越是紧张的时候,越会想要做点出其不意的事情,活跃气氛。

    总之,他这种人,做事玩闹两不误。

    这点特点,沈寒越是知道的,所以,脸上,并未有任何变化,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门前的几条路线,苦苦思索着什么。

    韩碧娜,却异常恼怒的,打开了他的手。

    然后,一脸不高兴的,跑向了沈寒越。

    “沈先生,因为你第一时间赶来了,我原本还对你抱有希望呢,可是你呢,居然带了这么不入流的人,来协助你办事,若是小念能被救下,才怪呢!哼,我看,我还是亲自回去,找顾大哥求救,比较靠谱!”

    说完,又愤怒的朝薛浩扬翻了个白眼,一扭身,就气嘟嘟的走了。

    薛浩扬碰了一鼻子灰,非常尴尬的耸了耸双肩,就无奈的摊了摊手,朝沈寒越走了过去。

    “我还不是看她太紧张了,担心她在屋里被吓坏了,才故意出来逗逗她吗?真是,一点幽默,都不懂!寒越,你评评理,我这么做,错了吗?”

    见沈寒越点头,又看到身后那帮小弟们,努力憋笑的样子。

    他的脸色,就更尴尬了,不依不饶的,冲上去,拽了拽沈寒越的胳膊。

    “那你说说,我错哪儿了?”

    说话的时候,还在挤眉弄眼的,对沈寒越使着眼色,似乎是示意他,多少给留点面子?

    岂料,沈寒越只是不耐的,推开了他的手,只回了两个字:“犯贱!”

    错在——犯贱?

    等彻底品味了这句话,薛浩扬的脸色,就更黑了。

    “喂,有你这样的吗?寒越,你……你……”

    还想再说点什么呢,沈寒越却突然面色凝重的一闪身,就攥着手机,飞快的绕过他,跑远了。

    事情有了新进展?

    薛浩扬,也登时收起了一贯的玩笑姿态,而转而,恢复了一贯的气势,大手一挥,就率领着那些人,跟了上去……

    **

    顾念,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是从梦里咳醒的。

    梦里,她就站在尘土飞扬的土路上。

    每次车子一经过,她都被扬起的灰尘呛的一阵难受。

    痛苦的伸着小手,想擦一把,脸上的灰尘,可手,死活都抬不起来。

    这个时候,特别的想——赶紧醒过来。

    可是,真的清醒了之后,才发现,现实的环境,和梦里的区别,似乎也不大。

    这是城郊一个废弃的烂尾楼,屋子里有一排的黑衣人,在负责看管她。

    他们大多都在抽烟,萦绕的烟雾,朝着她鼻尖钻过来,刺激的她,一阵咳嗽。

    想要伸手,去挥散这恼人的烟雾。

    可是,手,却被麻绳,结结实实的,绑在身后。

    正不耐烦的,环视着周围的环境,秦慕,却突然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一瞥到顾念愤怒的视线,嘴角一撇,就是一个得意的冷笑。

    “醒了?饿吗?饿的话,我来喂你吃点东西——”

    听到他慈爱万分的话,顾念的胃里,就是一阵翻腾,真想坐起来,吐他一脸。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他还有必要,摆出这么一副慈爱无比的模样吗?

    “秦慕,我只想问你一件事情,寒越妈妈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毕竟,今天之所以跟他过来,为的,也就是这么一个真相,就算是被算计,女人还是想从他的嘴里,撬出点什么。

    “还能因为什么?她啊,就是太笨了,什么秦氏的私生女,不过是一个没人要的孤儿而已,我说了,她居然还信了,竟然,就真的,问我喊哥哥,还听话的,勾搭到了沈浩博,这样一来,沈氏和雷家的联姻,也就告吹了……”

    秦慕说完,就得意的,笑了起来。

    那个狂妄啊,就好似,他是可以随意掌控别人生死的上帝一样。

    “所以,怂恿她去绑架我妈妈的人,是你!”

    红着眼眶,愤怒的瞪着她,这次的质问,用了疑问句,而不是肯定句。

    “你要这么说的话,似乎也对!不过,从始至终,我都没打顾夫人的主意,之所以让她这么做,也不过是,让她去死而已!”

    秦慕说话的时候,嘴唇一张一合,呼出的气息,似乎都夹裹着逼人的阴寒之气。

    整个脸上,也是说不出的阴森可怖,甚至,就连脸上的皱纹,也染上了一层残暴和嗜血之气。

    算计了一条人命,他怎么可以说的这般云淡风轻,这人,怎么可以如此的残忍?

    不,或许,他都不能称其为人吧,称呼他为恶魔,都不为过!

    “据说,你和沈伯父是朋友,而阿姨,又把你当亲哥哥一样看待,你怎么可以对他们如此残忍?”

    顾念说完,就一脸嫌恶的别过脸,觉得,多看他一眼,简直就是对眼睛的污染。

    索性,秦慕绑她来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跟她交流。

    冷哼一声,就当着顾念的面,拨打了电话。

    “怎么样?顾瑾寒,我说的条件,你可考虑好了?你要是做不了主,我可就打电话,亲自找你父亲商量了?”

    秦慕说完,就把手机开了视频通话,然后,朝顾念那边移动了几下。

    随后,又飞快的把手机移开了,狂妄的笑了一阵,又开始,对着听筒那边,威胁开了。

    “好了,我也不逼你了!再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你慢慢考虑吧,不过,要是考虑的久了,这边若是不小心发生了什么事情,就不好了——”

    “秦慕——”顾瑾寒咬牙切齿的,冲着电话怒吼道。

    “你最好别挑战我的极限,否则,下场是什么,不用我说,你也清楚的很!”

    秦慕铤而走险的这一招,说实话,顾瑾寒无论如何,都没想到。

    先不说,他有没有这么大的能耐!

    换句话说,就算是事情成功了,顾家,转移给他百分之50的股份,凭他的能力,他以为他守得住吗?

    到时候,一旦被顾家反击,他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是的,秦慕十分惧怕顾氏!这是这些年来,一个不争的事实!

    只是,现在,他有了筹码,再加上背后那个坚实的后盾,终于可以依靠了。

    这才敢不知死活的,挑战顾家的权威。

    “顾瑾寒,威胁我,没用!有这时间,你还是尽快去准备股份转让协议吧!”

    说完,拇指一滑,就挂断了电话。

    这还是顾瑾寒第一次,在谈判的途中,被人挂电话。

    听着那边嘟嘟的忙音,他猛地站起来,身上凛然的气势,十分骇人!

    众人,正不知道该如何进行规劝的时候,韩碧娜,就突然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

    她的头发乱蓬蓬的,扣子,也扣的横七竖八的,看上去,好不狼狈!

    之所以这般,狼狈,又回来的那么晚,就是因为身上没钱。

    当时乱发了一通脾气,又没好意思回去找沈寒越借。

    随意在路上拦了一辆顺风车,谁知道,那司机还企图对她行不轨之事,凭着三脚猫的功夫,好容易跑掉了。

    下车才发现,她莫名被载到了别的地方,辗转回去的时候,全靠向路人,借的几块公交费。

    狼狈的,喘了几口气。

    随意抓起桌上的水杯,猛灌了几口水下去,这才用一双脏兮兮的小手,一把拽住了顾瑾寒的衣袖。

    这个时候,正是顾瑾寒脸色最不好的时候,再加上他的龟毛程度。

    韩墨睁大了眼睛,然后又飞快的闭上了眼睛,似乎都预见了,韩碧娜会怎么样,被顾瑾寒一把丢出去?

    不过,让他大跌眼镜的是,顾瑾寒,非但没推开她,反而还按着她,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碧娜,你是不是和秦慕那帮人,碰过面了?”

    韩碧娜在外边,有一个原则,就是只占便宜不知亏,今天只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吃了不小的亏。

    可她一回来,既没找韩墨哭诉,又没找无痕帮忙,而是二话不说的,就朝他扑了过来。

    所以,顾瑾寒几乎就可以断定了一件事情——她这般狼狈,和顾念被绑架的事情,有关了。

    韩碧娜惊诧的睁大眼睛,似乎,很为他的未卜先知而折服,可是,眼下的情况,似乎也不容她发愣了。

    清了清嗓子,就大致的,把当时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向他讲述了一番。

    听完,顾瑾寒什么都不说,只是冲无痕使了使眼色,就嘱托他,赶紧去清查了。

    只是,从查到地址,再到赶过去,二十分钟,明显是不够的!

    看来,除了尽力的和秦慕周旋,争取点时间之外,而另外的一个希望,就是在沈寒越身上了?……

    **

    A市城郊,有一处很大的烂尾楼。

    从门口进去,里边就是一栋栋的小楼,因为未完工,就被废弃了,再加上各种日晒雨淋。

    各个小楼,都已经斑驳的不成样子了。

    沈寒越等人一进去,就一排楼一排楼的,分开寻找了起来。

    大约十分钟之后,薛浩扬那边,就率先发了短信过来。

    滑锁,点开短信,眼神,就急匆匆的,瞄了一眼。

    “第八排,33号楼这里,似乎有人,我先派人四面包抄起来,你轻点过来——”

    眼眸一紧,悄悄朝身后的人打了个手势,一行人,就朝着薛浩扬短信上的地址,飞快的,移动了过去。

    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在沈寒越的示意下,一行人,都不约而同的放慢了脚步。

    和薛浩扬一会合,他就随意丢了几件衣服过来。

    “在楼下看守的人,已经被我放倒了,这是刚才剥下来的衣服,我们先上去,探下情况吧!”

    对薛浩扬的效率,似乎很满意,只是微点了点头,就不动声色的,找了一个隐蔽处,换好了衣服。

    黑衣黑裤,十分的不合身,特别是裤子,套在沈寒越的腿上,因为尺码过小,裤腿,整整的短了一大截。

    分明是长裤,愣是被他,穿成了九分裤!

    不过,饶是如此,他的整体气质,却还是耀眼的很,一举手一投足,依然有着上位者,才有的霸气。

    他一出来,薛浩扬就不由得摇了摇头。

    伸出一根手指,玩笑似的,调笑了一番:“寒越,给大爷乐一个!”

    调笑的后果是,被他阴森的目光瞪的,感觉全身都被冻住了似的。

    而且,看沈寒越那架势,似乎,若不是事情紧急,还打算狠狠收拾他一番呢?

    薛浩扬郁闷的翻了个白眼,慌忙后退一步,这才指着他,一字一句的解释了一番。

    “你这样子的派头,就算是勾着头进去,势必也会引人注目呢,万一打草惊蛇了,顾念的小命,就危险了!”

    说完,见沈寒越刻意收敛了气势,这才又不要脸的凑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趁着进去之前,我先教你一下,来,鞠个躬,叫声大哥听听!”

    薛浩扬说完,就满怀期待的看着他,结果等来的不是“大哥”,而是他的一个白眼。

    “示范一个!”

    冷冷的瞥了薛浩扬一眼,极不耐烦的,说道。

    “好咧!”

    薛浩扬,还等着被沈寒越鞠躬外加,喊声大哥呢。

    所以,也没计较,二话不说,就卑躬屈膝的,向他示范了一番。

    示范完了,又满怀期待的等待着。

    可是,男人只是翻了翻眼皮,冲他摆了摆手,招呼道:“知道了,走吧!”

    合着,他就这么被沈寒越耍了?

    薛浩扬虽然极不甘心,但看着沈寒越刻意收敛了光芒的样子,似乎,还算像模像样。

    正事为主,索性也不逗他了,而是紧跟其后,轻声轻脚的踩着楼梯,缓缓的,往上走去。

    可能是秦慕太自大的缘故,或许是因为,从和顾瑾寒的电话里,知道那边,正无可奈何呢,所以也大意了。

    除了楼下被放倒的十几个人,楼道上,几乎一个人都没有。

    薛浩扬和沈寒越,很顺利的,就爬到了最顶楼。

    探头探脚的顺着视线,朝最破败的一个屋子里,张望了一番。

    见到顾念被绑了手脚按在地上,沈寒越一下就急红了眼,所有的理智,顷刻间,也都崩塌不见了。

    二话不说,就要冲上去。

    “等等——”薛浩扬拽住了他,极小声的,劝了他一句,这才指了指,屋子里的情形。

    经薛浩扬一提醒,沈寒越,这才细细的朝屋子里,观察了一番。

    屋里,起码有二十个以上的黑衣人,他们,两两散开,有十个就集中在顾念身旁,而另外的十个,却集中在秦慕的身旁。

    凭着习武之人的眼力,只一眼,薛浩扬就能看出,这些人的身手,似乎不低。

    “我们先守在这儿,我这就发短信,让楼下的人,悄悄上来一波!”薛浩扬朝男人,扬了扬手机,就勾着头,专心发起短信来了。

    而此刻,屋子里,却突然响起了一阵闹铃的声音,秦慕听到声音,阴仄仄的一笑,就示意一帮人,举着刀,逼向了顾念。

    这才拨通电话,极不耐烦的,对着听筒,吼了一声。

    “二十分钟到了!顾瑾寒,看来,需要我帮你醒一下脑子,你的脑子,才能思考了?”

    说完,就对着一个举着匕首的男人,一个眼神示意。

    那人接到示意,二话不说,对着顾念的肚子上,就是一刀。

    “顾瑾寒,二十分钟到了,这是第一刀,接下来,十分钟的时间,就是第二刀了……”

    秦慕正对着电话威胁着,却突然听到一阵打斗的声音。

    一转眼,就看到了门口的沈寒越,以及,和他一起的薛浩扬。

    脸上先是闪过一抹惊慌,接着,眸子一冷,从地上抓起一把刀,直接就死死的抵在了顾念的脖子上。

    “沈、寒、越,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

    后边的话,没有说下去,但他手上的动作,却已经替他说出一切了。

    眼见着,刀刃已经划伤了顾念的脖子,沈寒越一个愣神,就不顾一切的,要朝这边冲过来。

    原本就是以一抵多,再加上,他的心神一晃,直接,就被几个人,联合制住了。

    顾念见到沈寒越的时候,心早就已经跳到嗓子眼了,生怕,他会被她所连累,再发生个什么意外。

    担心的要命,但嘴上,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生怕她,会让男人分神。

    现在见男人被制住,她已经再也冷静不下来了。

    不顾一切的,就回身,朝秦慕怒吼了一声。

    “你的目标是我,不是他,现在我命令你,放他走!”

    此刻的女人,就好似一个被激怒的小狮子。

    看到那些人,在一脚一脚的,朝沈寒越的身上招呼着,她的心,就仿佛也被一脚一脚的踹着。

    这凛然的气势,和声嘶力竭的怒吼,让秦慕,有一时的恍惚,那一刻,似乎隐隐看到了顾毅君的影子。

    就在他愣神的这一刻,顾念已经推开他,朝着地上的沈寒越,飞奔了过去。

    更是不顾一切的,用娇小的身躯,挡在他的身上,替他抵挡这些拳打脚踢。

    留着顾念,还有用,那些人,见此,也就急忙收住了脚上的动作,转而,望向了秦慕,似乎在等着他接下来的要求。

    正在这个时候,楼下的人,听到动静,已经上来了一部分。

    奋力相博的薛浩扬,趁机闪身一步,退出了房间,冲楼梯上的人一招手,就直接堵在了那个没有门的门口。

    “秦慕,识趣的话,就住手!”薛浩扬猛地吐了一口嘴里的血沫子,凌厉的视线,就朝秦慕,扫了过去。

    黑道上的人,可是杀过人的。

    虽然平常,薛浩扬嬉皮笑脸的时候,看不出任何的威胁。

    可他一旦认真起来,眸子里似乎都染上了一层血色,手指攥的咯吱响,无形的,就给屋子里,蒙上了一层逼人的杀意。

    沈寒越因为顾念受到伤害,此时,眸子里也已经染上了一层弑杀之色。

    小心翼翼的把她护在怀里,就打算冲破门口的几个人,跑出去。

    眼下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如果再弄丢了唯一的筹码,等待他们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所以,无论如何,秦慕也不可能,会放顾念走了。

    眼看着,沈寒越为了保护她,已经挨了好几下了,那锋利的刀子,一下一下的,早已经划破了他的外套。

    女人被他紧紧的护在怀里,紧张的东张西望呢,一瞥眼,就看到秦慕摸出一个黑森森的东西,那枪口,似乎正对着沈寒越的脑袋。

    为了保护她,就算男人能躲开,只怕,也会一动不动的,挨上一枪吧?

    此时,她已经来不及多想了,猛地一下,推开男人,整个身子,就朝那黑洞洞的枪口,迎了上去。

    看到这一幕,秦慕的嘴角,划过一抹计谋得逞的奸笑。

    直接一个示意,刚和男人脱离的女人,就被他猛地禁锢住了,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她的额头。

    挑衅似的,摆了一个手势,就一步步的朝后退去。

    因为是烂尾楼,房子的邹形有了,门和窗那里,虽然没有装上,但窗口却是有的。

    眼看着,秦慕举着枪,正一步步的,往那个硕大的洞口,一步一步的后移。

    沈寒越的眼眸一紧,原本就已经打红了眼,此刻,攥着拳头,眼神里,满是一阵肃杀之气。

    但还是努力压抑下,心头的愤怒,尽量用平缓的口气,对着秦慕,幽幽的讲着条件。

    “顾氏可以答应你的,我都可以答应,说吧,你要什么?”

    似乎,没料到,他会这般痛快,秦慕先是挑衅似的,大笑了一番,这才饶有有趣的眯了眯眼睛。

    “如果,我要整个沈氏集团,你会给吗?”

    可能没想到,手里的筹码,会这么有用,这次,秦慕谈起条件来,可是丝毫都不含糊。

    “我给!”

    几乎一刻都没迟疑,那斩钉截铁的回答,就这么猛地,钻进了顾念的耳朵。

    然后,顺着耳朵,一路往里,直接冲到眼睛那里,迫使眼泪,一滴一滴的滑落了下来。

    “寒越——”她噙着眼泪,拼命的摇头。

    沈寒越好似猜到她的心思似的,温柔的眼神,在她脸上滑动了几下,手就顺势凭空伸了出去,在空气里,动了几下。

    似乎,是在隔空,帮她擦泪?

    “顾、念,你记住!没有你,就算给我整个世界,我都不会快乐的!你不在的这三年,那活死人一样的生活,我已经受够了!听着,既然从一开始,就闯进了我的生命,那你这辈子,都不许离开!”

    “啪啪——”

    他这番话刚说完,秦慕就冷笑着,拍了两下手。

    “想不到沈家小子,和沈浩博一样,都是个大情圣呢?不过,我现在,可没时间听你们在这里互诉衷肠,总之,沈寒越,记住你的话,把沈氏的转让合同,亲自递到我手里,我自然会放了她……”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