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129章 沈氏千金,是个什么鬼?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4:32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男人的声音低迷而沙哑,说话的时候,眼睛微眯,似笑非笑的睨着她。

    这模样,要多无耻就有多无耻。

    眼眸里,还窜动着团团的火苗,顾念的肩膀,下意识的抖了一下,身子就不由得往后移了一下。

    很显然,到了临门这一脚的时候,她开始退缩了。

    不过,转眸看到男人那挑衅十足的眼神,她的斗志,刷的一下,又被激发了出来。

    玩火,一不小心会被火烧?

    可是,如果她自带“毒气”的话,这团火,还敢烧她吗?

    嘴角一撇,就扯出了一个狡黠的微笑。

    小手,顺势朝他的腰上,捏了上去。

    然后一路前移,移到人鱼线上的时候,还挑衅似的,拍了两下,然后竖起耳朵,好奇的听了下声响。

    她那表情,跟在水果店挑西瓜似的。

    敲完,挑衅似的一仰下巴,就煞有介事的,对他这个“西瓜”,发表了一番看法。

    “无论是触觉上,还是听觉上,你的皮肤弹性,都算不错的了,年纪一大把了,还挺不容易的……”

    年纪一大把了?

    “顾、念!”

    男人的脸色陡然一黑,上下牙齿,狠狠的咬合了一番,这才哆嗦着嘴唇,一字一句的怒吼道。

    此刻,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看着男人五彩纷呈的脸色,顾念的心里,就只想到了一个词:爽!

    “简直是爽歪了的节奏,让你丫老欺负我?”

    在心里腹诽了一句,小手就开始顺着男人的人鱼线,一路上移,滑向了他的胸膛。

    这女人,人鱼线那里,不是该下移才对吗?

    调。情的手段,未免也太笨拙了吧?

    虽然被气的不轻,但不得不说,此刻,对于她的举动,心里,居然还有那么一丢丢的小期待呢。

    冷眼旁观着她的举动,冷峻的脸愣是没有一点表情,身子冰雕似的,一动不动。

    见她这样,顾念心里一阵窃喜,还以为这男人是被她恶心到了呢。

    于是,接下去的动作,就更加的变本加厉了,身子朝男人身边移动了一下。

    以两只手为支撑,直接就趴在了他的胸膛上,娇艳的红唇微张,一下一下的对着男人,不停的吹气。

    一股难闻的气味,顺势,就滑向了男人的鼻尖。

    榴莲夹杂着大蒜的味道,从他的鼻尖,一路往里,直接被吸进了身体。

    身体,都因为这异味,不由得颤动了几下。

    头,本能的,就往一边别了过去。

    他这一连贯的举动,让女人,有了一种计谋得逞的欣喜。

    干脆整个身子,都移到了男人的身上。

    屁股,还重重的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她一直在努力的憋笑中,因为憋笑,小屁股,都在不由得颤动着。

    配合着手上的动作,两腿,还在他的身上,一阵阵晃动着。

    肌肤和肌肤相撞的时候,这奇妙的感觉,直接让男人后背一凛,整个下身,仿佛都被冻住了一般。

    呆滞了两秒,才像触电了一般,猛地抖动了一下。

    就好似横空被那道电,击散了理智一般,甚至,连嗅觉,也一并失去了。

    女人呼出的气息,有多么难闻,他也都闻不到了。

    薄唇猛地凑了上去,一下,就压在了她娇艳的红唇之上。

    顾念呜呜反抗了几下,整个人,完全都懵掉了!

    果然是色胚,这——也下得去嘴?

    好吧,果然还是被火烧身了,呜呜,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小手不停的挥舞着,屁股微抬,挣扎着,要从他的身上跳下去。

    可是,男人猛地一伸胳膊,就又把她整个人牢牢的禁锢住了。

    身子不停的扭动着,感觉,呼吸都有些不畅了,险些背过气的时候,男人才突然放开了她。

    一得机会,女人就开始,大口大口得喘气了。

    可是,还没多吸几口新鲜空气呢,嘴唇上,又被人啄了一下。

    男人这一次,似乎比上次吻的更忘情了,手指轻移,猛地一下,就听到了一声布料被撕裂的声音。

    妈蛋,已经是第三次,被扯坏睡衣了!

    这男人,还能再饥。渴一点吗?

    她心里刚刚冒出这么一句话,男人,就身体力行的,表达了他的饥。渴难耐。

    原本脑子里,还能时不时的,偷偷腹诽他几句。

    后来,整个大脑就是一片空白了。

    如果说,之前,被强了之后,她的心里除了羞涩之外,更多的就是愤怒了。

    可是,这次,她就连愤怒的情绪,也表达不出来了。

    两眼呆滞的看着他,似乎,还有点反应不过来的样子。

    男人,似乎对她的表情,不是太满意似的,薄唇轻移,就轻轻的落在了她的眼睑上。

    这痒痒麻麻的感觉,逼得她,干脆就闭上了眼睛。

    男人见她这般,这才满意的扯了扯嘴角——似乎,觉得闭着眼睛享受,才像是她该有的举措似的。

    心情一好起来,体力就也莫名的好了起来。

    一会儿的功夫,床就发出了有节奏的低鸣声。

    身下的小女人,还是保持着闭眼的姿势。

    不过,已经不是刚才那副“便秘难忍”的样子了。

    紧绷的脸部肌肉,已经彻底放松了,嘴角上扬,此时此刻的她,或许已经不知道,反抗为何物了吧?

    也就是因为她这样的状态,一直好半天,这才发觉,男人的后背肌肤,似乎变的粗糙了,摸起来,好像已经有了凹凸不平的触感。

    而且,他全身,也烫的厉害。

    虽然,身体发烫是正常现象,但要是烫到可以“煮熟鸡蛋”的地步,好似也太夸张了点吧?

    猛地睁开眼睛,瞳孔一点点扩大,大到已经不能再大的地步,这才忍不住的惊呼了起来。

    “沈寒越,你怎么了?”

    也不怪她会惊慌至此了,因为,现在任谁,见到了沈寒越的样子,只怕都会不小心惊叫起来的。

    他的脸上,脖子上,乃至身上,都起了密密麻麻的红疹子。

    整个额头也烫的厉害。

    惊叫之后,她这次没用多大的力气,就推开了他的禁锢。

    迅速的下床,从衣柜里翻出衣服,穿上。

    这才蹬蹬的跑到床边,顺手从上边摸过手机,就万分焦急的,打通了李医生的电话。

    好在,这会儿还不算太晚,不一会儿,李医生就提着东西,敲响了房门。

    听到敲门声,女人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

    因为速度太快,额头还不小心磕到了门把上。

    可是,也顾不得被撞疼的额头了,把门一打开,直接就激动的,攥住了李医生的手。

    “医生,寒越他——”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冷厉的怒吼,给打断了。

    “放手!”

    躺在床上的男人,难受的已经快要翻白眼了,但是,当余光瞥到女人的举动,眸光一冷,一道冰寒的目光,就朝李医生看了过去。

    李医生,下意识的就松开了被握住的手,走过床边,只是大致瞄了一眼,就慌忙从身后的箱子里,拿出一些药丸,喂男人吃了下去。

    “你喂他吃什么?他都病这么厉害了,不该去医院全面检查一下吗?”

    女人急吼吼的走过来,看着李医生的眼神,分明就是很不爽的样子。

    她是在质疑他的医术了?

    “沈太太,先生只是过敏了,吃点药,在涂点药膏,两个小时以后,这些红点就会下去了……”

    李医生耐心的解释了一翻。

    啥?

    顾念脑子还没转过弯呢,李医生就凑近顾念,努力的吸了吸鼻子。

    “这是榴莲的味道?”

    “恩。”诧异的闻了闻,就不好意思的倒退了一步。

    “那个,我吃完晚饭,还没来得及刷牙……”

    说完,就见李医生眉头紧蹙,就像是看什么似的,紧盯着她半晌,才幽幽的问了一句。

    “先生对榴莲过敏,太太难道不知道吗?”

    他榴莲过敏,管她什么事情?她又没强制性的,喂他吃?

    顾念不动声色的撇撇嘴,觉得这家庭医生的反应,真的很奇怪!

    “太太,先生的过敏很严重,几乎闻到榴莲的味道,身体,都会起轻微的红疹,可是,看现在的严重程度,只怕,还不止闻味道,那么简单了……”

    他那表情,分明就觉得,顾念是不是趁机做了什么坏事似的?

    虽然,今天确实也算做了那么点坏事的?可是,李医生的说法,未免也太离谱了吧?

    闻到味道,就不舒服?那她刚才,就已经尽力朝他吹气了,可这男人的反应,似乎和过敏也没沾边吧?

    “行了,你先出去吧!”

    见李医生还想嘱咐什么,沈寒越直接脸色不善的,像他下了逐客令。

    看样子,还没从刚才两人握手的余怒中,回过神来。

    “好的,先生,您好好休息——”

    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就在男人的冷声催促下,推门出去了。

    “那我……先去洗澡……”

    感受到屋子里诡异的气氛,顾念丢下一句话,立刻就冲进浴室,砰的一下,关上了门。

    等清洗干净了手上,以及口腔里的怪味。

    顾念这才小心翼翼的,凑近了床上的男人。

    见他脸色还是很难看,柔软的小手,忍不住朝他的身上,摸了一下。

    那炙热的温度,险些把她的手,给烫到。

    柳眉立刻就紧张的蹙成了一团。

    “沈、寒、越,你还在发烧?不行,我要赶紧给那个该死的庸医,打电话!”

    说着,愤怒的摸出手机,就拨了电话出去。

    “笨女人,挂掉!”

    手臂上的红疹子,已经去了大半了。

    力气,暂时算是恢复了一些。

    所以,毫不费力的,就夺过了女人的手机,重重的扔在了地上。

    妈蛋,干嘛这么凶嘛?哼,魂淡,烧死你,才好呢!

    气嘟嘟的跳上床,拉过一边被子,蒙上头,就打算呼呼大睡了。

    眼不见为净,既然他不领情,那就不管这破事了。

    只是,只要一闭上眼睛,她的脑海里,就会冒出那些密密麻麻的红疹子。

    沈寒越这样,多少和她有点关系,完全视而不见,她可做不到。

    烦躁的从被子里钻出来,手又顺势,朝他身上摸了一把。

    “沈寒越,讳疾忌医,是不对的。有病,就得治!”

    她苦口婆心的劝解了一番,换来的,却只是沈寒越的一记白眼。

    不过,因为他浑身发烫,脸色也憋的通红,在配合上那零零散散的红疹子,这记白眼,在这红色背景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怪异。

    顾念憋了半天,噗嗤一声,就笑出声来了。

    “沈寒越,抗议无效!哼,现在一切,由我说了算!”

    说着,就跳下床,朝地上摸起了手机。

    电话还没来得及拨出去,床上,就响起了一个细若蚊蝇的声音。

    “我没有发烧,只是,有些事情半路终止,被憋的难受……”

    “啥?”

    顾念呆愣了半秒,脸刷的一下,就红成了番茄。

    瞬时觉得,她的全身,也开始烧起来了。

    谁知,床上的人,却又继续说了下去。

    “有些事情,半途而废,不好!所以,你帮帮我……”

    男人说完,耳根刷的就红了,不过嘴角,却倏地滑了一抹狡猾的坏笑。

    帮帮他?

    这男人,每次都习惯了用强,几时,这样过?

    难道,男人,就这么不经憋吗?那这三年,他又是怎么过的?难道……?

    心里一想到某种可能,就泛出了一丝的酸气,眼睛一斜,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沈寒越,我很好奇,你这三年,真的只吃素的吗?”

    嘴角撇了撇,分明就是质疑的意思。

    “顾、念!”一字一句的,低吼了一声。

    然后话锋一转,语气也随之低迷了起来。

    “让我憋了三年,这就是你身为妻子的态度吗?”

    憋了三年?

    顾念的脑子里,很不厚道的,就想起了沈寒越坐在马桶上,拼命使劲,却因为便秘,有力也使不出的尴尬。

    若真是便秘了三年,也确实是会出事的。

    他没憋出事情来,还真的是奇迹呢?

    邪恶的一扬嘴角:“那这三年,你是怎么做到的,今天也怎么做呗……”

    “顾、念!”

    话一说完,耳边又传来男人的一声低吼。

    心情大好的转身,看了看他:“干嘛?”

    “扶我起来,冲凉!”

    一字一句,格外的咬牙切齿,就好似顾念,对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似的?

    “刚帮你涂了药膏,不能冲凉!”

    顾念努力憋着笑,看热闹似的,站在床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见他吃瘪!此时的她,心情真是爽爆了!

    不过,得意忘形之下,她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沈寒越吃了药,力气,虽然没有完全恢复,对付她,似乎也绰绰有余了。

    所以,嘚瑟的后果就是,还没反应过来呢,就又一次的,被床上的饿狼,给扑倒了。

    这次,男人就好似故意惩罚她似的,耐力特别的持久。

    女人腿上一阵酸麻,只觉得,全身都快不是自己的了,可这男人,却依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妈蛋,生病了,都不忘欺负她?

    还冷着这么一张脸,就好似,她欠了他什么似的?

    原本阴转晴的心情,一接触到那冰渣一样的眼神,眼底一寒,心也跟着,疼了起来。

    为什么?明明上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他就能重新露出那冰冷无比的眼神。

    就连在床上,也不例外!

    等床上的晃动逐渐停止了之后,女人这才冷笑着,睨了他一眼。

    “沈先生,真是身残志坚呢,生病了,还这么威武雄壮!看来,这个世界上,最能激发人潜能的,不是爱,而是恨喽……”

    说完,讽刺的一笑,就转过头,不想再搭理他了。

    沈先生,被她这阴阳怪气的一番嘲讽,给气糊涂了。

    这女人,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刚才还好好的呢,现在,又是闹哪般呢?

    生气归生气,可是,一看到那个落寞的后背,他的心,就又开始揪心的疼了起来。

    双手温柔的放在女人的腰上,安抚似的拍了两下,猛地一使劲,就强制性的,把女人的身子,转了过来。

    四目相对,女人的眼角,似乎还忽闪着点点泪花。

    心陡地一沉,手,就本能的,伸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替她擦拭着眼角的泪。

    这举动,就好似在呵护着,这世间最珍贵的珍宝。

    顾念的心一动,眸子里藏着的泪花,又一次的喷洒了出来。

    “沈寒越,这三年,我无时无刻,都在计划着,从M国逃回来,好容易成功的回来了,可是……可是却发现,好似一切都不一样了,A市变了,你也变了,而我们,莫名的,从爱人,变成了仇人……当年的一点小误会,你觉得,这对我究竟公平吗?”

    公平吗?

    这还是女人第一次,面对面的问他这个问题。

    从她一回来,两人的相处,就有些生硬。

    而他每每想要温柔相待的时候,脑子里,就不由的想起了一些恩怨,于是,温柔的眸子一转,眼神里的冰寒,似乎都能冻死人了。

    而顾念,因为他这样的态度,每每想要张嘴说话的时候,却又突然闭嘴,不想再多说了。

    总觉得,以他这样的状态,似乎并不怎么适合交流。

    忍了那么久,方才,一触即到那宠溺似的眼神,她的情绪,就突然奔溃了,这些天,积压的委屈,也全部化作泪水,哗哗的奔涌了出来。

    “当年的事情,先不论,但是三年前,奶奶的死,你却是脱不了干系的……”

    温暖的眼眸,再次转冷。

    “奶奶,奶奶去世的消息,我压根就不知道,沈寒越,什么事情,就一字一句的说清楚了,你这样说一半藏一半,实在没意思的很!”

    顾念愤怒的挥舞着拳头,就好似受了天大的屈辱一般,眼角的泪花,直打转,却又被她倔强的,咽了回去。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她这副表情,沈寒越佯装的高冷,就再也装不下去了,猛地一把,把她揽入了怀里。

    “好吧,爷爷的事情,你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把沈家的电话留给那边的医院了,也都不重要了,总之,只要你说,你是无心之失,我都信你!”

    男人紧紧的揽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

    爷爷?原来这个事情,还牵扯到了老爷子。

    只是,什么无心之失,顾念却完全听不懂了?

    她茫然的看了沈寒越半晌,然后飞快的跳下床,在书柜里,翻翻拣拣,等找到之前塞进去的文件了之后,这才欣然一笑。

    重新走回床边,把手里的文件,扔到了床上。

    “这就是我调查的全部资料,当初,背着你和奶奶,就是因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告诉你们这些,原本是打算,说服爷爷回来,勇敢的面对治疗呢,只是,还没等到那个时候,就被我哥,强制的带走了……后来的一切,我就不知道了,至于奶奶的死因,又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当年,她是强制性被带走的,而不是因为对方的三言两语,就自动的,跟着那边回去的。

    心情,稍稍好了点,语气比着方才,又温柔了几分。

    “奶奶刺激过度,就是因为,那边医院的一个电话,他们说,我爷爷已经死了,让顾小姐过去料理一下……”

    “家里的电话?可是,我只留了我自己的手机号码?他们,怎么会打到家里去呢?”

    顾念诧异的睁大眼睛,对于电话的事情,很是费解。

    “算了,别想了,明天,我亲自让人查一下,就知道了……”

    沈寒越温柔的拉了拉她柔软的小手,示意女人,先上床休息了。

    “你相信我?”

    不管怎样,总觉得,这男人对顾家,有着天大的仇恨,这样,就算完了?

    她多少还有些不适应。

    “我刚才就说了,无论你说什么,我都相信!”

    一字一句,语气很轻,但咬字却格外的重,就好似,对她,他天生,就不该有所怀疑似的。

    早知道这样,当初一回来,就该摊开了明说的。

    顾念的嘴角扬起一抹淡笑,飞快的跳到床上,把头狠狠的钻进他的颈窝处。

    “沈寒越,你不恨我了?”

    捏着手指,轻声问道。

    “我从来就没有恨过你!”男人,答的很是干脆。

    “那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干嘛那么对我?”女人茫然的抬头,继续询问道。

    “你不知道吗?”

    这次,语气分明带了一股浓浓的怒气,就好似女人问了,最不该问的问题一样。

    该死的,三年,没有一个电话,没有一则短信。

    一回来,不第一时间找他解释,就算了,还敢跑去参加宴会,参加宴会还罢了,居然敢在宴会上沾花惹草,这女人,绝对是活腻了?

    至于,恨!

    就算沈君美,时不时的,在耳边提醒着。

    可是,每每一听到那个名字,他心里第一时间涌出的,就是一种被全世界遗弃的落寞感。

    对顾家的怨恨,是有的,可是,对她,他无论如何,都恨不起来。

    不过这些,傲娇的沈先生,是打死,也不打算告诉她了。

    毕竟,吃醋什么的,最幼稚了,和他这样强大的男人,如何能匹配呢?

    于是,在顾念,又一次的纠结着,打算刨根问底的时候,就接收到了男人冰冷的眼神,以及最无耻的警告。

    “顾念,你是不是还想,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

    反应过来以后,女人不住的摇头,两眼一闭,索性,就开始装睡了。

    男人嘴角微微上扬,把怀里的女人,揽的更紧了一些,也沉沉睡了过去……

    **

    机场,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身后还跟着十几个身着黑衣的保镖,就这么声势浩大的从机场走出来。

    然后,在周围人的注目礼之下,迅速的钻进车子。

    车子,缓缓的行驶在熟悉的车道上,老人眯了一会儿眼睛,有气无力的,对着车厢里的人,询问了一句。

    “最近,一直暗中跟踪我的那帮人,调查到他们的动机了吗?”

    “老板,动机还没查到,不过,那帮人,却是青木帮的薛浩扬安排的,想必,他是受了沈家所托了……”

    沈家?又是沈家?

    老者猛地拿掉眼睛上的墨镜,愤怒的往下一摔,脚就顺势踩了上去。

    还旋了旋脚尖,一直等到墨镜被碾压的四分五裂了,这才停下了脚上的动作。

    “老板,顾家的小千金,似乎也回到A市了……”

    如果说,提到沈寒越的时候,他只是脸色微变。

    等他手下的人,提到顾家的时候,秦慕的脸色,就不是一般的难看了。

    不知情的人,只瞥一眼他此时的表情。

    指不定以为,顾家究竟对他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呢?

    其实,真实的情况却是——

    他因为沈寒越的极力打压,极其需要资金上的援助。

    而顾毅君,从来就不会把资金,白白的浪费掉不必要的地方,再加上,他当年答应过戚晓。

    如果不到万不得已,对沈家,还是留有一点余地吧,就当是偿还当年的一些小过错了。

    对于秦慕旁敲侧击的请求,自然不会答应了。

    这个时候,一些对顾氏虎视眈眈的海外企业,自然就主动找到了秦慕。

    他们资助秦慕的唯一条件,就是让他利用和顾毅君的交情,尽可能的,悄悄在顾氏的项目上,使一点小坏。

    用一句话形容秦慕,真是再恰当不过了——不作就不会死!

    毕竟,依他这样的道行,和顾家玩阴的,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别说是顾毅君了,就连顾瑾寒的打压,他都招架不住的。

    沈氏在海外,一退再退,终于彻底丧失了海外的市场。

    若不是顾毅君念旧情,只怕,就连国内的市场,他也注定会保不住的。

    事实上,就算顾家手下留情,他在国内的市场,也未必保得住。

    因为,国内,还有一个处处想置他于此地的男人——沈寒越。

    若不是,沈寒越因为奋追顾氏,一直把主力,放在了国际市场,而秦慕,因为要避其锋芒,把主要的势力,都转移到了国内的其他城市。

    只怕,现在的秦氏,估计早就不保了!

    所以,不管在别人的立场上,究竟是谁对谁错!

    在秦慕的立场上,就只有一条理论——顾家对不起他!

    因此,一提到顾家,他就恨不得,能即刻逆袭,颠覆了顾家的所有势力。

    只是,实力悬殊,这些,对于目前的他来说,还只能是空想。

    他除了在背后玩点阴的,估计,也没有别的能耐了。

    “老板,顾家实在是太不近人情了!我们诚心供着他,供了那么多年,因为一点小事,他就要这么对我们,看来,有必要出手,给他们一些教训了!……”

    见他脸色极其难看,他手下的人,先是腆着脸,安慰了他一番。

    然后,往秦慕的耳边凑了凑,就小声的,向他献计了。

    而秦慕右边的男人,却微微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老板,顾家,不是我们能招惹的,上次,M国那么几个大企业,可都栽在顾氏手上了……”

    这个男人,并未听到别人,究竟向秦慕献了什么样的计策。

    又因为提到顾家,以及顾瑾寒手下的暗黑势力,他本能的就有些惧怕。

    这才多嘴,把他的满心忧虑,给说了出来。

    “生意?”

    秦慕只是一声冷笑,就漫不经心的往后一倚,惬意的阖上了眼睛。

    “谁说,我要和顾家硬碰硬了?任顾毅君的商业手腕再厉害,顾瑾寒手下人的再无所不能,但只要是人,就总有软肋!”

    他闭着眼睛,脸上的笑,格外的阴森可怖。

    说话的时候,语气里,也是说不出的得意。

    就好似,报复顾家,已经是一件成竹在握的事情了。

    劝慰他的人,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只是,身为习武之人,他本能的,就有些不安。

    总觉得,他跟的这个老板,早晚会被自己的贪心,给害死的!……

    **

    有了那晚上的开诚布公,三年前的那个电话,轻而易举的,也就查出了原因。

    不管怎样,她的误会是解除了。

    欠沈家的一条人命,也成了最子虚乌有的事情。

    不过,当年沈浩博的事情,虽然顾家,并无太大的过失。

    但沈浩博恨顾家,却是无可奈何的事实。

    至于沈寒越,对顾家的怨恨,或许,也可以慢慢捋清楚的吧?

    女人,心情大好的刷牙,洗漱了一番,挽着男人的胳膊,一起下楼吃饭的时候,还在思索着,这些事情。

    不过,比着前几天的一筹莫展,现在,她的心情,起码已经好太多了。

    总觉得,沈寒越对顾家,似乎也没有面上,表现的那么恨。

    否则,沈氏集团已经可以和顾氏比肩了,但他却缘何,从来,就没有刻意向顾家宣战呢?

    可能是想的太入神了,一个不留神,就踩空了,要不是沈寒越及时扶住她,只怕,她就从楼梯上滚下去了。

    “走路的时候,专心点!”

    责备似的,用手指,点了一下他的额头,语气里,分明还带着宠溺的味道。

    沈君美正坐在餐桌前吃早餐呢,看到这一幕,先是一愣。

    然后,怨毒的目光,就仿佛是钉子似的,死死的盯在了顾念的身上。

    见顾念并不看她。

    就阴沉着脸,转而,望向了一旁的沈寒越。

    “哥,我昨天梦见奶奶了,她似乎死不瞑目的样子,一直嚷嚷着要回来呢,你说,是不是奶奶有话,想要告诉你呢?或者说,奶奶看到了什么不喜欢的事情,所以,不高兴了呢?”

    这三年,沈君美已经学聪明了。

    说话也不那么直白了,而是拐弯抹角的,就把当年的事情,拿上了饭桌。

    “沈君美,奶奶如果有话要说,会亲自来梦里找我!你觉得,有找你传话的必要吗?”

    一句话,就把她堵的死死的。

    然后,看都懒的再看她一眼,就陪着顾念,一起用餐了。

    沈君美愤怒的一摔筷子,气得转身回房了,原本,还想着等沈寒越走了,再好好的找顾念算账呢。

    谁知,等她出来的时候,连顾念,也已经不在了。

    “那个女人,去哪儿了?”

    沈君美没好气的看了佣人一眼,大声问道。

    佣人对沈君美的说话方式,早就见怪不怪了,自然也知道,沈君美指的是谁?

    “听他们今天的谈话,沈太太,今天好似要去一个摄影大赛,担任评委,好像,太太还是这次华夏的评委名单里,最年轻的一位评委呢……”

    佣人年纪不大,估计比沈君美,还要小一点儿。

    所以,还不怎么会掩藏情绪,她回话的时候,眼眸里还闪着熠熠的光芒,神情里,分明就带着对顾念的崇拜之情。

    一直接收到沈君美那恶狠狠的眼神,这才害怕的垂下了眼眸,再也不敢说话了。

    饶是这样,还是没逃过沈君美那滔天的怒火。

    随意的从餐桌上抓过一个碗碟,啪的一下摔在地上,然后,一个巴掌,就狠狠的打到了佣人的脸上。

    “放肆,竟敢当着我的面,摔东西!”

    说着,又是一个巴掌,挥了过去。

    佣人被打懵了,张了张嘴,刚辩驳了一句,最后,还是强硬的咽了下去。

    毕竟,对于这赤果果的挑刺,她又能怎么反驳呢?

    沈君美发泄完了,这才冷冷的看着她,趾高气扬的教训道。

    “你不需要向我交代那么多,唯一需要交代的就是,那贱女人,究竟去了哪儿?我只要具体地址!”

    “大赛的场地,好像是在荣光国际……”

    佣人噙着眼泪,委屈的回答完,沈君美这才冷哼一声,转身回房换了衣服,就拎着手包,晃晃悠悠的出去了。

    等沈君美一走,佣人抹了几把眼泪,这才摸出电话,向沈寒越报告了一番情况。

    “君美小姐去荣光国际了,她好像是冲着太太去的……”

    “知道了。”

    那边只淡淡的回了三个字,就放下电话,继续工作了。

    倒不是他对顾念的事情,不操心,而是一开始就知道,沈君美就算去了,也翻不出什么风浪出来。

    果不其然,沈君美这次过去,别说翻浪了,甚至,就连大门,都没进去。

    谁让她好巧不巧的,偏偏就撞上了韩碧娜呢。

    再加上荣光国际,是顾瑾寒,从事商业地产之后的第一个成功案例。

    所以,大厦的保安也好,物业也好,敬业程度都是没得挑的。

    原本,对于进入人员的盘查,就比较严格。

    一听韩碧娜说这女人是捣乱的,二话不说,就把她撵了出去。

    “喂,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我可是沈氏的千金,你们居然敢拦我?……”

    沈君美还在叉着腰,生气的对着那群保安,趾高气扬的,说着什么。

    可那些人,连个眼神,都吝啬给她,路过的人,也只把她当小丑一样。

    韩碧哪热闹看够了,这才甩甩手,学着沈君美方才趾高气扬的样子,踩着高跟鞋,故意对着沈君美,扭了扭小腰。

    “沈氏千金,是个什么鬼?抱歉,在荣光,你屁都不算!”

    说完,就大摇大摆的,进去了。

    沈君美气的,脸都绿了,可偏偏,又没有一点儿的办法。

    紧咬着嘴唇,狠狠的攥着拳头,朝这个造型别致的大厦,看了一眼,然后低头不屑的卒了一声,就扭着小腰离开了。

    不过,既然都出来了,就这么回去,无论如何,也不甘心。

    原本,她跟过来,也不过是想仗着沈氏千金的身份,也要一个评委当当的。

    在她的眼里,顾念能当评委,也不过是因为顾家的缘故,而现在,她自认为沈家,已经不输顾家了。

    所以,自然看不得顾念,比她更好,这才想要处处,都压她一筹。

    现在看来,这个比赛要是牵扯到顾家,她这个想法,是没办法实现了。

    只是,就这么回去吧,她似乎,又有些不甘心。

    正兀自站在地下停车场,生闷气呢。

    突然,就被一个熟悉的身影,吸引了视线。

    “秦慕——”

    咬牙切齿的看着他的背影,等前方的人,往后回望的时候,沈君美一个闪身,就钻进了旁边的车子里。

    看秦慕身边跟了那么多人,而且,又一直依靠在车门边,静静等待着,一看,就是在等什么人了?

    想着今天出来,如果逮到了秦慕的把柄,也算是一个收获了。

    于是,就一直静静的趴在方向盘上,隐蔽好自己的同时,就那么一直盯着秦慕的方向,和他一起,等待着什么。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