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八章 色狼,从良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4:28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看着这男人冷峻的面容,乔雅悄悄咽了下口水,手指紧紧的捏在一起,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

    面带委屈的走上前,轻声唤了一声:“寒越——”

    然后,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缓缓倾泻了下来。

    “虽然我之前是你的未婚妻,但是,因为你突然和我解除婚约,所以,于情于理,我都该避讳着,尽量少来沈家叨扰的……”

    顾念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观着,听来听去,就觉得,今天她说了这么多,也就只有这么一句,还勉强算一句人话了。

    不过,如果真能这么懂事,对面的女人,就不是乔雅了。

    用手,委屈的揉了揉红肿的眼眶,见沈寒越并未反驳,又张了张唇,继续说了下去。

    “寒越,但是君美因为一些原因,好歹也经历了一些事情,我和君美一向交好,也只是,想多和她走动一下,舒缓她的心情而已,可是,我却独独忽略了女人的心思,或许,沈太太因为嫉恨我当初和你的关系,所以一时冲动,就对我做了这些吧……”

    莫名其妙的,又提起三年前的一些事情,目的,也不过是想激发沈寒越骨子里,对顾念的仇恨而已。

    不过是顺带着,拉出沈君美,做了靶子而已。

    沈君美的肩膀哆嗦了几下,很显然,只要听到别人嘴里讨论当年的事情,她的心里,没来由的就是一颤。

    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眼睛就仿佛被什么吸住了似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就浮现了一些往事的影子。

    三年了,之所以放弃了对俞北的执着,不是不爱了,而是,不敢去面对。

    因为,只要一看到那个干净温暖的大男孩,就总能想起她那段不堪的往事。

    因此,陡然被乔雅戳了一下,沉默半晌,她的眸子,立刻就恶狠狠的瞪了乔雅一眼。

    可是,一接收到乔雅歉疚中又略带着祈求的眼神,她又彻底从往事中反应了过来。

    转而,把怨恨的目光,看向了顾念。

    虽然,从沈寒越的调查里,她知道这些不是顾家所为了,但是,既然是为了挑起顾家和沈家的矛盾,那和顾家,也拖不了干系的。

    哼,若不是顾念进了沈家的门,而招人眼红,别人,又如何能想出这么恶毒的招数,来对付她呢?

    因为,误以为一切是秦慕所为,沈君美的心理上,对秦慕很是怨恨。

    但是,她心里对顾念的怨恨,一点儿也不会少。

    愣是,强忍着心里的不适应,委屈的滑落了几点眼泪。

    “哥,乔雅姐之所以常来沈家走动,还不是一片好意吗?而且,奶奶生前,也比较喜欢她,可是现在顾念回来了,就这么不知好歹的得罪沈家的客人,而且,还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这要是穿出去,指不定别人,会怎么看我们沈家呢……”

    沈君美辩解的同时,又特意把沈老太太挂在耳边,目的,自然也不言而喻了。

    还不是为了提醒沈寒越,因为这个女人,三年前,沈家发生了什么吗?

    果然,在两人的连番攻势下,沈寒越的脸色,极其的不好看。

    幽潭似的眸子里,似乎都在滋滋的往外,冒着寒气。

    虽然周围没有飘雪,众人却觉得,时不时的,就有寒凉的冰渣子,一点点的,朝众人的衣领里钻。

    沈君美,原本还打算再说下去呢,却因为这陡然变冷的氛围,不自觉的后退一步,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了。

    而是,转而,把挑衅的目光看向了顾念,似乎,就专等着看好戏了?

    就在气氛最诡异的时候,乐乐却突然从连贝贝的怀里挣脱开来,一蹦一跳的,走向了沈寒越。

    更是在众人的一片目瞪口呆里。

    怯生生的,拽了拽沈寒越的裤脚。

    “叔叔——白白……吃饭饭……”

    说着,一双澄澈明亮的大眼睛,就怯生生的看向了沈寒越。

    男人不明所以的,垂下眼眸。

    一接收到这个澄澈的眼睛,眸子里的阴寒,立刻就去了大半。

    连贝贝见他一脸茫然,慌忙跟着解释了一句。

    “乐乐是看你的脸色太白,估摸着,是饿了,再加上,她估计也饿了,这是想邀请你,一起去吃饭呢……”

    不愧是母女,乐乐只简单的表述几个字,就很快明白了过来。

    好似为了验证这句话似的,乐乐的小肚子,和顾念的小肚子,先后响起了一阵咕噜声。

    小家伙不明所以,一直摸着小肚子,在咯咯乱笑呢。

    可顾念的脸,却直接的一阵臊红。

    不好意思的,就垂下了下去。

    特别是众人的目光,都朝她瞥过来的时候,男人看着她的眼神,尤其的不怀好意,似乎还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嘲笑意味!

    妈蛋,不就是想报昨天的嘲笑之仇吗?腹黑!

    乐乐适当的调节了一下气氛之后,顾念和沈寒越之间的眼神互动,都显得温情脉脉了起来。

    冷眼旁观的乔雅,狠狠的攥着拳头,看着乐乐的眼神,就恨不得能生吞活剥了她似的。

    当然,沈君美自然也不例外!

    这么恶毒的瞪着一个小孩子,她们还真好意思!

    乐乐,有一点,倒是遗传连贝贝,遗传的很彻底。

    就是任何时候,绝对都不会吃亏的。

    小眼一翻,一个,萌翻人的白眼,就朝乔雅,翻了过去。

    见沈寒越也顺势瞥了过来,乔雅慌忙收回眼底的怨毒,但关键时刻,她花瓶似的演技,还是拖了她的后腿。

    在情绪的迅速转换这一块上,她明显还不够自如。

    于是,眼底一闪而逝的异样,自然,没能躲过沈寒越的眼睛。

    “乔小姐,既然衣服已经赔偿给你了,是否应该赶紧,换上,走呢!否则,乐乐看着你,我怕她会吃不下饭的——”

    啥?

    这男人,是怎么知道这些话的?

    难道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回来了?或者是,躲在暗处,目睹了事情的全过程。

    丫的,要比腹黑,只怕没人比得上他了吧?

    他此话一出,就意味着,乔雅刚才那声泪俱下的一出戏,全都白演了!

    乔雅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沈君美的脸色,自然也不好看。

    但还是鼓着勇气,委屈的拽过乔雅的胳膊,替她说起话来了。

    “哥,乔雅是我请来的客人,方才,被一些没教养的人欺负了就算了,眼看她都这么狼狈了,你总不能,就让她穿着那臭烘烘的衣服,离开吧?”

    “沈君美!”

    男人眸子一冷,嘲讽似的,动了动嘴角,一字一句的,冲她吼道。

    “你是不是忘记了?这里,不是你做主的,如果你真想招待什么阿猫阿狗,就回沈家大宅,好好的招待个够吧!这里,是我沈寒越的地盘,要请什么客人,也是我说了算的,连贝贝和乐乐,是我请来的客人,至于那不请自来的,你还指望,我能有什么好脸色!”

    这下,乔雅的脸色,就更白了。

    沈寒越看似漫不经心的话,但一字一句,分明就是在拿她方才侮辱连贝贝的话,再侮辱她。

    话都说的这么明显了,乔雅若是再待下去,简直就是在自取其辱了。

    委屈的噙着眼泪,肩膀还在微微的颤抖着,一闪身,就挂着晶莹的泪花,从沈寒越的身边,闪身跑走了。

    “等等——”

    背后,突然响起了一阵冰冷的声音。

    乔雅的眼眸,猛地闪过一丝欣喜,他是不是看到她委屈的样子,一时心软,要留下她了?

    努力的控制着情绪,忍着眼泪,拼命挤出的浅笑,现在看来,真是格外的楚楚动人。

    微微转过身子,大大的眼睛,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看向男人:“寒越,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委屈的眼眸里,明明就闪着那么一丝的小期待。

    可是,接下来,男人冰冷的话,就彻底浇灭了她心里的这一点期待。

    “换了衣服再走,现在,你身上的裙子,连贝贝有着绝对的处理权!”

    他就非要做这么绝吗?他就非要帮着顾念,一起来羞辱他吗?

    他这样子,哪里有着对顾念的一丝仇恨呢?分明就是——处处维护!

    乔雅愤恨的捏着拳头,但当着沈寒越的面,却又不敢说一个“不”字。

    羞愤的一转身,就在管家的指引下,去佣人换衣室,更衣离开了。

    乔雅走了,沈寒越虽然并未怎么针对沈君美,但在饭桌上,他不时扫过去的眼神,分明就带着赤果果的警告!

    凭什么?好容易找到了顾念,原本以为,能好好羞辱一下她呢,可是……

    沈君美此时,哪里有心情吃饭,恨的咬牙切齿的,攥着筷子的手,甚至都在微微颤抖。

    可顾念,就好似没看见似的,竟和连贝贝一边吃饭,一边笑眯眯的逗弄着乐乐。

    而沈寒越,虽然冷着一张脸,但他的眸子里,分明就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其乐融融的画面,就像是一根刺一般,狠狠的戳进了她的眼睛,然后一路向下,直接戳进了她的心口。

    她真想猛地拍一下桌子,好好质问一下沈寒越,是否,还记得沈老太太的这笔账?

    但是,只要被那冰渣似的眼神,瞪上一眼,她就下意识的,别过了头。

    别说是质问了,如今,她就连和沈寒越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郁闷的放下手里的筷子,就怏怏的回房了。

    没有了沈君美在场,原本还有些约束的连贝贝,也开始肆无忌惮起来了。

    “小念,你有没有发现,沈先生,真的很喜欢小孩子呢?怎么?你要不要考虑,赶紧怀一个呢?”

    顾念一口汤下去,猛地听到这句话,险些被呛死。

    咳嗽了一会儿,这才警告似的瞪了连贝贝一眼,示意她不要乱说。

    可连贝贝是谁啊?从来就喜欢故意和顾念唱反调。

    “干嘛这副表情呢?是你不行,还是沈先生……”

    连贝贝话说一半,被一个冰冷的眼神一瞪,后边的话,就立刻咽了下去,转而,开始低头专心夹菜了。

    孩子?

    沈寒越下意识的,就瞥了一眼乐乐那可爱的小脸,嘴角不由得漾了一个向上的弧度。

    既然欠了沈家几条人命,那再多赔几条人命,这恨,是否就可以一笔勾销了呢?

    虽然知道,他这想法,有些太想当然了,但是,忍不住的,还是往这方面,想了一下。

    离开餐桌的沈君美,刚走到拐角处,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调笑。

    拳头下意识的,就攥紧了,依靠着墙脚,悄悄朝餐桌那边,打探了一番。

    当瞥到沈寒越,不经意笑弯的嘴角,她的心,就没来由的轻跳了一下。

    “不行,我决不允许,你怀上沈家的孩子!”怨毒似的,瞪着顾念,一字一顿的说完,一转身,就带着满腔的屈辱和不甘,回房了……

    **

    因为那次的贪玩,弄丢了顾念。

    韩碧娜可真是,受到了不小的惩罚呢。

    来自顾瑾寒的冷眼,也就算了。

    最要命的,是摄影大赛的评委。

    因为,这是华夏规模最大的一次摄影大赛,评委阵容,可谓是空前庞大。

    除了国外的一些著名摄影师,国内的同行,可都是35岁以上的大叔级别了。

    顾念,也是这几年,才刚刚展露头角而已,可是,因为她的华夏身份,再加上,获得过国际上能够拿得出手的大奖。

    这个评委的名头,还是担得起的。

    只是,顾念能担得起,可不代表韩碧娜,就能担得起了。

    原本就因为,她是华夏身份的摄影师里,最年轻的那一个,众人,都对她有着不小的好奇。

    所以,初选的时候,原本就是不需要点评作品的。

    也不过是从上万部作品里,随意挑选出一百个而已。

    韩碧娜,原本就是抱着随大流的策略,去参加初选的。

    就是别人投票最多的,她就投上一票,别人看都不看的,她也想当然的,不去瞄上一眼。

    可是,因为众人对她的好奇,选出作品的时候,总是时不时的,要询问一下她的意见。

    妈蛋,我还不是,跟着你们一起甄选的,能有狗屁的意见呢?

    若是真要我发表意见的话,这些作品,在我眼里就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屁都不是!

    可是,关键这样的意见,你们要吗?

    呵呵的干笑了两声,凭着之前的印象,胡诌了几句。

    居然也有一些人,频频的点头。

    韩碧娜正高兴着呢,一个穿的跟个老chu女的中年女人,却冷笑着,睨了她一眼。

    “原本以为,作为摄影界的后起之秀,你能有什么了不得的新看法呢,可是现在看来,还是我高看你了……”

    说着,就对着韩碧娜点评的几个作品,发表了一番自己的言论。

    发表完,先是挑衅似的看了她一眼,就又随手挑了几幅作品,往她面前,一摊,那意思,是还要让韩碧娜,点评了?

    妈蛋,这么不友好,又穿成这样,一定是很久没有那什么生活了,所以给憋出毛病来了。

    韩碧娜吐槽别人的时候,似乎都忽略了一件事情——她和别人比着,除了年纪小点,打扮的性感一点儿,至于其他的,似乎也差不多吧?

    吐槽完,眼皮一番,先是大肆的表扬了一番这几部作品的构图和立意,又模棱两可的,说了些许的缺点。

    只是,刚说到一半,穿着黑衣黑裙的女人,看着她,又是一声冷笑。

    如果刚才的冷笑,还刻意压抑一番的话,那这次,简直就是放到明面上的嘲笑了。

    笑完,就一脸看不起的,指了指面前的画。

    “这几幅,也不过是初入门的小孩子的,信手胡拍,要表达什么立意,只怕他自己还不知道呢,你又如何能看出来呢?”

    虽然,跟着顾念,去了无数次的摄影展,但是因为韩碧娜天赋不佳,又太过于贪玩。

    和这些人比着,可不就是一个初入门的小孩吗?

    女人的这番话,在她听来,简直就是对她赤果果的嘲笑和讽刺。

    “刚入门怎么了?谁不是从刚入门过来的,对艺术的感受力,可是人一出生,就拥有的,你这句话,是在否认曾经的自己吗?”

    从小就跟着顾念一起惹事,顾念的伶牙俐齿,她好歹还是学个大概了。

    这句话一出来,原本看热闹的人,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毕竟,能爬到这个位置上的摄影师,一般天赋都不错,所以,他们初入门的时候,就算技巧不巧,灵感也是源源不断的。

    和最初的青涩相比,学会了太多的技巧之后,反而灵感,还大不如从前了呢。

    所以,对于韩碧娜的这番说辞,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韩碧娜得意似的扬了扬下巴,也学着女人刚才的样子,挑衅似的,回望了回去。

    “是你初入门的时候,什么都不懂,但不代表,别人也是一样吧!”

    对于她的反唇相讥,女人非但没生气,还忍不住笑了起来。

    “别的我不敢保证,但这几幅照片,我还是能保证的,因为,这是我上小学的儿子,把摄影机当玩具玩的时候,不小心按到了快门,一个无心之失,又有什么立意和构思呢?”

    妈蛋,搞半天,这女人刚才,就是设好了一个圈套,让她钻呢?

    还美其名曰的,让她点评?

    靠,一个这么随便的作品,只怕她怎么说,这女人,都有一番说辞,等着嘲笑她吧?

    “很多艺术,都是来自于偶然,这个道理,难道你不懂吗?”

    要论强词夺理,韩碧娜认“第一”,只怕就没人敢认“第二”了。

    女人不置可否的一笑:“你真要这么说,那我也无话可说了!”

    话虽如此,但看向韩碧娜的眼神,分明就带着一丝的嘲弄。

    见韩碧娜气红了脸,半晌,就又冷幽幽的补了一句:“估计,韩小姐前几次获奖,也是这么偶然得来得……”

    这赤果果的嘲笑,韩碧娜就是再迟钝,也听出来了。

    丫的,不就是暗指她什么都不会,只凭着运气,侥幸获了几个奖项吗?有本事,她丫也侥幸一个去啊?

    不爽的撇了撇嘴唇:“顾念姐能获奖,完全是实力,不服的话,你也侥幸一个,给我看看啊?”

    相处了半天,对于韩碧娜的名字,一些人,也都知道了,她陡然提了顾念,一些人,就狐疑的瞥向了她。

    韩碧娜伸了伸舌头,这才发觉,一个激动,居然说漏嘴了。

    可是,想想顾家这次让她代替的初衷,也不过是为了躲避沈寒越,现在,顾念都已经正式入住沈家了。

    那是不是意味着,她这个替代品,也可以退场了呢?

    张了张嘴唇,扫视了一圈众人的反应,这才故作高深的,咳嗽了一声。

    “雪人,是我师傅,我是她助理,我师傅觉得,初选很没意思,就派我过来了……”

    此语一出,众人的脸色,都起了悄然的变化。

    虽然,这次的评委有限,而作品又比较繁多,但好歹,也都带了助理的,有些人,还不止带了一个。

    像这一万幅作品,都是助理先筛选出个大概,他们才亲自筛选的。

    但饶是如此,在助理们筛选的时候,除了聚在一起喝茶聊天之外,他们时不时的,也会指导个一二的。

    所以,像顾念这般,连面都不露,就直接派助理过来的,在他们看来,就有些太过于狂妄了些!

    不过,他们其中一些人,现在都是自由摄影师的身份,追逐名利的同时,还同时会把自由和梦想,挂在嘴边。

    所以,也有一些人。

    非但不觉得顾念的行为,有任何不妥。

    相反的,隐隐还有些欣赏——她的这番豁达和洒脱。

    对于他们贬褒不一的态度,韩碧娜,也不是十分的在意。

    只是,就怕到了正式的比赛现场,有些人,会故意,针锋相对的,针对顾念。

    等甄选完毕,韩碧娜就苦着一张小脸,拨通了顾念的电话。

    “喂,小念,我好像一不小心,又闯祸了!”

    “韩碧娜,你有不闯祸的时候吗?”

    顾念以为韩碧娜,又找人打架了,语气里,难免带了几分揶揄的味道。

    “这次不一样,这次我闯的祸,似乎需要你来买单了……”

    韩碧娜说完,就自发自觉的,把听筒移出耳边一段距离。

    饶是如此,耳朵,还是被顾念那声嘶力竭的怒吼,给震了一下。

    “韩碧娜,你又打着我的幌子,做了什么”好“事了?”

    顾念的牙齿,咬得咯咯响,一字一句,尾音也咬得很重,好像恨不得,要扑上去,狠狠咬她一口似的!

    韩碧娜自觉理亏,也不敢反驳,只是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经过,给顾念叙述了一番。

    原本还恶狠狠的语气,这才收敛了一点儿。

    “原来是这个啊?反正,后期的比赛,我也要过去的,如果他们都认定了你,那我的突然出现,也没办法解释了。祸福相依,退一万步讲,或许这个,也是好事吧!”

    听她这么说,韩碧娜黯淡的眸子,这才闪过了一丝的光亮。

    “是吧,我也觉得是这样,起码,经历了这一次,那些嫉妒你的,或者想暗中怎么着你的,都会被我这彪悍的姿态,吓的退避三舍了!小念,你找我做助理,绝对没吃亏的,有什么妖魔鬼怪,若是出来作恶,我分分钟,就能灭了她!”

    顾念:“……”

    好吧,每次听到韩碧娜的自吹自擂,她都觉得,眼前哗的闪过一道惊雷。

    雷的她,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了。

    “小念,怎么样,听了我的这番话,你是不是很激动,很感动,很想扑过来,狠狠的亲我一下……?”

    “恩。”顾念无语的点了点头:“碧娜,我特别想扑过去,然后吐你一脸!”

    “吐?为什么要吐?难道,你怀孕了吗?不会吧,这才两天而已,你家沈先生的能力,未免也太逆天了吧?”

    作为韩碧娜这样,半点常识都不懂的女人,在别人看来,滑稽可笑的可能,却被她说的格外的认真。

    “碧娜,其实,我只想告诉你一句话!”顾念无奈的翻了翻眼皮,手还下意识的揉了揉额头。

    “什么话?快说!”

    电话那边的韩碧娜,无比的欣喜,在她的眼里,还以为,顾念要跟她讲什么秘密呢。

    所以,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欣喜和焦灼。

    屏着呼吸,对着听筒,正颇为认真的,想听一个八卦呢。

    结果,耳边却只穿来了顾念的几声低语:“碧娜,地球不适合你,快点回火星吧!”

    说完,电话里就传来了几声忙音,显然,已经被挂掉了。

    韩碧娜握着听筒,楞了半晌,这才气嘟嘟的冲着电话吼了一声:“顾、念!”

    只是,电话那边的顾念,显然已经听不到了,此时,她正躺在沙发上,掩着嘴,低声偷笑呢……

    **

    因为上次,沈寒越对顾念的刻意维护。

    沈君美心里虽然颇为不忿,却不敢在故意挑事了。

    索性,顾念每每吃饭的时候,都是在楼上解决的。

    两人不碰面,就是想吵,估计也没机会了。

    只是今天,她慢悠悠的从房里出来,坐在餐桌前,准备吃晚餐的。

    一扭头,就看着顾念,懒洋洋的从楼上下来了。

    见到沈君美,还没心没肺的,冲她打了个招呼。

    沈君美懒洋洋的哼了一声,就应付过去了。

    只是,等佣人开始布菜了,见顾念还没有离开的意思,沈君美就没好气的睨了她一眼。

    “你今天,难道就打算和我一起共进晚餐了!”

    这话的意思,也不过是提醒顾念,早点滚回楼上而已。

    没想到,顾念却打着呵欠,微微朝她点了点头。

    “今天让厨房做的东西,稍微有点味道,怕污染了卧室的空气,所以,不打算回卧室吃了……”

    正说着,另一拨佣人,就端着顾念的饭菜,上来了。

    沈君美好奇的瞅上一眼,发现,顾念这次点的,全是重口味的菜。

    就连沙拉,都放了许多臭臭的榴莲。

    除了榴莲,就是各式各样的烧烤了,用许多蒜蓉和肉末,做的烤茄子,以及各式各样,放了许多大蒜的烤素菜和肉食。

    虽然,今天点的都是重口味的饭菜。

    但顾念作为小吃货,最不想委屈的,就是她的胃了。

    所以,一桌子的菜,虽然比较奇葩,但按照她要求的搭配,味道还算不错。

    不过,吃的人,觉得不错,旁边闻的人,就不这么觉得了。

    特别是顾念,和沈君美坐的很近,时不时的,还要对着这些菜,评头论足一下。

    那哈出的气息,喷到沈君美的脸上,恶心的她直想吐。

    “顾、念!你存心恶心我,是吧?”

    “怎么是恶心你呢?你快尝尝,这些菜,味道真的很不错的!”

    对于沈君美的质疑,她只是回了一个甜甜的微笑,就随手夹了一块菜放进了沈君美的碟子里。

    沈君美气的小脸都绿了,重重的一摔筷子,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这饭没法吃了!你们待会,把饭给我送进房里去!”

    对着佣人交代一声,沈君美就恶狠狠的剜了顾念一眼,气嘟嘟的回房了。

    看着沈君美那副唯恐避之不及的姿态,顾念双眼一眯,就露出了一个贼兮兮的微笑。

    其实,今天的事情,她确实是故意的。

    不过,针对的人,并不是沈君美,而是沈寒越。

    沈寒越这几天,除了乐乐来的那次,对她就再也没了好脸色。

    看着她的时候,眼神也很是复杂,似乎充斥着无穷无尽的恨意,可除了这个,似乎还有别的神色。

    总之,他如今的眼神,顾念是越来越看不透了。

    两人同床共枕,除了每天,他都要折腾一番之外,就没有别的交集了。

    而且,他似乎越来越忙了,除了忙着对付各种各样的工作伙伴,似乎还暗中,查着什么事情。

    每天,九点之前,就没回来过。

    就算是回来了,除了不停的在床上,折腾她,就再也不多说一个字了。

    这样的他,让女人十分的不爽!

    在她看来,男女之间,上。床的基础,就是爱。

    可是,沈寒越最近的眼神,越来越复杂,可能,偶尔的时候,也能感受到一丝的爱意。

    但是,顾念,要的爱情,是全心全意的,是完完全全的坦诚相待。

    他这样的态度,女人除了反抗,已经不想多说什么了。

    只是,这不要脸的色胚,每每都得了便宜还卖乖,居然还觉得,是她有意无意的,主动撩拨了他?

    妈蛋,人要不要自恋到这个程度啊?

    不是老觉得,是我在勾引你吗?那我就狠狠的勾引你一把。

    看着沈君美的反应,她的这个策略,似乎,还挺成功的?

    用完晚饭,顾念就跟着佣人,去院子里忙活了。

    今天出的汗,似乎味道都格外的重,隐隐还有着一点大蒜和榴莲的味道?

    撩了撩自己的衣领,对着自己,狠狠的嗅了嗅,这酸爽,简直了!

    “沈寒越,你丫就好好等着我的勾引吧?”

    自顾自的笑了一会儿,这才慢悠悠的,回房了。

    独自躺在床上,等待沈寒越的时候。

    不时的对着自己的手心哈上一口气,女人自己,都险些被这难闻的味道,给恶心吐。

    妈蛋,她这到底是在整沈寒越呢,还是在整她自己呢?

    忍着恶心,把脸整个的埋在被子里,她此时,对自己的目的,都产生了一丝的怀疑。

    不过,转念又一想,这会儿受一丢丢的罪,又算什么呢?

    哼,她今天一定要彻底恶心她一把,让这男人一看到她,就避之不及。

    让这男人一想到床上的事情,就有心理阴影!

    想着想着,就忍不住掩着嘴,躲在被子里,偷偷笑了起来。

    正陷在这无尽的遐想里呢,门却突然被打开了。

    这次,连老天都在帮她吗?这男人,每次回来的时候,她都险些要睡着了,可是,这次,才八点,就回来了?

    急忙忍住想笑的冲动,紧闭上双眼,躲在被窝里,打算装睡了。

    哼,沈寒越,你丫,今天最好别招惹我?否则,我就让你终身难忘!

    在心里冷哼了一声,就屏着呼吸,开始等着男人的反应了。

    其实,这几天,顾念只记得男人每天早出晚归了,可最显而易见的细节,她却忽略了。

    就是,这男人起得越来越晚了,而回来的,也越来越早了。

    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她!

    顾念离开的这三年,男人,几乎是不怎么回家呢。

    有时候,干脆,就在办公室里,将就一夜了。

    之所以这样,是不想回到这个满是回忆的卧室里,一边恨她,一边努力的想她。

    虽然,就算是住在办公室,就算几天几夜的不回家,该有的情绪,还是一样没少。

    但是,起码,他待的地方,没有那些该死的回忆!

    而现在,之所以那么早的回来,除了因为,每次一想起女人,就有一种想要归家的冲动。

    还有一点儿,就是他对她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强烈的依恋!

    只是这些,除了埋藏在心里之外,他是肯定,不会告诉女人了。

    松了松领带,先是把西装脱下来,接着,就一颗一颗的解开了衬衫纽扣。

    缓缓的走进浴室,洗了一个冷水澡。

    等彻底浇下了心头的躁动,就不动声色的躺回床上,闭眼休息了。

    色狼,从良了?

    女人偷偷的睁开双眼,扫了沈寒越一眼,然后,又迅速的闭上了。

    一边装睡,一边还在心里犯着嘀咕。

    “你丫平时的大好精力呢?难道,今天在外边吃饱了,所以才和往常,不一样了?……”

    在心里想了一会儿,真是越想越生气,妈蛋,你若是没点回应,那我今天的准备,岂不是白搭了?

    不,岂止是白搭,简直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因为无论如何,她自己,反正已经被恶心的不轻了。

    想爬起来洗澡刷牙吧,又害怕洗完了,这货狼性大发!

    若是不洗吧,她真怕会被这异味,给熏死?

    人生,就非要这么纠结吗?

    这一刻,顾念彻底的郁闷了!

    算了,为了以后不受压迫,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主动出击吧!

    在被子里,紧紧攥着拳头,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打完气。

    紧攥的拳头慢慢松开,一双柔软的小手,便顺着男人的后背,朝他的腰上,摸了过去。

    原本是想撩拨一番呢。

    只是后来,摸到他强健的肌肉,又想起这些日子的委屈。

    干脆一个使劲,就狠狠的在他的腰上,拧了一把。

    男人刚刚阖上眼睛,眼看就要睡过去了,被她一掐,睡意立刻就去了大半。

    怒不可遏的转过身子,恶狠狠的睨了她一眼:“顾、念,你究竟想干嘛?”一个字一个字的,怒吼道。

    顾念见他动怒,得意的一撇嘴,就扯出了一个狡黠的笑意:“你猜!”

    尾音上挑,特意以最妖娆的语气,吐了出来,手指,还一下一下的,朝男人的胸膛上,划了一下,又一下的。

    方才在路上的时候,他身体里,就憋了一团火了。

    只是,第一,或许是今天有点累了,第二,有了吵醒女人的经历,他就算是身体在难受,也不想再吵醒她了。

    因为,看着她红肿的眼眶,他的心,就揪心的疼。

    一边,想要费力的惹怒她,但真的看到她满脸委屈的样子,他的心里,却比谁都难受!

    所以,今天,这才提早回来的,目的,自然不言而喻了!

    可是,没想到,她居然已经睡了?

    懊恼了一番,索性就去浴室里,冲了个凉,强自把那团火,暂时给压制了起来。

    哪知,这女人非但没睡着,竟然还开始,勾引起他来了?

    这前所未有的体验,让他强压下的火,又一次蹿了出来。

    身体,本能的,就有些不受控制了。

    身子逐渐的往女人的方向,移动再移动,两人已经近的不能再近了,这才停下。

    见到他有了反应,顾念邪恶的一笑,张了张嘴,就对着他的鼻尖,吐了一口气。

    霎时,一股怪异的味道,就被他吸进了鼻腔,他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顾、念,你晚上吃了什么?”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质问道。

    “你猜!”又是那种妖娆无限的嗓音,说完,还对着男人舔了舔嘴唇。

    她的举动,虽然很笨拙,故作性感的样子,也很违和,但男人的身子,还是不可抑制的轻颤了一下。

    连声音,也不由得低迷了起来:“顾、念!玩火玩不好,会被火烧身的!”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